警备司令部的女人

省城警备司令部的办公室里,短矮墩实的松田下竹司令在训斥。

蓝狗一进来脸的那副神态,松田就知道事情的结果。

蓝狗低头哈着腰。杨旭东的厉害,我们使用了所有的刑罚,他娘的,就是不开口说话。

一群饭桶!松田的巴掌像风轮似的煽了上去。

蓝狗的脸一下子紫得像猪肝。

哈伊!哈伊!哈伊!蓝狗伸着脖子承受着。

抓到杨旭东,省城的地下党就等于群龙无首了,只要杨旭东开口说话,我们就可以把他们一网打尽。

我的明白!但是他简直是铜皮铁骨,不吃硬的。

你们黑衣社的不行,马上把杨旭东押送到特高课。交给川岛由子课长,由她来审!

松田拍了拍手川岛由子款款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面带笑容,脸含春色,一身戎装裹不住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妖冶中带有几份野性。

一见到由子,蓝狗的两眼就发直,脸上疼痛和心里的委屈一下子烟消云散。
蓝大队长,杨旭东是你抓到的,我可不想枪你的功劳喔。

川岛由子挨近了蓝狗。

蓝狗一下子就闻到了她身上的那股他熟悉的、特有的搔味。而且今天那骚味显得格外浓烈,凭蓝狗的亲身体验,不用猜测,显然松田已经在她的肉体是施云布雨了一番,而且就刚才。

蓝狗不由得深深吸了一口气。

她拍着蓝狗的肩膀:我看我们还是合作吧,你来硬的,我就来……
软的,嘿嘿蓝狗的脸上露出了狎笑。心里却在暗骂:骚娘们,对付我
还可以,对付杨旭东,我看是白搭,***的什么人,你太小瞧了!

啪这次是由子的小手抡在了他的脸上。

为了大东亚共荣圈,为了天皇陛下!我们必须作出牺牲!

是!蓝狗肃然起敬。

还不快走!带杨旭东!松田厌恶的将蓝狗赶了出去。


蓝狗后脚跟刚刚跨出门槛,松田就像狼一样的叼起了川岛由子,向内室走去。
啊……松田君,你好急哦……才刚刚……

由子两臂软绵绵地搭在了他厚实的肩膀上。

由子小姐还不是一样迫不及待吗?

松田君,你好坏……

由子的玉拳撒娇似的擂在了他硬邦邦的胸口。她已经气不成喘。

松田将由子扔在了塌塌米上。由子的身体弹跳了一下,黄呢子军装的前襟被饱满的乳房撑开,袒露出雪白的一片,显然军装里面是空荡荡的。

由子小姐好淫荡啊……

松田君还不是一样啊……由子媚眼如丝。

松田伸出双手把半掩在军装里面的两颗乳房生生得掏了出来,在粗砺的手掌下,由子的乳房越发显得白皙娇嫩。

也许是刚才已经经历过一番洗礼,松田觉得它比以往更加的挺拔、丰满。
这个有着大和皇族血统的女人,这时却像个淫荡的、不知廉耻的妓女,曲意的迎合着松田的魔掌在她肉体上疯狂的、近乎变态的征服、掠夺、挖掘、开垦。
前襟被撕开,优美的乳房在他的揉捏下变型。

松田的另一只手闯入她宽大的军裤,里面光溜溜的,他一点也不感到惊讶,因为那块唯一的遮羞布刚才已经毁在了他的手下。

他畅通无阻、正确无误的抵达了由子的那湿漉漉的、暖烘烘的巢穴。

啊啊啊……由子无助的呻吟着粗壮的中指粗暴的插了进去——啊——
——由子发出了近乎哭泣的长吟。

搅动抽插。松田的手指在由子柔嫩的阴道里野蛮得扫荡着。

纤细的柳腰象水蛇似的扭曲,双腿展开又合拢。

扑哧,扑哧……淫水沾满了他的手,浸湿了她的军裤。

松田君,快……给我……我要……要啊……好痒……由子色欲高涨,语不成句。

由子小姐,哪里痒啊?松田邪笑着,这个皇家的高贵女人已经彻头彻尾的成为了他的玩偶。

那里啊,就那里。

由子小姐能不能说明白一点。

这个变态的猪!由子心里暗骂着,但是火烧火燎的情欲又不得不使她屈服。

我的小B里——痒——吐出这样的字眼,她也感到不可思议。
哈哈哈!松田极为满意她的回答。

由子小姐真是个天生的尤物啊

他抽出了手来,将积在掌心的阴液一股脑儿得揩着了由子的双乳上。饱满的乳房像抹上一层亮油,愈发润泽诱人,他的嘴巴啃了下去,用舌头舔,用牙齿咬,小巧的乳头在他的嘴巴里矗立,他双手捧住了她的乳房,将脸深深的夹在了乳沟里,然后用他那满脸的胡腮摩擦她嫩嘟嘟的乳肉。

由子被刺激得欲罢不能。

啊……噢……松田君……快啊……快操我……我受不了啊……

她的身体不安拱起,迎合。

松田用牙齿揭开了由子的军裤。

嘴唇从由子平坦的腹部一直滑进了她的大腿间。

被蹂躏得一片狼藉的、凄美的私处毫无保留的呈现在松田下竹的眼前。散发着幽幽的体息,粘满淫水的阴毛倒伏在微微隆起的阴阜上,两片殷红的阴唇半张着,露出了娇嫩的肉牙,还在惯性似的的抽搐着,水从幽深的洞穴里滴淌……他的舌头即刻堵住那眼泉水。舌尖嵌入了两片嫩肉的中间,并极力的向里延伸……
由子的双手情不自禁的按住了松田葫芦似的光头,白生生的两腿在空中舞动着,随着肉体一阵筛糠似的颤抖,一股滚烫的淫水如冲破闸门的洪水倾泻而出…
…她双眼翻白,身体一阵虚脱,晕了过去……


松田褪下了身上的和服,露出了一身强壮的肌肉,黑黝黝、毛茸茸简直就是一头活生生的黑熊。胯间的阳物和他的身材一样,不长,但却是罕见的粗壮,周围被一圈钢针般的阴毛包围着,紫红色的龟头如蘑菇一样大小。此刻正炫耀似的向着如泥一样瘫软在塌塌米的由子示威。

土黄色的戎装还象征性的穿在由子的身上,只是没有了往日的威严,松垮零乱,犹如被剥开了皮的荔子,从里面露出了鲜嫩的、令人垂液欲滴的果肉,在柔和的纱灯下,粉雕玉琢的胴体,愈发淫糜撩人。

颤巍巍的阳物冒着热气直逼由子的脸,由子知趣的张开了她的樱桃小嘴伸出舌尖舔。

含住它!

松田恶狠狠的往前一耸,腥臭的阳物带着咸涩的味道一下子填满了她的口腔,直撑得她牙关发酸。她刚想吐出来,松田的双手固定住了她的头。并且来回的套动,恩……恩……由子喉咙里发出了窒息的呻吟。

阳物在她的口腔里加速膨胀。

松田像熊一样的底吼着。

……哦……嗷……

松田再一次将由子重重的推倒,提起了她两条修长的玉腿,将它们极度辟开拉近,火烫的阳具直捅进了由子那早已泛滥成灾,润滑无比的甬道里。一种爆涨欲裂的感觉,带着丝丝的疼痛,再一次唤醒了她体内最原始的强烈的欲望被解放出来的口腔,现在可以恣意的浪叫。

他站立着塌塌米的中央,双手抓住了由子结实而又圆润的臀部,操纵着由子柔韧的躯体。

由子的几乎倒立着,两腿像缠住了救命稻草似的盘绕在他的腰际,身体随着他的冲撞而颠簸,双乳无羞耻的在胸前滚动着、挑逗着……燃烧的欲焰烤红了她莹白的肌肤。

这样的交媾,使他清晰看到他黝黑的器官在她红润的肉体里往返,看到了巨大的龟头刮带着她幼嫩的阴肉,在翻卷张合,源源不断的将里面的水挤出。

松田将她的身体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翻转,让她像条白狗似的扒着,丰腴的臀部被高高抬起。

此刻,由子完全成了松田的人肉玩偶,任凭他随意的摆弄……

分开两瓣雪白的臀丘,他看清了臀缝中间那朵浅褐色的菊蕾,他用手指试插了一下,好紧。

显然还是一处没有被人开发过的宝藏。他的手指一节一节里往里探密……
这种异样的、前所未有的感觉把由子从迷醉中惊醒。

不——她扭着雪臀,抗拒着。

也许是紧张,肛肌收缩得更紧,反尔紧紧的咬住了他的手指,那扭动着的臀部在他看来无疑是一种挑逗。

不适感渐渐的消退,手指在肠壁的摩擦过她带来的是一种莫名的兴奋。她像只发情的母狗在吠叫着——由子又一次迷失在新一波高潮中。

松田一把捞起了已经失去支撑力匍匐在塌塌米上的由子,她像一爿剔了骨头的白肉无力地背靠在松田毛剌剌的胸膛。松田将她架起来,阳具脱离了她的阴道,向着她的肛门顶去……

呜——啊——

撕裂般的疼痛,由子痛苦的尖叫。

他的双手一松,白肉垂直下落,木桩似的的阳具密密实实的扎进了由子的紧窄腔肠内。鲜红的血淌了出来。

敖——

随着松田一声长吼,一股浓浊的精浆像高压水枪一样射进了由子的体内。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