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徐

近两百张的照片几乎记录了整个早上我的一举一动,因为并不知道老徐在偷
拍,我没有刻意去摆什么拍照甫士(pose),大部分都是很自然的生活状态,照
片中的我还是很显气质的,风姿绰约,有别于平日里严肃古板的工作状态,俨然
一副小女人的模样。
老徐更多的还是拍那些偷窥我的,偷拍我的男人的窘态,我看着其中的一张,
那是我在化妆品柜台向导购员咨询,让她替我选择适合自己护肤品的类型,因为
柜台有点高,我不得不往前屈着身体,好让导购员看清楚我脸部的皮肤状态,因
为这种姿势我的裙摆往上缩了一大截,而这个时候有个穿着衬衫西裤,文质彬彬
的男子居然在我身后蹲了下来故意系鞋带,但他的视线却在一个极为适合的角度
朝我裙子下面窥看着,我当时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被偷窥了,但是在我身后不远
处的老徐却用手机把这一幕拍了下来。
更夸张的一张是我在购物间隙坐在商场大堂的椅子上休息,一只手拿着饮料
啜着吸管,一只手拿着刚买的化妆品盒子在看,一个穿着宽大的格子衬衫的中年
男人站在我身边,手里拿着一本杂志装作在看,视线却在居高临下往我的胸口偷
瞄着,我里面可是没戴乳罩的,他看到了多少?而他的另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裤裆
隆起的那个位置,在做什么可想而知。
「唉哟……也太明目张胆了吧。」我抬眼看了看老徐,他耸了耸肩。
像这种类型的照片数都数不清了,我想到自己一个早上不知道被多少个男人
偷窥过,心里既懊恼又无奈。
翻到后面我都懒得一张张细看了,反正都是那样,都怪自己购物的时候太投
入,身体的戒备如同虚设,让这些别有用心的男人占了便宜也是活该,我自嘲地
想着,换个角度想,被男人关注证明自己的身材还是有吸引力的嘛。
「偷看我的男人可恨,你这个在后面偷拍的更可恨。」我忿忿不平地说道。
「我把照片里的你用马赛克处理一下,估计可以出一个专辑,就叫《香港商
场色狼百态》。」老徐呵呵直笑。
「出你的大头鬼,全删掉。」我嘟起嘴唇。
一听到我要删照片,老徐吓得一个箭步冲到我身前,一把将手机抢了过去。
「使不得,使不得,这是珍贵的一手资料啊,狗仔队都拍不到这么精彩的照
片,删掉多可惜,放心好了,这些照片都是你背面或者侧面,偶尔两三张正面的
也是看不清楚样貌。」
「杜丽看到怎么办?她是肯定能认出我的。」我不得不假设会有这种情况发
生,自己丈夫的手机里一大堆偷拍她闺蜜的照片,她会联想到什么?
「我的手机有加密,她看不到。」一提到杜丽,老徐就有点百无聊赖的样子。
气氛有点尴尬,我站起身来走到凉亭边上看着湖里的浮萍。
一双大手搭在了我的双肩上,老徐走过来挨在我身后,在我耳根轻吻了一下。
我痒得缩了缩肩膀,微侧着脸看了看他,轻声说:「干嘛呀。」
「没什么,就是想亲你一下,看见那么多男人占你便宜,我吃醋了。」老徐
的手搭在了我的柳腰上。
「你还好意思说哩?」我扭腰挣脱了他,用纤细的手指轻轻戳了一下他的鼻
子。
老徐也不躲闪,任凭我的手指抵在他笔挺的鼻尖上。
「但是换个角度想,当你知道自己吸引了那么多男人,心里想必也是乐开了
花吧?」老徐坏笑着说。
「哪有。」
「我说真的,纯粹是想了解一下女人的心理,你跟我说实话,我又不会跟别
人说。」老徐变得一本正经起来。
我犹豫了一下,考虑着是否要向老徐袒露自己的真实心态。
「应该大部分女人都在意自己是否吸引异性吧,但是像男人这种赤裸裸的表
现方式,我说不好,既欣喜又反感吧,总之说不清楚。」跟老徐滚过床单之后,
我对他几乎有点不设防了。
「那欣喜多点还是反感多点?」
「我不知道啊,这个问题一定要有一个明确的答案么?」
「有个办法可以知道?」
「什么办法?」
「你把内裤脱了。」
「啊。」
我总算是明白老徐为什么让我把内裤穿在吊袜带外边了,原来一开始他就计
划着,让我在某个时刻轻易地就能将内裤脱下来,他就是喜欢玩这种冒险的游戏,
就像让我晚裙下真空着去参加李教授的生日晚宴。
「快点!」老徐几乎是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不要。」
「又没人。」
「那也不行。」
我从老徐的身边躲开,他跟上来纠缠,我们就在凉亭里转着圈。
「你不敢脱,是因为这会你的内裤已经湿透了,看着那些照片,看着男人偷
窥你的身体。」
「才没有。」
「色狼虽然猥琐,但是被这些男人意淫,也是一种满足,不是吗?」
「你才是最大的色狼。」
「我承认我是啊,但是你不敢面对真实的自己啊,你不敢承认自己身体的
反应啊。」老徐停止了追逐,站在原地看着我。
「我有什么不敢的,我……」面对着老徐这种质问的语气,我有点手脚无措,
我几乎忘记了他拥有心理学博士的学位,这种拷问心理的手段不就是他驾轻就熟
的吗。
「你就是不敢。」老徐往前躬着身,笑眯眯地说。
这大半天下来,换乘各种交通工具,从地铁到双层旅游巴士到有轨电车,在
铜锣湾繁华的闹市,在中环人流如潮的商场,如同照片里记录的那样,我的身体
被无数男人那火辣辣的目光肆意扫视着,多多少少让我那女人的虚荣心得到了满
足,再加上老徐添油加醋地说些荤话,我体内的雌性荷尔蒙更是像森林大火一样
恣意燃烧着。
就算被老徐说中了,那又怎样?我心里暗想,我只不过是一个有着正常生理
反应的女人。
「是谁早上出门还逞强来着,连胸罩都不戴,这会怎么认怂了?」老徐双手
交叉抱在胸前,朝我扬起下巴。
「脱就脱,你以为我不敢哪?」看着老徐那挑衅的表情,我不服气地哼了一
声,左右看了一下,周围没有别人,我弯下腰,双手伸进裙子的下摆,用最快的
速度脱下了内裤。
我想不到自己这辈子敢做这么大胆的事情,在公园里把身上穿着的内裤脱下
来,我甚至感觉到了薄薄的丝织物从下体剥离时已经是湿哒哒的了。
我看着老徐那惊讶的表情,我像个胜利者一般把那条黑色的蕾丝丁字裤在他
面前扬了扬。
老徐突然伸手一抓,从我手上把丁字裤抢了过去,我惊呼一声,刚想抢回来,
他就把我的内裤放在自己鼻端深深吸气,我能想象得到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气味,
幸亏四周无人,我用高跟鞋轻轻踢了一下他的小腿,小声地骂:「恶心。」
「可不是嘛,这味道可真骚得恶心。」老徐笑着往边上跳了跳,躲开了我的
第二次踢腿。
「你还说,你还说。」我追上去粉拳一顿轻捶,老徐又再一次逃开了。
老徐跑,我在后面追,穿着高跟鞋自然是追他不上,他也不跑远,故意逗着
我,像极了两个顽皮的小孩,当我停止追逐,呆呆地看着眉开眼笑的老徐,居然
又回想起初恋时的点滴,那时候也是这样无拘无束,没有烦恼地享受着二人世界
的快乐。
「怎么了,累了?」老徐看我站着不动,慢慢地走回我身前低头看着我。
「没,想起了一些东西。」我脸微微一红,躲开了他的视线,朝一旁轻步走
开,一边回头问:「这公园都没人来,我们来这干嘛?」
「放松一下,呼吸新鲜空气。」老徐高举双手伸展了一下腰身。
我又继续向他索要着我那条丁字裤,但是老徐死活不肯还给我,三番两次之
后我只好作罢,来到香港才两天,我就第二次裙下真空了,走路的时候大腿内侧
隐约摩擦着敏感的部位,我虽有些不适却也只好强自镇定。
我俩并肩漫步在林荫小道上,在远离市中心的郊区,空气质量是真的不错,
仿佛都能闻到那泥土的清新气息了。
一路上都没再遇到一个人,走着走着,来到一个岔路口,一边是往设施更完
善的园区,有各种健身的器具,一边是一条蜿蜒的小土路,直达远处的一个小山
坡,小山坡约莫十五层楼房那么高,依稀可以看到环山的土路扶摇直上。
「很久没有爬山登高了,走。」老徐观察了一下,领头大步朝小山坡走去。
「不要了吧,我穿着高跟鞋呢。」我站着没有动。
「来呀,没事,都是这种平坦的硬泥路,待会要是你爬不动了,我背你。」
老徐回头挥了挥手,依旧往前走去。
我犹豫了一下,只好无奈地跟在了他的身后,不过他说的也没错,硬泥路并
不坎坷,甚至有点像压过的柏油路,穿着高跟鞋也不会觉得吃力。
走走停停,花了差不多二十分钟,我们才登上了坡顶,我已经很久没有步行
过这么远的距离了,小腿有点酸软,老徐细心地扶住了我,直到我缓过气来,才
发现这上面空气更加清新,目及之处尽是一片翠绿,耳边还传来阵阵鸟啼,久居
大城市中心,这番景色哪能见到。
我深深吸了口气,高高伸展着双臂,一阵阵的山风吹起了我的裙子,紧紧贴
着我身体的曲线。
老徐从身后环住我的纤腰,我身子微微一颤,却也没有太多的抗拒,毕竟有
了肉体关系之实,而我也久没有被成熟男子如此深情地搂抱了。
我们站在草坡的顶端居高临下俯视四周,一片小树林环绕着草坡,蜿蜒直达
坡顶的土路从林间穿过直达远方,远处依稀可见几间农舍,好像还能看到屋顶飘
着炊烟,想不到在香港也能看到这样的田园景色,我的心情顿时舒缓下来,说不
出的惬意,往后靠着老徐那健壮宽厚的胸膛,竟然有几分陶醉了。
我还在享受着这安静美好的时刻,老徐的手却突然不老实地在我身上游移起
来,而且是速度奇快地解开了我衬衫裙上方的两粒纽扣,我惊叫一声,忙用手去
遮掩,却又被他解开了下方的两粒纽扣,然后他不由分说地把我的双手抓住反扭
到了身后。
坡顶风很大,纽扣全开的衬衫裙被风吹得完全敞开了,里面除了一副吊袜带
和大腿袜,我已经是完全真空了,色迷迷的风肆无忌惮地在我赤裸的身体上拂过,
尤其是最敏感的私处,像是被一双温柔的手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
「啊……你疯了啊……」我吓得扭动着腰肢,想转身往老徐的怀里躲。
老徐蛮横地控制着我的双手,把我的身体又一次转向草坡下方,让我的身体
暴露在空旷的野外,这是一种很……怪异的感觉,虽然有着强烈的羞耻感,但我
看见自己那对丰满的乳房毫无遮蔽地享受着清新的空气时,又有种难以言喻的兴
奋。
这不同于穿比基尼,尽管比基尼也相当暴露,实际上就遮住乳晕大一圈的位
置,上次我穿比基尼还是乐乐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跟杜丽穿着比基尼在三亚的
海滩上戏水,那已经是在我户外穿得最暴露的一次。
但此刻可是隐私部位全裸啊,在这种无遮无掩的野外,会不会有人恰好用望
远镜在远处……我这么想着,羞耻之余居然又隐隐有些兴奋,看吧看吧,平时在
讲台上严肃端庄的女教师,却在野外如此不知廉耻地袒露自己的身体。
两只乳房像刚蒸出来的包子一样白生生的,胀鼓鼓的像是装满了奶水,在胸
前颠巍巍地晃荡,我的阴户一阵抽搐,禁不住夹紧了自己的大腿,我这是怎么了,
来到香港以后,整个人都变得放荡起来。
「你说,会不会有人看到?」老徐在我耳边慢条斯理地说。
「我……我怎么知道……你想让别人看到?」我的声音颤抖着。
「这么性感的身体,就像一件完美的艺术品,有更多人欣赏不是很好吗?」
老徐撩起我随风飘起的裙摆,在我身后轻轻拍打着我丰满浑圆的翘臀。
「那怎么行,徐哥,快放手,真的会被人看到的。」我的身体扭来扭去,但
是我知道不管我怎么躲闪,袒露的部位还是无法隐藏。
「你又叫我徐哥,这个称呼太生硬了。」
「那你快放开我呀,国……国洪……」
「据我所知,这附近有很多观鸟爱好者,经常用望远镜在观察鸟类的活动,
他们装备的可都是高倍数的高清望远镜哟。」老徐还是不紧不慢地说,丝毫没有
松开我的意思。
听他这样一讲,我顿时慌张起来,之前还是猜测着有可能被人看到,现在从
老徐嘴里说出来有观鸟爱好者在用高倍望远镜做观测,那几乎是一定会看清楚我
那裸露的身体啊。
我开始更大幅度地扭动腰身,然而老徐实在是太高大太健壮,我气喘吁吁地
娇嗔着:「快放开我呀,我生气了。」
「别生气,别生气,你想象一下,一个观鸟爱好者在望远镜里发现这样一对
又白又挺的大奶子,会是怎样的反应,惊喜?兴奋?会不会直接就一边看着你的
奶子,一边自己打飞机?」老徐似乎也兴奋得呼吸声都变重了。
「我真生气了!」我大声喊。
老徐被我一吼镇住了,下意识松开了控制我的双手,我赶紧转身面对着他,
让背部朝外,脸红红地扣着衬衫裙的纽扣,刚扣上一粒,老徐就一手揽着我的纤
腰,一手伸进我的衫裙前襟,抓住我一边乳房用力揉捏起来。
「别……嗯……不行……」我娇喘着。
胸前这对饱满的乳房在户外明亮的光线之下显得尤为白皙,甚至都能看到皮
肤下淡淡的青色血管,老徐用手揉捏还觉得不过瘾,索性把脸埋在了我双峰之间,
又吸又舔的,他脸上那稀疏的胡茬子扎得我娇嫩的肌肤又酥又麻。
我躲闪着,整个上身后仰着几乎快失去平衡了,老徐一只手抄着我细软的腰
肢,一只手掀起了我短短的衬衫裙,没有穿内裤的臀部也一下子暴露在了空气中。
「呀……别闹……待会来人怎么办……嗯……别闹呀……」我扭动着丰腴的
肥臀,一边慌张地左右张望着,真的害怕这会儿有人爬上坡顶来。
「这郊区公园,人影都没一个,你怕啥。」老徐满不在乎地嘟囔着,双手齐
下,挤压着我饱满的臀瓣,手指饶有兴趣地勾住我身上穿的吊袜带拉扯着,顺着
吊袜带往下抚摸着拉到大腿中部的长筒袜,当他的手再次回到我臀部时,一只手
顺着臀沟滑向我的两腿之间,往前微微一戳就顶在了我柔软的两片蜜唇之间。
「啊……别……」敏感的隐秘处被入侵,我本能地扭着臀想摆脱他的手指。
我再往后仰就几乎要摔倒了,为了保持身体平衡,我的双手只能勾住老徐的
后颈,这会我已经被他的上下夹击撩弄得气喘吁吁,衬衫裙又一次完全敞开了,
雪白的双乳毫无遮掩,被他的嘴舔弄得乳头硬硬的翘了起来。
「嗯……嗯……嗯……」我微微娇喘着,身体已经软了下来,感觉浑身无力,
脸颊布满潮红火烫火烫的。
「晶晶,你实在是太诱人了,我想在这里干你,好不好?」老徐兴奋异常,
也不管杂草地上满是泥巴,一下子把我按倒在地,死命压在了我身上。
「不行,不要,来人怎么办,我们回酒店吧。」我声音都颤抖起来,在荒郊
野外而且是露天的环境下做爱,这是我从来不敢想象的。
身下的草地柔软但冰冷,我赤裸的臀部被杂草扎得又酥又痒,老徐不知道什
么时候已经拉下了自己的裤带,把裤子连同内裤一起褪到了屁股下面,我看到他
小腹下那浓密的阴毛下高高耸立的阳具,硬得简直不像人类的器官,暗红色的龟
头狰狞地朝我怒视着。
他心急火燎地在双肩包里翻找着什么东西。
一阵撕扯塑料的声音过后,一只透明的避孕套很快将他的阳具罩住了,这根
又粗又长的肉棒随即消失在我的两腿之间,噗哧一声有力地插进了我的阴唇之间,
滑到了最深的地方。
「我操……」老徐长长地舒了口气,整个身躯都压在我身上,压得我几乎喘
不过气来。
阴道怎么就变得这么湿滑了,在这样的环境下,在这样仓促的动作下,几乎
带有点强迫的性质,竟然还如此轻易地将男人那粗大的东西完全容纳了进去。
「啊……别……」我用力摇晃了几下脑袋,这抗议压根就没有用,我几乎以
为自己在做梦,我这辈子想都不敢想,自己会在光天化日之下跟一个男人在野外
做爱,不对,应该称之为交媾,因为这简直跟动物一样。
「刺不刺激,我早就想试一下在野外做爱的滋味了,是不是很刺激?」老徐
闷声说,趴在我身上疯狂地抽插着。
「你……简直就是野兽……」我没好气地轻斥着。
「对,我们现在都是野兽,苍天为被,大地做床,这是最原始的性爱。」我
的双腿无力地耷拉在老徐的身体两侧,双脚的高跟鞋早就蹬掉了,被老徐的大腿
抵住,我的双腿张开的角度很大,让老徐的阳具插入得更加彻底。
即使是空旷的郊野,我也能听到性器交合处那刺耳的水声,在这种环境下显
得更加淫靡。
老徐双手捧住了我丰满的双乳,往中间用力地推挤着,让我那滚圆的球体挤
出一道深深的乳沟,他贪婪地左右轮流吸啜着我翘起的乳头,在娇嫩的乳晕周围
转着圈舔来舔去。
我的身体本能地兴奋起来,小腹升起的欲火越来越旺,已经盖过了野外做爱
的恐慌,在这样的公共场所,虽然人迹罕至,但是又好像有人随时会来,紧张感
和户外性爱的刺激感交杂在一起,让我的身体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敏感。
我感觉自己的心扑通扑通地跳得厉害,像是快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一样,就快
喘不过气来了,脑袋一片空白。
老徐和我一样,甚至比我更亢奋,他的阳具用力深顶了数十下,双手突然抓
住我双腿的膝弯高举过头,我的臀部几乎都离开了地面,两条修长的黑丝腿在空
中扑腾着,我只感觉阴唇像是完全绽开的石榴花一样,分开得极为彻底,被老徐
的阳具插得开开的。
「啊……不行了……太深了……」我迷乱地失声喊叫着。
高潮在没有预兆之下来到了,从小腹扩散到全身,每一寸肌肤都像爬满了蚂
蚁,又痒又麻,整个人都失去了知觉。
「啊……」我娇声呻吟着,双手死死地捏住了老徐的肩膀。
老徐的高潮比我晚来大约十秒,他屁股有力地撅动了几下,我隔着薄薄的避
孕套都能感觉到那根肉棒的火烫,一阵一阵地抽搐,直到他无力地瘫软在我身上。
我这时才发现自己腋下、颈根、乳沟都沁出了一层薄薄的汗珠,也不知道是
紧张还是兴奋,或者二者兼有,老徐也是如此,满头大汗在呼呼喘着粗气。
还来不及细细回味性爱的潮韵,我就急着催促老徐从我身上挪开,我的腿上
和屁股上都是细细的草屑,衬衫裙也沾了些许泥土,脏兮兮的,更难堪的是两腿
中间那嫩肥的蜜唇之间,湿成一片。
老徐整理好自己的裤子,一手递给我纸巾,一手用一只塑料袋装好盛满精液
的避孕套,我简单地清理了一下下身,纸巾几乎全湿透了,我红着脸把脏了的纸
团扔进塑料袋里,狼狈地找到蹬掉的高跟鞋穿上。
我站起身的时候,老徐跟在我身后替我轻轻拍着身上的草屑,我的心跳还是
很快,还没有从野外性爱的紧张感和兴奋感里恢复,我抬头看着老徐,老徐也正
好在看着我,四目相对,我对这个刚在野地里跟我做爱的男人真是又恨又爱,脸
一下子又红了。
「刚才要是来人了咋办,你……你胆子简直太大了。」我梳理着自己凌乱的
秀发。
「这种郊区公园,也就是政府的公益设施,做做样子的,哪有人会来,我当
然考虑过的。」老徐轻松地笑了笑。
整理好东西,我们没有在坡顶逗留,赶紧回头往下走去。
刚下到坡底,迎面就走来了几个人,一共三男两女,看穿着打扮像是大学生,
或扛着摄影器材,或背着巨大的背包,有说有笑地从我们身边经过,我下意识往
老徐的身上靠了靠,心虚地扯着自己的裙摆。
身后传来已经走出老远的几个学生的对话,依稀可以听见说的是粤语:「穿
得这么性感来爬山,好奇怪啊。」「那女的身材真好,长腿黑丝。」
「你看……如果晚十分钟……」我暗暗用力掐了一下老徐大腿。
想起刚才跟老徐在坡顶的草地上激情的场景,不知道几个学生会不会发现什
么异样,我的心扑通扑通地跳着,赶紧加快了脚步。
经过坡底的小树林,身后的老徐把我叫住了。
「晶晶,等一下,看看这里。」
「看什么呀?」我停下脚步转身一看,老徐正往小树林里钻。
「你过来看嘛,可有趣了,来啊。」老徐的身影消失在树林边缘。
「什么呀,这树林脏兮兮的,别进去了。」
「就一小会,快嘛。」老徐的声音从树林里远远地传来,我犹豫了一下,从
他走进去的位置也钻进了树林里。
树林里光线稍微有些昏暗,我看见老徐高大的身影就在我前面不远晃动着,
其实树林里还好,地上的植被不是很厚,也没有杂乱的灌木之类的,扑鼻而来的
是一阵阵潮湿的气息。
我们大约往树林里走了将近二十米,回头看时,已经看不到原先那条土路的
位置了。
老徐停下了脚步,左右张望几下,背靠着一棵大树,解开了裤腰带,他把裤
子连同内裤脱到小腿处,用手指指自己的裆部,示意我低头去看,只见他两腿中
间那根黝黑锃亮的肉棒竟然已经高高翘起,直挺挺地朝天耸立,我惊呼一声,然
后下意识地用手遮住了自己合不拢的嘴巴,真不敢相信这个男人十分钟前才刚射
了那么一大滩浓精。
「你说的有趣的东西,就是你这玩意啊?」我没好气地双手叉腰看着他。
「有趣啊,高军和乐乐有没有我这么厉害,嗯?」老徐洋洋得意地问。
「恶心,瞧你那臭美的样子。」我转脸望向别处,却还是忍不住偷偷地用眼
角的余光瞥着那巨无霸。
「晶晶,帮帮我。」老徐突然拉着我,按着我的肩膀往下压。
我自然明白他的意图,但我犹豫着,虽然跟他有了那种关系,但除了丈夫和
儿子,我还从未替别的男人用嘴做过这种事,哪怕是丈夫,我们结婚十五年了,
我替他口交的次数也是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
「唔……不要……」我本能地摇了摇头。
「晶晶,我求你了,这是我一直想实现的梦想。」
「我不喜欢这样。」
「不喜欢用嘴,还是不喜欢用嘴替我做?」
「不喜欢用嘴。」在我们拉拉扯扯地僵持不下时,老徐腿间那东西兀自不停
晃荡,向我示威般坚挺着。
「我敢说你替乐乐用嘴弄过。」老徐语调一变,满含怨意。
「有,但不经常……怎么又……说好不提乐乐的。」
「我也不想提呀,但你老是厚此薄彼,我心里可不舒服了。」我心里暗暗想,
乐乐是我亲生儿子,我疼他是天经地义的,跟你能一样么,但这话可不能对老徐
说,看着他不依不饶的纠缠,我也想不出个好办法,难道真的要用嘴替他弄一次?
我的视线故作不经意地扫了扫老徐胯下那直挺挺的大家伙,他该不会是吃了
什么药了吧?这个年龄段的男人能够保持勃起这么持久,真是不可思议啊,反正
比我们家高军可是强多了,想起丈夫在我反复挑逗之下还是一副软趴趴的状态,
对比老徐,可真是天壤之别啊。
男人这如箭在弦的状态,不发泄出来是不会罢休的,我咬了咬嘴唇,蹲下来
伸手握住了老徐那热乎乎的肉棒。
入手之处,又粗又硬的物事有如烙铁一般火烫。
老徐的身体颤抖了一下,虽然我不是用嘴,但纤细嫩滑的手指套弄之下,也
让他十分受用。
「啊哟,你这小兄弟咋就这么不老实呢?」我妩媚地朝老徐微微一笑,把长
长的秀发往脑后用力甩了甩。
老徐靠着树干,低头往我因为俯身而敞开的领口里窥视,两只白花花的乳房
正随着我手上的动作有节奏地晃动着,老徐发出几声粗重的喘息声,「面对你这
样性感的女教师,有哪根鸡巴能安分得下来。」
听老徐说得如此粗俗,我有些难为情,把脸转向一边,只管让手保持着力
度和节奏。
尽管没有看,但是手上传来的感觉却是真实而强烈的,老徐那话儿膨胀得几
乎有点夸张,我纤长的手指都快握持不住了,还在有节奏地收缩律动着,滚烫滚
烫地烙着我的掌心。
换做是儿子,差不多就这么两分钟,在我的手指套弄下,他就要缴械投降了,
但是老徐却始终保持着战斗状态,直到我手指都有些发酸了,他还是没有发射的
征兆。
「晶晶,求你了,用嘴给我弄一下,好难受。」老徐伸手抚摸着我的秀发。
我沉默着,换了另一只手继续套弄。
「不行,射不出来。」老徐发出痛苦的呻吟。
「你别老想……老想着我的……我的嘴呀。」已经轮换双手套弄了将近十分
钟,还不能让老徐泄身,我也是挺沮丧的。
「就一次吧,哪怕就放进去一下。」老徐弯腰用手扳着我的后脑,想把我的
脸往他的腿间凑近。
虽然小树林还算茂密,隐蔽性也还好,但这毕竟是户外,万一真的有人临时
想找地方方便闯进来,撞见我和老徐正在做的事情,那该是多么丢脸啊,想到这
个,我又开始担心刚才在路上遇到的几个大学生,说不准他们什么时候就回头了
呢。
怎么样用最快的速度让老徐释放出来,是我目前面对的最大难题,因为老徐
的性子我是了解的,认定了某样东西,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眼见是拗不过老徐了,我心里暗暗叹了口气,也罢,只要跟他有了这种关系,
这一步迟早是要走的,早一天晚一天给他,又有什么区别,我的手指快速套弄了
几下,就想换上自己的樱桃小嘴去含那蟒蛇一样的东西。
这时候老徐的身体却突然剧烈地颤抖起来,猛地一把将我拉起,也不脱我的
衬衫裙,只把裙摆往上一撩,露出我雪白的蜜桃臀,我下意识地伸手去扶住树干,
刚调整好身体的平衡,老徐那热乎乎的阳具就顺着我的臀沟滑下来,略带着一种
由上往上的角度插进了我湿滑的阴道里。
由于十来分钟前刚有过一次性交,加上我替老徐手淫的时候,自己也颇为兴
奋,阴道里的湿滑程度远超我想象,让老徐的插入到抽送变得十分顺畅,哧溜一
声就插了个尽根而入,然后那听起来都叫人难为情的摩擦声响了起来。
粗大的龟头又一次有力地顶到我的宫颈,我紧闭的牙关里忍不住溢出了一声
愉悦的呻吟:「啊……」
但我几乎是马上就意识到了他没戴套,刚慌张地转头去提醒他:「你没戴套……」
也就那么短短的几秒时间里,还不等我做出任何动作,老徐就开始了在我体
内的抽搐,我感觉到热流浇灌着我那敏感的壶口,老徐第一次在我体内射了精。
怎么会那么多,那么汹涌,一股股地喷射进来,像是要灌满我那狭窄的蜜穴。
「啊……你故意的……」我生气地推开仍旧死死贴在我身后的老徐。
一切都为时已晚,我清楚自己那规律的生理期,今天不是个安全的日子。
老徐还沉浸在无套内射的畅快感中,呼呼地喘着粗气,我无瑕继续埋怨和责
怪他,赶紧就地蹲了下来,像小解一样,感觉老徐射进去的精液缓缓地从阴道里
流了出来。
「晶晶,对不起啊,我太冲动了。」老徐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莽撞,赶紧从小
包里拿出纸巾递给我。
看着他自己的裤子都来不及整理就先来照顾我,我的不快也消减了许多,反
而有些许感动,一边接过纸巾一边看着他那已经疲软下来,吊在胯下的男根,即
便是在这种状态,它也显得很大条,我脸红了红,故作嫌弃地说:「你还是先收
拾好自己吧,恶不恶心。」
老徐闻言低头一看,自己也不好意思地笑了,赶紧悉悉索索地拉起裤子穿好。
我也清理好了自己的私处,老徐早就拎着清洁袋等候着了,袋子里是刚才在
坡顶那次使用过的纸巾,我把黏糊糊的纸巾往袋里一扔,也不去看老徐,转身整
理着自己凌乱的裙子,一边拢着乱糟糟的长发一边朝树林外边走去,老徐屁颠屁
颠地跟在我身后。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