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外被绑架强奸

到了正式开学的那一天,我们的生活节奏一下子紧张起来,几乎忙的透不过气。
为了偿还家里的债务,我和老公在学习的同时,每人还都要打工挣钱。我上的是硕士课程,课时和任务都极其繁重,打工的时间较少;相比之下,老公进行的是语言培训,有更多的课余时间可以利用,但他打的工却比我辛苦多了。两个人每天都忙的团团转,只有到周末不用上课了,才能稍微歇下一口气。
不过,生活的紧张艰难却没有影响我们夫妻间的深厚感情,反而促进了彼此的关怀和柔情蜜意。老公傍晚回家比我迟,我总是亲手做好香喷喷的饭菜,不管多晚也要等他回来一起吃。我心疼他干体力活劳累,这一顿力求做的可口丰盛,但他却常常舍不得吃好东西,省下来逼着我吃掉。
在这种感情力量和吃苦精神的支撑下,我和老公互相鼓舞,在这个高速运转的快节奏社会里拚搏。打工赚来的钱除了支付学费和生活费,还能够存下足够的数额。头四个月我们寄回老家的钱都超过了一千美金,不仅偿还了当月的债务,剩下的钱还大大改善了亲人的生活质量。
婆婆每个月收到钱后都会来信,告诉我们她和阳阳的情况,老家里添置了不少新家俱,吃的穿的也比过去好多了。村里人看了都啧啧羡慕,说是这么多人借债到国外发展,我们夫妻俩的还债速度是有史以来最快的。照这样下去,明年之内就可以全部清偿,到时候寄去的钱就是我们自己的了,积累足够之后就可以像那些暴发户那样,自己盖一栋小洋楼了。
而阳阳一直很乖,从来没惹出什么麻烦,学习也很刻苦,小小年纪就自己在家读起了英语。他很认真的对婆婆说,要学好了英语尽快到美国来找我们。有几次半夜里婆婆给他盖被子时,看见他在睡梦中流着眼泪,嘴里说梦话的叫着要妈妈!
我每次读信看到这里,鼻子都会一酸,忍不住就伏在老公肩上抽泣起来。老公要费很长时间才能哄好我,他安慰我说,我们只要再辛苦一点,等还清了债务就回国去看阳阳,或者干脆想办法把他也接来……
时间过的很快,这样的日子虽然艰苦,可是我们齐心协力的为一个目标而奋斗,内心始终是充实的,生活虽紧张却不乏温馨。老公的语言训练很快就过关,下学期就可提前转入硕士的春季班课程;而我的成绩也一直都很出色,博得了不少导师的赞许。
不过,也并非所有的事情都很顺利,至少有一件事就搅得我心中不快,像是片乌云般压在头顶,可是又难以对人启齿——在我所修读课程的班级里,有一个年轻男孩一直都在纠缠着我,甚至对我进行性骚扰。
那是一个名叫彼得李的美籍华人,从小就在美国长大,但还是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开学的第一天,他一见到我就双眼发亮,主动热情的过来跟我搭讪。
我见这男孩一副嬉皮士的打扮,头发染成了花花绿绿的颜色,还穿着个醒目的金属耳环,心里本能的就没什么好感。再加上他的视线色迷迷的,一直都在有意无意的瞄着我丰满的胸部,这更令我厌恶,只是出于礼貌不得不应酬着。
可是彼得却似乎看不出我的反感,就像蜜蜂盯着花儿般,隔三差五的约我外出,吃饭,看电影,听音乐,各种各样的邀请方式都尝试过,我一律予以拒绝,始终不予他任何接近的借口。我早就从打听来的消息中早已得知,这家伙是个很危险的人物,自我吹嘘是个猎艳高手,只要被他看中的女性,迟早都会心甘情愿的臣服。
可是在我这里,他却遭到了有生以来第一次失败。我软硬不吃,不管他施展出什么样的手段,都被我直接推辞了。
但这似乎更激起了这纨裤子弟的占有欲。我越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彼得就越是锲而不舍。也不知是否心理作用,我感觉只要自己一出现在视线中,他就会用那双充满渴求的眼睛凝视着我,毫不掩饰的用眼神表达着他对我的欲望。这种贪婪猥亵的目光看的我想吐,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而用暧昧挑逗的话语来骚扰我,更是成了家常便饭。彼得常常和几个狐朋狗友一起,露骨的在我身边说着色情笑话,或者交流着彼此和性伴侣之间的房事乐趣。我想要掩起耳朵都不能够,听着那些稀奇古怪的做爱姿势、行房技巧,还有具体性器官的形容,那些淫秽下流的词语不绝于耳,我虽然结婚十多年了,听到以后还是会脸红心跳。
我曾想过把这件事告诉老公,可是又始终犹豫着。老公可是个火爆霹雳的脾气,以前还在恋爱的时候,我有一次被一个小流氓调戏,他知道后怒火万丈,竟然手持菜刀找人拚命,差点把那小流氓砍成了残疾,结果费了好大的劲打点关系才摆平。如果他知道彼得纠缠我,肯定会气的发疯,万一冲动的闯出大乱子,那样可就糟了。
还是自己小心点吧,我这样想着,反正也没有什么具体损失,忍一忍就过去了。
可让人气愤的是,彼得还曾几次偷窥我的裙下春光。特别羞恼的是有次我一时不察,在楼梯处被一个黑人同学叫住寒暄,我那天正巧心情不错,对方又滔滔不绝,加上我抱着练习口语的想法,总是尽可能的多说话,结果在楼梯口整整聊了五分钟。聊完后我刚下一层楼,蓦地瞥见彼得站在我正下方的台阶上,满脸都是诡笑。
“啊!”我一见到他所处的位置,就知道那是一个最佳的偷窥位置,不由得又羞又气,一时间手足无措。
“真是可惜呀,美人儿。”彼得揶揄的吹着口哨,笑的十分得意,“你应该再多聊一会儿的,那样我就会觉得现在是春天而不是秋天了。”
我气的几乎失去了冷静,满脸通红的叫道:“你……你看到什么了?”
彼得哈哈大笑:“什么都看到了,美人儿。想不到你外表装的端庄贞节,骨子里却那么开放啊!这条黑色的小裤衩在你身上真是配极了,哈哈哈……”
我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去。我平常的打扮一向保守,这条黑色蕾丝内裤是我所有衣物中最性感的一件,平常几乎不穿。因为它过于窄小,只能包裹住我小半个丰腴的屁股,我曾照过镜子,穿上后两团白花花的臀肉裸露极多,而且前面还是半透明的,可以很清楚的瞥见那一小块黝黑。
偶尔一次换上这条性感内裤,本来是为了取悦老公的,谁知道竟让这家伙也饱了眼福,而且还是整整五分钟的时间!天,女人最隐私的部位被一个不是丈夫的男人盯了这么久,什么都被看光了,我想到这里无地自容,羞耻和气愤令我全身发颤,双眼怒视着彼得骂道:“你这个不要脸的无赖,流氓!”
他却满不在乎,欣赏着我因恼怒而急剧起伏的丰满胸脯,若无其事的说:“这有什么呢?你早晚会在我面前光屁股的,到时候我连这条裤衩都不会让你穿上的……”
“够了!”我跺着脚,“我要告你性骚扰!”
“去告吧!”彼得耸耸肩,“不过我想提醒你一句,亲爱的美人儿。这里是美国。如果你的金钱和时间比我多,请的起律师来打官司,那你尽管去告吧。”
我哑口无言,顿时感到气馁。之前我并非没有想过投诉之类的解决办法,可是一来他并没有真正做出过什么,二来我扯不下这个脸皮,三来也怕老公知道后冲动惹祸,想来想去,最终还是打消了这样的念头。
“你究竟要怎样才肯放过我?”这句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听起来就像是在向他哀求。
果然,彼得微笑着说:“我不会放过你的,直到你成为我的女人。”
“我永远不会成为你的女人的!”我气的真想掴他一巴掌,“你明知道我已经结婚,连儿子都有了。”
“那有什么关系?你可以做我的情妇!”彼得说,“我家里很有钱,完全可以把你包养起来,你能过上舒适的生活,就不用每天打工赚钱那么辛苦了。”
“你想都别想!”我极其反感的说,“那么有钱,你去包别的女人吧!我看学校里好几个白人女孩都想跟你套近乎。”
“确实如此,可是我却只对你有兴趣。”
“不可理喻!你到底看中我哪一点?我比不上那些女孩的漂亮和青春,更没有她们的……她们的性感……”我努力的想劝说他放弃这荒谬的念头。
“上帝才知道为什么,反正我就是对你有种莫名的占有欲!”彼得用蛮横的口气说,“我要你作我的女人,然后把你锁在密闭的房间里,什么衣服都不让你穿,就只有我才能用钥匙进去。然后我们俩在这房间里不用做其他任何事,只需要不停的交配……”
他的眼里闪动着兴奋的光芒,把这些话一口气说了下来,露骨的言辞令我双颊飞红,简直不能相信一个人能下流到这种程度,当面对一个女士说出这样淫秽不堪的话语。
“你做梦去吧!”我再也听不下去了,愤然的痛斥了一句,转过身来快步下楼,背后是他怪里怪气的口哨声一路送下来。
从那天起,我到学校都会做足防范功夫,经常提醒自己注意走光,同时尽可能的避开彼得,没再给他抓到任何偷窥的机会。
我想,只要我平时小心提防,把读硕士的这两年日子挨过去,毕业以后就可以脱离麻烦,再也不用见到这个讨厌家伙了。而在美国这样一个民主法制的国家里,谅他也不敢公然胡来。
──但,以后发生的事却证明我的想法太天真了,完全低估了这条色狼的危险性,和他不惜一切也要把我得到手的决心……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一个学期过去了,我和老公算是基本适应了在纽约的生活。
这天晚上九点,天已经全黑了。我结束了家教的工作,匆匆忙忙的赶回家。
今天是每个月一次的往国内打电话的日子,想到很快就可以在电话里听到儿子的声音,我的心情就激动的不行,步子彷佛都轻快了许多。
出国在外,我最想念的就是相隔万里的儿子了,最想听的就是他用那稚嫩的声音,脆生生的喊我“妈妈”,以前不觉得这是什么奢侈的愿望,可是真正母子分离之后,我才感觉到这是一种多么巨大的幸福……
家门在望了,我正要穿过行人寥寥无几的长街,突然身后传来“嘀嘀”的喇叭声,跟着两束灯光照亮了路面,一辆中等大小的卡车开了过来。
我忙停下脚步让路,但卡车开到我身边却缓缓停下了,一个穿着工作服的男子打开车窗,探出头来说:“对不起,您能帮我一个忙吗?”
他的英语很生涩,看上去是个黄种人,我试探的问:“Chinese?”
“Ah,yes,yes……”男子连连点头,一副张口结舌的样子,像是不知怎么表达才好。
我笑着用中文说:“你有什么事呢?说吧!”
他十分高兴,跳下车来说:“你也是中国人?遇到你太好了!我老板叫我送一批货到这个地点,可是我怎么也找不到……”
说着他掏出一张纸条给我,上面用潦草的英文写着地址。我一看就认了出来,告诉他这地方不远,穿过两条街就到了。
“我已经在这附近来回好几遍了。”男子愁眉苦脸的说,“能不能麻烦您带我去?我会开车再把你送回来的……”
“很抱歉,我必须马上回家了。”我委婉的拒绝了。别说现在已经是夜晚,就算是白天,我也不会随便上一个陌生男人的车子。
但是看着他脸上极其失望的表情,我又有些不忍,忙说:“这地方其实很容易找到,你先沿着这条街走到底,然后向左拐,大概走五十米左右……”
我一边说着,一边带着这男人走出几步,指点着位置给他看。这男人详细的询问着,又复述了一遍,不知不藏书吧觉间我们就靠近了卡车尾端。
“多谢你,我搞清楚了。”男人嘴里在道谢,可是神色却有些奇怪,似乎在东张西望着什么,给人一种鬼鬼祟祟的感觉。
我心中突然一跳,女性的本能直觉告诉我情况不对,再一看四周,街上正巧没有一个人!
“哦,那我就走了!”我紧张起来,正想转身离开。这男人却突然一把扭住了我的手臂,把我硬拉了回来。
“干什么?”我惊惶失措,刚要奋力挣扎,卡车的后车厢门“当”的一声打开了,两个戴墨镜的彪形大汉跳了出来,不由分说的就把我抬了起来。
“救命!”我的双腿拚命踢腾着,下意识的喊出了中文,还没等我第二声喊出英语,身子已经被塞进了车厢里,跟着车门重重的关上了!
我的头脑一片空白,简直吓傻了,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声,但是我的声音却被车子发动的轰鸣声掩盖住了,眼前同时一片漆黑,这使我更加的惊恐,拳打脚踢的不停挣扎。
突然,手腕处传来一阵剧痛,我疼的眼泪都掉了下来,跟着感觉到自己的双臂被反扭到身后,用一根麻绳结结实实的捆了起来。
“你们是什么人?究竟想干什么?”我再也动弹不得,忍不住哭了起来,用英语和中文反覆的问。我知道自己是被绑架了,可是却不明白怎么会有人选我作目标。
没有人回答我,那两条大汉制伏我后一直没作声,我心里又惊又怕,全身都在瑟瑟发抖,在黑暗中无声的抽泣着,有种堕入深渊的绝望感。
车子平稳的行驶着,约莫十多分钟后停了下来,似乎是到了什么僻静的地方,我正六神无主时,车厢里有个声音低沉的说:“我终于把你请来了,美人儿。 ”
我一下子就听出了这嗓音,失声说:“彼得?”
暗红色的车灯亮了起来,我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彼得李。他正坐在车厢里边的座位上,两眼闪闪发亮的看着我,满脸都是得意的表情。
第03章
“噗”的一声,彼得从手边拎起一罐啤酒打开,往嘴里灌了一大口,泡沫从嘴角淌了下来。
“彼得,你发疯了么?”我先是惊讶,跟着就是无比的愤怒,同时心中也带着深藏书吧深的恐惧,“你绑架我……你这是在犯罪!”
彼得没有回答,又喝了几口啤酒,接着取出一支很粗的雪茄叼到唇上。其中一个彪形大汉立刻趋向前去,恭恭敬敬的为他点燃了火。
这个过程只有几秒钟,可是在我感觉里却极其漫长,我忍不住又用力扭动着身体,高声叫了起来:“快放开我!听到没有,快放开……”
但是另一个彪形大汉却还站在我身后,巨大的手掌牢牢捏着我的上臂,不论我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反而把自己搞的痛入骨髓。很快我就筋疲力尽了,意识到自己是不可能和这样身强力壮的男人对抗的,绝望感再次泛上心头。
彼得这时才开了口,缓缓的吐出一口烟说:“我本来只是想请你吃餐饭的,美人儿。”
“有你这么邀请的吗?把我强行绑到车上来?”我气愤的说。
“这不能怪我。我已经诚恳的邀请了你十七次,全都被你断然拒绝了!”彼得说到这里眼露凶光,恶狠狠的说,“你这是给脸不要脸,臭婊子!既然你跟我摆架子扮清高,我就只好用强了。”
他站起身,一只手夹着雪茄,阴着脸向我走了过来。
“你想干什么?”我的心沉了下去,声音都有些发颤了,“你,你别乱来,走开……别过来……走开……”
彼得一直走到离我不足一尺才停下,眯起眼上下打量着我,彷佛要在这呼吸可闻的距离内,把我仔仔细细的看个清楚,那样子就像是猎手在观察着落入他陷阱的猎物。
“这世上有种女人,她不一定美的令人窒息,可是她却对男人有种致命的诱惑,使男人一见到她就想和她上床。”彼得目不转睛的凝视着我说,“你就是这种女人,所以我无论如何也要得到你!”
我听的涨红了脸,同时感到说不出的害怕,羞愤和恐惧就像潮水一样弥漫了全身,令我的双腿无法控制的发起抖来。
彼得显然很欣赏我流露出的惊惧,他好整以暇的抽着雪茄,轻佻的把浓重刺鼻的烟雾喷向我的脸。
“咳咳……”我被呛的不断咳嗽,眼眶蕴满泪水,痛苦的蹙着眉大口喘息。
也许是我因咳嗽而急剧颤动的胸脯太诱人,彼得的眼睛里蓦地闪耀出欲火,陡然伸出右手握住了我的一只丰满乳房。
“啊!”我羞耻的尖叫一声,扭动身躯想甩开他的手,可是他却抓住不放,而且越来越用力。
“好大的咪咪……”彼得叼着雪茄,手掌呈球形的扣在我胸前,五根手指使劲的向里挤压,“每次看到你我都想好好的摸一摸,东方女性没几个有你这样的尺寸……”
“放手!不要……滚开……”我气得哭了起来,本能的抬起腿就想踢他,可是又哪里踢的着,没几下反而把高跟鞋都蹬掉了。
这无助的挣扎显然更刺激了彼得的兽欲,他那带着烟味的大嘴凑了过来,热吻雨点般落在我的额头、眉眼和光滑的脸颊上,跟着又想强吻我的双唇。我拚命的左躲右闪,用残余的力气抗拒着,怎么也不肯让他得逞。
彼得火了起来,扬手“啪”的给了我一巴掌,恼怒的道:“婊子,你想死是不是?”
我脸上热辣辣的疼痛,声嘶力竭的哭着尖叫:“你杀了我吧,我死也不让你碰我!杀了我吧!”
彼得狠狠的瞪着我,过了一会儿冷笑说:“噢,不,我不会杀你的。杀完人善后工作太麻烦了,但你要是真的这么倔强,我就叫人轮奸你!”
我的脑袋嗡的一响,整个人像是掉进了冰窖里。轮奸?天哪,这是个我平常连想都不敢去想的词!可是此刻却如此清晰的听在耳里,我所有的勇气似乎就在一刹那间消失了,只觉得天地都在旋转,旋转……
彼得注意着我的神色,阴沉的说:“现在这里有我两个保镖和一个司机。你可以自己选择,是乖乖的跟我做爱呢,还是被他们三个人轮奸?”
我几乎要昏了过去。那个华人司机还罢了,这两个保镖可都是虎背熊腰的黑人,比一般男人高出两个头,全身肌肉一块块鼓起,就跟两只黑猩猩似的,如果被这样两个人轮奸,那一定比下地狱还要痛苦……
“怎样?美人儿,我看你一定喜欢被轮奸!”彼得故意慢吞吞的说,“那么我就成全你好了……”
话没说完我就吓的大叫起来:“不要!我不要黑人碰我!求你了,不要!”
彼得吹了声口哨说:“那你是喜欢跟我做爱了?”
我心乱如麻,被迫无奈之下,只能微微的一点头,屈辱的泪水滑下了脸庞。
彼得打了个响指,露出胜利者的得意笑容,再次把头凑向前来。我没有勇气抗拒了,闭上眼睛,任他的嘴重重的封了下来。
他的吻是热烈的,霸道的,令人没有一点躲避的余地,那大而肥厚的嘴唇就像是水田里的蚂蟥一样,牢牢的吸住了我柔软的双唇;充满侵略性的舌头没费什么劲就破关直入,在我的唇齿间疯狂的舔着,跟着又老练的擒获了我努力闪缩的舌尖,强行吸进了他的口中。
“唔唔……唔……”我蹙着眉头,只能在鼻子里发出微弱的声音,几乎连气也透不过来了。彼得却丝毫没有歇止的意思,反而进攻的更猛烈,把我的舌尖深深的纳入了他的嘴里交缠着,品尝着,贪婪的吸吮我口里的津液,同时他的口水也源源不断的送过来,用他高超的接吻技术迫我吞咽下去。
我感到恶心,但潜意识中却不得不承认,这还是我第一次尝试到这么激烈的热吻。对比起来,老公每次吻我总是温情而小心翼翼的,生怕把我弄痛了,像是对待一个易碎的珍贵瓷器。我虽然为他的关爱所感动,但总是有种缺了点什么的遗憾,内心深处盼望着他能稍微粗暴一点,哪怕是像电视剧里那样的强吻都好。
我想到这里十分羞耻,现在我终于体验到被人强吻的感觉了,可是这个吻我的人却不是老公,而是这样一个令人极其憎恶的恶棍。我的本能是想要抵触的,但这个恶棍的唇舌偏偏高明的可怕,很快就令我产生了缺氧的晕眩感,整个人都立足不稳的摇摇欲坠。
这时候,原本在身后擒住我小臂的保镖松开了手,并且在背上一推,我就浑身发软的倒进了彼得的怀中。彼得顺势张开双臂搂住我的娇躯,旁若无人的继续热吻着,继续强迫我品尝他的唾液。
直到我几乎就要憋死了,彼得才意犹未尽的停下。四片嘴唇分离后我满脸涨红,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嘴角藕断丝连的挂着一线长长的水丝。
“过瘾吧?美人儿。”彼得满意的说,“好啦,现在让我来看看你的乳房。
你平时也太保守了,总是把胸部遮的严严实实,这样可不好……“
他解开我的外套,眼光贪婪的凝视着我挺拔的胸脯。尽管穿着毛衣,可是那耸起的曲线仍是掩也掩不住,把毛衣撑的高高鼓起两大团。
“别这样……求你了,别……”我哽咽着低声哀求,心里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他能悬崖勒马的住手。
然而事实却是残酷无情的,彼得不容分说的行动着。由于我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他无法直接脱掉我的上衣,于是把毛衣和里面的内衫拉了出来,尽量向脖颈处推高,这样我的腰身就大半裸露了出来,跟着他又粗鲁的一把拽掉了乳罩。
我羞耻的叫了一声,两个丰满雪白的乳房倏地的弹了出来,就像两个刚发酵的大白馒头似的,在胸前颤巍巍的弹跳着,一阵冰冷的凉意泛上肌肤。
“唔,果然是35寸C罩杯……”彼得看了一眼乳罩就随手抛掉了,贪婪的视线集中到了我赤裸的胸前,一张脸兴奋的发红。然后他不假思索的伸出双手,直接的按到了高耸的乳峰上。
粗糙的手指接触到肌肤,我不禁全身发颤,屈辱的垂下头,只能无助的嘤嘤抽泣。
“好大……好柔软啊……真是肉感十足……”彼得啧啧称赞着,恣意抚弄着我洁白无暇的丰乳。他握的很用力,指头深深的陷进了富有弹性的乳肉里,把这对圆滚滚的奶子搓了又搓,揉了又揉。
“啊……轻一点……”我痛的又流下泪来。
“OK,我是很绅士的。”彼得嘴里这么说,可是手上的力气并没有减轻多少,像揉面团似的挤压着我丰满的双乳,洁白滑腻的乳肉被抓的从指缝里乱冒出来,看上去旖糜不堪。
我觉得自己是在作噩梦,流着泪无声的在心里呼唤:“志强,你在哪里?快来救我呀……志强……”
可是老公是不可能听到我的呼唤的,而眼前这个恶魔却在变本加厉的折磨我。
他故意用虎口捏着我的乳峰顶端,使那两粒娇嫩嫣红的乳头醒目的凸了出来。
“你真的生过孩子?不是在骗我?”他忽然冒出这么一句。
“没骗你……我儿子都九岁了……”提起儿子我更是伤心,眼泪一滴滴淌个不停。本来此时此刻我应该在家里跟儿子打电话的,听他那童稚而又可亲的嗓音喊我妈妈,而不是被绑在这车厢里任人凌辱……
彼得摇了摇头说:“生了孩子的女人,奶头的颜色应该很深的,不是黑色也应该是暗褐色,为什么你的奶头不是呢?你一定在骗人!”
我一时不知如何启齿,半晌才说:“我没给儿子哺乳过,医生说他的体质不适合母乳……而且我天生就色素比较淡……”
彼得耸耸肩说:“是吗?难怪你的奶头还保持着诱人的鲜红色,看起来你老公也一定很少跟你做爱,不然按道理来说,光是他的舔吸也足以让颜色变深了。
你说是不是?哈哈哈……“
我满脸通红的垂下头,心里感到极其羞耻。居然跟这个恶魔谈论自己奶头的颜色,这实在是太丢人了,我不禁羞的无地自容。
“你老公一定是个性无能!”彼得用大拇指和食指捻弄着我的乳蒂,嘲弄的说,“让这么美妙的身体常年空虚着……上帝,这简直是犯罪……”
他的指头彷佛有魔力似的,我明明很厌恶,可是两粒奶头还是渐渐的竖了起来,在饱满白嫩的丰乳上颤动着,就像是两颗镶嵌在雪峰顶上的红宝石。
“啊……停手……你快……停手啊……”我发出软弱屈辱的呻吟。
“别再装了,美人儿。你的奶头都硬成这样了……”彼得兴奋的说,“让你的老公见鬼去吧,我这就替他好好的喂饱你。相信我,尝过我的鸡巴以后你就再也离不开我了……”
他猛地把我抱了起来,放到后排的座椅上,伸手解开了我的裤带。
“不……不要!”我哭叫着,本能的拚命挣扎,可是弱女子的女气哪里管用呢,很快就被拉掉了长裤,露出了光洁修长的双腿。
“来吧,让我满足你!”彼得喘着粗气压到了我的身上,一只手撕着我最后蔽体的内裤,一只手掏出了他那根丑恶的武器……
我几乎绝望了,全身再没有丝毫力气,正准备接受这悲惨的命运,忽然瞥见那两个保镖站在车厢角落里,手中各拿着一部小型的家庭摄像机,镜头正对准着这里。
“啊!”这一发现更是令我如同掉进深渊里,这恶魔竟然叫手下把整个过程都拍摄下来!显然,他不是强奸我一次就算了,还打算永远控制住我的身体和灵魂……
就在这一刹那,我突然清醒过来,知道自己绝不能屈服。否则从今以后迎接我的,就将是再也看不到尽头的屈辱人生。
一股潜藏的力量突然涌了上来,我扭动着身子,奋力一脚把彼得踢了下去,同时叫道:“等一下,我有话说!”
彼得一跤坐在地上,爬起来怒容满面的说:“FUCK!臭婊子,你宁愿选择被三个男人轮奸,也不愿意跟我做爱?”
我全身颤抖的说:“不是的,我是真的想跟你做爱……”这句话是情急之下说出来的,我心里不禁一阵悲哀,为了脱困,我竟然说出了这么羞耻的话。
“那你还踢我?”彼得恼火的说。
“我已经答应你了,可是……你就不能对我温柔一点吗?”我抽泣着,楚楚可怜的说,“你把我的手绑的很痛,如果你能照顾我的感受,就请把绳子解开好吗?”
彼得盯着我说:“你不会是想摔我一巴掌吧?”
“摔你一巴掌有用吗?”我凄然一笑说,“我是个女人,当已经注定没法反抗的时候,我只有认命。等一下我只希望你……你别太粗暴……”
“OK!”彼得一口答应,冲着手下的保镖一努嘴。其中一个保镖走上来,干净利落的解开了我的绳索,然后又退回了原地。
我揉着被绑痛了的双腕,那上面留下了几道深深的红痕,看上去触目惊心。
“来吧,美人儿。”彼得张开双臂,摆出丈夫拥抱妻子的架式说,“绳子已经解开了,现在让我们一起来把前戏做足吧。”
我别无选择,只能红着脸垂下头,含泪走了过去,乖乖的向他投怀送抱。
彼得搂住我的腰肢,再次旁若无人的热烈拥吻我。看的出,他很得意于自己的吻技,想以此来使我逐渐融化于他的激情;双手则肆无忌惮的在我身上游走,光滑的背,高耸的双乳,平坦的小腹都纷纷被侵占,成了他任意肆虐的地盘。
“你喜欢用什么样的姿势交配?”他吻够之后又开始舔我的耳垂,低声笑着说,“这方面我可以随便你挑……”
我咬着嘴唇一声不吭,任他尽情的满足,一只手却悄悄的伸进了外衣的口袋里。那里放着我的钥匙串,上面还挂着一柄小水果刀。
这个恶魔犯了个错误,他不应该低估我的。我从小在农村长大,干过不少脏活累活,并不是那种弱不禁风的女孩,又学过两下女子防身术;要不是被那两个虎背熊腰的保镖制伏,我拚死也不会让他占到我的便宜。
可是,这两个保镖的存在却让我害怕,万一他们发现我的意图冲上来阻止,那可就什么都完了……
我紧张的冒出了冷汗,心脏就像在打鼓般急剧的跳动。彼得没察觉不妥,他从我的耳垂亲到脖颈,接着又埋进了我赤裸的胸脯。他的脸挤压着饱满挺拔的乳峰,舌头舔着我的乳晕,接着又把两个奶头轮流含进嘴里吸吮。接着他一路向下的吻过我的小腹,最后蹲了下来,双手插进了我贴体内裤的边缘,一下子就拉扯了下来。
“喔,你的阴毛跟我想像的一样茂盛……”彼得双眼发亮的吹了声口哨,在我的大腿根部响亮的亲了一口。我就像触了电般剧烈的颤抖了一下,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上次他只是偷窥了我的裙下春光就令我羞愧万分了,想不到今天我竟真的在他面前光着屁股。
“志强……对不起,我的身体本来是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秘密,现在却被其他男人全部看到了……”我伤心的默念着,彼得却兴奋的眉开眼笑,示意我抬起腿让他脱掉内裤。
“不能再犹豫了!”我一咬牙,猛地把钥匙串掏了出来,手忙脚乱的在一堆钥匙里找到了水果刀,一把亮出了锋刃。
这个过程大约有三秒左右,彼得在我掏出钥匙串时就已闻声抬头,但却没有反应过来,显然他不明白我在干什么,直到刀锋抵在了他的咽喉上,他的脸色才骤然大变。
两个保镖惊愕的摔下摄像机,准备向我扑过来。我发出凄厉的尖叫,用英语喊谁要过来我就割下去了!
彼得脸如土色,忙大声叫他们停下来,又转过头哀求我放下刀子,有话好商量。
我想到自己所受的屈辱,心中对这恶魔真是痛恨到了极点,咬牙切齿的说:“你……你现在知道害怕了?我告诉你,女人并不是你想像中的弱者,可以任意拿来欺负……”
我说着鼻子一酸又流下了眼泪,全身都激动的发抖,心脏在胸腔里还是跳的非常快,要用尽所有的力气,才能稳住手上的刀子。
“别乱来,你放松点……别乱来……”彼得大概看出我的情绪极不稳定,更加恐惧了。这时他脸上再没有飞扬跋扈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可怜相。
我知道现在还没有脱险,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说:“你叫他们俩取出摄像机里的带子,然后下车,告诉司机开回我家去。他们自己留在这个地方不许走!”
我说一句,彼得就点点头,满头都是汗珠,又用英语复述了一遍。两个保镖对视一眼,依言取出带子放在地上,相继跳下了车厢。而我则一刻也不敢掉以轻心,用水果刀逼着彼得,和他一起坐到了座位上。
“轰隆”的声音响起,卡车又发动了,缓缓的转弯掉了个头。我从车窗望见那两个保镖果然站在原地没动,这才松了口气。
“喂,现在你……你可以拿开刀子了吧?”彼得战战兢兢的问。
“等我平安到家了再说!”我厌恶的看着他,忽然脸颊一热,察觉自己仍是光着下体的,内裤还挂在膝盖上;上身也好不了多少,虽然披着外套,可是丰满雪白的双乳却袒露在外面,一对嫣红的乳蒂上闪烁着口水的光泽。
彼得偷偷瞄着我成熟诱人的身子,咕噜的咽了一口唾沫,眼睛里有懊悔的神色。显然他在后悔不应该解开我的绳索,以至于麻痹大意的被我扭转了局面。
我无法忍受再让那肮脏的目光浏览我的身体,于是用一只手吃力的拉上了内裤,又把外套尽量合拢,这才挡住了那不轨的视线。过了几分钟,彼得脸上的惊惶渐渐消失了,一对眼珠子骨碌碌的转动着,彷佛又在打着什么坏念头。
我感到不安,但也没其他办法,只能加倍的警惕。好在离开的路程并不远,卡车很快就开到了我熟悉的街道上。
“快到了,你叫司机在对面那个牌子下停车!”我说。
彼得答应了,敲了敲隔着的铁板,大声的说了句什么。他说的既不是英语也不是普通话,像是哪里的方言。
我正觉得奇怪,卡车突然“吱──”的一声猛然停住了。巨大的惯性令我猝不及防,整个人向前跌了出去。
彼得也跟着向前跌倒,但是我的刀子却离开了他的脖子,在我发出惊叫声的同时,他已经扭住了我的右腕重重一拧,剧痛之下我松了手,水果刀就掉到了地上。
“FUCKYOU!”彼得大声咒骂着,把我的右手扭到了背后,整个上身压到了座椅上,同时一条腿的膝盖顶住了我的腰,使我无法挣脱。
“放开我……救命啊……”我竭力哭叫着,感觉到内裤又被扯了下来,这一次是真正的绝望了。
“婊子,我要干的你走不了路!”彼得咆哮着,一只手伸到胸前狠狠捏着我垂下来的乳房,另一手轮开巴掌打着我赤裸的臀部,发出啪啪的响声。
“不……不要!”我被打的失声痛哭,身子拚命的扭动,突然脚下踩到了地上的水果刀。我急中生智,把刀从座椅下踢了过来,再俯身伸长左臂,从座椅前方拿到了手中。
“看我怎么操你吧!”彼得在身后怪叫着,热烘烘的武器在我的屁股上挨擦着,正准备强行顶进缝隙。
我不及多想,猛地把刀子向后划了出去,只听的一声长长的惨叫响了起来,身上的压力骤然减轻了,彼得踉踉跄跄的退了出去,双手摀住下身嚎叫着,指缝间有鲜血不断的涌出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