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虐的行板

桌子上一台卡式录音机里播放着歌曲,不知道是年代久远了,还是录制的条件太差,听起来声音已经有些模糊了。
......一双一双眼睛把我掠过 从都市的高空逐渐陨落 在漫长的下坠过程中 遗失了灵魂和双腿 内底的阵痛却如影相随.......
邵晓东苏醒了过来,眼前一片黑暗,他的记忆逐渐恢复,想起在刚演出完的化装间里,宋凯将一方弥漫着药味的手帕捂在了自己的鼻孔上,随即就失去了知觉。
他动了动,发觉双手被向上绑在头顶的木柱子上,张嘴欲呼,嘴里却塞着一根棍状物,吐也吐不出来。
“呜呜......”他难受的扭动了一下身体。
空气中弥漫着烟草的气味和男人身体的汗味。
“哦,醒过来了。”是宋凯的声音。
随着蒙眼布扯落,眼前猛的一亮。
这是一间阴暗潮湿的地下室,晓东的衣服已经被脱的精光,赤裸着被绑在一张木制大床上。他的双手被绑在床头,左脚被绑在床尾,而他的右腿被用绳索捆绑着曲起,绳索在他的腿弯处栓紧向上拉扯,另一头栓在他的脖子上。
“呜呜.......呜呜......”晓东使劲的摇头,试图弄掉绑在嘴上的皮质口塞。
“怎么不喜欢我的房子吗?”宋凯叼着烟打量着床上的晓东。“我比不得你这个大明星,只能住在这样的地方了。”
宋凯的手在晓东的身体上揉捏着,因为右腿被高高的拉起,使得他身体所有隐秘的部位都完全的暴露出来,宋凯的手指肆意的玩弄着晓东的身体。
“呜呜......”晓东无法躲避宋凯的玩弄,只能仰脸看着天花板,气愤的喘息着。
可是他的身体却随着宋凯肆意的挑逗逐渐的有了反应,宋凯捉住晓东美丽性感的阳具,玩弄着他粉红色的龟头,随着他的套弄,晓东的阴茎坚硬了起来。
“你是用什么方法迷惑男人的啊?”宋凯伏身亲吻着晓东的乳头,用牙齿轻轻的撕咬着。同时,他被湿润的手指慢慢的移向晓东的肛门。
他的手指逗弄着晓东细嫩的下体,并将手指戳了进去。
“呜!”晓东不安的扭动了一下身体,阴茎却更加的挺直了。
“你真是个魔鬼!”宋凯眯缝着眼睛使劲吸了口香烟。“难怪姓冯的听说你在我这里,就要急着赶来呢!”
听见宋凯提起冯志强,他立刻明白了宋凯这样做的用意,刚刚安静的他愤怒的挣扎起来,可是宋凯牢牢的控制着他,手指执拗的在他的肛门里捣动着。
“怎么?怕我对付他吗?看来你对他还真有了感情了。”宋凯狠狠的吐掉烟蒂,将最后一口香烟的烟雾喷在邵晓东秀美的脸上。“你不要急,他就要来陪你了!”
他从邵晓东的肛门里拔出手指,然后掏出自己坚硬笔直的阴茎,慢慢的爬上床来。
“呜呜......呜呜......”晓东的反抗完全没有作用,宋凯的阴茎插入他粉嫩的禁地,并且全部没入。
“你不要急,我刚打完电话,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亲热一回!”宋凯一边抽送着,一边得意的说。

冯志强沿着黑暗肮脏的楼梯向下走,在那条昏暗的甬道的尽头看到了宋凯电话里告诉他的房间,他看了看门牌号,深吸了一口气,举手敲门。
“门没锁,进来吧。”宋凯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门被推开了,里面传出录音机里播放的音乐,冯志强知道那是邵晓东当年和宋凯在一起的时候所唱的歌。
......从千万年前的高空掠过 千万度的高温逐渐冷落 在无期的沉沦过程中 麻木了灵魂和表情 委屈着自己蜷缩在茧中......
冯志强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打量着房间里的一切。屋子很深,靠墙的地方放置着一张大床,宋凯正靠在床边吸着香烟,一双细长的眼睛正不屑的看着自己,在床的另一边挂着一道落地的帷幔,将整个房间分隔开来。
“晓东呢?”冯志强问道。
“别这么急嘛,先坐下来聊一会。”宋凯站起来走向冯志强。“抽烟么?”
冯志强没有理会宋凯递给自己的香烟,只是道:“你叫我来到底要跟我说什么?晓东呢?他怎么不在这里?”
宋凯自顾用手里的烟蒂重新燃着一根香烟,然后狠狠的吸了一口,然后才道:“如果你真的这么想要邵晓东,我可以考虑把他让给你。”
“晓东是一个人,不是什么物件,不用你这么让来让去的。”冯志强冷冷的道。
“是吗?”宋凯哼了一声,“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没什么好谈的了。”
“晓东在哪里?”冯志强按捺不住愤怒,大声的喝道。
宋凯嘿嘿笑着,看着面前愤怒的男人,反而将一口香烟的烟雾喷在男人因为激动而涨红的脸上。“想要回晓东?他又不是你的物件。”他转到冯志强的身后,上下打量着这个男人魁梧的身材,随后道。“不过我说了,我可以把他让给你,但是我有条件......”
“什么条件?”冯志强打断他道。
“条件嘛......就是你不要动!”宋凯站在他的身后阴沉的道。
随即,冯志强的西装,衬衫以及裤子都被宋凯一件件的脱了下来,男人成熟健壮的身体展现在宋凯的面前。
“果然肌肉发达,身材结实,怪不得晓东也会动心呢。”宋凯抽着烟,欣赏着面前高大的裸男。他有意没有脱去冯志强的内裤,并把领带还仍挂在他的胸膛上,以此羞辱着这个男人。
“够了吧!晓东呢?”冯志强因为宋凯的戏弄而脸涨的通红。
“别急嘛,一切刚开始。”一直微笑着的宋凯突然收起了笑容,冷冷的命令道。“跪下!”
冯志强气的浑身颤抖,双手握成了拳头,胳膊上的肌肉青筋暴起。
然而宋凯仿佛根本没有察觉到冯志强的愤怒,大声的呵斥道:“跪下!”
冯志强终于扑通跪在了宋凯的面前。
宋凯发出一阵狂笑,一条麻绳收紧冯志强粗壮的手臂,将他的胳膊反剪到了身后,绳索一圈圈的捆绑住他的身体,宋凯有意让绳索紧紧勒过冯志强肌肉发达的胸肌,并让他那黝黑的乳头从绳索的缝隙间显露出来。
“原来如此......哼......”冯志强的双脚也被捆绑起来,绳索将他的脚踝绑住,紧捆在大腿根部,使他无法站立。他试着挣扎了一下,宋凯的捆绑技术比他娴熟的多,他根本无法挣脱。“你的意思是只要我先忍受你羞辱,就放过晓东么?”
“羞辱你是对你从我这里抢走他的惩罚,至于放不放他,要看你是不是让我高兴了!”宋凯狡猾的笑道。
“你!你......”冯志强被激怒了,可此时自己的手脚已经被牢固的捆做一团,根本动弹不得。
“从一进来你就晓东晓东的叫个没完,真讨厌!”宋凯冷笑着取出一只黑色的口嚼将中间的橡胶棍卡在冯志强的嘴中。“你还是给我闭嘴吧!”
橡胶棍横卡在冯志强的嘴里,皮绳在脑后和下巴处分别绑紧,将口嚼子固定在他的嘴里。“啊......呜呜......啊......”无论冯志强怎样挣扎,却都咿咿呀呀的说不出话来。
宋凯又给自己点上一只香烟,忽然对着帷幔道:“晓东,你要好好的看哦,看你的经纪人在你面前的姿态!”
冯志强的眼睛也紧盯着那道垂地的厚重的帷幔,在这一刻,他完全忘记了自己耻辱尴尬的处境,只是被绳索捆绑着的他连挪动一下都不可以,嘴里的口嚼更让他呵呵的说不出话来。
帷幔被宋凯扯开了,帷幕后面的景象让冯志强发出一声愤怒而又绝望的嘶吼。
邵晓东被用绳索横七竖八的捆绑在一张椅子上,粗绳残忍的捆绑着他的身体和双臂,两条腿被分别曲起捆紧,再用绳索栓在椅子的两侧,使他的阴茎和肛门完全暴露出来。一条皮绳绑在他纤细的腰部,并恶毒的缠绕着他年轻的阴茎,而在他的肛门里塞着一只黑色的电动阳具,此时宋凯一按开关,那只阳具立刻震动起来,并发出嗡嗡的声响。
“呜呜......呜呜......”已经完全没有力气挣扎的晓东立刻随着阳具的震动呻吟起来,在他的嘴上,堵着一只口塞,使他发不出一点声音。

“是不是有些心动啊,面对着你心爱的男人。”宋凯丢下痛苦中的晓东,转向跪在那里的冯志强,继续嘲弄着他。“如果你现在放弃,我就只好拿晓东来玩了,你舍得吗?”
“呜!呜呜!”带着口嚼子的冯志强用力呼唤着晓东,两个人的眼神在那瞬间里交汇了,看着被绳索捆绑在椅子上的晓东,冯志强的身体莫名的兴奋起来。
“看到心爱的人受虐,你的身体似乎很激动哦。”宋凯用脚踏住了冯志强逐渐勃起的阳具有节奏的踩压着。
“呜呜......呜呜.......”冯志强无法躲闪,宋凯的皮鞋底摩擦着他火热的阴茎,下体不受控制的膨胀着。
“看起来一脸正气,其实比我还要淫乱呢!”宋凯蹲下身,从冯志强的内裤里掏出了那只雄性的阳具,可意的揉捏着。
“啊........啊.......呜呜......”冯志强屈辱的忍受着宋凯的手淫,身体不安的扭动着。
“你那是什么恶心的声音啊。”宋凯揪住冯志强的领带将他拉进自己。“我可是很想听见你痛苦的惨叫哦。”
他猛的掣下冯志强的领带,按住奋力挣扎反抗的男人,将他已经完全坚硬的阴茎用领带重重叠叠的捆扎起来。
“啊.......啊!!!”冯志强只觉得下体难以言喻的涨痛,禁不住大声的呻吟起来。
“既然这么痛苦,那么就放弃了他吧。你点一下头,我就给你解开!”宋凯冷笑着说。
“呜......”冯志强不屈的忍耐着下体传来的痛苦,牙关紧咬,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哼!不知进退的家伙!”宋凯抬脚踩在冯志强肌肉隆起的胸膛上,稍微用力,冯志强的身体就维持不住平衡,向后倒了下去。
宋凯上前一步,按住被捆的四脚朝天的冯志强,一边继续玩弄他被领带捆扎着的阴茎,更用舌头舔弄男人硕大的龟头。
“呜呜......”被捆在椅子上的晓东看着被折磨的冯志强,绝望的呻吟着,他奋力的摇撼着捆绑他的椅子,但却无济于事。
“晓东,在这家伙放弃你之前,你可别先撑不住哦。”宋凯吐出嘴里已经涨成紫红色的阴茎,狞笑着警告邵晓东。
“来吧......”他抬高男人的屁股,将大量的润滑剂涂抹在冯志强的肛门上。男人黑色的肛毛上粘满了润滑剂向两边分开,露出那紧密的处子的肛门。他分开男人粗壮多毛的大腿,让冯志强的屁股朝向邵晓东完全打开。“把你平常不让人看到的地方让我们晓东好好欣赏一下!”
“现在要开始进入主题了......”随着他的话语声,他的一只手指强硬的塞进冯志强密闭的体内。
“呜呜.......”男人痛的满头大汗,肌肉弓起,整个身体都绷紧了。他竭力的忍耐着肛门的剧烈疼痛,残酷的屈辱感使他紧闭着双眼,但是宋凯的折磨并没有停止。
又一根手指塞了进去,那种紧紧包裹着手指的感觉让宋凯激动的浑身发抖。
“啊.......”冯志强忍耐不住,发出嘶哑的惨叫。
“两根手指而已,你就叫成这样。要换了我的鸡吧,不把你操昏过去?!”将烟叼在嘴上,宋凯一边解裤子,一边踢着冯志强逼迫他分开双腿,然后他那只坚硬异常的阴茎直捣冯志强的肛门。
“啊啊......”随着宋凯凶猛的抽插,冯志强屈辱的呻吟在房间里回荡,横卡着口嚼子牙齿无法合拢,使得唾液也无法下咽,顺着嘴角流满了男人刚毅英俊的脸。
“感觉怎么样?”宋凯奋力的抽动着,并拿下嘴角被唾液浸湿的烟蒂插在冯志强的鼻孔里面。“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被操屁眼一定让你爽翻啦!”
“啊.....啊.......咳咳......啊.....咳咳咳咳!!!”劣质的烟草随着急促的呼吸被吸入肺里,冯志强控制不住的咳嗽着,头脑里一片昏沉,同时肛门在逐渐的适应了宋凯频繁的抽送之后,一种邪恶的快感油然而生。
“啊.....啊.......”他的眼睛定定的看着被捆绑在椅子上被电动阳具折磨的邵晓东,心里默默的忍耐着,这一切为了他都是值得的。
弥漫的烟雾熏的他眼睛里满是泪水,同时头脑昏沉沉的,远处的邵晓东逐渐的被鼻孔里冒出的浓烟和泪水遮掩,变的模糊不清。
“哦哦哦哦哦!!!”下体的撞击开始疯狂并且猛烈,宋凯如同一只野兽般凶残的进攻着他的身体。
冯志强只觉得一股滚烫的浆液直射入自己的直肠深处,那种被凌辱的绝望和疼痛让他眼前一黑,终于昏了过去。
当冯志强苏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邵晓东的怀中。
空荡荡的地下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宋凯走了,将邵晓东留给了他,除此之外,还留给他噩梦一般的经历。
屋子里的卡式录音机里还播放着宋凯当年为邵晓东写的歌曲。
......古老的记忆中爱过恨过 谁的手将我从空推落 在痛苦的挣扎过程中泯灭了灵魂和希望 含着泪进行绝望的流浪......应该醒了 可已经晚了 又要睡了 可睡不着了.......应该醒了 可已经晚了 又要睡了 可睡不着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