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功宴

「让我们欢迎超级巨星豪哥~」一个大四学长站在门坎起哄喊着,豪哥颠颠
倒倒地走了进来,也配合着挥手作明星样。
上一摊跟教练还有毕业学长,豪哥显然被狠狠灌了一番。脸也红了、头发乱
了、皮带松了,还直傻笑。这一摊是豪哥同年和在校社员,每个人都对豪哥又敬
畏又崇拜,把他当神一样。
前几天豪哥终于赶在毕业最后一年击败连续败了几年的劲敌,在全国大赛拿
到冠军,他可乐的不得了。对这个男子柔道部相当弱小的公立大学,可以说是史
无前例。
豪哥进门坎,还绊了一下。狭小的客厅挤了七八个大汉。这是其中一个社员
在外头租的房子。桌上散乱一些小菜、堆了不少瓶啤酒。上一摊学长们太热情,
豪哥几乎晚了两个小时才到,这些小子们等不及,加上天闷口渴,早先开喝起来。
现在个个醉没八分也有五分,个个颠三倒七,有得脱下衣服只着背心,有的干脆
打起赤膊,拼花塑料地板上有一个大一的已经摊在那边了。
汗臭、酒臭、肉香四溢。
众人见豪哥进门,跟着起哄欢呼:「偶像!偶像!」、「英雄!英雄!」各种词
乱喊一通,像什么签唱会场。豪哥有点得意又有点不好意思地被众人围绕着,小
客厅的气温一下升高好几度。
「猛男!猛男!」旁边不知谁这么喊着。豪哥跟着打趣作舞男搔首弄姿脱衣
状,一只手插在腰上扭屁股,一只手掀开身上的T恤。豪哥平常人老实憨直,有
时有点严肃,今天那么放得开,让大家更兴奋了。先是几的同年的拍着手说:「脱!
脱!脱!」马上全屋子的人都跟着拍手喊脱,那气势可热烈着。
豪哥配合的扭来摆去,做挑逗状把身上的T恤脱下来,红红的脸上傻笑着。
里头是一件白背心,露出宽厚的肩膀与结实双臂。
带头的佑子学长喊道:「不够不够,这有什么看头啊!继续脱!继续脱!」豪
哥一脱气氛更热烈起来,所有学弟不管有醉没醉的都一起喊:「继续脱!」连那个
摊在地上的都醒来了。
豪哥顺从地继续,慢慢的在大家注目鼓掌之下把背心脱下来,露出古铜色的
身躯。之后还把脱下来的背心甩一甩,往人群里丢。接到的那个学弟配合的做陶
醉貌,把背心套在头上。大家哄堂大笑,气氛火热。豪哥光着上身被人围着,身
材结实傲人。他模仿健美先生的样子挤出肌肉,硕大胸肌、臂肌鼓涨。
旁边不知哪里伸出一只手,抚摸豪哥鼓起的上臂,说:「靠,好大一块,我再
练五年都练不出来。」接着大家不知道在欣赏什么作品一样,纷纷把手伸出去。
像挑蔬果或贵重的电子产品一样,敲敲摸摸捏捏。有人从后头抚着豪哥的美背、
有人手掌覆在豪哥的胸膛上、有人磨娑着豪哥精韧的腹部与腰侧。
豪哥这样被众人钦羡的观赏把玩,不知是酒力发作,还是被摸的兴奋起来,
显得十分陶醉,眼神茫茫:「呵呵,你们以前没看过我换柔道服啊。」
不料刚刚那个佑子学长,继续喊道:「不够!不够!再脱!再脱!」边说着边
把那条松了的皮带抽出来,作势解他裤扣。旁人一下就被鼓动,跟着叫好。佑子
学长跟豪哥熟,而且在场就只有他大豪哥一年,敢开这个玩笑,其它人玩心被催
起,抱着看好戏的心态乐着敲边鼓。反正有人带头热闹,自己也无伤。佑子把豪
哥的裤扣解开,结实小腹整个露出来,大家一阵欢呼。接着把牛仔裤拉炼拉下,
如果里面是四角裤还好,好死不死里头是一件白色紧身的小三角裤,大家又是一
声欢呼。此时室内温度又向上窜了几度,旁边的学弟穿着背心的把背心脱掉、裸
着上身的也跟着松裤带。
豪哥一脸「受不了,任你摆布」的样子,把手摊开,但明显地是得意的表情。
佑子学长故做神秘状,整个人蹲在豪哥的正前方,一寸一寸地把豪哥的牛仔裤向
下拉,豪哥也配合着微微摆动。客厅虽然狭小,大家却聚精会神的围成人垛看中
间两个人表演,没有人越雷池一步。
佑子学长缓缓把豪哥牛仔裤拉到膝盖,整件小裤裤露出来,被豪哥挺翘的臀
部绷得紧紧的,前裆突出明显。佑子学长跪在豪哥面前,豪哥那包东西正在他正
前方。佑子学长用夸张的表情与手势做出「好大」的「明示」,作势向前扑,唬得
豪哥伸手支住他的额头,说:「嘿,这可不是给你吃的。」旁人被逗得大笑,一股
奇妙的肉欲之气暗中弥漫扩散。
于是佑子学长继续把豪哥牛仔裤拉到脚踝,豪哥轻轻一跨步牛仔裤便脱离了
他的身体,此时他全身只剩一件小内裤跟脚上袜子。佑子学长继续搞笑的模仿豪
哥刚刚的样子,把牛仔裤向人群中抛。大家「喔!」「喔!」的抢,人墙顿时乱掉,
接到的学弟也跟学刚刚一样把牛仔裤套在头上。
这个时候豪哥的衣物当然是最少的,但是其它人也都剩不多了。狭小空间中
大家年轻结实的肉体不免碰来碰去,每个人心中都感到莫名的什么部分热了起来。
豪哥身边人当然最多。杂乱中许多手继续刚刚的动作,在豪哥的身上磨搓着,
一面发出啧啧的赞叹声。不同的是豪哥现在下身仅有一点遮蔽,露出粗壮结实的
大腿,臀部跟下裆的线条呼之欲出,许多学弟看了,竟发现自己莫名地杠了起来。
原先在背肌上的手顺势溜到豪哥臀上,大胆点的一个蹲下来崇拜地抚着豪哥大腿。
豪哥自己半醉不醉,熏熏然任学弟们欣赏,几乎连眼睛都要闭上。
但他隐约觉得,自己似乎也杠了起来。
在众人面前穿着那么紧的内裤勃起当然是一清二楚,在场的人就算再迟钝也
会发现到。但是大家很有默契的盯着或余光扫着豪哥裆间线条变化,没有一个人
肯点破。大家彷佛共同参与着什么密谋,有种神秘的兴奋之感。豪哥当然也了解
他现在的生理情形可说众人皆知,但他又能怎么躲?何况他也不想躲,他的自信
跟冲动让他情愿被动地成为密谋的一部分。
大家冒着汗,期待下一步。有人故意一手在豪哥的乳头附近梭巡,弄到它都
立了起来,另一只手悄然伸进自己的裤内调整位置。有人手搁在豪哥的小腹附近,
却不停越界,悄悄把内裤松紧带向下推,手指不住顶到豪哥内裤中那包,眼看阴
毛都要露出来了。有人隔着内裤捏着豪哥的屁股,手暗自往豪哥臀沟里推。有人
沿着豪哥的大腿直上,已经露骨地托住豪哥的卵蛋,但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
豪哥闭着眼一点都不反抗。大家也知道豪哥没有反抗,各自游走在未曾说破
的边缘地带,以致一旦惹得豪哥抗议时仍有理由脱身。
佑子学长又发功,他被肉墙挤到外围,喊着:「脱!脱!继续脱!今天非把全
国冠军剥光不可!」佑子学长那声彷佛把大家推过集体歇斯底里的临界点。佑子
学长还没喊完、豪哥还来不及反应,不知哪里忽然伸出一只手,一鼓作气就把豪
哥仅存的内裤拉下来。豪哥仅仅「啊」了一声,硕大的阳具弹了出来,他便全身
光溜溜的被一群年轻发热的野兽围着。马上一只手握住豪哥的阳具,即刻上下抽
动起来。豪哥在众人面前被打枪,整支阳具不客气的挺直,硕大暗红色龟头发着
亮,随着那人的手劲上下被挤压着。是一个大一新生。豪哥此时竟然没有觉得多
大困窘,反而舒服的呼了一口气。他对自己哪么迅速就有这样的硬度感到得意。
看到这样的场面,一个平常严肃正直的健壮学长竟然享受地被人打手枪,那么
粗壮的阳具毫不掩饰的挺着,众人好像魔鬼被放出了笼,昏乱地想把身体里那泡
东西弄出来。原本搞笑的情绪似乎一下子变得认真,却又放荡起来。
大一新生喃喃反复说着:「学长,你好猛、我好崇拜你喔!」一面使劲抽动豪
哥的阳具。豪哥朦胧中彷佛回应着:「很好、很好、这样弄很爽。」其它原本就在
豪哥周遭蠢蠢欲动的手,更是毫不掩饰的进攻。豪哥用力摆动,全身的肌肉紧绷
隆起,每块肌肉上几乎都有手覆着。
冷不防。原本搓着豪哥乳头的学弟,平常几乎都拿书卷奖的那个,忽然靠上
豪哥的身体,一张口便吸吮豪哥乳头,边模糊说着:「豪哥,这样会不会比较爽!」
豪哥模糊中点头响应,马上多了好几个人黏在豪哥身上,吸吮着豪哥的耳垂、肩
膀,甚至卵蛋、手指。还有一个,干脆跪在豪哥后头,手扶着豪哥劲腰、脸贴在
豪哥屁股上,随着豪哥前后摆动冲刺,探索着豪哥的肛门口。
豪哥小麦色的肌肤上沾满口水跟汗水。几个抢不到位置的,不是在一旁兴奋
着边盯着看边自己打手枪,要不然就是两两成对,帮彼此互慰。
忽然,原本挤进来舔豪哥卵蛋的佑子学长,一把抢过学弟手中豪哥热烫的大
肉棒,一股脑儿就往嘴里送。他还听得清楚的最后一句话是:「还说不让我吃,现
在我不就吃到了!」
佑子学长这一吸,显然给豪哥不小刺激。他全身肌肉通红紧绷,扶着佑子学
长的肩膀,不发一语的使劲抽送,只在用力时发出闷哼声。这下已经不是搞笑了,
而是明目张胆的性游戏。但这么一来,能够继续黏在豪哥身上的人就变少了。大
家于是纷纷脱掉自己的衣物,自己打枪,或抚摸别人的身体,狭小的客厅中一堆
堆赤条条年轻肉体,彼此找寻欲望出口。有些人把啤酒淋在自己身上,有些人把
小菜倒在旁边打枪的人身上,然后一一吃掉。
「靠,好爽。」豪哥大叫一声。原来是刚刚舔豪哥后门的那个人,晃动中将
手指试图慢慢插进去,然而豪哥一使劲,那人整支手指没入豪哥肛门,热热烫烫
的紧紧扣住。
豪哥皱起眉头,似乎又痛又爽。那人原本只是好玩,还带着点恐惧,没料到
肛门的力道如此,整支手指被夹住,又因为豪哥晃动着,还有往内吸的感觉。他
觉得似乎比女孩子的膣还深奥恐怖。
于是他开始试着两只指头,还不停抽动。豪哥表情扭曲,但是没有抗议,自
顾自的干着佑子学长的嘴。
他再也忍不住了。本来便一边打着枪,他立起身子,两只手指还在豪哥的后
门里。他从后头抱住豪哥健硕的汗湿身躯,就着口水润滑,顺着豪哥突刺的态势,
将自己的阳具往豪哥的肛门里塞。
「靠,那个家伙在我背后。」豪哥在他插入的一瞬间骂。那人不敢吭声,只
是仅仅抱住豪哥,前后抽送。「靠」豪哥一边骂,但是没停下来。那人喃喃叫到,
「好爽…好紧」。
平常这个场景大家作梦都想不到,但是大家却像没事一样,抬头看着看着刺
激的现场表演,眼睛发出闪光,继续手边的动作。
一会,豪哥背后的那个学弟,紧紧抓住豪哥,指甲都陷进肉里。用力的刺了
几下,然后退下来。他射到豪哥的后门里了。
豪哥一声不吭,没有抗议。那人一退出,立刻又有一个人补上。这人的外号
叫疯狂麦斯,数学系,是三年级的主将,豪哥的接班人。
就着前一个人的精液,他果然疯狂的干着豪哥的后门,一边说着「豪哥你好
棒。」之后,两个人都哇哇的叫了起来。这叫声让大家更激动,疯狂麦斯的身上
也开始聚集一些手掌与舌头。大家围着这一串三人,不遮掩的彼此取乐。
「靠,受不了了」豪哥叫着。佑子学长马上把嘴抽开,喊道:「看,全国冠
军、第一猛男要射了!」叫喊声中豪哥用力抽打着自己的大阳具,大量的浓稠黏
液洒了一地。不仅是后头的疯狂麦斯跟着射了豪哥一屁股,其它有的正在打枪的
学弟,看到豪哥学长高潮场景,好几个同时缴械投降。
地上湿了好几摊。几条精液仍垂挂在豪哥半胀红的龟头上,豪哥喘着气,脸
上红通通。
「这是怎么样的庆功宴?」
…………
当晚大家都赤条条的在客厅,玩到睡着为止。尤其是豪哥不客气的回干了疯
狂麦斯一次。
隔天大家几乎同时被门外的工地声吵起来。豪哥发现他全身光溜溜,另一个
学弟光溜溜的伏在他胸膛上,还一个大一新生倚着他的大腿。他低头一看,晨间
勃起的阳具直直指着新生的脸。他动一下,阳具磨到新生的脸,他不禁震了一下,
昨晚残留的精液在学弟脸上牵出一条丝。此时头痛但清醒的他脸红了起来。
大家纷纷起身,低头找寻自己的衣物,没人说一句话。豪哥的内裤还套在一
个人头上,让他忍不住在这尴尬的场合发笑,学弟怯生生的把豪哥的内裤递给他。
之后没人敢再提起这次疯狂的庆功宴,这个夜晚成为部内成员共同的秘密,
而豪哥再过两个月也从学校毕业。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