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哥教师庆生

林俊轩,一个年轻英俊的高中化学老师。俊俏的外表加上生动活泼的教学方式,使得他不仅深受女学生仰慕,连男同学也喜欢这位男老师。
这一天傍晚,俊轩应学生的邀请参加班上同学的庆生会。俊轩比预定时间早了十分钟到达会场,是教体育的徐老师的家,一栋有着漂亮花园庭院的二楼式平房。到场的人不多,除了徐老师和寿星锺姓男同学之外,只有两个男同学和两个女同学。
徐老师热诚的递给俊轩一杯果汁,俊轩边喝边与徐老师聊天说:「现在的小孩真是缺乏时间观念,时间快到了,才来了这麽少人。」
「不!他们很准时,已经全员到齐了。」徐老师说着,露出奇特的笑容。
「庆生会应该很热闹才对啊!怎麽人这麽少?」俊轩感到很惊讶。
锺同学走到俊轩面前说:「林老师,人不必太多。只要你能来就好了。你才是今天真正的主角。」
「寿星才是主角,怎麽会是我──」说着,俊轩忽然感到头有点晕,四肢无力,非常难受。
「果汁里的药应该发作了吧!」徐老师愉快的挥挥手。叁个男同学立刻撑起俊轩,带着他往地下室走。
「药是我们自己配的!老师,我们的化学念的很不错,都是你的功劳喔!」锺同学笑嘻嘻说着。
「你们要做什麽?」俊轩有不祥的预感。
下到楼梯尽头,推开一扇门,俊轩看到一间灯光昏暗的房间。房间里有一张手术台子,地上铺着塑胶布,周围挂满了绳索、皮鞭和挂勾。
「这些是?」俊轩不禁 了一口口水。
「这些就是今天庆生会的戏码!」徐老师得意的笑着。在徐老师指挥下,锺同学和另外两个男同学、两个女同学很快将俊轩身上的衣服脱掉,徐老师则在一旁用V8拍摄所有过程。
俊轩大叫:「不要这样!你们倒底想做什麽?」
很快的,学生们将俊轩身上仅剩的内裤也脱掉了。俊轩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面对着众人,又羞又急,不知如何是好。俊轩尺寸惊人的阳物让众人发出满足的赞叹。学生们将俊轩按倒在一张躺椅上,用绳子将他的手脚绑住。又垫了个小枕在他的尾椎下方,让他的屁眼朝天绽放那鲜嫩的粉红色。鲜嫩的屁眼和粉红的阳物说明俊轩至今还是个处男。
徐老师从椅子下拿出一桶水和一根特大型的针筒,把针筒唧满了水,稍微喷出一点在俊轩的身上。针筒在俊轩的肛门附近徘徊着,让他的肌肉因紧张不住地收缩颤抖。徐老师把针筒塞进俊轩的屁眼里,把水挤了进去。『啊!』俊轩感到水流进体内,压迫着直肠的痛苦而不住地发出呻吟。徐老师不断将水注入俊轩体内,锺同学接下拍摄录影带的工作。其馀四个学生贪婪的抚摸、拍打俊轩健美的胴体。俊轩痛苦地扭动身体,水在他体内积存着,几乎要涨裂似地。徐老师把将近两公升的水注入俊轩体内。俊轩男性化的额头痛苦地紧皱,张大的嘴中露出洁白有力的牙齿,脖子後仰拉出肌肉的线条,胸肌和腹肌不住地起伏紧绷。
徐老师将一个塞子塞住俊轩的屁眼,然後解开绳子,将俊轩推倒在地上。众人分别以皮鞭、 条抽打俊轩赤裸的身体。迷药的作用加上体内涨水的难受使俊轩失去反抗的能力,只有痛苦的叫着:「啊!不要!不要这样!不要!啊啊!」这一阵毒打在俊轩白净的肉体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血痕。徐老师拔掉俊轩屁眼上的塞子,一道水柱从俊轩的屁眼喷了出来,他在融合着快感及痛楚的排 中发出低沉的呻吟,重重地喘息着。
随後,徐老师拿出一个连着鳄鱼夹的 子,夹住俊轩两颗黝黑高耸的乳头,然後轻轻勾动 子,一阵酥麻的痛楚传过俊轩全身。两个女同学拿起夹子一排夹住俊轩腋下及胸旁敏感的肌肉,让他发出断断续续的哀嚎。男同学则用夹子夹在俊轩的下体,俊轩的阳具、阴囊被夹了无数的夹子。锺同学轻轻地拨动着夹尾,俊轩立刻感到那轻微的痛苦,全身不住地颤抖,英俊的脸也扭曲变形,前後摆动着。徐老师的手指像弹钢琴般地滑过五色鲜 的夹子,用手指刮着俊轩的肌肤。
徐老师强迫俊轩像狗一样在地上爬行,嘴里还要一边高呼:「汪汪!我是色情狗林俊轩!汪汪!」同时,众人又开始鞭打他健壮的背部和细嫩的臀部。在众人玩弄下,俊轩痛苦的呻吟着,却又难以置信的产生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
俊轩爬了一阵之後,徐老师骑在他背上,一边拍打俊轩的屁股,催促他加快速度,学生们在一旁高声喊叫助长气势。徐老师骑了一阵,换锺同学。之後两个男同学、两个女同学也轮流骑了上去。经过这一阵折磨,俊轩渐渐感到身心俱疲,忍不住求饶:「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受不了了!」锺同学发出淫荡的笑声:「嘿嘿嘿!老师!今天是我的生日喔!没有玩个过瘾,我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在骑马酷刑之後,众人将俊轩拉起来让他站着,将他高举的双手用绳子绑在单 上。徐老师取出一条细皮索,先从根部扎住,然後绕过两颗高尔夫球般大的睾丸,在阴囊底部打了一个结。俊轩的阳具就像一把通红的剑,充血因为绳结无法消退。徐老师又拿了一块圆形的磁铁用绳子绑住,然後轻轻拉动着。俊轩的阳具就像个弹簧一样地弹跳着。两个学生各拿了一个一千公克重的铁块,和磁铁吸附在一起。『嗯嗯,啊,喔。』俊轩感到老二几乎要断掉似地,发出痛苦的闷哼。众人围观欣赏着这一幅老二健力的画面,,拍打着俊轩的肌肉,发出清脆的声响。俊轩大口喘息着。徐老师用鞭柄拍打着夹子,然後用力击落。『啊!啊!』俊轩出痛苦的叫声。
徐老师又抖动着那条子,鳄鱼夹咬着俊轩黑色的乳头,让他痛不欲生。徐老师又朝他的下体抽了几下,把剩下的夹子一一击落。然後徐师让俊轩双手依然高举被缚,吊起他的双腿,让他的屁眼悬空。徐老师在俊轩的胸膛腹部抹上油脂,上了油後的肌肉在灯光下发出健康诱人的光泽,又将一根白色的蜡烛塞进俊轩口中点燃。『嗯嗯。』虽然俊轩不断地向後仰起,但是蜡油仍不断地滴在他的腹部及胸口,凝结成白色的固体。锺同学跪在俊轩下方,拿起一根手臂般粗的黑色假阳物,塞进他的体内来回捣弄着。俊轩为这前所未有的屈辱,发出痛苦的呻吟。锺同学观察着俊轩紧皱的表情,把阳物更加推入。徐老师把蜡烛取出来,在俊轩身上滴 。『啊啊,啊啊!』俊轩的身体来回扭动着,因为蜡油的热度哀嚎不已。
『放了我吧。』俊轩卑微地哀求。众人毫不理会俊轩的哀求,每个人都拿着一根点燃的蜡烛,在俊轩身上各处低下滚烫的蜡油。徐老师解开绑在俊轩阳具上的绳子,握住俊轩完全挺立的阳具,轻轻拨开粉红色的开口。俊轩惊慌高喊:『你要做什麽?』徐老师不顾俊轩的抗议,用一根黄色的细管子,插入俊轩的尿道口。『啊啊,啊啊,啊啊。』俊轩受不了阳具被外物进入的痛苦,大声地嚎叫着。徐老师慢慢地深入管子,俊轩的阳具开始萎缩。莫约深入了二十公分左右,徐老师才停止他的酷刑。学生们也同时停止对俊轩滴蜡油的虐待。
然而这一切并未真正结束。徐老师拿起唧满清水的针筒,塞进管口把水挤了进去。俊轩仰头痛苦地大叫,他的老二此时已经充满了水,并且无法排出。徐老师把针筒移开,用夹子夹住管子,不肯轻易地让俊轩得到解脱。他轻压着管壁,俊轩立刻感到水在体内的流动,挤压着他的老二和膀胱,几乎要从里头涨裂。虽然他的老二已经不再充血,但却因里头的水柱,依然保持它硬挺的状态。
徐老师每一挤压管壁,俊轩立刻就发出令人愉悦的哀嚎。他的五官皱紧,充满受难图的美感,呻吟像是雏鸡般地令人兴奋。几个学生兴奋的抚摸着俊轩的身体。终於,徐老师把夹子取走,水得到了出口立刻泊泊流下。得到解放的俊轩,连原本积存的尿液一并随着清水排出,落在下方的盆子里头。徐老师缓缓地抽出管子,一边抽一边轻轻翻搅。这也是一场痛苦的凌迟。俊轩嚎叫着直到那根管子完全离开他的身体。
在徐老师指挥下,学生们将俊轩倒吊起来,并让俊轩双脚张开,整个人变成ㄚ字形。徐老师将绳子和磁铁再度绑在俊轩的下体,锺同学则将一根点燃的蜡烛差进俊轩的肛门。俊轩口中发出痛苦的呻吟。众人非常兴奋地欣赏着。像俊轩这样充满男性阳刚美的男体受苦,令众人兴奋极了。众人用皮带狠狠抽打俊轩,打在他的胸口、腹部、背部、四肢、臀部,连下体也不放过。俊轩「啊啊啊!」惨叫着,众人更加兴奋,越打越用力。
倒吊酷刑持续了将近十分钟,俊轩被放下时几乎快要失去知觉了。徐老师和叁个男同学群起在俊轩脸上撒尿,俊轩又清醒过来。俊轩躺在地上,赤裸的身体微微颤抖,俊俏的脸庞流露出痛苦疲惫的神情。徐老师说:「可以进入最後的高潮戏了。锺同学,你是寿星,就由你先开始吧!」学生们一阵欢呼,抬起俊轩的身体让他躺在手术台上。锺同学拉开裤裆的拉,掏出阳物,毫不客气地插进俊轩体内,努力抽送着。徐老师在一旁摄影,几个学生抚摸俊轩的身体,还在他身上吐口水。
锺同学满意的达到高潮,及时抽出阳物,将精液喷进俊轩嘴里。徐老师和另外两个男同学轮流鸡奸俊轩,两个女同学也解开俊轩阳具上的绳子和磁铁,用嘴大口大口吸吮俊轩的阳物。俊轩终於也达到高潮,一道道白浊火热的精液,从红肿的龟头喷了出来,有些喷在女学生脸上,有些落在他自己身上,有些落在地上。徐老师又让学生们用照像机帮俊轩拍了几张裸体照,笑着说:「林老师,如果你不希望这卷录影旦和这些照片外流,以後要跟我们好好配合,一定要随传随到,明白吗?」还有以後?俊轩傻眼了。看见众人满足的笑容,俊轩低头茫然地看着地上白色的精液,心中充满了绝望。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