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性奴

在某一仍然实行原始的奴隶制度的波斯国家里,某一亲王的豪华宫殿中,主人菊大人正座在席上正款待远道而来的兄长心愿大人。
正饮到兴头上,一侍卫来报:把逃跑的S奴重又抓回,等待处置。
心愿一听,便道:“此S不是一个星期前,我专门派人将其作为礼物送给菊弟解闷的奴隶吗?因为长相俊美可人,身体柔韧与敏感度极佳,经过调教一定是个极品性奴。今天随便来看看调教的结果如何,没想到弟弟还没将其搞定。”
菊听后,自然脸色一沈, 说:“那我现在就当着哥哥的面,将这个贱奴调教的服服帖帖的。将S带上来。”
于是我们倒霉的S开始要被菊残忍调教了。
几十箱子被抬了出来,里面放置着各种SM道具,比任何家SM商店都来的多---菊的喜好收藏之一。
菊命人先把S衣服全脱光。可怜的S被侍卫押着低头跪在高高的座位下,全身被剥光,因为不知道会受到在样的惩罚,所以紧张的全身都紧绷着,显出健康柔亮的诱人肌肤,使的在场的人都咽了咽口水,更加深了残忍菊的嗜血欲望。
菊动作幽雅的脱下自己碍事的拖地长袍,露出里面的干练的皮衣,脚踩黑色长简靴,
菊拿起;黑色皮鞭。从阶梯上下来,来到跪下的S面前,高举起鞭子,S更加绷紧着全身,并闭起眼睛,纠紧着眉头,等待着鞭子在自己身上挥过,留下刺痛的烙印。
但菊却让人措手不及的一脚猛踢向S,正中胃部,只听S一声医?“啊~。”
全身无力的倒下了,额头上大颗的汗珠滴落。
菊看到无力在地上挣扎着的S,放声狂笑道:“以为这就完了吗。太天真了!”
于是菊命令侍卫,带来锁链,绑住S的双手和胸部。冰冷的铁锁链深深嵌进S的肌肤中,使得S更加纠紧着眉头,苦不堪言。
“快放开我。“S终于开口了,声音微微嘶哑低沈,听了非常舒服。如果那种声音用来叫床求饶时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效果,菊舔了舔自己的上唇。
“你还不乖啊。奴隶。”菊伸手拍了拍S的脸颊。
“我不是什么奴隶,你们这些第三世界的土著原人,快放开我,不然……”
在一旁饮酒看热闹的心愿大人突然:哈哈!大笑。
菊阴沈的脸说:“太吵的嘴看来要让你安静一些。”并用杀人的眼睛望向心愿,心道:还不是你搞不定他才送给我的。
而心愿大人此刻好象看透了菊的心事:“跟号称魔鬼菊比以来,我还是比较拿软柿子,弟弟不是越辣的越喜欢,越有征服感吗?”
“那倒也是,贱奴我会让你到时候哭着求我这个主人的。”
菊说:“太吵的嘴,看来要让你安静一些。”
于是命人拿出黑色圆球网状口塞塞住S的嘴。圆坏上有一个洞这样既可强吻也可口交但咬不到人。
“呜,呜…..”S无法发音,只有一丝唾液从空洞中,顺着嘴角流淌下来。
“这样安静多了。”菊满意的点点头。
“很好看的肌肤,可我要在上面作画。”菊带着手套的手抚摩下S的肩背,说着皮鞭已经打了下去。
啪啪,鞭子像打在个闷沙袋上,重重的一下又一下,不一会儿,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血腥,却让人有种说不出的躁热感。
完美的肌肤撕毁露出条条血色的鞭痕,像蛇一样蜿蜒爬行在男子的肌体上。
菊扔掉手中的鞭子,两眼泛着嗜血的红光兴奋的爬在S还在颤栗的身上吸起血来。
好甜美的活人的鲜血。
“想不到这样的身体也会有甜美的血。”
菊拨下腰间佩带的镶满宝石的波丝刀用割开S的手臂,夜光杯盛着滴下的鲜血,递给心愿大人,心愿抬了下杯子,一口饮尽生命的精华。
“以前看不清楚的地方现在看的好清楚。”
于是菊把昏迷中S的双腿抬高,小腿向下弯成S型。从道具中拿出绳索链铐,讲其折叠捆绑。
绑好后颁开S滚圆的双丘,欣赏S后面的隐藏着的小菊洞说道:“看不出还是处男呢。好漂亮的粉红。嘿嘿”
菊看到后更想要好好虐一下这个不知道好歹的奴隶。
于是菊叫来屋外的那条强壮斗犬,那犬是波丝牧羊犬与野狼的混种。
看着地上的S悠悠转醒,诧异的看着站在他面前正流着白色口沫并的巨型犬类,正暴躁不已正像挣脱被人硬牵着的锁链,卜向S。
菊说道:“你知道这些可爱的生物是由你的血液会引来什么吗?它们很喜欢你。”
S抬头无助的看着菊发不出声音
菊说:“先不要着急很它们亲热,现在让你的身体告诉你从现在开始就是我波丝菊的奴隶。”
于是菊拿出一瓶红酒倒向S的小菊洞,看着酒液从S的小穴沿着腿壁向下流趟。
菊笑看着S的屈辱愤怒的表情。“看来你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我可爱奴隶。”
S发怔不解的看着菊。
突然,菊的狗已经摆脱了侍卫的,疯狂的扑到了S的身上,伸出长舌舔起S身上的酒来。这是菊事先训练好的。
几条舌头,先从S的腿上添起,顺着酒的路线,接着带着倒刺的长舌,伸到了双丘间,向着股缝舔弄,并向眉穴中,抽插着, 狗因为兴奋而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S正感到热热的舌头在舔着自己的私处
向下一看几条野兽正在他身上横行,吓得S使劲的抖动身体想摆脱困境,可是受缚的身体怎么可能如愿。生长在现在文明社会的S何曾受过如此可怕的遭遇,就算在鞭子下,也不曾啃一声的S最后再也忍不住从眼中掉下泪水。
可是身体越被舔渐渐有种颤栗的快感。竟然由极度的害怕微妙的转变为身体的某种兴奋,而且那么敏感的地方正在被可怕的舔弄。
菊说:“这样看来还不够,前边没有什么反映。”于是菊把红酒又倒在S前边的欲望上边。狗转移了方向整个吸住了S的分身。
“呜
~~~”S吓得怔怔的看着自己脆弱的分身在狗的血盆大口里进去,只要狗嘴一闭,那么这部分就要永远的脱离身体了。但是虽然害怕,自己的分身还是在狗嘴里立了起来了。S腰身也不住扭动了起来。
S在扭动中听到菊冷冷的声音说。“你看我的狗也能帮人口交。它可是很喜欢人的精液的。贱奴,如果你这个东西再不给我的爱犬它所喜欢的东西的话,那么我就要我的狗替你去掉这个没用的部分。”
S在又下又怕的情况下终于发泄出白色的爱液。
菊用脚跟踩着还在滴液的S的分身说:“想不到这样你也有感觉。看来不用我动手你就自已享受到了。一切都才开始呢,我的狗表现那么出色,我就把你奖励给它把,作为你的第一次。”
当狗那充满倒刺的前端捅入了S的粉穴。只看到S身体一颤下体流出了鲜血。顿时眼前一发黑……
由于血腥味还有S眉穴的排斥收缩,狗受到刺激后开始激烈的动作了起来
S被痛醒后看来这一切只能无力的承受着.承受着野兽的奸淫。
(注 狗的前端是有肉刺的捅入后象勾子一样是会流血的)
“S真可怜。”看着这一幕的心愿也有些不忍。
“哥哥,你就是对S的仁慈才得不到他。这个奴隶,让他好好的记牢这课,看他以后还逆不逆我。”
等狗满足后S已经不成人形,全身是血。
菊看到被这样残忍破身后的S说:“好脏。这样可不行。”
命令侍卫拿出洗肠的工具开始对S灌肠起来。
几个侍卫按住S,一个侍卫把干油用巨型针筒注入流入S的下体,平坦的小腹慢慢胀起,S痛苦的嘴角的唾液和泪水直流。身上的汗水直冒。直到肚子如7,8月怀胎的孕妇。
菊说:“ 看来很享受吗”菊的手按了按S的怪异鼓起的肚子。用跟塞子,堵住了S的屁眼。
并用跟较小的塑料软管,亲自动手,导入S的尿道,后,捏动气瓤球,将一些液体灌入S的膀胱与尿道。
“这样怎么样?”当软管从阴茎里抽出,被灌入的东西是强烈的排泄液,S再也受不了。
闸门不受控制,冲出塞子。尿液和脏物一起排了出来,污物弄的满地都是,连心愿大人也不住折着眉头。
菊说。“真脏。”S终于彻底的崩溃了。
这样反复几次灌肠,导尿后,S晕过去了,后菊用清水放入盐后倒在S身上
带血的伤口刺激的S醒了过来。
菊说:“奴隶。以为这样就完了吗?太天真了!我这有上百个仆人他们都还没享受到呢。你这个贱奴隶我要把你调教到再也离不开男人。”
菊先招来了练散打,朴伏的五个肌肉男。自己在一旁拿起酒杯喝着血红玛丽,跟着心愿干杯。
刚刚才清醒不久,身体虚弱的S在面对眼前站着的五个露出凶器的猛男时脸色都变了被口塞塞住发不出声音的嘴抖动着
(五个都是猛男肌肉型的 平均身高2米 240斤 阳具跟他们的饿身体成正比)
这些猛男看着S,口水猛流,立刻进入实战。

一个在S的背后抱住S后把粗大的欲望捅入S由于先前的灌肠还闭合不起的眉穴里。
:一个爬在S下身含住S的欲望
一个在S的上身,咬吸着S的胸部乳头。
还有两个交替着把欲望通过口塞的小洞塞入S的上边嘴里。
五个人从他全身的敏感处发动着一次又一次的欲望………
这个空间里,只听到淫糜的声音,粗鲁的喘气声。
最后S在永无停息的折磨中终于麻木了痛苦,习惯了残忍的性爱,并从中也感受到了快感……
当菊把S的口塞拿掉时,问S,是不是他的奴隶,以后听不听话。口腔麻木的S一时无法发音,不住点头,并流着泪水。
菊满意的笑了,“那这个奴隶,带下去再好好清洗干净,今晚带到我床上去。”并对上座的心愿邪邪的一笑,看把这个人已经彻底的变成了我的奴隶玩具。
于是在那天后,S彻底沦为了性奴,永远成为了菊的后宫玩偶。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