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甜的调教

以淡澄色为基调的典雅小厨房里,刚刚从老式烤箱里取出的新制水果蛋糕散发着浓郁的诱人甜香,正在搅拌中的巧克力糊同样令人忍不住咽口水,而各色即将点缀在水果蛋糕上的漂亮奶油更是让人一见便移不开目光。
月把刚刚搅拌均匀的巧克力糊盛在一个透明的容器里,小心地放到一边,又伸手拿起一块草莓蛋糕,从中间切开,用特制的小刷子沾上粘稠诱人的巧克力糊,轻柔均匀地刷在两片蛋糕上……
“您饿了吧……等再等一会儿……”
发觉自己的腰被一双纤细稚嫩的手臂紧紧抱住,月温柔一笑,却没有停下手中的工作。
“不饿。月……还记得答应过人家的事吗?”
梦无痕将头靠在月的背上,轻轻摩挲着,令月不禁暗自无奈,自己……自己居然被他如此简单的动作轻易地挑起了欲火。
不过,自己答应他的事情之多连自己都记不清了,他指的是那件事啊???
难道……
月无意中瞄到了天蓝色的雅致小餐桌上的一迭关于sm的书籍和一根差不多3米长、韧性极强的黑色细皮绳,脸色不禁本能地略略发白,流露出难得的慌乱。
当然,靠在月背上的梦无痕是看不到月此时的表情的。
“月?”
“是……主人。”
月苦笑应道,好不容易才勉强平复下来自己绷紧的神经。
假如是梦无痕话……应该……没关系吧……自己……应该可以……
“那月现在就脱衣服啊,跪到人家身边来。”
梦无痕兴奋地转了几圈,最后坐到了桌边的软椅上,现在,连一向最吸引他目光的可口甜点都无法使他把目光从月的身上移开。
“……请、请先让我做完您的点心。”
月的身体明显僵直了。
“不要!脱衣服。”
梦无痕任性地命令道。
“……是。”
月认命地低垂下双眼,在梦无痕暧昧的注视中,艰涩地解开了自己的衣服……直至最后自己已不着一缕。
矫健硬挺的笔直身姿,匀称柔和的健美肌肉,充满弹性的完美肌肤,略带羞涩与无奈的温柔神情,梦无痕发现自己还是第一次如此仔细观察月的身体。
……讨厌!!!
为什么自己就不能有像他那么好的身材呢!!!
望着梦无痕赌气别过头去的可爱表情,月不禁莞尔一笑,果然,在梦无痕的心里,一直都很介意这件事。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
缓缓地,月行至梦无痕的身旁,温顺地跪在梦无痕的脚边,象征臣服地含住梦无痕纤细迷人的指尖,仔细舔着,这好歹才使梦无痕脆弱的自尊心稍稍振作了一点。
真是的,月永远都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虽然月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但当梦无痕伸手拿起桌上的皮绳时,月不禁再次不由自主绷紧了神经。
仿佛是想故意看到月难得紧张的样子似的,梦无痕慢吞吞地拿着皮绳走向月刚刚搅拌完毕的巧克力糊,先是用食指蘸了一下,送到自己口中,美味……然后梦无痕将手中的皮绳整个浸入巧克力糊中,待确定皮绳已经全部被香甜可口的巧克力糊所包围后,梦无痕将皮绳从巧克力糊里面拎了出来,又放进了额旁边的砂糖罐里滚了滚,这样,雪白的糖粒就自然地粘在已呈浓咖啡色的柔软皮绳上,给人一种忍不住咽口水的味觉享受。
这时,梦无痕才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待梦无痕拿着皮绳转回月的身边时,皮绳上所散发的甜香令月更加紧张起来。
虽说有心理准备,但对于这样的事情心理准备好象根本没用啊……
不过,让月不解的是,梦无痕竟然迟迟未动。
“主人?”
月疑惑地轻声喊道,不知哪里不对了。
“……忘了。”
梦无痕没有看月,只是小声嘟囔了一句,便重新翻开那本已经合上的《调教师入门基础篇》,怎么绑来着……
……真讨厌……
怎么那么复杂啊……
先把皮绳对折,然后将皮绳绕过月的脖子打一个活结……
然后再……
应该就是这样吧……
好象哪里又不对……
……
望着梦无痕瞬息万变的绝美小脸,月不禁想笑,他还是第一次知道梦无痕有那么多表情呢。
不过,调教师这个职业……看样子是永远与梦无痕无缘了……
……好不容易,梦无痕终于把捆绑的方法记的差不多(实际上差很多),将绳子环绕过月的脖子……
……
“……不对,不是这样的,绳子的左端要从右腋下穿过……对……就是这样……不是,不是这样的……再绕回脖子……打结……不对……不是在那里打结……应该……”
月的提醒显然没有起到任何实质上的效果,皮绳最终还是没磨尽耐性的梦无痕在他的身上乱缠一气。
讨厌拉!!!!!!!
怎么那么难啊!!!!!
相对于梦无痕的不悦,月,却是一副预料之中的无奈神情,连鞋带都绑不好的梦无痕怎么可能学得会那么高难度的捆绑方式,当调教师也是要讲天分的,月确信,自己的主人……绝对没那个天分!
重来!!!
又看了一遍书,梦无痕再次打起精神,这次的手法虽然比上次熟练了……一点点……也还是毫无书上所说的美感和性感,又松紧不一,错误多多……不过好歹勉强算是绑好了……
呵呵,自己果然是天才……
现在研究下一项目……
在神情古怪的月刚想提醒梦无痕某件事情的时候,烤面包的焦香已经在空气中舞出浪漫的轨迹……
**
“主人,甜点已经好了。”
月将两碟弄好的草莓蛋糕、奶油曲奇饼和椰味面包圈放到桌子上后,便再次顺从地跪在了梦无痕的脚边。
“啊……”
梦无痕被吓了一跳,一脸可爱的茫然。
月……月怎么……
不可能的,月不可能会挣脱的,月不可能会……
“您忘记打最后一个结了……”
就是最重要的那一个……
月无奈地提醒道,神情还是满古怪的,看样子月是费了好大力气才把即将脱口而出的笑声压抑住……
……主人……
还真是可爱啊……
“啊???”
什么意思……
月不会是要说自己只是把皮绳在他的身上乱挂一气,实际上……实际上……根本没……
不、不会这样吧……
那……那……那也太太丢脸了……
梦无痕小脸涨红地瞪着月挂在身上的皮绳,散发着甜香的皮绳也仿佛在似笑非笑地望着他,好象……好象真的和月说的一样……
“啊!!!糟了!我……又忘了……”
刚打算重新再来一次的梦无痕忽然可怜兮兮地望着月,刚刚还记得的……现在都…………
“唉…………”
月别过头,轻声叹气。(为什么别过头?当然是因为忍不住露出轻笑怕梦无痕伤自尊喽,用叹气做掩饰比较好嘛……还在笑…………)
随着月悠悠的一声叹气,原本静静挂在月身上的皮绳仿佛被突然赋予了神奇的生命,如灵蛇般在月的身上穿梭扭动着,迅速打出一连串漂亮的结,不多时,在梦无痕发呆的目光中,皮绳已经自动打好了最后一个结。
由于皮绳上的巧克力糊刚刚凝结不久,又由于如此标准的绑法(如果说月的绑法是满分的话,那刚才梦无痕的绑法……就是……负分……),皮绳的每一寸都紧贴着月的肌肤,原本凝结的巧克力糊被体温融化了一些,混在里面的砂糖被皮绳压在肌肤上,难以形容的粗糙与不适令月感到些许异样的麻痒,虽无什么太大影响,却若有若无地挑逗着月的敏感神经。
因为手腕被皮绳固定在身后,与腰际的皮绳紧紧相连,双腿也因大腿内侧的几处小结而无法完全合拢,若硬要合拢的话,便会带动整个皮绳,使身体立刻尝到调教师的捆绑与普通的捆绑到底有何不同,所以,这样是迫使月不得不保持半分开双腿的难堪跪姿,上身只能笔直挺起并微微向后仰去。
“呃……”
感到这种姿势实在太过难堪,月下意识地蠕动了一下,而这轻轻的一下,却使月的一声低叫夹杂着几许呻吟从口中逸了出来,他也忘了,这样的绑法,他全身的每一处敏感点都皮绳压住缠住或打上结,在他一动之下,全身的敏感点不禁同时都被小小的刺激了一下,尤其是加上颗粒状的砂糖与粘稠的巧克力,使得刺激又提升了几分。
月强制自己保持不动,惟恐自己再做出什么失态的事来……俊颜,红云迭现,自己……自己怎么可以在主人的面前……
“为什么……月会……”
梦无痕终于感到事情的不对,其实,从刚才月提醒他的时候,他就隐约感到了,月……月怎么会……这样的绑法……
不会是……
发现月避过自己的目光,游离不定地望着地面,梦无痕只是伸手轻轻搭在了月的后颈,然后……在月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用力拉起……
“啊……”
月几乎当场瘫倒在地,这样大力的拉扯,固然会使皮绳深深地陷入肌肤里,但最重要的是,已深陷入月体内的特殊的大绳结,没错,最后的那个绳结……就在月的后穴处,在梦无痕大力拉扯之下,整个绳结都深深地陷在了里面,由于巧克力的融化和砂糖的粗糙,难以形容的异样感觉如潮水般冲击着月清明的意识。
好在梦无痕又立刻松开了皮绳,使月好过了一些,虽然月优美的肌肤上已经出现了一道浅浅的玫瑰色红痕,当然,这样的打击是不会使月感到任何疼痛的,但是,月的额上,却因此而涌出晶亮的汗迹,修长匀称的身体,也微微颤抖,咬着唇,月用意志勉强压下即将脱口而出的羞人呻吟。
只是,梦无痕可不会就这样放过月,月是因为当时自己随口的一句话就去学习怎样做一个性奴的吧……真是……笨蛋……
无视于月忍耐的艰难,梦无痕再次拉起一段皮绳,这一次,居然游戏般把皮绳一圈一圈缠在了自己的指节上,忽轻忽重地扯拽着……
此时,月的状况简直可以用煎熬这两个字来形容,不间断的逼人刺激如恶魔般挑逗着月身体深处的情欲,双股间的绳结也随之忽轻忽重地侵犯着无法躲避的后穴,月的全身都似乎浮起一层玫瑰色的靡靡之雾霭,足可以挑起任何人心底的欲望,只是,即使这样,月仍死死地咬住下唇,不肯再出一声,这,是他仅剩的一丝尊严了。
当然,梦无痕可以轻易地把这丝尊严扯去。
“月……人家……想听月的声音……好不好……”
不满于月的忍耐,梦无痕撒娇求着月,梦无痕很清楚,月是绝对无法抗拒自己这样可爱的神情,果然,月愣了一下,随即脸上红得几乎可以滴出血来。
……不过……
“真是……拿您没办法……”
望着满眼期望之色的梦无痕,月最终还是苦笑一下……掩耳盗铃似的闭上了融化了的紫水晶般晶莹水色的迷人双眸,迟疑了一会儿,一声细若游丝的压抑呻吟还是从月姣美的双唇间如诗如梦地飘了出来,之后,细碎的低声呻吟与动情的娇喘便无法抑制地一股涌出……
好漂亮……
梦无痕着迷地望着月无意识地抓紧手中的皮绳,这又令月的身体难耐地颤动着。
真的好漂亮,依旧散发着甜香的黑色皮绳以一种最完美的方式束缚住月修长优美的身躯,同时,也完全地把月最真实的反应一丝不漏地呈现在梦无痕的眼中,俊美无铸的容颜,因略显羞涩难堪的动情呻吟而愈加惑人心神,也愈加荡人心魄。
只是,这份绝美的画面,却只属于一个人。
“啊!”
胸前的冰凉令在欲望边缘徘徊的月猛然一惊,身体本能地向后仰去以求躲避,过大幅度的动作令皮绳深深勒进月柔美的肌肤里,落在一道道诱人的玫瑰红色,而后穴处的绳结乘机钻入月的身体更深处,为缓和绳结对身体的侵犯,月反射性再次向后仰去,被情欲所燃烧的身体瞬间呈现出一个弓形,大半的前胸都彻底地落在梦无痕的眼里,
只是,向来对月得寸进尺的梦无痕伸出玉雪般白嫩优美的小手轻轻按住了月的锁骨,又微微用力往下一压,这样,由于皮绳的独特绑法,月的双腿无法合拢,这种姿势便把月下体的一切都尽数呈现在梦无痕的眼底。
月胸前的一颗涨红的蓓蕾上,一滴冰凉可口的青苹果汁炫耀般反射出迷人的光彩。
这样的姿势,使月难受地喘息着,身体,仿佛已被生生折断,但是,月仍强行自己的身体保持这样难堪屈辱的姿势,任由梦无痕灼烈的目光肆意浏览着自己最隐秘的私处。
预料之中,梦无痕温热的小舌自然地探上月那颗诱人的蓓蕾,吸吮着那份异常的冰凉,尖利的小牙也不安分地在上面落下几个深深的痕迹。
但月没有预料到的是……
梦无痕竟然同时拿起桌子上装满青绿色冰苹果汁的玻璃杯,举至半空,笔直地倾倒在月……充满欲望却又被皮绳死死束缚住的可怜下体上……
冰凉的液体使月的身体剧烈的震颤起来,几欲本能地逃离这种无法忍受的对待……
当然,月是不会避开的,即使是本能。
强制住身体的一切难以控制的异动,月的唇角,只是再次勾勒出无奈的苦笑。
从他答应梦无痕的那一刻起,他就该知道将要遭到怎样的……
没办法的,他知道,他没办法拒绝梦无痕的,如果梦无痕给他再次选择的机会,他也没办法拒绝那样的神情,那样的眼神。
“月……”
梦无痕忽然一把抓起月胸前的皮绳,拽起月的上身,由于力气太小,梦无痕和月同时倒在了地上……不是……是月即使在被情欲操纵意识的这一刻,仍然本能地倒在梦无痕的下面,用身体保护住自己的主人不致摔伤,只是,由于身体被皮绳束缚中,月接住倒在自己胸膛上的梦无痕的时候,无法调整身体,致使月剧烈的咳嗽起来。
梦无痕仿佛完全不知道月此时究竟有多难受,整个身体仍死死地伏在月的身上,双臂灵蛇般般缠上月的脖子,轻轻咬着环颈的皮绳,很甜。
只是……
一声不合适宜的“咕噜”声却使月微微皱起了好看的眉。
“你该吃东西了。”
轻松挣脱皮绳的束缚,顺手披上丢在地上的衣服,月起身将桌子上的甜点拿到梦无痕的面前,脸色也转为严肃。
真的好饿哦……
望着月手中美味的甜点,梦无痕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
不过……
真讨厌!月永远都那么冷静……刚才明明和自己一样动情……现在却又……
您啊……
月忽然用另一手将梦无痕揽在怀里,使梦无痕的头紧紧贴在自己的胸口。
这是……
急促的心跳声……还有下体仍似乎在请求侵犯的欲望……
梦无痕惊讶地仰起头,迎上月一抹淡淡的苦笑。
原来……月和自己一样……不是只有自己陷入情欲……月实际上也……
“好了,您快吃吧,否则身体会受不了的。”
月见梦无痕不再闹别扭了,立刻顺势用两指夹了片草莓蛋糕送到梦无痕的唇边。
梦无痕乖乖咬住了草莓蛋糕是没错,但只是咬住而已,在月还没来得及反应之时,梦无痕已经扑到月的怀里,不分容说便将口中的蛋糕送入了月的口中。
香甜可口,入口极化,绝对是甜点中的极品没错,但……月的表情却一点都不想是在享受美味……天啊……他最讨厌这种甜腻的东西了……
好不容易在把口中的蛋糕咽下,月却无奈地发现梦无痕再次拿起的曲奇饼。
“主人……”
月望着梦无痕手中的东西,终于忍不住哀求出声,天啊……他宁愿像刚才那样被梦无痕狎玩也不想吃这种又甜又腻的东西啊……
“月不是说过,人家喜欢的东西,月也会喜欢的,人家讨厌的东西,月也讨厌,难道月在骗人家吗?”
梦无痕眼泪汪汪地望着月,难道……难道月是在骗自己吗……
“……”
故意的,他绝对是故意的,他明知道自己不喜欢吃甜食的啊……
可是……
月认命地叹气,张口咬住曲奇饼,含在口中,迅速咀嚼几下,便强忍着那种难以形容的甜腻感咽了下去。
老实说,月实在不明白梦无痕为什么喜欢吃这种东西……
“月,还有哦……”
……
其实,吃了过多甜的东西,感觉甜的东西也未必如自己想象中那么难吃了。
月现在觉得自己做出来的甜点其实也满好吃的。
只是……
梦无痕望着越来越少的点心,脸色越来越难看……
讨厌!
月不是讨厌吃甜的东西吗?
……
“还有!”
梦无痕意犹未尽地舔净月指上的奶油,再次张开了嘴。
“是。”
月温柔地把一块巧克力蛋糕送到梦无痕的口中,望着梦无痕享受地神情,目光中又凝聚了几抹疼爱与宠溺。
梦无痕全无形象地倚在月的怀里,不时张口要吃的,目光,却一直没有离开月的眼睛。
好漂亮……
梦无痕着迷似的伸手缠住月的脖子。
紫色……漂亮的紫色……
他最喜欢紫色了……因为紫色是月的颜色……
紫色的幽瞳中,永远都只能映出自己一个人的影子……
还有漂亮的紫发……
梦无痕忽然一口咬住月一缕垂下长发,嗯,很甜,还散发着淡淡的甜香。
然后,是锁骨上的纹身……也好漂亮……
“月,我想要了。”
在月的面前,梦无痕从不掩饰自己的欲望。
“……是。”
月温柔地为梦无痕解开全身的衣物,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梦无痕的手中,再次出现了那条皮绳。
惊诧地望着梦无痕,月再次认命地知道,今天是躲不过去了,算了,既然他想玩,索性就让他玩够好了。
轻柔地将梦无痕平放在地上,那根皮绳再次束缚住月的身体。
虽然月已经跨坐在梦无痕的身上,但实际上,绝大部分的重量都是由月的双膝支撑着,由于双手被绑在身后,这份重量又加重了一些。
梦无痕用双手手肘微微支起上身,情欲的目光笔直地望在月的下体。
“月,张大一些……把腿再张大一些……好不好……”
梦呓般的迷人嗓音使月仿佛受到了蛊惑,竟然依言而做,直到下体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流过,月才想起,那颗大大的绳结也因此全部陷入了自己体内,由于绳子过于绷紧,致使月的小穴因无法承受而……
不想让梦无痕看到自己下体的血迹,月艰涩地伏下上身,轻轻含住梦无痕胸前一颗娇小可爱的乳珠,熟练地挑逗着,由于双手无法支撑身体,月把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双膝上,强忍绳结借着自己此时的姿势,更加肆无忌惮地在自己体内深入的痛,月甚至可以清楚地感觉到鲜血渗出时的瞬间。
“月……”
梦无痕一把抓月的长发,难耐地扭动着身体,夹杂着呻吟的声音中,已无一丝清明,现在梦无痕理智显然全部被情欲所吞噬。
望着自己身下已经动情的姣美身躯,月苦笑一下,眼中浮出浓得化不开的温柔。
用绑在身后的双手,月艰难地掰开自己的性感地臀瓣,一手探入体内抓出那个仿佛经过血浴似绳结,便坐在了那优美的尖挺上,虽然没有经过必要的润滑,但借由鲜血的的润滑,月还是顺利地吞下了梦无痕的欲望,虽然,过程,是痛得令人几乎昏厥。
“月……动啊……快一点……月……”
根本不管月是否从疼痛中清醒过来,梦无痕近乎狂乱的抓住月胸前的皮绳,将月死死拉向自己。
轻轻吐了一口气,月顺从地在梦无痕身上吞吐着梦无痕涨大的欲望,毫不在意从胶合之处不时淌出的骇人鲜红。
没错,这才是月坚决不肯让梦无痕当小受的真正原因,月无法想象在欲望中如此狂乱的梦无痕如果当小受的话,身体究竟会受到怎样的伤害。
月喜欢这样体位,也喜欢这样的方式,因为只有这样,欢爱的过程才会由月来掌控,才能保证梦无痕不会在欲望中伤害到梦无痕自己。
不知什么时候,月已经悄悄再次挣脱了黑色的皮绳,一手将梦无痕抓向地板的双手固定到头顶,一手轻柔地探入梦无痕温热的口中,确保梦无痕不会咬伤自己的下唇或小舌。
其实,月一直对梦无痕陷入欲望时的狂乱感到不解,还有……那个人为什么不准任何人碰梦无痕……
直到很久之后,月才知道了真相……令月更加无法离开梦无痕的真相……
……
“月……”
梦无痕像往常一样,把他的欲望尽数发泄在月的体内,而梦无痕不会注意到的是……月赫然用手掐住自己的分身……剧痛过后,自己的濒临失守的分身疲软下来……
无论如何,月都不想弄脏梦无痕的身体,而这样的体位,这是唯一的办法……
**
“月……”
梦无痕轻轻地呼唤令刚想起身去清理身体的月僵了一下,怎么会……梦无痕怎么会这么早醒过来……
糟了……他一定看到自己流血了……
“月……流血了……我又让月流血了……”
梦无痕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总会总伤月……自己总是会……
“主人……”
正当月刚想说什么的时候,梦无痕已经睁开眼睛,熟练地扯过地上的衣服蒙住月的眼睛,虽然不是第一次了,但一丝不挂处于黑暗之中,月还是不由地颤了一下……
而且,难道……梦无痕……还想玩……
“好美……”
梦无痕冰凉的指尖灵蛇般挑逗性地划过月的双唇……耳下……锁骨……前胸……小腹……月的双手无意识得抓着地板,指节发白。
但是,梦无痕却握住月的手,不想让月受伤。
月忽然想笑,这样的情形和刚才好像,只不过双方交换了一下罢了,明明不希望对方受伤……却总是……
但月的心还是暖了一下,勾勒出温柔的笑意。
梦无痕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流露出淡淡的温柔啊……
“月……”
梦无痕撒娇地用手托住月的向上折去。
“月自己来好不好?”
“……”
月愣了一下,随即顺从地抱住自己的腿弯,将自己身体最隐秘的部位完全呈现在梦无痕的面前,诱人的肌肤因羞涩与难堪化为浅浅的玫瑰红色,第一次,这还是自己第一次亲手把自己的一切展现在梦无痕的面前。
那因羞涩而不断收缩的迷人小穴……穴口潺潺流出的红白相间的靡靡液体……
感受到梦无痕灼热的目光肆意侵犯着自己羞涩的小穴,月不禁难堪地别过早已一片嫣红的俊颜。
梦无痕冰凉的指尖轻轻拂上月因羞涩而隐隐颤抖的大腿上,并缓缓滑向大腿内侧。
“月有反应了。”
梦无痕的轻笑令更加难堪,只是目光而已,梦无痕的手指根本还没有碰到自己的敏感部位,自己竟然……
现在,月唯一庆幸的就是……自己的眼睛被蒙住了……虽然是掩耳盗铃的行为……但月仍庆幸自己不致看到自己此时的模样。
放轻松……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
月再次告诉自己,但,这种事情根本就没有办法放轻松啊……
和刚才是不同的,刚才一直是自己在主导局面,而现在,控制局面的人,是梦无痕啊……
果然……自己还是没办法习惯被别人掌控着……即使这个人是梦无痕……
但愿自己能快点习惯梦无痕的……
“讨厌!!!”
梦无痕闹脾气的任性声音使月渐渐平息了刚刚燃起的欲火……
扯掉蒙住自己眼睛的衣服,月疑惑地望着不再狎玩自己的梦无痕,声音仍然带着一抹干涩……
“主人……”
“为什么?”
“……”
“为什么不拒绝???我做的这么过分!你为什么不拒绝!!!”
好过分!自己真的好过分!自己知道月宠着自己……就得寸进尺地做一切事情……自己知道自己到底有多过分……
为什么……为什么他不说不呢……
对自己百依百顺包容自己一切无理取闹的月让梦无痕感到更加难以捉摸……
为什么……
为什么这么包容自己的胡闹……
“您……为什么要拒绝您呢?”
月怔了一下,随即温顺地低下头。
“为什么要拒绝您呢……月很高兴自己可以取悦主人您啊……”
又是试探吗?
月不知道,月知道的,只是梦无痕总是有意无意地试探着自己对他容忍的底线……用各种方式来确定自己对他的忠诚……
他想要知道他在自己的心中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直到现在……自己还是没办法给他完全的安全感吧……
“取悦……取悦是吗?”
梦无痕喃喃地重复着这两个字,只要能取悦自己,月愿意做任何事是吗……
“我……最喜欢月了……”
**
终于安静下来了啊……
月温柔地望着枕在自己臂弯中的疲惫少年,唇角又是薄薄的苦笑……
其实,自己对他的纵容,连自己都感觉不可思议,从什么开始自己对他的宠爱不再是因为怜悯,已经记不清了,时间……七年的时间……最初的怜悯应该都融化在了这七年里……这融化的怜悯早已变成了一种连自己都不清楚的纯粹情感……七年……再单纯的怜悯经过的七年朝夕相处……也不再是怜悯……单纯的怜悯……是无法维系七年的……
这份说不清的情感已经沉淀得再也化不开了……
“月……下次……我们还玩……”
梦无痕轻轻动了一下身子,模糊的梦呓使月的脸色一下子苍白了下来……下次……还要玩……
唉……
自己果然不该随便答应他事情的……
下次……
下次……一定……
下次……自己一定又会……
自己真的已经无药可救了……
深深地望着沉沉睡去的梦无痕,月眼中的宠溺与疼爱简直足以令任何人心甘情愿窒息其中……但……这份宠溺与疼爱……却永远只属于一人……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