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阳风月——画中仙

宋君瑞是一个落第的书生,几番参加科举都未能上榜,心灰意冷下,他放弃了作官之途,而开始作画,没想到竟让他画出点名来,从此以卖画为生。
这天,宋君瑞閒来无事,便决定出城游玩,顺便寻找作画灵感。
宋君瑞漫步在一座树林中,他越往深处走去。
忽然,他隐约听见传来瀑布的冲打声。
「咦…这裡有瀑布吗?不过我好像有听见啊…」宋君瑞心想著,便顺著声音传来处走去,没想到发现一条极隐祕的小逕。
宋君瑞想了一下,便走进小逕中。他沿著小逕往内走,瀑布声也越明显。又约走了一小段路,忽然,眼前一遍豁然开朗,出现一个美不胜收的景緻。一道瀑布埏山壁狂泻而下,瀑布前有一个若大清澈的水池,四周点缀几棵不知名的树,翠绿的草地上遍是朵朵娇艷的花朵,不时还有几隻蜂蝶飞舞其中。
「哇…想不到这竟有如此美景…」宋君瑞为眼前的美景深深吸引。
突然,小逕那边传来脚步声。
「嗯…想不到又有人发现这了…」宋君瑞心想,他想看那个也发现此处的人是谁,便躲到山壁边的一颗大石后。
跟著脚步声的靠近,出现一名身穿华丽锦袍的男子,那男子英挺俊秀,气宇轩昂。
「啊…想不到也是个男的,而且还生得如此英俊…」宋君瑞不禁有些春心荡漾。
那男子很熟悉的走到池边的树荫下。
「咦…看他见到此地并未有惊喜之色,似乎早知此地了。」宋君瑞心想著。
跟著,那男子竟解开腰带,脱去身上的锦袍,只剩裡头贴身的衬衣衬裤。
「喝…」宋君瑞见到此,不禁又惊又喜,不住盯著看。
那男子跟著又脱去衬衣衬裤,已是一张精壮结实的裸体,下身那根软垂的阳具,型体精美诱人,莫约十五来吋,龟头红润鲜艳,耻毛散佈整齐,跨边那两粒宛如荔枝般大小的睪丸悬掛著。
「哦…想不到竟有如此完美的男子…要是能让我…」宋君瑞脑中已是淫思一遍,他的阳具更已肿涨硬挺了。
那男子走到池边,跟著一跃而下,在池中游泳戏水。
男子从水中起身,头向上一仰,髮丝一甩,阳光照耀在他那古铜的肌肉上,加上水滴的反射,构成一幅诱人的美图。
躲在石后偷窥的宋君瑞将眼前如此迷人诱惑的景致深深烙印在脑海中,那男子的俊容,身体每一吋肌肉,精緻可人的阳具,全都让他无法忘去…
当晚。宋君瑞赶忙把那名男人中的极品绘下,想不到竟越画越像,宛如真人般活现。看著画上裸男,早上所见的每一幕又都在宋君瑞脑海中不断浮现,他再也自制不住满腔淫慾,即刻脱去身上衣衫,双腿跨在椅子扶把上,一手握著那根白嫩细长的阳具,一手搓揉粉红精緻的乳头自淫起来。
「哦‥哦…」宋君瑞边自淫脑海则幻想著和那男子交欢的画面。他多希望能真的和那男子来场激情的造爱啊!
宋君瑞拿了一隻乾毛的画笔,然后用笔毛轻画自己坚挺的乳头。
「哦…」宋君瑞用笔毛在自身轻画打转,用笔毛刺激挑弄肚脐眼,再将笔毛滑至阳具上,用笔毛瑞倒转画笔,将笔桿缓缓送入穴中。
「哦…哦…好爽啊…哦…」宋君瑞边用笔桿抽插淫穴,边又握著阳具不住上下搓动自淫著,脑中幻想著和那男子正在激情的交沟寻欢…
至此以后,宋君瑞天天便到那瀑布去偷看那男子戏水,有时等那男子走后,便在那自淫起来,以洩满腔慾火淫思。
这天,那男子戏水完后,并未马上著衣,他走到树下坐下,然后用手轻抚自己的身体,爱抚自己那根微挺的阳具,脸上带著一抹享受的微笑。
宋君瑞见了不禁又兴奋又紧张,心头那把慾火更是熊烈燃烧。
那男子一阵爱抚后跟著自淫起来,他上下搓动已涨的饱满的十九吋大阳具,龟头眼中还溢出一阵淫水,「哦…」那男子低声呻吟著。
宋君瑞看到此已受不了,他脱去身上衣物,全裸走出。
那男子突然见到宋君瑞有些惊讶害羞,「你…」
「我已在此偷窥你数日了,我…我真的很喜欢你…」宋君瑞边说边走过去坐到那男子的身边,更凑上嘴和他亲吻起来。
那男子并未反抗,反而暗自欣喜,也跟他激情舌吻起来。
「想不到我多日来的幻想竟成真了…」宋君瑞心中兴奋不已,口中嫩舌很他的舌打得火热不已。
宋君瑞舔著他那暗红的乳头,手爱抚著他那跟坚硬硕大的阳具,刺激著他身上每一吋肌肤。
「哦…哦…」那男子仰头呻吟,享受著宋君瑞带给他的快感。
宋君瑞把他那根阳具缓缓送入口中,品嚐他那根温热鲜嫩的阳具,舔著他红润可口的龟头,搓著他那两粒饱满的睪丸。
「哦…哦…好爽…爽…」那男子不住淫叫著,动人的淫声更助涨宋君瑞的淫慾,他骑上那男子的身躯,握著他的阳具慢慢送入自己的菊穴中。
「哦…哦…哦…」那男子一脸激爽的叫著,他抱著宋君瑞发热的身体和他舌吻,下身不停摆动抽插。
两人就在美景中野合交沟,享受龙阳之乐。
「哦哦…用力点…哦…爽啊…」宋君瑞趴在树干上,那男子则从后头奸淫他。
「哦哦哦…我…我要洩了…哦…」那男子更加用力的顶,双颊的汗水直流。
「哦哦…我也是…让…让我们一起高潮吧…哦哦…哦…」宋君瑞激烈搓动自己的阳具,一道热腾鲜美的琼浆激射在树干上。
「哦哦…我…我也要洩了…哦…」那男子身子一颤,「噗滋…」他的琼浆玉液也射在宋君瑞的淫穴深处。
激情过后,两人相拥倚在树下。
「可以请教尊姓吗?」宋君瑞问道。
「在下李毅,你呢?」李毅反问。
「我姓宋,名君瑞,我…我可以叫你毅哥吗?」宋君瑞有些羞涩的说道。
「呵呵…你喜欢就这样叫,君瑞。」李毅温柔的说道,嘴又凑上去跟宋君瑞交吻起来。
现下的宋君瑞心中充满无限的幸福。
从此后,两人便都在这他俩的祕密仙境幽会交欢,宋君瑞有时更把他所画的二人交沟图拿来与李毅欣赏,更增两人的情趣兴致。
「今天是第五天了,为什麼毅哥还是未来呢…」宋君瑞呆坐在池边,脸上带著忧鬱神情。
已经有五天了,李毅都没出现,宋君瑞天天到此等他,但都未见李毅的出现。
「唉…」宋君瑞知今天还是盼不到他,黯然的离去。
又过了十天…
这晚,宋君瑞掩不住心中的慾火,他一边看著一幅幅和李毅交欢的图,一边自淫著,脑中幻想和李毅激情造爱的每一幕。
「君瑞…」不知何时李毅全身赤裸的出现在他的房间。
「啊!毅哥!」宋君瑞又惊又喜,急忙扑上前抱住李毅的身躯。
李毅温柔的轻抚宋君瑞的髮丝,脸上却透著一丝哀伤。
「毅哥,你这些日子都去那了?我想得你好苦啊…」宋君瑞紧抱著李毅有些生气的说道。
「以后我天天都会来陪你的…」李毅温柔的回道。
当宋君瑞还要问下去时,李毅又再将嘴靠上去和他亲吻。两人在床上激情姦淫交欢,享彼此多日未有的快乐。隔天一早,宋君瑞起身已不见李毅的人,他满心的疑问。
至此以后,李毅每晚天天都会出现和宋君瑞交沟造爱,但宋君瑞却觉得每次交沟时的感觉不在如之前那般充实,似乎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有时感觉很强,有时却又没什麼感觉,但他也只在心中纳闷,只要能天天见到李毅它就很满足了。
这天,街道上出现庞大的送葬队伍,还有不少百姓拿香出来膜拜。
「大婶,这是谁家的丧事啊﹖」宋君瑞好奇的问道。
「是大将军李毅啊!他在二十多天前出征突厥战死,皇上为他举行国丧啊!唉…这麼一个英勇的将军才二十六岁便为国丧命,真是…」大婶哀伤的说道。
听到这,宋君瑞整个人傻了…
当晚,李毅又再出现了。
「毅哥,我什麼都知道了…我…」宋君瑞幽幽说道。
李毅未答话,低头不语。
「毅哥…」宋君瑞哭喊著上前扑倒在李毅的怀裡。
「唉…我不该瞒你的…今天是我最后一次陪你了,过完今晚我就要返回地府了…」李毅说道。
「不!我不要你离开我啊…」宋君瑞紧抱著李毅。
「自我战死后,我想念你…便来到你家然后附在你为我画的画中,并夜夜出来陪你,不过今天我的尸身已下葬,而我也要返回地府才行了。」李毅温柔的看著宋君瑞,虽有千般不捨,但人鬼殊途。
「毅哥…我知了…」宋君瑞知道无法挽回什麼的。
「嗯…以后见画便如见我一般…你多保重,忘了我吧…」李毅说道。
「不!我要永远记你!我要永远记你!毅哥…」宋君瑞哭喊著。
「唉…傻子…」李毅抬起宋君瑞的头和他深吻惜别。
随著东昇的初阳,李毅的魂也缓缓消失在宋君瑞的面前…
墙上那幅宋君瑞为李毅画的最后一幅画,画中的李毅依然如宋君瑞第一次见到他那般的俊美,它将永远伴著宋君瑞…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