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阳风月——肉蒲团

徐府是上餘县的大户人家,在此地有钱有势。
这天,徐老爷和夫人在在大听上閒聊著。
「夫人,咱们贤儿今年有都十六岁了,我想送他到书院读书,你想如何?」徐老爷说道。
「也好,不过该送他去那间书院呢…」徐夫人问道。
「前些日子我听赵员外说县郊的『及第书院』似乎不错,他儿子去那之后学识猛进,还常念著要在回去。」徐老爷说道。
「那不如便把贤儿送到那吧!」徐夫人点点头。
隔天一早,徐家二老便带著儿子和二个家丁来到及第书院。
徐家的小少爷名仲贤,虽说是十六岁而已,但却生得俊秀英挺,剑眉星目,鼻挺唇丰。
家丁上前敲了敲门,跟著走出一名俊美斯文,肌白肤嫩的年轻男子,全身散著一股重重的书卷气息。
「您是上官先生了?」徐老爷礼貌的问道,在他要来之前,早已向赵员外探听过一切,知这书院的先生虽年纪轻轻但满腹文学。
「是的,在下上官昂。」上官昂回了礼,眼睛却很不老实的瞄著一旁的徐仲贤。
二人又在交谈一会,说了些客套话。
「贤儿,来见过先生,从今以后你就要在此好好读书求学,知吗?」徐老爷跟徐仲贤说道。
「是的,爹。」徐仲贤一双清明大眼看了看上官昂。
「哈哈…徐少爷生得如此俊,气质又出眾,必是个可造之材的。」上官昂说著一手轻搭在徐仲贤的肩上。
「嗯,那今后望先生多照顾了,贤儿你可要好好读书,听先生的话啊!」徐老爷叮嚀后,便和夫人家丁不捨的离去了。
上官昂带徐仲贤先到了一间大房间。
那房内左右各有一张大床,在门边放著一个大柜子,是要给学生放行李的。
「你以后便和其他人一起睡这,知吗?」上官昂说道。
等徐仲贤放好行裡后,上官昂带著他来到另一间较小的房间,入内后,上官昂把房门带上。
「仲贤,你是新来的学生,有些规矩跟检查我必须先做。」上官昂从头到脚细细打量著徐仲贤脸上更带著兴奋的表情。
「是,先生。」徐仲贤点点头。
「好,你把衣衫全脱了。」上官昂兴奋的说道。
「啊…」徐仲贤有些犹豫,但先生的话不可违,只好害羞的脱去衣衫。
只见一副稚嫩的身躯全裸在上官昂面前。
「哦…」上官昂一脸淫样的叮著徐仲贤的肉体。
徐仲贤个子比一般同岁的孩子要高大些,胸前微有点肌肉,两颗淡红的乳头垂涎欲滴,跨下悬著软垂的阳具,他的阳具也比同年的孩子大多,龟头红嫩诱人,两颗宛若鸟蛋大小的睪丸掛在两边,四周散著稀疏的细毛。
上官昂看的是慾火中烧,真恨不得现在就吃了他。
「嗯,虽说你是小孩,但必竟大家以后要一起吃住,所以我现在要看看你有没有病。」上官昂边说著那套冠冕堂皇的理由,手则不客气的在徐仲贤身体轻抚著。
徐仲贤虽觉得有些不妥和尷尬,但听他如此说也就不多想了。
上官昂顺著胸腹抚摸到他的阳具,他轻搓揉著徐仲贤的阳具和睪丸。
「哦…」突然的一种快感让徐仲贤不自觉呻吟一声,阳具也有些微硬。
「呵呵…想不到他如此敏感吶…」上官昂心中不自暗喜,脸露淫笑的看了看徐仲贤。
「先生…我…」徐仲贤对自己刚才的举动有些不好意思,害羞的低下头。
「没关係,来,现在你趴到椅上,臀部抬起来,我要看看你的后庭。」上官昂说著。
徐仲贤便照样做了。
「哇!好漂亮的菊穴啊!」上官昂心中赞道,他仔细的看著徐仲贤那佈著几丝细毛,粉嫩的小穴。
跟著,上官昂拿了隻毛笔,用笔毛轻搔徐仲贤的菊穴。
「啊…哦…」徐仲贤又感到更爽快的感觉急袭而来,不觉又呻吟。
「呵…」上官昂兴奋不已的继续玩弄著他的小淫穴,把笔毛伸入穴中搔了搔。
「哦…哦…」第一次享受到这种莫名快感的徐仲贤,已忍不住一连的刺激淫叫,他那根阳具也迅速涨大硬挺。
上官昂见到徐仲贤那根高挺的阳具,兴奋的伸手去握住跟著搓揉著。
「先生,你…你这又是做什麼…哦…」徐仲贤仍未自淫过,上官昂对他做的动作让他不断兴奋和好奇。
「这叫自淫啊,你没做过吗?」上官昂问道。
「自…自淫?」徐仲贤疑惑的摇摇头。
「呵…想不到他还未自淫过,真是个元阳饱满的极品啊…」上官昂心想,边从后头抱起徐仲贤,靠在自己的身上。
「啊…先生,你用什麼顶我?哦…」徐仲贤感到臀上有跟硬挺的东西顶著他。
「呵…那是先生的阳具,来,现在我就教你自淫,来我这读书一定要先会自淫才行。」上官昂边说边不断上下搓揉抽动徐仲贤的阳具,自己那根早已硬到不行的阳具不停在他的嫩臀磨擦。
「哦…哦…」徐仲贤仰头呻吟,一前一后的舒爽感觉是他今生头一次享受到。
「这样用手上下搓揉自己的阳具便叫自淫,懂吗?」上官昂说道。
「嗯哦…先生…我…我好爽啊…怎会有种想小解的感觉呢…哦…」徐仲贤已然要洩了。
「呵…那是洩阳,就是自淫的目的,使自己达到极乐高潮。」上官昂知他要洩了,便加速搓动。
「哦哦哦…」徐仲贤全身一颤跟著射出一道白濯的玉液。
「看,这就是洩阳后的琼浆玉液,嚐看看吧!」上官昂把手指上的残液送入仲贤的嘴。
「唔…好腥啊。」徐仲贤第一次嚐蜜液,感到有些腥。
「呵呵…以后常吃便习惯了,好了,你现在穿上这件白衫一起上课吧。」上官昂拿了一件白长衫给徐仲贤。
「对了,裡头不能穿衬衣衬裤,这是规定。」上官昂道。
徐仲贤点点头换上白衫和上官昂去前头学堂了。
来到学堂,只见学中的学生尽是十五六七岁的少年,莫约十多人,且个个都十分俊美。
「各位,这是新加入我们的学生,他叫徐仲贤。」上官昂对眾人说道。
只见堂下的学生有的互相窃窃私语,有的则盯著他露出淫笑,弄的他有些不自在,双颊羞红的低下头。
「好了,仲贤,你就坐这位子吧。」上官昂指著跟前的小桌书道。
「是。」徐仲贤走过去坐下。
上官昂带著眾人唸起书…
夕阳的餘辉撒落在及第书院,几隻野鸟悠悠飞过。
下了课后眾人便往后边的露天澡池走去。
「走吧,一起去洗澡。」一名长相俊秀的学生对徐仲贤说道。
「一起洗?」徐仲贤有些惊讶。
「对啊!没什麼的,以后你就知很多事我们都是一起来的。」那学生自若的说道,拉徐仲贤走向澡池。
「对了,我姓顏名安。」顏安微笑的对徐仲贤说道。
来到澡池,只见池中各型各色的肉体呈现在他眼前,更让他惊讶的是,有的人抱著一起洗,有的坐在池边造景假山上的平台做著早上上官昂对他做的事,有的则在一角边看其他人相互自淫自己跟著做,还有他第一次见到的,一个男的帮另一个男的含弄阳具,面对眼前这一幅肉色春意盎然的画面他竟已涨起阳具。
在一旁的顏安忽然一把抓向他那根突起的阳具搓揉。
「啊!」徐仲贤吓了一跳,但随即便有感觉到早上上官昂给他的那种爽快感觉。
顏安脱去自己和徐仲贤的衣衫带他下水,跟著爱抚著徐仲贤的全身。
「哦…」徐仲贤低声吟叫,自己的手也轻抚著顏安的背。
顏安把嘴凑上去和他接吻,「来,把你的舌头伸出来。」顏安说道,手则轻揉著徐仲贤粉红的乳头。
徐仲贤有些疑惑的照做,把舌头伸出。
顏安立刻用唇含住,跟著又伸出舌头和他交叠吸吮。
「唔…」徐仲贤对此新的感觉有点兴奋很自然的跟他激情舌吻。
接著顏安要徐仲贤坐到一旁的石台上然后扳开他的双脚低头去含舔他那鲜嫩炙热的阳具。
「哦…哦…」徐仲贤感到这比用手搓揉还要来的爽快,禁不住仰头呻吟。
这时,走过来二个学生,一人把嘴靠去和他激吻,一个低头舔他的乳头。
徐仲贤从让这麼多人对他,是兴奋莫名。
「哦哦哦…我…我…哦哦…」禁不起多方袭来的快感,徐仲贤洩出一道热腾鲜美的玉液在顏安的嘴裡。
「嗯…」顏安一副淫贱的伸舌舔嗜嘴边蜜液。
澡池中漂著眾人的琼浆玉液,繯绕著阵阵淫声…
当晚,大家各各裸身相拥睡去,有的还来个睡前的享受。
而徐仲贤也和顏安抱著睡,那种感觉让他有种幸福的感觉。
到得半夜,一阵尿意让徐仲贤醒来,他走到屋外的茅厕要小解。
进了去他见一间门关著便走进隔壁,忽见隔板上有一个小洞。
徐仲贤好奇的蹲下想看,忽然从洞中伸出一根硬挺的阳具又粗又大。
徐仲贤有些惊奇,「好大的阳具啊!不知是谁的…」他心想著对这根巨阳竟充满慾望,便用手握住搓动。
「哦哦…」徐仲贤隐约听见隔壁传来呻吟,心中更是兴奋,这时,他想到顏安对做的动作,便抬起那根阳具送入口中含弄。
徐仲贤不熟悉的只是含著,有时推动一下自己的嘴。
「哦哦…好爽…哦…」隔壁那人不呻吟著。
「咦…这声音好似先生的…难道…」徐仲贤想到是上官昂的,便更加努力的含弄著,自己也用手上下抽动自己得阳具。
「哦哦…爽…爽死我了…哦哦…」隔壁的上官昂高声淫叫,跟著一道琼浆射得徐仲贤满嘴都是。
一大早,上官昂带著眾学生来到书院后山一处草地,眾人皆是全裸。
「今天要教大家武课,比剑」上官昂说道。
徐仲贤是既期待又兴奋。
「所谓的比剑,便是大家一起自淫,然后看谁洩阳射最远也较持久,最后的那个人先生我有赏。」上官昂边说边搓揉自己那根硬挺的阳具。
眾学生无不兴致盎然的看著上官昂那根娇艳欲滴的阳具,有的已握著自己的阳巨淫起来。
「好,现在大家围一圈开始比剑。」上官昂站在圈中说道。
只见大开始自淫起来,有的边淫边和一旁的人舌吻,有的相互搓揉对方的乳头,加强性致快感。
「哦…哦…哦…」淫叫声此起彼落,人人表情各有不一,徐仲贤也陶醉在其中。
过一会儿,有两三个人高声淫叫洩出玉液来,跟著陆续有人也射了。
草地上尽是滴滴鲜热浓稠的琼浆玉液。
最后,是个十七岁的学生射出也射最远。
「子文最持久也最远,来,我赏你品嚐我的玉茎。」上官昂张开双腿露著那根昂然头起的阳具。
那子文兴奋的上前跪下,双手扶起上官昂的阳具吸吮含弄著。
一旁的学生有的兴奋又羡慕看著,有的跟其他人爱抚亲吻,有的趴在地上舔著刚射出的蜜液,而徐仲贤也没閒著,边看上官昂和子文边爱抚自己刚完软垂的阳具。
「哦哦哦…我要洩了…哦哦哦…」上官昂肌肉紧缩,全身一颤,洩出玉液。
眾人也是全裸排坐在草地上。
「这堂教大家吹簫,所谓的吹簫,便是用口帮另一个伴含弄刺激他的阳具,这比自淫用手来的爽快,仲贤,你来。」上官昂对徐仲贤招招手。
徐仲贤惊喜的上前。
「你来帮我吹簫吧!」上官昂坐在椅上,双脚跨在扶手上。
「是。」徐仲贤蹲下,握住他的阳具含入口中上下送动。
「哦…吹簫不是只靠嘴抽动,还要配合运用舌头,可以用舌头舔龟头,以舌尖刺激龟头眼儿,用齿磨擦茎部,手也可当作辅助,搓揉睪丸刺激,哦…」上官昂边享受边说道。
徐仲贤边含弄边听著,然后一一照做,本来不熟练的口技也渐入佳境,把上官昂服侍的犹如身在极乐仙境般的慾仙慾死。
其他人也都相互吹起簫,有的一人吹两支玉簫,有的呈六九式相互吹。
「哦哦哦…」淫叫声阵阵叠起,这边你喊爽,那边我叫还要,翠绿的草原上春意盎然。
眾人群聚在一间空盪的大房间内,正中有一张小床,徐仲贤赤裸躺著,其他围在四周。
「今天教大家是人间最高的交欢之术,大家看完我和仲贤示范后,便各自找对相练习,懂吗?」上官昂坐到徐仲贤身边说道。
上官昂跟著先轻抚他的脸颊、颈子、胸膛,然后俯身和他舌吻。
「交欢最重要的是前戏,有了美好的前戏,接下来才会有激情的交欢,所谓前戏,便是以手舌爱抚舔嗜对方,刺激彼此的敏感带,如:耳、嘴、乳头、掖窝、肚脐眼、阳具、睪丸、手脚指、背、臀、大腿内侧都是,甚至髮丝都是。」上官昂边说边对徐仲贤做。
「哦…哦…」徐仲贤面对上官昂精巧熟练的技术是频频高潮,仰头不住呻吟著。
接著,上官昂抬起他的双腿,露出稚嫩微湿的菊穴来。
「男人的菊穴远不如女人的玉苞大,所以在要交沟前要更加滋润,免得对方疼痛,你们可以用舌、口液去润穴,以指缓缓抽插,让穴能鬆弛些,当然菊穴也是敏感之处。」上官昂边说边用舌间去舔徐仲贤的淫穴。
「哦…哦…」徐仲贤搓揉著上官昂的髮丝呻吟著,这是他再次享受菊穴带给他更舒爽的感觉,要比吹簫来的爽。
旁边观看的眾人也受不了,各自找伴做起来。
上官昂将手指插入抠弄著他的菊壁,先是一隻、二隻,最后三隻插入,徐仲贤的菊穴不住收放著。
「接下来便可把阳具慢慢插入,但不可过猛。」上官昂边说边把阳具慢慢送如徐仲贤的穴中。
「啊…哦…」徐仲贤感到更爽更刺激的感觉急涌全身。
接下来,上官昂便以各种姿势和徐仲贤交欢造爱。
「蝉附翼」这是一人跪趴著,一人双手扶著对方的腰,从后插入,并可以手推动被姦者的腰,帮助扭动。
「倒插芙蓉」这是被姦者跪著面朝下,臀则高抬起,姦者半蹲,手扶著对方的腰,也是从头姦淫。
「金童坐莲」这是姦淫者盘坐,被姦者再坐在上面,双脚盘在对方腰际,双手则可抱住对方颈子交沟,这式除了可边交欢还可彼此舌吻。
「龙磐式」这是姦者要有体力才可,被姦者抱住对方,双腿繯夹对方腰,姦者再抱起他,以站姿姦淫,宛若龙磐柱般。
「童男送菊」这是姦者坐著,双腿大开,被姦者面对坐上,并已双手往后支撑,自己摆动身躯,宛如送上自己的菊穴,而姦者可一边姦淫一边帮对方自淫,这式姦者是不须出多少力的。
大房中一遍肉体,相互交欢取乐,不时高潮声不断,房内充满阵阵汗水味和玉液味。
这天中间休息,大家都到后边的花园玩乐,花园一株大树上绑著一个小椅子,扶手用绳绑著,另一角有一个长板,中间有支撑著,而在板子两边的地上各有一根细长做阳具状的木根。
「这怎麼玩啊?」徐仲贤轻摇那椅子问顏安。
「这简单啊,这叫摇椅,你先坐上去。」顏安说道。
徐仲贤坐上后,顏安帮他把阳具吹硬后,跟著坐上去。
「哦…这是坐在这上面交欢的啊…哦…」徐仲贤边和顏安交欢边问。
这时,一名学生上前轻推摇椅,那摇椅便前后摇晃。
「原来是这样啊…哦哦…」徐仲贤坐在上面和顏安交沟,有种特别的爽快。
「嗯…这摇椅可以让我们省些力…当摇往前摇,你的阳具便往前插,往后你的阳具向后抽,如此,哦哦哦…」顏安边说边享受著交欢的快感。
另一边几个学生则在玩那「天称板」。
两个人分坐两边,菊穴对著板上挖的洞口,另二个人便站在后边上下压板子,当板子下去,地上的假阳具便会插入洞中再没入上头那人的菊穴中,如此你一下我一下的,上面坐的人是爽快不断。
一过是三个月有餘了,眾学生各自收拾行裡,算是结业了。
大家不捨的离去…
站在门边送行的上官昂一脸淫笑,他正準备迎接下一批新学生的到来。
「爹、娘,孩儿回来了。」徐仲贤叫道。
「贤儿!你可回来了,在那过的如何?先生都教些什麼?你可有认真啊!」徐夫人微笑的问道。
「嗯!学了很多,我也也很认真啊!我在那过得更是快乐呢!」徐仲贤满足的笑道。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