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和阿姨

我现年十七岁一出生父亲就死了,只有母亲与我相依为命。
我妈虽然已经四十五岁了但长的很漂亮,身材也很好,160的身高和36-23-36的
三围是标准的天生尤物,更重要的是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时间从来不曾在她的脸上留下
一丝的痕迹,每次和我出去人家都以为我俩是姊弟而不是母子。

我爸去世後,有很多人想追我妈,但我妈为了我都拒绝了。前几天我妈两只手腕受伤用药
包住,不能碰水也不能动,於是在家修养。由於双手不能动,所以家事都我在做。

而我妈也三天没洗澡了,昨天我妈羞涩的叫我帮她洗澡,我心中的兴奋是无法用言语形容
的,因为我暗恋我妈已经很久了,於是我便和她一起洗澡。

我先帮她脱衣服,当时我心跳加快,最後我看到我妈赤裸裸的站在我面前。

她纤合度的身材让我双眼忍不住不规矩的在她身上打量,小弟弟更是早已朝天翘起,我
妈头低低的似乎不知我在看她,接著我帮她抹香皂,当我抹到她那雪白丰腴的乳房时,我
双手竟然无法克制的揉搓著她的乳房。

我妈似乎注意到我的失态,但并没有骂我,只是告诉我说:『这是乳房,也就是你小时喝奶
的地方。』

我也知道我失态了,赶紧往下继续抹,这时我才注意到我妈没有阴毛。

我妈说:『因为你爸不喜欢阴毛所以刮掉了,而且又擦去毛剂,所以没有阴毛。当我抹到她
的私处时,我妈的身体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小穴里也流出了一些淫水,然後她强自镇定的
说女性下面有三个洞-分别是阴道,尿道和肛门,这时我才了解我妈在对我性教育。


虽然我看黄色书刊时就已经知道,但还是第一次看到实体。

接著她把双腿张开,指著阴道对我说:『这是做爱时阴茎插入的地方,也是你出生的地方』
接著又分别指著尿道和肛门对我解说,最後指著我勃起的小弟弟说:『这是阴茎,你现在正
在勃起。』

我听了有点不好意思,後来我竟大胆的问如何将阴茎插入阴道,我妈听了好像有点为难。


最後她抓起我的手指说:『把这比喻作阴茎』接著叫我把手指插进她的阴道,我费了好大一
番功夫终於把手指插入她的阴道。

但她问我说会了吗?我还是跟她摇头。她犹豫了一下便说没关系晚上再教我。洗完澡後,
我便继续作家事。

到了晚上,我妈她把我叫去她的房间後,叫我把她的内裤脱掉但是不能脱她的衣服。


接著她把双腿张开,叫我自己探索她小穴的位置。当我把阴茎插入时。

我听到我妈轻哼了一声,接著她又对我说要前前後後的抽插,我便用力的照她的话做。我
只觉得我妈小穴像处女一般的紧密,将我的肉棒紧紧的包著,给我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
同时这也表示自我父亲死後我妈就没有再跟男人搞过而我是妈生命中的第二个男人,想到
这儿让我感动不已,也就更卖力的抽插挺动,每一次都好像要顶到子宫才肯罢休。


不久後,我发觉我妈呼吸急促,淫水越来越多,最後竟叫了出来:『哦!好丈夫,你顶得妈
爽死了。』

同时我也受不了了,便忍不住要去脱我妈的衣服,而我妈也好像忘了先前不许脱她衣服的
规定,反而忘形的扭动身体好方便我脱她的衣服。

脱去衣服後我妈美好的胴体便展现在我的眼前,丰腴雪白的乳房一点也没有因为年纪的关
系而下垂,宛如少女般的粉红色乳晕再加上因为兴奋而充血胀大的乳头更是令我血脉奋张,
我忍不住的爱抚这动人乳房同时用嘴吸咬乳头,我妈受到这样刺激不仅浪叫起来也流出更
多的淫水,同时腰部也挺动的更厉害。

她的小穴好像有股奇异的吸力让我有想泄的冲动,我不禁哼叫出来:『妈,我不行了,我要
射出来了。』

我妈听了之後浪叫得更是大声:『射吧!全部都射到妈的小穴里。哦!妈也要泄了。让我们
一起泄吧!』

这时我发觉我妈的小穴里蠕动收缩得更加激烈同时有股暖流包住我的肉棒,使我的背脊一
麻我便把屯积十多年的浓精全射到妈的小穴里。

我妈因为小穴受到我精子的冲激又浪叫起来:『爽....爽死我了!我的好儿子,好丈夫,妈要
被你干死了。』

这时虽然我俩都已经泄了,但我并没有离开的意思依然把我的小弟弟放在妈的温暖的小穴
中,同时爱抚妈身上的每一寸地方,妈也将我紧紧的抱住,我俩就这样享受激情之後的余
韵。

接著我吻向我妈那粉红柔软的嘴唇,而且把舌头伸进她的口中,妈似也感受到我满腔的爱
意於是也将舌头伸到我口中,让两条舌头缠绕在一起互相吸吮,房间的气氛因而更显得淫
靡。

我忍不住对我妈说:『妈,我爱死你了,我要你做我的太太,我们一辈子都不要分开。』


我妈听了之後羞红了脸说:『你坏死了,不仅夺走了妈苦守十多年的贞节还说这种羞死人的
话,我是你妈怎可以当你太太。』

我轻吻了我妈一下然後笑说:『那刚才是谁一直叫我好丈夫的呀?更何况我也把守了十
七年的童贞给妈了不是吗!』

妈听了更是害羞得闭上眼睛连耳根都红透了,这怀春少女般的表情让我刚软下去的小弟弟
又坚挺了起来,我强忍著心中的欲火用最诚恳的态度对妈说:『妈!嫁给我吧。这样你就不
用苦苦忍受欲火的煎熬了,我这一辈子除了你谁都不娶,我会爱你一生一世,我要当你生
命中除了爸爸外唯一的男人。』

我妈似乎感受到我的热情,红著脸说:『好吧,反正人都已经给你了。古人说:在家从父,
出嫁从夫,夫死从子;你爸爸死了这多年如今你也怎大了,妈不嫁你又能嫁给谁呢?
只是你可不要见异思迁,以後看到别的女人就把妈丢在一边了。』

我听到这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爱火,一边挺动著下身一边说:『妈,不会的,除了你之外任何
女人我都看不上眼。』

妈听到我这说似放下心来,也热情的挺动她的下身迎合我,这时我想起在看过的A片中
有一个狗交式便叫妈更换体位,妈虽然感到不好意思但还是按照我的话做了。


只见我妈趴跪在床上用两手肘撑起上半身,我由她的臀部後面进攻她的小穴同时两手搓揉
著我妈腴的乳房,似乎狗交式带我妈的刺激比正常体位来的强,不一会儿我妈就在浪叫
中达到高潮了,而就在我妈达到高潮的同时我也射出了浓精,就这样我俩度过了这销魂浪
漫的一夜。

从此我和我妈便过著夫妻般的生活,我搬进我妈的房间睡不但每天一起缠绵做爱,一起共
浴,就是出外也亲密的像夫妻一样,当然不用说住旅馆也一定只叫一个房间而已。而我也
不再叫她妈妈改叫她的名字-秋柔,同时我妈也不再用对待儿子的态度对我,而是以伺候
丈夫的态度服伺我,对我百依百顺。

平时在家里她都全裸的不穿任何衣物,就算外出时也只穿上衣和一件超短的迷你裙且不穿
胸罩和内裤,这些都是为了我想做爱时可以方便些她主动做的。

每当我一想到妈,哦!不,应该说是秋柔对我的一片深情,我就暗下决心这一生一定要呵
护她,疼爱她一辈子,跟她白头偕老。
--------------------------------------------------------------------------------
自从我妈秋柔嫁给我之後,我俩便过著幸福甜蜜的夫妻生活,虽然我们无法举行婚礼,但
为了表示我俩的夫妻身份我们还是一起去买了一对结婚戒指来戴。

由於我爸生前留了不少遗产给我们,因此虽然秋柔只是个高中教师而我也只是个高中生,
但我俩的生活却不虑匮乏。

就在我升上高三的那个暑假秋柔被调到市郊的一所明星高中任职,我自然也顺理成章的转
学到那所学校去,而为了上课的方便我俩便决定将原来的房子卖掉改在学校的附近另买一
栋约50坪的房子。

这栋新房子什都好,就是主卧房的浴室小了些,无法让我和秋柔一起洗鸳鸯浴,於是我和
秋柔便请工人将浴室扩建成六坪左右的大小,还特别请工人务必要将浴池建得大一些,好
方便我和秋柔打水仗。

由於房屋施工期间有许多不便,我和秋柔便决定搬到同样也是住在那所高中附近的阿姨-
秋莲那里去暂住,在和秋莲阿姨联络过後秋莲阿姨对我俩的前去表示非常的欢迎。


我这位比秋柔小三岁的秋莲阿姨是我除了秋柔外唯一爱上的人,她和秋柔同样也是一位天
生尤物,不管是身材还是容貌都丝毫不逊於秋柔,更令人惊讶的是她和秋柔一样受到老天
的特别的眷顾,看来和秋柔一样的年轻。

她们两人在外貌上最大的差别在於秋柔留了一头及腰的长发,而秋莲阿姨却是剪了一头俏
丽的短发,想到这儿就不禁佩服我那已逝世的外婆真是厉害,居然生了两个天生尤物。


不过说起人生的命运秋莲阿姨就比不上秋柔了,虽然我爸死後秋柔空虚了一段时间,但自
从秋柔嫁给我之後我俩便过著甜蜜的生活。

而我的姨丈虽然健在,但因为他比秋莲阿姨整整大上二十岁再加上秋莲阿姨只是她的小老
婆,因此他一个星期只有二天会来秋莲阿姨这里,其实就算来了凭他也无法满足秋莲阿姨
的。

同时因为秋莲阿姨一直没有生下一儿半女,所以她一直视我如己出对我百般的照顾,而她
的空虚寂寞也可想而知了。

由於是住在秋莲阿姨那里所以我和秋柔都尽量克制自己心中的爱火,不敢太过份接近彼此,
当然更不用说是同床共枕了,也因此让我的小弟弟胀的难过死了。

虽然可以靠我万能的双手解决,但无奈和秋柔结婚之後我们就过著夜夜春宵的生活,即便
是在秋柔月经来的时候也一样。虽然她无法陪我做爱但她总是会用她湿润鲜红的小嘴和雪
白丰满的乳房来满足我的欲火,所以我早就没有打手枪的习惯了,现在一下子要我自慰我
实在是提不起劲。

今天下午秋柔有事要去学校一趟只剩我和秋莲阿姨在家,由於闲著没事我便只穿著内裤便
睡起午觉,忽然一阵西哩哗啦的水声将我从睡梦中惊醒,我才猛然想起秋莲阿姨有在下午
洗澡的习惯,虽然觉得对不起秋柔但在欲火的煎熬下我还是决定去偷窥秋莲阿姨洗澡。


或许是因为天气实在太热了所以秋莲阿姨洗澡时只是将门虚掩著并未完全关上,我便由门
缝中偷看她洗澡。只见一具比维娜斯更美的胴体就这样展现在我眼前,雪白的肌肤、丰满
坚挺的乳房、水蛇般的细腰、微微鼓起的阴部和那茂密呈倒三角形的乌黑阴毛再加上修长
的双腿,看的我是血脉贲张小弟弟更是差一点就把内裤顶破了。就在这时秋莲阿姨洗著洗
著突然开始自慰起来,只见她右手拿著莲蓬头用强烈的水柱冲向自己的阴部、左手的中指
和食指却伸进阴道内扣挖著,不一会儿阿姨便轻声哼叫起来。

这样的情景不仅让我欲火更为旺盛同时心中更为秋莲阿姨感到疼惜,如此的一位尤物却要
夜夜独守空闺、那美丽的胴体却欠缺男人的滋润。这时我再也无法克制我心中的欲火脱
下内裤便将门推开朝阿姨走去。

阿姨看到我吓了一跳,不但放掉了手中的莲蓬头还滑了一跤,我赶忙将她紧紧抱住,这时
阿姨一边挣扎一边说:『宗儿(阿姨向来都是这叫我的)你要怎光著身子跑进来?你要
干什?』

我一边将她紧紧的抱住防止她挣扎一边说:『阿姨,我爱死你了,我再也无法克制自己对你
的爱意,我要你,和我做爱吧。』

说著我便向阿姨那红润的嘴唇吻去。阿姨一边摇头逃避我的吻同时支支吾吾的说:『不....不
行,我是你阿姨怎....怎可以和你做爱,这是乱伦的呀!』

但我不管她说些什只是深深吻住她的红唇同时将我的舌头试著朝她的口中伸去,而我的
两手也没闲著一手爱抚著阿姨光滑如脂的背部,一手爱抚她丰腴的肥臀手指更是朝她的肛
门那儿扣挖不已,至於硬挺的小弟弟自然是理所当然向她那令人销魂的小穴进攻。


不一会儿阿姨不但放弃了抵抗还主动献上她的香吻,舌头也伸进我的口中灵巧的搅动,当
我俩的嘴分开时彼此的唾液连成一线,就像我和阿姨之间那分不开的浓浓爱意。


口对口的热吻结束後我又开始另一次的长吻,只不过这次的对象是阿姨下面的那张樱桃小
口。

我要阿姨靠在浴室的墙上把两脚张开,然後我跪在她的身前用两手的拇指拨开大阴唇後我
便朝她的小穴吻去,我一边吸吮著一边还用舌头挑逗那早已充血膨胀的阴蒂,才一下子阿
姨那肥美的小穴就流出了甘美的淫水,我一滴不剩的将它全部吞下,这是阿姨爱我的表示
我又怎可以随意浪费呢!要不然可是会遭天谴的。

这时只见阿姨一边颤抖著双脚一边无力的哭著说:『哦....哦....哦,我的好宗儿、亲亲好丈夫,
别再逗我了,我....我不行了,快....快将你的大肉棒插到我的小穴里来吧!』

听到这样深情的泣诉我又怎能没有反应呢?於是我要阿姨将手扶在浴缸上把屁股翘起来,
接著我便两手扶著她的纤腰然後把我那早已等待多时的小弟弟猛力的插进那久旷多时的小
穴里挺动,而阿姨自然是热情的迎合我的插抽。

阿姨的小穴如我猜测的一般非常紧密,虽然不像秋柔的小穴收缩蠕动的那激烈但弹性却
比秋柔来的好,给我另一种难以形容的快感。就在这时阿姨大叫一声後从她的浪穴里泄出
了大量的淫水,我的小弟弟受到淫水的冲激也忍不住的射了出来,就这样我俩一同达到了
高潮。

高潮後我便抱起阿姨走进她的房间,当我轻柔的将她放在床上时阿姨用她那如白玉般的双
臂朝的脖子一勾我便不由自主的向前一倒压在她的身上,接著阿姨便主动奉献上她的香唇,
一阵热吻之後我便打算向阿姨求婚,谁知我刚说声阿姨就被她的香唇给堵住了我的嘴,
接著我便听到阿姨说:『你坏死了,人家的身子都给了你,你还叫我阿姨』


听到这句话不禁欣喜若狂,我高兴的说:『太好了。秋莲,刚才我就是要向你求婚,以後我
不要你当我阿姨,我要你像秋柔一样当我的太太。』

听到我这句话秋莲虽然很高兴但也用怀疑的口气问我:『你怎直接叫你母亲为秋柔而不是
叫她妈妈?』

反正我也没打算瞒秋莲我和秋柔之间的事,於是我将我的左手伸到秋莲的面前然後说:『我
妈早在半年多前就嫁给我了,所以我当然是直接叫她的名字,难道你没发现我和秋柔手上
有相同的结婚戒指吗?』

秋莲听了虽感到讶异但很快的也就接受了事实。不过她随即又用沮丧的口气说:『可是不知
道姊姊会接受我吗?想不到我始终是做人家小老婆的命。』听到这翻话不禁让我对秋莲更加
的怜惜。

我爱怜的说:『放心吧!秋柔对我百依百顺我一定可以说服她的,至於你们在我心中没有大
小之分,你们都是我最最疼爱的老婆。』听到我这些话秋莲才放下心来。

晚上秋柔回来时我便将下午发生的事完全全的告诉她,秋柔虽感到意外但马上就接受了秋
莲当我的第二个太太,因为一边是她最心爱的老公一边是她最疼惜的妹妹,她当然希望大
家能永远生活在一起。

她还对我说:『最好我和秋莲能同时怀孕,一起为你生个小宝宝。』我知道秋柔嫁给我这半
年多来一直为了自己没有怀孕感到遗憾,虽然我们从未使用任何避孕措施但老天就是不肯
赐给我们一男半女。

秋莲听了却说:『那怎可以,要是我们同时怀孕那宗儿不就惨了,到时谁来陪他?』我听
了便拉著她们两人的玉手一边往卧房走去一边说:『要想怀孕那还等什?赶紧加紧努力才
是真的。』她们两人听了後虽然羞红了脸但还是随著我走向卧房,想当然尔这一夜对我们三
人而言当然是缠绵悱恻、极尽销魂的一夜。

开学後我们的那栋新房子完工了,秋莲把自己的房子卖了和她的前夫也就是我先前的姨丈
说声再见之後便和我及秋柔一同搬进去住,反正她们也没有办结婚登记自然没有所谓的离
婚问题,而我们夫妻三人甜蜜的婚姻生活也就此正式展开。

虽然秋柔及秋莲两人是亲姊妹但争风吃醋是女人的天性,她们虽不会争吵伤害彼此的感情,
可是她们总会自己偷偷的去学一些秘技像什土耳其浴、泰国浴、指压、油压或是冰
火五重天之类的来服伺我,而我当然是不客气的尽情享受她们努力的成果。

在学校秋柔因为老师的身份不便和我太过接近,这就给了秋莲一个可趁之机,她每天中午
都会穿著长裙不穿内裤的亲自送午餐到学校来,然後在屋顶服伺我用餐。

她跨坐在我身上而我的小弟弟不用说当然是插在她的小穴里,她就这样一边挺动下身和我
做爱一边将食物用自己的嘴嚼烂之後吻著我用她灵巧滑嫩的舌头把午餐送到我的口中。

这样的情景不知羡煞了多少男同学,每当他们问起我俩关系时我总是回答说:『秋莲是我小老婆。』

同学也一直在追问我的大老婆是谁,这时我也只是笑而不答,这个谜底就让他们去猜吧,
我相信他们一定猜不到的。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