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女の弟

在北台灣某一處大樓的16樓,是一對姊弟北上工作的租屋處,姐姐思尋是一位小有名氣的模特兒,弟弟思瀚是一位健身教練,姊弟都具有高顏值以及好身材。姐姐有一位美術及服裝設計的男友,名字叫做顏勇。因為工作的關係,兩人認識將近3年,但是確認關係開始交往只有半年多。

雖然只是情侶關係,但是兩人互相稱呼老公、老婆,最近顏勇搬進來,算是開始同居,思瀚也都戲稱他姊夫。顏勇身高172,體重58,綁著馬尾,斯文秀氣,白皙清瘦,名字有一個『勇』字,但是外型、個性都和勇無關。他是一個知名的設計師,和志同道合的三個朋友:何智軒、賴盛良、陳毅斌,合開了一間設計文創公司,在台灣也頗負盛名。

除了陳奕賓士負責行政與財務,公司員工戲稱他為『大帝』。其他三人都是台灣首屈一指的設計師,在不同的領域都是大師級人物。顏勇專長於服裝設計、整體造型、飾品小物設計;外表白皙清秀,琴棋書畫,溫文儒雅,講話慢條斯理,作品曾入選維多利亞的秘密,公司都稱他『宰相』。

賴盛良專長廣告設計、商業攝影;留著絡腮鬍,身材粗曠,身高174,有點大男人,是純粹的直男。但是貪杯好酒。公司員工戲稱他『將軍』

何智軒專長家具設計、產品造型、工業設計。外型陰柔,個性機車、愛挑剔,標準的娘砲,也從不避諱自己的性向,偶爾還會做女裝打扮,有時還會吃公司小鮮肉的豆腐,員工戲稱他『女皇』或是『貴妃』。

因為住家處重新裝潢,顏勇這些日子才搬進女友家。而思尋這幾天剛好出差,到巴黎參加服裝展示,處於放假中的我,早上到樓下健身中心,跑步、做瑜珈,運動完剛洗好澡,思瀚突然告訴我,說要我幫忙做一些測試,來到他的房間後,他要我高舉右手面向床鋪,我看到床頭有2條紅色繩子,上面綁著皮帶,正在納悶之際,他二話不說突然就將我推倒,我趴在床上被他壓著,先是綁住我的右手,然後在綁住我的左手,然後就變成這個局面。

思瀚把我壓在床上,抓住我的右手綁上拘束皮帶,然後依樣畫葫蘆地綁好我的左手,任憑我極力掙扎,但是完全不是他的對手!綁好我的手之後,他開始解開我的皮帶,脫掉我的長褲,接著脫掉我的內褲,我下半身赤裸著,這個樣子讓我感到羞恥和難堪。

「思瀚!你快住手!你到底在做甚麼?!」

他在我耳朵旁邊呵著氣,說:「我一直很想和你做愛,姊夫!你好可愛,我早就喜歡你好久了,今天我要好好疼愛你」

我聽到他的告白,我傻眼!他開始吻我、舔著我,雙手挑弄著我的乳頭,「思瀚!快住手!你在幹甚麼?!」由於思瀚這時候在我背後,我看不見他,這時腦海中浮現腦海中不由得浮現出他那壯碩的的身材,和他那張帥氣的臉,和那一副壞笑的表情,我這點小身板根本不是他的對手,那經得起他的折騰。

「幹甚麼?!姊夫!我想幹你呀!」聽到他特有的冷笑話回答,我心裡又氣又著急。他不顧不管地舔著我,不久舔起我的屁股,然後肛門傳來溫暖濕潤,他居然舔我的肛門,我急得快哭出來,「思瀚!別這樣,姊夫求你」,但是他絲毫沒有停手的意思,沒多久,他在我肛門裡塗上潤滑液,並且用手指將潤滑液推入肛門。

被他用手指侵犯著,我心中又驚又氣又著急,我不停遊說求饒,但是思瀚把我套上口球,讓我無法開口。他還對我注射不明藥物。我心中極度恐慌、害怕、焦慮,又趕到恥辱,沒多久他開始擺弄我的性器,被一個男人把玩著自己的生殖器,讓我無奈又氣憤。雖然年輕不懂事曾經玩過男男性愛,但那也是兩情相悅,而且也只是互相幫對方口交和手淫,不曾這樣狼狽被人玩弄著,我的後庭一直以來,都還是未被開發的處女地。

這些日子以來,對於女友這個弟弟,一直頗不以為然,明明是財經碩士,卻當了健身教練。憑著魔鬼筋肉人的身材,加上陽光帥氣又能言善道,男女通吃,身旁女伴不斷更換,更有許多女生送禮給他,有時也看到他帶一些娘砲,思尋的同事(一些小模),和我的夥伴男設計師智軒都曾是他的砲友,他過著夜夜笙歌的生活。他外表出眾又能言善道,性伴侶不斷更換,我還看到他拍了很多性愛影片,只是他都是光明正大地拍攝,並不是偷拍。

上次無意間撞見軒女皇,在他胯下變成軒女奴,原本那一天本來是應該是要到南部談公事,客戶臨時有事取消,回到女友駐所,無意間看到認識多年的好友智軒,穿著胸罩、蕾絲內褲和網襪,打扮成女生的樣子,趴在客廳地板上,向狗一樣,還帶著項圈,被思瀚幹著,在公司裡指頤使氣、高冷傲嬌的智軒,那一天像個女生一樣,嬌喘悲鳴,對斯瀚極盡獻媚撒嬌之能事,看他的穿著,就是他要我幫他打扮成貴婦的樣子。

我驚呆了,看著他們瘋狂的做愛,萱萱忘情的嬌吼著。我看的太入神而忘了遮掩,智宣也發現我,當時他應該是羞愧想要中止,但是思瀚彷彿是在示威,不准他停止,還笑著和我打招呼,我就目睹好友被思瀚操到不成人形,當時他那爽到痙攣失神的樣子,讓我既驚訝又惶恐,從那一天起,我發現自己會偷偷觀察斯瀚的身材,還會注意到他的肉棒,真的非常巨大,很難相信可以插入智軒體內,但是看來今天他也要插入我體內,我內心驚恐萬分,我實在無法承受這隻龐然大物。

套上口球無法正常說話,一直流口水,只能發出一些依依啊啊的聲音。我想起曾經偷看到他和至軒的性愛,等一下自己就要一樣,被他壓在胯下幹,我心中焦急又害怕,這時他要我安靜,只要我乖乖聽話,就幫我解開口球,我點頭。他坐在我前面,俯趴著的我一抬頭,他碩大的肉棒就在我眼前,他握著肉棒頂了頂我的臉,捏住我的臉頰,然後將肉棒塞入我的嘴,「姊夫,麻煩你囉!」

肉棒在我嘴裡,我無法說話,這突然的舉動也讓我驚呆了,他抓住我的頭髮,我的頭被他前後擺動,我只能用嘴唇含住他的肉棒。「姊夫,你吹的技術好棒喔,比小軒厲害喔!好好幫我吹,讓我享受,等一下我會好好疼愛妳喔」我被他按著頭,他粗壯的肉棒塞滿我的口腔。我噘起嘴含著他的肉棒,憤恨地瞪著他,他不以為意地撫摸著我的臉頰。

他露出滿足又淫蕩的表情鬼叫著:「好讚!喔!」他由躺坐張開腿的姿勢,跪立起來一邊繼續操我的嘴,一邊然後拿起床邊的按摩棒,打開電源開始玩起我的屁股。強烈的震動讓我括約肌一陣酥麻。他把我的雙腳打開幾乎成一直線,然後按摩棒就進入我體內。

那按摩棒是一隻前端是圓形,類似跳蛋,中間是一段細長的矽膠,他用前端震動部分,頂著我的膀胱,陣陣酥麻讓我幾乎失禁,我開始發出羞恥的『嗯〜啊〜』聲音。這樣弄了一陣子,他終於將肉棒從我嘴裡抽出,舌吻我一下子,然後又到我背後,用按摩棒抽插著,我被體內強烈的震動弄得氣喘不已,發出陣陣嗚咽的悲鳴。

拔出按摩棒,他坐在我身上,魁武而沉重的身軀壓得我呼吸困難,他用手扳開我的菊穴,「姊夫,我要插進去囉!」我嚇了一大跳

「不行啦!你沒戴套!」

「可是我喜歡無套中出啊!」

「不行,太危險了!」

「不然!你幫我戴,然後好好聽話,不聽話我就無套中出喔」為了安全,我只好答應。本來我要拿我的套子,可是他說尺寸太小,他拿出自備的套子,解開我手上的紅繩,我撕開包裝,果然有點大。我握住他的肉棒,將套子戴上,然後舔了一陣子,他要我趴在床上,然後開始將他那支巨根,艱困的擠入我的後庭,我咬著牙忍受著那劇烈的撕痛,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將肉棒插入我體內。

我被他壓著,他從背後緊緊環抱著我,解開拘束帶上的紅繩。雖然雙手已經解開了,但是瘦弱的我根本檔不住高大壯碩的他。他整個人重壓在我身上,他那支巨根就塞入我體內,我們緊貼在一起,劇痛和重壓讓我幾乎快無法呼吸,腦筋一片空白。劇烈的疼痛和強烈的恥辱讓我忍不住哽咽,我流淚:「思瀚,我好痛喔,求求你放過我」

「對不起!姊夫,你忍耐一下,我會溫柔一點,乖,放鬆,你夾這麼緊當然會痛」他不斷的安慰著我,他試著抽動,那撕裂的疼痛讓我冷汗直流,我一直哀求。最後他要我自己擺動,他說非得讓他射精,才要放過我。

他躺下讓我跨坐在他身上,我身體微向前傾,手按在他肩膀上,我試著將屁股一點一點地抬起,然後再慢慢坐下去,即使這樣還是很痛。這樣弄了一會,疼痛終於比較減輕,身體也稍微適應他的肉棒。「姊夫好棒,你可以的,乖,」他用手托著我的臀部,然後變成他主動,這個姿勢做了一陣子後,他將我放下來,我仰躺著張開雙腿,看著滴著汗水的他,滿身結實的肌肉,手臂都比我的小腿粗壯,他的眼睛裡滿滿的慾火,彷彿掠食者盯著獵物的看著我,我感到一陣心悸,不由得咬著下唇把頭轉向旁邊。

他抓住我的下巴,把我的臉轉正,然後俯下身舌吻著我,我笨拙驚慌的迎合著他,到這個地步了,我無法扭轉局勢,只有任他擺布,他開始擺動身體前後抽動著,我的腳不自主地夾著他,手抓著他的手臂,我的身上都是他的汗水和口水,而我第一次用女生的角色做愛。

過了一陣子,他停下來將肉棒抽出,我鬆了一口氣,以為他要放過我,這時的我又痛又累,根本不想動。但是他並不是要放過我,而是拿出我幫思尋設計的內衣褲,要我穿上。那是一套子色蕾絲雕花的胸罩、內褲和長統襪,我無奈地穿上,他要我放開馬尾,讓我簡單的化一下妝,我無奈地化好妝,他稱讚我好漂亮,我照了一下鏡子,放下頭髮的我,化了妝穿上女性衣物之後,還真的蠻像女生,除了貧乳之外,倒也不輸給那些模特兒,說不定以後可以自己走秀。

「姊夫,你這樣我應該叫你『顏姐』才對。顏姐,我來幫你拍照」我無奈地讓他幫我拍照。我依照他的要求擺出各種姿勢,拍了一陣子,我還天真地以為可以逃過一劫,沒想到拍一拍,他要我趴著,然後把我穿的丁字內褲一撥,又再次進入我體內。或許是經過拍照的折騰,還是因為窒腔已經被他撐開,這次居然變得很容易就插入。

穿著自己設計的胸罩和蕾絲內褲,被思瀚姦淫著,感覺更加詭異,腦海中還浮現智軒被她姦淫的畫面,而我的樣子和當天的智軒幾乎一模一樣,瞬間我自己的影像取代智軒,不知不覺中,我開始隨著他的動作,皺著眉開始輕喊著:「喔〜〜啊〜〜」,實在是因為除了疼痛之外,當他往我體內身身插入,他身體壓在我身上,那重量和力道讓我克制不住喊出聲音。

幹了一會,他把我由整個人平趴在床上,擺成跪趴著的姿勢,我手撐在床上跪著,他抽動的素地與幅度慢慢增加著,到後來他拉著我的腰,猛烈的撞擊著我,發出陣陣的『啪!啪!啪!』的撞擊聲。最後他拉著我的手臂,我成高跪姿,被他一陣猛烈的衝刺,猛烈的撞擊,力道與速度兼具,我只能放聲嬌叫悲鳴著。

我只覺得自己的膀胱快要被他撞爛了,我忍不住滴滴答答的漏尿,當他放開我,我全身骨頭都散了,身體彷彿部是自己的,當我和他面對面,跨坐在他身上,他抱著我的腰,我不自主地摟著他的脖子。

我們額頭互相頂著,「顏姐,舌頭伸出來」然後他叼著我的舌頭品嘗著。

我們瘋狂的做愛著,他不斷變化各種花招幹我,瘋狂猛烈的撞擊,我的腰都快斷了,直到他射精後把我放開,我像一灘爛泥,癱軟在床上,任由他撫摸著我。

「顏姐,爽嗎?」我心裡咒罵著:爽個鬼,痛死了,是你自己一個人在爽,但是我沒有力氣罵他,只是哭泣著,喘息著。他側躺在我身邊,一隻手撐著頭,另一隻手撫摸我,然後他道歉著,說他為我著了迷,魔了征,一邊吻著我,一邊稱讚著我,我雙腿被他撐到最開,然後一邊聽他的甜言蜜語,一邊被他狠狠撻伐著,直到兩人都射精。

「姊夫,你應該也不想讓姊姊知道這件事吧!」我們側躺著,兩人都大汗淋漓,氣喘吁吁。他在我後面,他的肉棒還留在我體內,我的密穴還陣陣收縮著,夾緊他的肉棒。雖然已經他的棒已經漸漸軟化了,但是依然讓我感到腫漲感!

「你知道的,我都有拍影片的壞習慣,改天我剪好了,在和姊夫憶起欣賞喔!姊夫以後要乖乖聽話唷!」

我們休息了一會,他抱我到浴室洗鴛鴦浴,疲憊的我任他擺布,搓洗完到浴池泡澡,他又再次勃起,然後再次插入。我好佩服他的體奈,不愧是健身教練。我只好打起精神,努力配合他、取悅他。「思瀚!慢一點!姊夫受不了,快被你幹壞掉了」

「叫我教練」
「教練!我不行了,啊〜 啊〜 啊〜」他一陣猛烈衝擊,我發出高亢的尖叫後射出微量的透明液體。但是他在我射精後還持續了半分鐘,那簡直是地獄般的半分鐘。總算他心滿意足,爆我回坊間,我沉沉的睡去。直到隔天起來,我才發現自己穿著女性內衣。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