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中那段日子—阿姨

還記得第一次見面時下著大雨,她穿著很醜的雨衣騎著速可達出現。我並不排斥熟女,但她那天的樣子真的太落魄,差點我就封鎖號碼離開現場。是那件壓著我硬了半天陰莖的絲滑安全褲使我無法就此作罷,我不能再等了,我現在就要!


那時的我還沒讓任何人知道這個癖好,我想黑色安全褲看起來跟男生四角褲沒什麼差別,卻與女生內褲有著同樣溫暖的包覆感。怎麼辦?好希望阿姨發現又好怕我的秘密被第一個人知道喔!


「即尺」似乎是阿姨的儀式感,進了房間,阿姨放下了她的大包小包後,立即蹲在我面前,解開我的皮帶、脫下我的牛仔褲、再褪下我的安全褲,一口含進嘴裡,好溫暖!不刮頭、起承轉合般鋪陳、時不時的深喉,我不想太快去想再多享受幾分鐘,但...


就像壇蜜『私の奴隷になりなさい』劇情那樣即尺只是前戲,接著阿姨拿出了高跟鞋、玩具、與好幾套決勝服讓我挑,平時看這樣劇情的AV都很興奮,但此刻腦袋卻一片空白,隨便挑了套然後把玩具開關打開,AV劇情是怎麼演就怎麼玩,但實際玩就是沒劇情中那樣令人興奮。


「我還是喜歡乳牛」這麼想著的我應該不會再跟阿姨見面了吧!那之後我遇見了幾位年紀相仿的女孩,她們撒起嬌來讓我快暈船,也認識了些乳牛姊姊,讓我認識到「乳量越大我越快」的體質,還一度開房三小時去了五發,玩得越來越有心得。


隨著我成為老手,想玩的怪招也越來越多,但女孩們原則多怕怪胎,姊姊們又一個個離開圈子。我才又想起招也很多的阿姨。這次見面前我跟阿姨說「我們見面時,我希望妳的內褲裡面有顆震動著的跳蛋」。也許是阿姨糊塗途中才想起。我打開了車門,跳蛋還在阿姨的裙擺上。


「你是希望我這樣嗎?」阿姨張開了雙腿隔著絲襪和內褲作勢要玩跳蛋,我說不用了。本應是一見面就看到阿姨羞恥又飢渴的表情,但這樣的劇情沒有發生。不過這天阿姨套裝下的成套內衣是我喜歡的香芋粉色蕾絲。


進房後,我在阿姨即尺前,請她先站起來。我掀起她的窄裙、脫下絲襪、邊欣賞漂亮的內褲邊將剛才的跳蛋放進去,同時阿姨也脫下了我的褲子,隔著內褲撫摸著我的陰莖說道:「我記得你之前內褲穿比較緊」。我感到驚訝,她是注意到了沒說出來,還是真以為那是男用內褲?


我想是因為AV鏡頭都會take表情,阿姨專注著吞吞吐吐沒辦法同時演繹跳蛋在內褲中刺激時發浪的表情,徒有震動的吵雜。玩具還是好無聊...
即尺後我們先去浴室淨身,男生洗比較快,阿姨叫我先出去看電視,她幫我放泡澡水。我走出浴室看著阿姨脫在一旁的內衣褲...


看了眼化妝鏡反射確認阿姨暫時還沒要出來,我拿起阿姨的內衣褲猛力地吸,太棒了!多虧剛才放了跳蛋,更濕更香了。那瞬間真的好想把它穿在身上,感受阿姨穿著濕內褲散發著淫水味的感覺哦!


但我退縮了,這行為太偏差,我賭阿姨會害怕,還是先別做好。直到那天分開前,我都無心於與阿姨的互動,心心念念著她的內衣褲...


這是第三次與阿姨見面,我買了件連身泳衣,我想是因為剛看完『水著彼女』的關係,我打算讓阿姨換上。三次了也熟了,直接叫阿姨開到我家載我,一上車我就掐了阿姨奶兩下,阿姨也用很老派的方式「哦齁哦齁」叫了一兩聲,我想應該只有阿姨能讓我體驗到90年代的性吧!


上樓梯的時候,我又調皮地從後面撫摸阿姨的大腿,阿姨也老派的叫著,真的好有趣。
這次進房後不是即尺,阿姨叫我看她,接著坐到床上將雙腿張開說「今天穿開襠的」,陰部一覽無遺。
「對!我就是要這樣的驚喜」,也是上次我要求她塞著跳蛋來找我時所期望的。


多虧阿姨的小巧思,這次玩得特別開心,阿姨也更淫蕩,我也更是沒有客氣地壓著阿姨的頭頂進喉嚨。阿姨一直說這間的電視可以轉到房內攝影機,可以用第三人稱視角看到自己,就像在拍AV,阿姨一直希望我看電視,但我蠻享受第一人稱的。

也許是玩的太開心,都忘記有準備連身泳衣。但也無所謂,離開時真的意猶未盡,問了阿姨要不要加一小時,但阿姨似乎上了年紀沒體力了,我也突然開始感慨,這難能可貴的樂趣似乎無法持續太久了。


能跟阿姨玩的日子可能不長了,有些事好想完成。像是讓阿姨看見我穿女裝、在阿姨面前用力吸她剛脫下的內衣褲再穿上或是看著阿姨羞恥的尿濕內褲,想想太偏差了,至少把她當天的內衣褲送我應該容易點。於是一早約了阿姨,見面前我跑去情趣睡衣店幫她準備替換的內衣。


走進Easy Shop或是去賣場結帳內衣說要送人,我還不太敢,所以去情趣睡衣店挑會比較合理一點吧?
現場太琳瑯滿目,我開始幻想阿姨穿著各套的樣子,完全忘記我只是要買內衣褲,最後我竟然買了兩套角色扮演給阿姨。


到了約定的時間,我一上阿姨的車就先問候一下阿姨的身體,然後邊說著今天穿什麼內褲同時掀起阿姨的裙子。
「跟上次一樣沒有穿」阿姨說。
雖然又是個計畫不通的徵兆,見到阿姨我還是很開心,她邊開著車,我邊將手指深入她濕答答的穴裡,她也嗯嗯哦哦的叫著。


「今天開三小時可以嗎?」我還是不放棄地問了。
阿姨巧妙將話題轉走,我也就不再逼她了。
除了多了兩套決勝服外,這天挺是落寞,也深感阿姨的體力是真的不行了,變得不太動嘴多用手了。


後來,我也就不好意思再找阿姨了。但想了段想和阿姨完成的劇本。希望能有一天,一起兜風,跟阿姨玩野外露出。一起逛街,阿姨幫我挑女裝,在更衣室幫我吹。一起吃飯,玩遙控跳蛋。一天玩下來交換彼此的內衣褲穿著睡一覺,在夢裏交換彼此的靈魂再次品嚐這奇幻的一天。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