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鄰居的新妻

精神病鄰居的新妻


今天去申請了辭職,我很討厭這份企業加班的工作,於是連公寓也退了到了一個新地方租房子,搬完家之後就像死魚一樣躺了兩個多月,基本上都是叫了外賣就吃然後看看電影就睡覺,連續兩個月不出門的生活讓我原來就比較白的皮膚變得更白,整個人的狀態也終於調整了過來。


原來十幾歲就看過變裝小說進行過自我開發的我忍不住買了一套粉色的CB鎖還有一雙梅紅色偏小的女式透明涼拖。


等了幾天到貨了穿上之後CB鎖之後我的心理也變成了女性一般,原本亂糟糟的屋子收拾得整整有條,原本就雄性激素分泌不足的我才一米六的身材,幾乎沒有鬍鬚,體毛也稀疏得可憐,所以我乾脆又刮了一遍,穿上圍裙像主婦一樣做起了營養餐。


晚上在一個抑鬱症討論組上進行聊天,裡面的小A說討論組裡其中一個網友已經精神崩潰了,而且得了很奇怪的精神病,白天可以正常去工作,但是晚上連人都認不得。這個討論組是一個抑鬱症自救互助的討論組,因為很多人付不起昂貴的心理醫生費用,就在裡面互相鼓勵互相支持。


一問之下沒想到這個人就在和我同一個大廈,星期天我就和小A一起上去找那位網友,當然我並沒有洩露我就住在這個大廈的事實,因為我怕小A會拜託我照顧病人。健談的小A和他聊了很久,這位先生姓秦,我和小A年紀都比較小就叫他秦哥,秦哥是兩個月前妻子不幸遇到車禍去世了,精神受了很大的衝擊,晚上有時候連記憶都會喪失掉,這幾天更是嚴重,一整個晚上的記憶一點也記不得。


然後小A也只能安慰了一下秦哥,在下午三點多我們就離開了。


回到家裡我又在網上看一些變裝或者是女性化的內容,因為我有網絡依存症,就自己提前設置了一個超過時間會自動關閉網絡的APP,用來控制自己不要花太多時間在網絡上。關閉網絡後我點了外賣,到了家門口的時候我忍不住又上了兩層樓,好奇地想看一下這位網友的公寓。


因為下午小A和他聊天的時候他說公寓是自己買下來和老婆生活的,而不是像我一樣是租的房間。


走過去我驚奇地發現他的大門居然沒有關,就是那樣半開著,我忍不住進了屋,順手把門關上,還好燈都是開著的,這個秦先生卻在衛生間的馬桶上發呆,根據小A說他晚上除了他老婆任何人都認不得,當然他老婆是不在了的,所以任何人在他面前經過也是像公園裡的一隻貓或者一隻狗路過一樣被他熟視無睹。


我本來打算走了的,但是從小我就有一種怪癖是幻想自己在別人家裡以女性的身份和男主人做愛,此時我當然沒有什麼想法,現實和幻想的分界線我還是能區分開來的,但這並不影響我在秦哥屋子裡到處看一下,我像做賊一樣偷偷地走向了陽台,心想我以後幻想的地點又多了一個,然而我驚奇地發現陽台上居然還掛滿了女式內褲和裙子,又走到其他房間看了一下,屋裡所有的佈置都像女主人還在一般,什麼都沒有扔掉。估計就保留在秦先生妻子離開的那一天的原樣。


我感覺有些不好意思卻又鬼使神差地在梳妝台前坐了下來,梳妝台上還有一份女性雌性激素不足導致不育的診斷書,旁邊還有很多盒雌性激素,我的心怦怦跳地好像被什麼觸動了一樣拿起了一盒,反正秦先生的妻子也用不上這個了,轉身走到廚房我的心跳得更厲害了,再次鬼使神差地我用一次性杯倒了一杯水吞服了兩顆雌性激素,再把包裝和盒子都偷偷帶走關上門離開了秦先生的702居室。


等我回到家裡又忍不住拿出盒子把玩了起來,因為這個盒子上印了一個穿著裙子的漂亮女人,好像在暗示我吃了這個藥就能變成圖片上的女人一樣。我又吞了一口唾液,忍不住用手搖了一下盒子,把剩餘的藥倒了出來居然還掉出了一把鑰匙!


我第二天發短信和秦先生說了他的門昨晚忘記關了,是我在上頂樓收被子的時候看到了幫他關上的,也和他說了我是他鄰居的事,因為我看出來了他並不需要人照顧不會麻煩到我,所以我也放心的告訴了他。


因為還有一些存款還不想去工作,接下來機天的晚上我都會去看一下秦先生的門有沒有關好,那個雌激素的藥我也沒有繼續吃打算找個合適的時間把藥放回去,因為我並沒有侵佔別人財產的惡癖,那天晚上純屬腦子發熱。


於是我下定了決心用那把鑰匙什麼時候偷偷地把藥還回去,沒想到還沒等我的計劃實施這天傍晚我又發現秦先生的門打開了,趁著這麼好的機會我趕緊把藥放回原位,因為秦先生在大廳裡沒有開燈在看電視,放回去之後我這時才發現臥室墻掛著的秦先生和他妻子的照片,他妻子並不是一般美女的鵝蛋臉,反而顴骨有點突出,莫名的和我的樣子有八九成相似。


要是我穿女裝的話應該也和她差不多吧,我不禁在心裡想。這時候我才反應過來那天和小A過來的下午秦先生看著我看了有一分多鐘,當時我的反應非常遲鈍沒有感覺到異樣。站在臥室的我在發呆,這樣子不漂亮的女生也可以嫁給這麼高收入的秦先生,豈不是如果是我生出來的時候是女生的話我也可以嗎?我不禁這樣想。


原本我對自己的樣子非常沒有自信一直不敢嘗試穿女裝,心裡卻對推特上發美照的偽娘非常羨慕,看到秦先生的妻子我竟有了我也可以嘗試的念頭


看到秦先生臥室開著燈大廳卻烏漆嘛黑地在看電視,我忍不住就找了一下燈的開關把燈打開了,卻發現秦先生居然沒穿褲子,我趕緊又把燈關上,這時對面大廈的霓虹燈打開了,原來關了燈什麼都看不見的大廳這時候卻大致能看到秦先生的身體卻又不清晰。


這時候我忽然吞了一口唾液,因為此時秦先生大腿敞開仰坐的姿勢和客廳很像我以前看的A片的情節,昏暗的燈光,還有豪華的客廳,裸著下身的上流男人,和電影片段裡一模一樣的沙發和茶几,就只差跪伏在男人面前一起一伏吞吐肉棒的帶著項圈母狗一般的女人了。而此時秦先生根本對我視若無睹,我的下身有了反應,卻被CB鎖上的尖刺刺痛了一下又軟下去了,但同時也提醒了我一下,是啊,這時候還穿著CB鎖出門渾然不知的我不就是一條母狗麼?


我不禁幻想自己戴著這個粉色的CB鎖跪伏在男人身下吃肉棒的身影,這種想法一起來就完全沒辦法壓制下去。而且此時我不知道前幾天偷吃的雌性激素是帶有抗雄效果的強效進口藥品


吃過藥的偽娘都會知道,如果突然停藥了之後抗雄的效果消失原來的體內激素會加倍地促進情慾,而又鎖住了沒辦法以男性方式釋放的話就會忍不住以女性的方法進行發洩。


這時的我已經想不起來自己的身份了,反而想到的是秦先生對我的熟視無睹,爬過去帶入一下幻想就好,然後我就走掉,我腦子裡不禁這樣想,心想只擺個POSS滿足自己的慾望。然後呼吸非常急促,慢慢地就跪了下來爬到了秦先生的胯前,聞著秦先生男性氣息的味道,要是戴上項圈……當真實地面對著一根男人的陽物,我心裡非常慶幸它是軟的,如果是硬的我怕我會無法自控地湊上去吸起來。此時秦先生動了一下身子,我知道玩火到此為止,轉身爬了起來走了出門,準備把門關上的一刻突然聽到一聲“老婆你要去哪裡?”


我嚇得趕緊關了門往自己屋裡跑,進了門一摸口袋才發現手機居然還留在秦先生家裡的梳妝台上,這是萬萬不能的事情,不然第二天秦先生清醒過來看到我的手機甚至可能把我當做入屋的盜賊。


於是我趕緊又往樓上走去,希望秦先生還沒有清醒過來,快要進秦先生家的時候我才發現我剛才回自己屋的時候習慣性地換上了女人穿的梅紅拖鞋,此時居然就這樣穿著女式拖鞋走進來了,不過看著自己腳上的拖鞋我的情慾又上來了,我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順手把秦先生家裡的鑰匙和自己鑰匙串在了一起,此時穿著紅色拖鞋用鑰匙開門就像是屋子裡的女主人一樣。我越這樣想越是止不住自己的想法,偷偷進門瞄了一下秦先生還是坐在那裡恍然不知的樣子。我趕緊進屋輕輕地把門關上。


進屋拿回了自己手機的我,在出門的時候又穿上自己女式的紅拖鞋準備回家,卻又莫名地停了一下,目光看向了鞋架上的女鞋。廉價的紅拖鞋稍微有點窄腳的感覺讓我忍不住拿起鞋架上的女鞋來對比一下。是啊,時間才八點多,就像來回了兩次都沒發現陷阱有危險的老鼠一樣,在黑暗中我拿起了秦先生妻子的鞋穿了上去,意外地一點窄腳的感覺都沒有非常舒適,就像是穿了很久一樣非常的合腳。我忍不住把玄關的小燈開了起來,似乎是不相信一般換了一雙又穿了上去。…合腳…合腳…還是合腳


那麼說…我換上了一雙秦先生妻子的拖鞋走到了衣櫃,我拿了一件覺得比較好看的連衣裙,除了胸部之外也是幾乎合身,一時間我覺得這一切有些虛幻的感覺,要不是房間裡秦先生妻子的死亡報告還放在電腦桌上,我甚至都要懷疑這些衣服是特意為我準備的。我知道自己幻想自己在別人家裡以女性的身份和男主人做愛的怪癖又作怪了,特別是在這麼強烈的慾望下而且還是以女主人的身份。


我戴上了一頂看起來很有貴婦feel的帽子,在臥室的床上擺了幾個pose,又穿著這身衣服在屋裡走來走去。


到這裡已經到達了我理性的底線,我從來沒想過我可以做這種事。然而在看著梳妝鏡裏的自己又覺得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趁著我還有理智,我把衣服按照原位放好,畢竟我還沒打算走出這一步,就是我準備好了走出這一步,秦先生也不見得會接受。


我把所有的一切收拾妥當,鑰匙也放回了藥盒裡,轉身離開了,身下的欲望我回到家裡可以用dildo慢慢解決,但這個玩火一般的夜晚將成為我記憶裡最深刻的一幕永遠不會忘記。


第二章




第二天,討論組裡發出了一個讓我驚嚇的視頻,裡面是秦先生臥室的床上,我擺著各種性感誘人的姿勢,有四分鐘三十五秒,我嚇得冷汗直往外流,然而秦先生下面一大段的說明稍稍讓我鎮定了一下。幸好我昨晚在床上戴著帽子沒被看出來是短髮。秦先生又堅稱這是他妻子的靈魂,所以我並沒有被暴露出來。


但因為秦先生的說法太過驚悚,討論組裡面又大多是無神論教育出來的,一個激進的網友甚至覺得秦先生應該去精神病院。


然而被舉報進了精神病院很有可能是終身都要關在裡面不能出來了的,很快帖子就被秦先生撤回刪掉了,然後秦先生找到了我,因為小A也不相信他說的話,我深深地為自己玩火一般的行為感到後怕,經過交談了解到攝像頭是在我提醒了秦先生門沒有關之後才裝的,也就是第一次我偷雌性激素的事沒被拍下來,而且裝的攝像頭只對著臥室的大床,因為床底下有比較重要的證券和財產,我正以為自己逃過一劫,強作鎮定地問秦先生打算怎麼辦,沒想到秦先生說出來更讓我害怕的話


“我會一直等她,她一定會回來找我”


「那如果她再也不出現了呢?」我說


“我昨晚看了這個視頻今天感覺精神好了很多,我知道潔茹一定會出現的”


我已經不知道怎麼接話了,我本來就不會安慰人,何況這次遇上這件的事情,如果沒有這一次的刺激,可能秦先生會通過藥物,能慢慢從噩耗中走出來也不一定,但是現在……


“這個鑰匙你拿著,麻煩你隔兩天上來看一下我,如果我更嚴重了麻煩你打這個號碼聯繫我鄉下的堂哥送我到精神病院吧”


說完秦先生把一條一模一樣的鑰匙遞到了我手裡。


——————————————————————————————————————————————


我回到家裡翻來覆去地睡不著覺,東西也沒吃在屋子裡躺了一個晚上。


——————————————————————————————————————————————


等我熬到天色變白了去秦先生家裡看了一下,他還在看著電視,這一次到天亮了他也沒有恢復正常,我感到非常愧疚,中午我又去了一趟,不管怎麼拍打他甚至掐他都沒有一點反應。


為了不讓秦先生終生都在精神病院度過,終於,我下了某種決心。


我費了幾個小時找到了附近的一個已經做了全身手術的變性姐妹,在她那裡買了她以前存留下來再也用不上的偽娘假髮,還有抗雄激素,孕酮等一些配合雌性激素使用的藥物,當然我也沒有那麼傻,這些藥在三個月內停掉之後是可以通過身體慢慢變回原狀的,並不是永久性的。


這個變裝姐妹現在已經是完全以女性的身份在一家按摩美容院裡工作。她告知我皮膚是沒有那麼快變得光滑的,但是我此時已經是什麼都顧不上了。走的時候她還幫我化了一個淡妝。


回到我自己的出租屋裡已經是晚上八點多,我因為一整天都沒吃東西很快就排空了腸道,以防萬一我還給自己清洗了幾遍。


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但是我不能眼看著自己就這樣殺了一個人,我吸了口氣,帶上來我原有的還有剛買來的東西走上了樓梯,走到門前我又吸了一口氣,走了進去。


屋子裡秦先生還是那樣坐在那裡看電視,我倒給他的水也沒有喝,像木頭人一樣。我穿上了原來女主人的拖鞋,又走到臥室穿上了女主人的裙子,戴好了和女主人原來幾乎一模一樣的假髮,走到了秦先生面前和他說話,可是他一點也沒有反應。


這下把我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情急之下看到了臥室的電腦,也顧不上侵犯私人隱私了我打開了電源準備查找有關他妻子的痕跡。


剛打開無非都是一些照片還有合照婚紗照,甚至還有一些新婚旅行視頻,我模仿著視頻裡的稱呼還有語氣多次嘗試喚醒秦先生,可是也還是一點也沒有反應。


一直到後半夜我急得全身是汗,實在是沒有辦法了,於是穿著女主人的拖鞋在衛生間洗了個澡,妝也化掉了,洗完澡出來,我想起來那天晚上跪伏在秦先生面前他居然在發病狀態動了一下,臨出門還喊了我一聲老婆。


我豁出去了,吃了兩片雌性激素還有一大片抗雄激素,自我暗示我就是他妻子,像前天晚上一樣爬了過去,這時候我只想著救人,把他的褲子拉鏈拉開就把整根東西吞進嘴裡,然而秦先生還是沒有反應,吹了好一下子也還是軟軟的,而且可能是雌性激素起效了的緣故,我居然弄巧反拙地一點性慾也沒有了,奇怪的是我心裡上並沒有感覺到對嘴裡陽物的抗拒,反而是進入了一種奇妙的狀態,我的身體順從地吞吐著嘴裡的肉棒,沒有慾望但就像是理所應當的一般,不厭其煩地吞吐吮吸著,然後在陽物豎起來了以後我毫不猶豫地坐了上去,僅靠著口水和之前清洗時的一點點灌腸液,慢慢擠進了我的體內,我不明白自己為什麼作出這樣的舉動,但其實這是有跡可循的,人和人腦電波其實會互相影響,就像猴子能被互不相連的另一個島的猴子影響掌握新本領,一個普通的學生進入了英才班也會莫名地得A,而我在屋裡女主人殘餘的腦電波上作出和她一樣的舉動再正常不過了,何況我還一直在自我暗示自己就是女主人。


我的身體坐在秦哥身上前後摩擦著,似乎我就應該這樣做一般。像A片那樣不停上下是非常累的,很多熟練的夫妻都知道。而我就像無師自通一般做出了這種行為。後續的潤滑也由我體內分泌的少許腸油繼續維著我和秦哥之間的夫妻運動,這是種非常少有的體質,仿佛我就是為了此刻生出來的一般。


不知過了多久秦哥在我體內的肉棒軟了下來,我早已在網絡上看過了偽娘把自己清洗到A2M的程度(A2M:腸道和嘴一樣乾淨),所以我把自己也清洗得乾乾淨淨,此時是毫無心理負擔地用嘴開始清理秦哥的陽物,一直都是看影片,當真實自己作出這麼下賤的行為時我鎖住的小雞終於有了反應,但是此時我已不需要它給我的情慾了。


——————————————————————————————————————————————


事後我清理乾淨地面,也拉著秦哥去洗了一個澡,此時我已不在意他是否會清醒過來,然後我像妻子伺候丈夫一樣把他擦干,又用浴袍包好,再到處收拾了一下,在天亮前離開了秦哥的家,但是出門的時候就連我自己都沒在意的一件事,是我很自然地穿著原來女主人的一雙高跟涼拖回了家。


我休息了一下買了一份豐富的早餐到秦哥家裡,順便把自己鞋換了回來,秦哥還在那裡發呆,我只能躺在另一張沙發上睡覺,在差不多中午的時候,他醒了過來,我都做好了和他攤牌說明一切的準備,然而他並沒有昨天晚上的記憶,反而是感謝我照顧他一早上,晚飯他吃了很多,然而到了夜晚又恢復了那種發呆的狀態。當晚我沒對他做任何事,結果第三天早上一直到下午他也沒有醒來,迫不得已地我在第三天晚上又走進了他的房間,如認命一般穿上了女主人的衣服,順手地還扎上了一條馬尾辮,幫他打掃起了衛生,最後穿著家政婦的衣服跪在地上吞吐著他的陽物,他的身體終於又有了輕微的一點擺動。


接下來的第四天第五天一直到第十天,我發現只要能成功讓他射精,到了白天他就能恢復正常,原來請了假的工作居然也能回到工作崗位上了,但是他每天晚上都吃得很多,好在我是個夜貓子,一天也只要睡七個小時,這期間我看了很多有關家庭主婦的書,也學會了怎麼化妝和穿衣打扮。


後面又過了半個多月,到第二十九天。和秦哥做了這段時間的露水夫妻我對他的陽物比對自己的還熟悉,畢竟每天吃在嘴裡,不知不覺雌性激素都吃完了兩盒,皮膚也變得光滑了起來,胸部慢慢發育差不多有了A,白天出門只好纏起來。我也不知道自己這麼做是因為愧疚還是因為這次事件給了自己一次當別人妻子的藉口和機會。


畢竟我不想做的話不會做得這麼好,這麼……自然……


第三章


事情的轉機在第三十五天的晚上,在我穿裙子的時候秦哥居然從後面抱住了我,然後迅速地往我的後門插進一根針筒一樣的東西,但是頭部卻是圓形的,一下子就捅了進來,然後一按到底都注入了我的體內,我正驚異他已經清醒了過來卻被捂住了口,隨後秦哥做出來噓的動作,在我閉嘴等待著他下一步要做什麼的時候,一股火熱的情慾從我下身傳了過來,他抱著我說


“現在怎麼解釋都是尷尬的,請你當我的妻子,我們大干一場就都能打開天窗說亮話了”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點了點頭,然後被他整個人抱了起來,放在臥室的大床上,這次他主動地撩起了我的裙子,摸到了我的CB鎖,自從那天我穿上了他妻子的鞋之後這個鎖除了必要的清洗以外我都沒有脫下來過,我一臉驚異地看著他把我CB鎖上的小銅鎖打開,然後給我換上一個他的鐵鎖。隨後他靠在我耳邊說了一聲:


“幫我個忙好嗎?”


我下意識地點了點頭,事實上這時候我也無法作出其他反應,強烈的催情藥逐漸地充斥著我的神經,大腦裡隻想這個男人盡快過來賜予我歡愉,隨後他讓我趴著,接著他把一張紙遞給我讓我確認,裡面寫著他給我一百萬要我移植他妻子的子宮,為他生一個孩子,而他已經偷偷拿我的DNA去做過化驗我和他妻子的器官非常吻合不會產生排斥,而且不移除我的男性器官,剖腹生下孩子之後合約完成。上面的化驗單的日期是昨天……


我還沒反應過來,他卻不給我思考的時間,戴著醫用手套的手指已經伸進了我的體內,熟練地攪動著,接著馬上又是一管冰涼的液體注射進來,還在我屁股上注射了一針針劑藥水。


天啊,在這個情況下簽的合約能作數嗎,我感覺整個大腿都在發抖,接著一根火熱的肉棒插進我的身體宣示著他作為男主人的權力,事後我才知道他在我體內灌注了整整四支分量的犀牛快感增強劑還有一點五倍的女用催情藥。沒抽插幾下我前面小弟弟的精液就噴湧而出,輕易就達到了偽娘討論區裡說的一輩子也忘不了的插射狀態,隨後一根嗡嗡作響的按摩棒代替了肉棒繼續在我體內抽動,一個轉身那根我熟悉得不得了的肉棒伸過來,我幾乎是下意識地張嘴含在了嘴裡,此時秦哥還在指著合約,我想也不想用眼角看了一下簽名的大概位置就把名字寫了上去。


接下來我們兩隻肉蟲不停地換著地方做愛,甚至還在陽台做了一次,大多數情況秦哥都沒射出來我就要求換地方,在藥物的作用下我近乎偏執地要做完每一個地方,這既是我在別人家做愛的幻想,也是我心裡認為作為一個女主人應有的對這個家裡主權的一種宣洩。


我也不想知道他是第幾天清醒過來的了,此時的我只想當一個在他身下輾轉承歡的女人




終於在過了凌晨兩點的時候秦哥停了下來,又恢復了那種發呆的狀態,說明他的精神病是真的並沒有騙我,我累得雙腿發軟,情慾卻仍未降下來,想了一下居然爬過去臥室的床邊把秦哥那份合約疊好收起來放進了他的公文包裡,再爬回來發現秦哥坐著睡著了,於是抱著這個男人的身體兩個人在沙發上一起睡了過去。


等我再次醒過來秦哥已經去上班了,也帶走了那份合約,雖然我的男性意識和理智比較抗拒這件事情,但是在昨晚記憶裡我的女性意識是同意的,甚至是配合著秦哥做這件事的,這就夠了,事實上後來我也一直沒有見過那份合約,反對也無從談起。


這一天過後我和秦哥很少在大廳的沙發行事,都是不停地嘗試新花樣,一層窗戶紙被捅破了以後,這件事到底是怎麼開始的我們兩人都沒有提起,卻又都心知肚明。確實是像秦哥說的那樣子,大戰一場之後我們就像兩夫妻一樣沒有了隔閡。秦哥一回家就叫我老婆或者是他原來老婆的名字潔茹。從此我在他家裡落落大方地穿著原來的鞋,原來的衣服,用著原來的化妝品,仿佛這一切本來就是我的一樣。但是秦哥每天前半夜的發呆的精神病還是沒有好轉,發呆期間也沒有任何記憶。


終章


在秦哥每天給我餵藥的努力之下我終於有了接近C的罩杯,乳腺也徹底發育完成可以給將來生下來的小寶寶餵奶,萬事都準備好后我接受了子宮移植手術,同時還有一個陰道,想起來我真是過分。我把原主人的老公搶了過來,穿著她的衣服鞋襪,住她的屋子,用她的化妝品,現在身體上還長著她的子宮,以及能為她帶來快感的陰道。可能是作為上天對我的懲罰,移植的陰道神經存活率只有60%,也就是說我只能擁有她一半的快感,莫名地我心裡竟生出女人才有的嫉妒,為這件事生氣了好久。


再又用嘴服侍了我的秦哥一個月後,我的嘴都酸了終於下面的小嘴可以用了,但是也隻用了一天,那天醫生在我體內放了兩顆卵子,一顆已受精一顆未受精,兩顆都是秦哥原來妻子留存在人間最後僅有的記號,這是我特意要求的。


接下來一整天秦哥都在我身上征伐,兩個奶子搖晃著接受男人給自己受精的感覺真的超讚,這樣總有一顆受精卵能成功發育,運氣好的話甚至我還能生出一對雙胞胎。然而上天並沒有對我那麼好,之後檢查出來成功存活的只有一個嬰兒,但我堅信留存下來的一定是秦哥在我體內射精產生的那一個。






一個月後……


附近的所有人都知道702室的女主人去世了,此時702室卻刺眼地貼著一副新對聯,最頂上寫著「新婚幸福」,而502的住戶卻失蹤了,留下來一地的男人衣服,而沒有人知道,三個月前那天晚上我冒冒失失地闖了進去,最終卻當了自己鄰居的新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