叢林部落的群交盛宴

這次的計畫案是前往叢林深處收集當地部落製作的陶器。子柔做為學姊,帶領兩個學妹,雙雙和小綺一起出發。原本是跟隨人類學的調查團體,但因為她們要找的部落和團體路線不合,所以三人就獨自脫隊三天,打算收集好材料後再和隊伍會合。

“雙雙,妳確定真的是這條路?” 子柔問到。
“真的啦柔姐,GPS也這樣顯示啊”
“快到了嗎? 我想喝水…” 年紀最小的小綺嘟著嘴。

“我去前面看一下好了。” 子柔說”小綺妳先把水壺拿出來喝。”

子柔邁開長腿,她大約170公分,腰身修長,雙腿筆直,貼身的坦克背心下胸部渾圓。雙雙轉動手上的GPS,她豐滿的胸口被太陽照得白嫩,細腰豐臀,是計畫案裡人人羨慕的好身材美女。小綺打開水壺,咕嘟咕嘟地喝水,水流到她性感的鎖骨,把上衣弄濕了,顯露出她不比雙雙小的胸乳。


“柔姐~~~”雙雙呼喊道”妳有看到什麼嗎?”

子柔快速地從樹叢裡鑽出來,一把拉了她們兩個衝進後面的草叢裡。還不等她們抱怨,子柔就緊緊摀住她們嘴。

樹林裡出現六個高大的男性,赤裸的古銅色上半身掛滿白色的項鍊,粗壯的腰圍著樹皮織成的短裙。他們不像出來狩獵,反倒像是在找什麼東西。

小綺嚇得渾身發抖,一不小心踩斷了地上的樹枝。

久在叢林的男人怎麼會錯過這個聲音,他們沉靜地散開,一下就把三人團團圍住!

男人們面無表情地走向三個瑟瑟發抖的女人。雙雙害怕地抓緊了子柔的手。帶頭的男人長得很英挺,高高的鼻子上黑色的眼睛盯著雙雙,突然伸出巨大的手掌抓住了雙雙的胸部!


小綺驚慌地尖叫出聲,被一旁的男人蓋住嘴巴,拖到後面去。子柔來不及抓住小綺,雙雙已經被黑色眼睛的男人扛在肩上,往叢林深處走去。子柔想追,無奈其他男人控制住她。這些叢林男子異常高大,190的壯碩體型連子柔都無法反抗。

三人被推進一間小屋裡,雙雙和小綺縮在角落,子柔四處張望,想找出可能逃走的路線。

一個老婦人推開門,帶來煮得稠稠爛爛的燉物,散發出濃郁的辣味。嚇得毫無胃口的三人根本不想吃。但老婦人手勁極大,一手捏開雙雙的嘴,一手將燉菜塞進她嘴裡,也同樣強迫餵食了小綺和子柔。


老婦人走了之後,小綺哇地大哭起來,不停乾嘔,卻吐不出東西。雙雙蒼白著臉倒在地上。子柔逼著自己站起來,想在黑漆漆的屋子裡找到出口。可惜唯一的門被堵得死死,雖然有鑿開的小洞當作窗戶,但又太高搆不著。建造屋子的夯土非常硬,器材都被奪走的三人根本無法挖洞。


子柔越看越驚恐,忽然一陣頭昏,她跌坐下來,才發現小綺和雙雙都已經睡著了。

食物有問題。子柔想,但也敵不過沉沉的睡意,昏了過去。

是老婦人的木湯匙把她們戳醒的。老婦又依次逼她們吃燉菜。子柔抓著老婦人的湯匙,試圖用部落語和她說話,但老婦人完全不理她,只是餵完食物,關門走人。

連續吃了兩餐燉菜,子柔知道自己一直昏昏沉沉,卻感覺胸部開始發漲,像是排卵期的脹奶。雙雙在呢喃著: “好脹…”。

三人迷迷糊糊地又睡了過去。晚上,子柔聽見一個壓抑的呻吟,是小綺,她縮在角落,背部不停抖動,那個呻吟又羞恥又歡愉。小綺在自慰。子柔聽著,知道她渴望高潮。小綺嗚嗚地扭動著,突然用力抽了一口氣,開始低低地抽泣。子柔下身也濕了,突然非常想要做愛……

隔天早上,老婦又端了燉物來,這次還加上了奇異的樹葉。三人已經放棄掙扎,自己吃下。老婦監視她們吃完之後伸出充滿皺紋的手揉搓三對脹得鼓鼓的胸部。脹奶脹得難受,子柔別過臉,看到雙雙和小綺也是滿臉通紅。老婦離開前露出滿意的表情。

“柔姐,他們到底要對我們做什麼?” 雙雙怯怯地問,她胸部最大,腰肢纖細修長,夾緊的腿又白又嫩。


“他們在餵養我們。” 子柔試著以冷靜的聲音說。

“餵…餵養? ”


小綺驚叫了一聲: “該不會是傳說中的祭典? ”


子柔點點頭。小綺抓住子柔的手: “我們要逃走!”


子柔苦笑: “ 哪裡可能逃走? 那些東西都吃了三餐了,妳有力氣嗎? ”


“妳們在說什麼? 我聽不懂… ” 雙雙害怕地說。


子柔嘆了一口氣: “傳說中的祭典,是捕捉部族以外的年輕女性,在月圓之夜使她們生下新的戰士。其中有一道儀式是餵養神靈之壺,本來猜測是供奉某種器物,現在才知道原來是我們。”


“我…我們? ”雙雙呆呆地說。


“對,我們就是神靈之壺,這些送來的燉菜應該被特殊處理過,所以我們會進入排卵期,並且非常想要做愛,這樣在祭典裡才能順利懷孕。”


子柔沉默著沒有說話,很少數的資料記載這項祭典,為了能使神靈之壺繼續生命,會讓全族的年輕男性共同參與。那天抓人的就有6個,不知道總共是多少……

雙雙哭了,小綺也跟著哭了。雖然非常害怕即將發生的事,子柔還是緊緊地抱住了她們。

午餐的時候雙雙和小綺拒絕進食,老婦人面無表情地掐住雙雙的乳頭,趁她痛得尖叫時塞進食物。小綺見狀,只能乖乖地吃。子柔知道,她們不被當作人,而是即將承受精液的器皿而已。

傍晚,進來三名老婦人將女孩們洗刷得乾乾淨淨。她們的陰部被敷上植物的乳汁,將陰毛刮除,露出軟嫩的恥丘。乳頭被掛上鮮花,全身赤裸地被推出小屋。


外面是一片美麗的月色,三人被強制背對背坐在中央,四周圍著的高壯年輕男子大約有16人。想到接著可能會被16人輪姦,子柔不禁縮了縮身體。


巫者開始唱起緩慢的歌謠,男性們緊緊圍著女孩們,袒露陰莖,不斷地向噴發著誘人氣味的女孩們逼近。子柔聽到雙雙抽泣的哭聲,看到有些陰莖已經勃起了。


此時巫者跳著舞來到女孩們的面前,他塗滿油彩的手拿著一個長嘴壺,直接插入子柔的嘴裡,強制她喝下。味道酸苦的發酵物有著強烈的迷幻效果,子柔癱軟在一個男人的臂彎裡,看著自己線條優美的腿被大大拉開,露出粉紅濕潤的肉穴,讓另一個男人深深地插入。


龜頭擠進子柔的肉穴時,還有一絲理智的子柔扭著腰想要躲開,但是後面的男人緊緊扣住她的腰,讓那根巨棒一點一點填滿子柔的陰道。


已經許久沒有做愛的子柔突然被插入,眼淚迸出眼眶,哭喊著不要。她的拳頭無力地打在叢林男人厚實的肩膀上。男人毫無感覺,只是插滿子柔抗拒的陰道。


陰道夾得很緊,男人擺動著腰,後面的男人伸出手來,揉搓子柔的雙乳。手掌剛好包裹住雙峰,溫熱的手掌和體內熱燙的陰莖讓子柔不停顫抖。


男人玩弄著她脹大的乳房,撥弄挺翹的乳頭,弄得子柔挺起上身,雙乳想要更多刺激。她沒想到乳房的舒服通到陰道,原本夾緊的陰道湧出媚液,原本小幅抽動的陰莖在潤滑之下開始大力挺動,插得子柔忍不住叫出來。


“啊呀…啊啊… 不要… 我不要… 不要幹我… 不要再插了… ” 子柔無助地呻吟著。一雙嫩乳被繞圈搓揉,陰道嫩肉被好大好粗的肉棒摩擦。


子柔從來沒有被這麼大的東西插過,濕滑的小穴內壁被龜頭刮得一陣舒爽。子柔顫抖著,感受巨根抵在子宮頸外。子柔可憐兮兮地看著那個男人,他面無表情地挺動健壯的腰,一下一下插在子柔的花心上。


“呀啊…嗯嗯…嗯啊…好…好舒服…喔…你好厲害…” 長年在野外生活的強壯雄性氣味整個征服了子柔,整根肉棒抽插得她不停淫叫。背後的男人同時用手掌推擠著子柔的胸部,用手指揉捻著她粉紅的乳頭。


“ 不要…不要…乳頭很敏感…太舒服…我快…啊啊啊啊啊!!” 被幹到高潮的子柔大聲浪叫,第一次知道小穴可以被肉棒插到不斷抽搐,飢渴地吸住肉棒。激烈的快感讓子柔滿腦空白,體內的巨根像是受到本能驅使,用力地猛幹子柔的肉穴,幹得子柔不斷尖叫,穴裡和腦裡都像煙火爆炸一樣,只求一直一直高潮。巨根插得越來越快,子柔抬起腰,幾百萬年的演化本能讓她作為被雄性征服的雌獸,子宮懇求精液,卵子懇求被精子侵入──


他射了。男人緊緊扣著子柔的腰,讓又燙又多的精液灌入被幹軟的子宮。子柔掙扎著抱住他厚實的肩膀,無意識地扭動著屁股,要榨出最後一點精液──


子柔癱軟在他身上,兩個人都瘋狂喘著氣。她睜著迷茫的眼想要看清楚第一個把她幹到失神的人,卻被一雙手臂拖起來。巨根拔出子柔身體時,精液也從小穴裡流到大腿。子柔還沒回過神,剛高潮的小穴就被新的肉棒一插到底!


“嗯嗯嗯嗯嗯啊!!” 子柔趴在地上,高高翹著自豪的美臀,這些部落民哪裡看過健身房精心訓練的翹臀。背後的男人一邊著子柔,一邊掐捏她彈性十足的屁股。


另外有人伸手拍了子柔的臀瓣,清脆的聲音好像很吸引他們。子柔的屁股被劈劈啪啪拍了數十下,拍得通紅。子柔痛得眼眶含淚,卻發現被打屁股時肉穴一吸一吸的,龜頭和肉莖抽插的感覺特別明顯。她順著身體扭動屁股,引誘更多人拍打泛起桃紅色的嫩臀。


“對…打我…呀呀呀…好爽… ” 肉穴插著肉棒,屁股滿是掌印,子柔產生被性虐的愉悅,想要更多的侵犯。


身後的男人比上一個耐力不足,用力往深處插了幾次之後就洩了。子柔搖搖晃晃地站起來,看到週遭高高翹著的陰莖。面前的男人粗魯地將子柔抱起來,用火車便當的姿勢幹她。對於原始部落也知道火車便當,子柔覺得有點荒謬,但這根陰莖特別地長,當他撐著子柔的腰時,肉穴勉強吞下2/3的陰莖,但當他鬆手時,肉穴就會被強迫吞下這個長屌。


子柔的雙腿用力夾住他的腰,用力到大腿內側都快抽筋了,只求不要被大屌貫穿。男人面無表情地抓著子柔的腰,一下直插到底。


“啊啊啊啊啊!!” 肉穴傳來一陣撕裂的痛。淚水滑下子柔的臉頰,快速地呼氣吐氣容納他的長屌。


可能是子柔的叫聲太過痛苦,男人慢了下來,坐在一個木椅上,讓子柔的腿有支撐的地方,慢慢地抽插著。


從他的肩膀看過去,小綺正被一個肩上有白色傷疤的男人壓在地上狂抽猛幹,看她抱著男人不肯放手,子柔知道小綺已經完全發情,與自己一樣變成一隻雌獸。小綺白皙的腿緊緊扣著男人那大力運動的腰,她想高潮,而且想被射得滿滿。

子柔呻吟著,長屌已經不再這麼難以接受。她抱著面前男人的頭,將他按向自己那對飽滿的雙乳。男人粗糙的舌頭舔著子柔的乳峰,再含住乳頭。子柔仰起頭不停呻吟著。


“幹我…快幹我…我要肉棒…” 迷離中聽到雙雙嬌媚的叫床聲。


雙雙坐在一個男人腿上,背靠著他的胸膛,吞吐著肉棒的小屁股淫蕩地扭動。在她面前跪著一個男人,正抓著她的乳房吸吮。


看美女學妹發情讓子柔也渾身燥熱,肉穴已經將長屌整個吞沒,子柔抱著眼前的男人淫叫著: ”讓我高潮…” 縱然語言不通,本能讓男人向上挺動,十下之內就把肉穴插得汁水淋漓。
“嗯啊…對…插我…嗯啊…我最愛肉棒了…小穴好爽…好爽喔…”

長屌男人射了之後,子柔又被另外三個男人接手。不知道老婦塗了什麼藥物,漫長的輪姦中三人只感到愉悅,想要更多刺激。


天亮之後,被幹得脫力的三人被送回小屋。經過被瘋狂灌精的一晚,女孩們基本上沒有力氣移動。三位老婦人擦洗她們的身體,還把打結沾了土的頭髮梳開。


女孩們躺在地上昏昏欲睡,老婦用一種植物香料按摩她們的下腹,讓子宮暖呼呼的。雖然知道是幫助受孕,卻也沒有辦法反抗。


她們按摩完之後,用了一小捆藥草塞入女孩們的陰道,再往被幹到外翻發紅的陰唇敷上涼爽的藥膏。三人沉沉睡去,醒來時已經接近下午。


子柔艱難地坐起來,昨夜被輪姦的記憶還很清楚,小穴卻毫無痛感,想必是藥物的關係。牆邊已經有三碗燉物,雖然不想吃,但子柔還是努力吞下保持體力。在她吃到一半時,雙雙也醒了。


子柔說: “吃吧。祭典不是只有一晚。”


雙雙端著碗的手顫抖著,子柔撇開眼不想看她,卻想到晚上又會被粗大肉棒插個不停,想得子柔下腹一熱,腿間酥麻。


“嗚嗚…” 小綺也醒了過來,看見自己腿間的敷藥,她的眼淚啪搭啪搭掉進燉菜裡。
“柔姐,我做不到…他們…他們是禽獸。”


子柔不知道怎麼安慰她,雙雙倒是很小聲地說:”昨天有一個人讓我超舒服的,我從來沒有那種舒服。”


小綺一愣,滿臉通紅。子柔想起小綺被一個精壯的長髮青年操得淫叫連連,下腹更熱了。


“這些藥…我們會懷孕嗎?”


“祭典至少持續三天,之後我們會被觀察是否懷孕,如果沒有懷孕。”子柔苦澀地說:”就會以無用的神靈之壺被處死。”


在被餵養了催卵藥,連續三夜灌精還懷不上,部落也不會浪費食物。


小綺和雙雙都愣住了。子柔按著燥熱的下腹,明明昨夜才這麼激烈,為什麼還是好想…做愛…

“那如果…如果我們…”


“就會等到生產,之後再次成為神靈之壺,直到過了生育年齡。”子柔平靜地說。”如果沒有人發現我們,我們就會變成部落的孕母,不斷灌精懷孕生產灌精。”


小綺害怕地哭了起來,原本愛哭的雙雙反倒沒反應,看她夾緊了腿,子柔知道這個大膽的學妹是沉醉在原始交配的快感了。子柔眼前浮現叢林男子與粗大的肉棒,好想今晚也被…強制高潮…

日落的時候老婦人又來了,小綺因為哭得太歇斯底里,被餵了一些神秘藥粉。她恍恍惚惚地靠在子柔肩上,雙雙扶著她,眼睛放出光。

雙雙看見了他,那個一開始押送她們三人到部落的英挺男人,還失禮地抓住了她的胸部。雙雙走到他面前,男人一貫想壓倒雙雙,卻被她翻身壓在地上。


雙雙的巨乳貼在男人臉上,他的黑眼睛盯著她,抓著她的腰想插入。


雙雙坐直上身,握著他粗大的男根,看著他漆黑的眼睛,慢慢對準小穴坐下去。
好…好粗,雙雙心想,是目前最粗的一根,昨天就被幹軟的小穴差點吃不下,而且微微上彎,剛好抵在她的G點。週遭圍了一圈人,看雙雙騎這個黑眼睛的男人。


雙雙適應了一下他的粗度,蜜穴被填得滿滿的。她開始向騎馬一樣騎他,體內又圓又大的龜頭一下一下擠壓G點,不論雙雙換什麼姿勢,G點都被肉棒摩擦著。雙雙騎得又快又猛,巨乳不停晃動著,肉穴的快感要把她逼瘋了。


“啊嗯嗯…啊啊啊…嗯嗯嗯啊啊嗯嗯啊!” 抵擋不過G點的刺激,雙雙在他身上高潮,而且因為龜頭把G點插得太爽,雙雙第一次潮吹──


“呀呀呀!!” 肉穴噴出大量的淫液,雙雙爽得幾乎昏死過去。但是她察覺到體內的肉棒沒有射精,黑眼睛的男人面無表情地看著雙雙,輕而易舉地把她壓在身下,粗大的肉棒更深地插入剛剛高潮過的小穴。


“不要….不要….太粗了…” 雙雙無力地推著他,穴肉蠕動著,被肉棒又撐開了一點。他將雙雙的雙腿扛在肩上,用最深入的姿勢猛幹,幹得雙雙尖聲大叫。


“啊啊啊啊好粗...不要...我不行了…受不了了…小穴要壞了…嗚嗚不要…啊啊…” 肉穴承受極大的快感,雙雙哭叫著,又沉溺在被狂幹的極樂。


“幹我…用力幹我…幹死我…喔…喔喔喔我好愛你的大屌….” 雙雙語無倫次地哭喊著,男人將她的腿併攏,整個人壓在她身上,那是插得最深的姿勢,肉穴一陣痙攣───


“不要!!不要!!又要高潮了!!不要不要不要!!!!” 雙雙被強迫抽插到高潮,短時間第二次潮吹讓她淫亂地渾身抽搐,口水眼淚流了滿臉。週遭聚集了越來越多人,黑眼睛男子依然沒有要射的徵兆,繼續把雙雙幹得又哭又喊,腦中只有大粗肉棒。


在雙雙淫蕩的叫聲中,子柔聽見小綺的哭聲。

小綺被男人用後背式抽插著,精緻的小臉滿是淚水。她無聲地向子柔求救,然而小穴插著肉棒,一旁還有三個虎視眈眈的男人不斷撫摸,陷入發情的子柔完全顧不上小綺的悲傷。

子柔趴跪在地上,高高抬起圓翹的肉臀,男人們的陰莖強烈衝撞她的小穴,撞得乳波臀浪。


“好舒服…對…用力插…用力插我…小穴想要…” 子柔大聲呻吟著。穴裡的精液滿得流出穴口,被新的陰莖又塞回體內深處。


“上我,快點! 用你的大屌插我的小穴! ”


不知為何,雙雙被帶到子柔旁邊。她雪白的小肉穴插著深黑色的大屌,粗屌把穴口撐得很開,但雙雙完全不覺得痛。她淫媚地扭動著骨盆,雙腿緊緊扣住男人的腰,想要插得更深更爽。原始的交媾沒有花巧,男人抓著她的巨乳,像戰鬥一樣用肉棒操她。


“柔姐…柔姐…我太爽了….我高潮好多次…..”雙雙向子柔伸著手,語無倫次地呻吟。


子柔牽住雙雙的手:”我也…啊啊啊啊…好爽…肉棒好棒…一起…一起高潮….”


子柔和雙雙手拉著手,一起被幹到高潮,幹得淫聲浪語。



天快亮時候,狂歡整夜的男人們抽出半硬的陰莖。子柔根本站不起來,被最後上她的男人扛回小屋。


雙雙正想爬起來,黑眼睛的男人從後面把她視為雌獸一樣推倒硬上。


“啊啊…都要結束了…再幹人家…人家好想要…” 又一次被喜歡的肉棒猛插,雙雙叫得又軟又甜。


黑眼睛的男人抱著雙雙,邊插邊走回小屋,在門旁將她插得不停噴水,再狠狠射進陰道深處。雙雙被男人推進屋子時,肉穴還一開一闔的,捨不得肉棒。


子柔和雙雙逐漸愛上被部落男子輪姦的刺激,野蠻又原始。子柔甚至在被塞藥的時候輕輕呻吟。


“柔姐,妳不覺得超棒的嗎? ” 雙雙眼睛亮得出奇。子柔沒有力氣回應她,雖然她的小穴秘密地吸舔著藥草,想要…想要大肉棒…

小綺醒來的時候大哭了一場,子柔和雙雙安慰她是最後一晚了,調查團也會發現她們沒到集合點,說不定會派救援隊來找。但兩個女孩對看一眼,希望救援隊祭典結束再來。


連續兩晚瘋狂的祭典,子柔和雙雙的身體起了一些變化。


雙雙原本滑膩的皮膚更加鮮嫩,好像可以掐出水來,乳頭高高翹著,像兩朵天真的雛菊,大奶圓潤地誘人啃咬。


子柔的翹臀翹得更高了,可以直接看到多汁的肉穴。


小綺反倒像萎縮了一樣,哭喪的臉讓來清理的老婦都皺起眉頭。


“事情已經這樣了,不如就享受吧?” 雙雙試著安慰小綺 ”妳放輕鬆一點,沒有那麼恐怖。”

小綺只是哭。子柔搖搖頭,吃著自己的燉菜。

今夜的月亮亮得照亮了她們的小屋內部。老婦來帶她們的時候,小綺撞開老婦,急急往門外衝,不料外面還有兩個老婦,她們抓住小綺的手,狠狠地打了她兩巴掌。


小綺哇哇地哭。老婦人盯著她,咕嚕咕嚕說了一些話。抓住小綺的老婦們用蠻力將小綺的腿拉開,露出陰穴,小綺猛烈掙扎,不斷哀號,被老婦堵上嘴。


子柔想替小綺求請,卻被一把推開。


雙雙趁機想溜出門外,卻落入早已等待著的勇士們的手裡,被懲罰似地按在火堆邊強上。

小綺掙扎著,老婦用手指插進她的陰道裡撫摸,小綺馬上僵住不動。


子柔知道老婦是想按摩小綺的G點,讓她迅速發情,無奈小綺是心理反抗,被強制高潮也只會更加怨恨。

“呀...人家好愛肉棒...插我…大肉棒插我…插到我哭…讓我高潮….” 雙雙淫浪的呻吟傳進小屋。子柔不想看著小綺,轉身走出小屋。


火堆邊的雙雙挺著雙乳任人愛撫,胯下跪著一個男子賣力地舔穴。雙雙輕笑著,把那男子拉起來,引導他的肉棒插進小穴。


“喔插我…嗯嗯幹我…好棒…好棒喔…”

子柔挑釁地對男人張開腿,濕淋淋的小穴在火光照耀下閃閃發亮。男人們高舉的陰莖擠在她旁邊,想要第一個插入。


雄性的氣味薰得子柔昏眩,一個年輕男子撲上來,將陰莖塞進子柔的小穴。子柔用長腿夾住他的腰,用小穴噗哧噗哧地吃著他的肉棒。


年輕男子粗喘著,子柔知道他會先高潮,先射,先被她征服───

肉穴裡一陣熱流,他射了,子柔看著傻笑著的他,軟掉的肉棒滑出陰道,他羞慚地躲到後面去。


長相與他相似的男子冷酷地直接插進子柔的小穴,像教訓一樣猛力用肉棒幹著G點。子柔掙扎想逃,但被粗屌狠狠地釘在地上。肉穴裡的粗屌好燙,燙得子柔一直拱起腰,陰道想要更深更多插入。


“啊啊….好會幹…我要你的肉棒…我要你一直幹我…”


男子像是不會累一樣,馬達一樣的腰持續撞擊子柔的屁股,在子柔快要高潮時放慢速度,在子柔喘氣時加快速度。


“你是要…要報仇嗎…我不行了….啊啊…讓我高潮….求求你讓我爽….”


子柔說著毫無羞恥的話,淫穴飢渴地纏著肉棒,裡面的每一吋媚肉都吸吮著陰莖,直到陰莖猛烈抽插,插得子柔欲仙欲死,被射滿熱燙的精液。


雙雙也被一個健壯男子抽插著。這小蕩婦渾身發騷,不住地求著被幹。正當雙雙尖叫著說自己是不能沒有人幹的蕩婦,突然一陣哨音打斷了狂歡──

小綺逃跑了,卻很快被抓回來。老婦人們將小綺塞上木條口塞,綁在藤編的架子上,她絕望地看著子柔和雙雙,但她們早就被肉棒插得只會發情。


男人們排成隊,一個輪著一個抽插小綺。小綺痛苦地哭著,卻無法反抗。


男人們有條不紊地上她,像軍隊執行任務一樣。小綺的小穴被灌滿精液,不斷滴在地上。

祭典即將接近尾聲,陷入瘋狂的人們只想尋求刺激。雙雙被一對雙胞胎拉過去,先是用小穴吞進一根大肉棒,後面的臀穴也被肉棒侵犯。雙雙又痛又爽,巨乳被吸舔著,肉穴和臀穴都吞吃著陰莖。


“輕一點…啊啊…好爽…人家好爽…屁屁好漲…人家要高潮了….前面..的穴穴要高潮了啊啊啊啊!!!!!”


雙胞胎完全沒射,繼續一前一後抽插不停抽搐的雙雙。她雪白的肉體被淫糜地夾在男子古銅色的健壯肌肉中,因為高潮而微微粉紅的雙穴捨不得離開肉棒,淫水流了滿地。

子柔挺翹的臀部也沒被放過。一個男人的龜頭上抹了油膏,往子柔的臀穴插入。

子柔放鬆臀穴,天然油膏讓她的後庭又癢又滑,極度想要被充滿。

龜頭突破括約肌,插進臀穴裡,從來沒被開發的屁股被填得滿滿的,前面的小穴也被插了到底。子柔被兩個男人夾在中間,
“好爽....好爽...嗯嗯嗯嗯…啊啊…喔嗯…幹我…好滿…爽死我了….”
臀穴和小穴的肉棒一前一後抽插,子柔像一塊肉一樣被兩穴齊開,另一個男子走了過來,將肉棒塞進她呻吟的小嘴裡!
“嗚嗚…嗚嗚…” 被強制不能叫的壓抑和被填滿的刺激同時衝擊,太舒服了,隔著一層薄薄的陰道肌肉,兩根健康的肉棒摩插著子柔敏感的穴肉。


是後穴先達到高潮───”啊啊啊啊!!” 太過凶猛的高潮讓子柔差點把小穴的肉棒擠出去。男人在後穴抽搐的時候用力挺腰把肉棒插回小穴深處───”呀呀呀呀!! ”小穴被逼著也達到高潮。雙穴高潮讓子柔一翻白眼昏了過去,看見最後的景象是噴出一公尺遠的潮吹…


等子柔醒來的時候,已經在救援隊的帳篷裡了。
雙雙不時抽動,顯然還在高潮的餘韻裡,子柔看見她小穴不斷流出精液。
拜神秘藥物之故,雖然被16人輪姦,三人的性器官都沒有傷害。

回到城市之後,小綺住進療養院,很久不能修復在叢林裡被16人輪姦三天的陰影。心理師說小綺不能原諒自己竟然一直高潮,就連被當器皿灌精的時候,都感到猛烈的高潮。


子柔在十個月之後生下了一個黑眼睛的嬰兒。夜深人靜的時候,子柔總會感覺到下腹躁動,需要拿假陰莖狠狠地安慰自己。子柔也沒有再找對象,沒有任何都市人比得上叢林深處的部落男子勇猛粗大的肉棒。


雙雙在發現懷孕後就失蹤了。很多年以後聽說她逃回部落,每年都在祭典上灌精受孕,連續生了十五個孩子,現在是部落裡受人尊敬的女巫。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