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变装的我被变成女囚

朦胧之中,感到有人拍了我一下。睁眼一看是玉,她说:“该起来作准备了!”


    玉是昨晚从W市来的,为了我们约定的一个计划。她是我小时的邻居,大学毕业后到邻近的W市当了一名警察,后来陷入一场纠纷我帮他摆平,并为她出资在当地开办了一家实业。玉知道并理解我的变装爱好和受虐倾向,所以我们又成为准夫妻和玩伴。


    起床洗漱刚毕,我们来到二楼密室,玉对我进行一番加工后,帮我穿上大红乳罩、大红系带丁字裤、大红吊袜带、肉色长筒丝袜。“衣服自己穿,手铐自己戴哈!”玉说着就出去了。我转身一看,是一条红色厚绸连衣裙,短袖,长及脚踝,穿上很合体,显得华贵。我知道这是玉特意为我新买的,我喜欢绸缎接触身体的那种感觉。正看着,玉在楼下叫吃饭了。连忙穿上半高跟皮鞋(我不喜欢太高的鞋跟),把双手铐上,下楼来到餐厅。说实话,穿着绸裙、戴着手铐行走太美妙了,我心里阵阵激动。





    玉不让我多吃,说路上不方便。看我喝下一杯牛奶,“动身吧”,玉拍拍我。


    玉给我打开手铐,让我跪在客厅地板上,拿出麻绳,从中间对折从我颈后搭上两肩,在胳膊上紧紧绕两圈,系紧,再把两手拉向背后,两股绳子又紧紧绑到一起,合起来的绳子又穿过颈后绳套向下拉紧系扣。这样绑好后,我的两支胳膊上部被紧紧向后固定住,但小臂和手可以有限地活动。


    “这是押解绑,主要是让你在途中有一定的自由。起来吧,还有手铐脚镣!”刚站起身,玉就拿出连在一起的手铐脚镣,先给我锁上脚镣,再把两手使劲拉到身前,铐上双手。镣铐份量不轻,双手铐住后也只能小幅度地上下动。


    我钉铛作响地走到一面镜子前,里面出现的是一个衣着艳丽、麻绳镣铐加身的女犯。看着看着,我心时一阵激动,转身看着玉,直想吻她。可此时的玉已板起面孔,冷冷地对我说“从现在起,你已是一个女犯了,有什么事情先报告,我让做什么无条件服从!”又从后面推了我一下说“走吧!”


    我慢慢地走向车库,一路细心体会着麻绳、镣铐带来的紧缚感,感受着乳房的颤动和绸裙与身体摩擦的快感,无比幸福地让玉把我推上她那新款帕杰罗,开始快乐之旅。


三 


帕杰罗向W市疾驶而去。此时的我,也在车上眼看身上艳丽的裙子,鼓鼓的胸部,体会着麻绳镣铐的束缚和绸裙的爽滑,一阵阵的陶醉!


中午时分,进入一个乡村集镇,车停在一个酒店门前。


玉牵着我的手铐,把我押进酒店。转眼间,我的身边聚集了一群看热闹的人。玉亮出她以前的警官证说“请大家让一让!不要妨碍公务!”她把我带到角落处一餐桌前自己坐下,让我蹲在墙边,开始点菜。因为两胳膊被紧缚,裙子又稍有点紧,蹲在那儿实在不舒服,我不由自主的就跪在了地上。玉看在眼里,偷偷乐了起来,我倒有点不好意思了。


菜上来了,玉自个吃了起来,让餐馆老板只给了我两个馒头。我叹了口气,没办法,谁让你要当女犯呢!只有低下头吃馒头了。


这时,我发觉旁观的人们都用一种可怜的眼光看着我。我又有点乐了:你们谁知道我的感觉呀?!不这样,我一个尝算成功的堂堂男子,能成为一个艳丽女人吗?并且还是一个麻绳、镣铐加身的女犯?我乐着呢!





帕杰罗继续前行。


玉突然停下车,坏坏地看着我说“刚才你倒挺享受的啊,我让你再享受享受吧,下车跪到后面去!”


我下了车,玉打开行李箱门,让我爬上去,跪在车厢地板上,又拿出一个塞口球塞进我嘴里,在脑后系上扣,并在我脸上吻了下说“老公,我的女犯人,好好享受吧!”又在我头上盖了一块红绸,关上车门启程了。


走了一程后,我开始难受了,两腿酸痛,口干舌噪,胸前的双乳此时也成了负担。唉,女犯真难当啊!


慢慢到了晚上,帕杰罗也终于停要在了玉的车库。


玉牵着我一步一挪地来到客厅,给我松绑开铐,取下蒙头红绸和口球。当时一阵轻松!


玉问“老公,在家吃还是出去吃?”我自然不想放过机会,说“出去吧!”玉说好吧。我们简单梳洗了一下,玉换了件衣服,为我补了下妆,抚平了弄皱的红绸裙,想了想好象不愿让我轻松,用麻绳在我大腿处绑了一个套,效果像是脚镣,只能小步走路了。然后挽着我开始了逛街、晚餐,直到深夜。





深夜回家,玉说“去洗洗吧,再换个角色?!”我当然求之不得,立即行动。


洗罢出来一看,玉已把服装用具备齐了。系上一条红绸肚兜和丁字裤,穿上暗红色粉花大襟绸衫和黑色红花长丝裙,绸衫长及膝盖上面处,裙子长及脚踝,头上盘了一个发髻。走到镜前,里面出现了一个清代贵妇!走几步,感觉裙子有点松,腿上少了点束缚感,玉又给我在长裙里面穿上一条紧身真丝衬裙,感觉好多了。


玉让我跪在地上,拿出一付脚镣给我钉上,边钉边说“这镣一钉上,你就要戴一段时间,取下不容易哈!”钉好镣,一面单孔木枷套到了我的脖子上,手上也锁上了长链手铐。玉说“你现在是一个落难贵妇了,起来吧!”站起身,来到镜前仔细看:一个衣着华丽的贵妇,肩扛木枷,手铐脚镣,有意思!再走动起来,衣裙爽滑地轻抚身体,肚兜松松地托着双乳,随走动双乳上下颤动着摩擦红绸,沉甸甸的木枷硌着脖子,压着双肩,手铐的铁链垂在大襟衫的前襟上,重重的脚镣使迈步有点不自在,走着走着,那真是一个爽啊!


玉又发话了:今晚不松刑具,也不限制你的自由,你干什么都可以,我就不伺候了!说着就去睡了。我披枷戴锁的,能干什么呀?就楼上楼下走了两遍,又出门绕着小楼走了两圈,直感到心里一阵阵骚动。可又能怎么办,只好上楼跪在玉的床前,慢慢睡去。




变装女囚续一


似睡似醒之中,突然感觉臀部一阵疼痛,睁眼一看,玉在用脚踹我。见我醒了,玉给我打开手铐和颈上的木枷,说“把衣服脱了!”我不舍地看了看身上漂亮艳丽的大襟衫和长裙,伸手去解布纽扣。虽然是布纽扣,但是丝制的,很滑,也好解,不一会脱下衣裙,只剩下肚兜和丁字裤,玉又发话了“为了方便,短裤也脱。”接着玉把我这个半赤祼戴脚镣的“贱女人”按跪在地上,拿来一根长麻绳,对折后搭在后颈,从锁骨往后在双臂上各紧紧捆五圈,再把双手在背后捆在一起,绳头从颈后穿过上提,把双手高高地吊起来后捆紧。被五花大绑后,双臂麻麻的,一点都不能动,为减轻手臂的疼痛,还得挺胸,红肚兜被高高地顶起来,显得…,我成了一个赤裸的女犯了,羞耻感立刻而来,可一低头,又立即感到手臂的疼痛。玉喂给我吃了一个馒头,喝了一杯水后,嘴里又塞进了玉刚脱下的袜子,头也被玉用脱下没洗的红裤头套了起来,眼前红红的,一股微微的气味直扑鼻孔。耻辱感越发浓厚,恨不能躲了起来,但又发出快乐的哼哼声音。玉发觉了,哈哈笑着对着我的脸狠狠一耳光,脸立刻火辣辣地疼了起来,她又在我胸前挂上一块重重的木板,铁丝硌的脖子生疼,接着说“我出去办事了,你这个贱女人好好享受吧,下午再让你入监。”


在手臂由麻而痛,由痛而麻,最后已无感觉,羞耻和痛苦、快乐的交织中,玉回来了。去掉头上的裤头、塞嘴的袜子,松绑后,手臂好一阵才恢复过来。玉笑嘻嘻地问“贱人,感觉好吗?”我红着脸不好意思地答很好,眼往胸前的木板上一着,上面写着大大的荡妇二字。“跟我下楼到地下室!”还是赤裸着颈挂荡妇牌跟在玉的身后下楼,脚镣在地上发出清脆响亮的声音,跌跌撞撞地来到地下室,往左看到一铁栅门。玉打里面的灯,开门带我进到里面,眼前是一间不大的监房,墙上挂着铁链、麻绳和一面三孔大木枷,一个墙角放一草垫,上面有两床花被,另一个角落有一个木桶,木桶壁上向上伸出一根不太长的棍子。玉取下我胸前的木板,拿出了一套大红的衣服让我穿上,打开来是一件大襟囚衣,前后各一个大大的囚字,布纽扣裹黑边,外加一条长裙,红的刺眼。我穿上囚衣囚裙,裙长及脚踝,衣长及膝上约3寸,很古典,衣服有点厚,也光滑,穿在身上沉甸甸的、滑滑的。玉又拿来铁链,一端在我脖子上绕一圈后用一把铁锁锁上,另一端从胸前垂下,刚好接近地面。又听一声低吼“跪下!”我扑通跪在了地上,玉取来大枷,松开木梢后,从我头上套下,架在肩上,用锤子把木梢钉紧,再把双手从枷前面两个孔穿过,用一副手铐铐住手腕,枷前面的孔不大也不小,手被手铐铐住后不能下来,但手臂可以有限地往上动。枷很沉。玉又打散我的头发,用一红布带绾在脑后。然后让我站起来,披枷戴锁地走了几下,我活脱脱一个罪衣罪裙、披枷戴锁的古典女犯了。


正快乐地享受着木枷链铐的束缚、罪衣罪裙的爽滑,又听玉说“女犯入监还有一仪式要补一下,跪下趴地上杖责二十!”我顺从照做,她掀起红裙,找来一根长木条,在我臀部狠击二十板,再来到前面,对着我的脸脸两巴掌,感觉有血出来,玉说完事了,起来吧!挨打受刑,疼痛、羞辱、快乐一并而来,站起来后,玉前后看了一看觉得满意。但她又坏坏地脱下了内裤,塞进我的嘴里,交代我说:“贱人,这身行头将陪伴你。你嘴里的东西在吃饭时才能取出,但吃罢就要自己塞进去。饭我会按时从门口递进来,但不能多吃,你自己大小便很不方便的。”说罢出去锁上铁门,关上灯走了。我也开始了牢狱生活。


玉锁上铁栅门,从外面关上监房里的灯走后,监房里猛地觉得漆黑。我站在原地不动,一阵后才适应。光线从铁栅门外透进来,其实也不算太暗,而且很凉爽,甚至还有点稍冷的感觉。我开始在房内走动,模拟着被押解赶路,由于脚镣的限制,步子迈不太大,脚镣发出十分响亮的声音,衣裙滑滑地抚摸身体,木枷沉重地硌颈压肩,双手臂随着木枷一起摆动,想看地面得弯腰探头,胸前的铁链就会落到地上发出哗啦啦的响。内裤塞得嘴满满的,嘴有点干,而且玉特意弄的那股味隐隐扑鼻。真是一种很特别、刺激的享受。约半小时后,感觉有点累,而且内急。就直到了木桶处,抬起一只脚跨过坐上,那个木棍刚好顶起裙子,原来是这个用途。小便后走到草垫上坐下,戴着枷不能躺,就靠在花被上,看来一段时间我只能以这种姿势睡觉了。近处才闻到那花被发出了浓浓的霉味和些许汗味、臭味,这定是玉精心设计的,不过和这环境很配,也是一种享受吧!


房内已很暗时,门外传来脚步声,接着灯亮了,随后玉开门进来,手上拿着馒头和牛奶让给我。掏出塞嘴内裤,吃喝。我求玉能不能不塞嘴了,玉答:可以。不过每天傍晚放风要塞,而且就是这条不换。现在去放风。我乐颠颠跟她出了监房。玉再给我塞了内裤,给我穿上一双绣花布鞋,并说戴头套吗?我点头。玉拿出另一条脏内裤,红绸的,闻到很大的味,玉告诉我这是她特意多穿几天留下的,上面还有她的尿液,为的是让我感受充分的羞辱。说着内裤套在了我头上,我立刻一阵激动颤抖,枷、衣裙也随之伴着铁链响声而动。玉牵着我来到楼外,天还没全暗下来,不过也没人,玉让我沿楼绕五圈,绕着圈,又强烈地感受到了枷、镣、铐、特别是火红的罪衣罪裙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耻辱,还有那套头内裤的尿臭味的刺激,我心里阵阵激动,还有那种冲动。我想我真是一个贱女人!


很快的,放风毕,我被押回监房,玉取出塞嘴、套头的内裤,小心地放在一个墙角。我想和玉聊聊,就讨好地走到草垫上面对玉跪下,别说披枷戴锁下跪还有点难。玉满意地走到我面前,问我想在这关几天?她自己又接着说还是一星期吧!不能太长了,可以再考虑一下别的形式。我真地感到玉太好了!她还走到草垫上,把一床厚花被靠墙放的较高,让我靠在上面,还比较舒服。又把一床薄花被抖开,给我说这薄被也是我的行头,以后出去必须打成包袱背上,边说边指给我看,原来从被的中间到一端有一拉链,可以拉开后从我戴枷的脖子两边穿过再拉拢,冷天和晚上睡觉御寒。并拉开拉链,让分开的两片从我胸前再两肩拉到背后,拉拢拉链,这花被好象成了从我头上套下的一个大花斗蓬,只是现在这味我还没适应,觉得有点难闻。玉再把它取下。做这些的时候,玉也皱着鼻子嘻嘻 笑说:“这是给你享受的,我可不陪着。灯暂时不关,走了。”锁上铁栅门而去。我艰难地站起身,继续自己押解自己,体味着衣裙的爽滑、木枷镣铐的深重和束缚以及所带来的阵阵激动。直到累了,才靠到被子上嗅着那味道幸福入睡。


重复着入监第一天的内容,我已被囚禁了三天。木枷镣铐、罪衣罪裙已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只是好几天没洗漱,身体已有汗臭味,而且监房的味道也更浓了。


第四天的午后,我正靠在被上打盹,突然听到铁栅门响,一看,玉开门进来,而且她身后还跟了一个和她年龄相仿的漂亮女人。稍稍麻木的羞耻感立刻涌上,我无地自容地把脸对墙垂到花被上。一个陌生的女声伴着玉的笑声“你说的是他呀!看着挺有意思的。”又听到玉对我喊“起来吧,梅是我老铁,别怕。”只好站起身,在羞辱中让一个陌生女人前后仔细瞧了一番。这个叫梅的对我说“别不好意思,很正常的,啥时候把你这行头让我用用。只是这里味大了,我们上楼去客厅聊吧。”说着先出去上楼,玉又把那红绸内裤套在我头上,我跟着她跌跌撞撞、扭扭拉拉地上楼。进到客厅我正想往沙发上坐,玉叫“别!你跪地上。”我不好意思地看了一下梅,顺从地跪下。交谈中得知梅是玉好友,也曾玩过捆绑,她的老家在偏僻幽静的小山村,她们准备带我去那里玩一段时间。梅突然对我说“今晚带你去酒吧,敢去吗?”我看着玉,不好意思但又爽快地答想。她俩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傍晚时分,我们准备出发了。玉取下我套头的内裤,又找出一把锁把我的脚镣铁链与胸前垂下的铁链锁到一起,这样脚镣不会拖到地上了。玉又拿出她的一件批风给我批上,大概是想盖住枷和大红罪衣罪裙,可枷一顶,枷的前半段、戴铐的双手、身前在大襟等都还是露在外面,我把心一横说走吧。上车来到一个酒吧,幸好人不多,她们掩护着我进到一个黑暗的角落坐下,此时,我的豪气尽失,有的只有浓浓的羞辱、后悔和特别的激动。只有静静地喝酒、看玉和梅开心地取笑我。直到深夜,她们把沉醉而心满意足的我再关进监房。




变装女囚(续二)


转眼间,我已被囚到了第七天。天天伴着铁链的哗哗响声、红艳艳罪衣罪裙的光滑抚摸、木枷镣铐的紧束,好好地享受着我的另类生活。同时,也出现了一些不适,双手因被铐在枷上,手臂、肩部已开始酸痛,身体也有了较重的汗臭。早上玉送来食物时,我求她去掉枷铐,洗个澡,轻松一下。玉说:还没满七天,就受不了啦?也好,让你轻松一下,明天出去玩。给我打开手铐,把手从枷上放下来,但枷还让我戴着。


我活动着手臂,跟着玉上楼,脱下罪衣罪裙,光着身子,却颈扛木枷,脖子上铁链垂地,脚锁重镣。来到浴室,在浴池放了水,坐进去,舒舒服服泡了一个澡。洗罢出来,玉递给我一件红花连衣长裙和一条围裙说:今天就穿这个,当一天女仆。拿过连衣裙,可戴着枷,怎么穿?玉说:蠢猪,坐着从脚下往上套。我依言坐到床上,提起戴着脚镣的双脚艰难地穿上,玉再给我系上围裙。我看看自己,问玉:佣人戴枷吗?玉说:你不喜欢?我连说当然喜欢。玉安排我打扫全部卫生,走了。


我来到玉的梳妆台前,镜中出现了一个怪怪的女人,穿一袭红花衣裙,胸前还系一大围裙,看打扮像一个女佣。可脖子上戴一大枷,裙下露出黑粗铁镣,胸前垂一条铁链,脸色苍白,分明又是一女囚。我看着看着,心里不由又激动起来。在台前坐下,我把脸再清理一遍,按玉教的方法,给自己画了淡妆。尽管是女囚,还是漂亮点好。


该作家务了。我先来到卫生间洗衣。打开洗衣机一看,玉放的衣服还真不少。而且我一眼看到一红绸胸罩,忙拿出来,褪下连衣裙后穿上,胸前紧紧的感觉很好。洗过衣服,我又开始打扫卫生。脚镣、枷本已戴了多天,习惯了,可要做事情,还是很不方便。只好用一支手托着枷,一支手干活。干完竞用了三个多小时,出了一身大汗。我这算是体会了一把苦役的滋味。傍晚时分,玉回来了,梅和她一起。玉告诉我:都安排好了,明天和梅一起带你到她老家去玩,今天慰劳你一下。说着,拿来一根长麻绳,对折后搭上我脖子,拢肩抹臂开始捆我,不一会我被五花大绑起来。她今天下手特别狠,手臂绑的火辣辣地痛,手被吊得高高的,能摸到枷了。玉把我牵到客厅,让我跪在地上。我为了减轻疼痛,只好挺胸抬头,可颈上的枷又压着往前,实在难受,但也快乐。


玉去准备晚餐了。梅却来到我身边,一会摸摸我颈上的枷,一会摸摸我身上紧紧绑缚的麻绳,弄得我的羞耻感越来越浓。突然她转身离去,过一会,我感觉到一团红又来到身前。细一看,梅穿上了我那罪衣罪裙,还戴上了手铐,她说:别不好意思,我陪你好不好!梅长的特漂亮,穿上了火红的大襟衣裙,我觉得更有韵味。在我的眼里,传统的大襟衣、长裙是女人最好的衣服。看着看着,我心里一阵躁动,跪在地上身子扭动,引得紧缚的双臂剧痛,枷也在脖子上晃动,摩擦脖子和双肩。


这时,玉已备好晚餐,她来给我解开了麻绳,也看到了梅的打扮,哈哈笑起来说:你明天就这样回去吧!梅答:我可不敢,还是让你老公玩吧。说着开了手铐,更衣去了。我来到餐桌前,吃的还很丰盛。可我颈扛大枷,实在不便,就取了半只烧鸡和一瓶啤酒,慢慢享用。


餐后闲聊一会,玉让我再穿上大襟的罪衣罪裙,没锁我的双手,依然让我到地下室去住。尽管很想和她住在一起,可她不让,又想到明天的活动,就依言去了。


开刚一放亮,玉就来到监房,给了我两馒头和一杯牛奶。然后把那薄花被、一根长麻绳等物件打一个包袱,斜挎着让我背在背上。待我吃完,把我双手穿过枷前面的孔后用手铐铐上,再把胸前垂着的铁链用一把锁和脚镣锁在一起,又捡起角落里的两条红内裤,一条塞进我嘴里,另一条套在我头上。那内裤的气味更浓了,我又体味到了被羞辱的感觉。打扮好后,玉把我带到帕杰罗旁。今天玉她们两个都是一身清丽的休闲打扮,我可以感觉到我和她们站一起肯定反差特大,两个靓丽的现代女士带一个古典罪衣罪裙、披枷戴锁“女犯人”,特别是那醒目的红色、大大的木枷、哗哗作响的镣铐,还有头上套着的红色脏内裤,我的贱让我深深陷入耻辱但也是激动和享受之中。


玉打开行李厢门让我上车,我先坐到车厢地板上,再把双脚提上去,玉关上门驾车出发。随着车的行驶,我想若是不坐车而是这身打扮走在大街上,该多好啊!可我真有那个胆量吗?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