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陪我坐火车

现在我正在回家的火车上,因为学校离家较远,我买的火车卧铺,其实也不是我买的,而是学校里一位同学和我是老乡,我们俩相约一起回家,她帮忙买的火车票。

和我一起回家的女生名叫陈黎,是我们学校表演系的一位美女。陈黎此时穿着一身粉红色的羽绒服,修长的美腿被黑色的裤袜包裹着,在阵阵寒风中显得是那样的诱人,脚蹬一双黑色的过膝高跟靴,靴子底部那长达十厘米的泛着金属光泽的靴跟让本就显得有些高傲的陈黎更添几分女王样。

陈黎的出现无疑谋杀了所有人的眼睛,来不及寒暄我就带着陈黎来的了属于我们俩的座位上,我和陈黎是上下铺的关系,我在上铺,陈黎在下铺。这个时候一位孕妇在乘务员的帮助下来到了车厢,原来那位孕妇没有买到卧铺,可现在她有些不舒服,所以说乘务员希望买到有卧铺的人和她换一下。

「来我这里吧。」出乎意料的陈黎开口说道。

「陈黎,那你呢?」

「和你一起不就行了。」陈黎脸颊有些微微泛红的说道。然后就在车厢里所有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中陈黎和我一起上了上铺。

一上去陈黎就没有了刚才的那份勇气,和我各自坐在两头,她双手环抱着膝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陈黎!」我出声喊到,她慢慢悠悠的抬头刚和我对视我就控制住她了。
刚才那位孕妇的出现倒是省掉了我很多麻烦,陈黎是我在学校接触过的女生中脚下功夫最好的一位,她平时就对踩踏各种小东西很感兴趣,看着她眼神呆滞的样子我也等不及了,这漫长的回家之路上如果有陈黎的双脚陪伴着那将会是一躺完美的旅行。

陈黎和我同盖着一条被子,我熟练的将裤子脱下,陈黎也顺从的将她的一只脚放到了我小弟弟上,我那早就等不及的小弟弟正在坚挺着,等待着来自陈黎美脚的蹂虐,我控制着陈黎的大部分思想,然后将她内心的女王属性释放了出来,这样陈黎就可以根据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来慢慢地残忍的蹂虐我的小弟弟,并且还可以用言语羞辱我。陈黎用她那被黑色裤袜包裹着的美脚直接蹬了过来,一脚就把我的小弟弟蹬到了我的肚子上。

陈黎那充满诱惑的美脚将我的小弟弟踩到了肚子上,前脚掌刚刚好踩住我小弟弟的前端,顽皮而灵活的脚趾此时正在不断的轻微扭动着,整个足弓将我的小弟弟死死的踩住,脚跟刚刚好踩在我的子孙袋和小弟弟接触的部分,陈黎的整个美脚就这样将我的小弟弟踩住,她脚上那黑色裤袜的致命诱惑在她脚的不断运动中慢慢地传到了我的小弟弟上。

我双手将陈黎的另外一只脚虔诚的捧在手里,不断的用手指去摩擦她那被黑色裤袜包裹着的玉足,黑色裤袜上那致命的诱惑随着我手指的不断摩擦进一步的刺激着我的小弟弟。

我双手的动作继续着,车厢里满是乘客,在这样的环境里做这样的事更加刺激着我,我也对陈黎发出了第一个指示:「来吧,按照你的想法疯狂的蹂虐我的小弟弟吧,这趟旅途会因为你的美脚而变得更加的有意义。」

我的话音刚落,一阵踩踏产生的快感就快速的占据了我的脑海,陈黎那顽皮的脚趾带着裤袜的柔滑不断的刺激着我小弟弟的前端,而她的整个脚掌就像是一根大的按摩棒一样不断的抖动着,堪称绝美的带着弧度的脚跟在裤袜的包裹下不断的碾着我的子孙袋,仿佛要将里面的蛋碾碎一般。

「陈黎女王,求求你,把我的小弟弟踩烂吧!」我早就等不急了,一边享受着来找陈黎脚上的无限诱惑一边在一旁低声说道。

「那你就继续求我呀!」陈黎也压低了声音慢慢悠悠的说道。

「陈黎主人,快点吧,我快受不了了。」

我的确是快受不了了,陈黎的脚下技术和脚的诱惑性的确是太强了,要是在以前恐怕我的小弟弟早就瘫软在陈黎的脚下了。陈黎却是没有理会我的哀求的意思,继续不紧不慢的慢慢的踩踏着我的小弟弟。我嘴里带着些许的呻吟配合着她脚下的动作。

火车上卧铺本就拥挤,我在床上的动静马上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没办法,我只好停下动作继续哀求陈黎。

「陈黎主人,您行行好吧,求求你快点踩踏我的小弟弟吧!」我一边说着一边揉搓着陈黎的脚,慢慢地将手挪到了她的脚踝处,双手不停的揉搓着,然后再往上用手去抚摸她那被黑色裤袜包裹着的小腿,柔滑的触感几乎快将我的手融化。
「被我踩在脚下的东西是你的小弟弟啊,我怎么看它就像是一根烂香肠啊?」陈黎调侃的说道。

「对,它就是主人脚下的一根烂香肠,能够被主人踩烂是它的荣幸。」
「那你呢?你又是什么东西?」

「我,我就是主人脚下的一滩烂泥,能够被主人踩在脚下是我这辈子的荣幸!」
陈黎这才满意的笑了笑,脚下的动作开始加速了,脚趾分开隔着裤袜将我的小弟弟夹着,可我的小弟弟膨胀的太大了,尽管她想尽了办法,她的脚趾还是不能将我的小弟弟完全夹住。「该死的东西!」陈黎生气的说了一句,然后我就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舒爽,爽到骨头里,原来陈黎将脚向上挪了一点,然后将脚趾挪到了我小弟弟的顶端,突然的,弯曲脚趾将我的小弟弟夹住,虽然这样也不能将它夹紧,可小弟弟的顶端是那样的敏感,陈黎的脚趾隔着裤袜将我小弟弟的顶端夹着朝上拽,因为根本夹不紧小弟弟又滑了回来,陈黎继续一脚踩住还碾了几下,然后继续夹它。

在陈黎的一碾一踩间我的小弟弟不断的散发着热量,连我都感觉到了陈黎的脚底已经被我小弟弟的热量热出汗了,夹杂着汗水的裤袜更加刺激了我的小弟弟。
陈黎脚上的力道已经很大了,她先是用前脚掌将我的小弟弟踩到肚子是,死死的踩住,然后扭动足弓,用足弓的弧度不断摩擦着我那早就坚硬如铁的小弟弟,最后才是用足跟狠狠地碾一下我的子孙袋,仿佛是想将那里面的两颗蛋踩烂一般。
经过了二十多分钟的踩踏,陈黎的脚有些酸软了,她有些生气的说道:「怎么还不喷。」

听见她这样说我有些高兴的笑了笑,大着胆子将头伸进了被盖里,双手将她的玉足一拉,一只被黑色裤袜包裹着的玉足就呈现在了我面前,我将自己的鼻子靠在她的玉足上,她脚上的那股幽香瞬间充斥着我的鼻子,灌满了我的身体。
我继续用脸去蹭了蹭她的足弓,足弓的弧度刚好将我的脸覆盖住,裤袜那柔滑的触感立刻将我融化了,此时我是多么渴望化身陈黎脚上的这双裤袜,一辈子守护着她的玉足,或者化身为被陈黎踩在脚下的靴子,一辈子被她踩在脚下。
陈黎见我这样似乎是真的生气了,踮起脚尖不断的扭踩着我的小弟弟,一股钻心的疼痛感从小弟弟上传来,我赶紧松开了陈黎的玉足。

经过陈黎的一顿碾踩,我的小弟弟有了快要喷发的症状了,可我转念一想,不对,这里是火车卧铺,如果喷在这上面会有些麻烦。我恋恋不舍的站起身来,从陈黎的手包里摸出了一双白色的棉袜,我将陈黎的那双白棉袜套在了我的小弟弟上,冰冷的棉袜刚刚和小弟弟接触我就感到浑身一颤,这感觉真是说不出的美妙。

我已经准备好了,陈黎的脚也休息了一会了,我依旧按照刚才那样子躺下去,陈黎一脚踩到我那被她的白棉袜包裹着的小弟弟上,这次她没有留情,拼尽全力的抖动着自己的美脚,就像是电气按摩一般的舒爽感冲上了我的脑子。

「嗯……嗯………」我嘴里呻吟着,身体颤抖着,小弟弟也一抽一抽的,在这种情况下一大股浓浓的精华从我小弟弟里不断的喷涌而出,那被陈黎踩踏了快半个小时而积攒下的精华瞬间喷涌而出。

在我身体的不断抽搐中我感觉到了天堂就在眼前,我的天堂就在陈黎的脚下。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