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卧车厢里的奴

奔驰的火车上,同样在软卧车厢里,但此时我与她的关系与来时已截然不同,我们已是明确的」主奴」关系了。所以当我很抱歉地说,还是只能买到火车票的时候,她和善了很多,无奈的笑笑作罢。虽然对她而言,还不是很明确什么是虐恋,但是她很有天分,用她的话说,这个世界上,想跪在她脚下的男人太多了,但是像我这样诚恳,忠诚的很少。

在她面前我不用再掩饰自己的崇拜之情,上车后刚刚放好行李,一关上了包箱的移门,我「咕咚」一声跪在地下,又爬到她的脚下一边亲吻她的鞋尖,「妈妈辛苦了,赶快坐下休息一下吧」

她从我的头上跨过,坐在了另一张床铺上,」给您揉揉脚吧」

她向后仰靠在毛毯和枕头上,」恩。」我用双手托着她的脚腕,把鞋根踩在自己胸口,为她脱去马靴,放到地下,然后开始为她揉捏双脚。

「呵呵,你也不觉得脏。」她笑了。

「在我眼里,您的任何都不会是脏的。」我说得很诚恳,她笑笑说,」其实,你能这么陪着我,就挺好。」眼神有些复杂的瞧向窗外的远方。

其间忍不住一次次地将鼻子凑上去闻她的脚香。她的脚既柔美又馨香,真的是世间少有的尤物。我陶醉在为她揉脚的美好感受之中,突然敲门声响了起来,我马上爬起来在对面的床铺上正襟危坐,一副绅士派头。进来的是服务员,登记旅客的身份证。服务员出去后,我迫不及待地又跪到她的床边。她说:「小建,起来吧,这两天你也累了,躺床上休息休息。」我感动地说:「谢谢妈妈,我不累,伺候您是我的天职。」

她假装生气地说:「听话,爬到床上去。」

我上了床,眼睛却含情脉脉地望着美丽的她。她斜了我一眼,嗔道:「看着我干嘛!睡觉。」

深夜的火车包厢,马燕利带着耳机睡着了,电视屏幕上还放着循环的电影,她太累了,而我已经悄悄爬起来跪在她的座位前,轻轻抱住她的双腿,将脸贴在她的小腿牛仔裤上,近乎完美的玉足呈现在我的眼前,昨晚的玉足再次放到我的嘴边,我轻轻的一遍遍的亲吻,一遍遍的舔舐,用舌头细心的去感受美脚给我带来的快感。

我动情的亲吻也传给马燕利一丝感染,在半梦半醒之间轻轻发出了呻吟,享受着我的舌头,我的崇拜,一脚脚的足尖抚弄着我的耳垂。

我用舌头在她的足心轻轻的舔着,崇拜中带着温柔,此时我已经将这美丽的玉足当成了自己的情人一样,用我的整个身心去抚慰。

我那充满深情的亲吻使马燕利在梦中也有些冲动,渐渐放松身体,不时用双脚夹住我的脸往上提,我明白她是让我向上亲吻,我一点点向上挪动着我的双唇和舌头,顺着她紧身的牛仔裤腿双腿向桃源圣地而去。

隔着牛仔裤的裤裆,一阵甜香传入我的鼻子,她的私处居然会散发香味,真是令人难以至信,我用舌头舔舐她的裤裆,虽然隔着厚厚的裤子,我想她还是应该感觉到,尤其是我不时含住裆部,大口呼出热气去温热她的胯下,马燕利被我舔的有些醒了,仍然双目微闭,但是呼吸急促起来,平躺下来开始两腿紧紧夹住我的头发,双手已经放在了自己的玉乳上,不一会她的牛仔裤裆部已经湿透了,不只有我的唾液而已,她一下抬起哦了屁股,牛仔裤被她拉了下来,双手抓住我的头发向自己的私处按。

我的头伸进她的胯下,天,她居然没穿内裤,那美丽的桃源,散发着甜香的淫水,我张开嘴含住了整个桃源,仔细品尝着。

马燕利已经开始呻吟了,双手抓住我的头发,将我的头紧紧的夹在她的胯下,我时而用舌头舔,时而用鼻子顶,胯下的阴茎已经要把裤子撑破了。

「小坏蛋,小乖狗,嗯…要不行了,不要停。」马燕利嘴里不停的呢喃。
我更加卖力的舔吸,直到感觉嘴里的淫液突然增多,她的双腿也软了下来,我知道她的高潮已经来了,而我的脸上嘴里也满是她甜甜的淫液。我没动姿势,而是温柔的继续轻吻着她的私处。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把我从她的胯下放出来,」你个小东西,没想到嘴上的功夫还挺厉害,是不是专门练过呀?」

「没有,是您的圣地让人不由的动情。」我跪在地上回答,然后抱住她的双腿,将脸贴在她的腿上。

「行了,我要去厕所。」马燕利抬脚将我踢开,坐起来,我跪在地上,又抱住了她的双腿。

「你做什么阿,我憋急了阿。」

「我……妈妈……我……请妈妈尿我嘴里吧。」我低着头恳求。

「尿你嘴里?什么?你真要喝我的尿?」马燕利很惊讶。

「是,妈妈,做您的夜壶,也是奴想做的。」

沉默了良久,」我明白了,难怪有个变态在我博客说,要喝我尿,你个小变态,呵呵,好,躺下。」

我躺在车厢的地板上,vip软卧是地毯,所以一点也不冷,随着火车的晃动,我的心也咯噔咯噔,马燕利站起来正对着我,车厢里只有一个显示器在闪耀,我看不起她的表情她也只能看到我的轮廓,她叉开腿蹲骑在我嘴上。

我嘴含着马燕利的阴唇,将舌尖抵在她尿道下方,立刻感觉尿道一涨,一股温热的尿液射进我的嘴里,泛起啤酒般泡泡,浓浓的尿臊味道瞬间刺入我的鼻子,舌头感觉一阵酸涩,但是对于马燕利的那种崇拜,新鲜的感觉,是如此的刺激,让我不顾一切吞咽起来,甚至吞咽的速度比她尿的还快,我开始吮吸她的尿道口,于是她如同哺乳一样,不断释放着身体里的液体,我甚至开始在想,这里有哪些是她喝的啤酒,哪些是她喝的香槟。直至最后的几滴挤进我嘴里。我不知道这是多久的时间,在整个过程中,马燕利蹲在我脸上就开始尿,没有丝毫犹豫,也许可以说是她憋得太久了,但是一般人第一次在别人嘴里尿尿,都会有些不顺畅,除非这个人高贵得一直把别人踩在脚下,马燕利做这样的人太久了。

马燕利拉上牛仔裤,坐在座位上,燃起一根烟,没有说话,她双腿搭在一起,拉开窗帘,凝视车外一闪而过的点点灯光。

我慢慢从地上爬起来,轻轻包住她的小腿,把头枕在她的大腿上,她没有拒绝,无言的用手摸着我的头发,那动作就好象年轻的母亲原谅淘气的儿子做错事一样,我心里涌起一股感动,眼中竟然充满了泪水,是的,是泪水,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神经错乱了,是不是中了什么魔咒,一个三十岁的大男人,跪倒在一个三十二岁的女人脚下,刚刚为她口交,又喝了她的尿,她的几下抚摸竟然眼中充满泪水,竟有种要永远跪伏在她脚下的感觉,永远将她作为自己的女神一样崇拜的感觉,就象一个虔诚的宗教信徒崇拜他们的活佛一样。我再次扒在她脚下,用脸在她的腿腕上轻轻的蹭着,用嘴亲吻着她的大脚。

「妈妈,」一边亲吻一边轻声的叫着,是的,我是那么的自然而然的冲口而出,」妈妈,我要永远的服侍您,永远的臣服在您的脚下。」

「什么?」马燕利突然愣了一下。

「是的,」我用充满真诚的眼神抬头望着她,」我是说真的,您就是我的女神,可再没有一种爱象对母亲那样的爱来表达我对您的崇拜之意了。所以,我恳求您收下您卑贱的儿子吧。」说完,我象教徒那样对着她的玉足膜拜起来。
马燕利好象明白了我的意思,有些感动起来,用她那白嫩的大脚在我的头上轻抚了几下,又用足尖勾起我的下巴,」好了,不用再磕头了,前些天认我当主人的时候已经磕了不少了,这个世界上,想跪在我脚下的男人多了,我从来不多看他们一眼,你知道我为什么会选你?」

「我不知道……妈妈。」其实这也是我一直的困惑。

「呵呵,因为我昨天喝多了。」不等我回答,又笑笑接着说,」那天我看到你对着我椅子下跪认错了。」

原来她已经看到了。

「你的忠心,其实我一直不相信,在我身边,你这样的人也很多,都是想利用我的人,不是利用我的身体,就是利用我的钱,不过你那一跪,我有点信了。」
「我要承认在此之前,我一直在后悔昨晚的事情,我很少喝多,酒真是误事。」她略一停顿,」不过刚才那一刻我不后悔了。」

「刚才?」

「刚才……你……喝……我不知道怎么表达,我觉得我在给你哺乳,你就真的像我的孩子一样,这感觉我很久没有了,你知道我有一个女儿……。」

「现在我更相信你是发自内心的想认我当你的妈妈,我很喜欢你现在的样子,也很高兴,那我就收下你这个大儿子吧,不过你要记住,还是那句话,你真的能什么都听妈妈的话,都照妈妈的吩咐去做吗?你身上最宝贵的东西,对我而言,就是忠诚。」

「能,」我回答,」我能做到,我会用时间证明。」

看的出我的回答让马燕利非常满意,她捧起我的脸在我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去,给我拿来面膜,太累了,都忘了。」

「是,妈妈。」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