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上骚女主任

阿雷放暑假在家闲的无聊,就想去学车考驾照。驾照考试的手续比较麻烦,要先到市车管所拍照体检,等体检合格才能领取报名表,然后选驾校,考理论,再是场地考试、最后道路考试,全部合格通过之后才能取得驾照。所幸,阿雷的叔叔是区里分管交警的公安局副局长,所以叔叔跟市车管所的张所长打好招呼之后,就叫办公室主任范蝶开车送阿雷去市里报名体检。

范蝶年纪不大,三十岁出头,结婚两年,还没有孩子。是当时公安局从陕西人才引进的大学生。生得并不是很美,但也不算难看,身材中等,但是笑起来露出两个小酒窝,很是迷人。她今天没有穿制服,只是穿着一套短裙套装,约在膝上十公分,露出来不多不少的白皙腿部。剪了一头俏丽的短发,施了淡淡的一点脂粉。

范蝶开的是一辆自动档的车子,虽然开起来比较简单,只要踩踩油门和刹车就可以,但是因为路上车子比较多,所以要不停的变速,所以有时她双腿在刹车、油门来回变换的时候,常常因为双腿的动作把原本就宽松的短裙下摆晃了起来,露出里面一件小巧的灰色内裤,引得阿雷忍不住去窥视。

阿雷定了定神,侧了一下身子,方便自己更仔细的进行观察。范蝶一只脚略为抬起,另一只脚踩油门、刹车的时候,双腿间微微的张开,使得阿雷更清楚地看到了她的下体。灰色的内裤当中居然是半透明的丝布,朦朦胧胧地显出下身的一团阴影,胀卜卜的私处,在半透明丝布的紧裹下,更显得诱惑动人,阿雷看得阳具像帐篷一样的支起了。

“阿雷……”范蝶一转头,本来想要说什么,却发现阿雷目光不对,发现他正在注视自己的裙底,猛然发觉到自己已经春光外泄,连忙拉了一下裙角,对阿雷嗔道:“小鬼……你不乖哦!”

阿雷忙笑着抱歉说:“对不起,但是……一下子忍不住……”

范蝶闻言,气鼓鼓的瞪他,他急忙又说:“但是……范主任真的很好看……”

范蝶又好气又好笑,“噗嗤!”一声,笑骂说:“下次再这样没有规矩,我可真的生气了。”

阿雷受了她一顿抢白,就沉默了下来,但是看她似乎不是很生气的样子,心想:或许耍耍手段,这个少妇可能就是跨下之物了。这时更觉得裤中硬挺的大鸡巴跃跃欲试,只是不知道开个什么话题好。其实范蝶也发现了他身体的反应,看见他紧挺的裤子,也不禁惊异他本钱的雄厚,心内也有点痒痒的。但是碍于身份,只能是假装不知,扭头继续开车。

阿雷左思右想,眼睛滴溜溜乱转,灵机一动,掏出手机在手中把玩,装作一不小心,故意把手机跌倒驾驶室,范蝶的腿下。

“哎呀”,阿雷叫了一声,忙低头去捡。

范蝶没有穿丝袜,脚上只穿了一双扣带的凉鞋,细细的高跟更显出她小腿的纤细和脚趾的柔美,十个脚趾上还涂了淡淡的一层红色甲油,看的阿雷忍不住伸出手在她小腿上轻轻摸了一下,范蝶身子抖了一下,轻轻踢了阿雷的手一下,仍旧自顾自的继续开车。

阿雷被她踢的心更痒了,偷偷的将手掌离开小腿,轻轻向上游动。范蝶索性不理他了,阿雷更是大着胆子,把重点全部转移到大腿,不客气的揉捏起来。也许是受到刺激忍不住的缘故,范蝶突然将两腿并拢,夹住了他的手掌。阿雷吓了一跳,抬起头,望了范蝶一眼,但是范蝶好象夹着不是他的手一样,仍旧目不斜视,自顾自的开着车。

阿雷西西一笑,伸出一根手指在她的大腿内侧,轻轻搔了一下,痒痒的感觉,让范蝶不由自主地把原本并拢的双腿又张了开来。

阿雷顺势把手探了进去,隔着紧绷的灰色三角裤,一只手掌只是一上一下不停的挤按。一边还隔着内裤用手指轻轻撕拉范蝶阴户上的阴毛。范蝶只觉得好象几只蚂蚁在阴户上来回不停的爬来爬去,屁股忍不住在座椅上扭了几下,一股淫水从里面冲了出来,把半透明的丝布沾湿了一块。阿雷的手指头清楚地感觉到了她的湿润,所以在丝布外按揉了一会儿之后,他便大胆地先用左手食指撩开她私处的丝布,中指直接侵入了三角裤内,按住阴核轻轻的揉动。范蝶扭动的更厉害了,一阵阵的淫水汨汨流出,弄得灰色三角裤上的那一片蕾丝刹那间变成了摆设。

阿雷索性将心一横,左手把裤缝拉得更开,只见范蝶裤内两片红红的阴唇正一掀一合的开闭着,上面还粘着一丝丝的淫水,当中的一颗阴核突突跳动,于是便伸过头去,嘴巴凑上小穴,放肆的舔舐起来。

“啊……”范蝶一下不及防,叫了出来。

阿雷也不理她,继续舔弄着,舌尖不时的逗弄那敏感的阴蒂。痒的她双脚,一会儿夹住阿雷的头,一会放开,一股浪水直冲而出,喷得椅套上湿淋淋的。突然一个急刹车,把车停了下来。

阿雷迫不及防,“碰”的一声,一头撞在方向盘上。不得不把头离开她的小穴,摸着后脑,起身笑道:“好姐姐,你也太生猛点了吧!”

范蝶两眼一瞪,骂着说:“你……你干什么?……你……你……欺负我……”

“好姐姐,那你舒服吗?”

“才不告诉你,坏家伙!”

这范蝶虽然并不明艳动人,但是就是有一股娇媚的姿态,这时气鼓鼓的红着脸,嘟着嘴发起脾气来,惹得阿雷更是大乐。

范蝶故意偏过头去,说:“哼!,坏孩子!不理睬你了”说着一松刹车,又要启动车子。

阿雷连忙拉住她的手叫道:“好姐姐,别啊,你舒服了,我还没好呢!”说着把她的手一把放在自己突起的大鸡巴上。阿雷跨下传来的阵阵热气,从范蝶娇嫩的小手窜升到她的心头,烫的她浑身一软,但是口中仍旧不依不饶的说道:

“你好不好,关我什么事情啊。”阿雷在座位上挺直身子,一边拉着她的手解开自己裤头,掏出又硬又粗又长的大鸡巴,一边让她的小手握在阳具上轻轻地上下套动。

范蝶当场看到他赤裸裸的大阳具,不禁看的目瞪口呆,天哪!好大鸡巴啊!

尤其是一边在套动的时候,他那跳动的大鸡吧那里传来的激烈的青春气息,让她直感到一阵晕眩。

阿雷把头凑到她耳边,轻轻地望里吹了一口气,笑道:“喜欢吗?”

“才不跟你胡闹呢!”范蝶强忍着内心的火热,但是为了面子问题,还是保持着最后的一点矜持,猛的把手一抽,一踩油门。

阿雷看她欲拒还迎的,反来钓自己的胃口,就又把她的右手从方向盘上拉了下来,继续按在自己滚烫的阳具上,吸一口气,让阳具在她手里一跳一跳的,笑着说:“怎么是胡闹呢,你看,他正在跟你打招呼呢。好姐姐,把车靠边停一停啊,就一会功夫。”

范蝶的手里揉搓着阿雷的阳具,一股股滚烫的热气直冲击得她心神旌荡,虽然口里说着:“不要,不要,办正事要紧。”但是把车速慢了下来,往路边停去。

阿雷轻轻地按下范蝶的头,让自己的阳具正对着范蝶的嘴巴,范蝶假装拒绝的来回躲着自己的嘴巴,不料阿雷双手一夹她的脸,一用力,把她小巧的樱唇夹成一个“0”型,索性把她的小嘴当成了阴户,一把把大阳具插了进去,噎得范蝶只翻白眼。但又不忍直接把它吐出来,只是微微抬头,对着他的龟头,又吸又吮的,百般爱怜。

阿雷乘机撩起她的短裙,将它一把捋到腰际之上,又顺势解开她的上衣,这时才真正看到范蝶的全部身体。头颈修长,背部直挺,臀部到小腿曲线滑顺优美,一条灰色小三角裤夹在白嫩的屁股当中,更衬托出小屁股的圆翘,不大不小的乳房,罩在浅灰色的半罩内衣里,正软绵绵的压在阿雷的大腿上,露出胸部白花花的一片肉来。

阿雷解下了胸罩的背扣,从底下抽出胸罩,整个胸部就都显露出来了,那小巧的奶头正骄傲的挺硬着,阿雷用大腿轻轻摩擦着她的小奶头,范蝶含着大鸡巴的口中“啊……啊……”的喘起来。

阿雷把范蝶一拉,让她坐在自己腿上,伸手脱下范蝶的内裤,也解下了自己的内裤,挺着大阳具,仰躺在范蝶的面前,范蝶乖巧的张开双腿,并用双手撑住,来套迎他的阳具。大鸡巴刚抵达穴口,范蝶一沉腰,顺着淫水,也不稍做停留,长驱直入,一下子深抵花心。范蝶从没被插得这么深过,一口大气差点喘不过来,整个人都软瘫在阿雷身上。待得阿雷把她慢慢从身上托起,大鸡巴缓缓抽出时,才“啊……嗯”一声,浪叫开来。

阿雷在下面挺动着屁股开始轻抽深插,两人这样女上男下的的姿势令阳具十分容易顶到花心,这样子次次到底的刺激,真让范蝶美到心田深处,一阵阵浪水直流,口中浪声不断。

“好舒……服……好美……唉哟……又到底了……啊……怎么……这样…… 舒服……啊……好……好……好爽啊……啊……啊……不行……要……丢了…… 啊……啊……唉呀……丢了……丢了……啊……啊……好哥……哥……”

阿雷才刚不过挺动几十回,范蝶已经又浪丢了一次。他也不去管她,继续扶着她的腿不断的挺送着自己的屁股,阳具仍然次次到底,在子宫口重重撞了一下就忽的离开。干得范蝶好象悬在半空的杂技演员,伸手要抓却怎么也抓不住。不禁越叫越高声。

“姐……你好浪啊!”阿雷喘着粗气说道。

“是啊……我浪……我……浪……哥……快插……我……插我……”

阿雷看她这样淫媚可人,忍不住探头去亲吻她的嘴儿,她毫不迟疑的伸出舌头相迎。阿雷又探身去亲她的耳朵,用牙齿轻咬着她的耳轮,舌头来回舔她的耳廓,甚至深入耳朵洞里,范蝶哪里还忍受得了,“啊……啊……”死叫,浑身发麻,阵阵颤抖,双手紧紧的抓住阿雷的肩膀,双脚则紧紧勾缠住阿雷的腰臀,屁股猛送,阴户淫水不停的流出,阳具进出时“渍!”“渍!”作响。

“哥呀……我……又要……丢了……丢死了……啊……啊……”她哼叫着,果然一股热烫的阴精又喷冒而出,但是这回泄完身子,她再也没有力气去搂缠着阿雷,手脚四肢一摊就懒洋洋的倒在座椅上,闭着眼睛直喘粗气。

阿雷略抬起身躯,问道:“姐姐,怎么了?”

范蝶媚眼如丝,轻笑着说:“啊……姐姐美死了……哥哥真棒!我……没有力气了……”

“那……你还要不要?”

范蝶不说话,用鼻子“恩”了一声,下身又扭了扭,这无声的动作告诉阿雷她还意犹未尽。

阿雷看她骚浪的可爱,就把她翻过身子,变成伏趴在座椅上,他自己整个人趴到她身上。然后阳具从屁股后面再次侵入穴内,这种姿势可以直接刺激女性的阴核,再加上男性的阴毛可以在抽动的时候顺势刮擦女性的阴唇,更能挑起女性的情欲。果然范蝶从喉咙深处发出“啊……”的轻唤,舒服地回过头来,媚笑着看着阿雷,看的阿雷忍不住又使劲抽动起来,大阳具在小穴里进进出出,龟头棱子拔出来时便带出一堆淫水,一插入又直奔到底,次次抵达花心,范蝶从没这么爽过,直翘高自己的圆臀,好让阿雷能够插得更舒服。

“好……好……天哪!……好舒……服……啊!?……又……又要……高潮了……啊……小浪穴……要丢了……泄死我了……啊……”

范蝶美得四肢百骸都要散了似的,再没力气浪叫,全身酥软如泥。阿雷并不理她,跪起双腿,双手捧着她的屁股,自顾自的猛插着,突然一阵酸麻从马眼传来,只插得龟头暴涨,腰肢酥麻。范蝶只觉得洞内越来越热,好象一根火热的烧火棍在体内进进出出,下意识的抽搐起阴户壁,一下一下地夹着阿雷的阳具。

“啊!”阿雷终于爆发出来了,他把阳具紧抵着范蝶的子宫口,热精“卜!

卜!”的射出,直射到子宫深处,她本来就要爽死了,被热精一冲,花心一颤,又丢了。

两人舒服到了极点。阿雷顺势趴在范蝶身上,温柔的轻抚着她,享受着快乐的余韵。

两个人满身大汗,弄得车内座椅到处都是东一块,西一块的淫水印子,范蝶又是大发娇嗔,阿雷急忙安慰,说会陪她去汽车装潢店处理。范蝶这才回嗔作喜,又启动车子向车管所开去。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