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一日游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窗外的阳光已经照到了大床上,明亮晃眼,看着
自己和老徐都是赤身裸体躺在床上,彼此的身体还交缠在一起,我脸颊一阵发烫,
赶紧把老徐横抱在我乳房上的手臂抽开,用最快的速度跳下床跑进了卫生间。
没多久老徐也醒了,洗漱的时候我问他今天有什么安排,他说本来是跟李教
授去打高尔夫球的,发生了昨晚那件事,这是不可能的了,就逛逛商场购物吧。
即便是简简单单的出门购物,老徐也精心替我准备好了一套衣物,看到他从
旅行箱里把一副黑色吊袜带连同丝袜一起扔在床上,我红着脸用手指戳了一下他
的额头,娇羞地说:「你呀,这脑子里一天到晚都想些什么啊?」
「好身材当然要用性感的内衣来陪衬。」老徐笑着说,他在浴室的镜子前刮着胡须,
一边提醒我,「对了,内裤穿在吊袜带外面,你懂的。」
吊带袜相对于连裤袜更方便自不用说,尤其是把内裤穿在吊袜带外面,可不仅
仅是上卫生间方便而已,老徐是真正懂得享受情趣的人,为我准备的这一整套内衣
包括了一副黑色的蕾丝乳罩、黑色的吊袜带、黑丝的蕾丝边大腿袜、黑色的蕾丝全
透丁字裤。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答应他穿上这些东西,好像这一件件薄薄的蕾丝天生就
有种魔力在吸引着我,维多利亚的秘密- 爱美的女性对这个品牌应该没有什么免
疫力吧。
在里面穿上这些性感的东西之后,外面只是穿了一条款式简洁的衬衫裙,无
袖的设计,短到屁股下沿,从上到下只有四粒纽扣,随便解开任何一粒,都会让
我中门打开,春光外泄。
我站在镜子前看着里面那个成熟妩媚的女人,谁能想到她平日里是站在讲台
上教书育人的教师呢?这种身份的强烈反差竟然让我有种莫名的刺激。
老徐打赌我不敢将这一身穿出门,但是他估算错了这是在一个陌生的城市,
有很多东西是我不需要顾忌的,比如我不用担心会遇到熟人,也没有人会知道我
的身份是什么,而且在跟老徐有了实质的性关系之后,我的羞耻心进一步淡化了,
在这个知晓我和儿子乱伦秘密的男人面前,我还有什么是不敢干的?
我甚至做得更彻底,把黑色胸罩留在了床上,衬衫裙里赤裸的双乳毫无拘束
地晃荡着,这一下可让老徐惊讶得张大嘴巴,半天都合不拢。
「这样岂不是疯狂得更彻底?」我娇笑着,迈着轻快的步伐从老徐面前走过,
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老徐穿了一身便服,背着一只双肩包,我们第一站直奔中环。
来香港想买的无非是化妆品和包包,时装对我的吸引力并不是很大。
要买包包当然要去中环置地广场,LV、PRADA 、GUCCI 都是我喜爱的牌子,
一站就能逛完三家专卖店,省时又省心。
买化妆品就要去尖沙咀的海港城了,全港化妆品品牌最全的商场,甚至一些
不出名的南*棒牌子也在这里开有专柜。
既然来了香港,不管是不是真的要购物,铜锣湾的时代广场还是要去逛一逛
的,毕竟这是香港的一个标志,每年除夕夜这里的新年倒数已经成了一道景观,
而且这里还有崇光SOGO,日系的品牌较多,总之女人到了铜锣湾,基本就是扎进
这一间连着一间的店铺出不来了。
这大半天下来,我们差不多把香港知名的各大商场逛了个遍,等我们回到酒
店的时候已经过了午饭时间了,把这半天购物的战利品堆在床上,闻着包装袋那
清新的香味,任何女人都会精神愉悦,心花怒放吧,其实我购物还是有节制的,
只买了一个打了折的GUCCI 的包包,花了不到4000块,老徐想送我一个LV的手袋,
两万多块,我拒绝了,但是后来那一堆化妆品加起来不到5000块,我就欣然地让
他买了单,男人总是要面子,尤其是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被拒绝是很伤自尊
的。
从回到酒店房间开始,老徐就在一直低头看着他的手机,手指点来点去,忙
个不停,我跟他说话也好像不闻不问,这在以前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我说一句
他能回个三五句,从来不会冷落了我。
「在看什么呢?」我好奇地凑过去看他的手机屏幕。
老徐微微一笑,爽快地给我看了他的手机,原来这大半天来他跟在我后面一
直拍我,拍了整整200 多张照片,我这才发现,在自己全副身心投入到购物当中
时,有不少男性路人也在对我投入极大的兴趣。
有趁我弯腰跟柜台里的售货员交谈的时候,在我身后偷拍我的,有故意低头
系鞋带,然后从下往上偷窥我裙里的春光的,还有故意靠近我找机会跟我身体接
触的,这些男人的猥琐行径都被老徐暗中拍了下来。
「被那么多好色的男人关注,是不是很有满足感?」老徐笑呵呵地说。
「变态,你也不提醒我,你还自己也偷拍。」我假装生气地把手机扔回给老
徐。
「男人的本性就是如此,我只是在记录人生百态。」老徐嘴角一抿,低头翻
了翻手机相册,然后翻到一张照片又递到我眼前。
我仔细一看,原来这是我搭步行电梯的时候,老徐故意落后几级台阶,用手
机在拍我的裙底,由于角度取得恰到好处,堪堪拍到了我露底的春光,修长的大
腿上露出的吊袜带和黑色长筒袜根,两瓣浑圆雪白的臀瓣之间是一条细小的黑色
丁字裤,已经完全没入了股沟中间,勒得紧紧的。
这好像是在时代广场那会,当时可是人潮拥挤啊。
「啊哟……原来你才是最大的变态,商场那么多人也敢这样拍,就不怕边上
的人把你抓起来?」因为只是拍到了我的半身,而且又是背面,我也就没有特别
介意。
「我那么小心,谁会发现,再说了就算发现了,我俩是一起的,人家顶多也
就认为我们是在追求小刺激而已。」老徐又翻看了一会手机相册,才恋恋不舍地
收起了手机。
「我才不承认跟你认识呢,让警察把你当色魔抓起来。」
「你就那么残忍,你舍得啊?」老徐拉住了我的手,轻轻一扯就把我拉到了
他的怀里。
我扭捏了一下,也并不想挣脱,老徐顺势低头吻着我的耳根,双手也开始不
老实地抚摸着我丰满的臀部。
「唔……大白天的……别……」我轻轻喘息了一下,摇了摇头。
老徐又在我脸颊上亲了几下,也不再继续骚扰我,松开我走到窗户前往外张
望了几下,回头问:「累了?要不我们出去吃点东西再看看下午能不能找些节目?」
「还好,女人逛街购物是种享受,哪里会累。」我看着床上那一堆包装袋笑了。
「也对,在香港每一分钟都宝贵呢,可不能浪费在睡觉上。」
「嗯,你拿主意吧,我都可以。」
于是,我们又一次走出了酒店。
在酒店的餐厅简单吃了些东西,老徐在门口叫上一辆计程车,告诉了司机一
个地址,我也不关心他要去的地方是哪里,反正在香港就那么一天半天,过一分
钟就少一分钟了。
上了车没多久我就有点犯困,靠在老徐的肩膀上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等老
徐把我叫醒的时候,我发现计程车停在一个看起来相当偏僻的地方,像是一座并
不热闹的公园门口。
计程车开走以后,我和老徐走进了公园。
「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我估计就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都不一定找得到这
里吧?」我左右顾盼,公园冷冷清清,一个人影都没有。
「以前我来香港做讲座,租过这里的场地,就是图它清净啊。」老徐耸耸肩。
我们顺着正对着大门的一条林荫道往公园深处走去。
虽然地处偏避,人迹罕至,但这公园该有的都有,绿化做得很好,满目的郁
郁葱葱,放眼看去都是成片的绿树和修剪得整整齐齐的花带,小道上居然也是干
干净净的,看不到半点垃圾,跟内地对比起来反差很大。
走出百米左右总算见到了一个穿着橙色反光衣的中年妇女,是个清洁工人,
蹬着一部三轮垃圾车朝公园大门驶去,见到我们两人她似乎有点意外,特意朝我
们看了几眼。
我挽住了老徐的手臂,身体轻轻倚靠着他,看起来像是一对情侣,我朝女清
洁工微微笑了笑,她也笑了,然后头也不回地骑远了。
经过一座人工湖的时候,老徐看见从湖中间穿过去的路连接着一座凉亭,建
议到里面休息一下,我正好也走得有些累了,走进凉亭,老徐贴心地替我把石凳
擦得干干净净,我一屁股坐了上去。
周围没别人,我也毫无顾忌地将双脚的高跟鞋脱了下来,让穿着黑丝的脚丫
透透气。
人工湖里建造了形状各异的假山,从大路经过只能看到凉亭的顶端,形成了
一个隐秘的私人空间,显得十分清静,平时在这里看看书什么的应该很不错。
我背靠着围栏,微微闭着双眼,让自己的身心放松下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自己应该是睡了过去,直到大腿上一阵酥痒,我
才睁开了双眼,发现老徐挨着我坐着,我身上的裙子下摆已经撩到了大腿根部,
老徐的一只手一边抚摸着我的黑丝大腿,一只手在翻看着自己的手机。
「啧……也不看这是什么地方,被人看到怎么办。」我拍了一下老徐的手背,
把裙摆放了下来。
「哪有人。」老徐嬉皮笑脸地说,恋恋不舍地伸手在我小腿上来回抚摸了几
下。
「还闹,我是不是睡着了?」我抬腿作势要踢他。
「有一小会吧,我看你有点累,就没打扰你。」
「这地方太安静了,容易让人犯困,你在看啥呢?」我眼角瞥了一眼老徐的
手机屏幕,还是那些今天逛街时偷拍我的照片。
老徐笑笑,没回答,我伸手去拿他的手机,一边说:「我也看看,刚才还没
仔细看过呢,你都拍了些什么东西啊。」
老徐毫不介意,把手机交给我,他站起身来伸展了一下腰身,在凉亭里慢慢
踱着步,我则低头认真地看着他手机里那些照片。

回市区的计程车上,我甚至都有点担心,自己身上散发出来的情欲气味会不
会被司机闻到,我紧紧并拢着双腿,但腿间的火热依旧强烈,我仿佛感觉老徐残
存的精液混合着我丰富的爱液一起淌了出来,透过裙子渗到了皮革座椅上。
车子朝市区飞驰,我还以为自己上车就会睡着,结果却毫无睡意,两个人拿
着手机各自在把玩着。
我的微信弹出来一条信息,老徐发的,我疑惑地看了一眼就坐在身边的他,
点开了信息,是一张图片。
这是刚才在公园的那个山坡顶上,我和老徐激情过后,我背身爬起来的那一
瞬间,身上的裙子还捲积在腰间,丰满雪白的肥臀几乎占据了整个画面,股沟下
沿那挤压出来的一小块三角状的鼓起,像翻开的河蚌,中间粉嫩粉嫩的一抹红色,
泛着一层油亮油亮的晶体,在户外那种明亮的光线之下,照片拍得异常的清晰,
我甚至看到了围绕着私处那一圈淡淡的耻毛。
我脸一下子就红了,这个老徐,什么时候都不忘记偷拍。
「你也太变态了,什么都拍,快删掉。」我看着前座的司机,不好对老徐发
声抗议,只好在微信里用文字发了过去。
「又看不到脸,怕什么?」老徐回了信息。
因为有司机在场,我们只能用文字交流着。
「你看看你,这么性感的一个美少妇,如果我不在场,指不定这个计程车司
机会不会把你拉到荒郊野外去。」老徐似乎对这种文字游戏越来越感兴趣,尺度
越来越大。
「你以为都像你呀,变态。」我边打字边朝老徐撇了撇嘴角。
「你看看这个司机,满脸的油光,脸上还冒了这么多痘,一定是很久没碰过
女人了。」
「你要是落在他手里,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一定是的,刚才上车的时候,我就看见他一直盯着你的大腿和屁股看,还
特意下车帮你开车门,还不是找机会揩一下油。」
「你说他要是在荒郊野外找个树林,把你绑起来,该怎么办啊?」
老徐自顾自地发了一大串信息,我没有回,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滑来滑去,看
着老徐那幸灾乐祸的表情,我决定狠狠地反击一下。
我看了计程车司机一眼,是个四十多将近五十岁的大叔,体态肥胖,安全带
几乎都勒不住他那鼓起的大肚腩。
换做平时,这样的男人无论如何都不会出现在我的性幻想场景里,但是此刻
如此近距离的面对着他,加上老徐添油加醋给我构思出那种情节,我反而有点莫
名的兴奋。
我又转脸看了看老徐,他也在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不用绑我啊,只要他乐意,就让他把我载到荒郊野外去,停在小树林里,
然后我把裙子解开让他看我的裸体,他要是憋不住了,我就在计程车引擎盖上替
他口,你看他那模样,我猜他那下面也是脏兮兮的,臭烘烘的,但我不介意。」
我飞快地打着字,往老徐的微信上一发,然后微笑着看着他,他低头看完这段文
字,呼吸声突然变得粗重起来。
「你都不肯替我口,却肯替一个素不相识的的士司机口?」我仿佛看到了老
徐从文字里透出来的浓浓恨意。
「那怎么了,人家一天开十几个小时的车养家糊口,多不容易啊,我这不是
慰劳一下人家吗,说不定我还……」
「嗯?还怎么?」
「说不定他表现好,我还让他的那根东西进到我的身体里来,就在这计程车
的后座上,多刺激。」
文字的挑逗游戏还在继续,老徐却明显已经沉不住气了,看着司机并没有
在留意后座,他把手伸进我的裙子下面,在我的大腿内侧捏了一把,也许是他带
着深深的醋意,手劲有点大,我吃痛得哼了一声。
计程车司机微微侧了侧脑袋。
「头在车窗上撞了一下。」我解释着,一边狠狠地瞪了老徐一眼。
「不好意思,我开慢点。」司机不疑有他,把车速放缓了下来。
「我就不信你敢这么放荡。」老徐的文字在继续。
「你试试看?」我毫不示弱。
「师傅……」老徐攀住前座的头枕,把身体往前凑了凑。
我吓得赶紧抓住了他的手臂。
……
我和老徐是晚上9 点回到深圳的,从口岸过关打车回到我们家小区已经快10
点了,计程车停在距离小区两百米外,路灯坏了,在树底下的阴影里黑漆漆的,
老徐恋恋不舍地搂着我亲了又亲。
「唔……好啦……好啦……唔……」我的拉杆箱扔在一边,背靠着树干,半
推半就地双手勾着老徐的脖子。
「舍不得你,怎么办?」老徐在我耳边低声呢喃。
「又不是见不着了,赶紧回家吧,杜丽在家里等着你呢。」我提到杜丽,心
里暗自咯噔一下,好像香港之行只是一场梦,如今刚刚从梦里醒来。
「我才不在乎她等不等着。」老徐叹了叹气。
「怎么像个小孩子一样,回去吧,一会让熟人看见了不好。」我轻轻推开老
徐,抓住了拉杆箱的提手。
马路外面一辆车子经过,车灯扫了过来,幸亏有树挡着,我们的身影很好地
隐蔽在阴影里。
「那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嗯?你说。」
「今晚……别和乐乐……你知道我想说什么。」老徐本来已经往后退准备离
开了,说到这句话他又猛地折返回来,一把将我紧紧搂住。
我感觉他的呼吸声变得粗重而急促,双手从后面掀起了我的裙子,伸进去摸
着我被裤袜紧紧包裹着的丰臀,用力地捏着我圆滚滚的臀肉。
「别……大马路上……」我的心一下子悬到了嗓子眼上,双手推着他的胸膛。
老徐没有退让,反而开始用手解着我衬衫的纽扣,最上面的一粒崩开了,露
出我里面的白色文胸,高耸的双峰因为激动而急剧起伏着。
「你疯了,这里……别这样……国洪……让人看见我脸往哪放啊……求你了,
这是我家附近,熟人那么多。」我几乎是用双手在拍打着老徐的手臂。
「晶晶,让我再亲一下你的宝贝,就一下,我就走。」老徐用一种哀求的语
气说道。
如果再这样跟他纠缠下去,不知道要再耗多少时间,还不如快刀斩乱麻,速
战速决。
「真拿你没办法,你可要说到做到,快点……」我松开了抵抗的双手。
老徐再解开我一粒衬衫纽扣,把我的文胸往上一抹,36D 的双乳不受束缚地
弹了出来,晃悠悠地暴露在夜晚的空气中,我羞红了脸,紧张地朝四周张望着,
生怕这会有行人经过,老徐双手扶着我的后腰,把脸埋在了我深邃的双峰之间,
他张开嘴,在我左右两边的乳头上轮流吸吮着。
「嗯……嗯……」我本能地娇喘了两声,又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老徐的嘴在我的双乳上流连忘返地饱尝了将近两分钟,乳头上都沾满了他黏
糊糊的口水,我甚至都感觉到自己起了某种生理上的反应,乳头已然微微翘起,
赶紧推开了他。
「好啦好啦,再这样下去,我可是要生气了。」我像教训不听话的学生一样
轻斥着他,双手整理好凌乱的衬衫。
「答应我,记得今晚别……」老徐这次终于倒退了几步,退到离我几米远的
地方。
走出了树下的阴影,我看清了他脸上的表情,一脸的忧郁。
「我知道了。」我拉着拉杆箱转身朝小区门口走去,回头朝老徐挥了挥手,
叮嘱着:「赶紧回去吧,路上小心点。」
老徐也冲我挥了挥手,我们各自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