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魂眼之新人

办公室新来了一个同事。名字叫做柳橙,很漂亮的女生。


听说今年刚毕业,才二十岁,为人善良又爱笑,不过短短三天就掳获了整个
公司的人。


小王自然也在其中,他尤其喜欢柳橙的酒窝,像极了他的初恋,微微一笑,
让人心驰神往。


说起小王这个人,同在一个办公室里的人都觉得他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一年前去相亲,不过三个月就结了婚,老婆漂亮又有能力,对他温柔贤淑。


再看看他,没车没房没存款,170公分的身高,人长的又胖,活生生一朵
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大家都等着看他的笑话,那么漂亮的女人,怎么可能跟他这种人过下去。


结果现实狠狠打了他们的脸,人家不仅过的好好的,老婆现在都怀孕四个月
了。


办公室里一共六个人,其他三男两女,四十多岁的林哥早年离了婚自己带着
据说在上大学的女儿,马上三十的小樊厌女症有洁癖至今单身,二十五岁整天口
花花寻觅真爱,却从来只有炮友的方少。组长静姐和王姐是闺蜜,一样的三十二
岁单身主义者,这半年虽然一改之前保守的风格,变得大方性感,却也没见跟哪
个男的亲近过。


再加上刚刚毕业参加工作的单身狗柳橙,有妻有女的小王简直人生赢家。


由于结婚后瘦身成功,现在的小王虽然还是很平凡,却不像之前让人望一眼
就觉得寒碜,胖乎乎的脸笑起来的样子还让人莫名有些信任。


此时小王就端坐在静姐的位置上,而身为组长的静姐却跪在地上,衣衫凌乱
着用胸脯为小王按摩大腿根部的孽根。


公司里过了下班的点基本上就没了人,所以没有人看见这淫靡的一幕。


小王深深吸了一口气,命令:「张嘴,奖励来了。」不由分说就捅开静姐的
嘴,在里面爆发出来。


静姐一时不备被呛得眼泪都出来了,哪怕被这样对待,她还是微笑着把嘴里
的jingye吞了下去,然后宠溺的为小王清理孽根,甚至一脸幸福。


「静姐很开心,为你做什么都愿意!」


现在的她又哪里有职场女强人的样子,对于她来说,小王就是她的情人,她
深爱的弟弟,或者可以说是她的一切,别说是决定招收一个新人,无论做什么她
都愿意的。


又是这种让她迷恋的眼神,静姐和小王对视着,慢慢,慢慢的没了反应,然
后一阵恍惚,迷迷糊糊地好像听小王似乎说了什么,却听不太懂。


「忘了刚才的事,那只是你的梦,就像之前一样。忘了我让你把柳橙招进来
的事,这是你自己的决定。忘了办公室里还有我在,整理好自己回家去吧。」


小王双手抱胸,站在一旁看静姐不过片刻就清醒过来,然后整理东西离开。


「果然,还是不够长。」


小王回到家,他的妻子阿莲正在摆弄饭桌上的饭菜,听到门口的声响扭过头
冲他笑。


「回来了?」


小王点头应声,随手把公文袋挂起来然后拥住自己的老婆,四个月的肚子换
上孕妇装看起来已经有些大了,阿莲娇羞的将脸埋进小王的脖颈处,充满母性光
辉。


正当夫妻二人享受这难得的温馨时间,卧室里突然冲出一个人,正是阿莲的
好朋友露露。


只见她身着银色深 V情趣连身裙,将她傲人的曲线展现的淋漓尽致,胸口
处破开的大洞展现出深深的乳沟,露背款的设计使她的玉体更加白皙诱人,娇臀
却又被薄薄的网纱裹了起来,浅色的丁字裤若隐若现,修长的美腿逃过了裙子,
又被肉色的丝袜束缚住。


好一具诱人的美肉。


由于小王个头不算高,所以家里的女人都不会穿高跟鞋,露露干脆踩着丝袜
妖娆的向着小王走了过来。


温馨的两人相拥,变成了三个人抱团。


小王以前只是一个普通的胖子,莫名得了迷魂眼的能力,提心吊胆的控制了
相亲对象阿莲,让她以为对自己一见钟情,然后越陷越深成为了自己的妻子,甚
至不在意自己的丈夫花心,只一心一意的爱着他。


后来却发现她的好朋友露露觉得二人不相衬,一心想要拆散他们。干脆一不
做二不休把露露也控制了,让露露觉得自己要勾引小王,让阿莲认清小王的真面
目。


阿莲却在小王的控制之下使露露一次次的勾引小王来消耗好感,后来更是搬
进了他们夫妻的爱巢。


办公室里的两个姐姐也已经在小王的控制中,半年来越来越性感的转变自然
也是出自他手。


小王一如既往的背靠着餐桌坐下,阿莲用口将食物一点点喂给自己的丈夫,
同时半倚在小王的肩膀上,任由他玩弄自己的身体,而露露则负责灭掉她勾起的
火。


小王的下半身方伸展开,露露立马就骑了上去,然后亲自动手释放出那根坚
挺着的炙热。丁字裤早就被无情的丢在了地上,默默的看着它的主人在微胖的男
子身上起起伏伏,挑选了许久的情趣内衣被粗暴的揉弄按压。


露露从见到小王就开始泛滥的小穴穴终于得到了满足,她动情的摇晃身体,
脸上满是沉沦欲望的迷乱。


这餐饭不出意料又吃了一个半小时。


阿莲早就被小王控制的彻底,对于丈夫和闺蜜的性事,她不但不会生气,甚
至还会主动帮露露挑选衣服,学习怎么让丈夫更加舒服。


事毕,露露已经没有力气起身,小王将她抱回卧室,然后去了厨房洗碗。


阿莲感动丈夫的贴心,短暂的对视后,阿莲也回了卧室。


「露露,我发现我没办法和老公离婚了。」


露露先是一惊,接着就是一喜。


「为什么啊?他确实背叛你那么多次啊,好感度不是一直在减少吗?」


「我们已经有了女儿,而且老公那么贴心,我对他的爱已经没办法用好感度
来计算了!」


「可是,我,」露露失落感爆棚,本身是为了让阿莲认清楚这个男人的真面
目才勾引他的,一次次的肉体愉悦已经成为了露露不可分割的爱好。


现在阿莲不可能跟小王离婚了,自己要怎么办?


「但是露露,我现在怀孕没办法满足老公,所以怕他爱上其他人,所以。」


露露眼睛一亮,「所以什么?」


「所以想要让你帮忙满足老公,可是你又不喜欢他,之前你为了我勾引他,
已经很麻烦你了,现在。我。」


露露此时也有些混乱,连续勾引一个人做了近一年,突然被告知做了白工,
她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一段长长的沉默。


小王进去时露露已经快哭出来了,她的脑海里各种信息轰炸着,双手几乎揪
成了麻花状。


阿莲对于好友的纠结却无动于衷,她的双眸只在看见小王时有了变化,情谊
绵绵的。


露露看着两人,更觉得迷茫。


小王坐到她旁边,露露习惯性就冲他倚过来,在他怀里与他对视,慢慢的脑
海里一片空白。


「露露你其实看见我第一眼就已经喜欢上了我。」


「所以你想尽办法勾引我,满足自己。」


「我们每做一次你就更加离不开我,想要和我们永远生活在一起,想要一直
勾引我。」


「你不介意阿莲或者其他女人,你爱我想要我。」


小王移开眼,露露眼睛一点点清明起来,果然,还是短了些。


露露光着身子抓着阿莲,她终于想明白了。


「阿莲,我喜欢的,我愿意帮你满足他。」


说着,露露朝小王看过来,以往只有情欲的眼底添上了情意,竟然还微红了
脸。


阿莲也很开心,三个人静静的躺了一会儿。


十点五十分,原本应该睡着的露露突然翻身坐起。


她爬到床尾,然后顺着阿莲大开的腿俯身趴了下去。十分熟练的在阿莲没穿
内裤的私处不断舔弄。


阿莲此时已经在睡梦当中了,而且小王让她中途醒不过来。自从阿莲怀孕后,
小王怕自己做的太过伤到孩子,就一直让露露来抚慰阿莲。


露露卖力的吸吮阿莲的淫水,阿莲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俏脸却变得通红。


终于在露露突然加速的吸允声中,阿莲的私处喷射出大量淫水。露露也喘息
着得到满足。


这一场情事刚刚宣告结束,露露就被小王压在身下……


窗外,夜色正浓。


第二天,静姐宣布要紧急出差,除了请假的林哥,小樊,方少还有王姐都得
去,只留下小王镇守后方,顺便带带新人。


小王婚后的运动还是有意义的,至少办公室只剩下孤男寡女两个人的时候,
柳橙都还敢跟他开玩笑。


出差这事倒不是小王的手笔,他也根本用不着这么迂回,看,就像现在,一
个对视,然后小酒窝就变成了他的。


要怎么玩呢?


「柳橙,我们两个是炮友,你很喜欢和我做爱。」


「不管何时何地,只要我说『来一发吧』你就会立马做好准备让我进入你的
体内。」


「你会在这里工作下去。」


小王看着柳橙,想起了自己的初恋,不,应该是暗恋的姑娘,当年的她,也
很爱笑,让人措手不及。啧,时光一去永不回。


「王哥,你还好吗?在想什么呢?」柳橙猛地凑近问道。


小王回过神,摆了摆手,突然就没有了兴致。


准备离开时柳橙哥俩好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小王眼尖地看到她的饱满晃动了
几下。


立马有了欲望,「来一发吧。」


柳橙神情有一刻空白,然后红了脸。


小王带着她进了静姐办公室,窗帘拉下,门反锁上,然后搂着柳橙,在她脖
子上一点点打上记号。


温度不断上升,两人额头抵着额头,柳橙笑着亲了亲小王的喉结,散开长发。


两个人躺倒在沙发上,这个是静姐换的,加大版沙发,长度宽度都是经过实
验的。


小王拉开柳橙的衬衫,隔着衣服捏了捏那两团乳肉,柳橙呻吟一声,竟是可
怜巴巴的望着小王。小王又亲了上去,两手也不闲着,一点点褪下柳橙的短裤。


然后解放了自己的老二,一鼓作气捅了进去,此时的他完全没了章法,就像
个毛头小子一样只知道冲刺,眼睛红彤彤的,相反柳橙却笑的别有深意。


「男人还不都是一个德行,以为自己是猎人,呵。」


许久,小王终于颤抖着释放出来,眼神空洞将老二拔出来,无力的趴在一边
地上。


柳橙穿戴好衣服,随意丢一件毯子盖住小王的身体,点上烟,拨了电话出去,
语气漫不经心。


「好了,搞定了,你来吧。」


办公室外面响起了脚步声,柳橙叼着烟给他开门,门外的人,是林哥。


林哥方一进门,看清房中情形,十分生气喝道:「你跟他做了?」


柳橙很随意的抖抖肩,「跟你都做了,为什么不能跟他做呢?爸——爸——」
后面两个字还特意拉长音调。


林哥顿时恼羞成怒,大掌一挥,「啪」柳橙的脸上立马印上五指印。


柳橙被打的突然来不及反应,嘴里的烟头也飞了出去,正好落在小王面前,
不过愤怒中的两人都没有注意到。


「看看你现在像个什么样子啊?随便跟人乱搞,还抽烟,像什么样子?」


柳橙也不甘示弱,「总比你强吧,连自己女儿也下得了手,我现在什么样子?
我现在什么样子都跟你逃不开关系!」


「你简直要气死我,你……」


空荡的房间里,父女两个争吵着,没有人注意到趴着的小王毛毯下的手似乎
动了动。


「你看看你,那里还有个女孩子的样子?我都说了那次是意外,真的只是意
外而已。」


林哥似乎很愧疚,柳橙看他为那件事白了双鬓的样子也有些不忍,却还是嘴
硬着。「后悔了?早干嘛去了啊,要不是为了静姨我才不管你这破事呢!」


「好了,先看看他怎么样了,是不是被反噬了。」林哥好声好气主动示好,
柳橙白了他一眼,任由他把小王翻过来。


「当然,我办事还不放……心」


柳橙冷哼一声,毫不犹豫怼了回去,却突然没了声音。


林哥吓一跳,赶忙拉过自己女儿,怒视已经睁开眼的小王。


却在下一秒软倒在地。


小王活动几下身体,把毛毯上的烟踩灭。


还好毯子没烧起来。


原来小王最近几天一直感觉迷魂眼怪怪的,力量忽强忽弱,就像是控制静姐
那会儿似的,估计是要升级了。


所以他本身是立马不打算对柳橙怎么样的,却没想到被迷了眼,差点翻了船,
还好他天生对烟味比较敏感,闻不得一星半点。


其实射出来之后他还是有意识的,只是身体无法动弹,于是只能趴在那听着
父女两个吵架,直到柳橙的烟头被打飞在他面前,猛地一口二手烟,就给他呛醒
了。


而迷魂眼,似乎也升级了。


零级,植入指令,让对方无意识服从。


一级,植入指令,让对方有意识服从。


二级,植入指令,准备测试看。


小王跃跃欲试,先把柳橙放在沙发上,然后让林哥坐起来,四目相对,林哥
慢慢闭上了眼,小王也随之闭上眼。


一幕幕经历在小王脑海闪过,这是,属于林哥的。


原来静姐是林哥妻妹,离婚后姐姐移民国外,留下林哥带着柳橙,林哥林哥
叫的久了,都忘记林哥本身姓柳,柳林,啧。


柳橙和静姐关系很好,一开始对静姐的改变也没什么疑惑,直到一个月前,
林哥发现小王和静姐下班后在办公室做爱做的事。


十多年间,前姐夫与小姨子,静姐与他女儿关系宛若母女,两个孤家寡人,
如果说林哥没有半点想法是根本不可能的。


自觉受了情伤的林哥喝醉了酒将女儿错认成前妻,以暴力手段差点强了她,
柳橙悲愤之下恨他恨得要死,于是林哥坦白交代了静姐的事。


柳橙暗觉不对,很小心的跟静姐旁敲侧击,几番试探终于确定静姐是被小王
催眠控制了,于是她认真研读了关于催眠的书,自觉有了办法对付小王,就想办
法进了公司,又隐瞒了身份。


但小王那几天刚好能力出了问题,自然不敢乱来,柳橙本身就是急性子,终
于忍不住趁今天大家都被支出去,给小王下了药。


单亲家庭的孩子普遍敏感,从第一次见面开始,柳橙应该就知道小王对她笑
起来的酒窝会失去些许警戒心。


事实上柳橙还是中了迷魂眼的,从她等做完才叫人就可以看出来。只是她在
头发上用了一味药,药的清香使她的精神清醒了一些,正赶上小王迷魂眼出了问
题,所以她看起来是正常的。


这还是第一次栽跟头,居然是一个刚出学校的小姑娘,小王在心里警醒自己
日后还是要更加小心。


柳橙,柳橙。


然后整理了林哥的记忆,把有关他女儿的内容一点点清理掉,然后让他发短
信辞职,去山村教学,这一辈子都不会记起,也不会回来了。


再看柳橙,她人际关系本身就很薄弱,大学也不是本地,除了静姐,根本就
没什么要处理的。小王闭着眼,在心里默念静姐的全名,消除她关于柳橙是她外
甥女的记忆。


林哥早就已经冲了出去,奔向自己的新生活。


小王让柳橙睁开眼,将她所中的迷魂眼的控制程度加深,柳橙慢慢僵直了身
体,没有了任何反应。


这也是第一次试验,小王试探着打开记忆共享,却发现主要位置一片空白,
只角落里有柳橙这些年的经历,还是压缩版本的。


这是,可以塑造一个全新的人出来?


小王有些蠢蠢欲动。


首先,微笑要留下,最近几天她装单纯善良的人装的很像嘛,那就变成真的
好了。


把关于林哥,她妈妈以及身为小姨的静姐消除掉,添加上自己,嗯,再添加
一些别的东西。


给了点时间让小姑娘消化,小王敲了敲桌子。


柳橙慢慢睁开眼,本来茫然的眼睛在看的小王的一瞬间亮了起来,她想起自
己是被作为这人的玩具娃娃培育出来的。


从一出生自己就每天面对着小王的照片,有人会反复告诉柳橙她存在的意义。


稍微大一些她就每天生活在充满他衣服气息的房间里,观看一些作为玩具娃
娃必备的东西。


等到再大一些,她会偷偷拿着小王用过的东西,假装是他本人,一遍遍抚慰
自己的身体。


然后有人教了她很多东西,她学了好几年,但是雷打不动地每天晚上都会想
着他玩弄自己。


终于,她来到了小王的眼前,成为同事那天她激动的不能自已。作为一个玩
具娃娃,她实在是太幸福了。


没想到还有更幸福的事,小王占有了她,她的灵魂兴奋到不行,准备了七千
多天的目的终于达到。


柳橙几乎要昏厥。


……


眼看着人要昏倒过去,小王清了清嗓子,「开启模式一。」


柳橙只停顿了一下,就冲着小王笑了起来。


很正常的笑,就像第一次见面那样。


小王默默把玩具娃娃的设定删除掉,假装之前修改太过那一幕并没有发生,
然后也笑了起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