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侣奴

我的女朋友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小女孩,天生丽质的她,从小就备受家人和朋
友的宠爱。如今的她已经成长为亭亭玉立的漂亮女孩了,由于学的是酒店管理专
业,所以从事的职业都是在宾馆或者是酒店做服务员或者是迎宾总台接待什么的。


但是一向专横跋扈的她,在每一个工作的地方都不会工作太长时间,都会因
为和经理或者员工产生矛盾而离开。然而,什么事情都是会有转机的,终于因为
一个女孩子改变了她一向蛮横的性格,同时也改变了我的命运。


那是在99年的夏天,在她工作的单位新来了一位靓丽的女孩,成为她们单
位名副其实的“花”,听我的女朋友说,这个女孩很不简单,不但说话很开放,
经常说一些类似什么“强奸”“卖淫”“干”“装紧”的敏感词汇,而且做事也
很开放,据说同时在玩很多男人,然后就甩掉他们。后来经过密切的交往得知这
个女孩叫林慧。身高168,体型很好。女性特征很明显。不愧为女人中的极品,
难怪那么多男人愿意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由于每天的工作量很大。我的女友和她也没有什么接触,
所以也没什么摩擦。然而,我的担心还是没有消退,毕竟我的女友是什么样的人,
我是最清楚的,没事都得找点事。果然不出我所料,不到一周时间女友给我打电
话说她在单位打架了,要我过去,接到电话我心中的气愤多过担心,似乎什么都
在我的预料当中。当我火速赶到她单位的时候,发现女友的脸有点血肉模糊,我
的心一丝抽动,毕竟处了很长时间了,彼此都有感情了,我心想这是让谁打的啊,
这么狠!真想把她揪过来,狠揍一顿。女友扑到我的怀里哭,我的心都碎了,突
然看到一个女孩在里屋冲出来,向我的方向冲来,我一看原来是那个新来的,我
赶紧用胳臂护住女友,用背部对着她。“咣”一拳消到我后背,疼得我半天没动
弹的了,我想这个女人真狠,我女朋友肯定挨揍的不轻啊。我大吼一声:“你干
什么?”女孩没有理我,继续着她的拳头,被一旁的同事拉开了,后来我才发现
我的背上红了好大一片,很痛!


由于这次员工内部矛盾,造成的影响也是不小的,公司决定将林慧和我的女
朋友劝退。这使我们郁闷了好一阵子,不是因为失去了这个工作,而是因为实在
这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时间过了有一段时间,这件事的阴影,总算是快要散去了,
然而在一次逛街时,遇到了林慧,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她们当街又撕打了起
来,我是男人不便插手,但是又不能看到我女友吃亏,因为我的女友根本不是她
的对手,几下就被她摁倒,骑在了身上,看在自己的女朋友被人骑在了屁股底下,
真是感到特别的屈辱,我正在犹豫是否该帮忙,突然看到林慧在狠扇我女友的耳
光,很响很响,周围围了好多人,毕竟这么精彩的戏是很难看到的。我的女友根
本没有反抗能力,被她骑着一条腿压着胳臂,另一只手被她的手按着,林慧的另
一只手则很用力的抽我女友的耳光,太狠了,太狠了,我忍不了了,我的女友早
被她打的痛哭流涕了。这时我冲了上去,一把揪住林慧的头发,林慧“啊”了一
声,随即下来了,女友起身刚要还手,突然在附近达芙妮专卖出来3个女人,向
我们冲来,坏了是林慧一伙的,我还没有反映过来,就被一个身高足有180的
女孩打了一个很响的耳光,后来我才知道她是林慧的姐,是个模特。我气晕了,
还手打她,我们就撕打在一起,但是她们毕竟人多示众,林慧又把我的女友打倒
在地,而我又怎么能敌得过3个年轻女孩呢!很快我就被制服。女友也丝毫没有
反抗的力量,大约打了15分钟,她们打累了,我和女友瘫软在地上已经筋疲力
尽,她们四个起身,整理一下衣襟,挎上了时尚包包,每人在我们的脸上啐了一
口骂着走了。我们大约躺了一分钟,刚要起身走,突然看到她们又回来了。“跟
我们走!”不由分说,她们架上我们就走。


我们打了2个车来到了我市一个住宅小区,环境还是不错的,我们被她们推
搡着进了屋,我被林慧的姐姐一脚踢翻在地,此时的我已经全然没有羞辱感。我
知道反抗是没有任何效力的。顺从对于我们来说会更好过些。我在期盼这场噩梦
快点结束。女友好象很痛苦的样子,还在顽强的挣扎着。我们被她们分别绑了起
来。她们分坐在两个沙发上,悠闲地吸着烟,翘着二郎腿,嘴里讲着粗口,给我
的感觉好象掉进了一个女魔窟。


“你俩给我滚过来,跪下,叩头认错!”这该死的林慧开始发号施令了。


“你做梦,贱B。”女友疯狂地叫骂着。


“哈哈哈……”她们坏笑着,“还她妈嘴硬。找死啊。”只见林慧姐姐愤怒
地冲了过来。翻手就是4个响亮的耳光。打得我的女友直惨叫。我心疼不已,在
一旁劝慰着:“算了,颖,忍一忍吧。”小颖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不再言语。


男的,过来,给我们磕头。“


我不想再受罪,于是爬了过去,跪正了身子,“林姐,你饶了我们吧,都怪
我们错了,您别记仇了,行吗?”说着我开始给她们必恭必敬的磕头,每一次都
落地有声。女友在一旁,气的流出了眼泪,我心想要不是心疼你,我也不至于这
么下贱。还好我的表现还算令她们满意,她们没有继续殴打我们。但也没有放我
们走的意思。我就这样被她们凌辱了大约半个小时。女友在一旁也叫骂了半个小
时。我有什么办法啊,我这样做一是为了自己减轻痛苦,同时也是为女友博得她
们的好感。把她们哄开心了,一高兴也就把我们放了。后来我才知道,我所做的
都是徒劳的,她们并没有因为我的良好表现而有丝毫的感动。后天,我们居然成
为林慧小姐的私奴。


晚饭的时间到了,本以为我所受的侮辱,应该告一段落了,结果我又错了。


林慧她们坐在桌子旁吃着丰盛的晚餐,而我们却可怜地跪在旁边伺候着,我
的女友气的还在不停的叫骂,这回惹怒了林慧。“** ,你还敢骂。我她妈宰了
你。”


说着拿着一个勺子,给了女友一下子,之后女友的脖子处流出了红红的液体,
她似乎还没有解气,正欲继续打,被模特姐姐拦住了。“小妹,跟这种贱人生什
么气啊。听我的,别整死她,你要她们情侣做你的家畜,伺候你,你尽情地玩她
们不好吗?”


“呵呵。是个好主意,还是姐姐聪明,看我不玩死他俩,我让她跟我装B,
敢打我的人我会让她好过?”林慧淫荡的笑着。我的心不知为什么颤抖的厉害。


可能是有什么感应吧。


“姐,你帮我个忙,把徐丽颖给我按到椅子上,我要坐她的脸,还跟我装紧?


让她尝尝姑奶奶的屁股。“哈哈。


“妹妹,真有你的,她骂的我还心烦,把她嘴堵上吧。”


“好的,就用我的袜子堵吧,我的脚香的狠哪~ 臭
子,让你得瑟。”


转瞬间,小颖已经被堵了嘴,头绑在了椅子上。她们四个看到这个窘状,都
哈哈地笑了。女友呜呜地哭了起来。


只见林慧在女友的眼前故意扭了扭穿着紧身裤的屁股,又对我笑了笑,“贱
男人,我要坐你老婆的脸了,你忍心看吗?怎么不救她啊?”我怎么救啊,她明
明是在气我,此刻的我被绑的死死的,即使不绑,凭我现在的体力,也无能为力
啊。我只有苦苦的哀求,想博得她们的恻隐之心。可想而知,是没有丝毫效力的。


林慧谈话间将她丰腴的大屁股坐在了女友的脸上,女友的脸扭曲变了型,看
看可怜的女友,昔日和我常亲近的脸已经被人压迫到屁股底下,一份超过女友的
屈辱感上升到了极点。想想女友平时那和我接吻的樱桃小嘴正对着一个和她同龄
女人的排泄器官,真是死的心都有。林慧坐了1分钟,站了起来,面对着小颖,
“真她 的舒服,早有这个屁垫,我就不会得痔疮了。怎么样,徐丽颖,我的屁
股味道好吗?你还有尊严吧,你就是我屁股底下的一条狗。好好的继续闻吧,记
住我的味道,将来我要常用你的。”说着林慧又坐了上去,她们四个继续着她们
的盛宴,好象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过了有10分钟的光景,模特姐姐林娜斜了
我一眼,接着在林慧的耳边嘀咕了几句。林慧笑道:“这有什么?那是他做梦都
想做的事。来来来,娜娜姐要你给她舔鞋。你愿意吗?”


其实娜娜是个很有气质的女人。能给她舔脚也算是我的荣幸了,谁不喜欢漂
亮的女人呢?只是方式有点极端。更何况我有选择的余地吗?“我,我愿意。”


4个女人哈哈地笑了起来。


“爬过来。”娜娜呵斥着,好似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王。


我缓缓地爬了过去,跪在了娜娜的脚下。捧起了娜娜红色的高跟鞋,从鞋跟
卖力的舔了起来,娜娜兴奋地打我的耳光。娜娜的高跟鞋并不脏,但我还是认真
的舔着。象狗一样,一会时间就把娜娜的鞋舔了个遍。我为自己的是工作成果感
到很自豪。不想,坐在旁边的叫丽丽的女孩子,也要求我为她舔鞋,我只好硬着
头皮继续着我的工作,丽丽不是漂亮的女孩子,而且有点丑,她穿了一双旅游鞋,
白色的。我只好按顺序从鞋帮舔起。丽丽的朋友小美也不干了,“我也要,我也
要。”于是,我就把她们的鞋伺候的干干净净的。总算她们对我的表现还算满意。


再看我的女友小颖已经被林慧坐在屁股底下1个多小时啦。我郑重地给林慧
磕了3个响头,恳求她放过小颖。虐恋无忌“好吧,给你这只狗个面子。一分钟
之后就好。”


我感到很欣慰。就在这时林慧放了一个很响的屁,听那声音好似要把那紧身
牛仔裤撑露似的。霎时娜娜姐她们不约而同地捏住了鼻子。林慧笑得很放荡。女
友呜呜地叫着。“过来,贱狗,没看到几位姐姐嫌臭了吗?还不滚过来吸?”


我快速了爬了过去,果然一股刺鼻的气味扑了过来,我顾不了那么多,大口
的吸着,足足吸了6口。我对林慧说好了。丽丽说道:“真的没了,要是我们放
开鼻子还有味道,我就整死你~ ”我怕有什么疏漏,又大口吸了10多口确定没
有异味了就交差了。大家还算满意,也吃完了饭了。我女友也终于从林慧的屁股
下释放出来。我以为我们遭受的劫难也就到这里了。谁知我又错了。


“男的。你还比较乖,去把桌子收拾了,把碗都刷了。”我以最快的速度完
成了林慧交给我的任务。


夜幕降临了,林慧送走了姐姐和她的2个朋友。却把我们留下了。不知道我
们还将面临着什么。女友和我被她绑在了一起,女友的嘴还是被堵着。我则相对
4一些。晚上八点,电视剧正式上演,林慧把脚放在了沙发桌上,开始看国产的
情感剧。我和小颖都没有吃饭,此时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只有忍着。电视剧间
隙,林慧要我给她削了苹果,我看着那削好的苹果,口水不自觉地流了出来。她
似乎看出来我已经饿得不行。又开始调侃我。


“想吃吗?贱狗。”我点了点头。“好的,看你今天表现不错,比你的女朋
友好多了,就给你点吃。”说着就将在嘴里嚼碎的苹果吐在了地上,我做梦也没
有想到她居然会用这种方式给我吃的。我当着女友的面实在不好接受,但是不吃,
我又太饿了。最后,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把林慧吐在地上的混和着口水的苹果
都舔吃了。回头望了望,正在怒视着我的小颖,看她的眼神,很轻蔑的样子。我
知道即使今天我们出去了,我们也将结束了,小颖这么一个要面子的女孩怎么能
接受自己的男朋友吃别的女人的口水呢~ 哎,生活就是这么变化无常,是世人不
能掌控的。管她呢,现度过眼前的难关才是最重要的。


“吃完了吗?有精神了吧?来,伺候我,我也尝试一下被舔脚的滋味。”林
慧咯咯地笑着,“我不喜欢舔鞋,不刺激,要舔就直接舔脚。”


我跪着准备用手准备给慧慧脱袜,却被她一脚踢开,“滚~ 用嘴。”我只好
服从命令。按照她的指令,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袜子从脚上咬了下去。接
着就按照以前在网上看到的SM小说恋脚狂那样舔起了脚。先从脚趾开始舔,逐
根逐根的,慢慢地,用我那时卷时缩的舌头接触她那混合着淡淡地酸臭的脚。接
着又开始吮吸她的脚趾,我就学着女友给我口交时的样子,一下一下,润滑,爽,
不知为什么我此时的感觉没有那么厌恶,好似女友真的在给我口交。也不知女友
现在是否在看我。她的心会是怎样的痛。吮吸好了脚趾,又沿着脚被把玉足的每
一寸都舔了个干净。林慧的脚还是比较干净的,根本没有象小说说的那样全是污
垢,所以我也没有吃什么脏东西,这也是我庆幸的。林慧一边看着电视,一边享
受着。


“哎,做个厉害女人,真她
的爽,让男人舔脚,还可以任意虐待男人。”


林慧感慨道。


我看了看女友,她好象已经饿得受不了,于是向林慧请示,不料遭到拒绝。


“操,给她吃的,我还不如喂狗。她只配吃我的屎。你去问问她,她要是肯
吃我的屎,我就给她点其他的饲料。”我暗自琢磨。这个条件别想了,女友肯定
不会同意,说不定还会打我。算了,以后再争取吧!


“啊,”林慧打了个哈欠,“我困了。睡觉去了,你们今天晚上就睡这吧。”


说完听到一声房门的声音,林慧进去了。


当我在睡眼朦胧时,突然看到林慧站在我们的面前,端来了2碗面条,我真
是饿急了,囫囵地把它吃了。女友却倔强不吃,我劝她说快吃吧,别饿坏了自己。


她瞟了我一眼。林慧突然温柔地说,“吃吧,徐丽颖,我们还要斗争呢~ 别
饿死了,怕我了,是不是?认输了,是不是?”在林慧的激将下,小颖勉强的吃
下了面条。不知怎么很快我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赤身裸
体,再一看周围的小颖也和我一样。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叫醒了小颖。小颖看到
自己的窘样,再一次流下了眼泪。听到声音的林慧走了出来,笑的很放荡。


“徐丽颖,还跟我装B不?我给你拍了裸照。还跟我装?明天就给你满街发,
哈哈,我就不信没有不认识你的,你快成艳星了,还不快谢谢我?”小颖疯狂地
踢着腿,大声的吼叫着,但是被堵住嘴的小颖却没有丝毫的效力。我的心为之一
颤,怎么办啊?要是真的这样,女友以后还怎么见人啊。


我跪正了身体,苦苦哀求道:“饶了她吧。林慧,从今往后您就是我的女王,
我可以为你去死,给你作牛作马,你放过颖颖吧。”


“不行,我要她拽。跟我谈条件可以,我可以不那样做,但唯一的条件是我
要你刚才说的话,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其他免谈。”女友有把柄在人手里握着,
这回没有过多的反抗。乖乖地跪直了身子。我乞求林慧拿去她嘴了的袜子,林慧
看小颖不再反抗,便将它拽了出来,袜子上混合着大量的口水。


“你真的愿意做我的奴隶吗,徐丽颖?”林慧不依不饶地说。


小颖不太情愿地点了点头。


林慧突然给了小颖一个耳光,“* 的,说话,哑巴啊?说出来我还未必同意
呢?给我的感觉需要是你很情愿的求我,而不是我逼你,听到了吗?”


“我,徐丽颖从今往后就是您的奴隶……”小颖看了我一眼,“我可以为你
去死。给你做牛做马。”小颖照我的话学了一遍。林慧瞥了她一眼,“还不错,
还不快拜见主人?”


只见小颖真的咚咚地叩起了头,“拜见主人,拜见主人。”


“恩,早这样多好,白费了我那些迷药。告诉你朋友,我的屁股味道好不好?


要实话实说啊!“


“味道很好,主人的屁股真是美味极了。”真没想到小颖还会讨好人,我暗
自得意。心想这下林慧不会打她了。“呵呵。说假话了吧?该不该打?我的屁股
还味道美吗?”林慧好象故意难为小颖。我的心揪着。


“这,味道不太好,挺臭的。”


“什么?你敢说我屁股臭?”林慧怒目圆睁。抡圆的胳膊挥了过来,我趁势
扑了过去,这样一来耳光正好打在了我的脸上,真疼,下手真狠。我的耳鸣了好
久。林慧更加生气了,“造反啊?你敢替她受过?好,我要你欠,一会看我怎么
收拾你~ ”林慧继续朝向小颖给她几个耳光,小颖啊啊的叫着,每一下耳光过后,
叫声都是那样的响。“女的,给我钻过去。”说着,林慧劈开了双腿,小颖顺从
的钻了过去,“男的,接上。”我也尾随着小颖钻了过去。“女的,继续……”


……就这样我们钻了有十分钟。林慧满意的骑上我,要我驮她回卧室。回到
了卧室,她要求我跪好,我知道她要惩罚我了。我感到很害怕。“知道自己错了
吗?”


“知道。”“错在哪?”“我欠。”哈哈哈,林慧笑了,“还是第一次听男
人,不,是狗,说自己欠。”“是,女王,小奴就是欠,欠揍,您惩罚我吧。”
“恩,这样吧,看你认错态度不错,自己打自己耳光吧,要向我打你那样响,要
我满意。


否则后果你是知道的。“说着我就自残了起来。足打了507下,女王才喊
了一声‘停’,我总算捱过了这一劫”去,把你的狗伴侣叫进来。“我爬着出了
房间,带来了小颖。


“主子,有什么事。”小颖显得很乖。


“乖,喜欢我的屁股味道吗?”林慧讪讪地说。


“喜欢,主子。”


“恩,愿意为我舔屁眼吗?”


“愿,愿意。”小颖回答的很牵强。


“好吧,过来,我赐给你。”说实话,林慧真有王者风范。只见小颖快速的
爬了过去,林慧动了动身子,撩开了睡衣露出了性感的小内裤,真丝的,还有些
透明。当时我差点流出鼻血。她的臀部真是很完美,没有一点多余的赘肉。翘翘
的,好似一个圆圆的皮球。“来,小母狗,用嘴把我的内裤脱下去,别咬到我,
小心点。”女友乖乖地爬了过去,还真别说,看她那架势,还真象只母狗。女友
使出吃奶的劲,费力的咬住胯部的内裤边缘往下使劲。由于林慧的底裤实在是紧,
臀部的内裤都深深地被夹进了臀缝里。小颖就慢慢地一点点地往外拽,好在林慧
比较配合,不久内裤就下来了。漏出了丰满的臀部,在被夹进肛门的内裤上有深
深的黄色,我知道那是什么。林慧哧哧地笑着,“公狗,来把这给我舔干净,再
洗出来。”我唯命侍从。一下下的卖力舔着,将那深黄渐渐地变成浅黄,最后只
能看到淡淡的湿痕,那是我的口水。小颖也在辛勤的工作着。一下接着一下,只
见小颖总在皱着个眉头,可见林慧的肛门是很有味道的,是啊,林慧不是说有痔
疮的嘛!这也是很正常的事。小颖一下接着一下从底到顶,林慧还怕舔得不干净,
故意撅了撅屁股,让肛门尽可能的全部暴露出来。小颖用嘴把肛门全部包含住,
好象给我口交一样。就这样,林慧极享受的呻吟着,既而身子向前倾了倾,我知
道她是要我的女友给她舔阴户。哎,我的女友从一个高傲的小公主沦落成给人口
交的小贱狗。此时的我被林慧轰了出去洗内裤,我屈辱地把她的底裤洗的干净如
新,想到女友在屋子里给别人口交,我就泪眼朦胧。完成了任务,我不再想看到
那一幕,便跪在了门外伺候。


大约过了有一个小时。听到林慧在唤我,我快速地爬了进去,跪在了窗边。


女友还在卖力的舔着,我发现床单已经潮湿一片了。“公狗。你要尝尝吗?”


“好啊,我兴奋的说。”其实` 这个我是比较喜欢的,以前也总给女友做。
当我要上前时,却被林慧踢开。


“滚,你也配。你要是真是想尝,就把床单舔干净吧?”


啊。这也行啊。好啊,肥水不流外人甜。我在床单上找到潮湿处,开始舔起
来,味道腥腥的,这边刚舔干净,那边又汩汩地流了出来。我悉数笑纳了。女王
渐渐地达到了高潮。虐恋无忌林慧翻转了身子,眼珠一转,对我们说到:“我们
玩个有意思的。听我命令。”


“男的给女的口交,女的继续给我口交。”就这样在女王屈辱的命令下,我
们又开始操作了。一床的淫水,女友美丽的蓓蕾再一次在我的口舌的调弄下达到
高潮,只是这次没有想到居然是在这样的情形和环境下,感觉很奇怪。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接着我们又被命令相互口交,继而我又给女友舔肛门,还好女友的肛
门不臭。最后,最难已完成的命令又下达了,她居然要我俩在她的目视下1。虐
恋无忌第一次在别人的目光下1真是太不适应了。但没有办法,女王的话就是圣
旨,我们只得服从。我们在1的过程中,女王不停的玩弄我们,一会把我的阴茎
硬拔出来,一会又狠捏女友的乳头。弄的她大叫不止,也分不清是疼的直叫还是
在叫床。最后总算在女王万般的戏弄下,我射出了精液,当然这高营养的物质被
迫进入到小颖的口腔中。


这一夜,我们被她折腾了个半死,一个给她舔脚,一个给她按摩,一会又被
派与了新的任务。最令我难以接受的,她居然要小颖喝她的尿。还好,倒霉的不
是我,此刻的我,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根本不会有什么所谓的同情心了。


不知不觉天已经亮了,当我醒来时发现女王不见了,只有我和女友躺在地上
睡觉。这时听到林慧的传唤。我和小颖不约而同的爬了过去。原来女王在吃早餐,
我们又跪在了她的脚下卖乖,我捧起了左脚做足底按摩,女友则按起了右脚。


“哈哈,”林慧不是好笑。“我知道,你俩都饿了,想吃饭,是吧?可以,
不过,我要让你们吃一次不同寻常的饭。好了,我也吃完了。你们俩个跟我来吧,
去厨房。”


我们快速爬着跟了过去,生怕去晚了没有吃的了。


林慧端来了2个大小相等的盘子。里面都有一些米饭。我们刚想吃,却被林
慧打了2记耳光,这么就想吃啊。哦,我们似乎悟出了什么,纷纷磕头表示谢恩。


又被女王踢了几脚。“别着急,还没有做完呢~ ,告诉你们吧,2种选择一
是用我的圣水泡饭,二是黄金拌饭,自己选择吧。”我们对视了一眼,表示一个
也不想要。


“哼,本宫赐给你们的饭,你们敢不吃,不想活了?别忘了你们拒绝我的后
果。”


“你们现在没的选择,这样吧,我看你俩的表现,一会再给你们分配。”说
着林慧就在我们的面前脱下了她那性感的紧身牛仔裤和那今天新穿上的T裤。蹲
在其中一个盘子上,开始小解,一股急流喷泻而出,将白色的米饭染成淡淡的黄
色。“好了,女的,过来给我舔干净下体。”小颖被刚才的恐吓吓的又变的很乖
巧。用她那下贱的舌头一下下的甜食着林慧的排泄口。一分钟就完成了任务。女
王挪动了下身子,蹲在了令一个盘子上,我知道这是准备大便。林慧又指了指我,
要我给她舔肛门,我这是第一次舔林慧的肛门,这才知道为什么小颖要皱眉头啊,
真的是太臭了,但是我没有选择的余地,开始舔起来,我也真的看清楚了林慧的
肛门口处确实有很多小疙瘩,确实是痔疮啊!难怪这么臭。我还是尽可能伸长舌
头,一直伸到肛门的里面,她是想让我帮她排泄。我为了尽快摆脱就争取在最短
的时间内完成它。很好,由于我的力度很好,我的舌尖已经渐渐地感觉到了黄金
头。


“滚开,想吃啊。”


小颖看到我的狼狈样,咯咯地笑着,当然她不敢笑出声。我们就这样在一旁
跪着等候着,味道是可想而知,屋子里遍布着难闻的气味。林慧一共排泄了2根
成型的,和少量不成样的黄金。最后又指了指我,要我给她舔干净。天啊,这,
哎,先适应一下吧,看这架势,今天这黄金也将是我的早餐啊!我快步上前,用
嘴抵住臀部,开始甜噬肛门,真的很臭,还好因为林慧有痔疮,拉的比较干,所
以肛门上还算干净。但还是给我恶心的够戗。毕竟这是她的排泄器官啊。没有办
法,只好快速摆脱这样的厄运。


“好了,我已经决定好了怎样分配你们的早餐。”这一刻我们好象都在听最
后的审判。“男的,吃圣水的,女的,吃黄金的。”我着实松了一口气。但我深
知圣水也不是那么容易接受的。


我们开宴了。我爬到了我的一盘饭那,开始小口小口的吃,还好味道不是很
浓,而小颖没那么好命,只吃了一口就干呕不止,即使这样林慧也没有丝毫的同
情。还在不停的骂道:“跟我打啊。现在不是到底要吃我的大便了吗?惹我的人
没有好下场的。给我吃,快点,要是敢剩一点,我从鼻孔给你塞进去。”听到林
慧女王的话,我都感到不寒而栗。看来今天小颖是一定要吃完的了。真没有见到
过这么狠毒的女人。


我继续吃我的早餐,淡淡的涩,淡淡的腥臊。想到小颖,哎,还是不敢想,
说不定什么时候我犯错误也得吃呢。总算我在27分钟6秒完成了我的任务,而
小颖却没有完成3分之1。也难怪啊,这样已经不错了,要是换做是我也许还不
如她呢。林慧给她最后限制,要求在1小时之内完成,否则……


我庆幸小颖在58分时完成了任务,可带来的后效却是很久的,她干呕了一
上午。林慧在看完我俩的表演后,把我们绑在了暖气管子旁,独自上班去了。哎,
真不知她什么时候才能释放我们,让我们摆脱苦海。


听到钥匙的声音,我们刚刚放松的神经又紧张了起来。林慧向我们走来,我
向她磕头道:“女王,放了我们吧,你给我们的惩罚也够了,还要怎样啊?”林
慧谄媚的笑着:“哦,可以,你们快熬到头了。明天就放了你们,我对我姐和朋
友说,你们已被我顺服了,她们不信,说那个女的那么嚣张,会听你的?她们今
天晚上来这打通宵麻将,你们好好表现吧,表现好明天就把照片销毁放你们走,
表现不好,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还有,值得提醒的是,她们也许也要使用
你们这个人体马桶的,所以你们要有心理准备,这样我现在就不给你们吃的了,
免得晚上做4个人的厕所,你们会吃不消的,说不定会有人要让你们吃大便的哦。”


看了看时钟,五点一刻,门铃响了,我想是她们来了。


“贱狗,还不叩见主人的朋友?”林慧严厉地说道。我们顺从地给她们磕头
致意。我看清了她们正是林娜,丽丽和小美。


“哈哈哈,这么乖啊,起初我还不信呢~ 妹妹真有你的。”说话的是娜娜姐。


“徐丽颖,你也能搞定,厉害啊,不愧为我的妹妹。”


“怎么样,相信了吧?一会你们就好好的用他们吧,姐,你给他们松绑吧,
他们不敢反抗的。”小美和丽丽也在我们的周围转好象在看一个动物,“阿慧,
我们也可以用他们吗?”


“当然,随你们用。别给我弄死就行。”林慧倒很慷慨。


“都怎么玩啊?你叫教教我们啊?”丽丽嚷道。


“随便玩啊,打他们,怎么打都可以,可以肆虐地虐待他们,对了,给你们
介绍了新用途,你们可以把他们当厕所的啊。”林慧打趣的说。


“真的吗?就是说她可以做我们的马桶,他们真的吃的下大便吗?”丽丽好
象很感兴趣,那个丑样子真是令我反感。


“是的,我用过的,你们可以试试啊,很好玩的。”


“真有趣,让他们吃大便,哈哈,我一定要试试。”丽丽迫不及待地说。


吃过晚饭的4个人,开始搓麻。最先叫我的是娜娜姐,她闲凳子硬,要坐我
的脸上,我心想这个死婆娘还真会享受,肯定是上次和林慧学的。即使不情愿,
但是她们其中任何一个的命令都不能违背的。很快我的脸就被一个硕大的屁股倾
轧下来,娜娜姐是模特,虽说有180的身高,但是并不重,我还能承受的住,
只是感到喘气很费劲,机智的我偷偷地转了一下头,流出一道小缝隙供给呼吸,
娜娜姐的屁股不臭,只是有稍许女人特有的味道。当然我的女友颖也派上了用场,
被阿慧选做了屁垫,一旁的丽丽和小美不干了,她们也要坐,这可难坏了林慧,
还是娜娜姐的主意叟,谁和牌了就可以坐一把,自选我们其中的一个,这个忙坏
了我们,几乎每把都要换地方,今天小美的运气不错,连坐了7吧庄,这样我在
小美的屁股底下坐了7把。小美很兴奋的样子。说实话,我蛮喜欢被小美坐的,
小美属于纤瘦型的,而且她很卫生,没有丝毫的异味,我最讨厌丽丽,每次都被
她坐个半死不说,她的屁股还很臭,阴部味道也很浓,可能是来了月经吧。而小
颖则多在娜娜姐的屁股下,因为娜娜很讨厌小颖的嚣张,决定好好灭灭她的气焰。


就这样我和小颖在4位女孩的屁股下捱到了午夜。林慧第一个起身上厕所,
她走到了女友的面前要她张嘴,女友二话没说极为顺从,林慧快速的脱了裤子,
在众目睽睽之下在小颖的嘴里小便,大家看到兴起,纷纷鼓气了掌,我知道这对
我和小颖是莫大的屈辱。小颖倒还争气,在林慧有意的控制尿流的情况下完成了
任务,没有漏出一滴。只是我发现小颖的脸红的象一个苹果。是啊,毕竟是个女
孩子,这样的事是多么大的侮辱啊。我递给她给眼神,是在鼓励她加油。熬过今
天一切将有转机。该死的丽丽来了兴致,要在我嘴里小便,我最讨厌她了,不想
却成为她的便器,丽丽的尿不多好象是硬挤出来的,目的是试试我这个人体马桶。
吃过林慧一整泡晨尿泡饭的我,这个难不倒我。只是感觉丽丽的尿很黄,好象是
上火了,真怕喝这样的尿喝出病。可我没有选择的资本。


看了看时钟,已经是凌晨3点了,小美起身要去厕所,林慧屁股一遁,意思
是要她用在屁股底下的小颖。小美摇摇头,“我可不要,要我打人可以,要我在
大家面前撒尿我可受不了。”


丽丽接过话茬,“那你带他们去厕所,我们不看。”


“那也不好,底下是人,我怎么尿的出来。没你们心理素质好!”小美是个
顽固的女孩,谁也没有说动她,我和小颖暗自庆幸躲过了一劫。少了一个女孩,
现在做3个女人的马桶,至少减轻了我们的负担,何况我们使个人,说不定没那
么倒霉线个小时后,娜娜姐在小颖的嘴里尿了一泡,娜娜姐可真
高,我当时在小美的屁股底下侧眼看她象一个女巨人。娜娜姐很高兴的样子,拍
了拍小颖的脸以示安慰。


我和小颖做不成朋友了,但我们不甘心此奇耻大辱,决意要报复。我们经过
一番设计,终于开始行动了。我们两人打不过她们四个,更不能叫帮手,于是我
们决定一个一个地处理。


第一个被我们俘虏的是林慧。小颖给林慧打电话:“主人,我是徐丽颖,我
们还想让你玩一晚上。现在我们喜欢上这个游戏了。能做你的奴隶是我们的荣幸。”


林慧听后有点吃惊,继而哈哈大笑:“你们心甘情愿做我奴隶?好!好!今
晚你们过来吧。哈哈!”


晚上,我和小颖带好绳子、鞭子、锁链、摄相机和两把刀子去了林慧住处。


林慧刚开门见到我们正想笑,我一拳将她打倒。接着我们迅速关上门,很利
落地把她的双手反绑上,把她的脚用锁链套上。


“你们两个贱人想干什么?”林慧大叫。


“我让你叫”小颖坐在林慧身上,在她脸上左右开弓,打得林慧哇哇大叫。


小颖更兴奋,加上复仇的烈火,扇了林慧足足半小时耳光,把林慧的脸都打
肿了。


我则用摄像机记录下全过程。


“贱狗,你也有今天的下场。”小颖骂道。之后小颖把林慧拽起来,对她又
是一阵拳打脚踢。小颖穿着高跟鞋,王林慧脸上、身上狠踹,痛得林慧哇哇大哭。


“还哭?”说完小颖把带来一双刚穿过的白棉袜塞进林慧口中,接着又是拳
打脚踢。高跟鞋一会在林慧口中踢来踢去,鞋尖直至林慧喉咙;一会狠踩林慧的
脸,使之扭曲变形。打了很大一阵,小颖把绳子给她解开,让林慧把衣服脱光。
林慧刚一犹豫,小颖又一脚踢进她的口中。林慧不敢反抗了,乖乖地把衣服脱了。
我还是在一旁用摄像机把这一过程拍下来。


小颖让林慧趴在地板上,挥起鞭子打起来,林慧疼得不行,但嘴中含着小颖
的袜子,叫不出来声。小颖越打越兴奋,在林慧脊背、屁股和大腿上各打了十鞭。


还想把她翻过身来接着打,突然发现林慧昏了过去。“我有办法”小颖说完
顿在林慧脸上撒尿,热尿顺着林慧的脸淌起来,一会林慧醒了过来。


“怎么样,母狗,现在感觉怎么样?”林慧的目光中充满了仇恨。“你还是
不服啊。”说完小颖在林慧的胸部、腹部和大腿又是各十鞭,再次林慧打昏过去。


她没尿了,让我在林慧脸上撒尿,林慧又醒了过来。前身后身群留下一道道
血痕。


“贱狗,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过去怎样羞辱我们,我们要加倍报回来。


服了吗,母狗?你要不服,这个录像可要上互联网阿。“


“别,我求你”林慧含着小颖的袜子含混不清地说。


“求我,有你那么求得吗。快爬过来给我磕头。”


林慧曾让我们在她脚下磕头,想不到也有今天。她趴在小颖脚下磕起头来。


“我怎么听不到响声,用力磕,要咚咚的响,就这么一直磕下去。”说完小
颖坐在沙发上。林慧像狗一样跪在她的脚下咚咚地磕头。“再用点力,贱狗。”


林慧又加力,最后磕了1000多个,林慧终于磕不动了,想死狗一样爬在
地上起不来了。“我让你装死狗。”说完小颖对着林慧的头又一阵乱踢。我在一
边用摄像机拍摄下来。


之后,小颖把袜子从林慧口中拿出,对她说:“现在你跪在我的脚下,说‘
贱狗林慧愿一生一世做高贵女王徐丽颖的狗奴,终生匍匐在她的脚下祈求她的怜
悯。有违此誓,则是狗娘养的、不得好死’。”


林慧勉强说道:“贱狗林慧愿一生一世做高贵女王徐丽颖的狗奴,终生匍匐
在她的脚下祈求她的怜悯。有违此誓,则是狗娘养的、不得好死。”


“我怎么听不清楚,你不会大点声吗?”


林慧只好含着泪,大声地说:“”贱狗林慧愿一生一世做高贵女王徐丽颖的
狗奴,终生匍匐在她的脚下祈求她的怜悯。有违此誓,则是狗娘养的、不得好死。





“你怎么还不情愿,我要看着你用微笑满意的表情说出来。”小颖命令到。


林慧还在流泪,小颖用力踩她的脸,“快说”。林慧只好扮起笑脸,大声说
道:“贱狗林慧愿一生一世做高贵女王徐丽颖的狗奴,终生匍匐在她的脚下祈求
她的怜悯。有违此誓,则是狗娘养的、不得好死。”她笑得很勉强,皮笑肉不笑。


“我看你还没有诚意,使你求我做我的奴隶,不是我逼你啊,你怎么一幅半
死不活的样。重来。”


林慧想笑得灿烂一些,可受此屈辱,怎么也笑不灿烂。小颖让她试了一遍又
一遍,在林慧第三十次说完:“贱狗林慧愿一生一世做高贵女王徐丽颖的狗奴,
终生匍匐在她的脚下祈求她的怜悯。有违此誓,则是狗娘养的、不得好死。”小
颖才稍微满意。


“贱狗你做了我的奴隶,还不快舔主人的鞋。”小颖舒服地坐在沙发上,跷
着二郎腿。林慧像狗一样爬在地上舔起小颖的高跟鞋。“要舔得干干净净,能把
你的狗脸给照出来,否则的话,有你好看的。鞋底也要舔干净。”林慧此时乖得
像只狗,尽心尽力地舔着小颖的高跟鞋,上上下下,两只鞋全部舔得干干净净。


小颖看了看,林惠的脸还真能照出来,还算满意。就说:“想不到你这条贱
狗舔鞋的活还做得很好,真是天生的狗。以后我的鞋全让你舔了。”“是主人”
林慧讨好地说。


“那你还不快谢恩,贱狗。”“谢主人赏赐让我舔鞋,我一定努力工作,保
主人满意。”林慧乖乖说道。“瞧你那个贱样,天生就是做狗的。”小颖骂道。


“对,主人说的是,奴婢我生下来就是围坐主人你的狗奴的。”林慧继续讨
好到。


没想到她原来那么嚣张,现在在小颖的脚下完完全全成了一支驯服的母狗。


“贱狗,我要看电视,你把头放在沙发上,我当坐垫。”小颖命令到。林慧
虽有些勉强,但那敢不从,乖乖地把头放进沙发中小颖的胯下。小颖对我说:
“这条母狗在我胯下,你现在过来干她。”于是我在下面用力干她。这个曾经嚣
张一时给我们带带莫大耻辱满口“操”的狂妄女人现在也得到了报应,正在被我
”,而她的脸在在小颖的屁股下,嘴正对着小颖的肛门。


小颖把林慧的脸坐在屁股下面整整两个小时,林慧的下面也被
了两次。此
时不知林慧有什么感觉。


两个小时后,小颖的屁股从林慧的脸上挪开,对林慧到:“你快给我磕头,
我将赏赐给你黄金。”刚才林慧被弄得有点虚脱。小颖把她拽起来,扔到地上。


想到要吃小颖的大便,林慧不禁有点恶心。“你这个贱狗,我赏给你黄金是
你的荣幸,你到一点感激之情都没有。”说完,高跟鞋尖又进了林慧的口中,使
劲往里伸,把林慧的嘴张得很大。


林慧没办法,只好跪在小颖脚下磕头:“谢主人赏赐我黄金。”


“说说你为什么喜欢我的黄金。”小颖戏虐到。


“丽颖女王,您是那么美丽,我连您的一个小脚拇指都不如,我是那么的崇
拜你,我深知我是多么的下贱,身体没有一个地方配接触您的身体的任何一个部
位,即使是您高贵的臀部,我多么渴望您能给我您的玉体里排出的圣物啊,它对
于我来说是神圣的,是人世最好的食物,它对于我们这些下贱的人是最伟大的东
西。求您了女王。”我听了忍不住哈哈大笑,小颖更是笑弯了腰。


“好,我会满足你的,贱奴。”说完伸手指了一下自己的臀部,林慧会意的
爬过去趟在雨柔的臀下,面孔向上对着小颖的臀缝并张开嘴准备接主人的赏赐。


先是一股细细的暗黄色带着腥臊气息的水流浇在林慧的嘴里。林慧便大口大
口的吞下不敢让它洒出一滴。随后小颖的菊洞收缩起来一撅黑色的屎露出头。这
几天小颖身体不适有些便秘,好久也没有嗬出来雨柔很痛苦。林慧便用牙咬住坚
硬的屎撅往出拉。这方法并没有效果林慧将屎撅咬断了。并赶紧将它吞下,林慧
张嘴包住主人菊洞用力吸了起来。小颖感到了来自外面的吸力便极力配合着。终
于在小颖身体内集聚了长时间的圣物夹带着恶臭向林慧的樱口中倾泄而出。顿时
满屋里都弥漫着臭气。林慧的小嘴当然无法容纳,有一些堆在了脸上,她感觉很
恶心,不过这是主人赏赐又怎敢不吃下。林慧费了好大劲才把脸上的黄金打扫完,
之后又跪倒小颖的屁股后,把小颖肛门里残存的黄金风卷残云。舔干净后,连刷
了两次牙,之后林慧的脸被小颖坐在屁股下,用舌头给小颖的肛门按摩。我还是
在一边搞摄像。


按摩完后,小颖又坐到沙发上,林慧趴在小颖脚下。


“我的屁股味道好不好?要实话实说啊!”小颖戏虐到。


“味道很好,主人的屁股真是美味极了。”林慧讨好到。


“呵呵。说假话了吧?该不该打?我的屁股还味道美吗?”小颖好象故意难
为林慧。


“这,味道不太好,挺臭的。”林慧实话实说。


“什么?你敢说我屁股臭?”说完站起来狠踩林惠的头。


“主人,我错了”林慧哀求道。“”错在哪?“”我欠。“哈哈哈,小颖笑
了,”还是第一次听女人,不,是狗,说自己欠。“”是,女王,狗奴就是欠,
欠揍,您惩罚我吧。“”恩,这样吧,看你认错态度不错,自己打自己耳光吧,
要向我打你那样响,要我满意。否则后果你是知道的。“说着林慧就自残了起来。


足打了300下,小颖才喊了一声‘停’。


这样,小颖玩弄了林慧整整一夜。第二天早晨,小颖对踩在脚下的林慧说:
“给你姐姐打电话让她过来,就说有好事,让她上午过来。你要敢胡说,你的录
相全世界都能看到。”


林慧很不情愿,但也顾不得姐姐了,拨通了她姐姐的电话。上午九时,门铃
响了,透过门上的眼,我看到了林慧的姐——娜娜,又一条鱼来了。


林慧的姐姐娜娜进来后迅速被我制服了。经过小颖一上午的驯服,娜娜像林
慧一样变得很乖了。我和小颖在林慧床上睡午觉。林慧则被拴在暖气片上,嘴里
塞着小颖的袜子。娜娜则被锁在马桶上。之前她吃了小颖的黄金。


午睡之后,小颖对林慧命令到:“去,把你的狗姐姐叫进来。”林慧爬着出
了房间,带来了娜娜。


“主子,有什么事。”娜娜显得很乖。


“乖,喜欢我的屁股味道吗?”小颖讪讪地说。


“喜欢,主子。”“恩,愿意为我舔屁眼吗?”“愿,愿意。”娜娜回答的
很牵强。


“好吧,过来,我赐给你。”只见娜娜快速的爬了过去,小颖动了动身子,
撩开了睡衣露出了性感的小内裤,真丝的,还有些透明。当时我差点流出鼻血。


她的臀部真是很完美,没有一点多余的赘肉。翘翘的,好似一个圆圆的皮球。


“来,小母狗,用嘴把我的内裤脱下去,别咬到我,小心点。”娜娜乖乖地
爬了过去,还真别说,看她那架势,还真象只母狗。娜娜使出吃奶的劲,费力的
咬住胯部的内裤边缘往下使劲。由于小颖的底裤实在是紧,臀部的内裤都深深地
被夹进了臀缝里。娜娜就慢慢地一点点地往外拽,好在小颖比较配合,不久内裤
就下来了。漏出了丰满的臀部,在被夹进肛门的内裤上有深深的黄色,林慧知道
那是什么。小颖哧哧地笑着,“母狗,来把这给我舔干净,再洗出来。”林慧唯
命侍从。一下下的卖力舔着,将那深黄渐渐地变成浅黄,最后只能看到淡淡的湿
痕,那是林慧的口水。娜娜也在辛勤的工作着。一下接着一下,只见娜娜总在皱
着个眉头,可见小颖的肛门是很有味道的,娜娜一下接着一下从底到顶,小颖还
怕舔得不干净,故意撅了撅屁股,让肛门尽可能的全部暴露出来。娜娜用嘴把肛
门全部包含住。就这样,小颖极享受的呻吟着,既而身子向前倾了倾,我知道她
是要娜娜给她舔阴户。此时林慧被小颖轰了出去洗内裤,林惠屈辱地把她的底裤
洗的干净如新,想到娜娜姐姐在屋子里给别人口交,林慧就泪眼朦胧。完成了任
务,林慧不再想看到那一幕,便跪在了门外伺候。


大约过了有一个小时。听到小颖在唤林慧,林慧快速地爬了进去,跪在了窗
边。娜娜还在卖力的舔着,林慧发现床单已经潮湿一片了。“母狗。你要尝尝吗?”


“好啊,林慧兴奋的说。”当林慧要上前时,却被小颖踢开。


“滚,你也配。你要是真是想尝,就把床单舔干净吧?”


“妹妹给姐姐口交,姐姐继续给我口交。”就这样在女王屈辱的命令下,林
慧与娜娜又开始操作了。一床的淫水,娜娜美丽的蓓蕾再一次在林慧的口舌的调
弄下达到高潮,只是这次没有想到居然是在这样的情形和环境下,感觉很奇怪。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接着林慧与娜娜又被命令相互口交,继而林慧又给娜
娜舔肛门。这一天,林慧与娜娜被小颖折腾了个半死,一个给她舔脚,一个给她
按摩,一会又被派与了新的任务。最令林慧难以接受的,小颖居然要娜娜喝她的
尿。还好,倒霉的不是林慧,此刻的林慧,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根本不会有
什么所谓的同情心了。


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这时听到小颖的传唤。林慧和娜娜不约而同的爬了过
去。原来女王在吃晚餐,她们又跪在了小颖的脚下卖乖,林慧捧起了左脚做足底
按摩,娜娜则按起了右脚。“哈哈,”小颖不觉好笑。“我知道,你俩都饿了,
想吃饭,是吧?可以,不过,我要让你们吃一次不同寻常的饭。好了,我也吃完
了。你们俩个跟我来吧,去厨房。”她们快速爬着跟了过去,生怕去晚了没有吃
的了。小颖端来了2个大小相等的盘子。里面都有一些米饭。她们刚想吃,却被
小颖打了2记耳光,这么就想吃啊。哦,她们似乎悟出了什么,纷纷磕头表示谢
恩。又被女王踢了几脚。“别着急,还没有做完呢~ ,告诉你们吧,2种选择一
是用我的圣水泡饭,二是黄金拌饭,自己选择吧。”她们对视了一眼,表示一个
也不想要。“哼,本宫赐给你们的饭,你们敢不吃,不想活了?别忘了你们拒绝
我的后果。”你们现在没的选择,这样吧,我看你俩的表现,一会再给你们分配。


“说着小颖就在她们的面前脱下了她那性感的紧身牛仔裤和那今天新穿上的
T裤。


蹲在其中一个盘子上,开始小解,一股急流喷泻而出,将白色的米饭染成淡
淡的黄色。“好了,当姐姐的,过来给我舔干净下体。”娜娜被刚才的恐吓吓的
又变的很乖巧。用她那下贱的舌头一下下的甜食着小颖的排泄口。一分钟就完成
了任务。女王挪动了下身子,蹲在了令一个盘子上,我知道这是准备大便。小颖
又指了指林慧,要林慧给她舔肛门,林慧没有选择的余地,开始舔起来,尽可能
伸长舌头,一直伸到肛门的里面。林慧为了尽快摆脱就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
它。


很好,由于林慧的力度很好,林慧的舌尖已经渐渐地感觉到了黄金头。“滚
开,想吃啊。”娜娜看到妹妹的狼狈样,咯咯地笑着,当然她不敢笑出声。她们
就这样在一旁跪着等候着,味道是可想而知,屋子里遍布着难闻的气味。小颖一
共排泄了2根成型的,和少量不成样的黄金。最后又指了指林慧,要林慧给她舔
干净。


天啊,这,哎,先适应一下吧,看这架势,今天这黄金也将是林慧的早餐啊!
林慧快步上前,用嘴抵住臀部,开始甜噬肛门,还好拉的比较干,所以肛门上还
算干净。但还是给林慧恶心的够戗。毕竟这是她的排泄器官啊。没有办法,只好
快速摆脱这样的厄运。“好了,我已经决定好了怎样分配你们的早餐。”这一刻
她们好象都在听最后的审判。“当姐姐的,吃圣水的,当妹妹的,吃黄金的。”
林慧着实松了一口气。但林慧深知圣水也不是那么容易接受的。她们开宴了。林
慧爬到了她的一盘饭那,开始小口小口的吃,还好味道不是很浓,而娜娜没那么
好命,只吃了一口就干呕不止,即使这样小颖也没有丝毫的同情。还在不停的骂
道:“跟我斗啊。现在不是到底要吃我的大便了吗?惹我的人没有好下场的。给
我吃,快点,要是敢剩一点,我从鼻孔给你塞进去。”听到小颖女王的话,林慧
感到不寒而栗。看来今天娜娜是一定要吃完的了。


林慧继续吃我的早餐,淡淡的涩,淡淡的腥臊。想到娜娜,哎,还是不敢想,
说不定什么时候她犯错误也得吃呢。总算在27分钟6秒完成了她的任务,而娜
娜却没有完成3分之1。也难怪啊,这样已经不错了,要是换做是林慧也许还不
如她呢。小颖给她最后限制,要求在1小时之内完成,否则……还好娜娜在58
分时完成了任务,可带来的后效却是很久的,她干呕了一晚上。


第二天,星期天。又用同样的手段骗来丽丽和小美。小颖特别恨丽丽。上去
就朝丽丽的狗脸上扇耳光。她让林慧查着数。一直到林慧说1000个的时候,
小颖才住手。之后用高跟鞋踢、揣,怕丽丽大声喊叫,事先把袜子塞进她的口中。


小颖用高跟鞋猛踢、狠踹、猛踩,丽丽痛苦万分,小颖更加兴奋,继续加大
力,把丽丽弄得死去活来。我怕出了人命,在小颖进行差不多以后劝她停下来改
鞭打,小颖一共打了丽丽30鞭,丽丽昏死过三次。林慧、娜娜和小美跪在一旁
看着都心惊胆颤。我把这个场景全录下来。


鞭打完之后,小颖让林慧姐妹把丽丽弄醒。自己来到小美这儿,一脚将小美
踹倒,脚用力,高跟鞋只插小美口中。小颖另一只脚踩住小美的鼻子,小美喘不
过气来,过了一会,小颖才挪开脚,又反复数次,小美被折腾得够呛。小颖有点
累了,坐在沙发上休息,小美自觉地爬过去,趴在小颖脚下,把小颖的脚拖起来
放在自己头上。小颖对小美此举比较满意,加上小美原来也没怎么侮辱她,小颖
对小美的惩罚比其他三人轻多了。


这是丽丽被林慧姐妹弄醒了,害怕得要死。林慧和娜娜则被小颖命令跪在自
己脚下相互打耳光。林慧和娜娜有点勉强,但最后还是服从了。丽丽负责查数。


“啪”,娜娜甩给林慧一个耳光。


“啪”,另一响声,林慧甩给娜娜一耳光。


“用力点,狗奴隶,使劲打,不听话,有你们好看的。”小颖训斥道。


林慧和娜娜于是都用力地打起对方。“啪”“啪”声不断。小颖脚踩小美,
欣赏着林慧和娜娜互扇耳光。过了很久,小颖才问道:“贱狗,两只母狗各打多
少了?”


“回主人,两个母狗各打对方487耳光了。”丽丽此时也用母狗称呼林慧
姐妹,林慧和娜娜恨得不行,心想一定要收拾丽丽。


“好,凑够500个,接着打,再用力些。”


扇完耳光后,丽丽和娜娜的脸都肿了,只不过没丽丽肿得厉害。


这是小颖想大便了,指了指丽丽,丽丽乖乖地爬过去躺下。


“你先恳求我,让我赏赐给你黄金。”


丽丽说到:“丽颖女王,您是那么美丽,我连您的一个小脚拇指都不如,我
是那么的崇拜你,我深知我是多么的下贱,身体没有一个地方配接触您的身体的
任何一个部位,即使是您高贵的臀部,我多么渴望您能给我您的玉体里排出的圣
物啊,它对于我去说是神圣的,是人世最好的食物,它对于我们这些下贱的人是
最伟大的东西。求您了女王。”小颖又一次笑弯了腰。


“好,我会满足你的,贱奴。”,丽丽会意的爬过去趟在小颖的臀下,面孔
向上对着小颖的臀缝并张开嘴准备接主人的赏赐。先是一股细细的暗黄色带着腥
臊气息的水流浇在丽丽的嘴里。丽丽便大口大口的吞下不敢让它洒出一滴。随后
小颖的菊洞收缩起去一撅黑色的屎露出头。丽丽便用牙咬住坚硬的屎撅往出拉。


这方法并没有效果丽丽将屎撅咬断了。并赶紧将它吞下,丽丽张嘴包住主人
菊洞用力吸了起去。小颖感到了去自外面的吸力便极力配合着。终于在小颖身体
内集聚了长时间的圣物夹带着恶臭向丽丽的樱口中倾泄而出。顿时满屋里都弥漫
着臭气。丽丽的小嘴当然无法容纳,有一些堆在了脸上,她感觉很恶心,不过这
是主人赏赐又怎敢不吃下。丽丽费了好大劲才把脸上的黄金打扫完,之后又跪倒
小颖的屁股后,把小颖肛门里残存的黄金风卷残云。舔干净后,连刷了两次牙,
之后丽丽的脸被小颖坐在屁股下,用舌头给小颖的肛门按摩。我还是在一边搞摄
像。


按摩完后,小颖又坐到沙发上,丽丽趴在小颖脚下。


“我的屁股味道好不好?要实话实说啊!”小颖戏虐到。


“味道很好,主人的屁股真是美味极了。”丽丽讨好到。


“呵呵。说假话了吧?该不该打?我的屁股还味道美吗?”小颖好象故意难
为丽丽。


“这,味道不太好,挺臭的。”丽丽实话实说。


“什么?你敢说我屁股臭?”说完站起去狠踩林慧的头。


“主人,我错了”丽丽哀求道。“”错在哪?“”我欠。“哈哈哈,小颖笑
了,”这是第二次听女人,不,是狗,说自己欠。“”是,女王,狗奴就是欠,
欠揍,您惩罚我吧。“”恩,这样吧,看你认错态度不错,自己打自己耳光吧,
要向我打你那样响,要我满意。否则后果你是知道的。“说着丽丽就自残了起去。


足打了300下,小颖才喊了一声‘停’。


小美还是趴在小颖脚下一动不动。小颖指着丽丽说“母狗,我累了,你去给
我打盆洗脚水,我洗脚。”丽丽赶忙去打洗脚水。丽丽把盆子端过来,跪着放在
地上。


“你们三个母狗趴在地上把头拱在一起。”林慧、娜娜和丽丽赶忙趴在地上
把头拱在一起。“小美,你把头抬起来,把洗脚盆放倒她们头上,你给我洗脚。”


小美赶忙抬起头,把洗脚盆放在三个母狗头上。自己跪着给小颖洗起脚来,
小颖闭着眼睛享受着。我在一边录像。洗了一会,小美用脸把小颖的脚上的水擦
干,然后用舌头给小颖的脚按摩。洗脚水仍放在三个母狗头上,三个母狗不敢动,
谁要把洗脚水打翻,小颖是不会饶过她们的。


此时,小颖正在美美地享受,小美正在聚精会神地舔小颖的脚,三条母狗趴
在地上一动不敢动,我则专心地录像。很和谐的一个画面。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小美终于把小颖的两只脚都舔了一遍,小颖被舔得舒舒
服服。


“好了,小美,你把洗脚盘从母狗们的头上端下来。三个母狗你们一起喝。”


林慧、娜娜和丽丽终于可以能把头抬起来,现在又要把头挤在一个洗脚盆中
共饮小颖的洗脚水。幸亏盆子比较大。三人都咕咚咕咚地喝着。喝到最后剩下一
些水就够不着了。林慧和娜娜一起把丽丽的头拉出来,由她们二人独饮。丽丽也
不甘示弱,也往外拉娜娜。这样,为了争饮小颖的洗脚水,她们三人打起来。自
然是林慧与娜娜一起打丽丽。刚才丽丽称她们为母狗就让她们上火。她们把丽丽
骑在身下,劈头盖脸地打起来。


小颖高兴地看着她们打,同时对小美说:“看她们挣的,剩下的你喝了吧。”


“谢主人赏赐”小美爬过去,端起洗脚盆,把洗脚水全部倒进自己口中。之
后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林慧和娜娜把丽丽痛打一阵后,回来一看,洗脚水
没了,知道是小美喝了,又想过来打小美。


“放肆,你们都跪下。”小颖一声怒吼,林慧和娜娜都跪下来。“过去给小
美磕头认错,每人磕一百下。小美你查着。”林慧和娜娜不敢违抗,趴在小美脚
下嘭嘭地磕起头来。“你这条母狗也去磕”丽丽也赶忙趴在小美脚下磕起头来。


磕完头,三条母狗又跪到了小颖脚下。小美也一起跪在小颖脚下。


“你们发誓:以后远远做我的奴隶。”小颖讪讪说道。


“贱狗林慧愿一生一世做高贵女王徐丽颖的狗奴,终生匍匐在她的脚下祈求
她的怜悯。有违此誓,则不得好死。”


“贱狗娜娜愿一生一世做高贵女王徐丽颖的狗奴,终生匍匐在她的脚下祈求
她的怜悯。有违此誓,则是不得好死。”


“贱狗丽丽愿一生一世做高贵女王徐丽颖的狗奴,终生匍匐在她的脚下祈求
她的怜悯。有违此誓,则不得好死。”


“贱狗小美愿一生一世做高贵女王徐丽颖的狗奴,终生匍匐在她的脚下祈求
她的怜悯。有违此誓,则不得好死。”


“好,你们今后谁若不听我的话,我就让谁好看。今天到这儿。小美,你的
鞋好像有点脏。林慧和娜娜爬过去把它舔干净。”林慧和娜娜乖乖地爬过去舔小
美的凉鞋。


“另外,小美不但是我的奴隶,还是我的助手,我不在时,你们都要听小美
的。谁要敢不听她的话,那就与不听我的话一样的后果。”


“你们继续舔小美的鞋,我们先走了。”说完,小颖与我离开了林慧得家,
大功告成,满载而归。


一周后听说,在我们走后,林慧和娜娜果然没敢乱动,又舔了一会小美的凉
鞋。小美好像与越来越感兴趣,像小颖一样玩弄她们。等小美走后,丽丽遭了大
央,林慧与娜娜用小颖对她们的手法在丽丽身上全用了一遍。丽丽差点没被折磨
死。


从此以后,每到周末,她们都自动地看球小颖玩弄她们。因为大仇得报,耻
辱洗刷,所以我和小颖又重新走到了一起。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