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世是制作人先生的东西】

事务所还尚未能被称呼为一流的偶像事务所,应该不会有什
么大问题吧?
「那个……这是我带来的一些礼物,不成敬意……」
「哈哈,不用那么费心……谢谢你。」
制作人接过凛世带来的伴手礼。下意识地确认了是来自哪里的特产——之前
制作人为会面挑选见面礼时购买过的点心,而且是最高级的。
「哦……相当用心地准备了呢」
「呵呵……既然您这么满意,这里就请收下吧。」
「哦……待会儿一起吃吗?」
「那真是令人感到开心呢。」
看着满脸笑容的凛世,制作人的脸上也不禁绽开了微笑。
凛世并没有穿着学校制服,而是很少有机会看到的便装,浅黄色的衬衫和淡
蓝色的裙子,简单却能衬托出凛世身上特有的魅力,让制作人不禁看得入迷。
「请问……制作人先生?」
「啊,不好意思,请从这边上楼,那就是我平时读漫画的书房。」
他回过神来,把凛世领进一个整齐摆放着许多漫画的房间。
对独居人士而言过于宽敞的公寓和将生活空间以及兴趣爱好合二为一的房间,
在那里收集了称得上是沉迷其中的漫画和游戏,以及花了不少钱的音响等设备。
制作人的每个休息日都可以在这里度过十六个小时以上,可以说是专属于他
的城堡了。
「竟然有这么大量的藏品……」
「原本也想过只留下最喜欢的作品……可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收集癖。」
被收进一整面墙的书架设计十分新颖,作为内容物的漫画更是让凛世眼前一
亮。如果仔细看书脊,就可以知道制作人有按照标题的罗马字首字母来排列;顺
着五十音表凛世很快地找到那本她一直想要看的漫画——它正好被摆在凛世的视
线附近。
把那本漫画拿在手里,保存状态也很好,即使说是新的也不会有人怀疑。
「明是相当上了年纪的作品,竟然保存得如此之好……真是超乎想象呢。」
「哦,这不是选了一个非常有价值的名作嘛,说『上了年纪可有点失礼』,
坐在喜欢的地方读吧。」
凛世拿起漫画环顾四周,然后静静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翻阅了起来。与椅子
配套的台桌也很让人感到舒适,马上凛世便进入了漫画的世界,代入主人公视角
似的沉浸在阅读中。
看着这样的凛世,制作人也拿了几本漫画,坐在空着的电竞椅上,为百看不
厌的而着迷。
相顾无言,只有轻快的翻页声和时钟的滴滴答答在房间里回荡。但是那也不
坏,凛世和制作人彼此都没有不情愿或是恶感,反而觉得这种安静里充盈着舒适
的氛围。
虽然两人仍沉浸在忘却时光流逝的阅读里,壁挂式的闹钟却履行起自己的职
责。制作人早已习惯这有些刺耳的音乐,而第一次听到的凛世十分惊讶地反应过
来,眼中茫然。
最终她把视线移到时钟上,时间正好指向三点。
「哎呀,我们两人都太忘我了……要不要吃些点心,我去倒茶。」
「制作人先生,那么凛世……」
「今天凛世是客人,你就放松一下吧。」
然后制作人轻轻挥了挥手,离开房间。
说着「放松一下」,一个人的房间还是有些不自在,他放下读到一半的漫画,
将视线投向书架。
凛世所知道的作品和不知道的作品,光是看这些就已经让人心跳不已。很快
某段印在书脊上的文字便吸引了她的视线,凛世不由自主地拿了起来。
「让你久等了,凛世带来的点心也装了一些……啊,怎么了?」
「不,没什么……什么事也没有。」
看到制作人拿着茶和点心推开房门,凛世立刻把什么藏在背后。虽然本人说
没有什么,但无论如何看都是很奇怪的反应。在凛世身上很难得的惊慌失措,平
时被白嫩肌肤所掩盖着的粉色也响应着窗外的阳光把脸颊染得通红。
制作人在把准备好的东西摆在桌上的间隙里终于想起一件事,这个房间里还
放着成人向的东西,自己还没赶在凛世按下门铃前藏起来。
作为男性当然希望能被原谅,但制作人也知道女性对其感到厌恶才是正常的。
但是,看到她的样子,难道说这些东西之中也有能吸引凛世的内容吗?
「啊……我没有事先收好,对不起。」
「不,制作人先生,是抱有兴趣的凛世不对……」
双方都想把目光投向彼此,但又无法将认同的话语说出口,微妙的气氛在两
人之间流动。
「嗯,那个……我认为感兴趣本身并不是一件坏事。」
「是……这样……吗?」
可能是得到制作人的鼓励,凛世把藏在背后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
那本书是所谓的怪诞之物,有四肢被切断的女性成为娼妇,也有把斩首后颈
脖的断面用作性发泄口的,内容十分过激的漫画。
凛世所注目的内容让制作人感到惊讶,他的动作和表情凝固了。凛世的眼神
也变得迷离,不安地注视着制作人。
「凛世……凛世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吗?」
凛世将视线转向放在桌上的书,书的封面上画着一位四肢被切断、沐浴在血
中的女性。
「刚看到这样的东西时,比什么都来得更早的是兴奋感。」
从刚才开始就红彤彤的凛世的脸变得更加红润,交叉在小腹前的双手无处安
放,让人感觉哪里都不踏实。
「如果,如果自己像这样,手脚没有了,被肢解了……这么一想,凛世的这
里就会痛起来……」
看来凛世对今天第一次接触到的东西,还有为之变得奇怪的自己感到不安。
那种感情制作人也记得。这种兴趣在刚刚觉醒时会让人不知所措,可一旦认
同了这是自己的一部分,就会变得轻松。而且制作人认为自己有能力让面前的可
爱偶像也意识到这一点。
「没什么奇怪的,凛世的喜好就是这样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该如何满足这种需求呢……」
「交给我吧,凛世一定会得到满足的,现在只需要把双手平直地举起来就好。」
制作人在说着什么的同时。手拿着似乎是金属制品的东西伸向了还未能理解
状况的凛世。
令人不悦的响声很快就停下了。
凛世的袖子一利索地滑了下来的,右臂从根部脱落扑簌簌地掉在地上。
听到自己身体的不协调感和物品掉落的声音,凛世下意识将视线投向自己的
右肩。飘飘荡荡的袖子和落在地板上的纤细白皙的手臂,即使因为失血已经有些
模糊,凛世在理解自己身体发生了什么上也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
「嗯,制作人先生,凛世的手臂……」
「理解得很快呢,就是这么回事。」
接着制作人将手伸向凛世颤抖着的左肩膀,和右臂相同,左臂也很快脱离身
体,掉到了地上。
失去双臂的凛世依偎着背后的制作人,一边回想着刚才看到的漫画内容,一
边转头望着自己只剩下两袖随风摇摆的上半身。就像那部漫画里的登场人物一样,
想着自己变成了一个人做什么都不方便的身体,在血液汇成的河流中被浸湿了。
「凛世,只有手臂是满足不了的吧?」
制作人没有等待凛世的回答,直接触到了她的右腿。只是一刹那,凛世的身
体便失去了平衡。就在凛世快要倒下时,早已做好准备的制作人扶着她。之后过
了几秒,仿佛有什么东西倒下的声音传到凛世的耳中。
凛世一边预想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一边看着脚下,果然是自己的右腿。
「啊,啊……制作人先生,就是这样……」
「怎么样,变得舒服起来了吧?」
制作人抱着凛世的残躯,同时也触碰了凛世的左脚。这次早已做好准备的凛
世注视着前方,尽力把自己左脚离开身体,在地板上滚动的样子深深印在脑海里。
「凛世,今后怎么样才好?」
「怎么说……一个人已经什么都做不了了吧?」
制作人抱着已经变得十分娇小的凛世坐在椅子上,那个样子就像在逗小孩子
一样。凛世在制作人的臂弯里扭动着身体,再次意识到自己真的已经失去了手脚。
虽然是自己希望的事情,但一想到真的变成了没有四肢的人彘,心中就会涌
起恐惧感。
万幸(?),被切断手脚的时候并没有很痛。但是,当凛世确认着自己散落
在地板上的手脚,可以清晰看到骨头、肌肉、神经时。包括少得不合理的出血量
在内所有无法理解的事情都助长着她的不安。
「制作人,这是怎么回事?」
「凛世是想尝试一下的吧,自己的身体变成这样。」
「是的,虽然是这样子没错……」
凛世对以理所当然的表情看着自己的制作人,语气中的转折说明了她正在为
什么而烦恼。
的确很兴奋,但话又说回来,那只是被房间里的暧昧气氛所吞没。说实话,
现在更感到恐惧。被轻易斩断的手脚会变成什么样子,自己能不能恢复原状,如
果不能恢复的话自己该怎么生活下去呢?不安因素无穷无尽。
「但是……这样的事情好可怕……因为,因为我的人生还……」
同时,制作人也紧紧抱住凛世。彼此将身体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脸和脸仿佛
要互相接触般凑上前。
「啊,那个……太近了……」
「不要太紧张,其实是在期待着吧?」
制作人从背后抱住凛世,将手臂环在她的腰上。
没有手脚的凛世,身体简直就像是被制作人所包围着一样。
凛世想从这种害羞的姿势里逃出来,但无论是制作人抱着她的手臂还是正在
行走的腿,都没有感受到来自她的任何抵抗。制作人紧紧地抱住凛世,让她感觉
连身体都不能动弹。
「请停下吧,制作人大人……」
「哈哈……老实说,身体变得就像刚才漫画中的人物一样,你感觉怎么样?」
「多少有点恐怖,不过,也有点兴奋……不,最重要的是,现在,太羞耻了
……」
凛世尽量平静地诉说着现在的心情,制作人的一只手触摸着凛世的胸口。不
那么丰满,但也不能说完全平坦的小小膨胀就轻易地被抓住了;不,与其说是抓
住,不如说是制作人用手完全覆盖着凛世的胸。
每当那只手抚摸着柔软的部位时,凛世的身体就会发热,脸也会染红。除此
之外,凛世身上发生的另一个变化也让她很苦恼。
「凛世,感觉到自己的乳头变硬了吗?」
「即使不说,我也知道……这样说出来……很不好意思……」
虽然胸部的尺寸很小,凛世的乳头却给两人带来了十分好的反应。每当制作
人爱抚她的胸部时,她那翘起的乳头就会给凛世带来一种痒痒的、难过的刺激。
用手挠了挠乳房中心的乳头,凛世的口中发出了比平时稍微高一点的声音。
对这件事情制作人可以说饶有兴致,敏锐地把手臂从凛世腰间移到她下半身。
凛世注意到自己裙子被撩开,但是却没有可以阻止这一行动的手和脚。在几乎没
有抵抗的情况下,制作人的手伸进毫无作用的布料里,探索着凛世的秘处。
「嗯……制作人先生……这种情节的顺序是……」
「你看过刚才的漫画了吧?」
确实在刚才凛世看过的漫画中,失去四肢的少女在那之后马上就被男性袭击
了。
不仅失去了手脚,从现在开始自己也会像那部漫画一样受到侵犯。一理解这
一点,凛世的下腹部就开始真真切切地痛了起来。
「那个……制作人……」
「怎么了,还是不喜欢?」
凛世小声挤出声音,抬头看着身后的制作人。或许是有点过分了,多少有些
担心她的制作人窥探着凛世的脸。然而,凛世的表情并没有不安,只是露出了她
像是在引诱男人一般的笑容。
「凛世是第一次……请温柔一点。」
「嗯,啊,总算是湿了。你看,凛世,那里流出了色情的汁液。」
暂时停止玩弄凛世残躯的制片人,将摸胸的手伸向裙摆,然后捋起裙子。棉
质内裤上的手可以看出动作十分熟练,濡湿的内衣勾勒出凛世独有的形状。两人
都隐约听到了从那里发出的淫靡声音。
「凛世好像不太容易湿,一定要好好做前戏才行。」
「啊,啊……」
制片人将手指从内衣的缝隙中插入,略显大胆地直接刺激着少女的秘处。即
使被称为大和抚子典范,凛世也再无法抑制声音从自己的口中流出,痒痒地抖动
着残缺的畸形身体。
为了将从未被使用过的阴唇分开,制作人将手指插入了紧紧闭合的裂缝中。
对自慰也没做过的凛世而言,男性粗糙的手指在裂缝中玩弄带来的不仅仅是快感。
在不知道是舒服还是疼痛的循环中爱液源源不断地被分泌出来,对异物感的排斥
本能也渐渐减少。
最终,制作人粗长的中指被插入了凛世的阴道。
「嗯……」
「好强的压迫感……会感到痛吗?」
「不……我只是……有点被吓到了。」
凛世的阴道相当紧,即便只是稍微粗了一些的中指指节也会成为继续深入的
阻碍;制作人只得用另一只手仔细地逗弄着阴蒂。只是一小会,凛世腰便弓起来,
让制作人的手指很明显地感觉到小腹痉挛时的抽动。
「嗯,啊,制作人,制作人先生……」
一瞬间,凛世受到了眼前一片空白的冲击。当视野里雾气逐渐散去时,眼前
的躯壳正微微地颤抖着。
「大致上这附近是个很舒服的地方,记住就好了。」
「是吗……嗯,很舒服……」
制作人在里面搅动了一会儿,无名指也顺利插进了刚刚达到一个小高潮的阴
道里。以往始终挂在凛世脸上的余裕早已荡然无存,感觉差不多到了该进行下一
步的时候。
「来吧,凛世,马上就要到正戏了。」
「正,正戏,就像漫画里一样吗?」
「对,凛世也会变成大人的。」
制作人一边单手抱着凛世身体仅剩的躯干,一边玩弄着她的胯股,露出了他
的男性象征。勃起的它已经完全进入了状态,矗立在那里。
凛世好像是第一次看到男性勃起的器官,惊讶地睁大眼睛,完全像个物件一
样呆住了。
「看到了吧?凛世,现在开始这根东西会进入你的体内。」
「这就是要夺走凛世第一次的……嗯……不行……」
制作人不顾凛世的话,轻而易举地将凛世的残躯放到到自己肉棒上。然后慢
慢放下,让男性器的尖端在凛世的裂缝边缘轻轻摩擦。
「等,等一……」
「不要担心了,刚开始只会进去这么一点点的,要开始了哦?」
制作人一边调整凛世身体的位置,一边往下拉。男性器进入裂缝之间,然后
触摸阴道的入口。
「请,请住手,凛世的身体要坏掉了……啊,啊……」
终于凛世的里面被侵犯了。为了让肉棒能完全进入凛世的身体,制作人把龟
头推到阴道口。这对凛世来说似乎非常地刺激。虽然她的声音很压抑,但她还是
尽力用自己腿部仅剩的残株夹起制作人仍未完全插入的部分。
这样另类的素股可不多见,被断面摩擦着的地方也很舒服。
在确认凛世已经适应的同时,肉棒也被插入其中。
话虽如此,但如果这是普通女孩的初体验体验,制作人不会想让对方感到痛
苦。制作人或许会一边询问她的情况,一边小心翼翼地插入男性器具;而现在只
有躯干的凛世很容易驾驭,在凛世还没有发出痛苦的声音的时候,肉棒就会齐根
插入到凛世的阴道里。
如果凛世的四肢还留存着就不太可能了。
「啊……啊……凛世的里面能感觉到有制作人先生的……在……在……」
「不疼吧,能感觉到已经插进里面了吗?」
「嗯啊啊啊……内脏好像要被推上去了。」
插入之后就像在使用飞机杯一样搅动着凛世的身体,将男性器推入其中,可
以清楚地从小腹凸起的部分看到其尖端正撑着凛世深处的子宫口。女性最重要器
官被肉零着的凛世,一边发出平时无法听到的声音,一边歪着头。好像很痛,但
是感觉很舒服。凛世的身体仿佛被肉棒揉搓得一团糟,这种感觉不知被什么被转
换成快感,每当受到强烈刺激时,颤颤巍巍的反应就会随着脊柱不断地向上攀,
就像是大脑也被肉棒侵犯了一样。
「差不多该动起来了,尽量不要晃得太用力。」
制片人暂时停止了继续深入的动作,开始上下套弄凛世的身体。凛世的身体
被制作人轻易拉起来时,冠状沟会被紧致的入口所挽留,下降的话,会有滑溜溜
的插入感,和抵在子宫口的感觉向凛世袭来;想要抱住制作人却只能无意义挥动
断臂的倒错感也很舒服,无论哪一种都在给凛世带来快乐,来自男性器官的刺激
不断让阴道变得柔软起来。
「啊,啊,制作人先生,凛世的身体,凛世的身体,真的,会坏掉的……啊!」
「没关系,不会坏掉的。全部交给我,凛世只要好好享受就可以了。」
这么说着,似乎是意识到凛世想要更多;制作人抓起她本就纤细的双臂,大
拇指用力按在血液尚未凝固的断面上。
「啊,啊,制作人先生……!」
激烈的活塞运动持续了一段时间。早已被肢解的凛世,无法做出任何抵抗,
像飞机杯一样不断接受制作人的冲击。在这种刺激下,身为男性的制作人很快就
在凛世身体里感受到自己肉棒熟悉的抽动。
「凛世,要在里面射出来了!」
「啊,射……?是在说什么的事情……啊……啊!?」
触碰到自己界限的制片人将肉棒插到凛世的最深处,在共同的高潮中紧紧抱
住凛世的身体。就这样直接把炽热的精子灌进凛世的子宫,被中出的她张着大嘴,
发出了无法成为词句的嘶吼。凛世的头也失去平衡向后倒下,然而凛世却完全没
有在意这种痛苦,只是一味地沉溺于快乐之中,嘴里不停地吐着如破碎的音频般
毫无意义的话语。
「可能会成为难忘的初次体验吧……对了,难得的机会,能在眼睛里印上自
己的第一次就最好了。」
想到什么事的制作人把肉棒从凛世的秘处里抽出来,用一只手托住凛世,把
靠椅旁的小桌拖到凛世面前。
制作人抚摸着正在疑惑这样做有什么意义的凛世,很快她知道了接下来会发
生什么,就像漫画里那样……
下一瞬间她的想象就变成了现实。
与刀刃一起轻轻抬起的视线,在制作人的手的引导下逐渐降低到自己的颈部,
于是眼前看到的是制作人和被抱在怀里的自己的躯体。正如凛世所料,和手脚一
样,凛世的头也要被取下。
「制作人先生……那个……」
「要停下的话也可以,今天已经足够过激了。」
「不,不是的……」
害怕被误解的凛世很快否定了制作人的猜测。
「只是……头这一次想要用不一样的办法……」
凛世的声音到最后几乎细不可闻。
「那就试试这个吧,本来是想自己做一个新的书架才买回来的」
制作人从工具箱里拿出一把木锯。
「这个可以吗?」
凛世点了点头。
「事先声明,如果不是用那把刀子的话,可能真的会死掉哦。」
虽然有些犹豫,但凛世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请把凛世完全地,变成制作人的东西吧。」
虽然嘴上说着十分大胆的话,凛世的身体仍然下意识扭动着想要遮掩羞红的
脸;只是她残缺的双臂做不到这一点。
「如果一直这样子动的话,会很痛的哦」
「痛……好痛……」
锯子轻而易举地撕开皮肤,这份疼痛让凛世忍不住要挣扎;可她并不后悔将
生命献给制作人,梦中一般的初体验催眠着凛世。
当凛世的人头被放在桌子上时,制作人又开始玩弄她的躯干。
和手脚的时候不同,头和身体被切断分离时被传达到大脑里的感觉让凛世迷
醉。眼前的身体只是被制作人把乳头一拧,脑袋里就会有一股流动的电流,摸到
秘处,更是会感觉到下腹部的热度高涨。
「怎么样,凛世,是特等席哦。从那里可以清楚地看到你初体验时的样子。」
「请不要那么做……」
无法发声的凛世仿佛在用眼神这么说到
虽然凛世想要把视线从害羞的地方转移开,但在几乎不可能做动作的状态下,
无论如何也不能完全视而不见。其实也可以闭上眼,但她并没有这么做;不知道
是因为担心自己身体会被如何对待,还是因为虽然嘴上说着不好意思,却还是在
意自己身体被玩弄的样子。
明白了被玩弄的刺激这一点让凛世的大脑在痛苦和快感中萎靡不振,即使手
脚和头被切断也没有成为阻碍。看着自己的身体被反射神经操纵着对制作人做出
回应,她明白一直以来自己是压抑着一具多么淫乱的身体,甚至在失去意识前开
始对这块姣好的淫肉产生了欲望……
「好困……凛世……要睡觉了……如果在最后……可以用嘴服侍一次制作人
大人就好了……制作人大人……制作人大人……可以传达得到……吗……?」
这之后的某一天,制作人拖着一个小小的旅行箱回家了。但是他并不是东京
以外的某个地方出差回来,里面也不是他的私人物品。把带回来的旅行箱放在收
藏着兴趣爱好的房间里,制片人换上了居家服服。
打开行李箱,里面塞满了被肢解的凛世。从里面取出凛世的头,凛世像是要
调整呼吸一样深深地叹了口气。
「噗……到底是有些勉强的……」
最近283 事务所的职业偶像们知名度提高了,在街上也有很多人打招呼。像
之前那样的话还还好说,在这个时候,包括凛世在内的偶像去制作人家玩都是能
成为八卦的话题。
「所以,我才只能模仿这种肢解杀人的手法。」
制作人一边叹气一边组装起凛世的身体,他已经忍耐很久了。
「没关系,这样的话,凛世能感觉到自己是制作人大人的东西。」
「感觉凛世的性癖更扭曲了呢……」
「呵呵……能负起责任吗?」
凛世跪坐下来,用脸紧贴着制作人的肉棒,轻笑着说道。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