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祭】(完整篇)

了一声,恐惧中带着娇媚,
我的鞋子被脱掉了,然后礼服也离开了我身体,蕾丝的小内裤也被脱掉,有个声
音兴奋的叫道:「哈,三公主已经湿了啊」,接着我感觉到了空气被搅动起来,
肯定是这个变态旋转着我的内裤向其他人炫耀。
「牲口!」,听到周围人的应和,我心里暗骂了一句,有人托住了我的屁股,
有人从另一侧揽住了我的腰,他们一人抱着我的一条腿弯,把我的两条腿向两边
分开,我就这样被三个人架住,将我的蜜穴、肛门展现在这群牲口面前;
「哇,三公主的阴道是粉色的啊!」有人发出了惊叹,四根手指已经摸上了
我的阴唇,并向两边分开,我又羞又恼,劲使收缩着阴道口,但是阴道口的蠕动
却更加让这群牲口兴奋,有人竟然直接扑了上来,一口咬在我的阴部上,舌头还
直接舔上了阴道口并转起圈来;
「啊!……」,一股电击般的快感顺着脊柱冲上大脑,我一阵哆嗦,身体也
发起颤来,但是架着我的人抱的太紧,让我只是扭动了两下。
「把三公主放桌子上「二黑子命令道
我被人托着走了两步,背后一凉,整个人被放在了一张桌子上面,刚扭了两
下让自己躺的舒服一点,我的腿就被人分开了,二黑子的声音从上面传来:」三
公主,让我来把你操进天堂「听同学们说,二黑子的阳具又粗又大,能把人给撑
裂开,所以她们都不喜欢第一个和二黑子做爱,都是被几个男人操过了才轮到二
黑子,这样,阴道已经被撑松了,也就能顺利的吞下那根大鸡巴。
我一直认为这里面的夸张多过实际,但是当我的腿——被二黑子分开时,感
觉下体被一个硬硬的东西顶住了,那个东西很热,也很大很圆,我才意识到它的
恐怖。
二黑子按着我的腿的力度越来越大,那个硬硬的像是一个钢球一样的东西也
开始往我的阴道口里挤着,我想扭动屁股以摆脱这个钢球。
但是腿被死死的按着,摆动屁股的动作却变成了摇动上身,我冲着二黑子喊
道:」刘二黑你轻点,轻点,别把我搞坏了……刘二黑你轻点啊,我痛,痛啊
……」
可能是二黑子听我说话都带了颤了,也可能是真怕把我玩坏了主厨冯叔饶不
了他,他慢慢的退出一点,然后又开始往里顶,不过这次顶的要轻很多。
二黑子还会温柔的操女人,这还真让我意外,但是再温柔也不过是为了操进
我的身体,他来来回回的顶了十多下后,再次用力,我又感觉到被撕开的痛,这
一次鸡巴总算是顶进来了,我的阴道被彻底的撑开,阴道口紧紧的裹着他的鸡巴,
虽然痛苦,但却也很充实。
「啊……」,我发出一声长长的呼喊,二黑子又是一阵用力,鸡巴终于慢慢
的挤进阴道的深处,我甚至都能从阴道壁的感觉上,感受到他阳具表面的突起的
青筋,二黑子又慢慢抬起了屁股,鸡巴从阴道里往外拔着,那种感觉就像是要把
我的灵魂从阴道里抽出来一样,二黑子的龟头快拔出阴道口时,他停了下来,然
又往里插来,这次竟然听到水声,阴道在身体的本能反应和刚才喝下去的催情剂
的双重作用下迅速分泌着水分,这让他插的更加顺畅了,第三次,第四次,一次
比一次顺畅,我也被这一次一次的冲击刺激的头脑发昏,双颊发烫,也不知是我
发出的呻吟还是周围其他女孩发出来的,总之呻吟声已经响成了一片,看来活动
已经进入了状态,我平躺着,双手被人拉过头顶,又一根粗硕的鸡巴放在了我的
唇边,想要摩挲着插进我的嘴里,我意乱情迷了,也没顾上自己今天是不是肉了,
张开嘴让它插了进来,好在我还有一丝理智在,没敢让他捅进喉咙里,一会要是
在料理台上哑着噪子,肯定会被嘲笑的,我只是把那根鸡巴含在口腔里面,并用
舌头围着它打着转,又有人一左一右握起了我的乳房,乳头这个时候已经挺立了
起来,哦,他们在吃我的奶子,这时,阴道被大力抽插的快感……、屁股被使劲
撞击的满足感……、乳房被吮吸乳头被轻咬酥麻感……,嘴巴被操的屈辱感…
…,被拉到头顶的双手里还被迫握着一根粗大硬实的肉棒那种无助感……,这所
有的感觉交织在一起,这就是秋日祭中能带给女孩最大的快乐,我紧紧的闭着被
眼罩遮住的眼睛,感受着身体不同部位带给我的不同的感觉,心中却不知为什么,
慢慢的被一种悲凉与屈辱的情绪所淹没:我——是长孙财团董事局主席的女儿,
我——是一个面容如花,肤若凝脂的青春女孩,我渴望着小说绘本里那种让人沉
醉的爱情,我的身体本应该只为我所爱的人而绽放,我愿意成为他精液的容器,
用我的娇小身躯来承受他攻击,看着他进入我的身体,用我的阴道或是肛门来释
放他的压力,而不是被一群整天嘻皮笑脸的混世魔王去操弄,我的乳房应该成为
最爱的那个人最温柔港湾或是他餐桌上的美味,而不是被这群牲口抓住咬来啃去,
但是我无能为力,我是一个女孩子,一个在秋日祭上被抽中的女孩子,我的身体
再也没有机会被那个我最爱的男人拥入怀里,我诅咒这个该死的秋日祭和这个该
死的地方,还有一年,还有一年我就可以穿上婚纱,嫁了我的新郎,然后怀孕,
再也不用参加这该死的活动,但是没有机会了,今天该死的那个人,却是我自己,
我不但被这群牲口操弄,还要用自己的肉体来满足这群牲口的口舌,对,都是牲
口,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是人,都是牲口,如果所有女孩都要被人吃掉,为什么你
们还要讲着那些男女之间天真的爱情故事,让我相信了这一切之后又要让我被吃
掉……;
不知不觉间,我发现蒙在眼睛上的眼罩湿漉漉的,那是我的眼泪吧,嘴里的
鸡巴还在舌间搅动着,阴道里的快感也越堆越高,吃着右乳的人已经松了口,只
是在捏着乳头挑逗,左乳还被人吃在嘴里,转瞬间我的思想又被拉回到现实,我
正在被男人操着,这也许是我做为一个女人、最后一次被男人操了,那些乱七八
遭的事情想它来做什么啊?我是一块肉,一块马上要被人宰杀、吃掉的肉,我身
体的每一个部位、都会让得到它的人垂涎三尺、回味无穷,当怕哪是我的肠子或
是骚逼,想到这里,一股娇羞感又涌上心头,我彻底放开了,来肏我吧,你们这
群牲口,这可能是你们有生以来能操到,能吃到的最美的肉了,来吧——!
嘴里的鸡巴让我无法用嗓子发出声来,那聚积在身体里的快感只能用鼻腔来
宣泄,我一边吭哧着一边扭动身体,刚才的心中那些屈辱与不甘的情绪也随着身
体的耸动烟消云散,「呵……呵……呵……」嘴里那根微微发咸的鸡巴总算是拔
了出去,拔出去时还狠狠捅了我嗓子一下,搞的我一阵猛烈的呵咳,拉着我双手
正在手淫的家伙也放开了我,我赶紧缩回了胳膊,被他拉了这些长时间,胳膊都
酸了,有一个声音带着一丝谄媚的说道:「二哥,三公主还有个洞呢,让兄弟们
也一块陪三公主玩玩呗!」
我一听心里也是一跳,这时我已经被操的有点发骚了,虽然我自己放开了,
但是平时对男人的性格就是比较冷的,所以对不会对男人们表现出什么渴望来,
去年姐夫他们的双龙探穴没一会就让我喷了,近一年的时间,一直没有再尝到那
种感觉,那种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的感觉得让我如痴如醉;所以,我确定引诱他
们一下,二黑子还没有回话,正双手卡着我的腰狠狠的撞着我的胯部,我就借着
他撞击的力量把肩部向下一用力,将腰和胸挺了起来,乳头也从吃我胸的那人嘴
里脱了出来,虽然我罩着眼罩他们看不到,我还是皱起眉头把下巴一扬:「啊
……」捏着嗓子发起一声又长又颤娇吟;
哪知二黑子双手一紧,本来他的手只是卡着我的腰,这一下,变成的紧握着
我的腰,抬起我的屁股朝着自己狠撞,二黑子的鸡巴本来就又粗又大,这一下鸡
巴最粗的地方直接顶着我的G点摩擦过去,龟头还一下子的撞在我的子宫口上,
瞬间把我操的全身过电一样「啊,啊……啊……啊……」,我也顾不得捏嗓子了,
直接大声叫了起来,二黑子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猛,我也叫的越来越大声,
一阵阵电流冲击着我意识,身上的肉和奶子被撞的抖起一阵一阵的肉浪,抖的我
全身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快感,下腹觉得又酸又胀,突然一股忍不住的尿意冲入脑
门,尿道口一松,一股骚水冲破了封锁,喷了出来;
「啊哈!!三公主被操尿了啊!!」旁边传来几声兴奋的怪叫;喷完了的我
已经全身无力了,只能用噪子发出的短促音节回应着二黑子的鸡巴对我身体的撞
击,就算我喷了他一身,二黑子也没停下,仍然托着我屁股猛操着,我感觉得他
的鸡巴越来越烫,也越来越粗,就在这时,他的龟头像在阴道里爆开了一样,在
一阵更加猛烈的撞击后,猛的一顶,使劲顶着我的子宫口,一跳一跳的向我喷射
出滚烫的液体,我被他顶的只能昂着脖子绷紧了身体,嘴里发出一连串嗬~ 嗬~
声音,最后他还猛的拔出再狠狠得顶进来,每撞一下,我就会被吐着的精液烫的
哆嗦一下,直到最后他的鸡巴再也吐不出东西了,他才拔了出来,拔出时还反复
操了我几次;随着「啵」的一声轻响,阴道一下子空虚下来,而我,就像一只被
放了气的充气娃娃,瘫在桌子上;
二黑子离开我的身体,好像又蹲到我的身边,捏住我右侧的乳头,我又「嗯」
了一声,显得很无力的样子,二黑子提起我的乳头来回抖着,说道:「三公主怎
么样啊?平时一幅高高在上的样子,临死了才舍得被黑哥操,后悔爽的晚了吧?
早点跟着黑哥,早就让你爽飞了,兄弟们,别让三公主闲着啊,继续操啊,公主
可没那么时间陪我们玩」,说完,又使劲拧了一把我的乳头!
「啊……「这一下不是娇喘,而是呼痛了,但是嘴上却没有再摆出平时的高
冷:娇声嗔道」黑哥,你坏死了,你舒服了还要再弄疼人家,不给你玩了……
「这时有人一把抱起我身体,把我从桌子上抱了下来,让我翻了个身,趴在了他
的身上,他怪笑着说:「没事,不给他玩,给我们玩。「,这个人说话带着一股
浓重的烟味,想来他应该是一幅很猥琐的样子,幸好我蒙着眼睛,才没被恶心到。
说着他用腿分开我的双腿,我的屁股这个时候还在酥酥的,娇软无力,他也
不管我阴道里流出的东西,伸手下去握着自己的鸡巴就对准了我的阴道,跨部朝
上一挺,粗硬的鸡巴就刺了进来;
「啊……「,我又一声娇呼,空虚的阴道再次被硬物刺入,我顺调整了一屁
股的姿势,身下的男人开始挺腰大幅度的抽插起来,我悄悄压下了一点腰部,这
样屁股就会更翘了,其实我在等着机会,这样做会让它来的更快一些;
果然,有人看着我翘起的屁股忍不住了,用手摸上了我的屁股,我虽然看不
到,但是当那只手摸上我屁股的时候我就一阵窃喜,我最喜欢的动作要来了,一
根硬硬的鸡巴顶上我的臀缝,在那里上下滑动着想找我的肛门,我真的爱死这个
动作了,其实从破身以来,最让我兴奋的一次做爱就是在去年的秋日祭上,姐夫
和他的一帮子狐朋狗友玩的这个双龙探穴,那时候的他还只是我的准姐夫,他把
我从沙发上抱了起来,让我坐在他的一个朋友的腿上,他朋友的鸡巴从背后插进
了我的肛门里,姐夫让我半坐着,抱起我的双腿,就那样让我看着他的鸡巴从前
面插入我的阴道,我就那样低头看着一根鸡巴在我的阴唇间进进出出,他在干我
的小骚逼,我的小骚逼就是这样被男人操的,噢……那种视觉与心理上的双重冲
击,再加了两根鸡巴在身体里的抽插着,没一会就让我喷了出来,而且,那场做
爱让我喷了好几次,那是我喷的最爽的一次,后来爽的都快晕过去了,才有人喂
了一块烤肉给我吃,让我补充了一次体力。
现在,那根鸡巴已经顶上了肛门,肛门处已经被他用鸡巴沾着阴道的分泌物
润滑的差不多了,他开始用力,我也把上身支了起来,这样才能让我放松括约肌,
趴在那里屁眼根本放松不了。
「噢……!「,我打喉咙深处发出一阵满足的回应,他总算是顶进来了,他
的鸡巴不算很粗,正常人的样子,但是有些长,我能感到他在往我肛门深处钻,
钻不动了就抽出一点然后再往里推,我觉得我的肠子正在被他一点一点撑直了,
他的阴毛终于触到了我的皮肤,有点痒痒的感觉,鸡巴还没有插到底,我觉得我
的肠子里面鸡巴已经顶到直肠的折弯处了,他们都停下了动作,一个摸着我两边
的屁股,一个搂着我的腰,两根鸡巴却静静的停在我的两个洞里,中间隔着一层
薄薄的肉壁,我有点难受了,扭动了一下屁股,就听有人喊到:」一——二——
三,开始!」。
随着这声开始,这两只牲口就像是被鞭子抽了一样,疯狂的耸动起来,「啊
——啊呀……」我同时大叫了起来,阴道和肛门同时像是被塞进了电击器一样,
酥麻酸爽的感觉得一下子笼罩住了整个臀部!
「啊——啊——」我已经保持不住姿态了,一下趴在下面的男人胸脯上。
【第四章】
两根鸡巴刚开始还一起捅,捅着捅着变了一个进一个出,我硬着脖子,浑身
都在颤抖,皮肉的撞击声,我的吭哧声,不知那个肉洞传出的噗嗤声交织在一起,
没有几分钟,我又一次喷了出来,下面湿了一片,但是并没影响到他们使劲的肏
我,有人走过来扶起了我的上身,嘴里还说着些什么,但是我脑子里面的阵阵酥
麻让我没听清他说些什么,他竟然跨坐在前面,双手托住我的奶子往中间挤,我
觉得奶子中间夹住了一根鸡巴,这根鸡巴也开始上下耸动起来,又有人搬过我的
头,一根硬梆梆的鸡巴捅进我的嘴里,他的阴毛很厚,都快堵住我的鼻孔了,又
有一个家伙过来拉起了我的右手握在他的鸡巴上,另一个家伙依样画葫芦把用我
的左手,好嘛,这下子,6个男人同时玩弄起我来,我已经被搞的半晕迷了,腰
挺的酸疼酸疼的,直到最后,手臂上,乳房上,脸和脖子上都被射的湿黏一片,
两个洞里也被灌满了,直往外流,这一轮的几个人总算是发泄完了,接着又有人
扑了上来,一波一波,我都不知道几个男人肏弄过来,阴道和肛门都感觉在突突
的跳着疼,浑身已经酸软的像没了骨头一样,肯定乳酸分泌过多,这样的肉好吃
吗?我自己还在瞎想着,这时二黑子又压了上来,凭阴道的感觉我就知道是他,
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干我了,我还是用平躺的姿势,任这只牲口在我的身上肆虐,
正被肏的快断气的时候,迷迷糊糊的就听到有人在旁边说道:「三小姐,该你了
……」
这句话就像是一道闪电,将我的大脑劈的清醒了过来,该、该我了???这
么快吗?我,轮到我去被宰杀了吗?不知怎么了,这个念头在脑子里一闪现,我
一个没忍住,又喷了出来,泄完身的我,感觉牙齿都在打颤,颤颤巍巍的应道
「好……好的,我……我……马,马上就来」
那个声间又说道:「二黑子,看你把三小姐折腾成什么样子了,提起裤子,
把三小姐给我抱上来」,说完,传来了脚步走远的声音,这会我听出来了,是冯
叔的声音;
冯叔是飘香楼的行政总厨,也是我家的常客,我从小就常吃他做的菜,冯叔
也是历年秋日祭的主厨,一般女孩们都是由他和助手刘师傅来宰杀处理的。
二黑子又狠狠的操了几下,仿佛不甘心一般,但是这几个让我痛的只抽冷气,
阴道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干了,可能是二黑子也觉得不爽了,把鸡巴抽了出去,然
后一阵穿衣服的声音,二黑子嘴里也不知道嘟哝着什么,过来一把把我抱了起来,
往外走去,一直走上一个台子,二黑子说道:「冯叔,人给您送来了,」说着,
把我往旁边的板子上一放,「没事我先走了」
「急什么,一会你帮三小姐再放松放松,送人送到底,不知道吗?」冯叔语
气中带着教训的口气;
我拉下了眼罩,揉了揉眼睛,过了好一会视线才清晰起来,我光着身子坐在
一张桌子上面,前面的烧烤架上有两个女孩子正穿在上面慢慢的旋转着,一个女
孩子应该是最早挂上去的,皮肤已经变的红亮,另一个挂上没多长时间,看样子
还有生命力,睫毛还在眨动着;另一边,二黑子穿着一条花格子平角内裤,光着
上身却套着一件西服外套,正一脸黑线的看着冯叔;冯叔穿着一套厨师装,外面
还套着皮围裙,光着脑袋,用一种戏虐的眼光盯着二黑子,而我却被另一种东西
吸引了目光;
我注意到他围裙上还有几条湿湿的亮线,那应该是什么液体滑过留下的痕迹,
脑子里突然翁的一声,是血,肯定是血,是上一个女孩子被宰杀时喷到上面的鲜
血,烧烤架上的那个女孩的肚子是剖开的,血也应是开膛时喷出的,是不是我的
血等下子也要流到这个围裙上,我的血为什么会流出来?……我要被人杀了…
…我要被做成烤肉了……我要死了…………;
我的脑袋也一阵阵发晕,眼光也开始涣散起来,眼前的事物也模糊起来,恍
惚之间只听到他们在说些什么,但是听不清楚,直到听到「哐」的一声,好像是
谁在我旁边扔了一个什么盆子之类的东西,我被吓的浑身一抖,也转了心思,眼
神开始重新聚焦,我看到二黑子一个趔趄向旁边跨出了两步,还有冯叔收回的一
只脚,显然是他在后面撞了二黑子一脚,接着我又看到那个掉在我脚前的东西,
是一个不锈钢的盆子,可能是二黑子把盆子扔到我的脚下,冯叔气的在后面撞了
他一脚吧,可是……盆子?盆子要装什么啊,旋即又突然一个灵光,内脏,是用
来装我的内脏的……想到这里全身一阵发寒,忍不住颤抖起来,而且越抖越厉害,
整个人都抖成了一团。
一双温柔的手臂从后面抱住的我的身体,一只手轻抚着我的肩膀,耳朵里听
到二姐安慰的声音,「雪儿不怕,雪儿不怕,姐姐来陪着你,雪儿不怕……」,
随着二姐的抚摸,我也渐渐的平静下来,但是身体还是僵硬的紧绷着,没注意到
冯叔叔给二姐使了眼色,二姐随即也扶着我向后躺去,桌子很长,二姐也坐了上
来,侧依在我的身边,就这样让我躺她的臂弯之中;冯叔走过来,给我盖上一条
长长的浴巾,浴巾像是在热水里浸过,盖在身上很暖和很舒服。二姐的手隔着浴
巾轻抚我的身体,也很舒服,二姐的声音在我耳边轻轻的低语着,讲着我们俩过
去的那些丑事,让我也感到非常的舒服,渐渐的紧绷身体也舒展开来,浴巾的温
度慢慢凉了下来,二姐干脆用浴巾给我擦起了身子,感觉就像小时候在浴室里洗
澡一样惬意;
这时,已经凉掉的浴巾被拿了起来,又换了一条湿热的毛巾敷在我的胸口,
罩住了我的两只奶子,而另一条毛巾则盖住了我的阴部,一只大手伸进了我两腿
之间,缓缓的揉搓着;二姐的左手抚上我的脸颊,让我的脸转过来看着她,我这
才看清楚的二姐清秀的面孔上那被微笑压抑住的伤感和睫毛上还挂着泪晶,心里
一阵感动,抬起右手点了一下二姐的鼻头,嘟起嘴说道:」姐,你哭起来真的没
我好看「二姐被我这句话逗的笑了,但在笑容中,我看到一行眼泪再一次滚过她
的脸颊,而我的下体被揉搓的也来了感觉,鼻子里也吭了一声;二姐看我又有了
反应,干脆把我的头抱进了她的怀里,我的脸就埋在她的双乳之间,嗅着姐姐身
上体香体和淡淡的精液味道,我闭上眼睛,姐姐用身体替我挡住了视线,让我不
必再受视觉得折磨;我也伸手搂紧了姐姐;
下身的毛巾被拿掉了,我可以感到一丝丝凉风掠过我的下体,腿再一次的被
分开,阴道又一次被侵入,这一次不是男人,而是一根圆圆的布满颗粒的圆柱体,
我当然知道那是什么,那是穿刺杆的顶部的安全套,我的眼里也弥漫开了泪水,
该来的,终究是逃不掉;
姐姐可能感受到我的眼泪,用胸蹭了我一下,轻声说:「雪儿不怕,很快就
过去了,你不是挺坚强的吗?你看咱们大姐,她就不怕,雪儿也不要怕,姐姐陪
你一起「,说着还用被我压着的右手搂紧我的身体。我也用力抱紧姐姐,把脸使
劲钻进姐姐的怀里。
这时,我的肚子被人按住,一把温热的刀尖顶在我的肚子,估计是冯叔用热
水烫过的,我紧张的小口出着气,但是冯叔却突然说道:」三公主,跟你订婚的
那小子今天哪去了?」」嗯?」冯叔这么一问,我才想起来,今天真没有看到伟
杰啊,这个混帐东西,都这个时候也不来送我……」唉对了,苏家的老二是不是
你好朋友啊?」冯叔又问道,」是……是啊,怎么了?」我不知道冯叔为什么要
问这些,」她刚才跟我说,她想要吃你的子宫啊「冯叔嘻嘻笑道」什么?她敢这
么说,看我不……啊……「我正待恼火,那把顶在肚子上的刀尖突然刺了进来,
一阵巨痛让我啊出来,又有一双手死力的按着了我小腿,不让我踢腾,那把刀子
刺进来后并没有停下来,延着我肚子的中线往下剖去,姐姐也死死的抱紧我,嘴
里不停的叫着」雪儿、雪儿……「好疼啊,刀子剖开肚皮,我能感受到切裂的疼
随着刀子向下游动,巨烈的疼痛让我绷紧了身体,我已经无法呼吸了,我弓着腰,
像一条离开水面的鱼,紧绷的身体仿佛要将体内最后的空气也挤出去,我昂着头,
想要搬开那条压着我的手臂,可是姐姐却死死的抱着我,我能感受到刀尖拨动内
脏,但不知道是错觉还是真的,我被姐姐压在身下的左手使劲捶打着桌子,但是
也不动减轻那怕是一点点的痛苦,被人死压着的小腿拼命蹬着,却蹬不开压着我
的力量,腿肚已经开始抽筋了,我用力紧绷着身体,想要阻止刀子继续切割,可
是女孩子的柔腹怎么可能挡得住金属的利刃,刀子一直剖到了底,随着它的离开,
我失禁了;」疼……疼……姐,我好疼……「我嘴里念叨着,小口吸着气,随着
肚子被剖开,那种我已经分不清是什么样的疼痛彻底的淹没了我的身体,感觉一
阵阵凉气把往身体里面吹,姐姐摸着我的头发,」雪儿忍一下,忍一下就好了,
乖雪儿,坚持下……「」啊……哈……哈……哈…………「,我的伤口被人扯动,
让我痛的喘着粗气」三公主别乱动啊,给你止血「,冯叔的声音听上去很冰凉;
我强忍着伤口被翻动的疼痛,牙齿打着颤,眼泪像开闸的洪水般倾泻而出;」啊
……「我感到肚皮又被人扒开了,又是一阵拉扯肌肉的感觉传来,带来一阵让人
窒息的疼痛,泪眼中,我看到冯叔手里提出一串血糊糊的东西,像是一团用过的
保鲜膜,我唔唔唔的哭出声来,那应该是我的大网膜吧。
「呜……姐,快点让我死吧,呜……,姐,我,我受不了啦……呜呜……
「「妹妹不怕,妹妹不怕,马上就好,马上,再忍一下,妹妹不怕啊……「姐姐
一边轻拍着我肩膀,一面也带着哭声哄我安心。
「嘶……「我又发出一阵倒抽冷气,因为肚子上的伤口又被分开了,接着盆
腔里却传来一阵过电一样酥麻,我的阴道被人握住并与那个原本就插在里面的棒
子一阵磨擦,说来也奇怪,随着阴道深处这种不可言喻的快感随着脊柱爬上大脑,
我整个人就像被电了一样,腰也高高的挺了起来,我感到,那根插在我阴道里的
南傍国也在转动,而我肚子里的那只手也紧紧抓着我的阴道在南傍国上来回套弄,一
阵阵的酥麻感冲击着我的脑海,除了肚皮上偶尔传来的撕扯和肚子里面那扯动脏
器的感觉,我已经感觉不出痛了,全身都被这种快感所淹没,大脑也是空白一片,
当然,我也能感受到尿意越来越满,但是却不像以前,没有丝毫涨的感觉;
「嗯……嗯……「我竟然在姐姐的怀里呻吟出声来,我紧紧的闭着眼睛,心
里想着,我还在被一群男人们肏着,刚刚经历的一切只是一个恶梦罢了,但是一
阵哗啦啦的轻响和随即而来干呕让我突然醒了过来,有什么东西被冯叔从身体拉
了出来,让我感觉得身体里面空空荡荡的,我侧头瞄了一眼旁边的冯叔,只见他
两只手里抱着一大团血乎乎的东西,一时没有明白,又抬眼看了一眼已经放松了
抱着我的二姐,她满脸眼泪也直勾勾盯着冯叔手里抓着的东西,一股悲伤的情绪
从鼻腔深处漫上眼眶,我明白了,那是我的肠子,冯叔已经掏出了我的身体,我
绝望的闭上眼仰过头去,重新枕上了二姐的手臂,这一刻我想到了很多:我想到
小时候,我们姐妹三人一起跳皮筋,我们带着弟弟妹妹在家里捉迷藏,我和二姐
去偷偷躲在矮树丛后偷看姐姐约会,我在学校里和一群男孩子打架,我和伟杰在
楼顶约会、在教室里做爱…………
但是,现在,我只是一块被宰杀的肉而已,而且,我已经被人开了膛,掏空
了内脏,等待我的,就是像那两个女孩一样的命运,穿刺杆已经捅进了我的身体,
只是还被套着而已;陪着我的二姐也只能看着我慢慢死去,被抬上烤架,变成装
在盘子里的一块肉;最后剩下来的,可能就只有装在玫瑰骨匣里一堆骨头而已
……
想到玫瑰骨匣时,突然想起密码没有告诉二姐,连忙开口想告诉二姐,可是
一开口,我却发现我发不出声音了,我无法聚集足够力气,让噪子发出声音,一
用力,肚皮上的口子被一阵巨痛,我根本聚不起气来,二姐可能发现了我的异常,
就趴了下来,把耳朵贴上我的嘴,我只能艰难的用嘴唇发出细微的声音,二姐听
一个字就重复一个字:「密……码……是……游……戏……,帮……你……写
……个……故事「听到二姐准确的重复着我的话,我勉强的笑了一下,闭上的眼
睛,「雪儿……妹妹……「二姐低声的喊着,她又用手抚上我的脸,轻轻的拍着」
睡吧,乖妹妹,睡吧,姐姐抱着你,睡吧「听着姐姐的低语,也像又回到了小时
候,但是我怎么睡得着了,虽说痛疼感轻了很多,但是阴道里还有一根旋转的棒
子在,尿意也越来越满,这时,那只抓住阴道的手松开了,阴道一阵轻松,但他
却一握抓在了我的膀胱上,而且用力一挤,「啊……「我又一声轻叫,但是还是
没有发出声音来,不过满满的尿意一下子尽数喷了出来,这一次真是尿的酣畅淋
漓,我最后的一丝力气好像随着尿液喷了出去,我感觉自己再也抬不动手指,甚
至转不动眼珠,连呼吸的力气仿佛都失去了。
恍惚间,听到冯叔说」二小姐,您下去吧……「二姐却坚定的回答:「我不
走,我要陪着雪儿,直到最后……「这就是二姐,很固执的一个人啊!
哗啦一声,一桶热水浇过我的身体,我却听道二姐说了声:」谢谢冯叔叔
「我旋即明白了,被宰杀的肉畜都是一身血水污渍,一般直接用水管冲洗就行了,
而冯叔可能是照顾二姐的面子,没有用水管,那里是冷水,而是用热水给我们冲
洗身子。
随着身体被擦干,阴道里的南傍国开始快速的转动起来,一边转动一边膨胀,
已经浑身无力的我根本没有力气通过夹紧阴道来抵抗它,只能任由它来把我的阴
道撑开,一根刺锐的硬物从它的前端探了出来,那是穿刺干,但是在它接触到我
的子宫时就停了下来,我不知道这是干什么,但是,随他去吧,我只希望这一切
快点结束……
我感觉到子宫被人握住,但这一次却没有一丝像前一次那种兴奋感,那人只
是握着我的子宫上下移动着,我能感觉得尖尖的固体滑过子宫颈的触感,然后随
着那只手向下一用力,尖尖的锥体就挤出子宫口,原来那人只是摸索着想将子宫
套在穿刺杆上;
那只手握着子宫,穿刺杆又一次向里顶,宫口被撑开时又是一阵撕扯般的疼,
我却没有力气动弹一分,我想,女人生孩子是不是也是这个样子的,穿刺杆又探
进一分,停了下来,已经分开成两片的护套往外退去,那些突起的疙瘩磨擦阴道
口时没有任何兴奋,而是火辣辣的痛,它们裹着穿刺杆,已经变得像小臂那样粗
了。随着它们离开阴道口,阴道口收了起来,我能想像它像一张小嘴一样含着一
根金属杆的样子,我想扭一个腰调整一个屁股,但是没有扭动,我真的是一点力
气也没有了,好吧,来吧,刺穿我,让这一切结束,我心里这样想着;
阴道里的穿刺杆又开始动了,它逐寸的深入,一步步的撑开紧闭的子宫口,
伴着疼痛,眼泪再一下滑过脸颊,它已经顶进了子宫的底部,尖锐的头部已经刺
进了子宫壁上,而我的子宫还在顽强的抵扛着,直到尖部把整个子宫壁彻底刺透
并将伤口撕裂,子宫里刀绞一般的痛疼让我冷汗之冒,牙齿咬的咯咯做响,腿却
只能微微颤动。
迷糊中,听到二姐的声音:「冯叔叔,求求你,雪儿你从小看着她长大的,
求求你帮帮她!「「唉……「听到冯叔长叹一声:」你让开!「二姐让开了我的
身体,却依然抱着我「三公主,对不起了」冯叔说着,用手抓着我的左乳往右一
拉,然后说道:「这样看不出来」,然后我就觉得到左乳乳头被一根长针一样的
东西刺了进来,跟着心脏也是一阵巨痛。
太痛了,比刚才被开膛痛得多,巨大的痛疼使我用力一挣,竟然慢慢的飘了
起来,我不解的回头看下,下面是一张深粽色的长桌子,一位美丽的女孩正躺在
几个人中间,她的肚子被剖开,那道伤口从胸口下方一直剖到阴部,奶白色的肚
皮向旁边分开着,可以看到皮下像黄油一样颜色的脂肪,肚子里面有一个长杆,
泛着金属的光芒,那长杆还在前进着,她的后面站着一个男人,那应该就是操作
长杆的人,刚才就是这个人按往女孩的腿,也是他用手握着女孩的美丽子宫套在
穿刺杆上;
女孩的右侧站着一个穿皮围裙的男人,他一手抓着女孩左侧的乳房,一手握
着一根很细的烧烤针,就是这根烧烤针,刺透了女孩的乳头,穿透女孩高耸的乳
房,刺进了女孩心脏;
女孩的左侧半蹲着一个女人,她上身套着一件明显大了很多的衬衣,不知道
是那个男人的,她左手握着女孩的左手,右臂被女孩枕着下面,但是手却紧紧的
抱着女孩的右侧肩膀,她的额头抵在女孩的左肩上,像是在轻轻的抽泣。
女孩的身体最终被穿刺杆刺穿,两个男人忙着给女孩摆好手臂,将她的腿捆
在杆子上,又在女孩的肛门里卡了止退器,又清水给女孩清洗,然后抬起穿在杆
子上的女孩,但是蹲在旁边的女人制止了他们,女人对他们说了些什么,两个男
人又放下的穿刺杆,把女孩转成了背部朝上,只见那个女人用手为梳,帮女孩梳
理里乱掉的头发,最后解下自己头绳替女孩扎了一个简单的发髻;
女孩最终还是被抬走了,架上了电烤炉上,机器带动她慢慢转动起来,我看
到了她的脸,很熟悉的脸,但是想不起她是谁来,应该和我很熟吧,这时候,又
一个女孩被抱在了那张深色的桌子上………
…………
【后记】
按下了最后一个回车,我直起有些酸疼的腰,看着窗外的落雪,我终于帮三
妹完成了最后一个心愿,从她的角度替她写完了这个故事,大姐走的时候,我根
本没有来及与她告别,而这个妹妹雪儿,却是在我的怀里走完短暂的一生的,时
间已经过去了五个多月,但是回想起来,那一切还像是刚刚发生的一样;至今我
还能感受到雪儿的眼泪从我双乳上滚过湿凉,感受到她在我怀里无助的颤抖,仿
佛还能嗅到她被开膛时的那股血腥味道,冯叔叔和我都没有向人提起雪儿最终是
怎么死的,因为秋日祭上绝不允许女孩被提前杀死的,为了感谢冯叔叔,事后我
给了他20万;
其实那天雪儿被选中时,我就偷偷问过冯叔叔,雪儿有没有可能被使用,冯
叔叔告诉我说,那天准备要使用6个女孩,雪儿不可能躲掉的,我就通知了管家,
管家带着家里的仆人,和雪儿想要的玫瑰骨匣等在场地外面,我们第一时间收好
了雪儿残骨,并举行了招魂仪式,在秋日祭还没有结束的时候,雪儿就已经回到
自己床上,她是被父亲抱回来的,但是,她再也无法醒过叫我姐姐了……
这么多天来,我会时不时去看她,陪她说说话,或者听她说说话,雪儿可能
早就感觉到为有这么一天,在她的电脑里留下很多很多场景,骨匣里的场景她全
部录了,这些全部被导入骨匣之中,看着她躺在水晶之中,被玫瑰花环绕的笑脸,
真不愿意把她当着一具已经没有生命的尸体。
为了完成雪儿最后的心愿,写完这篇文章,我找到了二黑子,用陪他一夜的
代价,让他详细的讲述了雪儿最后的经历,听完二黑子的讲述,我恨不得撕碎了
他,于是我把这件事告诉了老公,第二天,二黑子就重伤住了院……
还有七个月,新的秋日祭就要举行了,亲历了妹妹在怀里死里去的我,已经
彻底失去了对这类活动的兴趣,秋日祭之后,当我的月经恢复之后,我和老公就
决定要个孩子,摸着已经种下小生命的腹部,我希望,你千万不要再是女孩了,
你的小姨经历已经让妈妈经历了几个月恶梦,这些经历千万不能再发生在你的身
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