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神者绿色同人:婊子们的堕落】

任凭魂球肆意玩弄着。
然而即使是已经被侵犯到了这种地步,少姜在听到让自己背叛少昊时,仍然
艰难地晃动着头,吐出了「不要」的答复。而早就料到这一点的魂球,则操控着
少姜面前的男人摆出了拳击的架势。
「为什么?」
「因为我是、呜哦哦、我是少君大人的所有物咿咿咿咿……」
虽然已经预料到了这样的回答,但魂球还是深深叹了口气。随着它的指令,
被操控的男人们掏出了真空注射针,从四面八方扎向了少女纤细的身体——作为
敏感部位的乳尖和小腹自不必说,就连已经被男根撕扯得乱七八糟的二穴附近都
被刺入了尖锐的金属。随着药物不断流入女孩的身体,少姜的敏感度也迅速地提
高着。原先就已经十分剧烈的反应此刻变得更为强烈了起来,纤细的身体以夸张
的幅度扭动挣扎个不停,而从她的喉咙中发出的淫喘尖叫,更是与少昊歇斯底里
的闷叫混在了一起。
从少昊的位置来仰视,更是能轻易地看到那一根根扎在的大腿后侧与阴
唇上的断针。在这些针头与肌肤的接触部位都有着小片的青紫,标志着注射的痕
迹——为了瓦解少姜的抵抗能力,在轮奸摧残这具纤细身体的同时,男人们还不
断地向着她的体内注入了一针针牲畜用烈性媚药与毒品的混合剂。这样的药物在
夺去女孩的力量的同时更是把少姜这具幼小的身体改造成了光是呼吸都会高潮的
敏感肉便器,而她这两洞本就紧致无比的萝莉穴更是因为不断高潮而没完没了收
缩着,比起飞机杯还要刺激数倍,完全不像是属于的腔洞。
而在确认这些药物生效之后,那肌肉结实的男人更是挥出了一记用尽全力的
冲拳,重重地殴砸向了少姜那膨鼓到了极限的膨腹。他故意屈起的指骨在沉甸甸
的肉袋上顶出了一个隔着一层薄薄的肚皮,狠狠撞在了少姜柔软的子宫上。而在
她这弹性十足的西瓜肚开始宛如水袋般翻颤起来的同时,沙哑而高亢的绝叫也从
她的喉咙之中喷涌而出。光是这一记凶狠的冲拳就已经让少姜的子宫到了破裂的
边缘,组成女孩娇幼身体的每一条肌肉现在都在器官破裂般的疼痛中拼命地紧缩
着,而原先射入她小腹之中的黏稠精液更是从阳物与二穴穴口之间的间隙中逆流
喷溅而出 就连少女的胃袋都在剧痛中激烈地收缩起来,充斥其中的黏稠精团与
男性尿液的混合物更是反呕而出,伴着窒息的咕噜喉音从她那大张到了极限的嘴
巴里向外涌溢,大量的白浆都沾满了将女孩的长发与身体,而少昊那血肉模糊的
脸上,更是已经洒满了从女孩二穴中喷射出来的精液与蜜汁。
而对着女孩这具被痛楚强行顶到了高潮的身体,被魂球控制着的男人又朝着
她那还在弹晃不停的膨胀小腹上被刚刚的一拳留下的那块引人注目的淤青再度挥
出了一记全力的冲拳。
「呜噢噢噢噢噢——」
伴着一声高亢的悲鸣,少姜那膨大的孕肚再次被重拳殴打得凹陷了下去,而
承受了两下重击的那片肌肤更是已经被暴力蹂躏成了渗血的乌黑色,即使在这团
伤痕累累、晃颤不停的圆润孕肚上,也显得异常刺目。而从她喉眼之中喷涌出来
的气流更是将她腹内的大量精液再度狠狠地挤压了出来,让纤细的少女再次沦为
了壮观的精液喷泉。然而写满了她那张完全崩溃的高潮脸的却不是抗拒或痛苦,
而是只有在快感之下完全崩溃的雌性才能露出的完全的幸福。
而毒品所带来的强依赖性和幻觉更是让少姜的脑子里已经完全变成了一片空
白,足以让普通女性的颅骨之下变成一团浆糊的药物虽然无法杀死这头肉畜神,
但却能让高潮的快感完全覆写掉她那些珍贵的回忆与自己的人格。记忆随着高潮
而迅速地溶解在快感之中的绝望感让少姜不由自主地想要呜咽喊叫着那个自己绝
对信任的男人的名字,然而当无助的想要回想时,她的脑子里却挤不出关于
那个人的一丝一毫东西。这样的绝望感却让她的身体发情得更为剧烈,就连敏感
度都迅速地提高着。断断续续的呼吸与阳物在肌肤上磨蹭的触感都会将她送到脑
袋一片空白程度的高潮。而她的胸腔更是被猛烈的快感刺激得不断地收缩,惹得
她的喉咙深处不断涌出断断续续的气声。此时,女孩的嘴巴里已经挤不出一句像
样的话语,只能随着这些被魂球操控改造的巨物抽插的频率而发出闷闷的呜咽。
然而她身下的两洞腔穴反而却死死地紧缠着没入其中的男根,不断向内紧缠死绞
着的穴壁更是已经紧夹到了足以让男人觉得自己的下身像是要被挤烂般的地步,
不由得发出了闷闷的哼叫,而痉挛的肉壁更是不断地榨取着男人们沉重卵蛋中的
精液。在这样激烈的榨精攻势下,魂球还没来得及抽插几次,忍耐力就已经逼近
了极限。而少姜的子宫此时更是察觉到了阳物的膨胀与抽动,柔软的子宫口已经
主动地降了下来,准备好了迎接一发浓郁醇厚的精液。
然而此时的魂球却操纵着男人们停下了抽插的动作。粗大的阳物最后一次重
重地装在了少女敏感的子宫口上,之后便不再继续抽送一下,然而那两颗巨大的
龟头却仍然来回磨蹭逗弄着少姜的身体,让她时刻保持在高潮的边缘,却始终不
踏出那临门一脚。而一双粗大的手更是死死抓住了她纤细的腰肢,让少女的身体
就连扭动求欢都无法做到。无论如何挣扎扭动着身体都无法到达高潮,这样的刑
罚对于初尝肆意高潮的快乐的少姜而言实在是太过残忍。渴求着快乐的本能迅速
压倒了少女脑海中其他那些对于现状来说毫无意义的忠诚,脆弱的防线几乎是在
顷刻间瓦解。
「我……」
嗫嚅着的少姜当着少昊的面,缓缓吐出了臣服的宣言。
「我是……魂球大人的奴隶……怎样都好、只要您让我高潮咿噢噢噢噢——
!」
尚未出口的话语被贯穿身体的快感生生化为了高亢的悲鸣,男人们再度开始
抽插起来,两根庞然巨物就像是使用飞机杯般前后进攻着少女的二穴。每一下深
深插入都足以让娇幼的身体迎来激烈的高潮,而女孩那放荡的悲鸣也随着男根进
出的节奏而迅速地闷落了下去,在几十下抽插之后,终于被高潮击垮的少姜喉咙
里咕噜了两声,接着头一歪晕了过去。然而她两洞蜜穴的紧致度此刻却抵达了极
限。伴着两声闷哼,浓郁腥臭的精液尽数注入了少姜滚圆的肚子里,而当男人们
拔出阳物后,在她面前的男人又对着她的膨腹抡出了一拳——伴着精液喷溅而出
的不只有乱七八糟的杂物,还有魂球曾经送给她、亲手制作的小龙虾。
「喂,少姜,现在你可是真的把龙虾和少昊哥哥分享了哦?」
不顾少昊的反抗,被控制的男人将沾满精液的食物生生塞进了他的嘴巴里,
强制他咀嚼了两下后又掐住了他的鼻子,强迫他将这团东西吞了下去。看着少昊
绝望的眼神,被魂球控制着的壮汉身体们更是纷纷掏出了阳物,对着他那已经乱
七八糟的脸尿了出来。
而在尿液涌入气管的咳嗽声中,少昊终于失去了气息。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