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百足女郎蜘蛛

呼……呼……”

喘息聲,在山間飄蕩。

穿著單薄布衣的少年,在山路上奔跑著。

現在的時節是深秋,金黃色的季節,同時也是氣溫驟降的氣節。要是僅僅只是穿成這樣就進入山野地帶的話,半夜肯定會被凍死的。但是,即使是被大自然給凍死,那也比被身為同類的人類給殺死來得好——

青野,這是少年的名字。

身份是大地主的奴隸,至於為甚么要逃亡呢?原因是昨天,收割麥子的時候,不小心割破了自己的手腕,奴隸的血液污染了原本要賣出的麥子。震怒的大地主,下令要將這個奴隸剝皮之後吊在城門之上,然後早已經察覺到氣氛不對的青野便提前逃亡了。

逃進了城鎮後面的大青山。

“山裡,有數百年前被陰陽師們封印的魔物,所以決不能進去。”

老人們是曾經這樣叮囑過的。

但是比起進去後會遇到甚么未知的危險相比,果然還是先得度過眼前這個要人命的危機。

昨天夜裡,將門番打昏之後的青野,翻過了大地主家的圍牆,然後從城門的缺口狗洞那兒爬了出去。現在想想的話,自己已經逃跑的世紀肯定暴露了,要是被追上的話恐怕當場就會被格殺,因為奴隸並不是【人】。所以只能拚命地跑著,一刻也不能停下來,要是停下來
的話就會死。

會死啊……我、我不想死啊……

於是拼了命地奔跑。

細碎而鋒利的石子割破了腳掌心,銳利而堅韌的樹葉劃破了面容。

但是這都不重要,只要保住性命就好了。

“呼……呼……”

喘息聲,在山間飄蕩。

不知,過了多久。

肚腹鳴叫的時候,天色漸闇的時候,青野在山裡找到了一件破舊的寺廟。

屋頂破損,佛像碎裂,四面爬滿了青苔。

(是以前廢棄的寺廟嗎?)

這樣想著,然後慶幸:“太好了……今晚就在這兒過夜吧。”

大膽地走了進去。

鬼神甚么的,在這個世界上應該不存在吧?而且就算存在,這裡也是神明大人的住所……嘛,雖然已經荒廢了而已。

寺廟的內部,正如預料的那樣,布滿了灰塵與蜘蛛絲,而且散發著一股發霉的味道。供奉著正中心的佛像已經已經碎裂了,只能隱約看出一個輪廓,以及在佛像的面前放著一個罈子般的事物。

(是用來擺設貢品的吧?)

這樣想著的青野,走上前去,然後雙手合十,對佛像拜了拜。

“佛主大人,請保佑我。”

將心裡所想的願望念出來,然後從單薄的布衣之中掏出了荷葉包。打開,裡面是三個已經變得硬邦邦,並且有些發酸的飯糰。這是青野出逃前從廚房那兒偷出來的,打算作為路上的口糧。

“……”

看了看貢品台,咽了一口涎水的青野,將三個飯糰之中的兩個,擺放在了上面。

“貢品的話,已經奉獻上了,所以請保佑我……”

再一次地雙手合十,然後——

“我開動了。”

狼吞虎咽地咽下了已經發酸的最後一個飯糰。

入夜。

“果然……好冷啊……”

已經想盡辦法了。

由於身邊沒有火石,所以只能用別的手段取暖。將能夠找到的乾草塞進布衣之中,接著竭盡所能將寺廟所有破損的地方封閉起來。可是即使是這樣,冷風依舊穿過了那些沒有察覺到的裂縫,而之前還感覺有些溫暖的乾草也被第一陣風帶走了全部的熱量。

“但是,為了活下去……所以要忍住……”

蜷縮在角落裡,打顫著的青野。

在這之後,就聽到了……

“……冷……”

“……冷嗎……?”

那是,甚么聲音呢?

在昏迷與昏睡之中,迷迷糊糊的青野。

想要睜開眼睛,不過眼皮卻十分不爭氣,所以只能暫時依靠耳朵了。

“……夜晚……很冷吧……”

這回聽清楚了,是女子的嘟噥。

“一起……來取暖吧……”

被,緊緊地抱住了。

格拉格拉格拉……

好像有甚么細微的東西,像是樹枝一樣,在自己的身上輕輕瘙癢那樣,然後慢慢抓住了,把青野的身體固定住。

嘶嚕……

溫暖的舌尖,在脖頸上舔過。

“嗯啊……”

發出了呻吟聲音的青野。

好想看看啊……到底,到底是誰……可是眼睛卻……該死的,睜不開……甚至是身體也動彈不得了。唯一能夠感知到的,就是自己正在被某個溫暖的東西緩緩抱住,然後任憑對方的濡舌在自己身上舔舐。格拉格拉格拉……又是那種骨節躁動的聲音……

衣服,被一點一點地剝開了。

可是,因為被擁抱著,所以一點兒也不覺得溫暖。

隨著被深入,最後那種溫暖的感覺一下子蔓延到了下體。

咕啾……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一切都好像是夢。

“我到底……”

分不清現實與虛幻。

搖搖緩緩從地面上站了起來,卻碰到了甚么東西。

咕嚕咕嚕,滾落了一地的野果。

“哎哎?”

訝異的青野。

這到底是……

難道真的有神明?!

他面帶畏懼地看向了殘破佛像,擺放在那邊的飯糰不知何時已經消失不見了。青野低頭看了看地面上的野果,然後又看了看那個罈子。

“……今晚,還在這裡住吧……”

將一部份野果放上了罈子上,然後剩下的一部份就是今天的伙食。

當晚,又是那種奇妙的感覺。

寒冷之後,立刻就被溫暖地擁抱入了懷中,然後渾身上下都是那種酥麻的快感。

“一起,取暖吧……一起做些,快樂的事情吧……”

已經可以確定了,是某個女性。

但是,她的正體到底……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身邊又發現了野果。

“唔……”

看了看佛像,然後又看了看地上的野果。

“那麼,今晚果然也還是……”

於是,青野便在寺廟住了下來。

每一天的清晨與每一天的夜晚,都重複著那樣的事情。唯一變化的,就是那女子的呢喃愈來愈清晰,而地面上的食物也從只有野果,變成了偶爾能夠看得見一兩隻動物死屍。

青野的脫逃,在城鎮裡鬧出了巨大的騷動。大地主十分震怒,居然連一個奴隸都無法掌握嗎?於是他派出了私兵對青野發出了追捕,一路跟蹤著那個下賤奴隸的訊息,然後就來到了這件破寺廟。

雖然依舊殘破,但是已經看得出來人煙了。

竭盡所能的青野,每一日每一日都在緩緩修補著這裡。他覺得,自己好像有些離不開這件寺廟了,現在最大的願望,除了活下去之外,就是想要見一見那個女子。

她到底是誰呢?

抱著每一日都要思索數百遍的疑惑,今日也帶著柴火回到寺廟的青野,然後一陣鑽心的疼痛就從右腳那兒傳遞了過來。

被餵了劇毒的箭矢貫穿了——是那些,早已經埋伏好了的私兵們。

“就是這個傢伙了……”

“啊啊,大膽的逃脫者。”

“明明只是一個奴隸而已……”

“現在就殺了他嗎?”

“不不,帶回去給大地主審理吧。”

“哈哈哈……說甚么審理,反正就是讓大地主對著他發泄一下怒氣,然後就直接剝皮吊到城牆上去了吧……”

談笑著,然後圍了上來。

(被、被抓住了……)

不過現在想一想的話也是理所當然,因為自己一直賴在這兒沒有離開。

只能,到此為止了嗎?

正當這樣想著的時候,就看見,一團巨大的黑影,從寺廟中飛了出來……

“不準,對我的……出手!!”

反應過來之後,那些私兵已經全部都死了。

可怕的魔物捲起了地面上的青野,將他拖入了寺廟之中。

那是一個,下半身為蜈蚣,上半身卻是女人的怪物——大百足,記得是叫做這個名字來著。

格拉格拉格拉。

熟悉的聲音,原來如此,每一天晚上的女人就是她啊……

蜈蚣的身體,將自己盤繞了起來,接著女人用嘴巴舔舐著他右腳上的傷口。

“這一點毒液,不算甚么……”

之後右腳就不痛了,然後大百足也抬起了她的身體,面對面,看著青野。

現在才能夠仔細看清楚她的外貌:那真是一張,絕色的面孔啊。但是表情卻為何如此陰沉呢,身上的色系也都是黑紫色的不祥顏色。

“我要謝謝你的元精呢,讓我得到了打破封印的力量。”

原來如此啊。

那個罈子並不是貢品台,而是封印著大百足的寶器。

“這麼說,每天早上與夜裡……”

“啊啊,你的元精很美味喔,我想要繼續享受下去,所以你不能死……”

咔。

一邊說著,一邊卻將青野的脖頸咬破了,大百足緩緩吮吸著血液。可是,居然一點兒都不痛,反而十分地舒服。

“你逃不掉的。”
她緊緊摟住了青野。

“我看上的傢伙,逃不出我的掌心。”

帶著青野的血液的紅唇,吻上了青野的嘴唇。

魔物,開始侵犯少年。

她用蜈蚣的百足鉗住了青野,並且在青野的體內注入了自己的毒液。那是能夠讓男性感覺到強烈快感的淫毒。

“嗚嗯……”

看著自己的下體一點一點沒入大百足的口中的青野,忍不住發出了呻吟。

就、就是這個感覺……每一晚,原來就是……

“唔啊啊……!”

忍不住,立刻就繳械了。

白濁的精華射入了女人的口中,她的眼神迷離著,眼角噙著淚水。

咕嘟,咕嘟。

一滴不剩喝了下去,然後意猶未盡地舔了舔他的陰莖與自己的嘴角。

“果然,一往如既的美味……”

她說道,摸了摸自己的下體。

“可惜,這兒還沒有完全破除封印,否則的話……”

人體與蟲體的結合處,原本是女性性器所在的地方,被一張符紙封印著。雖然已經被毒液溶解到一半了,但符紙依舊沒有脫落。

“沒問題的,交給我吧。”

“……甚麼——!”
嗤啦!

符紙被青野撕了下來。

“……其實,我很早以前就喜歡上你了。”

吻上了她的嘴唇。

“嗚嗚……!!”

(男、男人的唾沫……!!)

“如你所願,我會與你一直做下去的……”

青野,將他的陰莖放入了那個空虛了幾百年的壺穴之中。

式姬——這是從大百足口中得知的,她的名字。

被青野抱在懷中的式姬,兩人在交合結束之後,她問道:“……我難道不可怕嗎?你好像一點兒也不怕我呢?”

“因為之前不是遇到了好多次了嗎?雖然我沒有一次能夠睜開眼睛。”

“那是……我怕你睜開眼,看到我的模樣……”

害怕被嚇走。

好不容易有了人,不能那麼輕易就讓他逃脫。

“……你很漂亮,也並不是那麼可怕啊。”
在式姬的面頰上吻了一下。

青野,他笑了起來:“很早以前我就想說了——能夠,做我的妻子嗎?”

但是,為甚么呢?

為甚么會選擇一個魔物呢?

投射過去了疑惑的眼神,然後青野給予了他的回答:

“魔物甚么的,只是別人給你強加上去的稱呼而已。式姬就是式姬,不是其他的甚么東西,僅僅是一個漂亮的女人,一個令我著迷的存在。知道嗎,比起外貌的醜惡,我更加懼怕的是內心的醜惡,因為那根本看都看不出來……”

“說、說甚么胡話啊!”

式姬,將臉別到了一邊去。

“妻子甚么的……哼哼,一開始我只是喜歡上你的味道而已,你可不要誤會了!”
她說著,猛地立起了身軀,藉助蜈蚣的下身,看上去高大無比。

青野卻“嘿嘿”地笑了起來。

“嘛,總之我是打算繼續在這兒住下去了……你將來也應該依舊住在這裡吧?”

“呃……嗯……”
“那就好辦了,我們一直住在一起,總有一天你會答應我的請求的吧?”

“……”

魔物大百足——式姬,她低下了腦袋,長長的紫發遮蓋了表情。

“哼!!”

最後冷冷哼出了一聲,然後一溜煙躲進了罈子之中。

……

……

到底是誰把誰給虜獲了呢?



第二章 【大百足】食腐宴


人類和妖怪生活在一起的話,會怎麼樣呢?

青野小時候就常常聽說這樣的故事。

天狗從空中飛下掠走了男人;去河中洗澡的人被河童帶走了;在山中誤入了妖怪的溫泉,因為沒錢付而被截了下來。等等,如此之類的故事還是有很多的。

這些人到最後都怎麼樣了呢?

猜測是有很多種啦,甚么被吃掉啦、被變成奴隸啦、被同化成妖怪啦。

只不過,這種猜測一定是遵循著某種規律的——如果抓走人的是一隻美麗的妖怪,那就爽呆了。相反的話,下場肯定是被當做糧食或儲備糧,總之最後一定會成為排泄物的。

青野認為,這是一種非常錯誤的先入為主的觀念。

人類的劣根性之一,在面對未知的事物的時候,心想【它究竟是個甚么東西】的時候,那種對這個事物的第一印象就成為了評判基準,即使沒有任何證據可言。就好像穿著白色衣服的一定是好人,穿著黑色衣服一定是壞人那樣的定律。

“在想甚么?”

“……沒有啦。”

“你一定在想甚么,青野每次想事情的時候都會做出這種發獃的笨蛋模樣喔。”

“哈……是嗎?”

“所以啊,你在想甚么?”

“好啦好啦……我在想啊——【能夠和你這樣漂亮的女孩子在一起,我很幸運喔】”

阿諛奉承沒有帶來對方的笑顏。

當青野邊說邊用手指對著式姬的臉頰時,她的眉毛就耷拉了下來露出不滿的神色。

“你撒謊。”

叭。

狠狠地將青野的手指咬出了血,然後化作一縷青煙回到了罈子之中。那個罈子原先是封印這頭大百足的法器,只從被青野破壞掉之後就反而成為她的家了。青野曾經問她,裡面究竟是甚么樣子?式姬回答,也就是一個大一點的空間而已哦,因為你是人類,所以進不去的
啦。

式姬的下體是令人畏懼的蜈蚣百足,如果是普通人一定會被嚇走的。

但青野並不覺得那很可怕,那是她的本來姿態而已。

展現出本來姿態的妖怪,而與之相比,某些人類卻只是披著人皮的野獸而已,與之相比起來,不得不說是一種可笑的諷刺。

式姬從捕捉奴隸的人手中救下了青野,而後他們兩個就順理成章在這個破廟中住在一起了。

“好了,我道歉。”

青野把式姬的罈子抱在懷裡說著。

後者的聲音穿了出來:“那麼,講實話。”

“其實……我是在想啦,為甚么當初你會救我呢?”

“扯平而已啦,你也替我把身上的封印撕下來了。”

“但是,那也是之後的事情了吧。”

“哼

她的聲音滲透著耐人尋味的語氣。

青野突然感到一陣發涼的寒氣。

大蟲子擁有著與蛇一樣的長長下體,又再次出現的她,從背後將青野擁入了自己的懷中。那略帶清涼的肌膚觸感,異常的香氣從大百足體表的紫色毒腺上瀰漫在自己的鼻腔邊。

“我啊——”

冰涼冰涼的舌頭從青野的臉頰上划過。

“——很需要精氣喔。恰巧呢,你的精液,比較對我的口味喔。”

毒蟲用舌頭和尖銳的牙齒在青野的皮膚上輕輕摩擦著,她用惡劣的笑容和語氣說:

“你只是糧食啦……或許下次我找到味道更好的,就直接吃掉你換掉算了。”

青野聽到這句話後愣了三秒,接著他笑了起來。
“你在開甚么玩笑啦。”

“我可沒開玩笑喔。”

沙啦沙啦沙啦沙啦。

百足之蟲挪動著她的身體,如若無骨的腰身攀著青野繞到了他的面前。式姬雙手抱著青野的右臂,邊舔著他的手指,邊說:“我呀、其實很中意你的氣味吶。有時候就會忍不住想,要是能夠一口把你吃下去那該多舒坦。”

“啊……啊哈哈,這個……至少,我們也算是朋友不是嗎?”

“你在說甚么傻話呀。”

“嗚……!!”

深色的血液從手腕那兒流了下來。

式姬毫不留情地咬斷了青野的肌膚和血管,像是潤喉解渴般大口大口吞咽他的血液。

“培養出了感情之後,不正是最該吃掉的美味收穫期了嗎?”

大妖怪的手掌緊緊捂住青野的手。

他發出“嗚嗚”的聲音,因為式姬是真的狠狠地咬了下去。

然後身體就被麻痹了,可是痛覺卻依舊還在。

在青野的視線中,他看著自己的手被式姬一點一定啃掉了肉,深紅色的血液染紅了式姬的嘴唇和胸口,最後將青野自己的褲管也都染了一大片。

——即使是這樣,你也喜歡我嗎?

她“啾啾”地親吻青野的傷口,彷彿在如此挑釁著說道。

一點兒也不甜蜜的親吻,只有無盡的疼痛而已。

式姬舔著嘴唇,她說:“你最近有些太得寸進尺了喔,我得讓你回憶起來一些妖怪的可怕之處。”

“咕嗚……!!”

尖銳的指甲又插入了青野的下腹,濃稠的黑血也從那兒流淌了出來。

她的手指在裡面攪動著。

噗啾、噗啾。

她用染著青野的黑血的嘴唇親著青野的臉,問他:“即使是這樣,你也喜歡我嗎?”
“……”

青野的嘴唇動了動,雖然因為毒液的關係而被麻痹了身體,但右手好像還勉強能動一下。他吃力地把手放在了式姬的身上——把手放在她的下體上,棕黑色的甲殼,大百足的下體。

青野小聲地說:“很痛啊……下一次想吃的時候,至少提前和我說一聲啊。”

“嚯嚯……被我咬成這樣了,一點兒也不在意嗎?”

“式姬不是知道嗎……之前我在撒謊啊。”

“……那又怎樣樣?”

“所以……我也知道哦。式姬呀……你現在也在……撒謊喲。”

“哼……”

大妖怪擺了擺她的腦袋,陰沉的目光和青野的視線交錯。

然後,她突然露出了一個微妙的表情。

“這就是你要說的?”

式姬壓在青野的身上,而男性的性器隔著褲子頂著她的下體。

“雄性啊……我該說甚么才好呢?”

實際上,這次式姬的語氣透著愉快的音色。

她的動作變得溫柔起來,式姬把頭低了下來,慢慢的伸著舌頭,十分溫柔舔舐青野手上與下腹的傷口。她一點一點的,把紅黑色的血液添了個乾淨。

“我啊、我住的地方呢,可是充滿了毒氣喲。”

被舔和被輕咬的傷口,已經一點兒也不疼了。

“對於你這種柔弱的傢伙來說,住的太久會被毒氣入侵腐爛掉的。”

酥酥麻麻的,十分的……令人舒服愜意。

同時式姬伸出了空餘的一隻手,探入青野的褲中,溫柔地安撫起了他的性器。

“我幫你把毒氣吸出來哦,一開始會有些疼,馬上就好啦……”

傷口流著的黑血已經漸漸被殷紅的鮮血所代替,然後不可思議地結痂了。

“咕啾……”

式姬流下濕濕的津液從青野的下腹緩緩的爬到了他的嘴邊。

她現在就只是一個愛撫自己的雄性的雌性而已——“這是給你的獎勵喔。”——青野的心中響起了式姬的聲音。兩人用口腔和舌頭交換著互相的液體和氣味,式姬用她的手溫柔地緩解青野下體的難受感。

挑開了外層的包皮,讓尖尖的手指把發紅髮熱的龜頭一點一點都覆蓋住了,就著從尿道口分泌出來的黏液轉動揉搓著。濕滑清脆的淫靡水聲,不知道是接吻發出的,還是從這下流的動作中發出來的。

少年的身體被百足的大妖怪一點一點包裹在了其中,然後——

——噗啾、噗啾的。

火熱的精液沾滿了布料和式姬的手。

“啊啦,大爆發呢。”

她把那隻沾滿了少年的精液的手送到嘴唇邊,小心翼翼的把手指頭一個接著一個添了過去,然後再把自己的嘴唇湊到青野的唇邊分享這個令她著迷的滋味。

“時間還長著很吶……我再稍微吃一點唄?”

“……隨你的喜歡啦。”



第三章 【大百足 女郎蜘蛛】蟲宴



【山裡,有數百年前被陰陽師們封印的魔物,所以決不能進去】——很早以前,村落裡就一直流傳著這樣的傳說。傳說亦或是真實,沒有人會有膽量去一探究竟的。

直到青野他為了掙脫奴隸身份而逃入這片大青山之中後,少年終於得證古語的真偽。

“啾……”

女性趴在他的下身上,混合著異香的唾液,她用她的舌頭舔舐著少年的性器。

“咕……也差不多了吧,不射出來嗎?”

安靜的破廟中傳出了清晰的水聲,充斥著淫靡的味道。

趴在光線照不到的牆角,除了青野之外,還有一名……大妖怪。

她的下半身是巨大的蜈蚣百足,名為大百足的魔物。兩年前,青野剛剛逃到這裡的時候,無意間動了封印她的法器,被釋放出來的大妖怪吃掉了追捕青野的捕奴人。青野順理成章的就住到了這間破廟中。

“你到底把我當做甚么呀……”

他吸著冷氣問盤繞在身下的女妖。

式姬,也就是她的名字。這頭大百足突然一口將性器吞了下去,式姬用尖尖的牙齒輕輕咬在了肉棒的根部。已經到達極限的少年,在他那顫抖著的長長吐息聲中,白色的熱精液一口氣射入了式姬的口腔中。

咕,滿足的吞下後,式姬舔著舌頭說:“當然是精液口糧袋啊,不然你以為是甚么?”

“呃……”

青野被嗆的啞口無言。

進食——式姬是這麼解釋自己行為的,她對青野說,這邊的古廟是我的,這邊的底盤也是我的,還就救過你的人也是我的,所以你就是我的東西了。這所謂的進食行為,直到現在為止,青野還不確定,究竟是真正意味上的進食,還是說是……處理性慾?

青野已經和式姬在這裡一起生活了兩年了。

“好啦……應該放開我了吧。”

“不要,人家不想動。”

式姬緊緊抓著少年,那巨大的百足發出輕微的聲響,像是蛇一樣盤著青野。

很明顯,人類的力氣不足以掙脫這個。

“喂……”

“現在是冬天啊,我很冷,你留下來陪我取暖。”

式姬一到冬季就不喜歡動了。

用她的話說,不但天氣很冷,而且白天的時候,陽光照在雪地上反射的光芒十分耀眼,式姬很討厭這個。式姬鼓起了紅紅的臉頰,不肯鬆手:

“當初是誰說要我做他的丈夫?”

“可是……這樣的話我今晚吃甚么?”

正如式姬說的那樣,破廟附近都是她的地盤。沒有人靠近的寧靜野外,除了肥的流油的野獸之外,冬日的季節也能挖到不少成色不錯的雪中野菜吧。

“青野就吃我的分泌液好了。”

“你這個傢伙……”

平時一直對她忍讓的後果就是這個。

青野突然一把抱住了她。

“做、做甚么?”

“是你逼我的哦。”

“呀啊……!”

青野伸出舌頭,在她的脖頸邊緣那裡有一條條黑色的線路,就像紋身一樣。這是大百足的毒腺,如果感應到男性唾液的話——譬如這樣,青野在那兒輕輕地舔了一下。

“咿咿
!”

式姬十分少見的發出少女的可愛叫聲,她的面貌騰的一下染上了紅暈。就像是沾上了鹽巴的蛞蝓一樣,妖怪的百足變得僵硬而又痙攣,整個身體翻轉了過來。

“討厭……”

青野趁著機會立刻逃跑了。

“真是受不了她啊……”

青野從破廟中跑了出來。

倒也不是說不喜歡,只不過除了這之外其他還有很多重要的事情需要做不是嗎?作為人類的青野,他的觀念果然和式姬合不來。

現在大概是下午了吧,青野打算挖開雪層采一些野菜回去。他也帶了弓箭,如果運氣好的話,或許能夠獵到幾隻雪兔或者飛禽。以前還是奴隸的時候,家中的主人常常帶著人去圈圍的獸場打獵,因此青野對自己的准心還是挺有把握的。

十分可惜的是,沒有獵物,所以青野也沒法發揮自己的射術了。

而且,青野很快感覺到疲憊了。

(最近……好像做的次數有點多耶。)

這片樹林以前也來過幾次,所以青野很熟悉附近的狀況。他很快就來到了一顆古樹,巨大的樹榦中間是空的樹洞,青野把這邊標記成中途歇息的地方。他拾取了一些木柴,然後用隨聲攜帶的火石生了一把火。青野打算先煮一碗溫暖身體的野菜湯,水可以直接從地上的雪
取到,和野菜一起塞進充當煮鍋的小鐵罐之後,餘下的就是等待了吧。
(今晚就在這邊過夜吧,在野外看看有沒有其他的收穫好了。)

青野心想著。

說實話,式姬其實很喜歡青野烤的野兔肉。最近因為天氣的緣故而一直懶洋洋的趴在廟中不肯出來,所以青野想,或許給她帶點肉類回去會有精神也說不定?

“有點冷啊,加大火吧。”

呼吸都變成了白色的霧氣,披著自己縫製的大裘的青野,又往篝火裡面添了一把柴。鐵罐中的雪已經融化為水了,混合野菜的濃烈氣味開始翻滾沸騰。在火候差不多的時候,青野從腰間的鹽袋抹了一把,然後將白色的鹽粒撒了進去。

鹽是很珍貴的調味料,半年前青野曾經下山去北方的那個小鎮買了一些,一直很省著用,直到現在還剩下小半袋。

就當青野準備開動的時候——“啊啦,這種天氣居然還有獵人先生在外面嗎?”——動聽的女性音色。

青野抬起頭,他看見了一名穿著和服的女性。

“您是……”
一看就很不對勁了,雪天的野外會遇到穿著和服的美麗女性嗎?

青野的嘴唇動了一下:

“妖怪?”

“真是失禮的說法,雖然你說的沒錯——初次見面,難道不應該稱呼一聲【小姐】之類的嗎?”她自顧自的說著,不請自來的客人步入了樹洞,“出來散步,不知不覺就走了很遠了。我覺得很冷,能在這裡一同取暖嗎?”

“當、當然沒問題。”

坐下之後,這名女郎又說:“我叫【絡】,你叫甚么?”

“我叫……青野。”


“是個好名字呢?”

絡捂著嘴巴笑道,不知道是在取笑青野還是真的誇獎。

青野連忙把頭低了下去,四周安靜得只聽得見野菜湯咕嘟咕嘟翻滾的聲音。青野這才想起來,自己煮的東西已經熟了。

“那個……你要吃一點嗎?”

“我不餓。”

絡邊說,邊挪著下身,靠近了青野。

“比起這個……我還是覺得有點冷喔。”

“那、那我再添一些柴火……”

“不是指那個啦,而且火的話……我有點怕呢。青野先生,可以用身體給我取暖嗎?”

叫做絡的女性,她微微瞇著眼睛與青野對上了目光,真是一對散發著寶玉般光華的美麗瞳眸。

愣了三秒後,青野急忙搖了搖頭:“不、這個……我是男人耶!”

“啊啦啊啦,你真的是一個很有風度的雄性呀。”絡沒有立刻就罷休,她拉了拉和服的衣口,說:“可是,我也很冷喔。而且我也不介意呀,你看起來是我中意的類型呢。呼呼呼
難道不考慮一下嗎?”

回過神時,雙方已經靠得很近了。

笑瞇瞇的絡,她的鼻尖幾乎碰到了青野的臉龐了。

“那、那你來穿上這個吧!”

總覺得這樣下去會很不妙,所以青野立刻脫下了自己的皮裘,一把給絡裹上了。

很明顯,絡對青野這樣有些唐突的行為感到了意外,她瞪大了眼睛,下意識將身體向後仰去,但裸露的後肩已經接觸到了那間還帶著少年體溫的粗劣皮裘。青野替她圍上了這一層保暖的外衣後,說:

“這樣一來,感覺會好點吧……?絡小姐?”

絡的表情……該怎麼說呢?

之前看起來一直很大膽的女性突然露出了羞澀的模樣。

“嗯哼~原來如此,是個出人意料大膽的孩子呢~”

“那個……你在說甚么?”

“我是說——青野先生送的衣服很暖和唷。吶~這件衣服,是打算送給我嗎?”

“呃……你要是喜歡的話,那就拿去好了。”

實在是搞不懂她的害羞點到底在哪裡,之前的行為明明更大膽來著。絡抓著青野給她的皮裘,將其緊緊地把自己裹了起來。

她咬著嘴唇,自言自語的說:

“雖然很突然……不過、也沒關係喔。”

“……甚么【沒關係】?”

“就是……求婚啊。我答應了。”

“……欸?”

昏迷前的最後一段記憶,是面色通紅的絡把口鼻埋在青野的皮裘裡嗅著氣味的模樣。



青野覺得自己睡了一個很長很長的覺。

醒來的時候,四周的場景已經不是樹洞了。看起來這裡是個地下的岩穴,夜晚的月光代替了篝火,而且這兒出人意料的不怎麼冷。
“啊啦,醒來了嗎?”

耳畔傳來絡的聲音。

青野這時才發現自己動不了了,身體和四肢都被白色的絲包裹著,如同大繭一般懸掛在一張蛛網上。

“你是……”

“我早就說了喲——我是妖怪呀。”

絡的下半身已經不是之前所建的人形了,在和服的下擺是蜘蛛的軀幹。

【女郎蜘蛛】——青野吞了一口涎水,想起了以前在古事手抄的捲軸中見過的妖怪傳記。

“青野先生真是出人意料的主動喲,原本我是打算自己織一件給你的,想不到居然反而從青野先生那兒收到親手織的衣服了——求婚,我答應下來了。夫君大人。

“等、等一下……我沒聽說過那種事情啊!”

絡的耳朵早就把青野的呼聲過濾掉了。

妖怪,凶暴也好,溫和也好。無論是哪一種,沐浴在月光下的妖怪永遠都充沛著狂氣,之前在樹洞中看見的那雙美麗的眼睛現在也充滿了紅色了。

嘭!

她將身體壓在了青野的身上,沒辦法動的後者,絡在青煙的視線中緩緩褪下了自己的和服。妖怪都會化作美麗的女性吸引人類的男性,絡也不例外。與式姬完全不同的魅力,就像是……太夫一樣。

“啊~嗯……”

絡把身體彎了下去,她捧著青野的臉親吻著嘴唇。

口腔中充滿了淡淡的香味,就像是罌粟一樣。迷醉的讓人上癮而無法拒絕,幾乎在一瞬間就把少年的思想給擊潰了。

抓住著獵物的女郎蜘蛛,接吻的她,在舌頭和唇齒的糾纏中佔據著絕對的主動,絡輕輕地咬著少年的舌頭並吮吸著。

“好棒……硬起來了哦……”

絡用蜘蛛的前足撥開了青野的束縛,因為異性的氣味而充血勃起的肉棒頓時挺立在空氣中。絡雙手捻著和服的下擺,露出的身體,那在人類與妖怪的界限中,那處蜜源已經分泌好交合預備的體液了。
“那麼、就這樣進入吧。夫君的肉棒和精液,一定要做到懷孕為之喔。”

噗嘰一聲,處女的薄膜完全不算一回事,小小的痛覺只是令女郎蜘蛛的性慾更加高漲起來。

交配的妖怪露出了些許兇殘本性。

“太棒了……!”

她舒服地呻吟了一聲,當肉棒的頂部和子宮終於接吻之後,用力抱著青野的絡,妖怪的指甲嵌入了少年背後的皮肉,絡的牙齒咬著他的左肩。

“等……等等、很痛啊……!!”

交媾的快感,還有被撕咬的痛覺。

青野本能的掙扎了起來,但這隻讓自己的性器更加深的陷入女郎蜘蛛的肉穴內。滿是黏液的肉腔,彷彿完全是為了讓自己與對方都得到快感般而活動起來的肉壁褶皺,它們就像小蜘蛛一樣,用自己那住滿了性慾的毒液卻還未硬化的軟牙掛著肉棒的全身。

青野感覺自己的心臟好像要從嗓子眼裡面跳了出來,他下意識咬著絡的乳房,用力地吸著咬著乳首。蜘蛛的下足緊緊抱住而無法從妖怪體內掙脫的性器,在此時此刻也終於忍受不住快感而對子宮內部射出了滾燙的精液。

啾、啾的,在內部的大爆發。

“……!!”

絡渾身觸電般,無言的享受高潮快感,人類的手與蜘蛛的八足非常用力的將自己相中的丈夫抱在懷裡面。

“呼呼呼,夜晚還很長喲,夫君大人。”

就當她舔著嘴唇這麼說的時候,岩洞的洞口突然傳來了咔噠咔噠的聲音。

有甚么東西朝這邊過來了。

咔噠咔噠咔噠。

爬行的聲音中流淌著憤怒的情緒。

“啊啦,我還想甚么時候會到呢,看來之前在夫君身上問到的氣味果然沒錯。不過他已經是我的網中之物了喲,你來的太遲了。”

“是這樣嗎?”

陰氣沉沉的大百足妖怪式姬看著這一切說道。

“啊嘞……我昏過去了嗎?昨天晚上……”

醒來的青野,從外面的陽光來判斷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

手和身體……喔,還能動。

昨天晚上是夢吧——才怪。

“你昨晚玩得很開心喔?這裡到現在還不肯休息呢。”

用殺氣騰騰的語氣來說話,式姬的一隻手托著下巴趴在青野身邊,另一隻手握著他的下體。

男性的特徵還繼續不知天高地厚的抬著頭。

“等等、昨晚……”

“是喔,昨晚夫君讓我很舒服呢。”

啵……背後傳來溫軟的觸感。

“你是……絡小姐!?”

從後面用半裸的胸部壓了過來,絡的雙手環過少年的脖子將他抱住。

她邊笑邊說:“我的感覺比她好很多對吧,而且……”

絡很自信的用她的胸部蹭著青野。

“比她好很多對吧?”

“囉嗦!只不過是沒用的贅肉而已嘛!!”

惱羞成怒的式姬吼了回去。

然後又看著青野:

“哼……我也有看走眼的時候,沒想到你這個傢伙只是外表老實而已。”
式姬將胸容量比輸的怨氣與他昨晚偷腥的怨氣一口氣都撒了出來。

像是小狗一樣的,狠狠咬著青野的右手食指,將他的血都給咬出來了。

“那個是、不可抗力啦……而且我也不知道給她披一件衣服就是代表求婚啊。”

絡抱著雙手搖頭晃腦的說:“每一個族群都有自己的習俗啦……”

“你給我閉嘴!”

大百足從地面上抓起了一塊石頭丟向女郎蜘蛛,後者笑嘻嘻的把頭一低就給閃開了。

她從後面跳到了青野的面前。

“你做甚么……!”

“看啦、就只有這點程度而已嘛!”

挺著胸的絡,豐滿的胸脯啵咚的一聲頂開了式姬。

勃起的肉棒一下子就沒入了軟肉的海洋中。

“嗚……”

青野倒吸了一口冷氣。

絡握著他被咬傷的手指,小心翼翼的舔著傷口的血液。

“真粗暴呢……居然咬自己喜歡的男性。”

“你、你不也一樣嗎!昨天晚上是誰抓傷咬傷青野的!?”

“那個是愛的表現喔,你咬的傷口完全是生氣的泄憤嘛。”

絡半閉著眼睛,嫻熟的用雙乳施展性技,混入了她的涎水之後,與肉棒頂端分泌的黏液一起在乳房中混合著攪拌著發出響亮水聲。

看起來是打算用性交的技巧來決勝嗎?

“我才不會輸給你!”

也承認了這種事態發展的式姬,作為魔物的雙方將目標放在率先讓男性射精出來的上面。

“真是個變態的傢伙……平時都做得不夠嗎?”

這句話沒有半點說服力的樣子,她已經伸出舌頭了。

(這樣、然後……再這樣……)

比平時還要認真仔細的樣子。

充滿能夠讓人爆發性慾毒液的舌頭在鬼頭上轉了三圈之後,溫柔的伸入了尿道口。

除了尿液的鹹味之外還有昨夜殘留的精液氣味。

“等一下啦、昨晚我已經……”

青野的聲音已經再也傳不進她們的耳朵中了,至少在射精五回、不,七回之前,式姬與絡的注意力會一直停留在自己的性器上吧。昨天開始沒怎麼吃東西就一隻消耗體力,他也差不多到極限的樣子了,只是因為大百足的毒性,肉棒到現在還不肯罷休。

被絡用雙乳夾著,兩隻妖怪的舌頭在最敏感的地方不斷來回盤旋,時不時吮吸住性器的中段並搖擺起了腦袋,讓肉棒貼著牙齒摩擦起來。

青野很快就再也說不出話來了。

式姬的下身將他纏著不鬆開,少年在朦朧中聞到了一絲濃郁的液體味道。式姬的肉腔口也無法自制的流淌出了蜜汁,她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將那兒壓在青野的臉上。

【青野吃我的分泌液就好了。】——他想起昨天式姬說過的話。

青野的嘴唇蠕動了一下之後,顫抖著伸出了舌頭,在終於和那淫靡汁液接觸的一瞬,他就已經無法自拔的陷入其中了。

他用舌頭舔著吮吸著蟲的毒液,而蟲也用舌頭舔著吮吸著他的精液。

無論是昨天還是昨晚還是現在,一切的一切都還只是開始而已,大百足與女郎蜘蛛不甘落後地輕咬著會源源不斷湧出美味精液的肉棒,蟲的盛宴才剛剛開始而已。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