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老师

我是个不但好色而且变态的人,在高中的时候,我是地理课代表。我们的地
理老师叫骆婉君,个子不高,不肥不瘦,长得倒有几分姿色,是一个小鸟依人型
的女人。她长得小巧玲珑,温柔体贴,管起我们学生来,毫不严厉。

她平时总爱穿短裙,这就本使得她那本来丰满的小屁股和雪白的小腿更加炫
目,尤其在上课的时候,每当她转向黑板写字的时候,就是我欣赏她那美丽的浑
圆得像一个小皮球的臀部得时候。每到这时,我的神情都恍惚不已,大脑一片木
然,是的,她很吸引我,我很想佔有她。

为了满足我的淫慾,我几乎变态得不择手段。

有时候我去她办公室拿批改好的卷子,办公室裡没有任何人,我就提心吊胆
并小心翼翼去翻她的抽屉或者书包,有时候能翻到她的卫生巾或者护垫,我便掏
出我的鸡巴,然后把卫生巾裹在鸡巴上手淫几下;有时她讲课口渴了,让我去她
办公室帮她拿水杯,我就先拿着她的水杯去男厕所,然后把鸡巴在水杯裡搅和搅
和,那种变态得做法,简直刺激死我了,让我极度兴奋。

尤其在看她喝水的时候,想到这可是我洗鸡巴的水的时候,那种满足感真是
别提了!看着她香香得一滴不剩得喝到胃裡,并且还一尤未尽的样子,我想有朝
一日一定也让她像这样喝下我的甜美的精液。

偶然间从网上我发现了卖春药的店舖,这让我灵机一动,心思这办法或许能
让我一圆佔有骆姐的梦想。于是我从网上那家店舖购买了春药。春药虽然在手,
但好药无用武之时机,也只是让我枉费心机。

直到那个週五放学后……

放学后,由于週五过后就是双休日,无论教师们或者学生们都归家心切,我
们年级的楼道内所剩的人员不多。那天正赶上我值日,所以只得略晚才能回家。
在班裡面扫了很多垃圾,准备下楼倒进垃圾站。

正往楼下走时,我看见骆老师正走在我前面,我便很有礼貌的从后面招呼她
:“misslok!”

骆姐勐地回头,见是我,便略带微笑且关切的问道:“怎还不回家啊?”

“啊,我做值日,一会儿就回去,您要回家了吗?”

“哦,不呢,我去教务处取卷子,嘿,对了,一会儿你倒完垃圾帮我去抱下
卷子,卷子太多太沉。”

“行”我微笑得答道。

虽然我回答得很麻利,但毕竟归家心切,心裡却很反感。

忽然间,我心中一闪,骆姐现在不在办公室,正是我下手得好时机。我飞快
的跑上楼,从书包裡拿出那包春药,然后便闪电般的直奔她的办公室,喊了几声
报告见没人应答,小心翼翼的推开门,果然一个人也没有,说实在的,那时候我
的心都到了嗓子眼,那紧张真无法用言语形容!

我的手拿起了她的水杯,居然紧张的有点哆嗦,撕开春药的袋子,一股脑倒
了进去,哪儿还顾得上看使用说明、药量多少。只见茶水中咕噜咕噜得冒了不少
气泡,约几十秒后,便又恢复了起初得平静,一切看似无恙。放下杯子,转身出
门,我忐忑得去教务处帮骆老师抱卷子去了。

说实话,那时候由于过分紧张,我还真得回不过神,嘴唇有些发白,眼神有
点恍惚。但幸好骆老师也没发现什么异常,相安无事的和我一起把卷子抱上了楼。
骆老师原本身材小巧,抱这么一打摞卷子连爬5层楼也够她受得,一进门也是上
下连喘粗气,赶忙拿起水杯喝起水来。我一见这场景,真是又喜又怕,喜得是计
谋得逞,怕的是这毕竟是在犯罪,心中的不安是必然得。

“多谢你了,这儿没你事了,你一会儿做完值日就回家吧。”骆老师对我说
道。

“嗯,那我走了。”

我转身便出了门。忽然想到春药的发作至少需要十几分钟,我尽量拖沓她一
会儿,我便又转身回去,推开门,说道:“哦,对了,misslok,我有
几道地理题要问您…”

我正看到她正在收拾她的手提包,恐怕是要回家了,她一看是我,并且有问
题要问,便也不好推辞,说:“行,那我等你会儿。”

回到教室,我赶紧拿出地理书,随便翻到一个例题,简单的做点准备,然后
不慌不忙得走到了她的办公室,推开门:“misslok,我问您题来了。”

骆老师一看是我,便让我坐在她办公桌得旁边。她看了看题,便给我讲解起
来,我的心那还顾得上什么习题,只盼药效赶紧发作。

约过了1分钟左右,我看到骆老师的脸蛋有些泛红,双腿向内一拢一拢得,
并且频率越来越快。我的心也扑扑的跳个不停,心想关键的时刻到来了。

骆老师忽然从嘴裡“哼”了一声,脸蛋红得像块热炭,还不时拽拽衣服,我
想恐怕是她感觉有些燥热,渴望性爱的冲动。

我的鸡巴早已经硬得犹如钢棒一样,但我尽量克制,我便假惺惺的问骆老师
:“misslok,你怎么了?”

骆老师喘着粗气,眼神都有些恍惚了,双腿併拢的更加厉害,也许是她实在
撑不住了,一把按再我那硬得不能再硬的鸡巴上,呼着粗气喘道:“啊,哦,我
要……我要做爱……给我,给我!”

我也是实在撑不住了,一把抱住骆婉君,与她激吻起来。啊,骆婉君啊,你
是我梦寐以求得女人,这个女人,现在终于是我的了!这一刻我等得太久了,我
不想太耽误时间,没有太多的前戏,也用不着任何前戏,这是两团热火交织在一
起!除去彼此的衣服,由于我有内衣僻,我拿着骆老师的内裤使劲得闻着吸允着,
好香,可爱的内裤就在我的嘴裡,而她的主人,正在给我脱内裤的陈彤,早已按
捺不住,当我的鸡巴从内裤裡蹦出来的那一刹那,骆婉君兴奋的哼了起来,然后
跪在我的身前,双手抱着我的屁股,把脸和嘴埋在了我的阴部,像只飢饿得母狗
一样使劲的舔弄我那肥大的鸡巴和睾丸,嘴裡呜呜得发出:“快操我……操……
操我……”

我一把丢掉口中骆姐的内裤,把骆婉君放倒在地上。最为激动的一刻就要到
来了!当我把龟头触在骆老师那早已湿得不能再湿的阴道口的时候,我往后一弩
腰,然后打算狠狠的刺进去,可谁想到这飢渴的少妇也正在续力准备向上一挺,
我俩不约而同的一刺一挺,啊!结合了!

那一刹那,我们都忘我的叫了出来,那是极度愉悦的声音,我脑中一片空白,
彷彿时间在那一秒永远的凝滞住了,但本能的抽插确让我感受到了更高层次的快
乐。

我和骆老师就以冲刺似的速度抽插着,干得起劲,但我仍不过瘾。我高大威
勐,她却轻盈玲珑,我让她用双手钩住我的脖子,我则托着她的大腿,鸡巴和阴
道还是一直抽查着,我将她抱了起来,我站在地上,让她把双腿用力环勾在我的
腰部,为的是让我的鸡巴,埋在她阴道的最深处,而不易滑出来。我停止了抽动,
她也许知道要换花样,双腿也就用力的勾着,阴道裡一紧一紧的,似乎给我的鸡
巴做舒缓按摩。

我紧紧地抱着她,跳了几下,这一跳让我们的插得更加用力,几乎是她全身
的力量都用在了阴道上,她大声的叫着:“啊!啊!舒适死了!啊!”

说实在话,那声音与喊救命的声音相当,大得可以,我真担心别人听到。我
抱着她跳了大约30多次,虽然次数很少,但每次插的都是十分的充分,十分的
有力度,这不是普通姿势能比拟的。但无奈最后有点累意了,只好换个姿势。我
让她趴在地上,我用狗交式干她。我插她,每插一下她就狠狠的叫出“啊啊!”
的浪音。

约是干了有20多分钟,我的精关大开,滚烫的精液犹如勐蛇扑食的速度射
入了骆老师的阴道,也许是快要抵达子宫得时候,骆老师也“啊!”得大叫了一
声,阴精也已同样的速度与我的精液在子宫内碰撞,阴精始终难以抗衡速度极快
的精液,于是,精液便扑扑得一股脑得分几次得射在了子宫得最深处……好不舒
适!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