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的小惡魔們

《盛夏的小惡魔們》

由於暑期輔導進展順利,我帶著成績終於有起色的三個孩子來到學校附近的游泳池。本來打算用中價位牛排來激勵孩子們,沒想到大家只要玩玩水就能滿足了。這就是這個世代的國中生嗎──

「唷呼!大熊老師,人家的泳衣漂亮嗎?」

純白連身泳衣……不壞。雖然是貧乳。

「我這件比較性感對吧?性感!」

有白點點的橙色比基尼啊……搭配麥子色的肌膚不錯呢。雖然是貧乳。

「欸!幹嘛跑那麼快啦!啊,老師!我穿這樣好不好看?」

競、競速泳裝……不知為何穿得這麼正經,不過意外地合適啊。雖然是貧乳。

「那我們先去玩那個吧!直線滑水道!」

「直線太可怕了啦!我只敢玩彎的說。」

「老師走吧、走吧!我們去泡溫水池!」

被三個可愛的孩子爭相摟著手臂的我,光是走在泳池邊就感受到滿滿的妒嫉目光。但是那些傢伙肯定搞錯了一件事情。那就是……

「義賢、宇承、嘉輝……你們三個為什麼穿女用泳裝?」

……這三個都是我班上的男孩子。

暑輔三人組聞言,紛紛露出略感吃驚的眼神,好像問出這道問題的我才是奇怪的一方。

「當然是因為我們超──可愛吧?我們可是比班上女生還可愛的哦?」

「人家我們可是天天都很注重保養哦,能展現的時候當然要好好展現一番呀!」

「沒錯!沒錯!老師一直是單身處男吧?所以今天是特地給老師你殺必死的哦!」

「呀哈哈!你這樣說的話,大熊回去一定會想著你打手槍哦!」

「欸──人家倒是不排斥哦?嘻嘻!」

雖然從教師的角度實在不該這麼說,不過很遺憾地,他們三個確實長得非常秀氣,也和各自的泳裝十分相襯。或許是班上女同學都太過樸素,才導致這些正值發育期的孩子格外亮眼。但這個說話方式未免太輕浮了點,就算是男孩子……不,正因為是男孩子,才更該注意自己的發言!

我對著身穿白色泳衣的義賢和競速泳裝的嘉輝扠起腰,擺出身為教師的威嚴,當場糾正他們的行為。

「你們兩個!說話要有分寸,不要隨便扯到性……」

總覺得那件白色泳衣和大腿接縫處很下流啊……

「……你們現在還小,或許不知道有些大人對這類話題很敏感……」

唔喔?鼓起的地方似乎變大了?怎麼回事……

「……要是不慎刺激到那些戀童癖,可是很危險的……」

我說這不是連性器的形狀都浮現出來了嗎?義賢你這傢伙到底──

「大熊你在看哪裡……好色。」

「不要對我的訓話產生反應!也不要扭扭捏捏!還有要叫我老師!」

「老師……好色。」

「我才不色啦!」

義賢這小子不知為何扭捏害羞了起來,他的……肉棒……已經在白色泳衣下清楚地隆起。另外兩個小子居然溜遠遠地在看好戲,只剩下我和義賢杵在這兒,這樣下去可不行!總不能把穿著女用泳裝又挺起小弟弟的他丟在泳池邊不管,我只好帶他到無人使用的烤箱室去冷靜一下……還沒泡水就進烤箱也真是夠嗆了。

我坐在鐵板似的木頭長椅上,邊按眉間邊對義賢說:

「你先坐下來,冷靜一點後老師再……」

「嘿──咻!」

這小子竟然順勢跨坐到我大腿上!而且他的表情不再像剛才那麼害羞,而是一如往常地輕浮。也就是說我被騙了嗎!

「人家冷靜下來的話,老師就會對人家做色色的事情嗎?」

「這兩者之間到底有啥關連啊……!」

「因為老師是處男吧?看到這麼可愛的我,當然會興奮吧?嗯?對吧?」

義賢邊說邊往前挪近,他的大腿就像沿著軌道前進般緩緩刮弄我的腿,肌膚柔軟到難以置信啊……沒能及時把他推開的我,在聽到他的膝蓋頂到椅背後才驚覺事態不妙。可是這個時候,我那不爭氣地翹起的肉棒已經頂到一團柔軟的東西。是這孩子的睪丸嗎……

「嗯哼!處男的身體就是這麼老實!大熊你真可愛耶!」

不行,這情況怎麼看都非常糟糕!必須奪回主導權!首先得打斷他的發言,用我的聲音讓他重新思考!說點什麼吧!

「叫……叫我老師……」

「噗!啊哈哈哈!好唷、好唷!大熊喜歡這種玩法的話……老‧師!」

教師的威嚴……蕩然無存!

「吶吶!大熊你為什麼勃起了呢?告訴人家嘛!」

而且馬上就不叫我老師了……!

「說嘛、說嘛!要是答案能讓人家滿意,就啾你一下唷!」

「別……別瞧不起班導師啊!義賢你這傢伙!」

「啊──咧──?是誰對著自己班上的學生勃起呀?勁頭還很猛呢!對著人家可愛的蛋蛋一顫一顫的!」

糟糕……我得冷靜下來才行!可是這個距離實在太近了,都聞得到這孩子身上的氣味。是洗髮精或沐浴乳嗎?總覺得是很舒服的味道啊!還有我說那張臉是怎麼回事!妝化得像個女生,嘴唇看起來有夠水潤,然後睫毛也裝得太濃密了吧!我是帶你們來游泳放鬆心情的,不是叫你們來這邊勾引人的啊!對象還是自己的班導……!啊──不行了,我的腦袋要短路了……

老二也……完全進入戰鬥狀態。

「哦唷──?好像比剛剛更硬了耶!大熊的雞雞!」

「你……你說這些話不害臊嗎!」

「哈哈哈!大熊表情那麼認真,雞雞卻一直頂著人家呢!超──色的!」

別再挑逗我了……!

「啊咧咧?不要避開人家的視線嘛!處男的大‧熊‧老‧師!」

身體也別壓上來啊……!

「吶、吶!要是忍不住也沒關係哦?想看著人家的身體打手槍也OK唷!」

不要淨說些害我胡思亂想的事情啊……!

「快忍不住了?快忍不住了對吧!嗚嘻嘻……那就!吃人家這招追加攻擊──!」

「什麼追加攻……嗚!」

說時遲那時快,嘻嘻笑著的義賢身體一彎,就把他的左腋貼到我鼻子前!

「你這是做什麼!快、快拿開!」

「呼呼!不用客氣哦?盡情吸嗅人家的體味,然後用人家可愛的身體當配菜打手槍吧!」

嗚啊啊這傢伙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啊!我該在這邊孤注一擲、把他甩到地上去嗎?不行,太暴力會引來輿論壓力啊!現在是講究愛的教育的時代,所以只能……只能……

「嘶……」

只能先迎合這個孩子……

「嘶嘶、嘶……」

之後再想辦法……

「嘶!嘶嘶!嘶嘶!嘶、嘶嘶!」

不行,這塊乾淨柔軟的腋肉味道實在太誘人了!

「啊、啊哈哈……!好了啦,別聞了……」

「嘶嘶!嘶嘶嘶!」

「大……大熊老師……?」

「嘶嚕!嘶嚕!啾!啾嚕!啾咕!」

「嗚……!不……不可以用嘴巴吸!STOP!STOP啦啊啊……!」

回過神來,我已經抱緊了義賢那一點也不像男孩子的纖細的腰,將散發出芬芳體味的腋肉吸入口中吮弄。剛剛還不斷喊我處男、把我逗著玩的義賢慌張失措地用右手拍打我的臉頰,但是他的左腋被我吸得非常緊,憑那點力氣根本動搖不了我。相反地,還因為這些無謂的掙扎使他的睪丸不斷與我的堅挺老二互相磨擦,他那隔著白色泳衣、頂在我腹部上的肉棒隨之顫動。

什麼嘛,裝得一副很有經驗的樣子,我看根本就是和我一樣的處男之身吧!處男打扮得和女孩子一樣再來挑逗處男,這像話嗎!身為教師,我絕對有義務糾正這個孩子的行為!

「嗯嗚……!終、終於放開了……痛死我了啦!豬頭!大笨蛋!我不要跟你玩了啦!」

沒錯……這一切都是為了這孩子的未來著想!

「我要去找小宇他們……」

義賢彎身把手貼到椅子上,正準備移動下半身離開,我趁機吻了他那對置身烤箱仍水潤感十足的嘴唇。

「嗯……嗯呼?」

然後該怎麼做……A片的話……應該是舌頭吧!對!就乘著這股氣勢把舌頭伸進去!

「嗯啾!啾!啾嚕、啾……嗯!嗯咕!啾咕!」

哦哦……這不是挺順利的嗎!這孩子的舌頭也自己動起來了呢,滑溜溜的感覺真不錯。

「啾!啾嚕!啾嚕!嘶、嘶嚕!嘶嚕噗!」

嗯?開始反攻了啊……這是那個嗎?輪流進攻的意思?搞不懂啊……總之就以氣勢給他吻下去吧!

「嗯咕……!啾咕……!啾咕……!啾……嗯、嗯哼嗯嗯!」

我們不曉得吻了多久,雙方唇舌越來越乾燥,兩根肉棒卻始終精神飽滿地頂著彼此的身體。這樣下去好嗎?我吻的可是男孩子啊?而且是自己的學生──不,就是自己的學生才要教育他,以免他繼續走歪!

我要用我的肉棒來告訴義賢這孩子,他的輕浮是會帶來危險的……!

「哈……!哈啊……!明、明明是處男……為什麼你的舌頭那麼厲害?」

「喔?我這個處男的吻功還比你厲害是吧?難不成你也是──」

處男──兩個字還沒說出口,義賢就被我抖了一下的肉棒給嚇到渾身一顫。這傢伙的驚嚇反應還挺可愛的嘛!

「我、我我我才不是處男哦……!」

慌張否認的義賢尷尬地笑著,乳頭卻隔著質料差的泳衣激凸了呢!看到這兩顆小乳頭就忍不住伸手摳弄。

「噫噫!等、等等!不可以摳……哦……哦哦!」

「噗,才摳幾下就舒服到發抖了嗎?」

「才不是……!才不是這樣……!嗚嗯……!嗯、嗯哦哦……!」

我摳我摳我摳我摳──!

「噫……!噫嗚……!啊……啊啊……!呼嗯啊啊啊……!」

義賢反應誇張到就像A片中的女優,但我看得出來他絕對不是在偽裝,大概就連他自己也很驚訝身體竟然敏感得超乎想像吧!就在他被我摳到邊叫邊顫抖、身體不自覺地拱起來時──

「哈啊……!啊……!」

──這傢伙的短小肉棒竟然射精了。

連乳頭都這麼敏感的孩子,插入時又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呢?想知道……想知道啊!

我停止逗弄義賢的乳頭,把射精後整個人變得軟綿綿的他抱了起來、水平旋轉一百八十度,讓他屁股對著我這邊,然後掏出硬到不行的肉棒。

「嗯嗚……!」

位置就緒,我伸進白色泳衣下直接抓弄義賢那根軟掉的小肉棒,咕滋咕滋地把整個手掌弄得都是精液後,再將他的精液抹到我的老二上。潤滑這樣就夠了吧。接下來只剩一個步驟了!

「老、老師……你該不會真的要……」

「怎麼現在就喊我老師了?像剛才一樣囂張地喊我大熊啊!」

「沒……沒有囂張啦……只是逗老師玩……」

「那就玩到底吧!嘿咻!」

「哇啊……!」

我掐著義賢的雙腋好把他架起來,要他自行拉開泳衣邊緣並扳開屁股肉,他急忙搖了搖頭。

「不……不要啦!人家……人家還是……」

「喔──?是什麼啊?」

「第……第一次……」

「所以你也是處男囉?嗯?」

義賢耳朵都紅了,在我的追問下不甘心地點了一下頭。如果他以為承認處男可以躲過一劫就太天真了。

「那、那個……第一次……要跟喜歡的人……」

「那就來跟老師的肉棒談場戀愛吧!喔啦──!」

左手繼續架著,右手放開後迅速把義賢左臀上的泳衣邊緣往右狠狠拉開!在他急著恢復平衡時,用濕答答的龜頭頂住他的屁眼,然後右手再回到他的右腋、雙手同時往下施力!

「噫啊啊啊……!」

咕滋滋!

龜頭一把屁眼撐開,整根肉棒就順暢地滑進去啦!完全插入──!

「啊……!啊啊……!好熱又好痛……!老師,快拔出去……!」

「喔?你確定?」

「確定……!確定……!快點拔出去……!」

既然是班上孩子的請求,身為班導的我當然得幫他一把。於是我再度掐住義賢的腋窩,慢慢將他的身體架高起來,深入直腸的肉棒也跟著滋滋地往外滑出──就在龜頭觸及肛門括約肌的剎那,再度把他身體重重地壓下!

「嗚欸欸欸……!」

然後是休息時間……零秒!也就是說,馬上再來個架高高後自由落體!

「啊啊……!」

自由落體!

「屁股好燙……!」

自由落體──!

「燒起來了啊啊啊……!」

呼!沒想到才搞幾下就快沒力了,接下來就用頂的吧。

這小子的屁股真是又柔軟又緊,抽插爽度完全不是自慰套能比的啊……可惜現在無暇享受。

肌膚被烤箱烘得差不多到極限了,還有隨時都可能會有人進烤箱的風險,這裡只能一口氣搞定啦!

「義賢你這小子給我做好覺悟!這就是輕浮地勾引男人的下場!喔啦喔啦喔啦喔啦──!」

啪滋!啪滋!啪滋!啪滋!

「嗚哇……!啊、啊啊……!」

將以身作則教育孩子的這份心情,盡數注入陽具中!

「啊……!啊……!啊呵……!嗯、嗯呵……!」

把身體的一部分化為教育工具,就地教導心愛的學生!

「呼呵……!呼呵……!老師的雞雞……!好厲害……!」

這股喜悅,我確確實實地感受到了!

「好棒……!好厲害啊……!屁屁被老師幹到夾不起來了……!」

啊啊,這就是寓教於樂的境界啊!

「老師……!大熊老師……!」

金精度人──中出無類!(譯:射惹兒)

「嗯哈啊啊啊……!」

隨著激烈抽插的肉棒在一記深頂後噴出精液,義賢也發出像極了女孩子的淫叫,脫力似地傾倒在我身上。我一手抱緊他的肚子,一手撲上他那興奮脹挺的小乳頭,撫摸乳頭的同時吻住他的嘴。直到肉棒射完精並開始疲軟,充斥師生間的教育激情才逐漸冷卻。

「呼……呼……老師,你好過分……」

義賢的嘴唇因為兩人的口水再度濕潤,非常可愛啊……忍不住又吻了上去。親著親著,肉棒快要滑出來時,他忽然掙脫我的擁抱、啪地一聲跳了下去。義賢背對著我做了趟深呼吸後,轉頭朝我揚起了擦槍走火前的邪惡笑容。

「大熊你這個變──態!對可愛的我下手,後果可是非常嚴重的哦!要是我告訴爸爸的話……」

糟……糟糕!非但不受教,還出言威脅師長……!事到如今,只剩下最後的手段可用了!

集中精力──

「喝剎!」

再勃起!

「義賢……!你竟敢恐嚇老師嗎……!」

對準滴著精液的小屁屁!

「哇啊啊……!好啦!我騙你的!騙你的啦!」

「喔?欺騙師長的話──」

「噫噫……!不要過來!啊……對了!我、我告訴你小宇他們的計劃,你就去找他們算帳吧……!」

經過義賢慌慌張張地說明,我才發現事情比想像中更大條!這三個孩子竟然打一開始就是來游泳池釣凱子的!姑且不論他們真的可愛到可能會被人下手……身為他們的班導,我怎麼可能會坐視不管!

「不過話說回來……你幹嘛勾引我啊?」

「啊……實、實戰演練……?」

「不許給我演練!也不准再去找別的男人!懂了嗎!」

不料我的苦口婆心沒傳進義賢的耳朵,反而把他眼睛撞出了愛心!

「是的──!以後人家就是大熊的女人了──!」

「你是男的吧喂!」

我實在跟不上這些孩子結合了小惡魔心態的飛躍式思考,唯有一件事可以確定,那就是方向無誤……!趁著義賢乖下來的時候,出發拯救另外兩個孩子吧!

一離開烤箱,馬上就遠遠看見身穿橙色比基尼的宇承!竟然跟陌生男性摟摟抱抱的,為師深感悲憤啊……!

「你們兩個給我分開!宇承,過來!你,哪間學校的!」

「老師……!」

「啊啊?你這老頭誰啊?幹嘛來打擾我們?」

看起來是高中生啊……也算是半個男人了。這裡就以男人的方式決勝負吧!

集中精力──

「喝剎!」

勃起!

「嗚噁!這傢伙有病啊……算了算了,沒興致啦!媽的……」

「等一下,阿威哥哥……!」

「宇承!」

我一把拉住宇承的麥色手腕,硬是將他往反方向帶開。有沒有哪個地方可以私下談話……烤箱開始有人了,熱水池和足療區也都是些老人家……喔!滑水道人滿少的,就去那邊吧。

宇承心不甘情不願地給我拉著來到滑水道池子邊,他本來還一張大便臉,不知道是不是看到我的跨下後就換回輕佻的態度。

「嗯──哼──?老師莫非是吃醋了?」

「誰吃醋啊!我是要告訴你……嗚喔!」

突然間,柔軟的麥色肉體抱了上來!

「呀──老師雞雞好硬!好色!超色的!」

「你……你給我住口!放開……!」

「我才──不要!嗚嘿嘿!」

不妙……雖然附近人少,仍然吸引到質疑的目光了!可惡,遠遠看來不就好像我在對小女孩下手嗎!

此時,抱著我的宇承可愛地抬起頭來問道:

「所以呢所以呢?老師跟小賢做了齁?現在要獸性大發侵犯人家囉?」

「我說你們這幾個小鬼,腦袋到底是多淫亂啊……!」

「才不淫亂呢!只是……」

宇承鬆開了一隻手,要我把耳朵靠過去,然後他墊起腳尖,對姑且一試的我送出輕飄飄的耳語:

「只是欠幹哦!」

媽的……中計了!

我終於知道這群淫亂小鬼頭的手法了!他們只要製造兩人獨處的情況,再用身體和語言勾引我,就能把我逗到老二大爆硬!身為師長、甚至是班導的我,當然會想悲憤地給予行為糾正!也就是說……正合他們的意!

好,我摸透了!下一次不會再中招了!至於這一次……

「呀……!討、討厭,人家只是逗你玩啦,沒有想要真的做哦……」

出現了!欲擒故縱!為師我明知前方是陷阱,也只能硬踩下去了啊!

「老師……雞雞抖得很厲害耶?」

宇承這傢伙也塗了唇蜜嗎……粉紅嘴唇好可口的樣子啊!

不對,現在不是杵在原地的時候,得先找個真正獨處的地方才能放心地再教育……就滑水道最上層吧!

「啊,老師,那邊寫說九點才開始……」

「已經有水就沒關係!有事情老師負責!」

我帶著宇承越過告示牌,接連爬到最上層,將滑水道側面大家看不到的地方劃為臨用教育聖地。

現在時間是八點……五十五!糟了個糕!再五分鐘就要開啟了!

「吶……老師,總覺得有點心跳加速……」

「沒時間給你感性了!五分鐘內解決!」

「欸?解、解決?那個,人家還是希望能慢慢來,先約會之類的……嗚哇!」

就說沒時間了還在那邊慢慢來,被為師的教育棒嚇到了吧!

「好、好大!而且濕濕的……老師果然跟小賢做了吧?」

「你上課有這麼積極發問就好了。嘴巴張開!」

宇承瞪大了雙眼、咕嚕一聲嚥下唾液,粉紅嫩唇勾著口水輕輕敞開。很好,看來他知道接下來要怎麼做了!

「再教育……開始!」

「嗯咕!」

嗚喔……!比想像中還柔軟的觸感……這就是男孩子的嘴巴嗎?

「滋、滋咕!滋咕!嗯……嘶嗯、嘶嚕、嘶嚕、嘶嚕咕!」

這孩子的假睫毛比義賢來得濃密,又濃又翹的,從上頭往下看簡直就像個愛漂亮的小女生。臉頰和鼻頭十分光滑,含住肉棒的嘴唇小巧可愛,耳朵上夾著的耳環正隨著吸含動作不停晃動。

「嗯嚕、嘶嚕、嘶嚕噗!哼嗯……呸嚕!呸嚕呸囉!」

高……高速彈弄!這不是AV女優的特技嗎……!回頭再訓訓這幾個小鬼吧……現在得先撐過這波攻勢!

宇承的嘴唇滑到龜頭中央輕輕含住,舌頭對著龜頭展開激烈的左右舔弄,每次約三到五秒,舔弄時的聲音既下流又惹人心癢。

「嘶嚕嚕、嘶啵嚕嚕嚕嚕!呸嚕嘶嚕嚕嚕!」

這爽度……一不小心就會射精!好在我的專長是國文!樂天長恨歌出馬,滅卻心頭火自涼……!

靠著先賢們的信心加持,口活這關總算是撐過去了。不過等等!精液還是射出來了不是嗎!雖然並不是我的教育棒,而是宇承邊幫我口交邊自慰的小肉棒……總之他的精液全都射到我的小腿上了。

「嗯咕、咕……噗呵!哈……哈啊……!好舒服……」

意料之外的發展啊……!

「啊,人家已經射了說……這邊好像也要開放入場了,到此為止吧?下次再幫老師──」

教育棒已經是一觸即發的狀態,宇承看來也還沒教育完成,怎麼可以在這裡停止呢!但是已經聽得到救生員和排隊人潮的上樓聲……再這樣下去會被發現的!

退路只有一條。

那就是……把宇承的泳褲用力往下拉!

「噫呀!」

接著把他扛到滑水道上!

「等、等等!趴姿不行!很可怕啊……!」

然後將濕熱的陽具塞入他的小屁屁!

「啊……啊咧?好痛……好痛啊!老師!好痛!」

四肢從麥色肉體的兩側夾緊、身體覆蓋上去!姿勢完成的同時,肉棒亦深插到底!

「太、太大了……會受不了啦!嗚欸欸……!」

最後……在救生員即將窺見一切之前,向著自由的滑水道推進!

「嗚哇啊啊啊……!好可怕啊啊啊……!」

「不用怕!有大熊老師在!」

利用彎道時滑動的身體會稍微鬆開這一點代為抽出,之後馬上又抱緊宇承重新插入!

「嗚欸……!老師的……雞雞……!」

這座滑水道總共有六個彎道,勝負就在六次抽插內決出!不過一眨眼就過去五道了……!

被教育棒深頂五回的宇承雙眼輕微地翻了起來,肛門下意識地吸得死命緊,但是他的孱弱括約肌絕非教育棒的對手,第六彎道的拔出非常漂亮!或許有五公分這麼長!緊接著,就乘著這五公分的氣勢一口氣猛插進去!

春精化雨──中出無類!(譯:射惹兒)

「嗯嘿欸欸欸……!」

就在宇承的麥色小屁股接收我的諄諄教悔、並使他喊出夾雜著驚恐與歡快的呻吟聲中,我們師生倆順利落在最後的直線滑水道,維持著合體姿勢完美落水!喔,得趁浮起前把他的泳褲套好才行!

「呼……呼呵……!」

摀著屁屁走到池子邊的宇承沿路滴下了精液,一來到池子外,他立刻羞紅著臉抱住我……教育成功了啊!再來只剩嘉輝那小子啦!

競速泳裝應該很好認才對,可是不管我怎麼找都找不到嘉輝,是漏掉哪個角落了嗎?直彎兩種滑水道、成人泳池、學生泳池、按摩浴池、三溫暖區、足療區、小賣部……來回看了好幾遍,就是沒有嘉輝的影子,這就怪了。

「呀!大熊、小宇!」

「義賢來得正好!宇承你也別一直軟趴趴的,兩個人都來幫忙找嘉輝!」

相較於軟綿綿地抱著我右臂的宇承,義賢的小惡魔個性已經完全復原。他像個急欲和人分享心情的小女生般湊到宇承面前,一臉興奮地問道:

「你跟大熊做了?做了吧?很猛齁!跟練習的時候完全不一樣齁!」

你們是練習了什麼啊!

「嗚、嗚嗯……屁屁還在刺痛……」

的確,教育有時候是會痛的啊……

「啊哈哈!我也是唷!不過呢,只要想到這是開苞的證明,就覺得可以和刺痛感和平共處了!」

開……開苞!這句話絕對會引人側目!沒人在看吧?應該沒人聽到吧?

「啊──咧──?大熊你怎麼慌慌張張的呢?」

「閉嘴!還不是因為你口無遮攔!」

義賢聞言,非但不反省,還跑到另一邊去抱住我的左臂!

「所以說、所以說!是因為開──苞──才緊張的嗎?」

「噓……!別引起誤會啊……!」

「啊哈哈!明明被開苞的是我們,大熊卻比我們還緊張耶!」

「那是因為你們欠缺羞恥心啦……!」

不行,得冷靜下來,別一直被義賢這孩子牽著鼻子走……要是在找到嘉輝以前先被當成可疑人物抓起來就糟了。雖然每個地方都看了好幾遍,還是重頭來過吧。首先是滑水道──

「吶吶!大熊你在找嘉嘉齁?」

「嘉嘉?喔,嘉輝啊……」

「人家大概知道他在哪裡唷!小宇應該也知道吧!」

宇承點了點頭,和我對上視線後又害羞地垂下頭去,手腕抱得更緊……為什麼要害羞啊!這樣會被別人誤會我做了什麼教育之外的奇怪事情啊!

也罷……當務之急是找到嘉輝,免得他受到傷害。

「好!義賢你帶路,宇承……呃……你要不要自己走?」

搖頭。

「好吧……那就維持現狀,出發!」

「雷茲狗──!」

義賢帶我去的地方並非泳池或三溫暖,而是小賣部旁邊的……男子更衣室。

「嘉嘉他說他不想要妝被水弄花,所以如果要打砲就會在這個地方!隱密又安全哦!」

「別把更衣室說成砲房啊……!」

既然來到這兒,當然得一探究竟。於是我拖著至今仍軟綿綿的宇承,和義賢一同進了更衣室。

「喂,你看,那傢伙竟然把小女生帶進來……不會是想做變態的事情吧?」

媽的……我怎麼可能會做那種事!頂多只是教育一番啊!

「大熊、大熊,那裡!最裡面那間啦!嘉嘉的泳衣就掛在上面唷!」

「喔喔!泳衣掛著是代表辦事中嗎……別開玩笑了!喂!嘉輝!把門打開!」

我邊吼邊拍打隔間門扉!一想到可愛的孩子很可能正被陌生人侵犯,心如刀割啊!

拍到裡頭傳出慌張以及怒吼兩種聲音後,沒幾秒門就打開了,果然又是個年輕帥哥!

「他媽的!你這傢伙是怎……」

「全民受教拳!」

「……嗚噗!」

嚐到教師的厲害了吧,這個毛都沒長齊的屁孩!

「老師,不要打他啦!」

「這傢伙侵犯我的寶貝學生,我教訓他剛好而已!義賢、宇承!你們去保護嘉輝!」

「好的唷──!」

「嗯嗯……!」

好了,這下孩子們總算到齊,也都乖乖躲在隔間裡。我可要拿出全力啦!

集中精力──

「喝剎!」

勃起!

「幹……!不要過來……!變態啊……!」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這傢伙敢對嘉輝的屁屁下手,那麼我就肛爆他!

──想是這麼想,但我可不是變態啊。這裡再補兩記全民受教拳就夠了。

「下次你再敢找我學生麻煩,我就讓你終生掛肛門科!」

「給……給我記住!」

現場響起掌聲,方才那些在背後罵我變態的人們都鼓掌叫好,這也算是洗刷我的冤屈了吧……剩下的問題只有嘉輝了!

「嘉輝你這小子!行為不檢點要處罰啦啊啊啊!」

「老……老師!對不起啦……!」

教育棒一現形,義賢自動替我關上門,然後和宇承聯手把嘉輝固定成手扶牆壁、抬高屁股的趴姿,那被年輕帥哥插入過的屁眼已經呈現微微張開的模樣。準備受罰的嘉輝照理說應該很害怕才對,不知為啥他回頭望向肉棒的眼神卻充滿期待……也罷,馬上就讓你這亂來的孩子嚐到教育的滋味!

「教育……開始!」

「嗚咕……!啊……啊啊……!」

嘉輝的肛門滑不溜丟地,看起來又不像辦完事的樣子──啊,是潤滑液吧!多虧這些柔滑的液體,整根肉棒順暢地插了進去!

「好……好粗……!屁屁……會壞掉的……!」

渾身顫抖著的嘉輝瞪直了眼睛,包莖小肉棒卻亢奮地亂抖一通。嘻嘻笑著的義賢握住了那根包莖肉棒,咕啾咕啾地套弄起來。宇承則是溫柔地吻了嘉輝的唇,兩對濕潤的小嘴唇互相含吸。我雙手分別抓住左右兩個孩子的小肉棒,幹起義輝的同時,不忘以掌心來訓斥他們倆。

「啊哈……!嘉嘉的小雞雞好像快射了哦……大、大熊,輕一點……啊啊……!」

「嗯!嗯嗚!嗚……啾、啾嚕、啾嚕、啾呵……呵嗚!嗚!嗚咕!」

「啾!啾!嗯啾!啾呼……嘉嘉的味道好棒……一起射精吧?啾、啾嚕、啾嚕……」

嗚嗯……!是因為剛被使用過嗎?動起來要比前兩個還順啊。就算沒用雙手固定住那對富有彈性的小屁屁,肉棒還是能迅速抽插。這麼一來,我就能稍微加重手腕的力道、先下一城!

「喔啦喔啦喔啦──!你們這兩個故態復萌的傢伙,接招吧──!」

全神貫注於雙腕、加速套弄!

「哼嗚……!太……太快了……!大熊……!」

「啾、啾咕、啾呼……呵呃!哼呃!老師……老師……!」

喔,那麼快就腿軟了嗎?這就賞你們個痛快!

咕滋咕滋咕啾咕滋!咕啾咕滋咕滋咕滋!

「噫……噫噫!」

「哈啊啊……!」

噗咻──!噗咻──!

兩根熾熱的小肉棒伴隨交錯的呻吟一齊迸發、往牆壁射出滿滿的精液,最後隨著癱軟的身體垂了下來。我用沾滿精液的雙手抱住嘉輝的腹部並摀住他的口鼻,聞著同伴精液味的嘉輝變得更加興奮,滴著精液的包莖小肉棒黏呼呼地勃起。

「原來你這小子已經射啦,難怪夾得特別緊……別以為這樣就可以迴避處罰啊!這個早洩包莖!」

「嗚……嗚嗯啊啊!」

就算是塗滿潤滑液而咕溜咕溜的屁眼小穴,仍然在射精後夾得非常緊,我得多施點力才能把嘉輝下意識提緊的肛門撞開、進而搗弄他這頑皮的屁股。

「老師的雞雞好猛……!啊……!啊……!小宇的味道也好棒……嘶嚕!嗯、嗯嚕!嘶嚕!嘶嚕噗!」

唔!竟然舔起本該令他產生警惕之心的精液……果然還是得回歸教育棒才行!那麼,就讓老師來拯救你吧!嘉輝!

「哦……!哦哦……!要壞掉了……!要被老師的超猛雞雞幹壞掉了……!」

桃李之精──中出無類!(譯:射惹兒)

「啊嘿欸欸……!」

呼,終於搞定了!

看著孩子們無力地倒在地上喘息,我想他們的身體已經生聚教訓,今後不會再用這麼輕浮的態度去勾引男人了吧!

「哈啊……!哈啊……!大熊的精液,超腥的說……!」

義賢……

「呼呵……!老師的肉棒汁,超美味……!」

宇承……

「我、我也要……!我也要吃老師的肉棒……!」

嘉輝……

「你過去一點啦,人家舔不到了!」

「很擠欸!先讓我吸一口……」

「換我了啦!啾、啾嚕……」

……才感慨不到十秒,你們幹什麼又湊上來舔我的肉棒啊!又要再重頭教育一遍了嗎!

「你們這幾個……不受教的臭小鬼啊啊啊!」

「呀──!大熊生氣了!雞雞爆筋了呢!」

「爆筋肉棒好厲害……!嘶嚕!嘶嚕!呸嚕呸嚕!呸嚕呸囉呸嚕呸囉!」

「老師的蛋蛋氣味超濃的……!嘶、嘶嘶!嗯嘿欸……!」

再教育啦啊啊啊啊!


§


經過多災多難的池畔教育,這三個孩子總算安分下來了,各自和我約定不再打扮得花枝招展到外面釣男人。為師我真的非常感動啊!不過更令我感動的是,他們決定要好好唸書來報答我!

「──就是這樣!所以今天開始要打擾了唷!處……啊不對……已經不是處男的大熊老師!」

向日葵無袖洋裝!被太陽曬出一窩汗的腋肉曝露出來了……!

「老師!今天會有很多很多的功課要向你討──教──哦!」

荷葉邊連身裙!姑且不論這身裝扮非常可愛,那個好像把撞球杆捅進撞球裡面的動作是什麼啊……!

「唔……嗯……算了,直接開幹吧?」

穿得最樸素卻連藉口都懶得想嗎……!

「好啦、好啦!別難過嘛!今天會讓大熊爽歪歪的唷!」

「人家啊!被老師的超猛雞雞插過後,自慰都不能滿足了說!」

「老師你看──這是被你開苞的屁屁哦!」

一進門就自動跑到床上、扳開屁股的三人紛紛露出小惡魔的奸笑,深感悲憤的教育棒再度聳立!

既然這些調皮搗蛋的孩子還沒定下心,為人師表的我只能拼下去了!

無論幾次,我的教育棒都會為了可愛的孩子們硬挺!

「做好覺悟吧!你們這些淫亂的臭小鬼!」

「是的唷──!」

「迫不及待了說──!」

「快點插進來嘛──!」

暑輔……再開!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