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父親發現的女裝兒子

第一章 無意的曝露

我的名字是江燕楓,一個有點女孩子的名字,但老實說我並不討厭這名字,儘管在學校有時會因為這名字被取笑,但在我內心裡這是很有意境也很美的名字。

這名字是父親幫我取的,其實是來自他最愛的武俠小說裡的人物合成的名字,因為這個名字,我自然而然也成了這部小說的忠實書迷,解釋起自己的名字就也多了幾分自信,取笑自己的同學在聽了我的名字由來後,也多半不怎麼開玩笑了。

自然我跟父親的感情不怎麼差,但相比一些親密的家庭,我們家的氣氛還是相對恭敬嚴肅的,與父親大概只能算是有共同興趣。

或許是因為名字的影響,相比同年紀的人,我线公斤的身材,比起已經冒出鬍子的同學,我不只是沒有鬍子,就連身上的體毛都很稀少,甚至因為頭髮留的稍長一些就被誤認成女生過。但我並不覺得討厭,倒不如說,這反而刺激了只有我自己知道的秘密願望...沒錯,我想要穿上女裝看看。

在看了許多可愛的偽娘,甚至是看了不少偽娘AV做為參考後,在高一這年的暑假,存了好久的錢,在網路上物色了許久,我買了一雙絲襪,一套黑色內衣褲,一雙可愛風的米色舞鞋,最後是一套帶有山水畫的中國風連衣裙。儘管錢包失血有些嚴重,但內心的興奮更加的壓過花錢的心痛。

終於在某天的下午,衣服到了,急急忙忙的去超商領取包裹,還要強裝自然的樣子,接著再馬上回到房間。回到房間,我馬上再去洗了一次澡,想保持在最乾淨的狀態下穿上女裝。

裸體的我拿起黑色的胸罩,幸好我身材不算壯碩,輕易的就套上了胸罩,但是背後的扣環著實經過了一番激戰才成功扣上。心裡不禁佩服起了女生們平常都要這樣嗎?接著穿上附贈的丁字褲,奇異的感覺包覆著下體,讓我有種不自在感,又因為這種背德感而感到莫名的興奮。

接著照著網路的教學,慢慢穿起了絲襪,在那滑順的觸感下,我的下體也忍不住脹大了起來,慢慢調整好絲襪,我在鏡子前打量了一番,突出的下體與性感的裝扮的衝突,讓我自己更加的興奮。 最後是穿上衣服與鞋子,比想像中更柔軟的觸感,更輕柔的服裝...就這樣,我在鏡子前擺出各種姿勢,並開始自拍,就這樣自顧自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或許是這樣我才沒能注意到即將靠近的危機。

咖一聲,房門被打開了,外面是我的父親,江鶴雄。我們四目相會,我錯愕的表情甚至能透過他的瞳孔傳給自己,我們彼此沉默了一會,他終於把門給關上,而一句話都沒說。我則馬上換回男裝,心想到底該如何處理這次的事情。

終於撐到了晚餐時間,我裝做若無其事的樣子到了餐桌上,而對面的父親看起來也是神色自若。我心底暗暗鬆了一口氣,認為父親也想冷處理這件事,但我心裡也暗自決定葬送女裝的興趣,避免這種意外再次發生。

我們家飯後往往是各做各的事,特別是隔日剛好是假日,自然更不會嚴格管理我,母親慣例的打開了電視收看起連續劇,父親則是走往書房。就在我想逃回房間時,卻在走廊上被父親給攔截了。我驚慌地說不出話。父親卻只是說了「等等帶著衣服來書房,別讓你媽知道。」,腦子一片空白的我也只能簡單回了好。

反應過來後才發覺可怕,父親是想獨自對我說教來導正我嗎,或許也有可能是要對我表示諒解?我只能回到房間拿了整套衣服包含絲襪,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悄悄的往書房走去。說來好笑,父親應該只是要我帶著衣服,但我實在腦子一片混亂,一不小心就把所有東西帶上。

第二章 曝露的慾望

書房很寬敞,與其說是書房,倒不如說是娛樂間,還有聽音樂看電影的功能,所以隔音也做的相當好,甚至擺著大沙發,父親就坐在沙發上,示意我過去,他則站起來鎖起了門。看到這個動作,一時間我心涼了一片,做好了要被罵的心理準備。沒想到父親說的話完全在我意料之外,「再穿一次衣服。」,這讓我完全的當機了,誰能想到平常嚴肅但溫柔的父親會講出這種話呢?「不行也沒關係。」他似乎也有些緊張,過了一會又補上了這句話,又或許是看見我震驚的樣子有所退縮了。

但更奇怪的或許是我的腦,不知道為何聽到了後面那句,我反而有種想證明自己的心情。我走到父親對面的沙發,慢慢地脫下衣服放在一旁,這次我先穿上了丁字褲,父親則目不轉睛的盯著我看,接著我套上胸罩,但或許是緊張,我遲遲扣不好背後的扣環,父親突然站起,走到我的背後替我扣上胸罩。

我這才注意到自己與父親體格上的差距,至少175公分,以40歲來說維持的算相當好的身材,而在他面前的是只有160公分的瘦弱少年,更重要的是,比起我還略小於平均的下體,父親的胯下猶如一隻巨大的猛獸,就算隔著褲子也能看出大小更勝常人,而它現在更是一頭興奮的猛獸,雄壯的展露出自己的慾望。扣完胸罩,父親索性在我這邊的沙發坐下,更近距離的看著我,而氣氛也隨著剛剛的動作而有所變化,沉默壓抑的氣氛,瞬間帶上了一絲淫靡的味道。我拿起絲襪,反而坐在沙發的扶手旁,側對著父親,慢慢的穿起了絲襪,這奇怪的場面現在已經無人能阻止,也沒有人想要阻止。


我刻意緩慢的拉起絲襪,像是誘惑著父親,不時晃動著雙腳,父親顯然很享受這樣的誘惑,我的眼角餘光瞄著父親的胯下,那巨大的野獸似乎比剛剛更加興奮,即使在褲中也絲毫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這更加激發了我挑逗父親的心,不時的扭動著自己的屁股,父親沉重的呼吸從一旁傳來,熱氣讓我不禁輕輕顫了一下,發出了不該發出的聲音

「嗯....」,連我自己都訝異為何我會發出如此色情的聲音,而這聲呻吟似乎代表著我對父親動作的默許,他伸出了巨大又帶點粗糙的手,輕撫著我已經穿上絲襪的大腿,而我也沒有要父親停下的意思,反而感到了被撫摸的快感,慢慢地把屁股處的絲襪拉好,小動作地調整著絲襪。

我就這麼在父親撫摸下沉默的享受著,直到想起來還要穿上裙子,我拿起在一旁的連身裙晃了晃,父親才忽然大夢初醒般停下,我站到一旁開始穿好剩下的衣服,對父親擺了一個可愛的姿勢。

被我這樣誘惑的父親,已經無法再忍耐,繞到我的背後抱住我,被父親環抱住的我絲毫沒有掙脫的可能,也沒有掙脫的打算,巨大的肉棒頂在背後的感覺清晰可見又火熱無比,沉重的熱氣吐在脖子上,讓我的慾望不斷升高,明知這樣是父子亂倫,卻已經停不下來。如果父親是一頭巨狼,那我肯定是一隻被引誘至發情的小母狗,心甘情願的臣服在牠之下。

「幫爸爸弄出來。」父親終於鬆開懷抱,脫下褲子,露出了他遠大於常人的巨棒,「好大...」即使做好心理準備,實際看見這龐然大物時我還是震驚了一下,明明是父子,我卻絲毫沒有遺傳到這個基因的樣子。

思緒剛剛飄遠,眼前火熱顫抖的大肉棒馬上將我拉回了現實,空氣中散發的賀爾蒙已經讓我無法在正常思考,我輕握住那碩大的肉棒,雙手馬上感覺到父親肉棒的興奮與火熱。我慢慢跪坐在父親面前,讓他俯視著自己,而我則享受著這種被俯視的目光,不輕不弱的摩擦起父親的肉棒。

「舒服嗎...?」其實不問我也看的出來,父親相當的享受,一股成就感油然而生,我也更賣力的擼動肉棒,慢慢地我忽然想起了以前看的AV,我伸出舌頭開始舔起父親粗大的肉棒,偶爾輕含著鮮紅的龜頭,畢竟是第一次實戰,我做的並不怎麼好。但儘管這樣,父親似乎很訝異於我的表現,而且更多的是享受在其中的樣子,甚至輕輕地摸起了我的頭。

這樣的被愛護感讓我更加的沉醉在其中。陰莖與前列腺液的味道儘管腥臭,卻也讓我昏昏沉沉無法思考,我嘟起嘴唇輕吻起父親的睪丸,這似乎也讓他更加的亢奮。

「小楓 爸爸要射了...」父親從未叫我小楓,或許是現在將我當成了女兒一樣,這親暱的稱呼也讓我更加沉浸在這『父女亂倫』之中,讓我無法自拔。「嗯嗯 射出來給小楓 射在小楓的臉上...」已經在發射頂點的父親聽到我淫蕩的話語,陰莖開始一抖一抖,隨時準備噴發,除了不想弄髒衣服,我也想要這樣被支配的感覺,所以我更想要父親對我『顏射』,把他的精液噴在我的臉上,接著我停下了手與嘴,讓父親開始磨蹭起我的臉,此刻臉頰的火燙已經不知道是因為自己的興奮還是父親陰莖的火熱傳了過來,我也開始撫摸按壓起自己的腹部與小屌。

父親一聲低喝,那些精液噴發在我的臉上,黏稠的不適感卻也增加了情色感,大量的精液有些流到了嘴邊,我忍不住輕舔了一些,比想像中來的更加腥臭,但卻像是催情劑一樣,讓我更加的無法停下自慰的動作,而忘我的自己,著實低估了父親......

第三章 慾望的沉淪

在射出一次後,父親的肉棒依然堅挺無比,似乎在宣示著他還未得到滿足,而我則如同一隻待宰的羔羊,在他的腳下無力地依偎自慰著。這頭狼隨即抱起了我這個小羊,父親將我抱到沙發上,跨坐在他的身上,與我擁吻起來,絲毫不在意剛剛臉上還是他的精液。從沒接吻過的我被父親的吻技給弄得意亂情迷,兩唇相接時,伸進來的舌頭無情地舔弄著我的舌頭,落在臉頰上的輕吻,偶爾穿插著舔拭,逐漸的親到了我的脖子鎖骨處,被肆意玩弄的我只能緊擁著父親,像個小女人一樣,任他擺布。

但我自己也是樂在其中,跨坐在父親腿上,即使是被絲襪包覆住的小陰莖也能清楚感受到與父親的大物交疊在一起互相摩擦的觸感,配合著被親吻的快感,我只能不斷地發出「嗯...」「啊...!」一類的呻吟,這也引的父親更加興奮,我的小肉棒不斷感受到對方肉棒的脹大與壓迫。

我們不斷地撫摸渴求對方,抱緊父親感受到他的背的厚實,而父親則揉捏著我的屁股,偶爾用著手指透過絲襪刺激著我的肛門,被刺激著肛門的我卻不感到討厭,反而每當父親的手指進入,我就因此感到更加的興奮,甚至自己晃動起屁股。

在不知道持續這樣的愛撫多久後,父親再次把我抱起,接著把我抱到了書桌旁放下,示意要我站起來,雖然搞不懂父親,但我也只能夠乖乖照做。接著父親從書桌櫃子的最底層拿出來一盒保險套,外加一罐看起來像是洗面乳的東西。

看著父親碩大的肉棒套上保險套,我知道他的意思,父親要進入我了。「轉過去。」我乖乖的照做後,父親掀起我的裙子,讓我提起裙子,似乎在欣賞我的屁股一樣,慢慢的用眼神啃食著。

接著父親輕輕撕破了屁股後的絲襪,露出了我的肛門,接著把那罐東西擠在手指上,透明無色帶著黏稠感還有一些香氣,看來是潤滑液,原來父親的櫃子還準備了這些東西嗎。

沾滿潤滑液的手指先在我的肛門口不斷地環繞,光是這樣就讓我忍不住踮起腳尖,快感如巨浪襲來,似乎充分潤滑後,第一隻手指終於緩緩進入了我的肛門,被異物填塞的不適感侵犯著我,忍不住夾緊了屁股。「放鬆一點。」父親安撫著我,親吻著我的臉頰。

我明明也是男人,卻被玩弄著肛門而如此興奮,我真的是男人嗎?不,真要說的話,更前面起我就不正常了吧,我在內心跟自己低語著。父親似乎在擴張我的肛門,不適漸漸轉成了某種快感,我感受的出我的肛門正不自覺的吸著裡面的粗壯手指。

過了一會,父親終於要拔出他的手指,然而在出口時,肛門的吸力與拔出時的快感,讓我一瞬間高潮了一下,雙腿一軟。幸好父親另一隻手摟著我的腰。

這次我雙手撐著桌子,父親試著插入兩隻手指,比想像中更輕鬆的進入,我感受到了更充實的填滿,我悄悄看向旁邊的肉棒,如果被這個東西進入,那真的會回不去的......

父親輕輕攪動著手指,我也慢慢的被攻陷,兩隻手指拔出,我再次體驗到了升天般的快感。

接著父親握住肉棒,拍打著我的屁股,「小楓想要嗎?說『爸爸,人家想要大肉棒插進小屁穴』就給你喔。」。平常我根本無法想像父親會說出這種話,屁股感受著那厚實的拍擊,身體火熱的無法忍受,「我...我想要大...棒...」我小聲的說著,像是最後的掙扎。「這樣可不能給你啊。」這樣說完的父親,開始在屁股磨蹭起肉棒。

「人家好想要爸爸的大肉棒狠狠的抽插人家的小屁穴!」用盡力氣喊出這句話,父親也像久等了,雙手扶著我的腰部,把他的肉棒緩緩塞入我的屁穴裡,或許是有潤滑的關係,儘管比手指還更粗大,但還是順利插入我的體內。

但這只是開頭,龜頭進入後,父親忽然用力的刺入整根肉棒,痛感讓我忍不住大叫,但隨即是更劇烈的快感向我襲來,那是手指無法觸及到的深入部分,而巨大的龜頭正在頂著它,粗壯的陰莖則填滿了整個屁穴,強制著擴張出一條侵犯我的大道。

我忍不住噴發出精液,卻絲毫沒有軟下的跡象,第一次就被幹到射出來,難道我真的是天生的騷貨,是為了被男人幹的嗎?沒有時間讓我細細感受,父親看我好了一點,便邊親吻著我邊拔出肉棒,而比手指更加粗大的肉棒,父親似乎沒有要馬上拔出,而是讓龜頭停在入口,我感受的出父親肉棒的不斷跳動,龜頭敲打著入口。父親沾了些我的精液,塗抹在肉棒與屁穴之間。

「爸爸要加速囉。」隨著預告,父親開始動起屁股,而被頂到的深處也不斷為我帶來快感,讓我不自覺扭動屁股。「爸爸,操我...」「啊...嗯...好棒」「人家是爸爸的...」隨著被幹,各種淫聲浪語從我口中發出,除了撞擊的啪啪聲,偶爾父親還會輕拍我的屁股,這時我總是忍不住夾的更緊。

越是被抽插,我就越認知到我再也無法離開這根肉棒,我不只是女人,更是父親肉棒的奴隸。我們互相配合著撞擊屁股的速度,時而互相接吻,終於,父親肉棒一陣抖動,即使隔著保險套,射精的衝擊感依然讓我高潮,忍不住也射精,我趴在書桌上喘氣,父親摟著我的腰,頭靠著我的肩膀,呼出的熱氣不斷傳到我的脖子上。

我射出的精液沾滿前面,父親緩緩的拔出了肉棒,精液裝滿了保險套,明明就是第二次射精了,卻還是如此濃厚,學著某些看過的色情漫畫,我把保險套打了結。父親坐到了一旁書桌椅子上靜靜的看著我。

接著我像是母狗一樣緩緩爬到父親腳邊,開始舔弄起剛剛沾滿精液的肉棒,明明已經射了兩次卻還是如此堅挺,清潔著這根精液肉棒,父親邊撫摸著自己的頭,我感受到了無上的幸福。

慢慢的把精液舔乾淨時,父親突然站了起來,示意我也站起來。我們就這樣面對面,「掀到胸部。」我照著父親的命令緩緩掀起裙子,拉到了胸部上,露出了自己的肚子,雖然在室內,但忽然的溫差還是讓人感到更加的興奮。

父親粗糙的手指滑弄著我白嫩的肚子,羞恥的我也只能發出一些奇怪的呻吟作為抵抗,父親的肉棒也隨著手指的滑動越靠越近,直到肉棒頂了上來,我這才又再次發現剛剛到底是怎樣的龐然大物進入到了我的身體裡。

無套肉棒的火熱傳來相對冰冷的肚子上,不斷跳動的肉棒與龜頭的紋路,彷彿在催促我快被侵犯,屁穴又忍不住騷疼了起來。

「想要嗎?」父親在我耳邊輕輕的問我,而這次我只是羞澀的點點頭。

父親抱起我,我馬上環抱住他的脖子,接著父親把重心換到了下半身,抱著我的大腿,靠在他的身上我們再次親吻,這姿勢就是火車便當吧。肉棒頂著我的屁股,已經迫不及待要再次進入。這姿勢顯然更加難進入,父親頂了好幾次終於插入我的屁穴。

無套的火熱感遠勝保險套,即使深度不如背後式,肉棒的直接觸感還是讓我快要高潮。配合著被父親抱著時上下的重力感。

我真的是個只渴望肉棒的偽娘了,每一次被抱起插入,我的淫叫聲總是讓父親又更加興奮,插入的動作也越發粗暴,讓我不斷有著升天的快感。

父親健壯的手臂摟著我白嫩的大腿,粗糙的手掌不時揉捏著我的屁股,在屁穴裡的肉棒讓我更忍不住夾緊了父親,想將他徹底榨出。

「小楓,爸爸要射了...」親吻過後,父親低聲在我耳邊說著,接著不停在我脖子舔舐吸氣,「人家想要...想要爸爸內射小楓...」雙腿夾緊父親腰部,父親聽到後更加瘋狂的向我衝刺,將我送往高潮。

滾燙火熱的白濁精液填滿了我,我也隨之高潮,我與父親深情的擁吻著,父親拔出肉棒,繼續抱著我,精液緩緩從我的屁 穴流出。

父親抱著我躺在沙發上,約好趁母親不在時再繼續做,而我的治裝費也改由父親支出,被肉棒填滿的快樂與和父親做愛的背德感充滿著我,在父親寬大的懷中蜷縮著,我想,我再也無法離開這種愉悅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