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美食之旅——14站

第一站--北京烤鸭

火车到站了,我松了一口气。

北京,我来了。

爲了尝遍天下的美女制作的美食,我辞去了在老家的大厨工作,开始了周游
中国的旅程。第一站,自然是伟大的首都北京了。

在火车站打了一辆出租车,司机是个中年大叔,很是健谈。

「小伙子,奔哪啊」他发动了车子,回头问我。

「全聚德。」我笑着回了一句。

「哟,吃主啊,您可真有眼光,不是我吹啊,咱老北京的东西,这烤鸭可是
一绝,那味道,保证吃得您美得没边儿。」北京侃爷的特长表现无疑,我不禁暗
自怀疑他是不是给全聚德做代言的,一路上把烤鸭说得好比天上少有地下无,神
仙也难吃到一般。

「别的不说,光是挑那些用来烤的妹子,一个个水灵的,看着就开胃,那姑
娘的肉,咬一口就忘不了。」司机大叔的话多少让我有了些底,看来这第一站没
挑错。

「到了,您好好享受,需要车再给我打电话。」司机递过他的名片,脸上乐
得都不行了。

「好的,谢谢。」我下了车,走进了全聚德。

「先生您好!欢迎光临全聚德!」一位高挑的迎宾小姐把我让到餐厅,「您
想吃点什麽」我刚坐下,又一位女招待走了过来,笑容可掬地问我。

我点了点头,「要一只烤鸭。」

「好的。」女招待在本子上记着,「请和我到厨房来,挑选一只您喜欢的。」

还没走到厨房,一股浓烈的肉香味就直往我鼻子钻,正是烤制女性时的香
味。厨房正忙得热火朝天,我一眼就看见了厨房那个巨大的烤炉,炉身高大、
炉膛深广,炎炎热气不断冒出,面挂着十几个被屠宰好了的女人,有的已经变
成了鲜艳的枣红色,刚刚的肉香就是她们散发出来的。

「先生,这炉可是原来皇宫御用的烤炉,可以一次性烤制十几个女性,还
可以还可以一面烤、一面向面续呢。所以您待会不用等太久。」女招待见我看
得出神,便轻车熟路地介绍起烤炉的来历。

「不错,这样才地道。」我赞道。

经过烤炉,我们走进了一个房间,面坐满了年轻漂亮的姑娘。看来这就
是挑选烤鸭的地方了。

「先生您看,这些姑娘都是北京本地人,具有北方女孩身材高挑、肉质筋道
的特征,最适合做烤鸭了。她们大多是在校的大学生,平时的锻炼和营养都很充
足,烤出来以后,皮脆肉嫩,鲜美酥香,肥而不腻,瘦而不柴,保证您喜欢。请
挑一个吧。」

我看了看这群女孩,身材都很丰满高挑,而且皮肤都很好,显然是平时保养
的不错。其中一个腿特别长的女孩吸引了我,她穿着吊带背心,下身是一条超短
裙,暴露出一片雪白的大腿,纤细的脚上穿着细带的高跟凉鞋,显得清凉而性感。

「就你了。」我指了指那女孩。「你叫什麽名字」那女孩擡起头,五官很
精緻,表情略带欣喜,「夏晓芳。」「还是学生」「对,今年刚大一。」「希
望被烧烤麽」我突然问道。

女孩楞了,随即脸一红,「当然希望了,我打小就盼着被挂在炉子烤。上
个月我男朋友过生日,我本来打算给他当生日晚餐呢,结果他把我给甩了。这不
全聚德来我们学校收肉麽,我就来了。我是北京人,北京姑娘就是烤着吃才香呢!」

「好,看来你的愿望要成真了。招待小姐,就料理这位夏晓芳吧。」我回头
对着招待说。

女招待点点头,「行,夏晓芳,我们去宰杀室吧。」女孩站起身来,笑着看
了我一眼,跟着女招待出去了。

全聚德处理肉畜的方式有些不同,他们并不给女孩开膛,而是采用别的方式。

好奇之下,我也跟了出去。宰杀室旁是一片大玻璃,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
面的情况。夏晓芳已经被脱得精光,手脚已经被捆绑住。曼妙的身躯被横放在案
闆上,身上的水珠还未干,显得女孩很是娇嫩。

女孩看到我在,沖我摆了摆手,算是告别。而站在案闆旁的大厨则拿出一把
尖细的菜刀,对准了女孩的下体。

「这是」我宰杀过不少女孩,见大厨这架势,难道是要从阴部下刀吗

果然,大厨把菜刀一把捅进了女孩的下体,血很快涌了出来,女孩挣扎起来,
隔着玻璃听不到声音,想必她也一定在惨叫吧。大厨接着往上一挑,将女孩原本
紧窄的下体弄成了一个大口子,刀子从女孩的耻骨处划出,算是第一个步骤。

大厨放下刀,掰开女孩的大腿,把手伸进她血肉模煳的下体,开始往外面掏
女孩的内髒。

不久,女孩的腹腔被掏得一干二净。大厨将女孩又清洗了几遍,然后往女孩
的下体倒开水,接着用肠缐把女孩的下体缝了起来。

「这样宰杀的女孩既不会因被烤而失水又水又可以让她的皮胀开不被烤软,
烤出的女孩皮很薄很脆,成了最好吃的部分。」女招待继续向我解释着。

很快,宰杀完毕的女孩被挂在了烤炉,身上刷了一遍红色的酱汁,女孩入
炉后,大厨不断用挑杆有规律地调换几个女孩的位置,以使她们受热均匀,以便
让周身都能烤到。「我们用的燃料以枣木、梨木等果木爲主,用明火,这样烤出
来的女孩身上会有一股肉香味。」

我则一遍听着讲解一遍等着美食成形,由于被烧烤的时候女孩的头被套上了
一层防火套,所以看不见她的脸,我只能看着她不断转动的身躯慢慢变成诱人的
枣红色。

不知看了多久,我明显感觉到女孩的身体已经完全熟了,这时大厨也把女孩
从壁炉取了出来,放在一旁准备好的大盘子。

「先生,请回到餐厅,我们马上把烤鸭送到。」女招待说道。

我很高兴,总算没有白等这麽久了。虽然时间没多久,但是等待美食总是度
日如年的。

很快,女招待推着一辆小推车走过来,上面摆着已经分解好的女孩肉体。夏
晓芳,她的身体已经被烤成鲜艳的枣红色,四肢被切下码在盘子周围,中间则摆
着她的躯干,两条修长的美腿盘在身体两侧,看上去就很可口。

女招待先是在女孩丰盈的乳房上片了一刀,递给我「您尝尝这个。」

鲜嫩的乳肉在我口中化开来,一股淡淡的奶香气在肉味的包裹下散发着,
「好!开胃!」

女招待看我急不可待的样子,扑哧一笑「您不用急,有得是呢。」说着,她
熟练地片起女孩身体上的肉,我干脆拿过她烤得焦脆的蹄子,握住脚踝,像啃鸡
腿一样啃了以来。女孩的大腿修长而健美,有这年纪的女性特有的鲜嫩,又有大
腿肉的筋道,特别是她的皮,本来嫩滑的皮肤被烤了以后变得松脆可口,咬起来
「咔呲」作响,吃得我不亦乐乎。

这顿烤鸭让我眼前一亮,感觉到自己的眼界开阔了不少,真是伟大的中华美
食。

随后几天,我在北京四处游玩,那位美丽的女招待成了我的专职导游,我们
玩得很开心。在我离开北京的前一天晚上,我试着用北京烤鸭的宰杀方式屠宰了
她,在酒店的厨房尝试了烤鸭的做法,她的味道也很美味呢。

那麽下一站,我打算去河北,尝尝那的美味了。

第二站--河北抓抄全鱼

到了河北石家庄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在车站附近的宾馆住下,疲乏的我打算好好睡一觉,匆匆洗了个澡,便准备
躺下休息。

这时房间的电话响起了,我接起来还未说话,「先生要服务吗」一个清
脆的女子声音。

我知道这是宾馆的特殊服务,一些女性会在宾馆等候那些男性客人上门,
然后和他们接触并提供性服务,如果客人有秀色需要,她们往往不会拒绝被客人
屠宰食用。因此只要肯支付足够的金额,就可以彻底地享受这些女人的肉体。这
也就是爲什麽宾馆的房间都会配套一间厨房的缘故。

「不用了,我……」我刚想拒绝,转念一想,我初来乍到,哪有好吃的都
不知道,找个本地人问问总好过自己瞎逛,而且和听声音这女孩应该还挺漂亮,
聊聊天也是好的。

打定主意,「你过来吧,我在211.」我答应道。

「您稍等。」对面挂了电话。

很快就听到敲门声,我起身打开门。果然,是一个很可人的女孩,门口的灯
有些暗,但能很明显地感觉到女孩的皮肤非常白,她的个头也挺高,大概有个165
左右,穿着热裤和背心,两条修长的大腿暴露在我的视缐。

我是很喜欢看修长的大腿的,当然更喜欢吃。就在这时,我决定把这个女孩
加到我在石家庄的菜单去。

女孩看看我,「先生您好年轻啊。」说罢自顾自走进了房间,环顾了周围一
下,「晚上保证让您舒坦。」

「坐吧。」我招唿她坐在床上,「你叫什麽名字」

「就叫我小丽吧,反正以后不见面了。」她的眼睛很大,也很亮,看着我的
时候,眼角略有笑意。

「行,小丽,这麽和你说吧,我是来旅游的,人生地不熟,所以明天能带我
四处逛逛吗」我直截了当地说。

「哦」小丽一愣,「好啊,我就是本地人,这一片可熟了。」她随即笑了
起来,「这麽说,晚上您不打算吃我了」说着,她饶有兴緻地看着我,把两条
白嫩的大腿交叉起来,「我还说要是把身子交给一个帅哥,不知道比那些被大叔
吃掉了的姐妹们强多少呢。」

我咽了咽口水,「小妖精,要不是明天没人带路,我这就把你炖了。」

她吃吃地笑起来,「好啊,您这就把我宰了,然后切下我的脑袋,看看明天
她还能不能认识路。」

「浪蹄子!」我把她按倒在床上,分开那双大白长腿,撕扯起她的短裤来。

小丽很满意我的反应,「来吧,给我点厉害瞧瞧!」

一夜无话,我狠狠地蹂躏了小丽一晚上,把她弄得全身瘫软,趴在床上喘息
着。

「先生您可真厉害。」她用狐媚的大眼睛瞄着我,「要是不嫌弃,回头让您
尝尝我的味道怎麽样」

我当然巴不得如此,「那咱们可说好了,回头我玩遍了石家庄,走的时候就
拿你的身子践行了。」

「好啊好啊,到时候带您上我家,让我妈把我做成抓炒全鱼,给您瞧瞧地道
的石家庄美食!」小丽说,「我妈的厨艺可好了,她用做的抓炒全鱼,十八村
可有名了。」

就这样,石家庄的行程就安排好了。

第二天白天,小丽带着我在石家庄游玩,而晚上,我们一起去了她在郊区的
家,准备品尝一下抓炒全鱼的味道。

小丽的母亲是个四十来岁的成熟妇人,眉眼之间和小丽十分相似,不过和小
丽略带青涩的脸庞相比,她更多了些熟女的妩媚风韵。而且身材十分火爆,在宽
松的便服下明显可以看到那对唿之欲出的巨乳,还有挺翘丰满的臀部,更别提那
和女儿相比不遑多让的迷人长腿了。

看来这趟收获不小,吃了美丽的女儿,搞不好还能搭上更具魅力的妈妈。

我赶紧打招唿,「阿姨好!」

那妇人笑道,「你就是小丽说的年轻客人吧,还真是个帅小伙呢,难怪我们
家小丽说要献身给你。」「妈……」小丽撒娇,「你怎麽什麽话都说呀。」「傻
闺女,这算什麽呀,你还和我说,他的床上功夫了得,比你爸爸强多了呢。」
「妈……」小丽脸一红,转身进厨房了。

「嘿嘿。」我多少有些不好意思,赔着笑。

妇人看着我,「叫我刘阿姨就好了,我这闺女从小就调皮,不过肉质还是不
错的,用她做抓炒全鱼,虽然还早了点,味道应该还是可以的呢。」

「早了点」我疑惑道。「难道小丽的肉做这个鱼不合适吗」

刘阿姨点点头,「这抓炒全鱼啊,讲究的是肉实有劲,吃到嘴回味无穷,
用的材料大多是成熟了的美艳妇人,那样的味道才正。」

「啊,」我看着刘阿姨丰满的身躯,「那您的意思是,像您这样的才适合做
咯」

刘阿姨笑了起来,美目轻轻瞪了我一眼,「你果然也不是什麽好人,才见面
就打起阿姨我的主意啦」

话虽有责怪的意思,她的眼神却没有丝毫怒意,反而带着玩味的笑,「我
第一次做这抓炒全鱼,用的材料就是我的妈妈,她当年刚刚四十岁,正是肥熟的
时候,做出来的味道那个香啊。就是那次我用妈妈的身体招待了小丽的爸爸,我
们才认识的。后来结婚的时候,我又拿同样成熟的婆婆做了一道抓炒全鱼,结果
就远近闻名了。」说着,刘阿姨总结道,「没有好材料,想做出好的抓炒全鱼可
难了。」

我心头一亮,「阿姨,您教我做这抓炒全鱼怎麽样我也是个厨师,这次是
爲了天下美食出来旅行,一直想学习各地的名菜。我的手艺很好的。」

刘阿姨一愣,「教你倒是可以的,这没有好的材料啊。」

「那倒未必,我看这材料,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呢。」我走近刘阿姨,搂住
她的腰,「您说,这麽美妙的身子,在餐桌出现的时候得多麽美味啊!」

刘阿姨轻轻拍了一下我作恶的手,「想得美!我这个食材啊,不能给你用。」
「啊」我失望道,「不过……」刘阿姨话锋一转,「给我闺女用倒是不错。」

「太好了,阿姨你的意思是……」我乐了。

「唉,我今年也四十了,也到了该宰的的岁数了。一直寻思怎麽把这门手艺
传下去呢,正好你来了,我就把我这身子献出来,让你开开眼。」刘阿姨说道。

「那好,您赶紧去教小丽吧,我等着。」我连忙说道。

「瞧你那猴急样,少不了你吃的。」我看着刘阿姨凹凸有緻的身体进了厨房,
乐不可支。

不多久,小丽出来了,瞪着我,气沖沖地说,「你给我妈灌了什麽迷魂汤
她竟然要我把她宰了,做成抓炒全鱼!」小丽嘟着嘴,「她可是这儿出了名的美
人,多少达官贵人要吃她的身子,她都没答应。你怎麽几句话就把她的身子骗走
了」

我大唿冤枉,心想她这还不是爲了你又不好说破,只好装作一副高深莫测
的样子,「我阅女无数,吃过的女人比你见过的都多,你妈这样的美熟女吃得多
了,自然知道怎麽对付。告诉你,我什麽也没说,就勾勾手指头,你妈妈就哭着
喊着要下锅了呢。」

「哎哟,您的魅力可真是大呀,我中了招都不知道呢。」刘阿姨不知什麽时
候从厨房出来,戏谑地看着我。

「这……」我尴尬万分。「我开玩笑,开玩笑的。」

「闺女,你过来。」刘阿姨嗔娇地白了我一眼,「当妈妈的是爲了你好,快
来把妈妈宰了吧,别让客人久等了,我教你的那些还记得麽。」

「当然记得。」小丽气鼓鼓地瞪了我一下,也进了厨房。

说归说,厨房的门却没有关上,想必是留给我偷师的,我心想。

这麽好的机会不能错过,我赶紧跟了过去。

这时刘阿姨已经赤身裸体地躺在案闆上,把一个肉感十足的躯体暴露在我眼
前,即使平躺着我也能很明显地看到她胸前两座雄伟的山峰,随着唿吸轻轻起伏
着,看来她也有些紧张。

熟女的魅力不外如此,我更加期待刘阿姨在餐桌上的表现了。

「动手吧,闺女。」刘阿姨的声音有些颤抖。

「妈,再见了,要是有下辈子,我还当您的闺女。」小丽眼圈红了。

刘阿姨闭上了眼睛。小丽拿起一把锋利的小刀,划开了刘阿姨的脖子,血立
刻就喷了出来,小丽连忙拿过一个脸盆接住喷出的血,刘阿姨不自觉地扭动起肥
白的身子,但却配合着女儿的动作,让自己的脖子对准脸盆。

我忙走上前,按住刘阿姨的背。过了一会儿,血已经流的比较慢了,刘阿姨
还在轻轻抽搐着,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

很快,刘阿姨翻起了白眼,似乎将全身力气都用尽了一般,大幅度地扭动了
一下她丰满的臀部,随即不动了。

就这样,刘阿姨被宰杀了。她雪白的身子由于失血变得更加亮眼,细嫩的皮
肤也显得晶莹剔透,我看着她修长丰润的大腿弯曲着,展示着她熟女妈妈特有的
肉感。

小丽接着把她妈妈的肚子剖开,处理面的内髒。刘阿姨的身子不时随着小
丽的动作扭动着,好像在配合女儿的宰杀一般。接下来我帮着拿水管沖洗着刘阿
姨空空如也的腹腔,将她洗涮干净。

身上的水珠还未干透,小丽指挥我把刘阿姨的身子放到一旁的烤架上,用小
火将刘阿姨身上的水气烤干,方便下一步的烹饪。

刘阿姨的身体在火焰上烘烤了一阵,身上的水全被烤干了,显出一种异样的
红润来。

这时小丽点起了另一堆炭火,烧的很旺,将刘阿姨架了上去。这便是所谓的
脍炙人口的「炙」了吧,刘阿姨终于开始了成爲美味的过程。身上的红润也越发
明显,开始散发出诱人的香味来,烤肉特有的浓香搭配熟女的女人味道,我深深
吸了几口气,口水都快出来了。不仅如此,刘阿姨肥嫩的身子开始泛出油花,不
时滴到炭火上,发出「兹啦」的声响,十分吊人胃口。

如此几个回合,刘阿姨的身体变得更加红润鲜嫩,如极品玉脂一般。

小丽一边专注地烤着刘阿姨,一边飞快地在刘阿姨的身子上洒上五香粉和辣
椒粉,「快,把妈妈擡下来!这鱼不能烤太久!」

我赶紧把刘阿姨从炭火上取了下来,放在一个大白盘子。

这时小丽不知道从哪拿出一桶喷香的酱汁,均匀地倒在烤得焦脆的刘阿姨
身上,一股青烟冒起,和着烤肉与炭火的香味,好像给刘阿姨盖了一层酱色的被
子一样。

「太香了!」我叹道,刘阿姨白嫩的身子覆盖在酱汁下面,暴露出的部分也
展示着美女与美食的双重诱惑,让人食指大动。

小丽抹了把脸上的汗,笑了起来,「尝尝吧,这就是石家庄的名菜,抓炒全
鱼了。」说着用手扇了扇,吸了口气,似乎非常满意。

「好好。」我赶紧拿过肉刀,在刘阿姨丰满的臀部上切下好大一块肉来,蘸
了点酱汁,咬了下去。

刘阿姨的屁股上的皮肤已经烤的焦脆,面的嫩肉却是爽滑无比,熟女肉的
浓厚经过烤制变得更加明显,第一口就吃得我满嘴是她的香油了。「好吃!」我
由衷地夸道。

品尝了美味的烤肥臀,我又动起了那双修长大腿的心思,顾不得小丽好笑的
表情,我生生把刘阿姨的一条大腿掰了下来,握住她的脚踝,大啃了起来。这烤
蹄子味道精妙,鲜嫩的同时带着无与伦比的嚼劲,口感和味道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从我嘴化开,直到把一条蹄子吃成了骨头,我还在回味那香肉带给我的震撼。

小丽忍不住笑了出来,「你呀,真是我妈要命的冤家。」我嘿嘿一笑,两人
对坐着,分食起刘阿姨的美肉来。

酒饱饭足,餐桌上只剩下一堆残骨,我意犹未尽地添着手指,看到刘阿姨的
脑袋被切下来摆在餐桌的一角,「谢谢阿姨的招待!」我对着刘阿姨的脑袋笑道。

当天夜,我和小丽又一次地激情相拥,我进入了她一次又一次,脑海却
想着那位在案闆上无力挣扎着的熟女身影……

品尝了石家庄的经典美食,我又一次准备出发了,食髓知味的小丽和我约定
好,等她变成了像她妈妈那样美艳动人的熟女时,我就回到这个村庄,把她也做
成美味的抓炒全鱼。

于是,我兴奋地奔着下一站,河南而去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