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欲高涨的美妇人

「请慢走,注意安全。」

一阵悦耳的女声把莎莎带回到现实。

从对面星崎家走出来一位西装笔挺的绅士。

美丽的星崎香由正座在玄关处,恭敬地鞠躬,额头几乎要碰到地上,乌黑的秀发垂到地板上,像是黑色的瀑布。

星崎先生淡淡地摇手,大步走出家门。

(香由看起来像是个新女性的样子,私底下却是那么贤淑,没想到现在还有夫妻上下关系分得那么严谨,星崎先生看起来也不像那么大男人的样子啊。)莎莎心中暗暗奇怪。虽然明知道这样做,并不合于礼貌,在好奇心的驱使之下,莎莎忍不住遥望着星崎夫妻。

星崎先生虽然已经有一定的年纪了,还是保养地很好,头发乌黑丝毫没有泛白,苗条修长的身材与年轻人无异。脸上留着两撇小胡子,看起来十分优雅,英俊的脸孔上总是带着亲切的微笑。但是是,假使去仔细观察的话,就会注意到,星崎表面上是十分随和的谦谦君子,骨子里却藏着一种不可违抗的威严。

似乎查觉到莎莎好奇的视线,星崎朝莎莎浅浅地行礼,微笑间洁白的牙齿闪闪发亮。

莎莎慌忙地回礼,发现到对面的香由望着她,脸上露出奇妙的笑容。那仿佛看穿内心的尖锐眼光与带着深意的笑容,让莎莎不禁羞红了脸。她像是要掩饰一样,急忙去埋首在晒衣服的家务中,不敢再往对面窥探。但是,心中好奇的种子却不可抑止地在暗处偷偷发芽。

*** *** *** ***

「叮咚~~叮咚……」

急促的门铃声连续不停,打断了莎莎轻松悠闲的午茶时间。「奇怪,约定好的日子不是明天吗?」

虽然心中充满疑虑,但是,违反中村的命令,后果根本不敢想像。

莎莎怀抱着忐忑不安,慢慢转开了门锁,桃木的大门敞开。出乎意料地,眼前在门口等待得并不是粗野而令人作呕的淫兽,完全相反地,是一位兼具容貌与气质的美人。

星崎香由。

悠闲的下午,两位妇人享受午茶时间。

一位高雅而温柔,害羞局促地搅拌着茶杯中深红色的液体,另一位妇人拥有不输给前者的美貌,眼神中透露着精明干练,坚强的样子十足是个女强人,正把方糖放进杯中。两人无懈可击的美貌与高不可攀的气质,像是英国贵族一般。

香由轻松地望着莎莎,从服饰、保养品到烹饪、园艺,不停找寻着话题。

莎莎似乎感到相当紧张,不安地回应着。

香由端起红茶,轻啜了一口,说道:「最近,蔬菜一直涨价,连一向便宜的中村蔬菜店都贵得吓死人。」

突然提到心中禁忌的地带,莎莎手一抖,打翻了手中的茶杯。滚烫的红茶倾倒而出,泼洒到香由的手臂上,纯白的衬衫立刻浮现出红褐色的印子。

「对不起!」

莎莎慌忙地拿起纸巾,帮香由擦拭。

「没关系,别介意。」

香由卷起被红茶玷污的袖子,露出洁白的藕臂,被红茶烫红的手臂上,露出一道明显的鲜红瘀伤。

莎莎顺着手腕看去,这时才发现,香由的肩膀、颈子处,都隐约可见可怖的伤痕,数量还不少。

「这些伤痕是怎么来的?」

「是我不小心弄伤的……」香由一边掩饰,一边解释道。

「不可能,这种伤怎么可能是自己弄伤的!」莎莎的俏脸慢慢胀红,大声喊道,「是……你先……生弄伤你的吧?」

香由一言不发,头慢慢低了下来。

「家庭暴力无论如何都是不可允许的!」

温柔不会发脾气的莎莎居然会如此的激动,可能是因为从小就是独生女的莎莎,不知不觉就把精明的香由当成仰慕的对象。不,不如说是自己的姊姊。

「香由,你绝对不能容许这种事情发生!」

香由咬着嘴唇,沉默地听着莎莎慷慨激昂的话语。空气中,充满着难堪的沉默。

「那莎莎自己呢?」香由一改温和的态度,口气突然强硬起来了,慢慢地说道,「我听到了一些关于莎莎的传闻。」

莎莎像是被电到一般,整个人愣住了,像是等待宣决的人犯。

「好像是蔬菜店的中村吧?」香由若无其事地说道。简单的几句话,对不贞的人妻来说,却像是死刑的宣判。

「莎莎这样紧张的样子,看起来,传闻是真的了。」香由淡淡说道,「为什么是那种男人呢?」

(到底是谁传出去的?是中村吗?还有谁知道呢?)众多疑问缠绕心头,莎莎只觉得头脑一片混乱,根本无法反应。

这时候,香由慢慢来到莎莎身边,在她耳边轻声说道:「莎莎是太寂寞了,才会让男人趁虚而入。让我来安慰你吧,除了男人以外,女人和女人也有互相安慰的方法呢。」

香由突然吻着莎莎柔润的红唇,香舌突入芳香的口腔里,虽然莎莎轻微地抵抗,她依旧不停舔着柔软的口腔内壁。两人的舌头交缠,交换着甜美的唾液。

莎莎消极地反抗着,但是,香由温柔地拨弄早已征服了饱受摧残的身体,莎莎不由自主地迎合着同性甜美的亲吻。

香由的手指一边触摸着莎莎光滑的肌肤,一边脱下自己的上衣,没有胸罩的掩饰,美丽的酥胸展露在莎莎眼前。虽然也是相当的丰满,跟莎莎浑圆的球体不同,香由的乳房像是竹笋一般,是巧妙的圆锥形,顶端害羞地微陷在浅褐色的乳晕里,而相对莎莎不可思议的柔软,香由的美乳相当结实充满弹性,同样耀眼的白皙之下,香由的乳房上有着纵横的伤迹,雪白中的红肿看起来既凄凉又美艳。

「也让我看莎莎的大奶子吧。」

香由故意说着粗鲁的言语。

莎莎红着脸,褪下上身的黑色的束缚,露出饱满的乳球。虽然还没有经过任何接触,那嫣红的乳头已经偷偷挺起来了。

香由没有任何动作,只是专心看着莎莎裸露的双乳,笑道:「已经那么兴奋了吗?奶头都翘起来了,下面也湿答答了吧。」「……没……有。」

莎莎不敢直视那比男人还要邪恶的目光,摇头否认。

「那证明给我看吧!」

香由含住莎莎粉红色的乳晕,用牙齿及舌头挑逗着敏感的乳头,双手翻开莎莎的长裙。莎莎在哭泣中。慢慢地拉下隐藏的秘处的黑色三角裤,露出妖媚的下体。

渗着代表性欲的汁液,跟香由的手指连出一条条银丝,那微微绽开的淫肉唇透着闪亮的鲜红色,正在轻轻喘息,深处的肉芽像是生物般不停蠕动。

「明明就已经泛滥这样了。」香由问道:「莎莎很喜欢性交吧,第一次跟谁做的呢?」

香由一边问,一边玩弄发情的人妻。莎莎肉核充血红肿的程度比香由指甲上的丹蔻还要红润。

「跟……莎莎……的老……公。」

香由惊奇地说道:「那时莎莎是处女喽?」

「是……是。」

「是用什么姿势呢?」

「一般……的……方式。」

「骗人,淫荡的母狗最适合动物的交合方式。」「没……有。」

「结婚之后,每天性交吧?」香由残忍地问道,「不然莎莎的身体怎么会那么淫荡,一碰就流满淫水了。」「没……有,大概一个星期一次。」「怎么可能,莎莎那么美丽的身体,任何男人都无法忍耐的。」「因为他老是不在家。」莎莎的声音已经充满委屈。「所以莎莎才会去搞不伦吧?」

「不是的,那是被强迫的……」

「是吗?」香由捞起蜜穴洋溢的黏稠淫蜜,继续问:「莎莎明明那么好色,是莎莎自己去勾引男人的吧?」

「不是这样的。」「用如此美丽的身体不要脸地引诱男人,也希望男人火热的东西插进淫荡的小穴里吧?」

「不……不……不是!」

身体承受巧妙的玩弄,头脑混乱一片混乱的莎莎只能摇着头不停否认。

「中村的肉棒跟你丈夫相比,谁的比较好?」

香由集中刺激那最害羞的肉核,莎莎蜜穴里大量的蜜汁像喷泉一般的喷了出来。比起男人为了满足肉欲的淫玩,女性纤细巧妙的动作更加能满足莎莎体内隐藏的欲望,完全了解女体的敏感处,彻底勾起官能的愉悦,莎莎整个身体剧烈地燃烧起来了。

「是中村的肉棒比较好,又粗又硬,插进莎莎身体里,好热好舒服,中村还会插莎莎的不知羞耻的屁眼。」莎莎流着不知道是哀羞还是喜悦的泪水,失去控制地哭喊道,「请原谅我,莎莎是淫乱不知检点的女人。」香由温柔地抚摸着哭泣的人妻说道:「别哭了,以后让我来安慰莎莎吧。」香由脱去全身的衣物,露出苗条的身体,如模特儿般纤细的女体,虽然跟莎莎性感的丰腴不同,却同样美丽诱人。她用力把莎莎完美的身躯拥入怀中,赤裸光滑的女体互相摩蹭。

「帮我舔一舔吧。」香由命令道。

充满诱惑力的话语像是催眠一般,莎莎还来不及奇怪香由如孩童般光秃秃的耻丘,就已经不加思索伸出舌头颤抖地舔着香由潮湿的蜜穴。

两位美人互相舔弄着彼此的私处,咽下混合汗水、淫蜜的甜美汁液,那逐渐升温的肉体似乎能够安抚寂寞受伤的心灵,两人的动作慢慢激烈起来了。

「舒服了吧?」香由微笑说道。

从包包里拿出一根电动阳具,那可爱的粉红色下,粗大程度绝不亚于任何莎莎经历过的男人的大小。

一口气把充满颗粒的尖端插入莎莎淫靡的蜜壶里,「噗嗤」一声,只剩一小截粉红色露在外面,整根淫具立刻被莎莎饥渴的蜜壶吞没,电动阳具开始扭动,马达转动的声响与莎莎淫荡的喊声此起彼落,莎莎嘴角淌着唾液,摇摆着屁股。

「还没结束呢。」

香由娇媚的声音如同女神,动作却像是魔女一般,慢慢按下表示「最强」震动频率的开关。

「啊~~啊,要死了。」

比男人更坚硬、更持久的蹂躏连续不停,香由一边揉着莎莎涨起的美乳,手指慢慢滑向禁忌的肛门,轻轻搓揉可爱的皱摺后,在莎莎的哀嚎中,第一指节用力刺入。

莎莎翻着白眼在电动阳具的搅弄间达到高潮,潮红的女体持续在浪潮翻腾下不停起伏。香由拔出沾满蜜汁的电动阳具,猛然插入自己的蜜穴中。两人滚烫的身躯互相挤压扭曲,直到两位美妇被官能驾驭,双双失神为止。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