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上的三个美人

这一次出差,没有再选择卧铺,而是选择了一等座,反正卧铺不吃安眠药的情况下也根本睡不着,小小的地方躺着也不舒服,倒不如坐一晚上,还能做点事情。

七点上了火车,找到自己的座位,一等座是对坐四人,两两一排,有趣的是,我身边的三个人竟然都没有来。

看了一会文件,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十一点,揉了揉酸痛的眼睛,刚准备小息一会,列车却已经到达了网站,这一站是东莞站,算是一个大站,正好又赶上十一,上来的人并不少,哪怕是半夜,也依然有人在中途上车。

我身边的三个位置,也算是有主了,是三个很美丽的年轻女人,看起来似乎是一起的,但是年纪上相差许多,听她们聊天,应该是工友之类的关系。

年纪最大的一个有二十六七了,一头褐色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肩膀上,下巴很尖,皮肤很白,在车厢里的灯光照耀下,甚至感觉有一些晃眼。身材十分丰满,一对巨大的胸部藏在白色的短袖衬衫中,文胸的花纹若隐若现。下身穿着红色的短裙和黑色的丝袜,脚上是一双红色的高跟鞋,手中也捧着一件红色的卫衣,看起来似乎十分喜欢红色啊这个女人。

另一个女孩二十出头的样子,看起来倒是显得十分清纯,同样是披肩的长发,但是却是纯粹的黑色,在这个年代,年轻的女孩似乎都不喜欢自己民族的血脉,爱把自己的头发染成五颜六色,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女孩一身运动装,哪怕是夏末秋初,在广东这面依然炎热的季节,女孩仍然穿着一袭白色长裙,裙摆直到膝盖下,露出白皙的小腿,脚上是一双凉鞋,露出如水晶般晶莹剔透的脚趾。

最后一个女孩年龄最小,虽然打扮的很成熟,妆容甚至比年纪最大的那个还要浓上几分,但是以我观人无数的经验来看,这个女孩顶多也就十八岁,甚至可能还未成年。上身是运动衫,下身穿着一条牛仔热裤,白花花的大腿就这么漏在外面,看得我血脉喷张。

从这几个人的聊天中,我得知年龄最大的那个叫做王姐,最小的那个被叫作小艳,那个看起来最清纯的妹子叫甯甯。

几个女孩聊了一会天,就不再说话,一个个趴在桌子上小眯了起来。

我倒是没多少睡意,因为包里有很多重要文件,怕丢失,所以我白天都把觉补足了,晚上准备熬夜。

漫漫长夜,光是看文件很容易就头晕,休息了一会,发现三个女孩都已经睡熟,许久平静的心又开始躁动起来。

偷偷在包里取出一个小小的玻璃瓶,里面装着的是一种雾化的催眠药,原先准备好本来是打算在卧铺上用,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用上。

打开瓶塞,轻轻的拿着玻璃瓶,在几个女孩的鼻口之间晃了晃,这玩意在网上买的,也不知道效果好不好用,我心里也是十分忐忑。之前在自己身上试验了一下,倒是一个镇静安神的好药,就是不知道能不能一直见效。

坐在我身边的女孩,就是那个穿着长裙的女孩,我四下张望了一下,发现列车的大家都基本睡着了,或者专心的做着自己的事情,没有到处乱看的,这样正好。

过了十分钟,我估计时间差不多了,我轻轻碰了旁边的女孩胳膊一下,脑海中早就想好了一个藉口,如果女孩醒了,就告诉她让一让,我要上厕所,如果没醒,那就……嘿嘿。

没反应?我又加重了手上的力量,还是没反应。

嘿嘿嘿,这下准备齐全!

不对,还差一样。我赶紧翻开背包,从里面取出了一瓶药片,吃了两粒,想了想,又吃了两粒。

这玩意是在网上买的壮阳药,上次就射了两次,自己就软了,感觉好可惜,就一直备着这个东西。这东西我倒是没有试过,也不知道药效如何,因为是日本进口的,说是男优专用的药,能奋战一两个小时,也不知大是真的假的,说明书也看不太懂,只有一栏写着1和4,应该是只一次可以吃1到4片吧?

吃过没过两分钟,立刻感觉到自己的鸡吧如同被火烤了一般热乎乎的,肿胀的要命,自己的内裤都似乎要被顶破了。偷偷看了一眼周围,发现安全,赶紧伸手从裤门中掏出自己火热的大鸡吧,一看尺寸,我自己都吓了一跳,原本我硬起来也就十五釐米左右,现在这玩意都有将近二十釐米长了,不愧是日本的药,效果就是夸张。

轻轻的将长裙女孩的裙子掀到上面,露出女孩白嫩的大腿,我扭过身体,将龟头顶在女孩的大腿上,一边轻轻的撞击,一边看着女孩的反应。

女孩的大腿十分柔软,我的龟头顶一下,就仿佛要陷在里面一般。我捏着鸡吧,用赤红的龟头顶在女孩的大腿上轻轻摩擦,快感通过龟头传递到神经上,如果这种刺激放在以前,可是一下就射了,但是吃了药之后,我既然感受到刺激,却没有射精的冲动。只有有一种想这样一直摩擦下去的感觉,手也不自觉的照着感觉做,龟头在女孩大腿上摩擦的速度越来越快,也越来越用力,我在享受着快感的同时,也时刻注意着女孩的面容,一旦女孩醒了,我就打算立刻用夸大的衣服盖住高高昂起的鸡吧,然后假装什么也不知道。

在这种疯狂的摩擦刺激下,我的鸡吧终于迎来了射精的感觉,这种感觉强烈而突兀,根本没给我准备的时间,我唯一的反应就是,绝对不能让精液射出去,否则留下太明显的痕迹自己会很不好办。

用力压下自己的鸡吧,将尿眼对准了长裙女孩的两腿中间,刷刷刷三股浓浓的精液就喷了出去,我甚至听见了精液打在内裤上发出的噗噗的轻响。没想到吃了药之后,我射精的力量都变得这么强了。

射完精液后,自己的鸡吧依然挺了几下,丝毫没有变软变小的意思,刚准备再来一发,长裙女孩突然转了个身,吓的我赶紧那衣服盖住自己的鸡吧,偷偷看了一眼,原来只是换了个睡姿。

不过还是有些心有余悸,寻思要不就这么算了,可是自己的鸡吧依然坚挺,涨的难受,实在不行,去厕所解决吧。

就在这时,我感觉自己的脚被人踢了一下,低头一看,原来是我对面那个叫王姐的女孩将两条大长腿完全伸直了。可能是为了舒服吧?我心想,不过看到王姐的两条黑丝大长腿,我又狠狠的咽了口唾液,感觉自己的鸡吧涨的更难受了。

是你先勾引我的!我心想。

我轻轻的抬起王姐的一只脚,看着王姐的反应,跟预想的一样,几乎没什么反应,之前在长裙女孩身上做了实验,看来这药的效果真的不错。

女人的高跟鞋脱起来其实很方便,只要压住脚前尖,然后往下一掰,皮质的高跟鞋就被脱了下来。

我抬起王姐的丝袜脚,俯下身来仔细观察,王姐的脚属于典型的穿高跟鞋穿的比较多的,几个脚趾被挤压到了一起,脚背突起,脚底内弓。说句实话,这样的脚其实并不算好看,我完全可以想像到黑丝后那细长的脚趾和扁平的脚掌,但是好就好在,这一层薄薄的黑丝之上,在这一层黑丝的掩盖下,我完全看不到这只脚的任何缺点,只显露出诱人的脚形。

因为离的太近,王姐这只黑丝美脚的味道扑鼻而来,是那种混合着女人汗水和皮革的气息,有点熏脑,但是却没有什么刺鼻的味道,不像是男人的汗臭味,这是一种典型的女人的气息,都说女人的汗水混合着荷尔蒙,而脚部的气息尤为诱人,看来是真的。

看着这只美脚,我不知怎得突然有了一种一品其滋味的冲动,低下头,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结果就是这一下,我就根本无法停下来了。

舌尖顺着脚趾肚舔到脚尖,然后一口啜住王姐的这只美脚,用力一吸,口水混着充满女人味道的美脚的气味,从喉咙一直传到肺腑,感觉就像是吸了一口世上最美味的香烟,根本停不下来。

从一开始的细细品尝,很快就变成了大口吞咽,恨不得自己的嘴再变大一点,可以将这只美脚全部含在嘴里,即便这样,我含住的面积也不小,几乎所有的脚趾都被我嘴含住,吸吮的同时,又有一种咬下去的冲动,可是我的理智告诉我不能这么做,所以只能轻轻的咬着丝袜。

感觉鸡吧几乎要涨的炸掉了,赶紧抬起王姐的另一只美脚,将高跟鞋脱下,同时我将身体滑下椅子,整个人坐在了地板上,背靠着椅子。

拿捏住脚踝,让这只黑丝美脚整个踩在自己的鸡吧根上,将鸡吧压在自己的肚皮上,前后挪动王姐的这只黑丝美脚,让美脚在自己的鸡吧上踩来踩去,同时将王姐先前的那只美脚放在自己的脸上,感受着王姐充满女人味的美脚的同时,也可以舔到王姐的脚跟。

也不知过了多久,可能是三两分钟,也可能是五六分钟,我感觉自己的手都酸了,然而之前射过一次精液后,这一次精液不是那么容易射出来。

我只好恋恋不捨的拿开放在自己脸上的王姐的美脚,将两只美脚併拢在一起,夹住自己的鸡吧,鸡吧从足弓的软肉中穿了过去,丝袜顺滑的触感再加上王姐脚底的细腻,在我的鸡吧上上下套弄起来没有感觉到丝毫的不适,用力夹紧两只丝袜美脚,就像是自己的鸡吧被小穴紧紧包裹一样,给我的感觉,就像是穿着丝袜的鸡吧,在操小逼的感觉。肉乎乎的触感再加上丝袜的柔软,从自己的鸡吧上不断传来,套弄了百八十下,我终于感觉到要泄了,这一次我早早做好了准备,拿起被我脱下放在一边的高跟鞋,直接套在了自己的鸡吧上,将所有的精液都射在了里面。

将王姐的美脚重新穿回充满精液的高跟鞋里,刚准备起身,正好抬头看见王姐的裙摆之下,之前一直注意了美脚,却没注意到这里。心中欲火再升,想到:

既然你都让我爽了一下,我也应该让你好好爽一下,报答一下你。

先从桌子底下钻了回去,观察了一下众女,和四周的环境,确定没有任何变化之后,我又钻回了桌子底下,来到王姐的裙下,伸手抚摸了王姐的丝袜美腿,从小腿一直抚摸到大腿,然后到大腿根部,每一寸地方都没有放过,感觉鸡吧又有仰头的趋势,我叹了口气,这都两次了,依然还这么斗志昂扬。

本来这一次不打算亲自上阵,不过这样看来,是不可能的了。

只要在「帮助」王姐解决问题的同时,也解决一下自己的问题了。

将自己的鸡吧紧紧的贴在王姐的黑丝美腿上,准确的说是贴在王姐小腿的腿肚上,然后用手去捏住鸡吧来回磨蹭王姐的美腿,龟头蹭在丝袜上的感觉和曾在刚才长裙女孩的皮肤上的感觉完全不同,少了一分温度和柔软,多了一份丝滑和刺激。

同时我将自己的脑袋完全埋在王姐的两腿之间,深深吸了口气,果然,王姐的小逼所在的地方,女人味更足,但是也有一点淡淡的骚气,不过就是这一点的骚气,让我的欲望更加强烈。

将脸埋在王姐的胯下,嗅着王姐小逼骚味的同时,也伸出舌头舔了王姐的阴阜,王姐的阴阜肉丘十分突出,看起来就像是两片肉面包,哪怕是隔着一层丝袜,也依然能清晰的看清其外观。

将一片肉唇咬在牙间,软腻的质感胜过我吃过的任何一块肉,忍不住用了点力道,在上面咬出一个淡淡的牙印,我又舔了起两片肉唇,就像是狗遇见了自己喜欢的骨头,伸出舌头,从下到上,从外到里,一边又一边,不多一会,两片肉唇之间竟然低落下水渍,我一惊,竟然流水了,不会醒了吧?我把裙子放下,从地下往下一看,还好,还趴在桌子上睡的正香呢,这强力安眠药真不赖。

不过她这面爽了,我又没爽,拿着鸡鸡蹭丝袜腿,第一次还能射,但这都射了两边了,早就没那么敏感了,蹭了半天虽然感觉很舒服,但是却一直没射,王姐的小腿已经叫我蹭的全是前列腺液,不能再蹭下去了。

往边上一看,还好,没什么异常发生,我决定大胆一点,我直接爬到王姐的身体上,抱住王姐的细腰,将头埋在王姐的两胸之间。

好香啊!

这香味属于香水混合着女人特有的体味,味道比王姐的小逼好闻太多,可惜隔着一个胸罩,触感并不是太好,很想把王姐的胸罩掀开,好好蹂躏一下这两团乳肉,但是想了想,觉得还是算了,在桌子底下偷偷玩脚也就算了,在桌子上面,我还不要太明着来,谁知道会不会有人看这个位置。

就算是现在,我也是紧紧的趴在王姐身上,不敢动作太大,身体最高的位置就是头部,处在王姐的胸前,丝毫不敢再往上,否则很容易被发现。同时耳朵随时注意着异样的声音,只要有人起立的话,肯定会有椅子吱嘎的声音,到时候我就立刻再钻到桌子底下。

贴近王姐的身体,同时将自己巨大的鸡吧插到王姐的两条大腿之间,用双手合拢王姐的两条黑丝美腿,将我的鸡鸡夹在其中,然后小幅度的抽插,我动的幅度虽然小,但是速度一点也不慢,这种短距离的冲刺,反而能提升速度,我感觉我的腰从来就没这么好过,动的跟个马达似的。

疯狂的抽插了几百下,终于精门大开,我赶紧贴近王姐的身体,将粗大的鸡鸡顶在王姐的花心处,龟头深入肉穴之间,精液喷洒而出,全部射到了王姐的丝袜上。

射完精之后,随便在王姐的丝袜大腿上擦了擦,赶紧把身子缩了回去,穿过桌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心惊胆跳的装正经,顺便观察有没有被发现,毕竟刚才就靠声音,心里一点都不踏实。

将鸡吧塞回了裤子里,强忍着不适,拉上了裤子拉鍊,然后假装上厕所,顺着过道走了一遍,观察有没有人用异样的眼神看我,熘达了一圈,还好,没发现什么奇怪的注视,其实这一车厢里还醒着的乘客并不多,大多数都已经睡了,只有零星几个乘客醒着,还基本都在玩着手机。

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做好,看着眼前还有一个美女自己没有享受,但是却已经不打算对她做些什么了,虽然鸡鸡依然硬的要命,但是那个叫做小艳的女孩坐在外面,还在我对面,要是过去的话,会动作很大,也容易被人发现。

这样的话,就对着自己身边这个长裙美女发洩一下就好,离的还近,女人身上的地方任何一个地方都是美好的,虽然享用了她一条大腿,弄的上面黏黏的,但是还有膝盖窝可以一用啊。

掏出巨大的鸡鸡,夹在长裙美女的大腿和小腿之间,因为姿势问题我不太方便移动,就抱着长裙美女的腿将其合拢,靠移动长裙美女的美腿来给自己做着腿交。

长裙美女的大腿肚和小腿肚都是腿部脂肪最多的地方,夹起鸡鸡格外的舒服,再加上膝盖窝也是腿上最柔软的地方,在抱着长裙美女腿给自己撸管的同时,我也时不时的用龟头顶撞长裙美女的膝盖窝,虽然正常的性爱中我并没有顶到过女人的子宫口,但是想来这感觉也就和现在差不多吧。

鸡鸡被腿上的肉完全的包裹住,虽然说不上特别的紧致,因为腿肚子上的肉很宣,一夹硬硬的鸡吧,就完全包裹在里面,虽然少了一份拘谨,但是却更加的舒适,再加上膝盖窝形成了一个中空的地带,每次夹着鸡鸡滑过的时候,都感觉像是有什么在吸着龟头,感觉爽歪了。

没用多久,第四次射精就迫在眉睫,我赶紧夹紧长裙美女的膝盖,龟头一口气顶在膝盖窝里,将精液全部射了进去。设完之后,我将鸡鸡拔出,将长裙美女的长腿放下,只见上面精液滴落,流到晶莹剔透的小脚上,顿时感觉才要有所缓和的鸡鸡又变得硬了起来。

这双美脚,丝毫不次于上次在火车上遇见的那个大学妹子的美足,而且这一次感觉可以大胆很多,不用之前那么偷偷摸摸。

不过长裙美女毕竟坐在旁边也不是对面,想要一口气拿来两只玉足来玩显然不现实,可是一只的话,感觉刺激会不够。

我盯着美足想了半天,突然注意到长裙美女的凉鞋,这种凉鞋是橡胶材质,不算是特别坚硬,如果能将自己的鸡鸡插在鞋子和美足中间……想到就做,我赶紧跪在地上,稍微抬起长裙美女的美脚,将自己的鸡鸡放在长裙美女的脚下,由于长裙美女一直在昏睡的状态,所以脚是自然下落,踩在自己的鸡鸡上不重不轻,恰到好处。

鸡鸡在鞋子和脚掌中间穿插而过,同时被美脚踩着,在挤压着精液的同时,也感受着长裙美女嫩足的柔软。

由于没有穿袜子,所以是皮肤直接触碰,长裙美女的足底竟然和大腿上的皮肉一样舒适,丝毫没有粗糙的感觉,抽插了一会,我又掰开长裙美女的脚趾,将自己的鸡鸡插到了脚趾缝里,感觉就像是被美女用手指在撸管,不过脚趾的肌肤更加的滑嫩,握住大母脚趾,将脚趾赌压在自己的龟头上,恨不得将其塞到自己的尿道中,不过即便这样,自己的尿道口也压开了一个小口,。

在脚趾间游走了一会,我又将鸡鸡放回了长裙美女的脚下,感觉自然下落的力度不够,我甚至还用手加重了一下力道,才发现自己竟然还有M的倾向。

「没想到你竟然喜欢这口。」一个声音吓得我魂飞魄散,鸡鸡原本还没达到刺激点,就吓得早洩了,我惊恐的抬头一看,发现那个最小的叫做小艳的女孩,竟然低着头看着自己,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我我我,」被人抓了个正着,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不用我我我了,要想不让我告诉她俩,你就得听我的!」小艳邪恶的笑道,我苦笑了一下,还有别的选择么?

「说吧,要杀要刮,悉听尊便。」我也认输了,这要是被捅出去,我就身败名裂了,估计可能是要钱,我身上也有个几万块,实在不行,哪怕倾家荡产,也要满足她啊,钱没了毕竟可以再赚。

「不用那么害怕,呵呵。」小艳邪笑一声,将一旁的王姐推到了最里面,动作之大,吓得我以为要弄醒王姐。

「怕什么,刚才你舔她骚逼她都没醒,这能醒?」小艳冷笑一声,白了我一眼。

「原来你都知道了。」我胆战心惊的说道,同时脑海中迅速收集到一条资讯,这个女孩和王姐不太对路,否则用语不会那么不讲究。

将王姐推到最里面后,小艳挤到了座位的中间,左边竟然空出了一个人的位置。

「趴下,把鸡鸡给我,我要按摩脚心!」小艳指着我对我命令道。!?我大吃一惊,什么情况?

「吃惊什么呀,快点,难得有这么大的鸡鸡可以玩,快躺下!」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而起这件事我也很乐意啊,只不过有一些想不明白,难道这年纪最小的女孩,竟然还是一个痴女?而且,为什么我的迷药唯独对她不好用呢?

小艳脱下鞋,肉乎乎的小脚上穿了白色的短腰丝袜,将脚踩在我的大鸡巴上,直接将鸡吧踩到的肚子里,陷入小腹之中。

「嘶!」我吸了一口冷气,这丫头这一脚够重的,不过为什么我除了超爽以外,没有任何的疼痛感呢?仔细想想,之前操长裙美女的足底的时候,鸡鸡那样从凉鞋和脚掌中间穿插,都感受不到丝毫的疼痛,难道都是药的问题?

小艳用力的踩着我的鸡吧,脚掌从后到前,用力的搓着,就像是揉面一样,似乎要将我的精液全部揉出。

「很多疑惑吧?小龙哥?」小艳笑着说道,我一惊,她怎么知道我叫什么?

而起听她这称唿,她应该还是熟人。

可是我完全想不起来她是谁啊?

「这样你就认识我了。」小艳一边踩着我的鸡吧,一边从随身的小包里取出一袋卸妆用的湿巾,在脸上抹了一下,然后把扎成马尾的头发散开。

「燕子!?」燕子是她的网名,她叫什么我不知道,说来我和她也是一段孽缘,那时我才上大学,无聊的时候曾在网上搞过一段网恋,后来知道这丫头当时才12岁,这个网恋的情人就分了。

没想到六年过去了,我竟然再次遇见她。

「你当时甩我的时候,可真是够狠心的,我将心都全交给了你,你就这么对我。」小艳恨声说道,脚下的力度又加重了许多,因为感觉不到疼痛,所以只能感觉到舒爽,但是又不敢表现出来,憋得难受。

「可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列火车上?而起安眠药为什么对你不好用?」我还是问出了心里的疑惑,同时瞥了一眼自己巨大的鸡鸡,总感觉自己的鸡鸡要被小艳给踩扁了。

「从被你抛弃以后,我就自学了骇客,你的电脑早就被我入侵了,你在网上购买车票,甚至安眠药和性药的事情,我也都知道了。其实……你的地址早就被我改了,这些药物都是我邮寄给你的,话说,射了四次还这么硬,这药效不错啊!」说着,小艳还求证似的松开脚掌,看了一眼我立刻回弹起的鸡鸡,然后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一脚踩到了我的龟头上。

「嘶!」我这下是爽的,因为鸡鸡高高立起,小艳这一脚相当于完全将力量作用在我的龟头上,直接刺激到我身体最薄弱的地方。

「抓住自己的鸡吧!」小艳对我命令道,我哪敢反抗,按照要求抓住自己的鸡吧,让它高高挺起。结果小艳就用自己的丝袜美脚,整个脚掌踩在我的龟头上用力摩擦,我甚至都看见我龟头上的肉凹下去了一些,不过也多亏小艳的脚掌肉乎乎的,还有丝袜比较顺滑,所以摩擦起来并没有什么阻碍,否则我很怀疑自己的鸡鸡以后还能不能用。

不过也因此,我从小艳脚底感受到的刺激,要比之前的足交高出数倍,只有几下快速的摩擦,我的鸡鸡就有要射精的冲动。

「还挺能射的,不过别射在我这。」小艳再次踩趴我的鸡鸡,同时用脚趾按住我的输尿管,这可挡不住我的精液,甚至还增加的刺激,我感觉精液已经涌了上来,但是因为尿眼被完全堵住,没有射出,自己的鸡吧瞬间就有种要爆炸的感觉。

小艳一手按住旁边王姐的后脑勺,将王姐直接按倒在她的脚上,然后拿开自己的小脚,将王姐的嘴对准我的鸡吧。

「射进来!」小艳命令道。

我求之不得,丝毫不客气,直接将巨大的鸡吧插入王姐的口中,精液厚积薄发,像是水泵射水一样喷出。

我感觉自己的鸡吧舒服了很多,一边在王姐口中射着精液,一边问道:「你和她们有仇?」我也看出来了,小艳对我余情未了,否则她也不可能用这种方式「报復」我,当然,报復的意思还是有的,怪我抛弃她,可能之后就是威胁我让我和她在一起之类的、「嗯,很大的仇,她们在厂子里老是欺负我。」小艳说道,语气没有了之前冷意。

「这次事情之后,咱俩就在一起吧,没想到这么多年,你已经成为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我笑着说道。

「真的么?」小艳惊喜的说道,果然跟我估计的差不多,这种没念过几年书的小丫头最好骗了。

「不过……还是要惩罚你!不能就这么原谅你!」小艳像是撒娇一样的说道,不过我的心算是彻底放下来了,我最怕的就是,这次之后,小艳再高我个猥亵罪,自己这辈子就完了。

仔细看看,小艳现在也挺漂亮的,虽然小了我七八岁,但是我养的起啊!我怎么说也是个千万级公司的主管,一个像宠物一样的小女孩当我女朋友,求之不得。

「来吧,我接受惩罚。」我躺在地上,算是彻底安心了。

小艳将另一只鞋子也脱了下来,用双脚给我做着足交,虽然力度很大,看起来就像是发洩一样,但是我很爽啊。

「不弄了,好累,你倒是舒服了!」小艳踩了一会我的鸡吧,突然生气的说道。

「那……」我刚想问,是不是就这样原谅我了,小艳立刻打断道:「那什么那,还没玩。」小艳看了旁边两女一眼,说道:「这样,你一直射精到你射不了为止。」小艳从王姐的脚下取出高跟鞋,这是那只我没有射精的高跟鞋。

「就把精液射到这里。」小艳指着鞋子说道。

「我也不可能没有理由自己就射了吧?」我苦笑着说道,其实心里却在偷笑。

小艳想了想,道:「坐好。」

我赶紧爬到座位上坐好。小艳趴在我的双腿上,张开樱桃小口含住我的大鸡巴,因为我的鸡吧变得太大,小艳只是含住了一半。我感觉到我的龟头被小艳轻轻咬住,舌尖在不停的调戏着我的龟头,同时从嘴里还断断续续传出一股吸力,不停的吸吮着我的尿眼,没想到小艳的口交技术竟然这么好,我也双手抱头,靠在椅子上,安心的享受着小艳的口交。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差不多了,一下子将精液射到了小艳的口中,小艳轻声尖叫了一声,随后捂住自己的嘴巴,偷偷的看了一眼周围的人,样子说不出的可爱。

随后眼睛四下看了看,先看了一眼我手中的高跟鞋,然后看了一眼旁边的王姐,当发现王姐的嘴边还在流淌着精液的时候,小艳直接抱住了我旁边的长裙美女,嘴对嘴亲了上去。

其实也不算亲,小艳将自己嘴中的精液都吐到了长裙美女的口中,随后生气的指着我说道:「不是说射在鞋子里么!」「不好意思,我忘了。」我讪讪的笑道,其实我是故意的,我就想看看小艳吃我精液的样子。

「这次别忘记了。」小艳埋怨了一声,再次趴在我的腿上给我口交,这一次无论是舌功还是吸吮的力度都大了很多,同时还用手给我撸着包皮,没用多久,我又要射精了。

「我要射了。」小艳听我说道,赶紧抬头,我把鸡鸡对准高跟鞋,将精液全部射了进去。

「你到底有多少精液啊!」小艳好气的看着我的鸡鸡在射精,问道。

「不知道。」我如实的回答道。

「把精液都灌到她的嘴里。」小艳指着王姐说道。我把鞋子里的精液听话的灌到王姐的嘴里,这时小艳问道:「性药你吃了多少?」「四片。」我回答道。

「我的天啊,你不看说明么,那个一次是吃四分之一片的。」小艳吃惊的说道。

「我去,我哪看得懂日语!」我吓得手一抖,精液流进了王姐的鼻孔里不少。

「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吧?」我小心的问道。

「那个是造精的药,相当于是压榨你肾脏的潜力,这次之后,我估计你少说三个月硬不起来了。」小艳失望的说道。

我却放心了,还好,不是一辈子硬不起来,三个月而已。

「来吧,继续。」

在小艳的口交之下,我射出了大量的精液,一个高跟鞋不够,就两只,甚至后来小艳把自己的运动鞋也都灌满了精液,自己则穿着长裙美女的凉鞋。

随后,我算是见识到了小艳对王姐有多憎恨,只见小艳从包里取出了一个医用的漏斗,上面插着打点滴用的细管,然后小艳拿出一把剪刀,把王姐裆部的丝袜剪开,甚至连内裤都剪开,露出黝黑发紫的骚逼。

「掰开她的逼,把管子插进去。」小艳命令道,我连忙照做。

虽然逼唇发黑,但是里面还是粉嫩的,原本都软下去的鸡鸡,一看见王姐的骚逼,立刻有抬头的倾向,不过这下是彻底抬不起来了,前后射了四个多小时,早射干了,后面都不叫享受,叫折磨了,小艳也是够狠心的。

将软管插了进去,因为很细,所以很容易,然后小艳就拿着一个高跟鞋,开始往里面倒精液,结果没倒多少,精液都顺着阴道流了出来。

「太松了。」小艳失落的说道,随后看见我还在掰着骚逼,突然邪恶的笑了一下,拔出软管,直接插到了阴蒂下面的小洞里。

「这是……」我对女性的生殖器也不是太了解,小艳没好气的说道:「尿尿的地方。」天哪,这货到底有多恨王姐?

「嘿嘿嘿。」小艳冷笑着,将高跟鞋里的精液都倒进了漏斗里,明显的看着精液流进了输尿管,还觉得不够快,甚至用嘴去吹漏斗,结果吹的自己也是一嘴的精液。

连续将四只鞋子里的精液都倒光了之后,小艳才心满意足的抬头,随后发现我身边的长裙美女还一点没惩罚呢,看了我一眼,问道:「还能射么?」「不能了!」我连忙摆头,开玩笑,再射我就好死了。

小艳想了想,脱下长裙美女的内裤,然后掰开粉嫩的小逼对我说道:「把那个女人的脚塞进去。」「开什么玩笑!」我大吃一惊,道:「怎么可能塞的进去?」「你都能从你妈肚子里出来,塞个脚怎么可能塞不进去!」小艳不满的说道。

我想了想,也是,拿起王姐没穿鞋的丝袜美脚,先是脚尖对准小穴的穴口,一点点的塞进去,然而才塞了三个脚趾头,我就听见长裙美女发出一小声痛苦的呻吟。

「不会醒了吧?」我问道。

「你以为你买的真是安眠药啊,那是手术用的麻醉药,就是把她的奶子都割了她都不会醒!」小艳冷哼了一声,道。

我听的一哆嗦,这个女人太可怕了,跟她在一起到底是好是坏?

「用力!」小艳看着我在一旁塞着王姐的丝袜美脚进长裙美女的肉逼里,竟然还小声的加油起来。

「要不,我看就算了吧,已经都出血了。」我看着长裙美女已经被塞进去半只脚,全是血丝,被撑的碗口大小的小穴,有些不忍心的说道。

「没事。」小艳看我手下留情,干脆自己动手,我连忙一把抓住小艳的手,这个清纯妹子我看得挺顺眼了,可不能让人家彻底废了。

当然,明面上我是不能这么说的,我得转移话题:「你将她的脚塞到王姐的骚逼里吧,我感觉你和她的仇应该更大。」「聪明!」小艳夸赞了我一声,连忙抓起长裙美女的一只美脚,没经过任何的润滑,就直接捅在了王姐的骚逼里。

我可怜的看了王姐一眼,偷偷看着我身边的长裙美女,我在塞王姐的丝袜美脚的时候,手一直在偷偷的揉捏着长裙美女的阴蒂,给她足够的刺激,这样她的阴道能宽松一点。

而小艳绝对不会那么做,那种生勐的劲,就像那不是一个女人最脆弱的地方,而是一个马桶,几下下去,长裙美女的一只脚就捅了进去,当然后果是鲜血如柱般的流淌,这样下去会被人发现,我连忙用王姐自己红色的卫衣包裹住撕裂的地方。

这样两个女孩互相对坐着,形成了一个有趣的姿势,互相躺在座椅上,一只脚插在对方的逼里,只不过明显王姐要残的多,浑身上下都是精液。

「XXX站马上就要到了,请下车的乘客……」火车里传来广播,竟然我到站了,我看了一眼时间,竟然都已经四点了,估计其他乘客也要醒了。

这下肯定瞒不住了,我连忙问小艳:「怎么办?」「拿衣服给她俩盖上,我们下车。」小艳回答道。

还好这一站下车的人并不多,虽然有人好奇两个女孩奇怪的睡姿(因为拿着衣服盖住,所以人们只感觉是双方把脚搭在对方的身上,也绝对想不到,其实她们两个人的脚是在对方的逼里。),但是也没多说什么,我和小艳也逃似的跑下火车。

出了火车站,原来小艳早就准备好了一切,预定好了飞机票,甚至连假护照都准备好了,我们坐着清晨的飞机,直接前往日本。

原来小艳早就入侵了国内某个商业银行的网上存款系统,在里面盗取了数亿的资金,分成几千份转存到日本软银的名下。没想到我还想着怎么养活人家,原来人家早就成为了一个超级大富婆了。

下了飞机,叫计程车前往小艳在日本用虚假身份购买的房产,路上小艳一直对着手机笑,我好气的问道:「你笑什么呢?」「好玩的,你看。」我伸头去看,原来是小艳偷偷安在火车上的监视器。

小艳将视频调回一个进度条,然后分给了我一个耳麦,情景如下。

火车上的两个女孩几乎同时清醒了过来,王姐痛苦的捂着肚子,突然一声干呕,呕出了许多乳白色的液体,「这是什么?」王姐喃喃的说道,突然手摸到了一个脚踝,吃惊的一低头,直接掀开盖在自己身上的衣服,只见长裙美女的一只美脚正插在自己的骚逼里。

「啊!」的一声惨叫,对面长裙美女也差不多,连忙拔出自己小逼里的黑丝美脚,还要只插入了半只,很轻松就拔了出来,但是王姐就痛苦多了,长裙美女也是惊吓过度,直接将自己的脚从王姐的骚逼里抽了出来,王姐的骚逼立刻鲜血直淌,同时剧烈的刺激和痛苦让王姐直接尿了,金黄的尿液混着乳白色的精液和鲜红的血液流淌了一地,污秽无比,王姐干脆直接昏死了过去,下身还在抽搐,尿液依然在流淌,王姐就这样晕倒在一片污秽之中。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