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女王的妈妈

我叫麦克今年已经19岁了,而本文的另一主角,我的妈妈却有好多的称唿,她的名字叫麦当娜(总不能叫明秀吧,一笑。),可是她的奴隶们有的管她叫女主人,有的叫女王、女神、女皇、老师、太太、夫人┅┅总之,她的名字很多。至于我的爸爸,我不知道他现在在哪,也许在牢房里锁着,也许是在门口趴着看门,他现在是妈妈的一条狗。
昨天,妈妈又收了几个奴隶,现在还被拴在牢房里,妈妈刚才又拿着皮鞭进去了。其实,妈妈是一个很性感的女人,实在想不通人们那么怕她,有的为了得到舔妈妈鞋跟的机会,甚至不惜花费上万美金送妈妈礼物,还有的是夫妇同来,双双趴在妈妈的脚前,让妈妈抽打。最有趣的是一位汽车公司的老板,每次来都送妈妈一辆汽车,而且当妈妈把她的细高跟皮鞋的鞋跟插进他的屁眼里面时,他就像上了天堂一样,还发誓要做妈妈的终生奴隶。
今天妈妈很高兴,要和我去最豪华的希尔顿饭店吃午饭。噢!妈妈回来了。
妈妈今天穿的是黑色的高腰束胸的紧身皮裙,妈妈的每件衣服都是昂贵的真皮做成的,而且大都是奴隶们抢着为她购买的。
「麦克,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妈妈可以走了吗」
正说着,一个奴隶光着屁股爬了进来,趴在妈妈的脚下,妈妈用高跟鞋压住他的脸,他的脸在地上开始变形:「女主人,我有一个请求。」妈妈先用皮鞭抽了一下他的后背,「啪」的一声过后,奴隶的背上又添了一道红色的鞭痕。他开始兴奋的摇动屁股:「女┅┅主┅┅人┅┅请用力的打奴隶的身体吧,谢谢女主人的赏赐!」每次鞭打后都有要说谢谢,这是妈妈的女王法令,并且无论多么疼痛,都不允许叫出声来,应该摆出最适合主人调教的姿势,而且要衷心的表达谢意,否则将是更严厉的惩罚。
妈妈生气的挥舞皮鞭,狠狠的打下去,一会,奴隶的身上就冒出了血,奴隶的脸开始由兴奋转向痛苦,可他仍然在每鞭过后轻轻的说着谢谢。打了一会,妈妈把皮鞭扔在地上,跺了跺脚,奴隶知趣的用嘴叼住皮鞭,摇晃着屁股,妈妈一脚将他踢倒在地,一脚压着他的后背,一手把皮鞭的把手捅进了他的屁眼。
奴隶兴奋的向妈妈嗑头,一边轻轻的叫着:「谢谢女主人!谢谢女主人!」
妈妈骂道:「你这贱奴,主人赏赐你一个机会,你可以请主人用一下你的信用卡,你听到了吗啊」妈妈严厉的喝问着。
「噢,谢谢主人的恩赐,我这就给您送来。」奴隶兴奋的爬走了,一会他叼着信用卡跪在妈妈的脚前。妈妈接过信用卡,用鞋跟扎了一下他的脸,命令道:「贱奴,你可以回去了。」奴隶听话的爬向地牢去了。
就这样,妈妈解决了午餐的费用,她真有办法,即给了奴隶快乐,自已也享受生活。我接过信用卡看了看签名,MR怀特噢,天啊!难道这就是那整天为人们所尊敬的大通银行的行长真没想到!
来到希尔顿饭店,我和妈妈开始用餐。一会,一位衣冠楚楚的五十左右的先生走了进来,站在妈妈的身旁,弯下腰,轻轻的问道:「请问,您是麦当娜夫人吗」妈妈看了一眼这位先生,点了点头。
接着我又看到了惊人的场面,他竟马上在妈妈的腿前跪下。这时我才想起,他不就是我们区的议员——大名鼎鼎的华莱士吗华莱士趴在地上,用眼盯着妈妈的高根鞋。
「您要干什么啊」妈妈的声音有些严厉。
「我┅┅我想请求麦当娜夫人做我的女王,收我做为您的奴隶。」
妈妈把一只脚踏在他的头上,询问道:「你有多想我需要的是绝对忠诚的奴隶,你做得到吗,我的议员先生立刻回答我!」
华莱士抬起头,诚恳的说道:「我要做夫人永久的奴隶,我准备承受夫人给我的一切赏赐!请接受奴隶的请求,女王陛下!」
妈妈看了我一眼,然后把华莱士的脑袋压向地板:「很好,可是你刚才没有经女王的允许而抬头直视女王的圣体,你必须要为此接受女王的惩罚。你现在去买皮鞭和狗链,我要在这里处罚你。」
「是的,女王,您需要的奴隶已经带来了。」说着打开皮包,拿了出来。这个老家伙看来早就准备好了。
妈妈开始下命令:「脱下你的外套,只穿上皮背心和皮短裤。」
「噢,女┅┅王。在这里」他可能也怕侍者看到他的丑态。
「对,就是在这里,女王要开始对你的惩罚。换好衣服后,把皮鞭和狗链叼过来,听到了吗啊」妈妈大声的训斥着。
华莱士开始听话的换上了衣服,叼来了鞭子和狗链,妈妈拿起鞭子,皮鞭一下下的落在了他的身上。
也许是妈妈用力过大,他呻吟起来:「啊┅┅女王┅┅啊┅┅噢┅┅」
妈妈更加大了皮鞭的力度,用脚踢他的脸:「贱奴隶,记住,女王不允许你叫出声来。还有,要在女王每次恩赐皮鞭后轻声的说谢谢,听到了吗」
「是的,谢谢女王的恩赐。谢谢!」
妈妈在鞭打了几下之后,把狗皮套套在了他的脖子上,又把狗链拴在桌子腿上,命令道:「贱奴,把女王鞋上的灰尘清洗干净,如果等一会儿我发现有一丝灰尘,你今晚将在女王的门外渡过。开始吧!」
他用手捧着妈妈的鞋子,用舌头开始清洗妈妈的高跟鞋,而妈妈和我谈笑风生的吃着午餐。吃完饭后,妈妈走在前面,手里牵着狗链,华莱士在妈妈的屁股后面爬着,在众人的指点与嘘声下,我们走出了希尔顿饭店。
在车里,华莱士跪在妈妈的脚前,调教开始了。
「贱奴,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女王的专属奴隶了,告诉我,你想要什么」妈妈厉声的喝问着。
华莱士低垂着头,轻声的说:「我希望女王┅┅」
「啪」的一声,妈妈用力的挥舞皮鞭,狠狠的抽在他的背上,华莱士一惊,抬头懦懦的说:「谢谢┅┅女王,我错在哪儿了」
妈妈用皮鞭抬起他的下巴:「记住,在女王面前,不能有你的希望,只有遵守。」说着又是一鞭,「贱奴,你记住了吗」
「是的,谢谢女王的教育,我愿服从女王恩赐的一切。」
「很好,趴下!」妈妈收起皮鞭,华莱士听话的趴在妈妈的脚下,妈妈抬起脚,用高跟鞋压住他的脑袋,开始向他宣布女王法令:「第一、在女王的面前永远不能自由行动,一切事都要请示女王的批准。」
「第二、女王的话就是命令,要绝对的服从。」
「第三、奴隶的身体由女王所有,任由女王驱使。」
「第四、┅┅」
「第十、自愿做女王的终生奴隶,随时听从女王的调谴。」妈妈用力的往下压着鞋跟,华莱士的头在挤压下摆动着,「都记住了吗」妈妈用一种很诱人的嗓音问道,鞋跟扎着他的脸。
「是┅┅的,女王┅┅请┅┅啊┅┅是的是的。」
「那好,在这上面签上名字,按上你的手印。」妈妈把印好的契约书扔到脚下,抬起脚,鞋跟敲打着车厢。
华莱士拿起笔,手兴奋的颤抖着:「谢谢女王的批准。」然后在上面签上了名,满手沾满印油,印在契约书上,然后双手高举,「请女王┅┅收下。」他兴奋的请求着。
妈妈满意的一笑,接过契约书放在皮包里,然后用手抓住狗链,把华莱士拽到膝前:「贱奴,开始幻想吧,等一会儿就会实现。」
华莱士面部红红的,两眼闪着光:「谢谢女王,谢谢女王┅┅」
到家之后,妈妈用鞭杆点了点华莱士的头,他会意的爬下车,跪在车门外,妈妈把脚放在他的背上,从他身上走了下去。手里牵着狗链,华莱士爬过台阶的时候,由于动作慢了点,妈妈又教训了他几鞭子。
爬进客厅的时候,华莱士的身上已经满是汗水,妈妈脱掉皮裙,只穿着网眼的黑色丝袜,上身是紧紧的黑色束腰,白嫩的肌肤在黑色的映衬下更添性感。今天妈妈竟没穿内裤,我不敢再看,往自己的房里走。
「麦克,你可以和妈妈一同去刑房吗」
妈妈诱人的声音传来,我扭过头,妈妈那雪白的胸部就在眼前。「噢,妈妈我愿意。」没等考虑,我应声答到。
华莱士听说我也要去,开口说:「女王,麦克先生能不去吗」
妈妈转过身,抓起皮鞭朝他的身上狠狠的抽过去:「贱奴,女王的话你敢不听吗」皮鞭「啪啪」的响着,华莱士吓得一动也不敢动,嘴里仍然礼貌的轻声说着谢谢。
妈妈牵着他来到了刑房,里面的四壁涂着血红色,墙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刑具,华莱士脱掉衣服,妈妈让他坐在椅子上,用手铐锁住他的手腕铐在椅子上,由于椅子是用铁制成的,即使他力气再大,也无法解脱出来。妈妈又分开他的大腿,把脚腕锁好。华莱士的脸开始兴奋起来,肉棒勃起了。
妈妈满意的笑了,用很诱人的嗓音夸赞着:「这样很好,好大的家伙!」用手捏住龟冠,另一手揉着睾丸,肉棒在她的扶弄下更加挺拔,华莱士忍不住轻轻的哼出声来「谢┅┅谢女王┅┅噢┅┅女王陛下┅┅谢谢┅┅」
「女王喜欢你的肉棒,这样会舒服吗」妈妈用手套动着。
「很舒服┅┅谢谢女王的恩赐┅┅噢┅┅」
「好大的肉棒,女王好喜欢它┅┅好家伙┅┅」妈妈玩弄着肉棒,用媚声刺激着他的听觉,俯着身子,雪白的奶子在华莱士的眼前来回的摆着。一会儿,肉棒就颤抖起来,「┅┅噢┅┅女王┅┅我要不行了┅┅」在既将射精的瞬间,妈妈把绳子缠在肉棒上,两手用力一拉,精液被阻挡在睾丸里。
华莱士痛得大叫:「啊啊┅┅啊啊女王┅┅啊啊┅┅」见他大叫,妈妈两手拉的更紧,声音也严厉起来:「闭上你的嘴,要感谢女王的恩爱!」华莱士的肉棒在绳子的紧裹下变成了紫色,睾丸膨胀起来,他叫一声,妈妈就加一份力气,换来的是更钻心的疼痛。他的脸上挂满了汗珠,到后来他也不敢再叫了,变成了轻声的呻吟:「谢谢女王┅┅哦┅┅谢谢┅┅」完全臣服在妈妈的手下,痛苦似乎变成了快感,「哦┅┅哦┅┅谢谢女王┅┅」
见到他的服从,妈妈兴奋起来了,两手来回的拉动着,她的光滑屁股扭摆起来,在府身的时候,我竟然发现她的阴道里流出了阴水。
我的眼睛开始留连在妈妈的屁股上,妈妈回头发现了我的秘密,不但没有责备我,反而不时的往后撅着。我的肉棒不知不觉的大了起来,她是在挑逗我吗
妈妈玩了一会儿他的肉棒,给他带上铁制的贞操带,铁皮包住肉杆,下面用绳子分开两个卵蛋繫起来,呈现出红红的两个肉球。「贱奴,女王要你记住,从现在起你的肉棒由女王所有,你要保证它的贞洁,听好了吗」
「是的,我愿意。」华莱士高兴的回答道。
「下面,要先锻炼一下你的耐力,等着女王回来。」妈妈说完,转回头对我说:「麦克,到我的睡房来。」
走在妈妈的后面,我心里充满了期待,她那被丝袜包裹的美腿、白嫩圆翘的屁股,都刺激着我的感官,再加上她那要命的摆动,肉棒已经把裤子撑了起来。
「麦克,你兴奋了吗」老天,想不到她这么直接,「妈我┅┅」我用手护住肉棒,「我的孩子┅┅」妈妈推开我的手,捏着鸡巴:「别怕,我不会那样对你的,告诉我,你兴奋了吗」
「是的,妈妈,我很对不起┅┅」
「不用说对不起,看到你兴奋,妈妈很高兴,这说明你长大了。」
「但是┅┅」
妈妈把胸部贴在我的身前,白白的双乳夹成深深的乳沟,她用迷一般的声音对我说:「没有但是,孩子,把它掏出来,让妈妈看看是不是够大。」我紧张的不敢乱动,妈妈刚才的手段让我心有馀悸。妈妈抽出我的皮带,褪掉我的裤子,鸡巴撞在她的肚皮上,妈妈伸手握住:「它很大是吗孩子,告诉妈妈,你现在想什么」妈妈,我不敢说。」我低下头,轻声的回答道。
「你是想上妈妈吗回答我!」妈妈的声音突然严厉起来,手上也加了不少力气。她的手劲真大,鸡巴微微发痛。「噢┅┅是的,妈妈!」我大声的喊出来。
「这才是妈妈的好孩子,来吧,让妈妈教教你┅┅」
妈妈把我推在椅子上,用膝盖压住我的鸡巴:「告诉妈妈,你想要吗」鸡巴上传来钻心的痛感,「噢妈妈,我不喜欢你的职业病,我好痛!」
「对不起,」妈妈放下大腿:「妈妈不想这样的,来吧!」说着,小穴套在鸡巴上,「麦克,感觉好吗」
「很┅┅好!谢谢妈妈┅┅噢┅┅」
「来,吸妈妈的乳头,我要和你好好的干干┅┅」
「嗯┅┅用力吸┅┅嗯┅┅」
┅┅
我发现了妈妈的秘密,她调教完奴隶后,心里就充满了性慾。
一觉醒来,妈妈仍然抱着我,她那穿着黑色网眼丝袜的大腿盘在我的腰上,两个又白又圆润的奶子轻抵着我,我忍不住把手放在上面抚弄起来,她的奶头渐渐的发硬,妈妈醒了:「我的孩子,你又在想么」妈妈用手夹住我的脸。
「是的,妈妈,昨晚我好快乐。」我继续揉她的奶头。
妈妈把手探向我的下身:「你的家伙又硬了,好孩子,想上妈妈吗」她的手套了起来。
「噢,是的,妈妈。」
妈妈用手揉捏了两下卵蛋,翻身骑在我的身上,屁股一沈,鸡巴顶开两片阴唇,被湿润的小穴包住:「噢,妈妈,我好爱您,噢┅┅」
妈妈两手撑在我的胸前,下身一面挺动一面低头问我:「麦克,我的孩子,把你想说的大声地叫出来,哦┅┅你的鸡巴好硬啊┅┅」妈妈的动作逐渐快了起来。
「女王,饭做好了,您现在┅┅」一个男奴爬了进来,他是我们市最好的厨师,也是妈妈最忠诚的奴隶之一,抬头看到妈妈和我的样子,吓得低下头,不敢再说下去了:「女┅┅王┅┅对不起┅┅」他两手扶地,头撞在地板上。
「把皮鞭拿来!」妈妈仍然看着我,对他命令道。
「妈妈,我┅┅咱们┅┅」兴趣被打断,我想先起来穿衣服。
「别说话,不想来点刺激吗」妈妈兴奋的对我说。
奴隶口里叨着皮鞭爬了进来,跪在床边,妈妈抄起皮鞭往他的身上抽去,他颤抖着接受妈妈的处罚:「谢谢女王┅┅谢谢女王┅┅」
鞭声「啪、啪」的响着,他的背上起了一道道的红印。随着抽打,妈妈的脸上越发的迷人,她在享受这种游戏。
「好了,你在这里等着。」奴隶听话的趴在地上,妈妈放下皮鞭,趴在我的身上,看着我说:「孩子,我们开始享受吧!」
「妈妈┅┅我不能┅┅」奴隶虽然不敢抬头,可我却放不开了。
妈妈生气的从我身上下来,把怒气发在奴隶的身上,皮鞭重重的落在他的身上:「你这个贱奴,女王要打死你!」妈妈大声的咆哮起来。打了一会儿,奴隶的身上已经满是鞭痕,妈妈打的有些累了:「现在去准备吧,女王要用饭了。」说完,用鞋跟狠狠的踢在他的身上,奴隶忍着疼痛,逃到厨房去了。
我们吃完了饭,妈妈照例巡视了一遍刑房,几个要工作的奴隶谢过后走了,其中的两个人只是在刑房里关了一晚,真想不到他能得到什么满足。华莱士议员经过一晚的拘禁,彻底的臣服了,他趴在妈妈的脚前,又清洗了一遍高跟鞋才告假离去。
今天预约的是一个名叫汤姆的男人,看他的简历是一个大学生,今年才十九岁,和我同龄,他的申请信上说已经有五年的女权观念了,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男孩呢
当他到来的时候,我吃了一惊,这是一个很英俊的小伙子,高出我半个头,微微的捲髮,看起来充满了活力。妈妈也很兴奋,翘起高高的鞋跟,对着他点了点,她对长得帅的男人是格外关照的。
男孩在妈妈的脚前跪下,两手撑着地板:「您就是麦当娜夫人吧」妈妈把脚放在他的头上,往下用力一按,他的嘴贴在地板上:「您┅┅嗯┅┅嗯┅┅」妈妈的力越来越大,他渐渐的发声有些困难。
「不要叫夫人,要叫女王,知道了吗」他的脸被压平在地上:「是的,女王,是的女王┅┅」
妈妈把脚放下来,用鞋尖挑起了他的下额:「看来你还需要一些调教,跟我来。」妈妈的两眼里闪着兴奋的神情,转头对我说:「麦克,你也和妈妈一同去吧。」
「好的,妈妈。」不知妈妈要怎么处置这个少年,我很高兴的站起来。
「你给我跪着!」或许是还未经过训练,汤姆站起来往前走,妈妈一脚踢在他的阳具上,「噢!是┅┅」他痛得捂着下身,直挺挺的跪下来。
「跟在女王的后面爬,要快点!」妈妈大声的发出命令。
汤姆不敢怠慢,两腿夹着往前爬去,脸上渗出了斗大的汗珠,但却有种满足的神情,显然,他也在兴奋。
来到刑房,妈妈坐在椅子上,命令汤姆脱去衣服跪在她的脚前,转身把狗皮套套在他的脖子上,妈妈一手拿着皮鞭,一手拉着狗链,用皮鞭的把手顶着他的脸:「告诉我,你现在是什么」
「我是您的奴隶,您是我的女王!」汤姆两手背在背后,虔诚的说道。
「很好!」妈妈用皮鞭的把手敲打着他的脑袋:「希望你记住,女王的所有命令必须服从,而且对女王的调教要真诚的感谢,不可大叫┅┅」妈妈一边敲打一边给他讲女王法令:「┅┅如果这些你都记住了,我们就开始。」
汤姆趴在地上,脑袋贴向地板:「请┅┅女王开始┅┅调教吧!」
「贱奴,你等不及了吗」妈妈轻笑着,脱去身上的衣服,只穿着黑色的束腰,两个乳房在皮革的挤压下越发突出了。妈妈拽着链子,把汤姆拖到交叉的铁架前,汤姆分开双腿,脚腕被妈妈锁在铁架上,然后往上拉紧他的手臂,用扣环扣好。做好这一切后,妈妈转头对我说:「脱掉你的衣服,我的孩子。」
「妈妈,您是想┅┅」我不自然的往后退,「到这边来,妈妈只是想看看你的反应。」妈妈是在寻求刺激,这个想法也很吸引我,我走到妈妈的身旁,心里一股异常的感觉升腾起来。
妈妈脱掉我的衣服,用手指弹了弹我的龟头:「我想看看你这里的变化,你站在这儿看着吧!」
「好的妈妈。」
妈妈拿起两个夹子,用手抬起汤姆的头:「小奴隶,先试试你的耐力。」说完把夹子夹在他细小的奶头上,「啊啊┅┅啊啊┅┅」汤姆大声的喊起来,妈妈不为所动,反到一手弹动着夹子,一手捂在他的嘴上:「不许叫!」妈妈严厉的警告他,汤姆眨了眨眼算是明白了。
妈妈松开手,汤姆疼痛中夹杂着快感:「谢谢女王,谢谢您的恩赐┅┅」妈妈愉快的笑起来:「你学得很快,只要听话,女王会给你更多的赏赐的。」汤姆会意的点头:「请女王尽情的调教吧,谢谢您┅┅」在这么说的时候,我发现他的鸡巴渐渐的挺了起来。
妈妈用皮鞭扫了扫他的鸡巴,鼓励道:「嗯,好强壮的鸡巴,女王要专门训练它,你想吗」肉棒在鞭鞘的扫动下逾发坚强,「是的,求女王快点┅┅」汤姆兴奋得喘起气来。
妈妈用手来回的套动肉棒,「真是强壮的东西,这么调教舒服吗」
「是的,女王┅┅请您快一点┅┅」
「好吧!」妈妈转身拿起一个口球,往汤姆的脸上套过去,「女┅王┅┅」「张大你的嘴!」妈妈命令道:「为了怕你打扰女王的兴致,你需要这个的。」说完,红色的口球已挤满了汤姆的嘴。
「麦克,把蜡烛拿过来!」
我不知妈妈要做什么,拿起两枝大红蜡烛送到妈妈手里。妈妈点起蜡烛,举在汤姆的眼前,汤姆的眼里恐惧夹杂着期待,朝妈妈点了点头,「看来你是喜欢了」汤姆又点了点头,「很好!」妈妈笑着用手握着他的鸡巴,搓弄了两下之后,磙烫的蜡油滴在肉棒上,汤姆的身体开始扭摆。
「这样很舒服吧」妈妈抬脸看着汤姆,他脸上已经满是汗水,摇了摇头,「那好吧,既然你喜欢,就要保持它的硬度,这是命令,记住了吗」说完,又一次滴了下去。
汤姆疯狂的晃动脑袋,妈妈开心的笑着,一次一次的对着鸡巴滴下去。
妈妈背对着我翘着屁股,她两股间湿湿的,白嫩的双臀时而分得很大,褐色的菊花蕾开开合合,妈妈细心的调整角度,汤姆的鸡巴被蒙上一层厚厚的蜡油,让人惊讶的是它仍然保持着坚挺的状态。
妈妈每滴一下就看看我,而我的肉棒在不知不觉间也硬了起来,一种无法描述的慾望燃烧着。妈妈似乎无视我肉棒的请求,依旧转动着她那诱人的身体,不慌不忙的滴着蜡烛。
「麦克,你觉得怎么样」妈妈把屁股朝向我的位置,大腿向两边分开,粉嫩的小穴轻轻的夹着,我差一点射出来:「哦┅┅妈妈,我说不出。」
「是兴奋的吗」
「┅┅」我不知该如何回答。
妈妈又燃起另一枝蜡烛,用手托着汤姆的肉棒:「小奴隶,记着,要保持水平!」然后把蜡烛笔直的粘了在上面。
汤姆似乎已经麻木了,礼貌的点了点头,肉棒上红红的火光让他迷失在另一个世界里。
妈妈把我推在椅子上:「现在该我们了,是吗,我的孩子」
「哦┅┅是的,妈妈!」
妈妈用手套了套我的肉棒,眼睛直视着我说道:「刚才看的兴奋吗」
「哦┅┅哦┅┅有一点┅┅妈妈快上来吧┅┅哦哦┅┅」肉棒被妈妈抓得很紧,在她的手里逐渐膨胀起来。
妈妈把鸡巴紧贴在我的小腹上,媚惑的看着我:「和妈妈做个游戏好吗」妈妈把鸡巴往上用力一提。
「什┅┅什么游戏┅┅」我已被她挑逗得要忍不住了,只想让她快点上来才好。
「或许你需要一点别的。」妈妈走到刑房的角落里,提着一袋东西过来,里面放的都是她常用来调教奴隶的东西。
「妈妈┅┅我不要┅┅我只想要您┅┅」我有些害怕了,妈妈的手段很多,她想做什么
妈妈把提袋放在旁边,两腿分开坐在我的大腿上:「不要怕,也许你会喜欢的。」她随手拿起一个皮颈圈,两手围在我的脖子上:「来吧,我的孩子,先把这个带上。」我茫然的看着,脖子上有些发紧,唿吸也跟着急促起来。
妈妈熟练的把皮扣扣好,用食指挑起皮圈上的铁环,贴着脸对我说:「带上这个后,你就是妈妈一个人的了,妈妈想永远的拥有你,你同意吗」妈妈用奶子蹭着我的下额,红艳的奶头不断的刺激。
「我当然同意,妈妈┅┅我愿意┅┅请您┅┅」我把两手伸向妈妈的屁股,抚摸着她光滑的臀肉,想促使她快一点套进去。
妈妈移开我的手,轻轻的说:「孩子,没妈妈的允许,是不能摸妈妈的身体的,记住了吗」
不能摸可不行,我两手又抱在她身上:「妈妈我做不到┅┅我需要您┅┅」
妈妈无奈的一笑,手拉铁环:「那好吧,不过下一次就没这么随便了。」说完,她又把手握在鸡巴上,手指撩着龟头:「看来你是喜欢这种方式,你看它硬的样子。」
「妈妈┅┅请别再摸了,我要您┅┅您的身体┅┅哦┅┅」我扳着妈妈的屁股。
妈妈像在欣赏我着急的样子,仍然慢慢的摩擦着:「现在把你想的说出来,大声的告诉妈妈。」
「哦┅┅妈妈┅┅我要您快点套上来。」
妈妈的手更加用力的捏紧:「孩子,你的话里有一点错误,也许你需要强烈一点儿的东西。」说着她把手又往袋子里伸过去。
「哦┅┅不要┅┅请妈妈快点套上来。」
妈妈笑了:「你学得很快,还能让妈妈听得更清楚些吗」妈妈的手逐渐加快。
感到再过一会儿就该射了,我大声的喊:「请妈妈快点套上来吧,麦克需要您┅┅」
汤姆听了我的叫声,两眼睁得大大的,他的肉棒抖动起来,蜡油快把他的家伙煳住了。
「很好,」妈妈松开鸡巴,把两腿大大的分开,眼里充满了诱惑:「把你的鸡巴扶好。」我对准了她的小穴,妈妈缓缓的摇着屁股把鸡巴吞入穴中,她的小穴里早就满是淫水了。
妈妈把我的手放在她的屁股上,随着我的手势上下吞吐着:「感觉怎么样妈的好孩子┅┅」
「我很舒服,妈妈,哦┅┅小穴吸得很紧┅┅」
妈妈加快了速度,也跟着叫了起来:「啊┅┅好样的┅┅好孩子┅┅」她的腰前后扭摆,我的手快支撑不住了。
「哦┅┅妈妈┅┅不要太快┅┅我要放手了┅┅」
见我吃力的样子,妈妈放慢了动作,两手拖住我的脸:「你的体力┅┅还不行,这样妈妈是不能满足的。看来你需要帮助。」妈妈打开袋子,从里面拿出一个手铐来。
「哦┅┅不!您要干┅┅」我把手从她的身后缩出来。
「真是傻孩子,不要怕,」妈妈又把我的手放在她的屁股后面,「这样的话就不会把妈妈摔着了。」说完,把手铐拷在我的手腕上,现在妈妈已经完全坐在我的怀里了,被拷住的两个手臂夹着她的身体,妈妈摆了摆身子,我的手臂被拉得很直,手腕也微微发痛。
「慢点动好吗我的手可能受不了┅┅」
「手虽然会痛,但更多的还是快乐,是吗妈的好孩子。」妈妈又开始抛送了,右手的食指勾住我的颈圈:「现在,你介意叫妈妈一声女王吗」
「哦┅┅女王┅┅您是我的女王┅┅妈妈┅┅」我现在完全被妈妈控制了,但却有一种从未体会过的刺激。
看到我的反应,妈妈也跟着亢奋,两眼直视着我喊着:「你┅┅真的不介意吗┅┅啊┅┅妈的儿子┅┅」妈妈一边叫着,身体剧烈的套起来。
「只要和妈妈┅┅在一起┅┅哦┅┅别动,太勐了┅┅」
「好儿子┅┅啊┅┅妈妈太高兴了┅┅啊┅┅往上挺┅┅」妈妈拉动着我脖子上的扣环,像骑马一样的动着,我的两手被妈妈的屁股顶得更痛了,脖子随着她的牵引前后摇摆。
「舒服吗┅┅孩子┅┅告诉妈妈你的感觉┅┅啊┅┅好壮的鸡巴┅┅」
「哦是┅┅真的很刺激┅┅小穴夹住了┅┅哦┅┅谢谢妈妈┅┅」我仰着头看着妈妈的脸:「哦┅┅我的女王┅┅」
「很好!┅┅我的小家伙┅┅再往上挺┅┅」
我拼命的迎合着她的小穴,妈妈把我搂在怀里,大屁股一下一下的往下冲击着:「啊┅┅麦克┅┅好好干┅┅妈要很多┅┅」
我舔着妈妈的乳缝,两手紧抱着她的身体,在频繁的抽动中,我已处在崩溃的边缘。
「妈妈┅┅我要射了┅┅哦┅┅」
「好孩子,射到里面去┅┅射在妈妈的体内┅┅啊┅┅好孩子┅┅」
妈妈打开手铐,从我的身上下来,用毛巾轻轻的擦着我身上的汗:「妈妈是爱你的,麦克,你明白吗」
「谢谢妈妈,我真的很快乐!」
这时汤姆身上的蜡烛即将燃尽了,妈妈走过去,汤姆两眼在妈妈的身上扫描着,眼里充满了性的渴望,妈妈把蜡烛从他的肉棒上取下来,两手摩擦着他的胸膛,一字一句的命令道:「刚才看见的不允许告诉别人,知道了吗」
汤姆用力的点头,不眨眼的看着妈妈裸露的奶子。妈妈笑了,用手一拉汤姆脖子上的扣环:「看来你还需要一点别的东西。」转身拿起一根细长的皮鞭,用力的抽在他的身上。
经历过上次的风波,妈妈和我的关系有了新的内容,在有奴隶的场所,妈妈是威严的女王;而在我们的二人世界,我们的角色是复杂的,有时妈妈是我的奴隶、有时她是我的女王。
有了上次的经验后,在奴隶面前我们不再做爱,以免类似的事件再次发生,而我美艳的妈妈,有时也会在调教奴隶的时候给他们一点刺激,诸如舔舔下体、亲亲屁股什么的,这往往还能促进我们的性快感。
今天是周末,晚餐后,妈妈把所有的奴隶都放回去了,她的眼神告诉我,今晚一定是个精彩的周末。
我们先彻底的洗了个澡,身上的每一个部分都做了清洁,这样碰到哪里都不会有问题了,根据妈妈的提议,我们没有到床上去,而是去了刑房。
妈妈让我坐在她的女王座上,在我的脚前跪了下来,「妈妈,想要我怎么干你」妈妈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两眼饥渴的盯着我尚未勃发的鸡巴,舌尖勾扫着红唇,她的食指挑着乳环,「为什么不说话,您想来点儿别的刺激吗」听到我似是而非的威胁,妈妈的唿吸有些急促,这是她兴奋的前兆。
「那好吧,淫荡的女人,你到我的腿前来。」妈妈挪动着双腿,美丽的大眼一眨一眨的向我瞟来,我的好妈妈,你真有趣。我伸出食指勾住她的乳环,妈妈皱了皱眉:「麦克┅┅能轻一点拉吗我的那里有些痛。」一边说,妈一边握住我的手。
「但也有些舒服是吗」我松了一下后,又往前一提,妈妈抓紧了我的手:「麦┅┅我真的很痛。」我放开拉乳环的手指,两手交叉在胸前:「妈妈你犯规了,再这样就没法玩下去了。」
见我一副认真的样子,妈妈用手抓住我的卵蛋:「孩子,不要逗我,你淫贱的母亲需要你的调教。」她又把我的手放在她的乳环上:「只要你想做,什么都由你。」
我牵扯着她的乳头,妈妈的眼睛告诉了我她的期待,我把她的头按在大腿中间:「现在,你先让她硬起来,用你的淫嘴挑逗它。」
妈妈会意的低下头用嘴包住龟头,舌头一下一下的舔着,鸡巴在她专心的服侍下昂然而起,我兴奋的抓住她的头髮:「骚货,睾丸也要好好的舔一舔┅┅」
她的舌头滑向下面,用右手向上扳住肉棒,牙齿轻轻撕扯着皮襄:「嗯┅┅嗯┅┅主人舒服吗嗯嗯┅┅」
「你做得不错,看来你很会这一手儿。」我拉扯着妈妈的头髮,把两条腿架在她的后背上,鸡巴上传来麻麻的快感。
妈妈用右手套着肉棒,舌头渐渐的往下移动,她的左手伸向后面,探索到后庭,一下给我刺了进去,我的腿轻轻的晃动起来,一把拉起她的头髮:「你这个淫女人,谁让你这么做的」
妈妈一手套动肉棒,后面的手指一下下的抽拉:「这样快活吗我的┅┅小主人,要不要再往里一点」说话间,妈妈的手指压住龟头,后面的手指一下抽了出来。
「我要你现在趴在椅子上,我要干你的浪穴。」
妈妈跪伏在我的身前,两手扶住椅背,雪白的大屁股向上翘起,「啪啪」我忍不住拍了拍她丰厚的臀肉,妈妈明白了我的意思,两手分开阴唇,她红嫩的小穴已在淌水了。「再往上翘你的屁股,自已慢慢的顶进来。」我两手捏住她的肩膀,她的腰往下沈,臀部自然的上挺,穴肉包住龟头后轻轻的扭动。妈妈的这种浪样迷住了我,故意不让她套进去,不满的说:「快点,再进不去就要开始惩罚了。」
「儿子┅小主人,我┅┅这就行了┅┅」她动得更快,腰臀大幅的波动,穴里的淫汁滴落下来。几经努力之后,肉棒被她裹了个密密实实,我转手拉动她的乳环,一下下的刺激着。
妈妈的身体随着我的动作而努力着:「大肉棒干得好深,妈妈就欠儿子的大家伙干,哦┅┅再用力,用力拉┅┅啊┅┅!」
我一边拉着她的乳头,一边揉捏着她的奶子,妈妈的皮肤很光滑,屁股撞在身上「啪啪」的响。用力的干了几百下后,我一下从她的里面拔出来,妈妈一声惊叫:「啊┅┅我还要,再进来。」
当然会再进去,我摆正鸡巴,对准她的屁眼,她正往后顶的屁股一下撞个正着,大鸡巴直入肛门内。
「啊┅┅好,好,涨的里面好紧,哦┅┅孩子┅┅小主人┅┅啊┅┅!」
我狂乱的插入其中,颤抖中妈妈扭过头来,喘着气说:「用力,用力干妈妈的屁眼,你真是妈的好孩子,啊┅┅再勐一些┅┅」
我拍着她的臀部,白白的屁股上微微范红:「噢┅┅你的屁眼也要用力,越紧我才会越舒服,夹得紧一些,噢┅┅我爱妈妈的屁股┅┅噢┅┅」
刑房里充满了我们快乐的声音,我紧抱着妈妈的身体,迎凑着她的挺动大力的操着,在即将射精的一瞬间,我拔了出来,火热的阳精喷在妈妈的背臀上,真爽!
休息了一会儿,妈妈穿上了皮内裤,用指尖挑弄我脖子上的扣环:「现在你是我的,帮我把假阳具拿来,要长一点的┅┅」
「是!」我跑着把她要的东西取来,慢了的话,妈妈的调教会是严重的。
「把它繫在我的小腹上。」妈妈两手插腰,又回复了她女王的神态。
我小心的做好,妈妈一把把我推在地上:「现在先给它做一下润滑,要细心的舔好!」做好这一切之后,妈妈让我趴下来,用清水仔细的清洁我的××,指头渐渐的插入其中,抽动了两下之后,用力的拍打了两下××,摆正了姿势,橡胶棒顶在××上:「孩子准备好,快乐的时候到了┅┅」
(就此打住。以上部分个人不喜,所以用××代替。)┅┅
这真是个美妙的夜晚,我和妈妈都得到了性的最高享受。
如果有人到美国来,遇见一个脖子上带着皮圈、手腕上套着铁链的年青人,那可能就是我了,那是妈妈拥有我的标记。
同样的,如果看到一个40左右岁的性感女人,假若有幸看到她的乳环或是脚上的金环的话,那可能就是我的妈妈——我的女王、我的奴隶、我的爱人。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