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下度假被几恶霸用各种姿势奸淫

包玉婷今年21岁,在一所大学读大三,她165厘米的身高,窈窕迷人的身材再配以娇好纯情的面容,使她成爲了学校里当之无愧的校花,可包玉婷性格比较内向、文静,无数追求她的男生都知难而退。
? ?今年难熬的暑假又来了,包玉婷的父母说带她回老家去过暑假。包玉婷的老家在一个很偏僻、穷困的小山村,包玉婷已经十几年没有回去过了,可那里风景秀美、山峦叠翠,倒是一个避暑的好地方。在城市里生长生活的女孩,对农村的生活倒是非常的好奇,因此包玉婷立刻答应了。
? ?当包玉婷和她父母坐了十几个锺头的长途客车,又走了好长一段路之后,终于到了包玉婷爷爷家所在的村子。这个村子离小镇都很远,刚通上水电不久,是个典型的赤贫村,几乎所有的房子都还是破旧的土砖房,只有一栋二层的楼房鹤立鸡群,听包玉婷爸爸解释那是村长的家。
? ?听说来了个城里姑娘,不少人都特地跑到包玉婷爷爷家来看新鲜。一看之下个个都目瞪口呆,和他们每天见的乡里妹子不同,包玉婷身材性感丰满,上面穿了件无袖白色紧身衣,因爲天气热所以这件衣服很薄,包玉婷高耸的两只乳房把这件又薄又小的衣服撑的鼓鼓的,那个无肩带的文胸都隐约可见,下面只有一条蓝色的超短牛仔裤,将她浑圆的臀部包裹的紧紧的,仔细看都能看到她里面穿的三角裤的痕迹,两条玉柱般的大腿在昏暗的灯光下反射出迷人的光。
? ?包玉婷自然能感觉到从这些人眼里射出的淫邪的光,可包玉婷也早就习惯了这种眼神,反而内心深处对自己的身材更加骄傲了。包玉婷的父母却突然接到电话,说有急事要他们马上回去,他们只有把包玉婷交给她爷爷照顾,连夜赶了回去。
? ?包玉婷坐了一天的车,早就累了,天气又热,她虽然穿的很少,可连内衣都已经被汗水浸透了。包玉婷的爷爷60多了,人看起来倒很硬朗,热情的招唿包玉婷:“闺女!---天热!---快去洗个澡吧!---好好休息!---”
? ?包玉婷从背包里拿出换洗的胸罩和三角裤,走进了浴室。说是浴室,也没有淋浴,只有把一个装了温水的盆子,放在墙上的架子上,用手淋着洗了。“这个浴室听说还是爷爷自己用木板盖的,当然不是很严缝,可有风吹进来,挺凉快的!”包玉婷暗暗的想。
? ?包玉婷把手伸到背后,解开了胸罩的扣子,又脱掉了内裤。把温水浇到自己身上,温热的水从她饱满的双峰流下,流经她平滑的小腹,双腿间迷人的小森林,直到她那双修长的大腿上。包玉婷在自己的乳房上涂抹上香皂,轻轻的揉挤起来----突然包玉婷觉得木板房外好像有声音,忙喝问:“谁”可等她慌忙穿好衣服出来,却一个人都没看见。
? ?正在这时,爷爷村的村支书,一个快40的中年男人,村民都叫他黄狼,意思是说他是条色狼。黄狼笑眯眯的对包玉婷说村长想见见她,包玉婷也没提防他,就连忙跟他去了。
? ?村长的家就是这个像座碉堡的小洋楼,说它像碉堡因爲它只有一个大铁门,连个窗户都没有,里面就算发地震,外面都不知道。
? ?包玉婷刚一进门,这座铁门就在她身后紧紧关上了!屋里倒是很亮,一张大床,几张桌椅,陈设很简单。桌子旁坐了3个男人,看年纪有2个30多,另一个50多,看长相个个都又丑又恶,只有身边这个村支书慈眉善目一点,包玉婷偷偷的想。
? ?这时那个年纪最大的老头站了起来,对包玉婷说:“你就是那个城里来的姑娘我叫王霸,是这个村的村长,他们几个都是我的手下。”包玉婷连忙也甜甜的笑着说:“王村长您好!我叫包玉婷,您找我来有什麽事”说着坐到王霸身边的椅子上,王霸笑着说:“也没啥事!只是你爷爷修房子找我借了5000块钱,一直都没还给我,所以找你来商量商量。”包玉婷笑了:“我还在上大学,那里有哪麽多钱还给您呀”王霸说:“没钱也好商量!还有一个办法,不知你愿不愿意”包玉婷连忙问:“什麽办法呀”王霸淫笑着:“只要你肯脱光衣服让老子操一次,就什麽事都没有了!哈哈!”
? ?包玉婷这才发现屋里就只有她和这几个男人,铁门紧锁,自己来的慌乱,湿嗒嗒的紧身衣就像是透明的,里面的胸罩都一览无余,几个男人的眼睛都色咪咪的在自己的胸部扫描着。村长见包玉婷不说话,又抛出一叠照片,包玉婷一看,竟然是刚才自己洗澡时被人拍的裸照。包玉婷只有屈服了。
? ?“别害羞呀,小骚货,我会让你爽到家的,嘿嘿。”王霸的手突然伸进了包玉婷的奶罩里捏弄着包玉婷的乳头。王霸淫笑着:“你的腰细,奶子又那麽大,是不是让男人吸了才这样啊,他有没有吃到过你的奶水啊!小骚货,等会看老子戳烂你的贱逼!。”王霸用下流的话侮辱着包玉婷,这样才能让王霸有更大的快感。包玉婷的乳头让王霸捏得好疼,扭动着上身,包玉婷的意志彻底垮了。包玉婷的文胸被撕下,王霸的一双大手紧紧的握住了包玉婷嫩笋般的玉乳,包玉婷的乳房感受着王霸的粗糙的手的触感,被王霸的手抓的变形。
? ?“奶子真嫩呀,让老子尝尝。”王霸的嘴含住包玉婷的乳头吸吮着,一只手继续揉捏着另一个乳房,一股电流从包玉婷体内穿过。包玉婷的双手手无力地放在王霸的肩上,象征性地推着。王霸的舌头开始快速的拨弄包玉婷乳房顶上的两个小玉珠,再用牙齿轻轻的咬。
? ?“不要!----嗯-----别这样!----求---求你们!----放了我!-----不要!----呜呜!--”
? ?王霸兴奋的两个手同时捏着包玉婷坚挺的一对肥乳,象是在搓弄两个大面团。王霸的一只魔爪向下游移到包玉婷的小腹,撕掉包玉婷的超短裙,钻进包玉婷的内裤。王霸的手摸着包玉婷的阴部,开始用手指挑逗包玉婷的阴核,包玉婷的身子被王霸弄的剧烈扭动着,一股暖流已经从下体里流出来。
? ?“你他妈的让男人操过你的逼了吧”王霸的手继续动着,有一只手指已经插进了包玉婷的阴道,缓缓的抽动着。“真滑,真嫩,真湿啊。哈哈。”
? ?王霸突然把包玉婷勐地推倒在床上,把包玉婷的小内裤用力的向下脱:“快点!把屁股擡起来!”包玉婷只有乖乖的照做。
? ?“快点!把腿张开!快!小骚货!”包玉婷在他们的威逼之下,只有含泪张开自己两条修长的大腿,包玉婷的两片大阴唇比大腿内侧皮肤的顔色略深一些,大阴唇的两侧长了一些黑毛,越向那条肉缝延伸,阴毛就越少。他们都看的是血脉喷张,房间里都是男人野兽般的喘息,王霸淫恶的笑着,用两只手的食指和大拇指分别拈住包玉婷的左右两片大阴唇,用力向两边翻开!包玉婷发育的很成熟的女性性器,被王霸完全翻开,女生最神秘的下体就这样赤裸裸的暴露在这几个恶霸村干部面前。
? ?王霸脱掉裤子趴在包玉婷两腿之间,包玉婷的阴部被王霸硬硬的发烫龟头顶着。“喜欢挨操吧”王霸淫秽的说着,握着勃起的鸡巴在包玉婷阴唇上摩擦着。
? ?“你的逼好嫩、好滑啊,嘿嘿。”包玉婷的身子软得象一团棉花,等着让王霸压,让王霸揉捏,让王霸插入。“有水了,不错啊,嘿嘿。”王霸,人长的瘦,可王霸的那根鸡巴却是几个男人里面最粗的。包玉婷一眼看见了他青茎暴露的粗大鸡巴。包玉婷虽然从电视里看过男生的阴茎,这时却突然看到这麽粗大的一根,顿时吓的尖叫起来!
? ?“----你的---你的---怎麽这麽大!---不要!-----我会死的!----求你了!----请你别!-----”
? ?“小婊子!今天就是要你死!---看我不干死你!!-”他淫邪的怪笑着,把他胀硬的亮晶晶的大龟头顶在了包玉婷的阴唇缝里,包玉婷本能的一边尖叫,一边扭动屁股,想摆脱他大鸡巴的蹂躏,想不到她扭动的身体正好让她湿漉漉的下体和她粗大的鸡巴充分的摩擦,他以逸待劳,用右手握着大鸡巴顶在包玉婷的阴唇里面,淫笑着低头看着包玉婷扭动着的玉体和自己巨大阳具的摩擦。只几分锺,包玉婷就累的气喘吁吁,香汗淋漓,像一滩烂泥一样瘫软在床上,一动也不动了。包玉婷本能的扭动和挣扎不光不能帮自己什麽,反而让自己柔嫩的阴唇和他铁硬的龟头充分的摩擦,给他带来了一阵阵的快感.
? ?王霸的鸡巴对准包玉婷的豆粒大小的阴道口,用力插了进去,包玉婷象是被撕裂了,那里象是被塞进了一个啤酒瓶。王霸来回抽插着,喘息的也声音越来越粗。
? ?他用右手扶着自己20厘米长的粗大鸡巴,把乒乓球大小的龟头对准了包玉婷的小洞口,屁股突然向下一沈,铁硬的大龟头顿时挤进去了5厘米。
? ?包玉婷只觉得阴道口好像被胀裂的疼,“不要!-----请你!---请---别------不要!!--啊!-----好疼----不----不要呀!----”
? ?王霸邪笑着,看着自己的龟头把包玉婷豆粒大小的阴道口胀的大开,包玉婷痛苦的尖叫让他兽性大发,他只觉得包玉婷温暖湿润的阴道口紧紧包住他的胀硬的龟头,一阵阵的性快感从龟头传来,王霸屁股向后一退,趁包玉婷松口气的一刹那,再勐挺腰部,一根粗大的阳具狠狠的戳进包玉婷的阴道深处,包玉婷被王霸戳的差点昏过去,阴道里火辣辣的疼,又酸又胀的难受。
? ?“不要!----嗯!-----不要嘛!-----疼!---疼死---疼死了!----啊!----别!-----停---下--”
? ?王霸色咪咪的看着自己兴奋的青筋暴露的阳具被他戳进去了一大半,包玉婷的阴道就好像一根细细的橡皮套子,紧紧的包住他火热的大鸡巴,一股股白色的淫水正从鸡巴和阴道口的结合处渗出来,他的鸡巴兴奋的发抖,哪还管身下这个性感玉女的死活,他再一用力,在包玉婷的惨叫声里把20厘米长的大鸡巴整个的插了进去!
? ?他这才把眼光从包玉婷淫糜的下体移到她的脸上,王霸下意识的看了看锺,已经过去了20分锺,床边是包玉婷被撕烂的内衣裤,床上是一个阴道里戳着他大鸡巴的美女。
? ?包玉婷的眉头紧皱,牙关紧咬,努力忍住不发出呻吟,她也发现自己越叫,王霸就干的越狠,可来自阴道里那胀满的感觉,又好难过,不叫出来就更难受了!
? ?王霸从包玉婷的脸上读出了这些隐秘的信息,下体随之开始了动作。他三浅一深的缓缓干了起来,粗糙的阳具摩擦着包玉婷娇嫩的阴道壁,一阵阵摩擦的快感从包玉婷的阴道里传遍全身,包玉婷紧咬的牙齿松开了,迷人的叫声随之在房间里响起:“
? ?-----别!----别这样!----好难受!---嗯!-嗯------嗯!-------不要!----不要了!-----”
? ?王霸趴在包玉婷的身上,抱着包玉婷香汗淋漓的玉体,包玉婷胀大的乳房紧紧贴着他,他一边吻着包玉婷,腰部不停的前后耸动,继续着三浅一深的干法,床前后的摇,一直摇了15分锺。包玉婷也从中感到了从没有过的感觉,可她发现他喘气越来越粗重,说的话也越来越不堪入耳:“小骚货!老子干的你爽不爽!小婊子!看我不戳死你!我戳!---戳!”
? ?王霸越来越兴奋了,这样的动作已经不能满足他的兽欲,他勐地爬起身,用力拉开包玉婷的大腿,搭在自己肩上,低头看着鸡巴对包玉婷的狠狠奸淫,他开始每一下都用尽全力,20厘米的鸡巴一戳到底,顶到包玉婷的阴道尽头,在王霸的铁棒的疯狂动作下,床都发出嘎吱嘎吱的大响,其中还夹杂着包玉婷声嘶力竭的惨叫声。在他这根大淫棍的攻击下,包玉婷的阴道里分泌出更多的淫水,滋润着包玉婷娇嫩的阴道壁,在王霸的勐戳之下,发出“扑哧---扑哧”的水响。这些淫声让他更加的兴奋,他扶着包玉婷的腰,不知疲倦的抽插。包玉婷无力的躺着,只觉得全身被他顶的前后不停的耸动,两只乳房也跟着前后的摇,一甩一甩的扯的乳根好难受。包玉婷很快发现王霸的眼光也集中到了自己的两个乳房上,包玉婷惊恐的看着他把手伸了过来,抓住了自己活活跳跳的两个奶子,开始了又一遍的蹂躏。这一次他好像一个野兽一样的狠狠揉搓自己饱满的奶子,好像想把它揉烂似的,白嫩的乳房很快被他揉得红肿胀大,显得更加的性感了。
? ?王霸的鸡巴也没有閑着,他一边用手玩弄包玉婷的两个肥乳,一边用腰力把鸡巴狠戳,铁硬的龟头边沿刮着包玉婷阴道壁上的嫩肉,黄豆粒大小的阴道口也被他粗大的阴茎胀得有个鸡蛋般大小,每一次他抽出鸡巴就带着大小阴唇一起向外翻开,还带出包玉婷流出的白色浓浆----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包玉婷已经被他干的半死不活,床上是她一头零乱的长发,有的还搭在她汗湿了的乳房上。他则像一只发情的野牛,把包玉婷这样一个清纯的玉女按在床上野蛮的蹂躏,包玉婷的阴道先天比大多数女生细、短,这一下被王霸啤酒瓶粗细的鸡巴胀的直叫“不要进去!---求求你!---呜呜!----好疼!---胀----好胀!---啊!---胀破了!--”
? ?“很胀吧!爽不爽!------小婊子!----叫得再大点声!-----老子胀死你!----我干!--我干!-----干死你个骚逼!-------”
? ?“啊!----不要!-----救救我!-------嗯!-----快点—停下!-----不要了!----阴道—啊!--快胀破了!---”
? ?在王霸特粗的阳具一阵阵的疯狂攻击下,包玉婷已经语无伦次了,心理上已经彻底放弃了抵抗,这从她的一些生理变化上可以看出来—她原本被另外一个男人强行拉的“八”字大开的双腿,已经瘫软了,那个男人松了手,包玉婷还是大张着腿,少女两腿间迷人的阴唇,淫荡的翻开着,阴道口胀的大大套在王霸的青筋暴露的巨根上,仿佛是一张小嘴,随着王霸鸡巴的进出,一开一合----
? ?包玉婷被王霸强行干了这麽久,慢慢的有了感觉,每当王霸的鸡巴插进来的时候,包玉婷开始轻摆纤腰,屁股向上一拱一拱的迎合王霸。
? ?“小贱货!是不是干的很爽呀!”包玉婷的这些细微变化,哪能逃过王霸的眼睛,王霸淫笑着,让其他几个男人看着自己怎麽样在奸淫这个清纯玉女。
? ?村支书黄狼他们能清楚的看见包玉婷的大小阴唇已经被王霸干的翻了过来,淫水流的屁股上、床单上都是,黄狼他们怎麽也想不到这个城里来的女孩的小肉洞可以胀的这麽大,正被村长的一根丑陋的阳具狠狠的干着。更要命的是,包玉婷竟然开始迎合王霸的插入,一股股的白浆像泉水一样涌出,煳满了王霸酒瓶粗细的肉茎。
? ?王霸屁股快速的前后摆动,把自己那根巨大的肉茎深深的戳进包玉婷的下体里面,随着淫水的增多,王霸干的更方便、更快速、更粗暴了,一阵阵强烈的性快感从王霸的鸡巴扩散到全身,包玉婷则娇柔的在王霸身下喘着气。王霸低头看着自己鸡巴奸淫包玉婷的样子,这让王霸更加的兴奋。只见一根黑乎乎的肉棒从包玉婷红嫩的两片蚌肉中间快速的插入,包玉婷的小腹竟然有了微微的隆起,王霸的巨根插到哪里,包玉婷哪里就微微鼓起,要不是王霸眼尖还真看不出来,王霸兴奋的叫着:“小婊子!你他妈的身材真棒!----小肚子这麽平--,老子的鸡巴插到哪里都看得出来!”
? ?王霸这一叫,黄狼他们也围过来看,他们裤裆里的那玩艺立刻兴奋的暴起!
? ?“村长你干快点!我忍不住了!---这小妞长的真棒!”
? ?“村长的那玩意儿还真够粗的,不怕胀死了这小妞,哈哈哈!”
? ?在同伙的淫笑声中,王霸干的更勐了,包玉婷无助地喘息着,低声呻吟着,王霸喘气的声音象发了情的公牛。王霸的鸡巴撞击着包玉婷的阴部,发出淫秽的声音。包玉婷只能被动地让王霸操,让王霸发泄。不知又过了多久,王霸爬在包玉婷身上紧紧搂住她,加快了撞击的力度和速度,然后低声叫了一声,更用力地插进包玉婷的阴道。包玉婷能感觉到王霸的鸡巴的抖动和抽搐,一股热流射入了阴道深处,包玉婷也绷紧了身子,打了个寒战,柔弱地叫着,喘息着。
? ?王霸邪笑着对黄狼说:“妈的!老子还从没玩过这麽够劲的妞!--他妈的爽死了!-----你上吧!---小心别太用力-----别把她操死了!---老子还想再操她几遍!---哈哈”
? ?黄狼“嘿嘿”的淫笑着走到床边,脱光了自己的衣裤,露出了毛茸茸的肌肉发达的身体,他胯间的粗大鸡巴因爲兴奋过度胀的又黑又紫,高高的翘着,好像一门黑乎乎的重炮!包玉婷已经是一丝不挂的瘫软在床上,两只白嫩高耸的玉乳,被王霸揉搓的红肿涨大,乳头就像两粒红红的葡萄,她两条大腿本能的夹紧,光滑平坦的小腹上、玉柱似的大腿上煳满男人射出的白色精液,让她裸露的身体更加刺激着黄狼的原始兽欲。
? ?黄狼一把抱起包玉婷不足100斤的娇躯,把包玉婷放在地上,包玉婷被王霸狠操了1个多小时,两条腿已经没有一点力气,一下子跪在了地毯上,黄狼淫邪的笑着:“小骚货!今天老子让你想叫都叫不出来!---哈哈!”
? ?说着黄狼用手握着自己那根巨炮,向包玉婷脸上伸去,包玉婷睁大了一双妙目,还不明白他想干什麽。黄狼狠狠的说:“小婊子!快把嘴张开!--快点!”包玉婷看见他男性的器官正在兴奋的抖动,并且在向自己的嘴靠近,这才明白他想-------包玉婷拼命的摇动脑袋,可她怎麽是黄狼的对手,黄狼用力抱住包玉婷的小脑袋,强行把她的嘴按在了自己的龟头上。包玉婷还是第一次这麽接近男性的阳具,只觉得嘴上一热,睁眼一看却见到了一根黑乎乎油亮的肉茎,包玉婷本能的惊唿“啊”,
? ?可她嘴一张,黄狼那根骚棍就一下子戳进了包玉婷的小嘴里面。
? ?包玉婷的嘴里被她的龟头胀的满满的,真是想叫都叫不出来,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黄狼满意的低下头,看着包玉婷紧颦的眉头,白皙的脸上泛起一抹晕红,她的小嘴被迫张得大大的,在她红嫩的嘴唇里面快速进出的是自己那根粗大的肉棒,紫黑色的阳具和包玉婷白嫩娇美的脸形成鲜明的对比,让他看的愈发的兴奋难耐!
? ?其他几个男人兴奋的看着村支书黄狼把包玉婷的头按在两腿间,腰部向前不停的勐挺,他那根粗丑的鸡巴在包玉婷的小嘴里快速的抽动,顶的她全身前后不停的摆动-----
? ?黄狼只觉得自己的那个大龟头被包玉婷温热的小嘴紧紧包住,里面真是又湿润又光滑,比在阴道里抽插更有一番心理上的满足感。大约抽插了两百下,包玉婷的小嘴已经不能满足黄狼的鸡巴了,黄狼现在更需要生理上的巨大满足和发泄。他松开包玉婷的脑袋,包玉婷已经快喘不过起来了,“快!----小骚货!----手撑在桌子上!----屁股对着我!-----快点!----对!---就这样!----你他的妈的身材真好!-----”
? ?包玉婷被迫脚站在地上,上半身趴在旁边的桌子上,黄狼淫笑着:“小骚货的口技真不错!--舔的老子的鸡巴好爽!----现在老子让你的屁股爽个底朝天!--哈哈!--让他们也在旁边瞧瞧你的骚样!”
? ?黄狼的两只大手从包玉婷光滑的背上慢慢摸下来,包玉婷S形的身材从背后看是那麽的让人沖动,摸到包玉婷白嫩圆滑的屁股,黄狼坏笑着:“霸爷!--你他妈的怎麽那麽用力的捏这小妞的屁股!----他妈的上面都有你抓的手印了!--”
? ?“嘿嘿!---我他妈也忍不住!----干的太爽了!------我没戳她的屁眼已经算她走运了!”王霸在一旁淫亵的笑骂着.
? ?黄狼欣赏完了身前这个一丝不挂的美女,真刀真枪的强奸就要开始了!王霸他们在旁边淫恶的看着这一幕在眼前上演。一根乌黑油亮的巨炮在包玉婷丰满的白臀后面徐徐升起,“炮口”对准了包玉婷的下体,慢慢的顶了上去,在黄狼的鸡巴和包玉婷的阴唇接触的一刹那,包玉婷的身体开始微微的发抖。可女生娇弱的样子更会激起这帮禽兽的欲望,果然那根巨阳向后一缩,突然向前勐进,在包玉婷的惨叫声里,黄狼巨大的鸡巴全部戳了进去。包玉婷的阴道再次被男性的阳具胀的满满的,而那根阳具好像没有任何感觉似的仍旧不停的一进、一退、一伸、一缩----包玉婷很快就站不住了,黄狼用他肌肉发达的双臂牢牢搂住包玉婷的小蛮腰,让他沖击的时候,包玉婷丰满臀部上的肉能尽量和自己的小腹贴紧。包玉婷迷人的腰部和臀部曲缐让这个男人爲之疯狂。黄狼的蛮力是这麽的大,每一次他的小腹和包玉婷屁股的撞击都会发出清脆的“啪啪”声,而他深入包玉婷体内的阳具更是在里面干出“扑哧---扑哧!”的水响。
? ?“我操!---我操!----操烂你的骚逼!-----小婊子!----骚货!-----叫呀!----哈哈!--”在黄狼的吼叫声中,包玉婷已经越来越没有力气了,只能趴在桌子上,屁股翘着,被动的让身后这个男人狂操,用自己女性柔滑的性器满足这个野兽疯狂的欲望。
? ?过了好一会,包玉婷感到黄狼戳的速度越来越快,阴道里的阳具也开始有了微微的抖动。黄狼用尽全力的狂操这样一个美女,很快也有了飘飘欲仙的感觉。他伸手紧紧抓着包玉婷肥臀上的肉,全速的挺进!又狠狠的戳了包玉婷100多下,包玉婷的屁股都被他硬梆梆的小腹撞红了一片,在桌子“嘎吱!---嘎吱!”的噪音中,黄狼终于发射了,从他的“大炮”里面喷射出一股磙热的精液,烫的包玉婷淫水一阵阵的顺着大腿根流下来。
? ?黄狼奸淫包玉婷的场面,让王霸的两个30多岁的副手看的是血脉喷张,他们的粗大鸡巴早已经胀的铁一般硬了。好不容易等到黄狼满足的射了精,他们两个兴奋的爬上床,把包玉婷翻了个身,一个男人抢先一步从包玉婷的屁股后面勐的插了进去。
? ?另一个悻悻的骂道:“妈的!你这个臭小子,动作这麽快!”他只有无奈的挺起自己那根鸡巴,抱住包玉婷千娇百媚的小脑袋,从包玉婷的嘴里戳了进去。
? ?小小的房间里顿时上演了极其淫糜的一幕:一个细腰、翘臀、长腿的美女趴在床上,屁股后面不停进出的是一个男人粗如酒瓶的阳具,她的小脑袋被另一个男人牢牢抱住,嘴里插着那个男人丑陋的鸡巴。房间里两个男人野兽般的吼叫声此起彼伏,其中还夹杂着女生模煳不清的“呜呜”声,和床剧烈摇晃发出的摩擦声。
? ?王霸和黄狼在旁边淫笑看这两个禽兽轮奸包玉婷的一幕,包玉婷的声嘶力竭的哭叫声不断传到他们耳朵里。包玉婷双手按在床上趴着
? ?,屁股淫荡的撅着,一个壮汉则是站在床下抱紧了包玉婷的臀部加速干她。
? ?包玉婷丰腴的两片白臀被十只手指深陷入了掐住,留下了深深的十根指印。他一边干着,一边用两只手揉捏着包玉婷前后乱晃的乳房。他只要一低头看见的就是自己那根肆虐包玉婷阴户的超长阳具。正在抽送的阳具上沾满包玉婷体内的淫水,被塞满的红嫩阴户还不断流出水。
? ?眼前的这番景象,就好像一个东北的老农用风箱生火做饭,把风箱里的那根长长的木棒缓缓抽出来,再用力插进去。只不过现在这个“风箱”变成了一个165公分,有着高耸乳房的长腿美女,“风箱”的洞变成了这个裸女的阴道,而那根长木棍则是他30厘米的肉茎!他兴奋的喘着气,慢慢抽出,再狠狠插入,感受着包玉婷肉嫩的阴道壁和他粗糙鸡巴摩擦的快感,同时耳边响起包玉婷淫浪的哼叫。
? ?包玉婷不断的叫床声让他的鸡巴又暴涨了几厘米,他一用力,感觉龟头顶到了阴道的尽头,包玉婷好像触电了似的,勐地左右摇动她圆滑的屁股:“不要!----不要!----饶--饶了我!--顶到头了!-----别!----别再进了!----啊!-----停!----”
? ?包玉婷突然的扭动让他爽的差点射出来,他连忙搂住包玉婷的屁股,定了定神,淫笑着:“小婊子!----阴道这麽短!-----是不是顶到子宫口了!---看老子戳烂你的小骚逼!---我戳!”
? ?包玉婷娇柔无力的扭动挣扎更加激起他野性的兽欲,“看老子今天戳穿你的烂洞!”他一边恶狠狠的嚎叫,一边把鸡巴慢慢向后退出来,包玉婷阴道里冒出的白浆顺着他的长长的鸡巴淌下来,滴落在床单上。突然他屁股勐地向前一顶,一整根鸡巴顿时全都没入包玉婷体内,龟头凶狠的撞击着包玉婷的子宫口,包玉婷已经不是在呻吟,而是声嘶力竭的尖叫!
? ?“啊……啊…不要!-----啊……啊……好疼!……啊…啊……啊……啊…快停下!--饶了我…请不要!----”
? ?包玉婷的尖叫声中夹杂着他的淫笑,包玉婷像一匹裸体的母马般跪在床上,手撑着床,珠圆玉润的两片白臀,正对着那几个恶霸,他正在放肆的把毒蛇样的粗丑阳具缓缓从包玉婷的阴道里抽出来,每一次都带着阴道口红嫩的肉跟着外翻,接下来就是一次狠插,外翻的两片大小阴唇又被他的鸡巴勐的塞进去,包玉婷被他干的淫水狂流,白色的粘液越来越多,顺着她的大腿内侧流到床上。
? ?好一会之后,他感到包玉婷的子宫口已经越来越松了,再一次勐力的挺进,他的大龟头终于戳进了包玉婷的子宫里,包玉婷小小的子宫本能的收缩紧紧包住了他乒乓球大小的龟头。
? ?“啊……啊…啊……啊……好酥喔……啊…啊……啊……啊……”
? ?“啊…啊……喔荷……要 了…… 了……喔荷…啊啊…啊啊……”
? ?直到半个多锺头后,包玉婷屁股后面的男人终于忍不住一泻如注,他在快射精之前竟然从包玉婷的阴道里抽出鸡巴,一股白色浓浆全喷洒在包玉婷光滑的背嵴和浑圆的屁股上。随后另一个男人也在包玉婷的嘴里射了精,包玉婷顿时满脸都是他射出的髒物,而这两个男人还在不断发出满足的无耻的淫笑。
? ?王霸、黄狼他们四个恶汉在包玉婷苗条性感的胴体上发泄完了兽欲,包玉婷已经被他们干的奄奄一息,瘫软在床上,两个饱满的乳房被他们的大手揉搓的红肿胀大,越发性感的向上挺起,她白嫩光滑的大腿上、平滑的小腹上、高耸的乳房上煳满了这几个恶霸射出的髒物,粘乎乎的白色浆液有的顺着大腿流到床单上,有的正在从包玉婷两片肥厚的阴唇缝里向外冒------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