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骚扰者的自述

我是一个性骚扰者,我在网上看了一些关于性骚扰的文章,我发现我的性骚扰方式似乎比较特别,因为网上所介绍的决大多数是我自己定义的「站姿性骚扰」,而我的性骚扰以「坐姿性骚扰」为最多(这一点详见我的文章)。我想把自己的性骚扰经历回忆总结出来,以便大家交流讨论,也许这些对于真正的性骚扰高手来说只是「小儿科」,不过我已十分努力去做(性骚扰)了。另外,我的性骚扰方法或观念如有不周之处,也请广大网友及性骚扰高手们批评指正。

回我家的那趟车,已延伸至我家以北几个新建成的大型近郊小区,由于这些小区居民很多,又多在市里上班,而公交车相对不方便,男人较多选择摩托上下班,而女孩子可能较多选择公交车上下班,车上形成女多男少的新态势,在平常车上几乎没人,但一到上下班时间就形成「暴涨潮」,尤其周五的晚上,坐车的人特别多,大多数都是住校回家的女学生和打工下班的女孩子,也有一些年龄稍大的下班族的妇女,由于在市区上班,这些妇女虽然有的四十上下了,但还是很注意打扮和保养,身材往往稍胖但不显臃肿,皮肤也还保养的比较好,总之年纪大了点但还保留着一些姿色,你别小看这些女士,她们可是我那一年的性骚扰主要对象。

一句话这趟车女多男少,而我又爱往女人堆里钻,个别时候我身边全是清一色的女孩子,一样的健美形体,不一样的青春美体包装,真是一个小型的女性魅力展示会,我真象一个飞进蜜源里的蜜蜂,这些对我又产生了一定的刺激作用,我又打算开始我的性骚扰历程。

不知是此时的我比几年前英俊了还是我自作多情,我发现一些尤其四十岁的妇女(真的几乎每次坐车都有,真还不算少数呢)会主动靠近我,用臀部蹭我的阴茎还悄悄的回头笑,而一些似乎刚进入青春期的女孩子,在我摸她们臀部乳房时只是红着脸、却不躲避。

这回行动中我吸取了以往的经验教训,首先我在性骚扰时本着「安全第一」的原则,骚扰之前先小试探,发现对我横眉瞪眼的马上后撤,不象以往那样死缠滥打,我多选主动靠近我的和红脸不躲避的。

其次,要坐车时我将三角裤裆部移到大腿跟一侧,把阴茎露出来,我还特意选购了极薄的裤子,不但凉快而且如果用手摸的话,薄薄的裤子里面就是阴茎,甚至连冠状沟,龟头马眼都摸的出来,几乎就象摸在肉上一样,这样我性骚扰的时候感觉就极其敏感。

而且我选择了较深颜色的裤子,这样即使裤子被精液弄湿了,也看不太明显。

此外,我尽量选择傍晚回家,这样一方面人多,一方面在车上可乘着夜色好行动。

这一年达到了我性骚扰的颠峰,四月中旬当我第一次穿上单衣单裤时,我就发现一位中年妇女一边看我,一边向我靠近,我判断她是想用臀部挨在我的手上,好让我骚扰她,果然事实证明了我的推测,我知道机会来了,悄悄的转了半个身,让我的阴茎顶着她的臀部。

一则我受过几次失败此时胆量还未完全放开,二则我们城市南北从建筑风格到人的长相打扮都有很大差异,有的人(不是全部)一看便知是南城人还是北城人,她我一看变知是我们北城人,我知道她的车程绝对短不了,我想慢慢享受。

我不知道我的射精反应是不是太敏感了(我想如果这样做爱的话,我肯定早泄),不过我目前并不想治疗,因为我目前尚未娶妻或交女友,而且敏感的反应绝对有利于我的性骚扰。

当我感到阴茎发麻时知道快射精了,我就转个身让阴茎离开她,减低性的刺激,等到射精感过去后又用阴茎去顶她的臀部。

如此反复几次,我终于爽快的射出了精液。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