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拿下外卖小哥

“陈女士吗?您的外卖麻辣香锅一份,米饭……呃……呃……”

外卖小哥抬起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美女,张口结舌连话都说不出来。

陈淑珍莫名其妙,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粗心坏了事。因为要方便儿子吃奶日屄,她习惯性的只穿了一件小吊带透明背心和一条黑色丁字裤。透明小背心就跟没穿一样,粉紫色的奶头和红色的乳环就这么明晃晃的清晰可见,丁字裤倒是勉强能遮住骚屄,可旁边还有几根柔顺的阴毛俏皮的钻了出来。

陈淑珍脸腾的就红了,即便放浪成性,一时间也有些脸红,不过看到外卖小哥面红耳赤说不出话的样子,心里又觉得十分骄傲。又看小哥面貌英俊,黝黑的皮肤有那么一股阳光气质,忍不住想逗逗他,柔声说:“麻烦你受累,帮我拿进来可以么?”

小哥如梦方醒连连点头,紧张的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提着外卖顺着拐往里走。陈淑珍见他从身边过,故意挺挺胸,把大奶子蹭在她胳膊上。小哥从没见过这种阵势,把食盒放在客厅桌子上,扭头就要跑。

陈淑珍笑眯眯的拦住他:“这么急匆匆的干嘛?后面还有单么?”

小哥站在那手足无措的摇头:“没,没了……”性吧首发

“那你急什么?”陈淑珍笑着说,“坐下陪姐姐聊会儿天。一会儿给你发红包。”

小哥这时候逐渐镇定了下来,左右看看,突然没头没脑的问:“你这是,在拍片么?”

这次轮到陈淑珍摸不到头脑了:“拍片?什么片?”

小哥比划着解释:“就是那个裸体接外卖的那种小片子,挺有趣的。”

陈淑珍很好奇:“你有么?能不能给我看看?”

小哥很老实,也许是被陈淑珍的气势镇住了,乖乖的掏出手机打开视频:“这个,后面这几个都是。”

画面有些晃动,一看就是偷偷拍摄,但陈淑珍能看得出来,一个年轻苗条的女孩子正蹲在家门口,给一个外卖员口交吃鸡巴。下一个视频,也是差不多的意思,而再后面,却是一个老外挺着大鸡巴躺在沙发上,他的小女友赤裸裸的开门接外卖,还把外卖员叫了进来,和老外一起日屄。

陈淑珍小黄片看多了,却从没见过这个,睁大眼睛看着那个老外和外卖员的两根鸡巴轮流在女人屄里进进出出,耳边听着淫荡骚浪的呻吟,不由得浑身发酥,伸出小小的舌尖舔了舔嘴唇。

小哥站在一旁居高临下,顺着小吊带的领口看着丰满的大奶子,还有那对挂在乳尖上微微颤动的红色桃心乳环,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又连忙用手捂住裤裆。

片子很快就结束了,陈淑珍舒了口气,转头看着外卖小哥:“站着干嘛,坐啊。你还有没有别的片子?”

小哥回答说:“有,不过都是国产的。”说着打开一个,介绍说:“这个是个售楼小姐,据说为了卖楼,就跟客户在毛胚房里……”

陈淑珍推了几下快进,直接拉到售楼小姐躺在地上跟客户日屄的场景,越看越觉得心头火热。

刚才刚和儿子日了一次,怎么现在又想了?难道是前些日子憋的太狠了?陈淑珍暗暗警醒,却又忍不住继续看下去,看的口干舌燥,回头瞄了一眼外卖小哥。

小哥完全没留意她在看他,眼睛直直的盯着奶子,双手按着裤裆轻轻揉搓。性吧首发

陈淑珍嘴角一翘,挺起胸膛慢慢的凑过去放在他眼前,低声说:“你,羡慕那些外卖员么?”

小哥一愣,慌乱的回答:“不,不是……”在陈淑珍法庭一样的压力下,嗫嚅着承认,“羡慕。”

“那不就得了。”陈淑珍轻轻拉着他的肩膀到书房,突然一把抓住了他的裤裆,入手满是鼓鼓囊囊,心中暗喜,看着小哥木讷的样子,微微一笑满面含春说,“怎么?这时候了你还不明白?来啊……”

她就这么抓着小哥的鸡巴走进书房,一边走,一边扭着腰肢,黑色丁字裤的都埋进了臀肉里,只见两片白肉风骚的扭动着,时不时的还用奶头蹭蹭小哥的胳膊,看着他脸红的要滴出血来,弯着腰踉踉跄跄的样子,忍不住吃吃的笑,翘起脚尖凑到他耳边用舌尖在:耳垂上一舔:“怎么?没见过女人啊?”

小哥整个人都懵逼了,像是被陈淑珍牵着的提线木偶,含含糊糊的回答:“没,没见过……不是不是,见过……”

“在哪见过?”陈淑珍怕吵醒了儿子,细心的关好房门,回身便从温柔的母亲变成了发情的母兽,一把把小哥推倒在大写字台上,隔着裤子抓起鸡巴又捏又掐,感觉着手里的那一团越胀越大,硬邦邦的像是铁杵一样,又是惊又是喜:好大的鸡巴,怕不是比儿子的还大。

小哥呻吟一声,老老实实回答:“我,我以前,跟着老乡,去过……去过那个洗头房。”

陈淑珍微微一挑眉毛:“哟,看你小子一副老实样子,还有这个花花肠子?”

小哥连连摇头:“没有没有,他们带我去的,我……我一个人不敢去……”抬头看着陈淑珍似嗔似喜、吹弹可破的俏脸,又有些痴了,“那些女人,都没有大姐好看。”

陈淑珍一笑,更是风情万种、美艳无双,爬上桌子跨坐在小哥的脸上,缓缓拉开丁字裤:“那你再好好看看,大姐的屄好不好看?”说着,还把肉屄往前挺一挺,蹭着小哥的鼻尖,发出诱人的呻吟,“好弟弟,快来”

雪白丰满的大奶子颤颤巍巍,淡紫色硬挺的奶头上红色的乳环勾魂夺神;平坦的小腹没有一丝赘肉,修剪精致的柔软阴毛下,粉嘟嘟的肉屄微微张开,吐出甜美的花露,成熟女人的肉香一个劲儿的往鼻子里钻,钻的小哥热血上头,双手抓着臀肉用力揉捏,无师自通的伸出舌头探进屄缝,时而上下扫动舔弄阴唇,时而伸进屄里吸吮淫水,时而用牙咬住勃起如黄豆大小的阴蒂细细品味,弄得陈淑珍浑身上下软绵绵、麻酥酥,“啊啊哦哦”的放声浪叫,双手还不断揉捏自己的奶子,捻动着乳环带来更多痛苦与刺激交织的快感,大屁股更是忍不住一下一下往前挺动,恨不得要把跨下的小哥整个揉进肉屄里去,一股股粘稠滑腻的淫水涌出,糊在外卖小哥脸上气都快喘不上来。

“啊……”被舔了一会儿,陈淑珍却觉得浑身上更痒、更难过了,肉屄里的空虚感让她手忙脚乱的拔下小哥的裤子,一根巨物猛然弹出打在她的脸上,吓得她“哎呀”一声:“怎么这么大!”

陈淑珍这辈子见过鸡巴无数,便是老黑白鬼都有过深入交流,却从没见过如此巨大的鸡巴,差不多将近一尺长,紫红色的大龟头竟有拳头般大小,马眼里正缓缓流出爱液,粗壮的鸡巴杆子上青筋凸起,硬邦邦直戳戳立在她的面前。

“好大……”陈淑珍迷醉的用手上下抚摸着,发现自己竟然环握不住,便用嘴一口叼住龟头,用舌尖舔着马眼流出的爱液,含含糊糊的说,“你有这般行货,还做什么外卖小哥,有的是漂亮有钱女孩子哭着喊着要跟你日屄呢。”

小哥舒服的呻吟一声,却又满是失落:“怎么会,连洗头房的小姐,都不愿做我生意……以前在老家谈了个对象,日了一次就跟我分手了,说她……说她不是母驴,受不了驴鸡巴日……”

陈淑珍忍不住噗嗤一笑,牙齿咬到了鸡巴,眼看疼的小哥一哆嗦,连忙又是亲又是吻:“对不起,大姐亲亲就不疼了……”亲着吻着,又大笑起来,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小哥,“小姑娘的小嫩屄哪里禁得住你这样的鸡巴。大姐就问你,你想不想日屄?”

外卖小哥不是初哥,食髓知味自然连连点头,又有些迟疑:“我怕,别日坏了大姐的屄……”

“怕什么。”陈淑珍对于小嫩屄们做不到的事情,产生了一种挑战心态,让小哥在写字台上躺好,翻身跨了上去,刚要脱掉背心和丁字裤,却被小哥连忙拦住:“别脱,大姐穿着吧,穿着好看。”

“行,听你的,大姐穿着衣服跟你日屄。”陈淑珍把腿开的大大的,把黑色丁字裤的底绳拨到一旁,又用两根手指分开阴唇,露出湿漉漉的肉屄,喘一口气,扶起鸡巴,慢慢的坐下去。

“嘶……哦……”大鸡巴头子缓缓顶开屄肉,刚刚伸进去半个顶子,陈淑珍就有些受不了了,连连吸气,“嘶……哎哟,真大,太大了……骚屄受不了,嘶……要胀裂了……”

“大姐要不咱不日了,咱不日了。”外卖小哥担心的看着她。似乎又想起当年在老家,那个花一样的姑娘被他大鸡巴一插就哭爹喊娘,龟头刚进去就险些疼昏过去,勉勉强强日了几下,连后半截鸡巴都没进去,姑娘就硬咬着牙推开他,哭着跑了。

因为这事,他自觉没脸见人,才离开家打工当了外卖小哥。那次几个老乡一忽悠,脑子一热跟着去了洗头房,结果裤子一脱,连老鸨子都吓了一跳,连说这次倒给你钱,还请客官另寻他处,不要难为我们姑娘。

可怜小哥一个20郎当岁的大小伙子,就因为鸡巴太大,连个姑娘都日不上。性吧首发

“傻小子,嘶……”陈淑珍笑了起来,双手撑着桌子微微动了动,虽然有淫水的润滑,还是觉得一阵撕裂的胀痛,皱着眉又停下动作,慢慢适应着,“大姐当年孩子都生下来了,还怕你这根鸡巴么?再说,女人的屄都是肉做的,有弹性的很,你那个女朋友不识货,刚开始的时候疼也不怕,缓缓就过去了,再日上这么两次,她就舍不得离开你了。”

听她这么说,小哥松了口气,享受着龟头被肉屄紧紧地包裹,享受着温暖湿滑的快感,不由得淫心大起,双手从背心下面钻进去,玩弄起奶子来,时不时捏捏奶头、拉一下乳环,让陈淑珍不停的“哎呦”浪叫。

蹲在外卖小哥的身上,看着大鸡巴刚刚在肉屄里插进了一个龟头,陈淑珍皱着眉等了一会儿,感觉屄里好了一些,便再试着上下动一动,果然不疼了,只剩下充实胀满的快感,还有龟头摩擦肉壁的快感,心中喜悦,屁股一起一落,幅度慢慢加大,肉屄便一点一点的把鸡巴吞了进去,笑着说:“好弟弟,你看大姐的肉屄怎么样?你的大鸡巴舒服么?”

小哥上边玩儿着奶子,下边鸡巴上传来一阵一阵紧致苏爽的快感,连连点头:“大姐厉害,弟弟的鸡巴舒服的很。”

陈淑珍身体前倾,把奶子吊在小哥头上让他揉搓把玩,又分开腿跪在桌子上一上一下的快速耸动起来,低下头看着大鸡巴被自己的娇嫩肉屄吞进吐出,鸡巴棱子刮擦着嫩肉,一股股的白浆随着操干带出来,涂得鸡巴和阴毛亮晶晶的,又是刺激又是爽快,心中还有几分得意,嘴里胡乱的淫叫起来:“好弟弟,大鸡巴弟弟,哦,哦……大鸡巴日的骚屄好美啊……哦哦,嘶……大姐的屄让那么多鸡巴日过,还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鸡巴……哦哦,哦哦……老天爷待我陈淑珍不薄,让我还能日上这么大的鸡巴……哦哦,哦哦……美死了,骚屄被大鸡巴日的美死了,骚屄要被大鸡巴撑爆了……哦哦哦……”

外卖小哥平躺在写字台上,黝黑的大腿上一个雪白的屁股起起落落,巨大的宝塔形状的鸡巴在紧致的肉屄里进进出出,连屄里红嫩的白肉都被鸡巴棱子带的翻了出来,发出“菇滋菇滋”的声音,大奶子更是被捏到变形,奶头被被手指捏成扁的、长的,还是不是挑动乳环。

“哦……哦……大鸡巴弟弟,好弟弟……哦,哦,哦……太大了,太大了,骚屄被大鸡巴日坏了……哦……”陈淑珍奋力耸动着屁股,嘴里满是淫词浪语,看着肉屄随着操干慢慢放松,从一开始只能到鸡巴的一半便再也坐下不去,到现在慢慢的吞没到三分之一、四分之一,淫叫的越来越大声,摇散了长发咬牙发狠的使劲往下一坐,“噗”的一声,已经到达极限的肉屄终于将整根鸡巴都吞没了进去,巨大的龟头狠狠的刺穿了屄芯子,甚至撞在了子宫上,顶出一个圆形的凸起。

“噢噢噢噢……日死我了……”仿佛身体被贯穿了,又是疼、又是爽,巨大的刺激让肉屄猛地紧缩,疯狂的喷吐淫水,纷乱的快感电击一样的飞快流遍全身,陈淑珍的双手不可控制的痉挛起来,抽搐反弓的后背拉着头高高扬起,像是要把肺里的空气顶干一样狂乱的大叫着,口水顺着嘴角流淌着,“被日死了,被日死了……哦哦……我要死啦……”

看着陈淑珍双眼翻白浑身颤抖,吓得外卖小哥一动不敢动连连呼唤:“大姐你怎么了?大姐你怎么了?”

好一会儿,陈淑珍才终于回过神来,身子散了架一样软软的伏在小哥身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低声嘶哑的说:“没……没事……大姐太爽了、太美了、太舒服了……呼……”她轻轻抚摸着小哥的脸,“大姐日的爽了就这样,别怕。不过大姐让你的大鸡巴日的浑身都软了,让我躺下,躺下日好不好……”

说着,她要站起来,却又舍不得大鸡巴带来的满足和充实,干脆俯下身抱着小哥打了个滚,变成了男上女下。

小哥站在地上抱起屁股往外拖一拖,让屄口架到桌子外面,缓缓的拔出鸡巴。性吧首发

就是这样的动作,都给陈淑珍带来了巨大的刺激:“哎哟,哎呦……鸡巴棱子刮到屄芯子了……哎哟……”

小哥一前一后挺动起来,一下浅一下深,一下一下撞进肉屄又飞快拔出,逗弄的陈淑珍只觉得快活无比,突然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伸手抓过手机拨出了号码。

嘟嘟几声之后,电话里传出一个冷冰冰的女人声音,没好气的说:“贱屄你有毛病啊,大半夜的不睡觉,发什么骚?”

陈淑珍没说话,只是打开免提把手机放在屁股底下。

听着“噗嗤噗嗤”的摩擦声,电话里的女人有些疑惑:“你在干嘛?这是什么声音?”随即听到陈淑珍“哎哟哎呦”的叫床声,听到男人低沉的嘶吼声,登时反应过来,又羞又气的“呸”了一声,“贱屄,你他妈日屄还要现场直播啊!?”

“哦,哦,我跟你说,哦,哦……”陈淑珍上气不接下气的说,“你见过比黑人还大的鸡巴么?”

“黑人?你又跟黑人日上了?”那个女人冷笑着说,“当心得了艾滋病,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呸,你才艾滋病呢。”陈淑珍闭上眼睛享受着,大声说,“我点的外卖,没想到小哥鸡巴比黑人还大……哦哦……起码一尺长,比你胳膊都粗!日的老娘美死了……哎哟……哎哟……”

“贱屄,连外卖小哥都不放过。”电话那边骂着,但听着日屄声、叫床声,似乎也有些动情,“你……你把小哥电话给我。”

“想得美。”陈淑珍得意洋洋的说,“这根鸡巴可是我发现的,凭什么让你享受……哎呦,好弟弟你慢点……哦哦,顶到屄芯子了……哦哦……呼,再说你那个小屄嘴子,哪禁得住这么大的鸡巴日……哦哦……哦哦……到时候再把你日死了,那岂不十分罪过。”

“呸。”电话那头隐隐约约的,传来了一阵阵喘息声,“嗯……把小哥电话给我,我才不信天底下还有一尺长的鸡巴……嗯嗯……就算日死了,死在大鸡巴上我也乐意。”

陈淑珍打电话就是为了炫耀,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便挂了电话,爱惜的抚摸着小哥健壮有力的胳膊,嘻嘻笑着说:“小哥别往心里去,我们开玩笑的。”

小哥点点头,一边快速操干一边喘息着说:“没事没事,能日到大姐的屄,我已经很幸福了。就想着,下次还能日到就好了……”

陈淑珍笑了起来:“大姐的屄啊,随时向你敞开着……哎哟,哦……你要是想日了,就给大姐打电话,什么时候都行……哦,哦,嘶呼,快,再使点劲……哎哟,舒服……不过大姐没法总伺候你。”她促狭的眨眨眼睛,“刚才打电话的那个,可是个大美人,跟我一边大,却没生过孩子,小嫩屄紧的很,要不要试试?”

小哥却连连摇头,老实的说:“今天能日到大姐就很好了,可不敢再去找别人。”

陈淑珍越看越爱,身体里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叫的越发大声:“好弟弟,快日,大姐又要来了……哦哦……哦哦……快,再快一点……哦哦哦……”小哥见她面色酡红、分外诱人,更是加足了力气,粗壮的熊腰飞快的摇摆,把个大鸡巴像是打桩机一样猛冲猛日,撞得两个奶子上下摇摆,甚至陈淑珍小腹上都能看见鸡巴头子顶出的圆包。

“来了来了……哦哦……大鸡巴顶进子宫了……哦哦……大姐来了来了……”陈淑珍大叫一声,两腿突然颤抖了起来,涂着大红色的指甲死死抠进桌子不放,屄肉更是紧紧咬住鸡巴头子,把一股股阴精浇灌上去。性吧首发

但是小哥却像是毫无感觉一样大力日着,甚至比刚才更快更猛,鸡巴把整个肉屄里的褶皱都撑开了,反复来回摩擦,带给陈淑珍更加猛烈的快感。

陈淑珍叫的嗓子都哑了,身子软的像是烂泥一样,不得不苦苦求饶:“好弟弟……哎哟,哎哟……好弟弟你慢点,大姐不行了……哎哟哎呦……不行了,再日,大姐的屄就真日坏了……哎哟……”

小哥似乎还觉得这样不过瘾,抄手把陈淑珍整个抱了起来,贴在自己胸前。陈淑珍吓了一跳,连忙用手搂住他的脖子,又把腿整个盘到腰间死死夹住,生怕掉下去。

可这样一来,鸡巴就日的更深、更刺激了。小哥抱着她的屁股,一边走一边颠,手一使劲就把她整个人抛了起来,紧接着腰一挺,借着自由落体,鸡巴便重重插到了屄里,直顶进屄芯子。

陈淑珍飞起又落下,每次都不由自主的尖叫一声,也不知道是爽是怕,飘飘悠悠的竟是又来了一次高潮,骚水像是关不上的水龙头满满尿了一地。看到她这样,小哥便放下陈淑珍,却又按着她翻过身趴下,从后面日了起来。

“不行了,不行了……”陈淑珍趴在地上,屁股高高撅起,感到肉屄还在被鸡巴插进抽出,这次真怕了,不敢再开玩笑,“好弟弟放过我吧,姐姐真不行了……嗷嗷嗷嗷……大姐不行了,快被你日死了……哦哦……哎哟,哎呦……你放过大姐……”

小哥一边猛日着一边说:“不行啊,我还没射呢……”

“大姐给你拿手,给你拿嘴吸出来……哎哟,哦哦……”强烈的快感反复冲击,陈淑珍觉得屄都快不是自己的了,“大姐的屄真的不行了……”

小哥却说:“嘴巴不爽,还是大姐的屄爽……”

陈淑珍已经完全受不了了,娇嫩的肉屄像是着了火一样,烫的浑身上下不停地颤抖。侧脸贴着地,被鸡巴顶的一动一动,只能发出呻吟的哀嚎:“哦,哦,骚屄不行了……哦……哦……骚屄受不了了,不要……哦哦哦……”

两个小时,陈淑珍的骚屄被那不似人类的巨大鸡巴整整日了两个小时,直到小哥嘶吼着把鸡巴再次深深插入到子宫里,终于喷射出了浓热的精液,一连喷射了快一分钟,又恋恋不舍的顶动十几下,才终于从已经被捏的通红的大屁股上放开手,用力一拔“啵”的一声,把鸡巴抽了出来,耀武扬威的甩动,还有一滴滴精液从马眼里涌出。

陈淑珍像是被玩坏了的肉玩具,四肢和奶子还在无意识得抽动,上半身趴在地毯上,嘴巴不受控制的张开,亮晶晶的口水顺着嘴角往外流,目光涣散,“呃呃”的轻声喘息。屁股却还是高高的撅起,屄眼子成了红色的大洞,白色的精液和骚水混在一起,从鼓鼓的子宫里涌出来,顺着大腿无穷无尽的往下流。

不知过了多久,陈淑珍才终于从疯狂的肉欲中回过神来,缓缓爬起,茫然的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家里。

……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