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行熟女刘莉

我从事的行业不表,反正客户一般都是小富一方的,因为我们的产品价值不低;时间地点不表,因为没有实际的意义。我的工作职责是销售管理,手底下有个小型的业务团队,团队里一群孙子除了不会做业务之外,别的啥都会。这就让我除了管理团队之外,还得偶尔谈点业务,来帮助那帮孙子们应付他们的业绩考核,同时也让自已对市场有个较为敏锐的感觉。

今年三月份的我在南面的一个地级市考察当地办事处,无意中在同类产品上见到一个电话号码,出于职业习惯打了过去,电话接通后那头有人粗哑着声“喂”了一下,忽然就听到一个女人尖细的声音远远地喊,“挂了,快挂了!”那个粗哑的声音也一下变的有些遥远,只听那声音喘着气说,“就不挂就不挂就不挂……”这三个字像一个节奏符号,伴着“就不挂就不挂”的节奏,肉体与肉体沉闷的撞击声告诉我,那边正在进行一场你死我活的肉博。我心想这人也有些意思,大中午也不闲着。这样的电话毕竟还是第一次经历,我有些兴味盎然,屏着气静听了大约有两分钟,电话断了……听着别人高潮连连,自已却忍精不射,这种感觉很让我纠结。打电话到宾馆前台询问:现在可有保健服务?回说现在都还在休息。无奈之下只好洗把冷水脸,下楼吃了午餐。下午我约了一个男客户一起喝茶,男人之间的业务,其实无外乎酒色财气,也许那天我心里焦燥,聊的全是色。客户也是个勾女达人,遍数他干过的女人,聊的很是投机。客户临走时给我留了几个圈内人士的电话,我一边用笔记录一边问一些具体问题,忽然我就发现我中午打过的那个让我焦燥的电话号码,心里没来由地紧张了一下,表面上却行之无事地指着那个号码问:“这个老板怎么称呼?”谁知道那客户忽然色迷迷地说:“她叫刘莉,是个美女唷!”美女?!那个粗哑的声音又是谁?我们这个行当中女人本来就少,能让一个勾女达人忽然色迷迷的美女更少。我又顺口问了一些常规问题,下面却不能控制地勃发起来,兴奋的很突然也很有硬度,就好像猝不及防的偷窥到一场激烈的性交一样,而这个过程中我也有参与。客户离开之后,我一直坐在茶楼里想象着这个叫刘莉的女人,想象着她发情的样子,她尖细的声音,她在我的身下叉着腿……这些纷乱的念头像春药一样,让我浑身燥热,饥渴难捺。

记得有个鸟人说过一句话:我们害怕的不是化为灰烬,而是无处燃烧。我在这方面绝对不是菜鸟,十来年花丛里打滚,也没有被乱花迷住眼睛,自信还是有一种淡定的,理智告诉我该先想怎么打电话,确定勾兑的步骤,但那天就是平静不下来。后来强迫自已回房间用五姑娘安慰了半天,才开始稍有条理。这事其实说起来挺诡异的,一个素未谋面的女人,一个激情迸发的电话,一个勾女达人的客户,一个断档求约的时间……我与刘莉就是这样开始了第二天起床换了个号码给她打了个电话,介绍了一下,她说那你过来面谈吧,声音不像昨日的尖细,挺圆润。问明了她的公司,寻了过去。前台小妹带着我去她的办公室,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一个声音在里面尖声说:“你们这是什么服务,打几个电话也没人管……”那声音和我昨天在电话里听到的一样,悄悄用眼神问前台小妹,小妹对我做个鬼脸,悄声道:“刘姐的计算机上不了网,没事的。”敲门进去,就看见一个穿职业装的女人拿着电话站在办公桌前,看见我们进去,伸手指指沙发,意思让我先坐下。她的背后是窗户,映着光,看不太清楚面容,但是轮廓挺柔和。这让我有些紧张,毕竟怀着鬼胎来的,又遇上她心情不好的当口。幸好她很快挂断了电话,冲我笑了一笑。这下我看清楚了,确实是个美女,笑的也很明媚。我突然觉得下身有些反应,更加添了一份紧张之情。这种情况在近几年都挺少见,我一直觉得自已面皮厚如城墙,利箭穿之不透的。慌张之下开口便问:“什么情况?”

这是一个极不得体的开场白,要是同行们听到,会笑掉大牙的,她微微一愣说:“计算机上不了网……”我又鬼使神差地说了一句:“那我帮你看看?我大学学的就是计算机……”我大学的确学的是计算机,但是我天知道我只是个半调子。这种随意对答的后果就是我坐到她的办公桌前,装模作样地摆弄前,鼠标舞出无数的枪花,网络也没有连上。正准备放弃的时候,忽然发现无线路由器上没插网线,上帝呀,这个我真是知道的,网线插上,灯亮了,网络正常了。我按捺着心中的小激动,平静地对她说:“网络好了,但是计算机速度比较慢,要不要我给你优化一下。”这个事情给我的教育就是,专业还是有用的,哪怕半辈子都不专业,仅仅偶尔小专业一次,也是意义重大的。果然她听了很是高兴,一连声说好,态度明显热情了许多我又用360安全卫士稍稍优化了一下,开机速度果然大大提高。接下来的聊天就顺畅多了,聊了产品聊了售后服务聊了家常,抛开我的邪念不谈的话,这应该算是一次很成功的拜访。告辞的时候,我忽然想起她的计算机上装有QQ,于是提议让她加我的QQ,声称如果计算机再有什么问题,我可以在网上帮她处理。末了开了个玩笑,说:“我是个很有用的人,我是个会修计算机的人。”这个笑话本不可乐,但是告辞的气氛很融洽。回到宾馆开了计算机就上网,一条好友添加消息闪呀闪,我的心情荡呀荡,呵呵。后面就是网聊了,网聊都是老一套,由浅入深,由简单到复杂,孙子兵法加三十六计一条一条往下用,一般的熟女只要愿意听你在网上扯淡的,那表示她最起码不讨厌你,听你用到三分之一的计策的,一般都对你有相当的好感。本人网聊年久日深,各种技法都有涉及,至于如何网上勾熟女,我回头再写一个故事。反正我跟刘莉就这样由现实转到了网上,由一面之交聊到生活。几次漫不经意地试探,最后聊到性爱,但是都止于纯技术性的问题,就这样一个月就过去了。

有天我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她给我打电话问我出差没有,她到了我所在的城市。朋友来了有美酒,客户来了有美女,女客户来当然是先美酒再献身了。酒吧喝酒的时候,我看着她春水荡漾的眼睛,知道好事将偕。一边听着音乐,一边想着如何最快让酒意上脸。毕竟是个重要的客户,毕竟还没有挑破那层纸,毕竟……太多了,不敢太造次,过场很重要啊狼友们。一瓶芝华士见底之后,她面若桃花,秋波盈盈地拍着头说:“实在不行了,回不去了。”这么明显的信号,我焉能放过,提出送她回酒店,她红着脸说:“不用了,我能回去的,离得又不远……”语声轻柔,欲拒还休的样子,我没有理会这一套,坚定地说:“那绝对不行,这样我怎么放心!”送到酒店大堂,她还做了一下挣扎说:“我到酒店了,你回去休息吧,麻烦你了。”我丝毫不为所动,这样的肥肉要是吃不上,我还休息个什么劲儿呀。更加坚定地告诉她:“我一定得送你上楼。”搀着她就进了电梯,她有些不好意思,按了楼层,电梯快速地上升着,我知道尽头就是一场欲望的盛宴,这个通身散发个酒气和香水气息的女人,很快就要在我的身下辗转承欢,我要用我粗鲁的阳具沾着她的花露,毫不留情地刺进她内心的深处……正胡思乱想着,电梯忽地顿了一下,有一个明显地下坠感,她惊叫一声,一把抱住我,我一反身搂住了她,“叮”的一声楼层到了。刷卡开了房门,房间的廊灯居然没开,黑暗中我一把搂住她,嘴就开始找她的唇,她摸索着关了房门,才迎了上来轻轻一颤,一个漫长而醉人的吻中杂着芝华士淡淡的香味。酒精和香吻刺激着我的神经,我下身挺直如枪坚硬如铁。紧紧地抵着她的耻骨,轻轻地磨动着,一只手伸进她的衣服里,准确地捉到了胸罩的活扣,轻轻地一捏,活扣弹开了,挣脱了束缚的丰乳,让我觉得胸前一震,像一朵突然绽开烟花。她抱着我轻轻地喘着气说:“我站不住了,站不住了……”便向地上溜了下去。我顺势就把她扑在地毯上,准确地吻住了她的乳头,一只手就钻进她的裤子里,摸到了一个浅窄的底裤,底裤上滑腻非常,我用中指轻轻地在底裤外面磨擦着,画着圈圈。她的手也在摸索着解开的皮带,抓住了我的阴茎,轻轻套弄着,嘴里呢喃不休。我用中指压着她的底裤,隔着一层布摸到了她的阴蒂,她轻轻地叫了一声,说:“快放进去!”我笑着问:“不要前戏?”她抓着我阴茎的手用力握了一下,说,“我不要前戏,我只要这个。”我明白这种熟女的需求,伸手拉下她的长裤,又脱她的内裤,抓了一把她的阴毛说:“地下脏上床去。”她顺从地坐起来,又躺了下去说:“我要你抱我。”我一下褪掉自已的裤子,抱着她在黑暗中找到床,一下子扔了上去。她刚说了一声,我就像狼一样扑了上去,粗暴地把她两条分开,挺着阴茎就捅了进去,她又是一声叫说:“疼!疼!慢一点,慢一点。”阴道里湿润一片,阴茎上是干的,刚刚顶进去时确定有些疼,我再抽出来插进去时,就毫无阻力了。一片温热包裹着我的阴茎,我紧紧地顶着她的阴道深处的尿道口。她双手抱着我的屁股,抱的很紧。我们就这样一动不动地顶着。那个电话里的女人,那个客户口中的女人,那个办公室发脾气的女人,那个酒吧里春水荡漾的女人,终于变成了我身下的女人。我问她:“喜欢吗?”她无声地点着头,黑暗里只有夜的色彩,狂乱的,粗暴的,淫糜的,放荡的……我们都将一一尝试。我九浅一深地抽插着,花径里水份饱满,她的阴道很窄,圈禁着我的阴茎,屁股往上凑动不已。这种九浅一深的抽插让她欲望得不到充分的释放,更加挑动着她的心弦,每一次深入的时候,她都用力地凑上来,准备着接受疯狂的蹂躏,但是缓缓退出去的阴茎,让她一次又一次无奈地放弃。她的呻吟声开始着急起来,像着火时拉响的警报,一双小手抱着我的屁股,抓的很紧。嘴里一直在催着:“快快快……”我依然故我,平静地动作,直到两只手开始有些撑不住身体的时候,才重重地刺进刘莉阴道的最深处,趴伏在她身上。刘莉大约是以为我要发力了,兴奋地一哆嗦,我感到下身一紧,她的两只手也抓的更加用力,我明白她高潮到了,开始用力地冲刺起来。女人在高潮的那一瞬间,需要的不是空虚的或是轻柔的爱抚,而是枪枪见血的冲刺。九浅一深改成了全力攻击,带着我的体重,把我的阴茎一次一次地顶到她的子宫颈,她的声音开始变调,圆润的嗓音开始破碎,叫的有些凌乱。“老公,老公,快,快,快,我来了,我来了,我来了,你快点操我,快点操我,啊……”伴着一声长长的尖细的叫声,一切归于平静。我下床摸到她的房卡,插进卡槽里。灯亮了,柔和的灯光下,地毯上的衣服显示着刚才的疯狂,空气中弥漫着一种骚骚的腥味,一个白嫩的女人张着大腿躺在床上喘气。我走到床边,她对我无力地笑了一笑说:“你太强了,我要休息一下。”我没言声地抱着她,睡了过去。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