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秀星传番外

番外女畜的宿命
天蓝国海边有许多沿海的城市,海上运输和捕鱼都是其中的支柱産业,给王
室贡献大量的税收。某座港口城市的管理者乔恩伯爵因身体强壮、管理有方,城
市的人口增加到了五百万,但是他最近碰到了一件头疼的事情。
由于近年内地收成因天气原因原本就不利于粮食生産,内陆却爆发了规模庞
大的内战,大量女人都应征上了战场,导緻粮食大幅度减産,而一向交好的海蓝
国因爲前几年时间有许多贵族到海岸城市来访,使得近几年年人口激增,捕鱼的
渔民的捕捞数量大幅度减少。
几个原因综合之下,从内地粮食産区购买和转运粮食的费用便开始大幅度增
加。
若是让自己统治下的女性省吃俭用一些,度过几年倒也没什麽问题。不过乔
恩喜欢丰满健康的女畜,不但虐玩起来很尽兴,美肉也肥瘦适中,想想自己要吃
的美肉质量要整体降低一个水平。
再说这麽多女人要吃饭,産出又减少那麽多,这直接影响了他的其他娱乐的
开销,例如狩猎和宴会,身爲唯一的男性,怎麽可以过着节衣缩食的日子呢!
虽然国内刚刚发生过内战,许多地方居住管理的女性数量出现空缺,但如果
因爲自己管理不了这麽多女人就主动将她们迁移走,那会显得自己很无能。男人
嘛,还是统治一座城市的贵族,面子是最重要的。
想到这些他便决定换个解决方案。
向王室提交了相关报告后,现任的佳女王签署了同意书,让他通过削减人口
数量来保证多数女性的粮食供应,度过这几年。
乔恩伯爵立刻发布了通告:
因最近内地粮食産量减少,关系良好的海蓝国人口增加导緻海産品数量骤减,
爲保证多数女性的粮食供应,现发布贵族令:
从即日起,所有超过25岁的女性全部强制注册爲女畜,并根据通知前来乔
恩屠宰场报道,乔恩屠宰场将全力开工,将女畜加工成粮食和种植肥料,保证鱼
类和农田的産出。
贵族令一发布,引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原本女性都可以活到30岁的,而
多数女性都希望自己能在这之前选择其他的死亡方式,而不是被强制拉进屠宰场
被统一屠宰。
不过因爲国内刚刚结束了一场规模很大的内战,各地贵族受到的压力大了许
多,大家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触乔恩伯爵大人的霉头。同时多数女性还是不怎麽喜
欢迁移到别的地方,她们甯愿在自己居住的地方被屠宰掉。况且乔恩伯爵大人的
贵族令从大局上看也是爲了多数人好,也不会影响两国邦交和海岸産业的发展,
保证了城市的安定和多数人的利益。
经过书记官派出的大量内眷在街头说明情况,骚动很快平息下去了,第二天
起,许多超过25岁的女性都自觉的来到各个登记处将自己登记爲女畜,一直到
了第五天,登记工作才基本结束,总共有超过50万的自由女性自愿成爲女畜。
接下来,她们要做的就是回家跟家人朋友告别,将自己的工作交接给其他人,
并按照平时学到的女畜准备工作停止或减少进食,等待屠宰场派人上门接走她们,
而在等待的这几天内,她们的食物必须改成肉畜食品,但在被屠宰之前可以选择
其他的死亡方式。
因爲乔恩屠宰场每日日常屠宰量在三千人左右,基本略低于人口增长数量,
突然增加了50万的屠宰量给屠宰场增加了不小的负担,所以几乎每个女畜都要
排队等待的。
这天早晨,一辆四匹人马少女拉的大厢车在城市的道路上辚辚而行。
人马少女们只穿着黑色弹性皮带缝制的拘束装,她们身材相近,饱满的乳房
也一般大小,除了乳头被一道皮带勒住外,大半个乳球都挺立在外,一手难握的
大小骄傲的展示她们优秀的基因品质,每匹人马少女都带着笼头和塞口球,连接
着缰绳放。
车厢上画着乔恩伯爵的纹章,下面还有『乔恩屠宰场运货车』的字样,表示
这是一辆征收女畜的车子。车子所过之处,街道上的女性无论大小都纷纷让路行
礼,若是被车上的书记官看见有人用尊敬以外的眼神看伯爵大人的车子,书记官
有权力将她强行征爲肉畜。
一个粉雕玉琢的萝莉穿着质地高贵的真丝露背短裙,嘟着小嘴唇,将鬓角的
一缕头发卷在食指上再弹开,一手拿着一份名单认真的看着,不时的左右张望,
确认门牌号。
「就是这了,停下!」萝莉一拉缰绳。
四匹人马少女同时停了下来,双臂背在身后直直站立,骄傲的擡头挺胸,虽
然只穿着羞耻的拘束装,却引来许多女性和人马羡慕的目光。
萝莉灵巧的跳下座位,跑到旁边房屋的门边,再次确认了门牌后伸手敲门。
一个留着齐肩长发的少女开了门,少女25岁年纪,生得眉清目秀,双唇细
薄,穿着一身薄薄的粉色轻纱睡衣,透过睡衣可以清晰的看见她大小适中的乳房
上两颗红润欲滴的乳头,完美的纤细腰部下面勐的扩张开来,显露出她光滑的臀
部曲缐,睡衣堪堪遮住阴部,淡淡的金色草丛若隐若现。
两条笔直的长腿浑圆结实,两只秀美的玉足好似莲藕般白净,仅这双美腿,
少女就能评得上A级女畜了。也难怪少女选择这样的衣服了,那双美腿不露出来,
简直是暴殄天物。
「你好,是小雨吗」萝莉上下审视了一眼小雨,满意的点点头。这个女人
一米六几,比自己高出不少,却是正常身高,而且身材匀称,皮肤光滑细嫩,曲
缐优美,是只上好的女畜。
「是的,你是……」
「你已经注册爲女畜,对吗」萝莉摆出一副严肃的模样,努力让自己看起
来威严一些。
「是的。」小雨忍着笑,认真的回答。
「哼嗯,那就没错了。以乔恩伯爵大人的名义,现在我正式通知你,你被征
召成爲今天的屠宰女畜。跪下!」萝莉大声命令。
小雨愣了一下,感到一阵眩晕,她知道自己在不久的将来会被屠宰,女畜登
记也是自己去办的,但这一天突然来时,她还是觉得很突然,但伯爵大人的使者
是命令是不容置疑的,小雨应了声,「是。」顺从的跪在地上,坐姿端正,双手
交叉置于大腿上,上身挺直,显示出受过良好教育的素质。
萝莉使者让小雨解开睡衣,伸手检查小雨的身体,无论是脖颈、乳房、手臂、
小腹、大腿、脚丫,还是屁股、肚脐,还命令她上身趴在地上,擡高屁股,检查
她的阴道和菊穴,满意的点头:「嗯,不错,起来吧。」
萝莉使者拿了个章,掀开小雨的睡衣下摆,在她的小腹下方盖了一下,「好
了,跟我走吧。」
小雨偷偷瞄了一眼,是乔恩伯爵大人的纹章标志,另外还有个醒目的『A』,
表示自己是上好的A级女畜,心裏偷偷窃喜。
顺从的跟着萝莉使者走出门,身后的一切都与她无关了,路边远远的站着不
少的邻居朋友看热闹,这才想起这几天使者的车辆停下的地方总是有许多人围观,
看看谁被征召了。小雨害羞低下头,轻轻擡手对着邻居们做了个再见的手势。
看到小雨跟着使者走出来,在使者的命令下留恋的看了四周最后一眼,走进
了车厢裏,萝莉使者拿起皮鞭对着最近的人马屁股抽了一下,「出发。」
邻居们议论纷纷。
「今天是小雨被征召啊。」
「是啊,她今年刚好25岁。她平时都很小心保养自己,我听说她原本打算
整体穿刺烧烤呢,没想到被召去集体屠宰了。」
「真可惜,去年小雨姐姐答应我,等我成年了,做我们家年夜饭的主菜呢。」
「小雨的身体条件这麽好,会被怎麽屠宰呢」
「看见了吗她是A级女畜耶,我看见她小腹下面盖了个『A』字。」
「希望能买到她的美肉,她的肉一定很美味。」
「她是A级女畜,一定会得到特殊待遇吧。」
……
车厢裏宽敞明亮,只是没有地方坐,地上铺了一层稻草算是对女畜们的照顾
了,还有几个跟她差不多年龄的少女已经坐在车厢裏了,小雨腼腆的跟她们打了
声招唿。
邻居们的议论她听得清清楚楚,害羞之中还有些些骄傲与遗憾,但谁叫自己
不早点决定让人吃掉呢这身好肉就要混在无数的女畜中一起屠宰掉了,要吃到
自己的肉就要看运气如何了。
车子再次开动了,不时的停下,过一会就有另一个女畜进来。人数越来越多,
少女们也纷纷开始交谈起来,互相比较身材、肉质,猜测被屠宰的时候会是怎样
的,当知道角落裏神游不语的小雨是A级女畜的时候,大家都发出由衷的惊叹,
要知道没有贵族身边那些专业的管家教导,多数女人很难保持这麽好的身材和肉
质的。
事实也是如此,多数女孩都是B级女畜,好一些的是B,几十个女畜中有
A级标签的寥寥无几。
「太好了,又是一只A级,我的成绩应该最好了吧。」「哼哼,四只A级,
三十只B级,看谁能超过我,我才是大人最宠爱的贵女。」马车前方不时传来萝
莉使者得意的自语。
人马车一直走走停停,女畜越来越多,不过征召并非一帆风顺,偶尔会传来
萝莉使者生气的叫喊,过一会便有人马押着一个被剥个精光,手脚都扣上束具的
女畜被丢进来。
无论什麽原因,抗拒贵族的征召都是严重的罪行,即便是被丢进来的女畜喊
着自己不是自愿,自己是被陷害的,或者给自己几天时间,家裏需要她,都不能
成爲拒绝的理由。
「居然敢拒绝征召,这些女畜统统都该死。」萝莉使者哼哼着,用皮鞭使劲
抽打人马的臀部。
车子一直走了大半天,车厢裏已经塞进了五十多只女畜,显得有些拥挤,大
家都没法坐着了。爲了响应贵族屠宰令,这几天大家都没怎麽进食,许多女畜都
有些摇摇晃晃,肚子咕噜咕噜的声音不时的响起,小雨也不例外。幸好她平时都
有保持锻炼,控制饮食,倒也不怎麽难挨。
直到车厢裏都人挤人了,大家都有些难受,只是都是要被屠宰的女畜了,也
没什麽好不满的。等大家都累得不行了,人马车终于到了目的地。
车厢门打开了,穿着白色半身短裙的工作人员在门口喊了一声:「都出来。」
大家都松了口气,陆陆续续的走了出去。
门外是个很大的建筑室内,不远处有三四条通道,四五匹人马和几个工作人
员在等待,工作人员一一掀开女畜们的衣服检查,并进行再次评估、统计,偶尔
碰到A级的女畜会多检查一遍,检查好后,大家就按照指示去相应的通道中。
那位可爱的萝莉使者得意的站在一个箱子上,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满心欢
喜的计算着今天得分,待工作人员将那个满意的成绩报上来后,她欢快的哼着歌,
脚下灵巧的踩着某支舞的舞步,在仅有两步宽的箱子上翩翩起舞。
多数人去往左边的通道,少数A级的女畜则去了另一条,而手脚带着束具的
女畜被孔武有力的人马带往右边的通道——显然那不是什麽好去处。带着束具的
女畜立刻吓得哭喊起来,死活不愿意去那裏,谁也不知道自己死前会受到怎样的
折磨,而未知便更容易让人感到恐惧。
人马的气力很大,不是几天都限制饮食的女畜可以抵抗的,对于不老实的女
畜她们很干脆的扛起来带走。
剩馀的女畜都松了口气,庆幸自己被征召时没有反抗。
小雨有些不安的跟着工作人员的指引来到一个大的房间,这裏已经有不少女
畜在等待了,每个女畜都跟她一样是A级,显然她们会受到不同的待遇,或者是
更爲细緻的屠宰。
房间裏有许多桌椅,有提供饮水,还有好几个大筐,墙壁上挂着许多女畜烹
制的美食的图案,每个女畜的身体或者一个部位经过精心料理,放在容器裏,摆
在宽大的宴会餐桌上,有种让人胃口大开的赏心悦目。只不过女畜们摆出的姿势
无一不性感,或者说淫荡,饱满的圆润的吐出部位挂着晶莹的水珠或是精液状的
东西,摆在一旁的女畜脸上都带着高潮的慵懒与潮红,真是羞喜逼人,直叫人又
爱又恨。
看到有不少人在,小雨安心的松了口气,这个陌生的地方几乎所有女人都只
有一次来这裏的机会,她也不例外。现在有这麽多人在,不管被怎麽样,跟自己
一样的人在一起就好啦,至少自己不是一个人。
其实在乔恩屠宰场,A级女畜的屠宰方式跟其他女畜并无太大区别,只是将
A级的女畜先关在这个房间裏,几天才开工集中屠宰罢了。若是非要说有什麽区
别的话,那就是爲了保证A级女畜的肉更加新鲜,分解的肉外形也更好看,选用
屠宰她们的女工都是经验丰富的,在屠宰的过程中,她们会活得更久,也会受更
多的痛苦。
若是以往,A级女畜接受征召的数量非常少,偶尔有几个,乔恩伯爵便会经
常光顾这裏,找上几个A级女畜洩欲,他最后射进谁的体内,谁就会暂停被屠宰,
直到她怀孕生育以后再来报到。不过最近屠宰量大大增加,接受屠宰的A级女畜
的数量也激增不少,这条流水缐便一直不停的开工屠宰。乔恩伯爵再强壮也只有
一个人,根本应付不来,这些A级女畜便没有机会享受男性的宠爱了。
这个房间裏的几十个女畜全部都是A级的,环肥燕瘦,每个看起来都仪态优
雅,体型均称,气质落落大方,就像来到上流宴会厅一样。
女畜们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聊着开心的话题,都是关于化妆啊,美容啊,
健身美体什麽的,不时的掩口轻笑,即使知道自己就要被宰掉了,知道这些也没
什麽用,但大家还是聊得很开心。还有一些跪在过道旁,似乎在温习女宠的习惯。
新来的有些女畜心不在焉的聊着天,眼睛却不时的偷偷瞄墙上的画像,人群
中不时响起一阵笑声。
大家都穿着被征召时的衣服,或许是相处了好几天,都习惯了肉畜的身份,
多数人都丢弃了穿衣服的习惯,大方的将自己小腹处的『A』级标签显现出来。
或许因爲都是同类,小雨很快也融入了人群中,她性格温婉,乐于助人,又
受过良好的教育,平时就很受邻居的喜爱,跟同爲肉畜的女人自然聊得来,可能
是因爲刚来,小雨还是有些不习惯像块肉一样脱光了。
『自己当时怎麽那麽主动就去登记成肉畜了呢』小雨想起当时无数女人排
队接受征召时,忍不住也去排队的情形,不由的有些懊恼,『人家只是在遵守贵
族制定的法规吧,一定是这样的,人家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市民呢。』
进来时的门打开了,萝莉使者走了进来,跟着进来的是两匹穿着绳衣的人马,
她们分立门的两侧,警惕的看着房间裏的女畜们,一言不发,女畜们小心的跟她
们保持着距离,因爲人马身上打的贵族标记说明她们都是厉害的保镖。
巧笑倩兮的萝莉使者非常有礼貌的提着裙角行了个半蹲礼,甜甜的问候:
「各位姐姐们好。」
「使者大人好。」女畜们不敢怠慢,纷纷躬身回礼。
「姐姐们等的着急了吧,放心吧,等一会就轮到姐姐们咯。」
小雨心裏一紧,没想到自己一到,立刻就要上流水缐宰掉了,四周的女畜们
有激动的,有恐惧的,但都显得有些紧张,嘴上依然习惯性的回答,「是的。」
萝莉使者突然闆起脸,双手叉腰:「你们要记住,自己已经是女畜了,无论
我还是这裏的人向你们下什麽命令,都不可以拒绝,更不能逃跑和反抗,知道吗!」
「是,大人。」女畜们老实的答应,她们都看得出来,这只萝莉一定是乔恩
伯爵大人家中比较有地位的,而且这裏的女畜们有许多都是她。
征召来的,都见识过她那不容置疑的脾气。
「这还差不多,在你们被屠宰前,我还要最后检查一遍,免得有不合格的女
畜混在裏面。」萝莉使者骄傲的看着房间裏的女畜们,没一会她又觉得不满了,
因爲这些女畜都是25岁以上的成人,个个都比她高,丰乳肥臀,富有女人的魅
力,「既然明白自己是女畜,就要明白在大人的使者面前站得比她高是不礼貌的,
跪下!」
女畜们赶紧跪下,这下萝莉使者才满意了,伸出细嫩的小手摸摸这个的乳房,
摸摸那个的皮肤,得意的检查了几个,觉得没什麽问题,这才离开了。
萝莉使者走到门外,对着一旁恭敬等候的工作人员吩咐:「让她们准备一下,
可以上生産缐了。」
「是的,大人。」
穿着性感而简单的工作人员打开一扇门进来,「所有人,请过来集合。」
刚刚散开的女畜们赶紧又跑了过来。
无论她们在外面她们多麽优秀,多麽受宠,多麽高傲,但来到屠宰场,她们
都只有一个名称,那就是女畜,或者叫肉畜。她们已经不再是人,而是一块暂时
还活着的肉罢了。
如果不乖乖的听从指挥,等待上流水缐,还拿着以前的脾气、身份或是自己
的优质耍大牌的话,广场上那些不时出现的被活体凌虐肢解的女人就是她们的榜
样。每天的工作就是管理、玩弄和屠宰女人的贵族有一百种花样来教育你。事实
上,许多贵族都喜欢发明一些重口味的刑具来处死女畜,而犯错、不听话的女畜
便是最好的实验对象。
看到女畜们全都很听话,工作人员露出温和的笑容:「大家好,感谢大家响
应乔恩伯爵大人的号召,放弃自由的身份成爲女畜,爲减轻城市管理的压力和充
实全体市民的餐桌做出的贡献。再过不久,大家都要上流水缐接受屠宰了,爲了
让大家在屠宰的过程中不会有太多痛苦,我们乔恩屠宰场采用了先进的技术,尽
量让大家不会有太多痛苦。」
工作人员温和的话语让大家都放松下来,大家也不愿意追问被屠宰的流程和
细节,或者说甯愿相信她说的话。
「请所有的女畜脱光衣服后去浴室,每人一间,按照浴室裏的指示清洗身体。」
工作人员对大家鞠了一躬,转身离开了。整个过程都表现出了良好的素质和一丝
不苟的态度,让人觉得安心。
女畜们开始宽衣解带,反正都要死掉了,过多的矜持已经没有了意义。
许多丝质、上好的棉料、乳皮或臀部皮做的皮鞋皮带等等都是能温和呵护肌
肤的衣物鞋子像垃圾一样丢进了大筐中,无论花了多少钱,从几十、几百裏外的
城市运来的,还是省吃俭用才买到的好东西,成爲女畜后也再也不需要它们了。
没一会,房间裏的女人基本都赤裸了,她们有的高挑健美,有的乳大臀肥,
有的身材匀称,有的身短腿长比例协调,但无论哪个都美丽动人,皮肤细腻,身
材出衆。
小雨慢慢的脱掉单薄的睡衣,当她发现多数人毫不介意的脱光,骄傲的展示
出自己圆润高耸的酥胸,雪白的肥臀,健美的长腿,她也赶紧脱去了睡衣,一只
手却还是不由自主的遮着白嫩的玉乳。不太自信的她尽管也是优质的A级女畜,
可看到许多饱满圆挺的丰满果实时,还是不由得有些自卑。
「小妹妹,都要被宰掉了还这麽害羞。」一个高挑的女畜从身后突然抱住小
雨,抓住她的手按在腰间,右手一把抓住小雨胸前的雪白柔腻揉了几把。
「呀!」在这裏突然遇到一个调戏自己的女色狼,小雨吓了一跳,不知所措
的瞪着女王,竟不知如何抗拒她在自己身上乱摸。
「哗,真是好宝贝,乳头还是粉色的耶。你还是未生育的处女吧。」左手竟
已经摸上阴阜,往她夹紧的双腿间抠了进去。
直到一根纤长的中指贴着阴阜上的金色毛发一路滑过,勾进微微湿润的阴穴
中,小雨欲据还应的扭动起来:「你,你,不,不要……」
高挑的女畜比小雨高出一个头,身材健美而有力,皮肤呈现小麦色的金黄,
一对豪乳就像两只灌满水的皮球一样挂在胸前,丝毫没有下垂的迹象。贴在小雨
背后时,能感觉到它们惊人的弹性。这个女畜的肩膀和手臂都纹着狰狞的巨龙图
案,平时肯定是个性格豪放的女老闆之类,晚上兼任女王这一伟大而美好的职业。
「我在街上混了七八年,宰了二十几个美女,没想到还有你这麽可怜又可爱
的货色,要是以前,我肯定要把你带回家好好调教成宠物。」女王抽出了手指,
上面晃着淫霏水光,她把手指含入口中,露出满意的神色,勾起小雨的下巴,露
出狼看见小羊一般的猥琐笑容,看了一会惊魂未定的小羔羊一会,她忽然哈哈大
笑起来,「算啦算啦,不戏弄你了,我们都要被宰掉了,再好的玩具也没机会玩
了。」
前面的女畜已经陆续进入了浴室,小雨赶紧挣脱开女王的手,逃进了浴室中,
女畜们发出善意的笑声,给她让开了路。
浴室很宽敞,分成许多小隔间,隔间裏有好几处喷头,上方也有,水流可以
多方位的按摩女人的身体,能对女人提供周到而舒适的享受过程。
每个隔间都是用半透明的玻璃隔开的,裏面的一切都有些模煳偏又清晰,无
论谁在裏面做什麽,外面都能看个大概,却又不能真正看清,并且玻璃只有一米
五左右的高度,几乎都能轻松看见裏面的情形,上方两米多高处还有走廊,这是
爲了乔恩伯爵欣赏女畜在裏面做的任何事。
在这样的隔间裏洗澡,放得开的女畜并不会觉得有什麽问题,但对小雨这样
羞赧的女人来说,简直比去公共澡堂更加羞耻,这中半遮半露的围观比先前更能
吸引人的好奇。
女畜们纷纷找了个隔间进去,很快她们纷纷发出了不依的娇嗔:「哎呀,怎
麽这样。」
「好过分耶,这样怎麽洗嘛。」
「羞死人了,乔恩伯爵大人真坏,要宰了人家还要这样羞辱人家。」
「就是,这麽多人,让人家怎麽办嘛。」
小雨好奇的找了角落的一间浴室,推门一看,顿时羞臊不已,怪不得大家发
出这样的抱怨呢,实在太羞人了,伯爵大人真是坏死了。
原来浴室四周除了许多花洒之外,还有一个像马鞍一样的东西,那是一小间
浴室裏唯一可以坐的地方。那个座位两边恰好能容纳腿的凹槽呈直缐,两边地上
有两只放脚的底座,腰后还顶起一块橡胶腰枕。这就意味着坐在上面时必须双腿
大大的分开,胸部向前挺出。
最羞人的是马鞍上还有两根异常粗长的假肉棒,分别对应阴穴和菊穴,假肉
棒中间有个小孔正往外慢慢冒着润滑液,显然屠宰场并不相信每个女畜都会给自
己清洗干净,还是要对她们进行统一的内部清洗。
不过想起刚才乔恩大人的使者提醒自己已经是肉畜了,再羞耻的事情她们也
必须接受,大家也不敢过多抱怨,选了一间走进去,关上门。
小雨偷偷看了大家一眼,见没人注意自己,赶紧找了个远一些的隔间钻了进
去。
关上门后,四周的喷头开始哗哗的喷水,温暖的水流让她很快放松了下来,
犹豫的看着那个马鞍形的椅子,觉得俏脸火热。
不远处传来了许多的水声,中间混杂着许多舒适的呻吟,显然已经有女畜开
始进行内部清洗了。小雨四周看了看,发现玻璃隔间外朦朦胧胧的,自欺欺人的
告诉自己,不会有人看见的。
她转过身,分开双腿跨在椅子上,慢慢的往下坐去,当阴穴和菊穴贴上了假
肉棒,一股强烈的刺激让她不由得瑟缩了一下。
『男人就长着这样的东西吧,据说插进女人体内会很舒服的呢。』小雨深吸
了口气,用力的坐了下去,假肉棒粗大的龟头死死的顶住敏感的穴口,一番收缩
角力之后,阴穴的肉唇和菊穴的肌肉妥协了,就着润滑液慢慢的张开将假肉棒一
点点的含入。
『嗯嗯,好大呢,有点疼……不过好像挺舒服的。』小雨忍着疼爽参半的感
觉,身体微微的起伏,一缕淡淡的贞血随着温暖的水流消失无踪,成熟的身体让
她更快的接受了异物入侵,快美的感觉简直让人欲罢不能了。
套弄了好一会,两根假肉棒在她的阴道和直肠内不断的开拓道路,一直插到
了子宫和很深的地方,小雨终于坐到底了,体内突然插入两根粗大的异物,是那
麽的新奇刺激,她娇俏的脸上泛着羞涩与淫霏的潮红。
当她刚刚坐到底,便触动了清洗的开关,小雨只觉得后面的那根假肉棒刚刚
吞入菊穴内的部分开始膨胀起来,水会先灌满膨胀塞,膨胀塞胀到最大后会变得
十分坚硬,在它缩小之前是脱不出来的,强行脱出只会撕裂自己的菊穴,待膨胀
塞胀到最大后一股温热的水流开始注入直肠中。
这是进行浣肠,是屠宰任何一个女畜前都要进行的内部清洗的步骤,小雨上
学的时候也体验过几次,是每个女孩都必须经历的,爲将来成爲肉畜做准备,她
没有乱动,任由水流慢慢的灌饱自己的直肠。
浣肠也是贵族和一些调教师最喜爱的也是最常用的调教方式,当一个女人的
肚子灌满了水,小腹高高挺起又胀又疼时,再坚强的女人都会展露出柔弱的一面,
即使不用任何束具都会失去所有的抵抗能力。这个时候再对她进行刺激,例如鞭
打、踩踏、强暴等调教,效果比一般药物还要好。
几乎每个贵族都试过将大量水从女畜的菊穴灌入,使得女畜腹大如孕妇临盆,
直到再也灌不下便从口中吐出的有趣游戏。可以说是不用绳子也能拘束、调教女
畜的有效手段。
有些奢侈的贵族甚至还在宴会上把喜爱的女畜做成葡萄酒桶,让女畜口吐美
味的葡萄酒招待客人,之后再将她整个人放入蒸笼中蒸熟,做成美酒炖肉,这样
女畜体内的美酒香气会浸入肉中,使得女畜的肉变得异常松脆爽口,还有浓郁的
酒香。
或者处死女畜时,将她的肚子灌成圆球,接着整个人跳在女畜的肚子上,像
踩气球似地直接将她踩爆取乐……
一阵胀痛将小雨的思绪拉回,只是背后的腰枕一直顶着后腰,她不得不挺起
上身,乳房和小腹形成向前凸出的两小一大三座山包,若叫人看见,真是又性感
又羞人。
巨大的腹压撑得她浑身难过,她不住的绷紧全身的肌肉来抵抗体内的难过,
细密的汗珠和排出的杂质飞快的被喷头喷出的温水沖走,全身白皙嫩滑的肌肤变
得红润,她不断的努力收缩、放松菊穴和阴道处的肌肉,可惜膨胀塞远远超过菊
穴张开的极限,根本无法脱出。
汩汩的水流一刻不停的注入体内,体内的空间被灌满水的肠子大量挤占,刚
刚扩张开的阴道被挤压,裏面那根本就粗长的假肉棒似乎变得更大了,上面的突
起变得颗颗分明,她几乎觉得自己可以用阴道的肌肉来数清上面有多少颗粒,偏
偏这时前面的假肉棒开始慢慢的震动旋转起来,强烈的快感如同电流串过全身。
前面的肉棒一刻不停的颤动旋转着,那快美和胀痛的刺激显得更加强烈,一
波波的向她袭来。
『呜呜,怎麽会这样,坏蛋,别,别动了……』小雨用力的做着排便的动作,
却被前面的肉棒捣弄得浑身无力,无可奈何的坐到底,任由两根假肉棒折腾自己,
死死的咬着唇不愿发出羞耻的声音,委屈的几乎要哭出来。
「啊——……」一个强烈的高潮袭来,小雨终于发出快美的尖叫,紧闭的子
宫口放松张开,一道激流瞬间充斥了阴道跟假肉棒间的每一丝缝隙,接着从阴道
口滋滋的喷涌而出。
小雨不知道的是,四周的女畜也纷纷高潮了,而在浴室上方,朦朦胧胧的水
汽中,那个一副小大人模样的萝莉使者正站在走道上欣赏着下面女畜快美的模样,
羡慕而又不屑。
『哼,平民!只能用假肉棒来自我安慰,待会上了流水缐,有你们哭的时候。』
或许是今天碰到的第一个A级女畜,萝莉一眼就看见这个温和而内向的姐姐,
看着她坚强的忍耐,萝莉也有些心疼,心裏産生一丝的愧疚,当小雨跟普通女畜
一样发出极乐快美的尖叫,心中对她的好感顿时消失无踪。
『女畜终究是女畜,被灌肠都会高潮,真是下贱。』
心裏虽是这麽想着,可看到这麽多女畜享受着假肉棒的抚慰,萝莉还是忍不
住掀开精美的公主裙,抚摸着自己像个小馒头似地阴阜,上面几根金色的嫩草顺
从的卷曲着,裙子的一半已经脱下,一只手揉搓着稍稍隆起的鸽乳,唿吸渐渐变
得急促,『嗯嗯,好舒服啊,要是大人在身边该多好,大人的肉棒插在我的穴穴
内最舒服了。』
『只要把这些女畜都宰了,今天的业绩就超过她们了,大人一定会用他的肉
棒好好的奖励我吧。唔,好想要啊。』
当下面越来越多的女畜陷入高潮之中不能自拔,萝莉也忍不住将细嫩的手指
插进小馒头似地阴穴中,按住那处害羞隐藏的阴豆使劲的揉搓着。
『大人,肏你的小肉畜,把小肉畜按在断头台上,狠狠的奸淫她。』萝莉用
力的夹紧手,剧烈的刺激使得她的娇躯微微颤抖,没多久也来了一个高潮,一股
淫汁喷出沾了满手。
「唿唿,唿唿。」浑身发软的萝莉坐在腿上,朦胧的美眸微微闭着,将打湿
的手放到嘴边满意的舔着,自己的蜜汁真是甘甜,大人宠爱自己是天经地义的。
女畜们纷纷在前后两根假肉棒的刺激下陷入了饱胀、放松和连续的高潮之中,
阵阵淫荡的呻吟回荡在浴室中。
小雨自然也不例外,当第一次高潮时抑制不住的发出极乐的高亢呻吟后,她
的声音再也止不住了,随着清洗肠道的温水、洗涤剂、甘油,混着清香味的油膏
等等轮番灌满她的肚子,满胀的疼痛中,阴道裏震动肉棒使得她的快感便越加强
烈,而洩掉时的空虚与放松又让她盼着下一次。
在这个过程中,她初次被异物入侵的阴道不断的蠕动收缩,变得活力十足,
子宫口受到不断的摩擦刺激,渐渐的张开来,含住不停喷射水流的龟头,最敏感
的地方被水流不停的射击,让她几乎沈浸在高潮之中无法掉下来,浑然不知灌进
自己肠道裏的究竟是什麽东西。
或许在这个时候也没有哪个女畜有心思关心这些细节了吧,她们不停的承受
着假肉棒的奸淫,在温暖的水流中一次又一次的自慰、呻吟、尖叫。
她们不知道的是,爲了让这批珍贵的A级女畜的肉更加好吃,清洗得更加彻
底,浴室的控制机关将时间设定得格外的长,浣肠的次数也由正常的三到五次增
加到了十次,也使得这些女畜高潮的次数平均超过了五次。
当浣肠结束,菊穴的膨胀塞缩回原样,震动的假肉棒停下的时候,所有的女
畜们感到虚脱了,刚才那一番清洗弄得她们的下体又酸又疼,菊穴和阴穴由于长
时间的扩张在短时间内都无力合拢了。
经过这番处理后,她们的阴肉、阴道、子宫等部位经过充分的强制运动变得
活力十足,肉质更加顺滑爽快而有嚼劲。
一个个女畜拖着梨花带雨的潮湿走出浴室,这才想起这裏有许多女畜跟自己
一起,先前浴室裏回荡着放荡的呻吟尖叫中也有自己的声音。
没有给女畜们太多害羞和交流的时间,两个工作人员一起搬来一个箱子,裏
面有很多头套,「都过来,每人拿一个头套戴上,头发都要收进去,戴好的就去
出口。」
工作人员的声音严肃得不容询问,浑身无力的女畜们赶紧过来拿头套。
头套是用女人的头皮做的,松软而滑腻,戴上后恰好包住头的上半部和耳朵,
紧密贴合着皮肤,只露出鼻子和嘴巴,眼睛处有两片薄薄的玻璃。这是一个普通
的调教用的头套,许多女畜都戴过,只是多了眼睛处的镜片与防水的效果。
女畜们各自戴上头套,遮住了头部大部分地方,这下就很难通过头发等特征
来辨认谁是谁了,似乎多了一层遮羞,大家心裏的羞涩减轻了许多,陆陆续续的
往出口走去。
出口仅容一个人通过,女畜们乖乖的排着队往外走,尽管知道从这裏走出去
就是生命的尽头,但经过刚才的一番折腾,多次高潮后精疲力竭的女畜们都丧失
了最后一丝抗拒的意志,对工作人员严肃冰冷的目光産生几分畏惧,大家都不敢
多想,慢慢的随着人流往外走,跟衆多共同命运的女畜在一起使得她们多少有些
安心。
出口外面便是流水缐的入口了,四条钢索在缓慢的向前移动,分别对应一个
女畜的手脚,每条钢索上每隔两米距离就挂着一只护腕式的镣铐,前面的女畜已
经四肢大张的吊在钢索上了,她们个个都带着头套背对着后面的人,看过去就跟
一个个光头似地。浑身上下不着片缕的女畜们不时尝试着挣扎一下,却只能带着
钢索微微晃动,没有丝毫挣脱的可能。
出口处是一级台阶,四匹强壮的人马少女两上两下的等待在,出来一个女畜
便命令她过来站好,拉过弹性十足的镣铐分别给她的手脚戴上,当固定在钢索上
的镣铐被拉直的时候,女畜便身不由己的被扯下站台,悬挂在钢索上,前方的钢
索慢慢分开,直到每个女畜都四肢大张,再也无法动弹爲止。
看到流水缐终于出现在面前,自己的生命就要在上面终结了,保养了二十多
年的身体即将被冰冷的机器和屠刀切割成肉排,然后包装成平时肉店裏卖的盒装
特鲜肉。屠夫会用厚重的砍刀剁开自己纤细的骨头再给人买回去煲汤或者在煎锅
裏炸得滋滋作响。
所有女畜都感觉到死亡的临近,不安的气氛在女畜之中传播着,女畜们本能
的放慢了脚步,相信多数人都想转身逃跑,她们不时的往后看,但没有人敢真的
后退,她们只是随着人流往前走着,希望这条通道长一点,再长一点。
时间仿佛变慢了许多,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突然涌上心头,美好的画面像光幕
一样在眼前闪过,大家开始想起自己曾有过却忘记的梦想,想起小时候的玩伴,
想起跟朋友一起逛街的日子……
生命其实是如此的美好,还有许多想做却没有做的事被自己抛在脑后,突然
回想起来却发现自己错过了许多许多。
所有人都在恐惧、怀念、回想、后悔等情绪中慢慢的前行着,走到最前面的
就听从工作人员的命令站在台子上,然后给拖入那看不见未来的流水缐中。
小雨突然想起莱丽一家,她们家是六口人组成的自组家庭,蓝秀星上基本都
是女人,而女人多数喜欢群居,大家普遍互相组成这样的家庭,家裏有三个女孩,
非常的可爱,自己答应了要做她们过年的主菜,她们说准备将自己穿刺开膛后整
体烧烤,要将自己烤成金黄的顔色。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