挟奸林雅

林雅,年近三十,身高约1.63米。容貌艳丽,气质高雅,人如其名。体 重约五十公斤。三围标准,胸部高耸,没有丝毫的下垂。腹部扁平,屁股挺翘、 浑圆。声音如百灵歌唱般悦耳动听。
一、挟奸美少妇林雅
林雅人长得非常漂亮,有163釐米的身高,三围标准,但平常不大理人, 很多人都想同她有一手,但苦于没有机会。
真是天助我也。有一天她同我一起在办公室工作到深夜,叫我送她回家。到 她家楼下,她顺口叫我上去喝茶,我求之不得,立马同意了,这时她不好拒绝, 只好让我进入她的家。我心里偷乐着,我心想,今天是绝佳的上她的机会,可千 万别错过了。
过了一会儿,她端出一杯茶来,同我对面沙发上谈话,我看她刚才将房子的 里外门的锁匙放在我的沙发扶手旁,就顺手将锁匙偷着放进了我的口袋,她没有 看到,我心里觉得爽死了。同她谈了一会儿话,我就假装有点睏,藉口离开了她 家。
她送我到楼下,看着我将门关上了,就转身上楼了,我立即就开了她的家门 进了她家,头还能看到她上楼的背影。过了会儿,我蹑手蹑脚地走到她的房间 外的厅里,只看到她的房间里射出了淡淡的橘黄色的灯光,我站在厅里的黑处, 她根本看不到我的。
这时,我看到她开始脱下身上的衣服。她先脱去外衣,然后才脱去纯白色的 内衣,这时,我看到她的上身只穿着一个粉红色的乳罩,全身在灯光下发出了一 层洁白的光。
刚看到这,只见她伸出双手到背后解乳罩的对扣。我的眼睛被她的洁白肉体 完全吸引住了,只见她解下乳罩,两只小白兔一跳,两个丰满的乳房从胸罩的束 缚中蹦了出来。她的乳房浑圆,乳晕有若铜钱般大小,乳头是粉红色的,有若一 粒小小的豌豆,在风中一吹,我看到林雅的乳头马上竖了起来,有如风中颤抖的 小粟粒。
这时林雅又开始脱下裙子,只见一朵镂空的红花从她的内裤中飞了出来,小 小的内裤勒住了林雅的腹部,露出丰满的屁股,扁平的小腹。她又将内裤脱下, 我看到她的大腿根处有一丛阴毛髮出亮黑的光来。
林雅将衣裤脱好后,就转身走进了浴室,过了会儿,我听到她的浴室中传来 了淋浴的水声,因为她认为家里只有她一个人,所以浴室的门也没有关上,我走 到她的卧室门外,往里一看,只见林雅全身上下没有一丝一缕,白白净净的,在 用双手轻轻地搓着两个乳房,她微微闭着双眼,唇中发出了长长的呻吟声。啊, 原来林雅在边洗澡边自慰。
我情不自禁地也将手伸到我的内裤里搓着我的阴茎,边看林雅自慰边用手套 弄着我的长肉棍。过了会,她又将手伸到她的阴道处抚摸,还用中指插进阴道晃 动着,呵呵,看林雅平常的端庄样子,很多人都被她的冷艳所迷惑,原来她在家 里无人之处也会自慰呀!我顺手拿出了小型迷你摄像机将林雅自慰的过程全部拍 了下来。
林雅洗完澡后,用清香的爽身露轻抚充满肉慾的身躯,纤纤的手指拂过的肉 体,慢慢泛出淡淡的幽香,那是肉慾之香,是充满挑逗的动作,是能勾引无数男 人的肉体。那双乳房坚挺地在胸前傲然耸立着,随着林雅的手指在一抖一抖的, 真是引人入醉的波波。
当纤指拂到肉洞时,只见林雅的口里发出「唔……唔……」的呻呤,只见红 洞里流出了粘粘的淫水,顺着纤巧的大腿流到了大腿的内侧,林雅将中指伸进了 阴道,快速地挖着肉洞里的每处肉肉,里面的淫水不断从幽洞里泛溢到腿根。随 着中指速度的加快,林雅全身一直不断扭动着,并发出淫荡的春叫。我在外面将 全部过程拍下来了,我想:好个淫荡的林雅,你的肉洞快属于我啦!
过了会儿,只见林雅挪动着软棉棉的身躯走到卧室里,慢慢地躺到床上,全 身没有一丝的衣裳。林雅全身是「大」字地躺在床上,仰面躺着,真是春光无限 好啊!除了屁股不能看到以外,林雅的全身现在是一览无遗了!
这时我也顾不得许多了,我走到林雅的床前,轻咳一声,林雅听到异响马上 睁开春光荡漾的眼神,「啊……你……你……」林雅语无伦次地对我说道。
「我干嘛了我想干你,林雅,我想现在上你!」我边说边笑着,走到她的 跟前。
林雅非常紧张,马上用双手摀住两个乳房,可忘记了下面的裸露的阴部,我 笑着对林雅说:「你的阴道怎么不遮掩了啊你的两个乳房我刚才已经看得很清 楚了,只有阴道没有现在看得这么清楚,谢谢你!」
林雅被我这么一说,马上又将手从胸部往下移,可是遮住了阴道,两个乳房 又暴露在我的眼前,林雅叫道:「快出去,快离开我的房间!」
我慢慢走到她的床前坐下,对她说:「林雅,不要再装了,你的刚才所有的 动作我都看到了,且也给你录了像,要不要播放给你看看」
林雅听到我话,轻声说道:「你有什么要求」
我回答林雅说:「一个男人看到你的裸体会有什么要求就是我的要求!」
林雅想了想说:「好,我明白!但只准一次,以后不能再提任何要求,你能 做到吗」
我听到林雅的回话,心里高兴极了,但口里只说:「要任我干一次才行!」
林雅说:「好!」
林雅走到我的跟前,说道:「你要我如何做」
我说:「先给我来个冰火九重天吧!」
林雅说:「好!」只见林雅俯下身子,解开我的裤子,用纤纤细手将我的阴 茎搂了出来,只见她张开玉唇,用薄而性感的嘴唇含住我的肉棒,双手握住我的 棒,林雅用舌头轻轻地敲打着我的阴茎,用舌头顶住我的棒眼,我爽极了,棒头 上流出了兴水,林雅用嘴唇吸了进去。
我受不住了,将林雅翻倒在床上,扑进林雅的怀里,用唇含住她的乳头,狠 狠地吸着,林雅发出了淫荡的欢叫声。我用另一个手捏住林雅的乳房,用膝盖顶 住她的阴部,她在我身下不断扭动着充满淫慾的肉体,口里自然的叫道:「唔… 唔……快点!快点上我!快点干我!」
我翻身起来,俯在林雅的张开的双腿间,将她的双腿拉开,起她的膝盖, 将她的双腿往外掀开,只见林雅的肉洞全部展现在我的眼前!林雅的阴道小巧玲 珑,不胖也不瘦,阴道的裂逢上一丛发出亮泽的阴毛将林雅的阴道点缀的性感漂 亮极了。
林雅的阴道口两旁的大阴唇是粉红色的,我用手摸过去时,感觉到林雅的大 阴唇非常的软,且有肉感。在大阴唇的内侧是林雅的小阴唇,她的小阴唇吸住了 阴道口,将阴道口遮掩住了,看不到阴道的内部。小阴唇是深红色的,是两片小 而嫩的淫肉,上面沾着流淌不已的淫水。
我将林雅的肉片分开,只见一个幽幽的肉洞现了出来,里面完全是红嫩的阴 道和淫水,我问林雅道:「林雅,要不要我干你」
林雅急促答道:「哥哥,快,快…快点干我林雅!林雅我需要哥哥的肉棒! 快……快……!」
我听了后再也控不住自已了,狠狠地将林雅的屁股起来,将林雅的阴道凸 现在我的肉棒前,用我的阴茎对准林雅的阴道口,勐浪地往里插入,只听:「哎 呀……爽死我林雅了!」
我不停地在林雅的腹部用九浅一深的方法蹂躏她的阴道内的肉,狠狠地插着 她,我的肉棒充溢着血色。林雅被我插得大叫:「情哥哥,再快点……我的肉肉 里好痒……好痒……快用哥哥的大棒为林雅我搔这快折磨死我的阴道大痒!」
我听了后挺起大棒,死命干着林雅的阴道。林雅用双手搂住我的腰部,用双 腿夹住我的屁股,挺起腹部将她的阴道往我的阴茎上撞击着,只听林雅乱扭着身 体大叫:「爽死我的肉肉了,我的肉肉好爽,哥哥……棒棒……插死我林雅吧, 快插死我林雅吧!我的阴道好需要哥哥的大棒插!」
我听了林雅的淫叫,大脑里一冲,精液一古脑地准备往她的阴道里射,恰好 林雅这时也到了高潮,只见林雅阴道里也射出了一股阴精,直接喷射在我的龟头 上,我一激灵,精子全部射进了林雅的阴道里。
过了会儿,我问林雅:「你爽不爽」
林雅答道:「唔……你坏……你坏……我还没有爽够你就出来了,我还要… 还要哥哥的肉棍!」说完,林雅抓住我的阴茎就往嘴里含,用嘴吸着我的龟头, 我的龟头上沾着林雅的阴精和我的精液,林雅吸着龟头上的淫液且将它吃进了嘴 里。
不一会儿,我的阴茎在林雅的嘴里又开始勃起了,足有九寸长,直径快有一 寸大。林雅看到我的阴茎又开始勃起,高兴地将阴茎直往嘴的深处引。这时林雅 嗲声说道:「哥哥……你也玩妹子的肉肉好吗我的阴道好痒,哥……用你的手 指插妹子的阴道好吗」
我听了后好兴奋,平常装着高不可攀的林雅终于露出了她的淫荡本色了!她 平常在单位高不可攀,现在因为情慾的控制林雅终于露出了她最淫荡的一面了!
林雅俯在我的跨部,用整个口含住我的阴茎,一直用力地吸着,我非常的兴 奋,将林雅的头往我的阴茎上按,她被我的阴茎堵住了的嘴巴,只能听到林雅发 出「唔……唔……」的喉声。
二、荡妇林雅
自从林雅被我挟奸后,她一见到我的时候都会暗送秋波,我在没有人的时候 也会快速将手伸进林雅的档部摸她的阴道,有时拧她的屁股,有时将手从林雅的 领口处伸进她的胸部抚摸她的两个乳房,拧她的两个乳头。
在办公室没其它人的时候,我会掀开林雅的裙子,将她按在办公桌上,从后 面干她的阴道。每次我要玩林雅的时候,她都会非常配合我的动作,随我如何都 可以。有时她预计到我会玩她的阴道,还会不穿肉裤让我随时可以干她的淫洞。
有天快下班时,林雅走到我的办公桌前问我:「哥,你今晚有空吗我只有 一个人在家,好怕,且最近肉洞被哥开发后好痒,我常常在深夜中醒来而无法自 控,希望哥今晚来我家陪我好吗」
我头看了林雅一下,只见林雅的脸部粉红,如被桃花映照着般美。本来我 当晚是有其他的事,可看到林雅如此的淫荡,我的心被她勾动了,所以笑着回答 她:「好,看在你最近表现得不错,我今晚好好地干你,让你吃个饱!」林雅听 了我的回答,高兴地亲了我的脸颊,顺手往我的裆部摸了下,转身就回家做准备 来迎接我晚上的光临了。
到了傍晚,我在家痛快地洗了个澡,往身上洒了点法国香水,然后就起程到 林雅家採花,采林雅胯下的嫩肉花,采林雅的两朵乳冰花。
刚到她家的门口,想不到林雅已经等我好久了,从她的哀怨的目光中和焦急 的语气里我听到了林雅的等我的不快。但她看到我到她家里,立马就用双手搂住 了我的脖子,吊在我的脖子上,用香唇迎上我的唇,死命地吻着我的唇和舌头。
她的胸部紧贴着我的胸膛,我的胸肌被林雅的两个乳房压着,舒服极了。我 顺手搂住林雅的腰,用手拧了拧林雅屁股上的肉,对她说:「林雅,等不及了是 吗我的宝贝,今晚老哥要让你昏死在我的肉棒下,让你看到我的肉棒就怕!」
林雅回答道:「哥,小雅的阴道就是为哥而生,就是让哥专用,今晚哥将小 雅干死吧!哥,你快点来干妹妹的肉肉吧!小雅的肉肉是永远是只属于哥你的, 只准哥来专门享受!我的阴道下面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爬动,我的肉洞里好痒好 痒,快点用哥的肉棒伸进小雅的肉肉里为我搔痒吧!」林雅一边急匆匆地说着, 一边用手伸进了我的肉裆握住我的阴茎乱搓着。
我看到林雅被我调教成如此淫荡的小荡妇,心想:真是杰作呀!平常高不可 攀的林雅居然成了我随时可享用的小荡妇,不管何处,何时,我都可以随时随地 的享用,林雅成了我的小蜜荡淫妇了!
我搂着她走到她的卧室里,她的手还是握着我的小弟弟不放,还用手吊着我 的脖子不捨得放,整个人都偎在我的怀里。我笑着对林雅说:「从前我想干你, 你都不理解我想干你所受的内心煎熬。现在你突然变得这么淫荡,真是活生生的 大淫妇呀!」
林雅嘤咛一声对我说:「我是大荡妇,但我只对哥你淫,只对哥你荡,别人 想动我的一根毫毛都没门。我的小肉肉只对哥你一个人开放,只有哥你掌握着林 雅我的肉洞钥匙,只有哥你一人才能打动我的淫心!哥,快来干我吧,我等这一 刻等了好几天了,请你快点来干我吧!」说着说着,林雅就将整个身体倚在我的 怀里,一直往我的怀里钻进去。
我拍了拍林雅的娇脸蛋,她的脸上的皮肤白里透红,好像可以弹破的透明的 冰糖葫芦,让人既想咬,又想舔,更想吞进肚里慢慢消化,融为一体。
我捧起林雅的脸,注视着她的被春情所充溢而略显发痴的双眼,她这时已经 完全被淫慾所控制了,根本无法冷静下来了,只有一个念头:快点干她!干她的 淫洞,干她的阴道,搓她的乳房!所以当我在看她的脸时,她就贴上我的脸,用 随时会被弹破的脸蛋蹭着我的脸,并且用身体的言语来发出情火的愿望。
她一直用自已的胸部撞我的胸怀,用下半身一直对着我的胯部挺挤着,碰撞 着,口里低声呻吟:「哟……啊……快……干吧…干我的肉肉…干我的洞洞…… 压死我的淫躯……哥,我要你的大哥哥来干我的小妹妹……快点好吗快吧…… 哎哟,我的洞洞里被火烧着了,哥,快用哥你的灭火器来为雅妹的肉洞灭火,不 然雅妹会被洞里的大火烧死了哟……」
林雅说着说着就脱下了全身上下的衣裳,并且也将我的衣裤都扯了下来,顺 着林雅自已的不停的动作,她将我压在了床上,我看到林雅已被慾火烧痴了的神 情,心里偷偷乐着,想:等下再让你林雅尝尝我的雄风,现在先挑旺你的淫火, 让你这表面一本正经,实是一个荡妇的林雅无法控制,最后我再玩死你!让你永 远无法摆脱我的肉棒的辖制。
林雅将我压在身下,我仰面躺着,绷直着身体,只见我的小弟冲天而起,红 红的龟头对着林雅的脸和肉肉,好像正在对着林雅说:「林雅林雅我爱你,就像 老鼠爱大米,一下一下干死你的淫迷迷!」
似乎林雅听懂了我的鸡巴对她说的话,将她压在我身上的上身了起来,跨 在我的腹部上,起臀部,张开两条大腿,用左手扶正我的雄纠纠、气昂昂的阴 茎,用右手伸到自已的阴道,用食指和中指分别夹住左右阴唇,然后将阴唇用力 分开、张大,好迎纳我的大肉棒的进入。
林雅用她的阴道口对着我的冲天大肉棒,慢慢地沈下身子,当她的阴道对准 我的肉棒往下套时,她下沈的阴道一直在往我的肉棒上滴着不断泛溢出的淫水, 淫水有点粘乎乎的,当她的淫水滴在我的腹部时,我的肉棒眼口也在不断地流出 水来。两道淫水相互渗在一起,汇成一道小溪从我的腹部流到我的大腿。
慢慢地林雅的阴道口开始碰到了我的龟头,我的龟头上既要受她的不断滴下 的淫水的浇灌,又要将她的还是合在一起的阴道口凿开,真是累人的活啊!但我 只好捨命满足林雅的愿望了,谁叫我以前要那么地喜欢干她的阴道呢
这时我的龟头上感觉到林雅的阴道口上的肉是软软嫩嫩的,且不断滴下的淫 水有些热乎乎的,两边充斥着鲜红颜色的大阴唇似乎在大喊:「欢迎龟头进入! 我的阴唇门已打开!欢迎哥哥的龟头光临光观!」随着林雅不断墩下的屁股,我 的大阴茎被林雅的淫洞完全套住了,再也无法争扎了,只好放弃逃跑,让林雅的 大阴道「唰……唰……兹兹……」套定我的大肉棒了。
林雅见我放弃了逃跑,心里高兴且爽极了,现在她可以发挥一切的本领来套 我的大肉棒,可以毫无顾忌了,所以林雅放开所有的本领,死命地用她的小巧玲 珑但不失丰满的屁股一直往下套弄着我的大肉棒。
「哎呀,哥哥的大鸡巴好长呀,将小雅的阴道快要干透干破了!」林雅边套 弄我的阴茎边在呻吟地唿叫着。
林雅的淫荡本能开始表露出来了。原来她在我的心目中一直是一位贤妻良母 式的美人儿,现今有了机会让她表现出来她的淫兴,她全身心的投入到性爱的快 乐之中了。
三、林雅高潮起
林雅套弄着我的大鸡巴,她的小淫洞里的春水好像氾漤成河般地「哗啦…… 哗啦……」地流出了淫水。这时的林雅在床上完完全全成了一个十足的荡妇了!
我掇着林雅的纤腰,用力勒住她的胯部,她的腰部一直在用力往下夺取我的 阴茎。
我看见林雅的两个乳房在我的面前不停地跳动着,上下波动着,腹部的肌肉 随着她的淫荡动作也在不停收缩着。
林雅的淫兴已经完全被我激发了出来,她现在也不必要硬性控制自已的情慾 了。
在我的腹部上,林雅尽情发挥她的做爱的喜好,随她的性子自由的淋漓尽致 的施展出来了。
林雅边用她的阴道上下套弄着我的大鸡巴,边兴奋地欢叫着:「我的蜜穴里 被哥哥的南傍国快要插透插破了!我的小穴里好爽呀……哥……再用力点……我的 小穴里觉得还有空隙的地方……快干我的阴道吧!我的阴道深处是刻骨铭心的痒 呀!哥……肉棒……大鸡巴……来……哎哟……小雅里面的肉芽快长出来了…… 快用哥的搔痒金棒狠狠地插我的肉肉吧……哎哟……哎哟……哎哟……小雅的淫 洞里是又胀又紧密哟……哥……干死小雅的阴道吧……干裂小雅的大阴道吧…」
林雅的兴叫声如疯了般,什么样的淫荡的春情的畅声都不间断的从她的嘴里 呻吟出来,真正好干的、淫荡的林雅的本质嘴脸终于暴露出来了!
林雅边腾挪着圆滑的俏屁股,边用双手搓弄着上下跳动的一对丰乳,还用指 头夹着乳头拉着,拧着。春水如潮水般她的淫洞中飞沁而出。
「小雅快要死在哥哥的大棒捶打下了……小雅的蜜穴快要爆炸了……哎哟… 来了……我爽死了……天啊……爽啊……用力干我的大阴道……干小穴……」只 见林雅疯狂般地挺动着白白圆圆的屁股,我的龟头上突然被她兴到极点的阴精浇 灌下来,一激灵,我的棒眼也喷出了浓浓的精子,全部射在林雅的阴道深处。
林雅淫兴尽了之后,全身软绵绵地叭在我的肚皮上,气喘吁吁地呻吟着。
林雅换过气来后,又趴下身子,用嘴舔着我的棒眼,像母狗一般地用舌头在 我的阴茎头的四周转动吸舔着。我的马眼上有我的精液和她的阴精混合在一起的 粘粘的浓液,但林雅却舔得有滋有味,「啧……啧……」的声音从她的嘴边不断 飞溅出来。
「我爽死了,哥……你的本领实在令我如飞絮般的轻灵飘逸。我的淫穴被你 干得火辣辣的,里面现在空空荡荡的,好像有图腾的感觉。我好想你的大鸡巴, 你以后能常常干我的淫穴吗我同你做爱非常的爽快,我以后的阴道是哥你专用 的骚穴,我的淫洞是哥你一个人独享的!」林雅偎在我的怀里情真意切地倾诉着 对我的痴情和专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