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珍姨和狗

这时天空正下着顷盆大雨,但晚上还是十分闷热,我正下楼打算去吃碗面,
忽然在一楼的楼梯间看到住在楼下的珍姨所晾的奶罩,我看四下无人,便偷偷把
奶罩拉下来。平常珍姨对我满好的,我时常趁和珍姨聊天的时候有意无意的偷瞄
珍姨的胸部。我仔细看着手上的奶罩,发现奶罩的胸围竟然标示38D,怪怪!
这种奶子玩起来不知道有多爽,下个目标就找珍姨吧!
隔天一早,我就趁她家的人全出门后就跑到珍姨家,寒暄几句后,珍姨到厨
房拿了汽水给我,我借机碰触珍姨的手,一转身,珍姨全身颤了一下。
我要求珍姨说:「走到厨房将衣服脱掉。」
两人到了厨房,等脱了衣服后,我才仔细的看着眼前的珍姨,珍姨身上穿着
白色的奶罩,屁股看来紧实浑圆,但奶罩好像包不住那对浑圆的奶子,有将近三
分之一的奶子漏了出来。我伸手把奶罩用力扯掉,两颗白嫩肥大的奶子呈现在自
己眼前。
我脱掉珍姨的内裤,伸手一摸,内裤里的蜜屄已经湿了大半,黑森林隐隐若
现,我把中指插进屄里沾了些淫水尝一尝。
我让珍姨趴在流理台上,就顺手拿起流理台上的小黄瓜,从后面插入珍姨的
蜜屄,黄瓜上的小颗粒弄的珍姨的淫水汨汨的流,沿着大腿流下。
珍姨骚浪的呻吟声让我欲火中烧,我拔出小黄瓜,把火热的老二用力从后面
插入珍姨的骚穴,弄的她淫声连连,很快她就达到高潮,被热呼呼的淫水烫着龟
头实在是很爽,我差一点也泄了。
我继续用力抽插,两只手也一直玩那对大肥奶,等我把热呼呼的精液全部喷
进珍姨的子宫后才把老二抽出来,上面沾满乳白色的精液和淫水。
我拿起桌上的奶油涂抹在小黄瓜上,左手继续弄着珍姨的骚穴,一面把涂满
奶油的小黄瓜慢慢塞进珍姨的肛门,珍姨发出痛苦的声音,我继续把小黄瓜插进
珍姨的肛门,然后开始慢慢的抽插、旋转,珍姨也由痛苦渐渐达到高潮,脸上也
露出舒坦的笑容,淫水随着高潮不断流下来。
我把高举的大老二也涂上一些奶油,把小黄瓜拔出来后就马上把龟头凑上,
挺腰用力一插,把整根老二插入珍姨的屁眼,享受被珍姨后庭膣肉包围收缩的滋
味,感觉膣肉包围肉棒的温热,就像把我的老二融掉一样。
接下来快速抽动,狠狠地干。珍姨自己伸手拿起刚刚的黄瓜往淫穴里来回的
插。肛门的膣肉紧密的吸吮着粗大发烫的老二,被黄瓜抽弄的骚穴淫水沿着大腿
根汨汨流下,我的嘴吸着珍姨肥大双乳上的奶头让她突起。
刚刚射完精的我现在更是勇猛,干了将近一个多小时后才满意的泄出精,但
珍姨早就泄了五、六次淫精,等我泄完精后就昏死过去。
我和珍姨趴在厨房的流理台上,过了好一会,珍姨才缓缓转醒。她一醒,马
上就蹲下身子,把我身上的精液和淫水给舔的干干净净。
我走进客厅,看见珍姨养的一只公狗正趴着,那只狗的体型相当大,我把狗
弄醒,并且把珍姨也叫来:「珍姨,过来!」我的心里突发奇想,想看人兽互交。
「珍姨,去弄你的狗,不是你常常找不到配种母狗吗?现在我要你当那只母
狗让它爽一下。」
珍姨听完就赤裸裸的走到那只库卡的面前趴了下来,手握库卡尚未勃起的老
二轻轻的套了起来。库卡伸出舌头喘气着,库卡的老二开始因为刺激而勃起。珍
姨接着用嘴吹了起来,没多久,珍姨趴在地上让已经发情的库卡去舔她的阴唇,
狗的舌头能舔到人舔不到的地方,珍姨舒服的发出一阵阵浪叫声。
库卡前脚搭在珍姨的背上,红肿的阴茎朝着空气猛戳。珍姨趴在地上,伸出
右手引导库卡的老二从后面插进自己的阴道,插没几下,库卡把蝴蝶状突起也插
了进去,整个卡在珍姨的阴道上,珍姨满脸都是舒服畅快的表情,全身香汗淋漓,
皮肤因为兴奋却显得潮红,胸前的奶子和项链不断前后抖动着,看得我老二硬帮
帮的。
我把老二移到珍姨的面前,让她后面被狗肏而嘴里吸吮我的大屌,她的身体
配合狗的抽插和吸吮我的肉棒。
大概半个多小时后,那只库卡终于泄了精,满满的精液从珍姨的阴道流下来,
说有多淫就有多淫,地上散落着奶油、黄瓜和精液淫水。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