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着火车的车震

飞驰的列车,在灼热的大地上一路轰鸣着,向前疾速地行进着。
车厢里面,人们大都在夏日的闷热中昏昏欲睡。而在其中的一节车厢里,却
有一群十七八岁的女孩子,仍在兴奋不停的唧唧喳喳地嘻戏喧闹着。
在离火车不远处的高速公路上,有一辆丰田吉普车也和列车以同样的方向、
同样的速度行驶着。
驾车的男子,神态安然地握着方向盘,不时瞟一眼旁边的火车,脸上流露出
一丝惬意的微笑。
在驾驶位的旁边,还有一位女子,不过这时看不清她的面容。她的头挤过方
向盘与男人胸前的窄小空隙,埋在驾车男子的大腿中间。
女子的身体正在微微蠕动着,一条耸起的马尾辫在她的脑后不停地晃来晃去。
男人努力向后靠在坐位上,好让身体和方向盘之间能够腾出足够的空间。
「呃……小梅,好啦!还没够啊?我还要开车呐。」男人的眼睛注视着前方,
同时伸出右手在女子的后背上拍了拍,微笑着说道。
「马上就要到了,等到晚上不行嘛?」男人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拂弄着胸
前女子的辫发说道:「我看是你一时一刻也离不开我的奶瓶子啦!」
那位女子从男子的大腿间把头抬起来。
这是一位年轻女子,看上去约有十七、八岁,上身穿着一件淡黄色的小衬衫,
下面是粉红色的小碎花裙子。
只见她靠在坐位上,不停地喘着粗气。一张圆圆的稚气未脱的脸上,微微的
有些泛红,显然是刚刚趴在男子的腿间时憋得。
她用左手捏弄着男人从裤子拉链里挺出的阴茎头,右手从风挡下的盒子里掏
出一块纸巾,一边擦着自己的嘴唇,一边仰起红润的脸庞,撒娇地说道:「不嘛
……到了晚上,哪还能轮到我啊!」
「哈哈哈,哪次你不都是我的重点嘛!今天晚上我就给你单独开个小灶好不
好?」男人说笑着在女孩子的脸蛋上捏了一把。
「那你可要说话算数啊!」女孩子嘴里咯咯的笑着。她伸手搂住男人,在他
的脸上亲了一下,脸上显出幸福的光芒。
「小骚屄,小嘴越来越不饶人啦,和下边的小嘴一样利害了。」男人伸手摸
了一下女孩子的胯间,笑着嘲弄着她。
「还笑话我,那还不都是你教的!」女孩子一脸骄傲的笑着,用小手轻轻的
拍了一下男人的龟头,嗔声说道:「得了便宜还卖乖!」
男人看了一下前方,又笑着说:「别急!前边就要到仙桥镇了,火车要停几
分钟,我先让你高兴高兴,好不好?」
「真的!?不怕我吸干啦,晚上没有奶去喂你的孩子们啊?」女孩子歪着头
调皮的说。
接着,女孩子又乖巧地伏下身,在男人的阴茎上啯了两下。
然后,她伸手把依旧挺立的阴茎压回到男人的裤子里,又拉上了拉链。
男人的裤档处,便犹如支起了一顶帐篷一样,高高的耸立着。
说话间,男人驾着汽车下了公路,驶入一座小镇,汽车沿着一条小路。两旁
的商铺和行人渐渐的多了起来。
汽车刚开到镇里火车站旁的小广场边刚刚停下,火车也正好在站台上停了下
来。
这是一个小镇车站,站台不大,也没有封闭。开始有人从火车上下来,陆陆
续续地向镇子里走去。
男人打开车门走了出去。一会儿,随着一声关后箱门的声响,男人又拉开车
门坐了进来,随手把一个精美的小纸盒丢在风挡前边。
这时,从火车上下来一个梳着俩条小辫子的少女,一蹦一跳地跑到汽车前,
拉开后车门跨了上来,然后又「嘭」的一声关上车门。
那个女孩并没有坐下,而是伏身从后面伸出两支胳膊搂住前边男人的脖子,
一边用脸在男人的脸庞上磨擦着,一边用双手抚摸着男人的胸膛。
「怎么样,小惠,孩子们还好吗?」男人拍拍她的小手问到。
「都还好!分两伙玩扑克呐。」女孩子咬着男人的耳唇说:「就是火车上边
太热啦!」
男人笑着逗她说:「是你一想到晚上就浑身燥热了吧?」
「天就是热吗!」女孩子的脸微微红了一下,又看了看坐在男人边上的女孩
子,一脸羡慕地说:「哪象你们这里还有冷气!」
「那又怎么样,小梅比你还热呐!不信你问她?」男人也看了看身旁叫小梅
女孩子说。
「她呀,那一定是让你的大火棍子烧得。」
「你——讨厌!」小梅起身回过头去追打着小惠,小惠忙向车的后座上躲闪
着。
「好哇,你们一起欺负我!」小梅没打着小惠,气得一屁股坐下,瞪着秀气
的大眼睛看着男人,撅起小嘴说道。
男人微笑着伸出手搂过小梅,摸着她胖乎乎的小脸,回头对小惠说:「好啦,
快开车啦,你先回去吧。看好孩子们!」
小惠伸头在男人的脸颊上吻了一下,用手抚摸着男人脸说道:「好吧,那我
走啦。」
说完,又在男人怀里的小梅脸上掐了一下,推开了车门,向火车跑去。
男人看着小惠上了火车,回过头来,将头俯下来吻着怀里的小梅。
小梅依偎在男人胸前,双眼紧闭,渐渐地涨红了脸颊。
男人温柔的拥着小梅,深情地亲吻着她那俏丽的脸颊。同时一手轻轻的搂住
她的柔腰,一手移到她的胸前,隔着她淡黄色的小衬衫,握住她那微微挺起的乳
房轻轻地搓弄着。
男人慢条斯理地抚摸着小梅胸部那一对仍不太大的少女乳房。她的乳房虽说
不上丰满,但却是不仅结实,而且更富有弹性。
随着男人的挑逗,没多久,小梅就气喘嘘嘘了。此时的她脸儿涨得红红的,
一脸少女的羞态。
小梅抬起头,一双小手搂住男人的颈项,主动地将舌头塞进男人的嘴里。
男人一手扶摸着她的乳房,另一手抓住她的屁股,上下其手。她的屁股禁不
住轻微的颤抖了几下,娇喘声变得更加急促。
「啊……我……不要吗……」
男人没有理会小梅,继续揉捏着她的乳房和屁股。一边一个劲的撩拨着她,
一边观察她的表情。
小梅微闭着眼,脸颊一片绯红,她的胸膛快速的起伏着,屁股也左右扭动着,
嘴里发出婉声娇啼的呻吟。
男人的摸弄,撩起她一股无法言状的酥痒,少女禁不住的一阵颤抖。随着男
人的爱抚,她的呻吟从小到大。
男人隔着衣服感到少女乳房顶的尖点在慢慢的变大变硬,不禁笑道:「你的
两颗小樱桃长得好快啊!一会儿就可以吃了!」
「你……坏啊……」小梅听了,将头埋入男人的胸前,用手将羞得像秋后的
苹果一样红的脸紧紧掩住。
男人望着她不停扭曲着的身体,和紧紧夹着的双腿,笑着问道:「真是个小
骚货,舒服吗?是不是下面也想我的大鸡巴了?」
小梅正感到被逗弄混身酥软,听男人这么问她,抬起娇羞粉红的脸,深情地
望着男人点了点头。
男人的手离开少女结实的乳房,伸手拿起风挡前的那个小纸盒,撕开纸盒的
透明包装。
男人从里面拿出了一支假阴茎。
这是一支日本产的女性用按摩棒,它虽说只比一支香蕉稍微粗了些、长了些,
但对于眼前的这个少女来说,也绝对属于粗壮的啦。
这支按摩棒的前面大部分是用透明的软塑胶做成的,就像是一个活龙活现的
男人阴茎,它那粗大的龟头简直像个小蘑菇,表面还布满了一些不规则的小颗粒。
按摩棒的后面是黑色的硬塑料手柄,尾部拖着一条长长的电线,连着一个小
开关盒。
男人把那根假阴茎举到小梅面前,用它拍了拍她的脸,一脸坏笑地看着她说:
「你来试试!这个东西保证可以让你快乐的心花怒放。」
小梅两眼死盯着这根黑得发亮的怪物,不由得头皮一阵阵发麻,身子猛的颤
动了一下。虽然小梅不是第一次使用这个东西,但每次一见到它还是禁不住得一
阵紧张。
小梅作出一脸痛苦状,撒娇似地哀求着说:「不……我不……不要那个吗…
…「
男人看了她一眼,笑了笑什么也没说,继续把纸盒里的电池装了进去。
男人打开开关,按摩棒像在跳舞似的摇头晃脑的扭动起来,发出「滋滋」的
振动声,上面的突起闪烁出淫糜的光泽,而且一边旋转一边振动着。
接着,男人把开关逐渐开大,按摩棒的各个关节开始转动起来,大约有4、
5个关节,互相做着相反的转动,力度也越来越大。
到了最后一档,假阳具的龟头突然伸缩起来,同时也不停地旋转着,就好象
是个小钻头,要钻入女人的子宫一样。
小梅睁大眼睛,双腿因为不安的预感而紧紧地夹在一起。
男人把小梅身后的坐椅靠背向后调,又用手揽住小梅的右肩把她的身子扳倒
在自己膝盖上。
「不要……会把裙子弄皱的……」小梅被迫歪着身体伏在男人的大腿上,她
无助地望了男人一眼,皱着眉道说。
男人伸出一只手把小梅的裙子撩开,见到她的下面连内裤也没有穿,不禁用
手摸索着她一丝不挂的下身,嘿嘿淫笑着说:「小骚货,不只是没戴乳罩,连内
裤也没穿。这样是不是好凉爽啊?。」
「还不是你要人家光着屁股,好想着法的捉弄人家。」小梅白了男人一眼,
羞答答的说道。小梅说完,稍微挪动了一下身体,又笑着说道:「坏宏伯,越来
越色啦!竟想一些坏主意!」
「我只记得让你们几个别戴乳罩,可没有让你光着屁股啊!」男人笑着说道。
「那还不是一样,都是为了方便你吗!」小梅噘着小嘴说道。
「怎么说的你自己好像多么正经似的,当初说让你跟我的车一起来时,不是
高兴得你嘴都合不上啦吗?」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关掉按摩棒的开关,把按摩棒放到风挡前。接着伸手分
开她的双腿。
小梅不安地朝窗外望了一眼说:「不……不可以……会给人家……看到的…
…一会儿……不行吗……「
这样的事让人看见实在是太丢人了。
男人哈哈大笑着说:「那不是更刺激吗?」
「啊……不要……这里……很多人的……看见多丢人呐……光天化日之下…
…要是……有车经过……让人看到……就羞死了……「小梅边说着边顾盼着
车前车后。
男人没有说话,俯下身子,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大腿。
只见眼前小梅的阴户,已不再象自己第一次要她的时侯,仅长着稀稀疏疏的
一撮阴毛。
现在小梅的小腹下面的阴阜上有着茂盛的黑毛,把大阴唇都遮蔽了。
尤其是小梅的阴毛,竟呈倒三角形,黑的发亮,像一只在雪白的云朵里飞行
的苍鹰。
男人扒开她的阴毛,只见阴毛下面夹了两辨嫩白柔软的阴唇,肥厚的阴唇中
间,横了一条细长的肉缝,浅浅的小缝里夹着一粒嫩红的阴核。
男人再用手指剥开她的阴唇,见里面肉色殷红,殷红的肉膜上,还含着滴滴
液汁。
「来,试试!」男人拿起假阳具,对准小梅的阴道。假阳具的龟头碰到了小
梅的阴唇,使她身上禁不住地打了一个激凌。
男人缓缓地把假阳具戳了进去,软中带硬的假阳具挤开小梅的阴唇和腔肉,
一寸一寸地向里挺进了她的阴门,向阴道里进逼。
小梅双腿的肌肉也越绷越紧,突然她又打了个冷战,臀部反射地向上抬起。
小梅身下原本长型的肉缝,一点一点地变圆,阴道口的皮肤收紧、拉平,发
出亮色,最后紧紧地箍在假阳具的周围!
小梅觉得下身胀得满满的,南傍国的大小刚好是她肉洞扩张的极限。
那大南傍国终于全部都没入了小梅的身体,她的阴道原本就很浅,这次竟然进
去了有4、5寸,已经无法再往里推了。
「到底了吗?」男人见南傍国已经全进去了,便笑着在她耳边问道。
小梅的脸越来越红,下意识地夹了一下双腿。
「不到底再进去些。」男人说着,又作出要继续往里推的模样。
「唔……好啦……」小梅眼里透出求饶的眼神,张开两腿像蛇一样的扭动着
身体,好像要把那东西甩出去。
男人拿起开关,「啪」地一声打开了,「嗡嗡」的电流声随即响了起来。
「喔……不行!涨死我了!」
大南傍国在小梅的身体里扭动起来,小梅下身所有部位的肌肉都在不停的发抖、
抽搐,她咬住嘴唇努力顶住一阵阵袭来的强烈刺激。
小梅的那二条小腿,八字式的分开来,二瓣圆浑的小屁股,随着阴道里衔着
的假阳具在微微摆动。
「哦……不要……里面好涨……我……受不了了……」
这时,小梅嘴里禁不住含糊不清地低声轻哼着。
男人带着笑问道:「怎么样,和我的大鸡巴比哪个更痛快啊?」
小梅满脸通红,像罩上了一块红布一样,羞得抬不起头来!
男人加大开关,假阳具振动的幅度在加大,车厢里能清楚地听到它那小马达
转动的微弱声音。
因为小梅的下面还很紧,旋转的各个的关节抗拒着小梅的腔肉的阻力,马达
的声响越来越大。
奇怪的是,随着那根南傍国的搅动,小梅的疼痛逐渐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无
法抑制的空虚感,好像肚子里的东西都被绞空了。
小梅只好用力收缩着阴部的肌肉,只有扭动的南傍国摩擦在嫩肉上,才能让她
感到一点实实在在的东西。
「啊……不行了……宏伯……哦……它……好粗……好大啊……噢……好涨
……涨的我……好麻……」
小梅好像离不开这个丑陋的东西了,叫声也变成了淫荡的呻吟。
小梅抬高屁股,臀部上下扭动着,越来越快。一滴滴淫水挤过假阳具和阴道
间的缝隙渗到外面,沾湿了身下车座。
男人看了一下身边扭动着身体的小姑娘,微笑着起动了汽车。
车飞快开出小镇,开上了公路。两边除了路障和高高的防护带,只有丛生的
野草。
车内,小梅不停的扭着屁股,椅子上洒满了她的淫水,撩到腰间的裙子,已
经被淫水弄湿,乱糟糟的贴在她的小腹上。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