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猎女人

下雨天。
一个女子看起来像是游客,在这蛮荒的山谷中,等待着两个小时一班的接驳公车。
我在远处观察她一阵子,她的年纪大约二十岁,身材纤细,皮肤白皙,长髮飘逸。因为距离太远而看不清长相,但约略可以看出是个美人。我下定决心拿起猎枪,慢慢地靠近她。
枪是土制的,只有简单的弹簧引信。子弹是麻醉针。这是山区居民用来驱赶野猪的武器。
由于射程不远,我必须接近她才能击发。
女子在等待的车站,不停地滑着手机,对周遭的事物浑然不觉,然后,腰部感到一阵刺痛,麻醉迅速蔓延全身,女子颓然倒下。
我走过去端详那个女子。她的面容比远看时还要美,瓜子脸,桃花眼,樱桃小嘴,十足的美人胚子。细緻光滑的皮肤诱惑了我,我蹲下来,扯开她的洋装,洋装撕裂到她胸前,露出包覆在白色内衣下的饱满酥胸。
「真好。」我笑了。「碍事的内衣。」
我拉扯她的内衣,背后的钩子被我拉到变形,最终内衣被拉开半边。内衣繫着肩带,无法直接拉出,我厌烦地从腰部拿出登山剪,把她的肩带连同洋装一起剪开,终于拉出她的内衣。她的双乳暴露在阳光下,完全勾起了我的性欲。我把她的内衣放进包包里,掀开她的裙子,抓住她的内裤,也一起拉下来。
「这样就对了!」我站着笑着看着双乳被暴露出来,裙子被拉起,露出阴毛跟粉唇的女人,把她的内裤也放进包包里。
「现在,跟我走吧!」我把女人的包包勾在手上,把她背起来,她柔软的胸部压着我的背,我享受着她胸部的挤压,离开车道,沿着废弃的铁轨走了半小时,小心翼翼地採着地基流失的铁轨,走过悬空的轨道桥,穿过矿坑车坑道,再搬运到家里。
这是废弃矿坑地区的一片山谷,唯一的出入口是矿坑车道。大概几代之前,这里还曾经是繁荣的煤矿村,但是煤矿开採完毕后,由于交通跟生活不便,居民逐渐出走。我爷爷的爷爷身为村长,一个一个接收了没人居住的土地,把这里改造成梯田,自给自足地在这里生活了两代。
直到最后一个村民离开了村子,爷爷也卸下了村长的职责,离开矿坑到都市生活。
爷爷并不是不想把这里卖掉,只是,没有人想买下这种荒郊野外的地方。
爸爸跟妈妈在我童年的时候就死了,我跟爷爷两个人就搬回矿坑山谷住在一起,过着躬耕田野的生活。
然后爷爷有一天病死了。我在医院跟爷爷送别之后,继承了这里。
我把女人放在床上,喘了口气,把她的洋装拉下来,丢在房间角落。我帮她绑上调教用的项圈,还上了锁。项圈上锁的地方,我扣上铁鍊。铁鍊的另一端已经焊死在铁窗上。我又在她手上绑上调教用的腕套,是手铐式的,说明说可以长期配戴,抗菌不会红肿,挺贵的。我将腕套套在她的双手上,把她铐起来。再来我又给她上脚套,跟手腕、项圈是一组的。项圈是红色,手、脚是黑色。我的床是用铁柱焊接的,床尾有两根铁柱立在床的两角。我把她的两脚分别用铁鍊铐在角落,让她的脚无法收阖,人字形躺在床上。我拨开她的阴唇,是深色的。
「该上工了。」
我把她就这么丢在房间里,到田里去工作。这里的田地很大,我种了非常多种类的作物,能吃到四季的水果、蔬稻,一年可以种出百人份这么多的食物,我就拿出去卖。山谷里有矿车,引擎已经没有办法运作,但是可以用推的。只要定时上油,矿车可以不太费力地推动。矿车相当大,即使经过那悬空的轨道桥,也能相当平稳地移动。我把今天摘採下来的蔬果放上矿车,推到外面去。
「芝山,你那山谷里种出来的水果越来越好看、好吃了哦」农会的小姐叫做清美,大约30岁,是我从小认识到大的小姊姊,长相甜美,身材也不错。有个稳定交往的男友,是她的邻居,我也认识。
「我有用心在种啊~」我笑着,把蔬果从矿车上搬下来,过磅,装箱。
「这个品质挺不错的,可以用这个价格收购。」她把计算机给我看。
「可以。」我回答。「这几天是採收期,我每天会再来。」
「好哦!我全收!麻烦你了!!」
农会就在这个地方唯一的车站旁,蔬果装箱之后,明天就会运到市场。邮局也在这里,我拿了钱,去领我的包裹,就推着矿车回去了。这个车站还有在使用,每天有二班,同时载货、载游客,是这个矿区秘境的唯一对外交通管道。轨道连向城镇的另外一个方向,则有好几条轨道,都是当年运矿的,最年轻的有四十年,最老的也有百年了。其中一条轨道通向我的山谷。
回到山谷,我摘採新鲜野菜蔬果,才回到有女人躺着的那个房子。
我回到家,脱下衣服,放在门口的篮子里,就在门边洗澡。洗完澡,我赤裸地走进一尘不染的家里,开始用生鲜蔬果煮饭。我不爱炒炸,爱烤蒸,通常吃得比较清淡。
房间里传来铁鍊的声音。我的性奴醒了。我走向房间。
「你是谁」她害怕地问着。
「我等妳醒等了好久!」我趴在她身上,肉棒随即往她无法收阖的双脚之间压下。我抓着肉棒在她的穴口上下磨蹭,然后就插进去。
「不要...啊!!!」
在她来不及恳求之前,我已经开始往里面深入。温暖的肉穴包覆着阴茎,有一种麻痒的感觉。
「啊...真是美妙....我这人生的第一次真是美好....」
我双手撑在她胸部两侧,腰部慢慢用力。肉棒像是陷在非常黏腻的油脂里面,那阻力又比油脂大数十倍。她的体温温热,感觉一片酥麻。我缓缓地把肉棒插进去,感受那紧密的包覆。
「唔...呜呜呜啊....」
「妳应该感到荣幸,这可是我人生的第一次。还没问妳的名字」
先干进去,然后再问名字。这种感觉真好。
「不要动...拔出来....好痛....!!」
我拔出来一看,并没有处女血。
「明明不是第一次,装得好像是处女一样,妳可真假!!」
我趴在她身上,摸着她柔软的胸部,一边抽动腰部。
美女无法挣扎,双脚大开任我鱼肉,哀号着。
「痛...痛啊....我是....第一次....」
插了一阵子,她只是不停喊痛,哭着。双手无力地推着,我觉得不像装的。
「....真是第一次啊」
我抱着她的腰,一边摆动腰部,肉棒不停地插进去,一边问。
「真....真的是....」
「呜喔...呜啊!!」
毫无预警地,我就这么射精了。感觉有点爽,但不是很强烈。
「....不该是这样的吧不是应该爽翻天的吗」我狐疑地把肉棒拔出来,它已经开始慢慢软化,女人也得以歇息。她躺在床上不停地哭,不停地喘。
「这给你,吃下去。」我从包包分别拿出两锭小白药给她。「避孕药。这是事前,这是事后。要不要水」我搓揉着肉棒,凑近她的嘴巴,她吓得往后缩,扯得铁鍊直响。
「这里只有我跟妳,你不会想在这床上分娩的。如果你生孩子不幸死了,你生了男孩,我就把他跟你一起埋掉,你生了女孩,我就把她干到成年。想试试看吗」我威胁着她。「妳唯一的水源来自这里。」我搓着肉棒。「不出几天,你就会求我给你喝尿,不然就会渴死。」
女人吓得赶快把避孕药吞下去,但是不敢跟我要水。
食物的香气开始蔓延开来,我的晚餐煮好了。
「不喝是吗好,我们看谁脾气比较硬。」
我铁了心不去碰她,坐在餐桌上,赤裸地吃饭着。碗里盛满了各种蔬果,都是网路上写的什么医师建议的壮阳食材。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反正我种了什么,就吃什么。我都种些壮阳食物,总有一个会壮阳吧。不过,肉棒倒是挺硬的。饭后,我吃完了香蕉,女人说话了。
「...放我走。」
她看着我。
「放我走!!」
女人又叫又喊,但是这个山谷里声音传不远,只有我跟她两个人,我静静地等她叫喊结束。
她终于明白,没有人能来救她,渐渐地安静了。
然后我才离开这个房子,到另外一个房子去。那房子也空无一人,但被我打扫得非常干净。我把房间整理完后,就到下个房间去,最后才回家。
山谷里有十几栋房子,都空无一人,有的已经倾颓了。我把屋况比较好的房子整理整理,整理出几间可以住人的,接上地下水,就这么空着。我思量着,还可以容纳的性奴还有很多。离矿坑车道最近的一间房子,是二十年前爷爷盖好的现代住宅,有自来水,电,还有网路,那便是我家。
隔天一大早,我就下田了。操作着耕耘机,种下大把大把的谷物,便是今天的工作。结束了耕作,我去仓库舀了几碗米,到鸡舍去,大把大把地撒。然后,我推开叽叽喳喳的鸡,从稻梗上捡起鸡蛋。
因为很难处理,我偶而才吃鸡。在这里鸡不是那种被拔光羽毛等着料理的样子,而是活生生带着羽毛的样子。吃鸡是一件相当麻烦的事,得要有耐心拔羽毛。但是鸡蛋就不是那么回事了。鸡蛋很美味,料理也很简单。这里的鸡维持着少量的公鸡,蛋偶尔会有受精卵,放太久,打蛋会打出小鸡来,相当可怕。所以,我走得很勤,每天都来捡鸡蛋。
捡完鸡蛋,我才去有女人的房子那裏煮早餐。
她又饿又怕地在这里度过一夜,幸好不冷。
「口渴了吗」我总是把衣服脱在玄关,裸体进去。我搓着肉棒朝向她,看她避目的样子我觉得很爽。她已经口干舌燥了,但是还嘴硬。我也不心急,就煎了鸡蛋,配上美味的蔬果,吃完早餐,硬塞了避孕药进她嘴里,就离开。
这天,我再度推一矿车的农产到农会去卖,换了钱回来。
回来之后我再去看她,短短几个小时过去她又更憔悴了。我也不理她,就在她的房间外面煮了晚餐,吃完再回家去睡觉。
隔天早上,我一进到房子内,就闻到臭不可耐的味道。
「该死,我忘记让她自由走动!」
我进入房间,果然看到女人大字形地躺在床上,跨间便溺了。她极力让自己稍微远离自己的排泄物,但是屁股沾到许多。
「你...你要干什么!!」她看见我,就踢着脚,又小心翼翼闪躲着排泄物,十足可怜的模样。
我叹了口气,把女人从床上解下来,把她带到门口沖洗。
她一度想要抢水来喝,却被我推倒在地上,拿着水龙头往她的跨间沖洗。沖完后,我带她穿过街道走去另外一个干净的房间,把她的项圈跟这里焊死的铁鍊铐在一起。
「是我不好。厕所在那,」我指着房间角落的便桶。「对不起,我害你大在床上。」
「....水。」她嘴唇干燥地说。
「妳说什么」我听到她说什么了,我只想她再说一次。
「我想喝水。」
「张开嘴巴。」
她把嘴巴张开,我在她嘴里又塞了一个避孕药,然后把肉棒推到她嘴边。
「来,舔这里。」我教她刺激尿道。「用点力舔,舔久了就会有尿。」
她的舌头也已经干燥了。嘴里并不潮溼,只有些许黏液。她跪着,舌头按照我说的方式舔着,逐渐地我有了尿意。
「要尿了。」
我控制着尿道,让尿缓缓流出,越来越多,最后顺畅解放。她的喉咙不停地张合,把尿通通喝下去,连带的,把避孕药也跟着吞下去。
我接着把烹饪器具拿过来,在这个屋子里煮两人份的餐点。食物逐渐发出香气。我把煮熟的午餐分别装在两个器具里。
「我吃的时候,你就跪在这舔,我吃完妳才可以吃。」我对她说。
既然已经放弃尊严喝了尿,口交变得不是很为难的事。她坐在木板地上,舔着我的阴茎,于是,我愉快地吃着饭,享受着女人的服务。我吃完后,女人趴在桌子上跟着吃,我抱着她的屁股,插入她的体内,慢慢地抽插着。
女人刚获得口渴的缓解,又看着食物在面前,顾不得下体正在被侵犯,一口又一口地,拿汤匙把食物吃完。
我煮的东西并不难吃,女人吃完才感觉到下体已溼润酥麻。
我把女人抱起来,她两脚大开,双手放在胸前,被我抱到床上,把她的项圈锁上铁鍊,然后插入。
「嗯...」
这次她的情慾被唤起。我热烈地抽插她,她也逐渐沉浸在性慾里。
「嗯....啊....啊...」
她的小穴湿滑,完全不像第一次一样难以寸进。女人的私处紧紧地包覆着我的分身,爱液充分地分泌着,每次进出都能感觉到强烈的快感。
「嗯啊...啊啊....」
她也感受到一样的快感,身体不安地扭动,双脚没有被綑绑却张开迎合着我。
「很爽吧」我问着她。
「唔....唔嗯....」她没有回答我,只是任由我顶撞着。
「唔啊啊....」精液强烈地射了出来,灌进她的体内,直到最后一滴为止。这一次我爽到头皮发麻,我知道这叫高潮了。
「唿....妳叫什么名字」
「静心....」
「静心,妳接下来的人生,只剩几件事可以做。1.当我的飞机杯,2.当我的人肉拖把,3.当我的人肉尿壶。事情不多,只要妳做好自己的工作,我会让妳吃饱睡好,天天高潮。但是,如果妳没有做好,就没饭吃。知道吗」
「我不要!放我走!」她哭了。
「来。」我把锁鍊牵在手上,带着她,像是带着囚犯一样,走过矿坑车道。她面前是地基悬空,只剩下几柱桥从山壁上突起撑住有的枕木已经不在的铁轨。这恐怖的铁轨距离对面有数百公尺。
「妳只要从这里走出去,就自由了。」我说。
她当然不知道,这铁轨其实年前才维修过,由专业的工程人员拔空重新处理好,矿车可以行驶在这上面,安稳地到对面去。我怎么会跟她说呢静心看到这里,她绝望了。我就在这里再次姦淫了她,让她看着数百公尺高的铁轨,摇晃着身体,然后被我把精液注入体内,再带回去小屋。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