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震好故事

何敏看着镜中的自己,披肩的长发像黑色瀑布一般柔亮顺滑的垂到后背;一
张可爱的鹅蛋脸配上精致的五官,看着就让人陶醉,尤其嫣然一笑时,一双笑眼
更是勾人魂魄;虽然身高只有165cm,但是身材却不输给任何女人:白皙的
肌肤;33C的胸部虽然不算大,但是浑圆坚挺;小蛮腰上一丝赘肉也没有;翘
臀雪白而迷人;一双没有一丝赘肉美腿修长却不乏弹性,一看就是经常运动的结
果。而让何敏唯一不满意的地方就是一双小腿,由于自己为了保持身材经常运动
,结果小腿上的肌肉被慢慢的锻炼了出来,虽然不算明显,但是自己也是很苦恼
,一直想把这两块肌肉锻炼下去,然而有个男人却对她说很喜欢这样的小腿“和
大S的美腿一样感”。
想到这些,何敏不禁嫣然一笑,随后脑海里便浮现了这个男人的身影,这个
男人叫江雨,身高1.87cm,酷爱拳击,人长得不算多帅,但是身上肌肉发
达,尤其是他身下的那个“凶器”,足足有20公分长7公分粗细,自从自己和
江雨在健身俱乐部认识以来,江雨就让自己体会到了什么是“巅峰”快乐,连自
己的屁眼都被江雨开了苞,每当想起江雨的那个“凶器”在自己后庭中疯狂抽插
时的那种快乐感觉,真的无与伦比,自己也深深的爱上了这种从后庭中传来的快
感。而自己的老公却从来没有让自己感到过这种快乐,想到自己的老公何敏叹了
口气,摇了摇头,不愿再想……
虽然何敏天生丽质,以前身边的追求者也不少,但是禁不住她现在的老公疯
狂的追求,在她二十三岁的时候嫁给了这个男人,可是在结完婚的两年时间里,
何敏发现自己老公在哪方面根本不行,有时候甚至还没插进去就泄了,却把自己
搞得不上不下,况且由于工作性质,何敏的老公经常出差,两口子聚少离多,这
下弄得何敏更是欲壑难平,但是自从碰上江雨以后,何敏发现自己已经完全被江
雨的“凶器”征服了,要说以前和江雨在一起共赴云雨的时候何敏还会心里感到
不安,但是现在,何敏已经完全的投入到了欲望的海洋之中,而这片海,就是江
雨。
正在何敏叹气的时候,手机响了,她抓起手机一看,脸上瞬间出现了笑容,
毫不犹豫的按下了接听键:“江雨,等一下啊,人家正在化妆呢。”
“不着急啊,你好好打扮吧,我和我兄弟现在已经到你小区门口了,等你啊
,敏敏今天一定要打扮的漂亮一点哦,嘿嘿嘿。”电话里传出一个底气很足但是
不发温柔的男声。
当何敏听到“我和我兄弟”这几个字的时候,脸刷的一下就红了……上个月
何敏和江雨在他的奥迪A8车里搞完以后,何敏经不住江雨的软磨硬泡,同意在
今天和江雨还有他的一个死党玩一次3P,虽然何敏对3P不感兴趣,但是江雨
同时答应要给何敏一次永生难忘的“巅峰”经历,并且反复的说自己这个兄弟非
常的优秀,尤其那个东西比自己的还要长,这样何敏才答应下来。其实江雨心里
非常清楚,何敏属于闷骚型,虽然她很想得到性生活的满足,但是却从来不主动
的张口,只有江雨提出来想怎么玩并且把这种玩法的乐趣告诉何敏,她才会去做

“去你的,不说了,你们傻等吧,我去找衣服了。”说完何敏就把电话挂断
了。
北京西四环的白领小区门口的一辆银灰色的奥迪车里,江雨坐在正驾驶的位
置上抽着烟,他的身边也有一个男人正在抽烟,两人都穿着运动装,显得很阳光

“雨子,你说的这个女人真的这么好?”坐在副驾驶的男人抽着烟问道。
“见了面你就知道了,到时候你可要顶住了啊,别看的拔不出眼睛。”正驾
驶位上的江雨笑着答了句玩笑。
“鄙视你!本少爷什么女人没见过啊?”说完这个男人也笑着冲江雨比划了
一个“国际手势”。对此江雨只是微微一笑,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个兄弟是个名副
其实的“化石级老色狼”。
江雨身边的这个男人叫林风,170cm的身高,长的很帅气,中等身材,
是江雨大学时候的室友,和林风身材不符的是他胯下的那个家伙,足足25公分
长,虽然没有林风的粗,但是耐力却非同常人,由于上大学时两人在大学时看上
了同一个女同学,两人谁也不愿意退出,于是约定比试一下,而比试的对象就是
这两人看上的女同学,结果,正由于这次比试,这个女同学疯狂的喜欢上了他们
俩,因为这两个人的家伙实在是太强悍了,也正是因为这次比试,江雨和林风成
了死党,毕业以后也是关系密切,有饭同吃、有女同搞。有这层关系,江雨搞上
的女人林风也爽过,林风搞过的女人江雨也玩过,经常两人还和一个女人玩“双
插”。因为这样江雨搞上何敏以后也没忘记林风,所以今天也把林风叫来准备给
何敏也来个“双插”!!!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何敏出现在了小区门口,当何敏看见江雨的那辆银白色
尊贵型08款奥迪A8L3.2FSI的时候,脸上露出了笑脸,笑着朝着车子
走了过来。何敏看见车子的同时林风也看见了何敏,不禁睁大了眼睛,江雨把林
风的表情都看在了眼里,笑着没说什么,也难怪,今天何敏打扮的确实非常吸引
人,深蓝色的灯笼裙、黑色的丝袜、白颜色的公主鞋,外加一头乌黑长发下的可
爱脸庞,真的是非常引人想犯罪。
当江雨把何敏介绍给林风以后,因为临近中午,所以江雨提议请林风和何敏
去香格里拉饭店的香宫吃一顿,林风是江雨的死党自然是相当同意,而何敏知道
江雨在后海有3个相当赚钱的酒吧所以也没反对。在车上林风和何敏很快就混熟
了,因为两人都有同样的一个爱好──网球,所以两人聊得相当投机,江雨一边
开车一边听着两个人聊天也不插嘴;而吃饭的时候林风把自己和江雨在大学时候
的趣事全都说给了何敏,甚至把自己和江雨的外号都说了,逗得何敏笑的前仰后
合。
“都吃饱了吧?你们先去车里等我吧,我去结账。”当江雨看着那林风跟何
敏都吃得差不多了,起身说道。
“去吧!本少爷和何大小姐在车里等你,对了,咱们一会去哪啊?”林风看
着江雨问道。听见林风这么问,何敏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等到了你就知道了,很不错的地方,呵呵。”江雨卖了个关子,笑着去结
账了。
江雨结完帐回到车边,拉开车门吓了一跳,赫然发现何敏和林风正在后座上
舌吻,车里也充满了呻吟声,只见林风的右手揽着何敏的小蛮腰,左手伸进何敏
的丁字裤,在她双腿中间不停的摸索,而何敏那柔若无骨的小手也是攥住林风的
阴茎上下的套弄着。
“多亏老子A8车窗贴的是特制的黑膜,外面的人看不见车里的情况。”江
雨笑着说了一句,说完就坐到驾驶座上把车启动朝着今天的目的地开去。
江雨不知道,当何敏刚掏出林风的阴茎的时候吓了一跳,因为她从来没见过
这么长的阴茎!不一会车里的林风呻吟声开始变大了,江雨斜眼从后视镜了看了
看后座的情况,发现何敏正趴在林风的腿上,头在林风的双腿间上下的运动着,
由于林风的阴茎比较长,何敏没办法全都含进嘴里,只是用嘴套弄林风的龟头,
偶尔做一下深喉,林风则靠在座椅上闭着眼睛享受这绝顶的快感,右手也插在何
敏的双腿间不停的挑逗着何敏的小妹妹,左手则从何敏的领子伸进去握住她的一
只嫩乳不停的揉弄着,江雨看着后座的战况,裤裆里的家伙也是慢慢的硬了起来

“我操!林风你们俩悠着点!别一会射我车里!”江雨看着后座的一切笑着
骂道。
“你就……开你的车吧……老子要射也……不射车里……哦……对……慢一
点……”林风眼睛也不睁的说道。
“你大爷的,你先顾自己吧,何敏的口舌之功可是相当厉害的啊!哈哈哈…
…”江雨看着林风的表情打趣的说:“林爷,您先忙着啊,哈哈哈。”
大约过了5分钟,林风把何敏从自己跨间拉起来,并且让江雨把副驾驶的座
位往前挪,而他自己也挪到了副驾驶座位的后面,然后示意何敏面对着自己跨坐
在腿上,何敏没有犹豫,爬起来双腿跨坐在林风的身体两旁,右手握住林风的坚
硬如铁的阴茎,对准自己的湿淋淋的小穴洞口揉了几下,然后用力的坐了下去,
口中“天啊”的一声,林风整个阴茎便都插了进去,然后何敏开始了上下套弄,
林风也用双手托着何敏的屁股,重复着托起放下的动作,顿时车里的淫声浪语不
绝于耳,连何敏今天穿的那条墨绿色镂空的丁字裤也挂在她的右小腿上来回的晃
动着,江雨也没有办法,只能打开车里的CD遮一下后面的声音。
“我的天……啊!插……得……好深!好爽……啊!我还……要!”何敏此
时已经顾不得自己还在车里,大声的开始叫床。
“呼……不错啊……夹的……我好爽……呼……呼……”因为何敏的小穴又
紧又滑,爽的林风直喘粗气“小骚货……呼……挺会玩……的吗……呼……是不
是……江雨经……常这么……呼……玩你啊?”
“去你的……啊……爽……好长……你比江雨……的长……多了啊……爽啊
……我还要……好长……啊……好深……哦……哦……顶到了……轻点……啊…
…天啊……又……顶到了……啊……啊……哦……”何敏闭着眼睛套弄着,一对
嫩乳随着身体上下的起伏也是不停的抖动,好像两团白花花的羊脂球,晃得人心
慌,林风也不客气,左手抓住何敏的一只嫩乳,右手伸到何敏的屁股后面用中指
插进她的屁眼不停地搅动着,嘴里也是含着何敏的一个乳头不停地舔弄,下身更
是像马达一样拼命的往上顶。此时已经爽的说不出话了,张着嘴喘着粗气,何敏
从来没被这么长的阴茎插过,林风的阴茎在她的小穴里横冲直撞,下下直达子宫
,时不时的林风还用自己的阴茎在何敏子宫口上磨两下,搞得何敏欲死欲仙。
国庆期间北京市区的路实在是不好走,眼瞅该到地方了,却堵车了,江雨也
没办法,只能坐在车里抽烟,可是后座的战况却愈演愈烈,只见何敏坐在林风腿
上不停地上下起伏着,双手抱着林风的头,林风也是双手抓住何敏的一对嫩乳大
力的揉搓着,时不时的两人还来次舌吻,江雨从后视镜里隐约的能看见林风的阴
茎在何敏的臀间出没,时常还能带出何敏的淫水,江雨回过身,左手拿着烟,用
右手在何敏的屁股上又摸又捏,中指还插进何敏的屁眼来回的抽插,这下何敏终
于坚持不住了,前有林风的阴茎追击,后有江雨的中指堵截,何敏只觉得花心传
来的那种酥酥麻麻的快感不断的增强,类似潮水一般快速的在自己体内蔓延、积
累再积累,全身的肌肉也随着这种快感紧绷了起来,何敏感觉这股潮水飞速的填
满了自己的身体,好像要把自己淹死一样,忽然,这股快乐的潮水泄了“啊……
”的一声尖叫,何敏高潮了,小穴拼命的嘬着林风的阴茎,同时从花心涌出的爱
液顺着两人交合的缝隙涌了出来,把林风的裤子沾湿了一大片。
“我操!丫的高潮了啊!妈的,射死你个骚货!”林风一脸的兴奋,下身同
时加快速度,不停地向上耸动,何敏高潮过后全身的皮肤都泛着潮红,身体则无
力的趴在林风的怀里急促的喘息,根本没有办法阻止林风的猛烈攻击。忽然林风
把何敏从自己身上推开,然后左手拽住何敏的头发,让她的脸对着自己的阴茎,
右手则抓住自己的阴茎飞速的撸动着。
“射死你!啊……!”林风爆发了,积蓄已久的精液从他的体内毫无保留的
喷了出来,乳白色的精液一股一股的全都射在了何敏的脸上,何敏也不躲,任由
林风的喷射,直到何敏的脸上、头发上都沾满了精液林风才停止了喷射,坐在后
座上喘着粗气。何敏在林风射完以后,带着满脸的精液也躺在了后座上,自顾自
的喘息着。
“你大爷的!都说不让你射车里,你看看,弄得那都是!不管了啊,你负责
擦车!”江雨看着后座一片狼藉的“战场”假装生气地说道。
“这个不赖我啊!谁让你找的这个妞这么爽啊,小屄紧的跟个处女似的”林
风现在是极度劳累,闭着眼睛点了颗烟吸了一口“不过真的超爽!哈哈哈!”这
时车流已经开始慢慢的动了,江雨只好回过身继续开车,放弃了跟林风继续斗嘴

大约过了20多分钟,车流又停了下来,“操!又他妈堵了!市政的这帮S
B!”江雨无奈的骂了一句,这时江雨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裤裆上游走
,低头一看,原来是何敏的一双穿着丝袜的美足,江雨回过头发现何敏已经把自
己的一头秀发盘起,正坐在林风的怀里冲自己乐着,脚还不停的在江雨的裤裆上
摩擦,林风的双手也在何敏的丝袜美腿上揉搓着,“呦?我们的敏敏已经清醒了
啊?刚才爽吗?”江雨笑着说完便捉住何敏穿着丝袜的美足攥在手里把玩着。
“去你的!你们两个坏蛋,一个用那么长的家伙插我前面,一个用手指插我
后面,想不爽都不成。”何敏白了江雨一眼“不过你这个死党的耐力不太好啊,
你每次搞的我最少2次高潮你才会射,他才搞了我一次高潮他就射了。”
“操!我耐力不好!?谁让你这么骚啊?小屄紧的跟处女……哎呦!”林风
刚从何敏的背后探出头来想表达一下自己的观点,一句还没说完,何敏就用手掐
了一下林风的大腿。
“滚,本姑娘那叫天生丽质!”何敏撅着嘴柔声说道。
“好一个天生丽质啊,让我射了个满脸花!美容啊!哈哈哈!”林风接着调
戏何敏。
“讨厌啊!还说,还说!”何敏抡起粉拳对着林风一阵敲打。
“哎?我说敏敏啊,你刚才用精液敷了个面膜,那个面膜呢?”江雨这时才
发现何敏脸上和头发上的精液都没了。
“去,问问你的死党,他趁我休息的时候干了什么?”说完何敏的脸一下子
红了。
“哈哈哈,我趁敏敏休息的时候把她脸上和头发上的精液全都堆到她的嘴边
了,嘿……人家伸出舌头全都给舔嘴里去了,然后全都给吞了,哈哈哈!”林风
说完笑的声音更大了,江雨也是一脸的笑意。江雨知道何敏的“口舌服务”很厉
害,自己有时候也会败在何敏的口舌之下,光顾爽了,还没从何敏的口中抽出来
就射了,所以何敏经常被江雨口爆,慢慢的何敏也已经习惯了“口爆吞精”,这
次“误吞”林风的精液纯属于何敏的本能反应。
“你们玩的可真高兴,可怜我啊,一边开车还得一边听你们的淫叫,苦啊!
”江雨乐着看着他们两人。
“看你这么辛苦,本姑娘现在奖励你一下!”说完何敏笑着从林风怀里起身
爬到江雨的身边,伸手解开江雨的裤子,一条黝黑粗壮的鸡巴瞬间从江雨的裤子
里蹦了出来,何敏看着这条让自己欲死欲仙过无数次的鸡巴“呵呵”的笑了一声
,随后用手抓住它在自己的脸颊上轻轻的摩擦着,此时何敏感觉非常的满足,脸
上的表情就好像一个小女孩得到了一个自己喜欢的玩具那样闭着眼睛微笑着……
江雨看见何敏的表情不禁又硬了几分,何敏也感觉到了江雨的变化,媚眼如
丝的抬起头看着江雨,用充满诱惑的眼话语说“大坏蛋,你就知道欺负我。”江
雨低着头看着何敏笑了笑,何敏看见江雨没说话,低下头,伸出舌头绕着江雨的
龟头开始打转,舌尖有时还顶两下马眼,舔掉江雨分泌出的黏液,江雨眯着眼睛
享受着酥麻的感觉,何敏此时发现江雨的阴茎涨的越来越硬、越来越粗,连青筋
都暴了出来,龟头上的黏液也是越来越多,她“嘿嘿”的偷笑了两声,然后轻轻
的把江雨的龟头含进嘴里,脑袋左右晃了几下,稍微用力的嘬了嘬龟头,最后猛
地向下一沉,把江雨的半个阴茎吞入了口中,随后便开始了上上下下的吞吐。
“操!吓死我了!你丫是爽啊还是疼啊?用不了这么大声吧!?”江雨在何
敏吞进自己阴茎的时候爽的“啊”的大喊了一声,这突然的一声把坐在后面休息
的林风吓了一跳。
“你是爽过了……呼……妈的……老子都硬了一道了……哦……”江雨眯着
眼睛,左手抓着方向盘,右手按住何敏的脑袋,示意她再含的深一点。何敏也是
疯狂的上下吞吐着江雨的阴茎,有时候还会来一次深喉,弄得江雨浑身颤抖。这
时候车流又开始向前涌动,江雨没办法,只能忍着何敏的小嘴带给自己的快感,
勉强开车跟了上去,不过在这种情况下这车也是开的歪歪扭扭,有几次险些撞上
前面的汽车,后来实在是太刺激了,江雨强行并道把车停在了路边,专心的享受
着何敏的口舌服务。
“敏敏……呼……我快射……了……呼……”大约过了10多分钟,江雨喘
着粗气,腰部用力的向上挺,想让阴茎在何敏的嘴里插的更深,同时也感觉到自
己的后背一阵发紧,好像所有的力量全都集中到了阴茎上,这种感觉在何敏的舌
头挑弄龟头的时候越发明显,江雨知道自己快要爆发了。何敏其实也已经感觉到
了,她发现江雨的阴茎在自己的口中涨的越来越粗,知道这是江雨要喷发的前兆
,于是她抬起头,温柔的看着江雨,同时用手又轻又柔的上下撸着江雨的阴茎,
“亲爱的,你想射在哪?脸上还是嘴里啊?快说嘛……”
江雨这时候已经有些发晕了,又要强忍着快要喷发的快感,“呼……不管了
……呼……敏敏自……自己定吧……”。何敏冲江雨扮了个鬼脸“呵呵,用嘴吸
干你这个大坏蛋。”接着低下头用舌头不停地舔弄江雨的龟头,此时江雨的阴茎
已经硬如铁棒,上面的青筋暴突,龟头的颜色更是红中透紫。突然江雨“啊!”
的一声大叫,浑身颤抖,腰向上一挺,整条大阴茎都插进了何敏的嘴里,然后江
雨整个人好像通了电一样,腰部一个劲的在何敏的口中冲击着,江雨终于爆发了
,一股股浓精直接冲进了何敏的嘴里,而何敏此时也配合着江雨的冲击,头使劲
的埋入江雨的胯间,好让江雨的阴茎更加深入自己的口中,然后不停地吞咽着江
雨的精液……
“呼……真他妈爽啊!”江雨爆发完了以后长出了一口气,用手抚摸着何敏
的头发,可是何敏并没有抬头,还在继续吮吸、舔弄着江雨的阴茎,直到把上面
残留的精液舔干净才抬起头。
“舒服了吧?呵呵,怎么样?本姑娘的奖励好吧?”何敏抬起头用手整理着
刚才因为剧烈运动而散掉的头发,问道。
“嗯,敏敏表现真好,一会奖励你吃‘大餐’,哈哈哈!先整理整理吧,马
上就到了。”江雨笑着伸手轻轻掐了何敏的脸蛋一下,然后使劲亲了何敏的额头
一下,何敏满脸通红的推开江雨,抽回身子做到后座上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由
于刚才和林风激烈的“肉搏”,何敏的丁字裤早已经湿的不成样子了,索性也不
穿了。
“嗯?林风呢?半天没动静了。”江雨这才想起林风还在后座上坐着呢,于
是回头看了一眼,原来林风已经靠在车门上睡着了,江雨伸过手去拍了拍林风的
脸,告诉他马上就到了,别睡了,“你完事了啊?先别叫我,到了再说,累了,
先睡会。”林风也不理会江雨,又开始睡了。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