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情生死一线间

叮咚~叮咚~

“来啦!”按下门铃后,张启便听到屋内传来焦姗姗的应答声,接着就传来一阵明显是穿着拖鞋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速度非常快,近乎是小跑着过来的,这也显示出了声音主人的急切心情。

“张队长,你来啦,快点进来做,饭菜马上就好,就剩最后一道回锅肉了,哎呀,你太客气了,怎么还带了礼物?”焦姗姗开门后,热情的将门外的张启迎了进去,一边接过他手中的礼盒一边热情的说道。她今天打扮得很居家,上身简单地穿着一件白色印花的T恤,下身穿着一条宽松的黑色运动短裤,身上还箍着一条蓝色围裙。

“第一次上门做客,不表示表示,要是让潘营长知道了就该说我小气了,再说嫂子每次去营区看我不都带了礼物。”张启一边打量房间的布局,一边开口回答,然后又转过头贴在她耳边轻声道:“万一碰到人了,有礼物不也是一种掩饰。”

张启的耳语时候的热气打在焦姗姗的耳垂上,让她身体轻微颤抖了一下,脸庞略微有些红润起来,耳朵是她的敏感之处,她老公潘野知道这点,在两人欢爱的时候经常以此挑逗她,让她又爱又恨。

焦姗姗刚才的身体的反应被张启视线敏锐地捕捉到了,但他脸上没有任何变化,假装没有留意,先一步进入了客厅,没有看到她的儿子大宝,好奇地转身问道:“嫂子,怎么没有看到大宝?”

“哦,大宝被他亲生父亲接过去了,等过两天再送回来。”张启的问话,让焦姗姗回过神来,笑着回道。其实,孩子是她主动送过去,并不是孩子的父亲来接,目的不言而喻,就是为了创造今晚的约会空间。

见张启没有发现自己身体的敏感反应,她松了一口气,这是专属于她和老公潘野之间的小情趣,她不想让别人知道,尤其是和她有过肉体之欢的张启。她对于自己和张启的关系定义是仅限于肉体,在精神上她是完全属于潘野的,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所以她还是希望尽可能保留这份和丈夫的小情趣。

将礼盒放在茶几上,焦姗姗给张启倒了一杯水,指了指厨房笑着说道:“张队长,你先在这坐会儿,我做饭,马上就好。”说完,便进来厨房忙碌。

客厅里只剩下他一个人,张启站起身开始在房子里四处参观,这个公寓套房面积不大,估计也就五十几平,六十不到,简单的两室一厅格局,东边面积稍大一点的是夫妻二人的卧室,正对着卧室门的那一面墙摆着一整排白色衣柜,另一侧则放着一张两米宽的双人床。

房间的西方是一间儿童房,面积较小,摆放着一张双层木质儿童床,和一些大宝画画的画板。

公寓不大,张启一圈看下来不到两分钟,转进了厨房,就看到焦姗姗正在灶台边忙碌着的身影,让他有些失神,突然羡慕起潘野来,这是一个非常贤惠的女人,典型的贤妻良母型,他情不自禁地走近,从身后抱住她。

“别,我正在做饭呢?”焦姗姗略微挣扎了一下身体,娇嗔道。

闻着她发间的香味,虽然夹着一丝淡淡的油烟味,但还是让张启的身体有了反应,身下的大肉棒挺立起来,隔着几层布料抵在了她的两瓣翘臀之间。

突然想到之前焦姗姗对于自己耳朵敏感的刻意掩饰,原因不难猜测,对于潘野的嫉妒使他有些丧失理智,满脑子都只有一个想法:“既然你这么爱他,那我就身下的巨棒将你的身心彻底征服!”

“姗姗姐,我要干你,就现在!”不等焦姗姗反应过来,张启便将她身下的运动短裤连同内裤一把扯到了腿间,扶着大肉棒从身后猛地挺了进去,非常粗暴地全根而入。

阴道没有完全润滑,虽然焦姗姗的阴道不像莫小洛那般少女紧致,但在这种干涩的情况下进入,还是让结合的双方都有些难受。焦姗姗眉头微皱,小声地求饶:“疼~你轻点,还没湿呢!”

但此时的张启有如魔怔了一般,完全不理会她的求饶,开始大力抽插起来,一开始就大开大合,猛抽猛干,火力全开。嫉妒和欲望将他的理智彻底吞没,他此刻唯一的想法就是用自己的大肉棒强而有力地宣示自己对她的主权,他不仅要她的身体,还要她的心!

“啊……轻点,我们往旁边移两步吧,这边锅台有些危险。”

忍着来自身后的猛烈冲撞以及蜜穴处传来的火辣,焦姗姗将打火灶关闭,出声提醒道。然后,略微移动了两步离开打火灶周围,来到靠近水池这边,双手撑在水槽边,上身趴了下来,撅起自己雪白的大屁股方便张启的操干,这是善解人意的女人。

张启紧跟在她的身后,亦步亦趋,结合处始终连在一起。当她丰满雪白的大屁股翘起来的时候,便迎来了更为猛烈的炮火。

张启已然化身没有感情的打桩机器,半个小时内焦姗姗已经数度性高潮,两条白嫩地美腿已经发软,有些支撑不住,现在她大半地身体重量都靠着张启搂着她腰肢上地两只大手支撑着。

“啊~!来了,来了!姗姗……你是我的~!”

身体猛烈地颤抖着,低吼出心底深处最真实的宣言,张启将自己的数亿子子孙孙全部灌进了焦姗姗孕育生命的圣洁子宫内,然后将她的身体搂在怀里,略微疲软的大肉棒仍然停留在她蜜穴的深处。

良久,当大肉棒抽离的时候发出“啵”的一声,丰满白嫩的两片臀瓣,因为激烈肉体碰撞给拍得通红一片,大量淫水精液混合物从两瓣翻开的阴唇中间那尚未来得及闭合的小洞里流了出来,“啪啪啪”地滴落在女人身下的地面上,形成好大一滩“湖泊”。

看到这样一副淫荡的场景,刚刚抽离的肉棒再次抬头,当张启准备再次插入的时候,焦姗姗察觉到了他的意图,扭动的屁股,回过头来拒绝道:“张启,我不行了,腿软了!别急,先晚饭吧,咱们今晚有的是时间。”

张启没有勉强她,一是因为她现在的身子状况,确实如她所说,有些狼狈;二来,他刚刚发泄了一番,现在欲火已经释放了大半,理智已经重新占据上风,当然不会像刚才一般癫狂。

收拾一番后,一切都回归正轨,不久后两人便坐在了餐桌前,开始享用今天的晚餐。晚餐的样式很丰富,五菜一汤,荤素搭配,还特意准备了红酒,看得出来,焦姗姗确实为今晚约会花了一番心思。

朦胧的蜡烛光线下,他们犹如一对正常的情侣,进行着烛光晚餐。房间内的气氛很好,酒杯轻碰声不断响起,微醺的酒意将暧昧的气氛烘托到了极致,很自然地便亲吻在了一起,酒意和欲望在彼此纠缠的身体内不断升腾,两人身上的束缚不断减少,直到坦诚相见。

很快战场转移,只见张启靠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焦姗姗面对着跨坐他大腿上,然后扶着他早已挺立的大肉棒,坐了下去,稍微适应后就开始上下颠簸起来。

“啊~弟弟,亲老公……嫂子,好快活……啊……要飞了!”

这次焦姗姗显得十分主动,从一开始她就占据了主导地位,张启只能瘫坐在沙发上被动地享受起她的热情。她的双手撑在他雄壮的胸口,白嫩纤细的腰肢如同灵活的芭蕾舞者,疯狂地扭动着。

“啊,嫂子,你是我的,我要你做我的女人,我要干你一辈子!”焦姗姗的热情和疯狂将身下张启的欲火彻底点燃,他决定转被动为主动,双手端着两瓣白嫩丰满的大屁股,将怀中的女人抱着起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让她的双腿缠着自己的熊腰,双手搂着自己的脖子,一边在屋里来回走动,一边将她的身体上下抛飞。

焦姗姗感觉自己就像波涛汹涌的大海上飘摇的小船,时而被巨浪抛向空中,时而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砸在海面上,激起一大片水花。她的高潮一阵接着一阵到来,彷佛没有尽头一般。

“啊……要死了……”绝顶的高潮几乎让焦姗姗发疯了,悬在空中白嫩丰满的屁股如筛糠般剧烈抖动,酥麻感从蜜穴深处逐渐扩散到全身,几乎使她昏迷过去。

就在她准备迎接又一次高潮到来的时候,张启突然停止了动作,转过头倾听一番,脸色一变,急声道:“有人来了!”

本来还有些不满张启突然停下来的焦姗姗,听到他的话身体一僵,脸上巨变,更着急声道:“坏了,可能是我老公回来了!……怎么办?,快放开我!”说完,她便挣扎着想要下来。

“来不及了!”张启说完,便抱着焦姗姗闪身进了卧室。

果然,刚进卧室,就听见大门外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此时的张启显示了良好的心理素质,一把关上卧室的房门并从后面反锁,然后转身对已经六神无主的焦姗姗吩咐道:“嫂子,你赶快穿上睡衣,我先找个地方躲起来!”

张启的话让焦姗姗回过神来,有些慌乱地打开衣柜,换上了睡衣。张启也在焦姗姗打开柜门的时候闪身躲了进去,想到什么,突然开口道:“嫂子,衣服还在餐厅,你等下出去注意一下,最好找机会处理掉!”

衣柜门刚关上,就听见客厅里传来潘野的声音,“老婆,我回来了!”

穿好衣服的焦姗姗急忙整理了一下头发,深吸一口气,打开房间门迎了出去,挤出一个不自然的笑容,对刚进门正在低头换鞋的潘野问道:“老潘,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这次过去进修一个月吗?这才几天!”

焦姗姗一边问话,一边趁着潘野低头换鞋的机会,来到客厅一角的餐桌旁,将之前两人激战丢弃的衣服,尽数踢到了沙发下面,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听到焦姗姗的问话,潘野也没回头,一边继续解着鞋带,一边回答道:“回来那点东西,我跟团长提了一下我上次写的《特种作战改革建议》,他觉得不错,让我把材料拿给他,这不我就回来了。”

低头换鞋的潘野没有注意到刚才焦姗姗的行为,给她详细解释了一下此次回来的目的。等他换好鞋,才注意到客厅里没开灯,发现了餐桌上点着的蜡烛以及还没来得及收拾的剩菜,有些好奇地问道:“怎么做了这么多好吃的,有谁来过了吗?”

潘野的问话,让焦姗姗心都快跳了出来,努力压制住紧张的情绪,略微慌乱地解释道:“哦,刚才林俊娇来过了,上次我去医院检查,她不是帮了很大的忙吗,所以我就请她今天过来家里吃顿饭,表示一下感谢。”

听到焦姗姗的话,潘野并没有怀疑,也没有发现她脸上的异样。本来他就不是一个心思细腻的人,再加上心里正惦记他那份报告呢。

如果他仔细思索一下就不难发现焦姗姗话里的破绽,如果是她和林俊娇两人吃饭,又何必点上蜡烛,搞这烛光晚餐?

“先不说了,我赶时间,小王还在下面等着呢!”潘野说完就准备进房间拿报告,刚迈动腿就听焦姗姗急声说道:“老潘,等等!”

“怎么了,老婆?”潘野回头有些奇怪的看着焦姗姗问道。

焦姗姗之所以这么急切地叫住潘野,就是怕他进去房间后发现躲在衣柜里的张启,她记得潘野的那份报告就在衣柜旁边的抽屉里,眼角余光扫到了餐桌上的饭菜,心念一转,忙道:“老潘,先过来吃点吧,今天我可做了很多好吃的,还剩下不少呢。你先坐下来吃,你的报告我知道放哪,我进去给你拿,耽误不了你的时间!”

听焦姗姗这么说,潘野感觉自己肚子确实有些饿了,再说好几天没有吃过自己老婆做的饭菜了,颇为想念,于是他便笑着应道:“那行,我先吃点,谢谢老婆大人了,还是你会心疼我!”说着便到厨房拿了碗筷,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见潘野答应了自己的请求,焦姗姗大松一口气,原本紧绷的身体也放松下来,看了眼正在狼吞虎咽的潘野,转身进了卧室。

进门后还不放心地将房门给反锁了,小心翼翼地打开衣柜门,看到狼狈地蜷缩在里面的张启,噗呲地轻笑出声,又怕笑声被外面自己老公潘野听到,连忙捂住了嘴巴。

见焦姗姗打开柜门,又听到她的轻笑声,张启突然恶念一转,心中冒出一个邪恶的念头。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将她压在了床上。

张启突然的动作,吓了焦姗姗一跳,差点惊呼出声,赶忙死死捂住自己的嘴巴。

焦姗姗刚才急匆匆地穿上的连体睡衣里空荡荡一片,根本没来得及穿内衣,这也方便了张启。在她还没来得及反对的时候,张启掀起她的睡衣,便轻车熟路地挺身全根而入。

“张启这混蛋,这是在玩火,老潘还在外面呢!”焦姗姗心里大骂着张启,但是身体却很诚实,在这种紧张的情况下快感竟然比平时还多,承受着身后来自张启的猛烈撞击,她双手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自己叫出声来被外面自己老公听见。

在这种紧张刺激的情况下,张启有一种变态的快感。身下正在被他操干的女人是他的嫂子,而她的老公潘野现在就在一墙之隔的餐厅,想想都觉得刺激,他的快感被无限放大,射精的欲望越来越强。

就在卧室内两人的无声激战将要达到最高潮的时候,外面客厅里传来了潘野的声音,“老婆,报告找到了吗?我吃得差不多了,你快点!”

潘野的声音吓了两人一大跳,尤其是身下的焦姗姗竟然被这惊吓给弄得直接高潮。张启被她高潮阴道壁的夹吸快感,爽得忍不住继续抽插起来。

害怕潘野发现她的异常,焦姗姗忍受着身后张启猛烈的冲撞,有些断断续续的应道:“找……找到了,我……我马上……拿出去给你,你放心……吃吧!”

她的话音刚落,便感受到张启已经开始在她体内爆发,被他滚烫的精液一烫,焦姗姗忍不住大声哼出声来。声音刚一出来,两人便知要糟!

果然,外面传来了潘野关心的询问声:“怎么了?老婆。”

“没事,脚踢到了!报告找到了,我这就给你拿出去!”焦姗姗连忙急声回应道,连忙用手推了推还连在她身上的张启,示意他赶快起来。

张启连忙将大肉棒拔出她的身体,然后又闪身进来衣柜。焦姗姗以最快的速度从抽屉里拿出潘野的报告,整理了一下头发,深吸几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开门出去。

等她出去的时候,刚好看到潘野已经吃完饭站起身来。见她出来,潘野随意的问道:“怎么去了这么久?”

听到潘野这么问,焦姗姗心里咯噔了一下,心道:“难道老潘发现了什么?”

其实这是她做贼心虚,潘野只是随口问问,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习惯性地问问。

见潘野表情正常,焦姗姗暗松一口气,笑着道:“记错地方了,找了好一会儿,给,你的报告!”说着,她将手中的报告递给了潘野。

潘野接过报告看了一眼,满意的点点头,然后说道:“老婆,我走了,你在家好好照顾自己和小宝,有什么急事记得给我打电话。”说完转身就朝大门外走去。

焦姗姗刚准备将潘野送出门,刚迈开腿,就感觉两腿之间的蜜穴处有东西流了出来,那是刚才张启射在里面的精液,随着她白嫩的大腿流了下来,这下她不敢动了。

还好,此时潘野说了一句:“不用送了,老婆,早点休息吧!”

焦姗姗正好顺水推舟,停留在原地,朝他挥了挥手,嘱咐道:“路上小心点!”

等潘野出门,焦姗姗站在窗边看着他的车离开后,这才回到卧室将衣柜里的张启给放了出来。

“你讨厌死了!刚才差点就露馅了,如果被发现了,我还活不活了?”说着说着,焦姗姗竟然哭了出来。张启连忙把她抱在怀里,好一顿道歉安慰,但是依然不奏效。没办法,张启只好使出了自己的大绝招——“肉棒大法”。

一夜激情缠绵,二人好不快活,战斗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趁着夜晚张启悄悄地离开了战斗了几个小时的温柔香……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