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热时的轻轨

上周上海暴热,下午在家无事,就想去我一小姐妹家。车不巧刚好被人借走
了,只好打车,到了她家自然聊了好久,又和小姐妹玩了会儿,他老公却回来了,
于是我就借故起身回家。
出门发现刚好她家门口就是轻轨,到我家很是方便,于是就打算坐这个回家。
由于天气很热,我穿的很少,仅有一件短的米黄羊毛裙,上面是无袖的后开
的黑羊毛衣,前领开得很低的那种,外面套了一件中长的淡灰的羊绒大衣,下面
是靴子和漏臀的黑袜裤,里面穿的是丁字内裤,没带胸罩。
走到轻轨站,走热了,就把大衣脱了,在街上的回头率那是100分的,我
的胸不算大但还是很挺的,没带胸罩,小咪咪很尖,又是低领,搞的很多GG在
我身边绕来绕去。
进了站台,发现好多人,原来下班时间到了,刚刚5点多。我随着人流进了
车内,前后左右都是人,男人的烟味和体味刺激了我,我下意识地看了一下旁边,
几乎都是男的。只有前面一个女的和他男朋友站一起。
我想把大衣穿上,但人多,实在不方便,胳膊伸不开。最后我还是在人群里
挣扎着把大衣套起来,也许是我的动作大了,在我伸手穿大衣时,前面低领的毛
衣中,我的小咪咪跑了出来,我却没有注意到。
我左前的男人不停的看我,眼睛停在我胸部上,我也没在意,也瞅着他看着,
30多岁,估计是上海人,比我高一些,很结实,烟味就是他那里传过来的。我
大衣的前面还没有扣好,就伸着手慢慢扣了一粒扣子,那男的依然不停的看我胸,
我有点赌气,也继续故意盯着他看。
他朝我笑笑,用嘴指了一下我的胸前,把嘴唇贴到我耳垂边,「你的……好
白额,好喜欢你这样子」。
我低头一看,大半个乳房在外面,小咪咪也清晰可见,我脸马上红了,忙用
大衣遮了起来。抬起头来看他,本想感激他的好意提醒,不料去看到他用邪恶的
眼神朝我笑着,我很不自然地朝他也笑了一下。
车过了一站,上来的人更多了,人群拥挤着,把我挤到了他前面,而前面就
是那对男女了,我只好把身子往后靠了下。这时,我忽然感到有人在我后面的大
衣上摸了过来开始以为是有人不经意的动作,却也没有太在意。
我扭头朝刚才那个男的看了一眼,发现他也正看这我,我还是没反映过来,
这时候后面的手就慢慢摸到了我的屁股,这才发觉不太对,回头再看他,嘴唇却
碰到他刚放到我耳朵边的脸,赶紧转过头避开。
很快的那只手向下移动了,摸着我的腿,透过丝袜慢慢揉着我的大腿,不停
滑动着。我感觉又有一只手从我大衣的后开叉处伸了进来,我下意思的动了几下,
想躲开,但人太多,根本动不了。由于我穿的是短裙,那手很快就摸进我裙子里
了。
「……不要,别人会看到的……坏蛋!」我没有想到的是,这句话让后面那
个男的听了更加用力揉着。
「呜呜……」,无奈,我咬着嘴唇,摸到那两只揉着我屁屁的男人的大手,
用力扯着,本以为根本拉不动,没想到后面的男人很配合的就放开了我的屁屁,
刚刚让他揉的,我下面都有些湿湿的了,不再揉了,觉得性奋感断了。
我突然感觉背部凉凉的,一只手从大衣分叉那里把大衣拉起来,顺着我的背
部摸到我的乳房,然后用手指透过衣服捏着我的小咪咪。
「看着舒服……手感也相当不错哦……你老公真的好浪费啊……」。
我用手挡在前面,但愿不要被人看到我胸部在一起一伏的。他另一只手,却
也顺着大衣的分叉伸了进来,却很爽快的摸到我的屁屁,却没有多停一下,而是
直接穿过了下面继续摸着。
这时我开始怕了,我里面穿的是露臀的丝娃和丁裤啊!我向前挤了挤,想摆
脱那手,离前面的那对男女挤的更近了,我几乎已全贴在那女的身上了。扭头看
他,他正用色色的眼神看着我。他嘴张着不出声地对我说了句话「丁字裤额!」
我不好意思的在他面前扭了几下,那后面的手已经越过了我的屁屁,用一个
手指勾着我的丁裤的下面,我紧紧得夹紧我的腿,但还是像触电一样感到了那熟
悉的感觉从私处传来,我有点晕,身上一下热了,闭上眼,尽量放松自己,把身
体全靠在了前面的女的身上,我怕自己的身体会突然软下了。
见到没有办法躲开,无奈的我已经完全放松自己了,紧绷的双腿也顺势分开,
两手都紧紧得抓着前面的女的,屁股也随着车子的晃动而扭动起来,下面的那只
手拉着丁字裤不停揉着,我感到火热从摩擦的地方散到了全身,我止不住的从牙
缝里发出低微的呻吟。
我猛得感到有东西进入了我的下面,是根手指,另一个手指在前面敏感的地
方狠狠的揉了起来。我已完全没了意识,双手紧紧得抱着前面的女的,那女的回
头看了眼,发现我也是女的,就没在意,却没有发现我的异样。
下面完全沉浸在刺激带来的快感中,忽然我感到了,我前面的咪咪被人狠狠
得揉了起来,我睁眼抬头看他,只见他把两手从我的大衣中伸进来,在我的后背
开口的地方摸进来,把我紧紧抱着,一边揉着我的乳房,我右手反过去紧紧得抱
着他,就像一对情人一样,他很得意也很色的盯着我的后面。
这时我已完全沉浸在了下面被手指不断的抽插和乳房被疯狂揉捏所同时带来
的疯狂快感中了,下面的抽插越来越快,上面的揉搓越来越用力,使我真正的放
开姿态。我回头用嘴找到他的嘴疯狂得接吻。一边我用手摸他的小弟弟,隔着裤
子我也能感到他的老二很硬了,似乎都已经准备好了。
他把我毛衣后面的扣子都解开了,却没有感到凉爽,只能感到他胸膛的火热。
我就这样反抱着他,下面的那只邪恶的手已把我的丁裤都脱了,是很用力的脱掉。
等再次感觉有温热的东西伸进来,我可以清楚感到这不再是手,而是真正的
小弟弟顶了进来。
「哦,好硬……好棒……真的好热啊,用力……」,我兴奋得把屁股翘得很
高,屁屁和大腿上的肌肉紧紧绷着,下面用力夹着,我能感到有液体顺着大腿流
了下去。
这时的我已没有了任何意识,只有肉体带给我的快感,我却再也没有注意后
面他的表情如何,却也没有注意到前面的那对男女换成了两个男的,一样背对着
我。
也不知多久,高潮了好多次,等我有些回过神来了,他还没有射出来。车上
的人却也不多了,我依然还抱着他,回头轻轻推了下他,让他还硬硬的小弟弟从
我下面退出来,末端沾满了白沫,头部的位置还连着一丝透亮的液体。
从和他一起下了车,喝了点酒,在宾馆的床上疯了好久,他在我下面射了一
次,第二次却射在我嘴里,我把白稠稠的液体吞了下去,他也瘫软在床上,勉强
扶着床站起来,整理好衣服,满脸通红的走出宾馆。
回到家都已下半夜了。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