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不知所起

女人这样的生物,是万万不可轻视的,她不爱你,怎样都好,她若是真的爱上了你,那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不是幸运,就是灾难。ssrpeach

我叫孟意珊,梦意阑珊。陌翩然是我的劫,一辈子的劫难。

“骚货,就这么等不及让我来干你,才几点,就洗干净脱光等着我操。”

男人扯掉自己的衣服,跪坐在我的双腿间,将我的腿大喇喇的分开,两指往中心一抹,笑的淫邪不已。

“这么湿……”

他从不温柔,没有前戏,每次都是提枪就上一捅到底,一点怜惜都没有。

巨大的阴茎已经插在我的最深处,顶着那块软肉,几秒锺的沈淀之后就是疯狂的抽插。

“小狐狸精,低头看,看我是怎么操你的!”他的手按住我的头,让我看身下那跟粗长的肉棒不断进出我的娇穴。

视觉和身体上的刺激让我依依呀呀尖叫个不停,他摆动的更欢,淫词浪语说个不停。

我想,他和廖如雪在床上的时候一定不会这么禽兽的吧。只有对着的是我,他才会如此。这样想着,心情好了一些,抱着他的头回应的更深情。

“翩然,翩然……”

他不知疲惫的做着活塞运动,嘴巴里嘟囔着,“真浪,真爽,里面又暖有多汁,别扭,先不射,让我多干一会。”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会肆无忌惮的忤逆他,我猛地收缩小腹,甬道跟着骤然收紧,用力去挤压他的强悍。

“小浪货,你这是在跟我唱反调是么?”

他幽黑泛着黯蓝的眸子盯着我,腰间狠戾的捣进我的窄穴,肉体与肉体之间碰撞的巨响,他深深的往那一处柔软的一点狠戳,惩罚式的把我操的尖叫。

“不许逃!”

他握着我的双腿拉回因顶弄而上移的身体,将它们推挤在胸前,一边啃咬我的乳,一边不知节制的“砰砰”操干。

廖如雪那么娇弱的身子,哪能经得起他这么禽兽的索求,只有我才能与他契合的完美,对,只有我!

陌翩然从七点一直干到九点半,还意犹未尽的抱着我的屁股操,我跪在地毯上,双手支撑在地上,骨头都要被顶散了。

“翩然,不行了,我不行了……”

“才两个半小时,就不行了?以前干你一晚上你都要不够的求我呢。”

废话,那不是被人下了药吗?!你特么的被人喂大剂量的春药试试。

他抓住我的长卷发,往后一拉,我的头不得不跟着疼痛向后仰,“荡妇,再浪点,你就这么喜欢我操你,嗯?每天不分时间的给我发你淫荡的身体照片,就是像让我来这么操你的,不是么。”

我承认,我是有些坏心,每天在他工作时间,和女友约会的时候,都会冷不防的发去一张我自拍的照片,有时候是一对沾了奶油的粉嫩乳尖儿,有时候是插着手指的蜜穴。

“说,你就喜欢我玩你,喜欢我激烈的操你!”他俯身,舔着我的耳珠低喃。

“嗯,我喜欢你玩我,喜欢被你操!”其实,我只是喜欢你,而已。

打赏 评论

第2章

情不知所起 第一卷 情不知所起 水尧儿 1253字

是的,我喜欢陌翩然喜欢了九年,从高中开始,我就发疯的喜欢上他。一见杨过误终身,我又何尝不能体会到公孙绿萼的心情。

陌翩然从高中开始就是个风流佻达的公子哥,英俊潇洒已经不能足够去形容他的外表,那时候校园的多少女生都为之倾心,可他的眼里只有廖如雪一人。

我和廖如雪是同桌,是闺蜜,却眼睁睁的看着心头上的男孩,把令所有女生嫉妒的浪漫送给了她。

“浪货,还没从高潮中清醒过来呢?”他拍打我的屁股,拍的啪啪作响。我一疼,收缩的紧致将他绞的低吼。

“你这里面怎么总饥渴的抓着我不放。”陌翩然蹭了几下,看了眼墙上的挂锺,毅然决然的将肉棒抽拉出来,连带着淅淅沥沥的一滩淫水浊液。

我知道,他要走了,他要回去陪他那娇滴滴、名正言顺的女朋友。

他洗了个澡在我的脸上印下一吻,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ssrpeach

推开窗子,夜晚冷冽的风灌进来,将一时的欢爱味道吹散,点燃一根烟,坐在飘窗的白色长毛垫子上,望着楼下的那一抹车灯飘然不见。

是什么时候和他勾搭在一起的呢,好像是毕业之后不久吧。也不尽然,其实大学的时候,陌翩然已经对我有了微微的回应。

我和廖如雪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女人,如果说她是林黛玉,那么我就是薛宝钗,浪荡公子的心头好,都是林黛玉似的人儿。

从高中起,我表面上维持好两个女孩之间的友情,暗地里用手机发了不知道多少条充满热烈情意的信息。

陌翩然知道后,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我,还将我骂的狗血喷头,他说你是雪儿的朋友,我不会告诉她,女孩子要自重。

自重?如果你还懂得什么是自重,为什么还拉着我带我跳进万劫不复的地狱深渊?

思绪回到我们第一次欢爱那夜,他也是做过之后就闪的不见人影。

陌翩然的毕业派对,当然少不了小女友廖如雪,因为闺蜜的关系,我也被邀请其中,那天,我喝了很多,毕业的学长陌翩然的哥们蒋东彬握着我的手跟我表白,他说孟意珊,我喜欢你很久了,看你一直都单着,要不我们在一起吧。

不同于陌翩然的玉树临风,蒋东彬是很标准的东北壮汉型,黝黑的皮肤,剑眉星目,眉宇之间带着豪气。

多粗犷大气的男人啊,他一定是个好爱人,可我为什么会一直死守着一棵不会开花结果的死树不放呢?

蒋东彬的手掌很宽很暖,酒精麻醉的心微微有些疼,我年轻貌美,身姿妖娆,守了五年,被满眼不属于自己的热恋刺的伤痕累累。

我扯开妩媚的笑容,拉着他的手,说我们去开房吧。我在赌,赌我在失身之后,会不会对陌翩然的感情就此而终。

这场赌局还没开始,就被人扼杀。

我们走到大门的时候,陌翩然跑出来说,雪儿喝多了,让我去洗手间里照看一下。

洗手间里自然没有廖如雪的痕迹,他按着我的肩膀压在厕所的墙壁上,“你要跟他干什么去?”

我轻佻的笑了,“找个酒店开房做爱。”

他额头的青筋暴突,狠瞪着我。

“陌翩然,你放手,如果小雪没事我就走了。”他不说话,手上紧紧的握着我的双肩,“你爱他吗?你们才认识多久。”

“你管的着吗?我爱你你不要我,我找个爱我的人做跟你有什么关系!”我歇斯底里的喊,被他以吻封缄,大概是怕我惊动了蒋东彬和廖如雪。

舌与舌之间的热吻把口腔搅的天翻地覆,两条麻花一样扭在一起的舌头不停歇的交缠。

“我要你,等我一会回来接你。”

打赏 评论

第3章

情不知所起 第一卷 情不知所起 水尧儿 1044字

就这样,我在洗手间里等了他一个小时,坐在马桶里打电话跟蒋东彬说了抱歉,剩下的时间就在里面看着手机上的时间数字不断跳动。

陌翩然回来的时候带着风尘仆仆,拉着我的手上车就近找了一家酒店,他的公寓里,应该是躺着刚被哄睡的廖如雪吧。

当我围着酒店的白浴巾走出来的时候,床边坐着的陌翩然抬头竟是满眼情欲。

伸手拉着我坐在他怀里,扯开浴巾揉捏我那对饱满的乳房。

“你奶子真大,又香又挺。”他放肆的吮吸我的乳尖儿,房间里充满暧昧的声音。

“你不是喜欢我,爱我么?你以后只能想着我,不许跟其他的男人乱来。”

多么自私自大的男人,他不爱我,却要霸道的占据我的身体我的心。

没有前戏,他的手指在花穴里拨动了几下就将我推在床上,粗悍的肉棒将下体撑的大开,等他完全捅到底的时候我已经疼的满身汗水。

他毫无技巧可言,停留了片刻就只知道蛮力的一味抽插,血液和淫水不断滚落,我的身体和一颗炙热的心,完完全全的献给了他。

那时我以为他只是欲求不满,却不知道他也是初次。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然后就是接下来不停的无数次,我像一个随叫随到的情妇,在他们恋情的背后,满足他深壑的欲望。

一根烟抽完,我被凉风激的打了个冷颤,关上窗,用薄荷味的漱口水漱漱口,裹紧被子选择沈睡。

梦里,他不会离去,会紧紧的抱着我,陪我入眠。

一大清早,蒋东彬将我从被子里拽出来。

“赶紧进来吃饭!”他面无表情的给拉我起来,低头看了眼我白花花的大腿上交织着青紫的痕迹。

眸色一沈,他扯开我的睡袍,看着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痕迹,“孟意珊,你……”ssrpeach

我扑到他怀里,像个犯了错只会撒娇的孩子,“别说我,什么都别说,我知道我傻,我贱,可我没办法。”

头顶上传来无奈的叹息,他扶正我的身体,将睡袍系好,把我推到餐桌前吃他买来的早点。

我们默默无语的吃着,眼前的男人经过社会的磨砺更有味道,刚柔并济,商场上勇猛如虎,可偏偏跟我牵扯不清。

蒋东彬说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毕业派对的那天晚上没有当机立断的将我带走,他说如果他当时不放手,也许我们都不会活的像现在这样辛苦。

可是昨天已经回不去,我们没有资格说后悔。

这样宽厚大度的男人让我无法不去依赖他,尤其是在那件事之后。

那个夜晚,月朗星稀,我早早就睡下,因为陌翩然约我明天陪他去打高尔夫球。

他们圈子里的人,我也认识的差不多,每个富二代、三世祖出去玩的时候都不会带着正式女友,而我也知道,他每次都享受带我出场赢得全场男士惊艳女士嫉妒的优越感。

睡梦中,朦胧听到熟悉的铃声,那是我为他设置的专属铃声,二十四小时不关机,只为守候那曲frist love的铃声奏起。

打赏 评论

第4章

情不知所起 第一卷 情不知所起 水尧儿 1144字

欣喜的接听电话,却没有听到那熟悉的声音,里面传来的是沙沙声响和暧昧的喘息,还有廖如雪那娇滴滴的声音。

“阿然,好痛。”她娇嗔的说。

“宝贝,乖,为我忍忍。”陌翩然在床上的柔声让我新奇。

“阿然,啊…… 啊……好快,我受不了的……”

不知是谁的故意还是无意拨通的电话,我就这么躺在床上,听着他们初次的整个过程,也是这个电话我才知道,原来陌翩然跟我做的时候是处男。

就在我麻木的按断电话的前一秒,听到廖如雪怯怯的问,“阿然,你是不是有过别的女人?”

“傻瓜,第一次遇见处男会让你疼死,我跟别人做这种事,也是为了练就一身武艺来伺候你啊……”

“那你会不会爱上别人?”她的话里带着哭音。

“怎么会呢,我只爱你啊,那些不过是逢场作戏的女人,是妓女,哪会动情……”

后面还说了什么,我都听不到了,满脑子里都是那两个字,妓女, 妓女!

我他妈的爱了九年的男人,将我跪着献上的一切都摔在地上,狠狠踩碎。

深更半夜我穿着拖鞋开着我的跑车砸开蒋东彬的房门,不等他惺忪的睡眼清明就扑上去啃咬他的嘴巴。

我不给他机会推开我,踮脚抱住他的肩膀往他嘴巴里加深这个吻。

蒋东彬一把抱起我踢上房门,我们在床上亲的不分彼此,直到他脱光我的睡衣握着欲望喷张的男根抵在穴口的时候,我哭的昏天暗地。

他将裤子提上,把我裹在被子里,连着被将我抱在怀里,像抱着个异形巨婴,什么也不问,只是把我的脸贴在他的胸膛低哄,“哭吧,哭出来就好受了。”

我总是在想,为什么我爱的人不是他,为什么我就这么作践自己去爱那个视我如泥的男人?

陌翩然那么骄傲,那么任性,他的那么一点柔情也都给了廖如雪,我怎么就执迷不悟无法自拔?

后来在西藏的心灵洗礼,让我在经文中参悟,原来一切皆是缘,陌翩然是我上辈子种下的孽缘,要用我这辈子来了结。

吃完饭,蒋东彬收拾好碗筷就走了,他看着我的眼欲言又止,最后沈重的叹息,摸摸我的头,让我好好照顾自己。ssrpeach

“为什么又放我鸽子?”陌翩然的手指插进我的口中,在里面不断搅动,弄的我口水四溢,身下被他顶的前后摆动。

我沉默,这根现在在我身体里穿插的肉茎,昨天晚上还在别的女人身体里抽插,想着,我恶心的想吐,于是干呕起来。

“你怎么了?不是怀孕了吧?”他停下,翻过我的身子,蹙眉看我。ssrpeach

我呆愣的看着他,一时间还没找到掩盖心中想法的借口。

“都说你会按时吃药我才不会带套子的,怎么就不听话?还是想弄出个孩子就可以牵制我?你别异想天开了,不是谁都能给我生孩子的!”

一股从心里涌起的委屈淹没脑顶,我浑身赤裸的坐在床上嚎啕大哭,歇斯底里的大叫,“陌翩然,我从没想让你跟我结婚,也没有破坏过你和廖如雪的感情,你就不能对我好一点吗?你到底想让我怎么样?”

第一次看到处世不惊的陌翩然束手无策的看着我,一根烟接着一根的抽着,不哄我,不说话,只是坐在床边安静的抽着烟看我哭,直到我流不出眼泪。

打赏 评论

第5章

情不知所起 第一卷 情不知所起 水尧儿 1069字

“还在生我气?”他的嘴唇磨蹭我的。

我不回应,只是淡淡的看着他。他跟往常一样,笑嘻嘻的压着我,将我身上的被子抽掉,含着我的嘴巴给我一个绵长火热的湿吻。

没等我做好准备,他就挺了进来。刚才哭了那么久,一点心情都没有,身子涩的紧,被他突然侵入,疼的要命。

他抱着我磨蹭,撇着嘴说,“我刚才不是着急了嘛,才会口不择言的,你跟我闹什么性子。”

我苦笑,我闹性子了吗?我委屈我哭还不行吗?

身体被他调教的敏感又多情,没几下就被蹭出水来。我抵住他的肩膀,低低说声,“抽屉里有套子,戴上吧。”

他笑出声来,身子往后一抽,“还在怪我?不是都说无心的吗,怀孕对你对我都不好,而且打胎还伤身子,我也是为你好。”

“我知道,我没生气。”

他抱起我,将我面对着他跨坐下,卷发落在胸前,遮住两点艳红,我没想过要给他生孩子,更没想过用孩子去牵制他,他的揣测让我寒心。

陌翩然握着我的腰,缓缓起伏来回动着,“意珊,别恨我……”

“不恨你。”没有爱,哪来恨。

我靠在他的肩膀轻吟,手指在他的背间轻轻划动,他背后铺着一层薄薄汗水,如果我有一双尖利的牙齿,只要一偏头,足够给他致死,可就算我真的有,我也不会舍得的吧。

“想什么呢?专心点!”他不满的打我的臀肉,将我跨坐的双腿推起,身体靠在床头上,身下的娇花在他眼中绽放。

“真美真骚,没人能敌得过你这浪穴!”他的手配合抽动揉了上去,刺激阴核,水声变得越来越大,拍打声也越来越快。

“翩然,哦,太舒服了,嗯……”我爱他,爱他的人,爱他给我的愉悦,爱他的一切一切。

他得逞的笑,将手指钻进抽动的穴中,将里面撑的更大,那一处被挤的更紧,雷击的感觉,浑身似乎飞了起来,我大口喘息尖声大叫,没有词语能去形容那份极乐快感。

陌翩然破天荒的没有离开,半夜醒来,枕边还有他在,不习惯身边多一个人陪伴,我在黑暗中凝视他的睡颜,原本是安静的睡脸竟被我看见一张恐怖的鬼脸,越是爱,越是折磨,爱的太深,恨意更浓。

黑暗中我轻轻下床,拿着MP3进浴室泡浴,我的MP3里只有一首歌曲,《frist love》宇多田光那沙哑磁性的声音把悲恋演绎的完美。

最后的吻,带着淡淡香烟的味道,苦涩又令人心碎的香味,明天的这个时候,你会在哪里,又会想着谁呢?

你永远是我的所爱,是你让我懂得,爱情这么痛,这么伤……

他用过的剃须刀片,一条条划过细嫩的手腕,每划开一次,都绽放出一道触目惊心的红,即便塞着耳机,我都能听到身体发出悲鸣。

血一下子浸红满池的热水,昏昏沈沈之间,我看到睡眼惺忪的陌翩然提着裤子走进来,然后是惊恐的立着眼睛大叫,我听不到他在叫什么,我的眼皮很沈……

“解脱了。”我笑着说,缓缓闭上眼。

打赏 评论

第6章

情不知所起 第一卷 情不知所起 水尧儿 1075字

眼皮很重,沈沈的抬不起来,耳边谁在没完没了的念叨?

“孟意珊,你这傻子,傻子!”ssrpeach

是呵,傻子么,我是。

嗓子好干,好渴,水,水……

柔软的唇印过来,里面含着甘冽的清水,我渴的要命,拼命的吮吸。

我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张憔悴不堪的脸,他的英气也被满脸的胡渣和颓然磨去几分。

“嗨,哪里来的流浪汉。”我的声音沙哑的吓人,醒来之前我就意识到,我没死。

他拉着我的手,心力交瘁,“珊珊,求你,别再做傻事,我接受不了。”ssrpeach

蒋东彬告诉我,我已经在床上躺了三天有余,那夜陌翩然满身是血的将我送进医院,发动全院最好的医生,也通知了他。

“陌翩然呢?”

“他也住院了。”

“你打的?”

蒋东彬默不作声。

“你这又是何必……”我叹息。

“世界上那么多男人,你爱别人好不好?要不你嫁给我吧,求你,我不在乎,只要你离开他,好好生活。”

“东彬,如果可以控制得了我的心,现在的我就不会这么苦,你别可怜我,一切是我咎由自取,我活该。”

他恨铁不成钢的跺脚,不再理我拿着保温桶给我去买稀粥,转身之前沈重的说,“孟意珊,我能帮着瞒你父母一时,瞒不了一辈子,再有一次,我第一个通知他们!”

沉默之后,我点点头,轻声说好。

陌翩然是拄着拐进来看我的,估计是廖如雪没在医院。

“孟意珊,你吓到我了。”他一瘸一拐的走到病床,慢慢坐下。

“呵,你这是被忽悠瘸了?”我枕在靠垫上讥笑。

“珊珊,要不我们散了吧。”他没有跟往常一样被我笑话之后反击回来,还让我有点不适应。

死和散,还真没啥太大区别,死了也是少个我,散了也是少个我,我说好吧陌翩然,我们散吧。

他不再来,只是出院的那一天我们在楼下的电梯口相遇,廖如雪小鸟依人的在他身边搀扶着她,我独自拎着行李袋,目不斜视从他们身边走过。

蒋东彬满头大汗的跑到医院门口,“抱歉珊珊,刚才有个会,我来晚了。”

我说:“东彬,没关系的,其实我自己就能回去。”他夺过我的袋子将我推进车里。

蒋东彬,你这么好的男人,让我何德何能?

车上,我说东彬你年纪不小了该处朋友了。

他说,嗯嗯,我知道。

我说你老家的父母都着急抱孙子了,你抓紧啊!

他停下来看着我,“我想要的人不要我,珊珊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活该你欠嘴,我真想狠狠抽自己几个嘴巴子。

正尴尬着,手机响起,是我妈。

“珊珊,你都一个多月没回家了,我和你爸爸都想死你了啊,你明天赶紧回来,我给你空运了几只北海道大螃蟹,记得带小蒋过来啊,好了我挂了明天见。”

还没等我说话,人家电话就挂机了。我一头黑线的看着灭掉的屏幕,满是无语。

“呃,那个啥……”我还没想好怎么组织语言,蒋东彬解语花似的点头说道:“你妈让我明天跟你回去是吧?正好明天休息也没什么事,我早晨开车来接你。”

打赏 评论

第7章

情不知所起 第一卷 情不知所起 水尧儿 1088字

绿地,湖泊,各式各样的观赏树,雕花大铁门围栏的院落是我的爸爸妈妈的家。

蒋东彬开车到门口,大门自动打开,往里开了两分锺,我刚要下车被他拉住,正疑问,手腕被他系上一条宽宽的雕花银镯,宽窄大小正好挡住手腕上的疤痕。

我笑笑,这贴心的男人。

管家韩叔站在门口恭迎,“小姐,蒋先生,欢迎。”

身边的男人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个排场,礼貌的点头致意,牵着我的手走进大门。

“宝贝儿,回来了?快来看妈妈刚插好的花,好不好看,是你喜欢的马蹄莲哦。”

简单洁白的高傲花朵插在透明的花瓶里,那是少女的翠衣白裙,我哪有资格还来喜欢这么单纯的花。

每个期待爱情的女孩都是一束圣洁的马蹄莲,只要有爱情的滋润,马上会娇媚的盛放,而我,已经枯萎。

“小蒋,快来坐,你伯父在楼上写字,写完就下来。”妈妈热情的招呼他,只因她以为蒋东彬是我的男朋友。

第一次带他回家实属无奈,如果再没有人以男朋友的身份出现,他们就要帮我以这头衔寻觅良人,我没办法,只好求助蒋东彬,没想到他也答应的爽快。ssrpeach

爸妈都很赏识他,说他沈稳忠厚有韧劲儿,是个不可多得的实力派。

我妈私底下跟我说,家里的条件不需要牺牲我的婚姻去扞卫什么,只要人实在有头脑,我喜欢就好。

我妈还说如果日后爸爸的产业给蒋东彬继承的话他们会很安心,我说妈你怎么就这么肯定,没准他是扮猪吃老虎,娶了我吞了家产再踢掉我们一家怎么办,她拍着我的脑袋说我电视剧看的忒多。

我爸下来,亲自摆上茶桌,拿出珍藏的好茶唤蒋东彬过去一共品赏,我爸说,会品茶的年轻人不多,能静下心来品茶的少之又少,蒋东彬很合他意。ssrpeach

偶尔我会想,如果我把陌翩然带回家,会不会闹个鸡飞狗跳?他那种浪荡公子的吊儿郎当的邪性模样,似乎是我爸妈最看不上的。

午餐饭桌上端上一盘帝王蟹,整个蟹有脸盆那么大,其中四条后腿掰下让厨房做成日式火锅。

清蒸的蟹肉肉质鲜美,蘸上哇莎米口感爽到爆,我爸倒了些跟螃蟹一起空运来的清酒,递给我,“小蒋开车不能喝,倒是便宜了你。”

我正满心欢喜的接过,被人从空中拦下,“珊珊这几天在喝中药调理身子,不适合喝酒,伯父,还是我来吧。”

“宝贝,你怎么了?”我妈急切的问。

“没事了,肚子老疼啊,正好他认识个老中医,就顺便调理一下呗。”

我妈这下才把心放下,说趁年轻调调也好,以后方便要孩子。我倒没啥反应,却看到蒋东彬的耳根都泛红。

饭后,他去厨房帮我要了杯姜茶,看着我喝下去,蟹子凉,我体寒,吃完会腹泻,可我总是忘记这事,接过茶喝掉,微笑着跟他道谢。

我爸说,小蒋喝酒了,就别走了,晚上就住下来,你也好久没在家住了。

以前,陌翩然的一个电话就能半夜三更将我弄走,我怎么能在家住呢。现在不同了,他不要我了,电话也不再为他二十四小时守候。

打赏 评论

第8章

情不知所起 第一卷 情不知所起 水尧儿 1185字

我们在我妈的异样眼光下分别走进了睡觉的房间,我回的是我的卧室,他进的是对面的客房。

我父母思想很开放,不会反对我们睡在一起,所以他们以为我们会一起睡。他们没让人告诉他客房的位置,可我知道啊,我告诉他的。

我跟我妈说,虽然我们是男女朋友 ,不过俺们的关系是雪白雪白的,纯洁的很,在我妈的鄙视下,我灰溜溜的逃回自己的房间。

坐在窗台下的写字桌前,拉开最下面的抽屉,里面静静躺着一本日记本,那是少女怀春的基本款,浪漫无比的封面带着一个不算结实的密码锁,用心灵里的三个数字去锁住这满心的秘密。

我妈说,我花了三个月去猜你的破日记本密码,居然一个都没蒙对,她又怎么能猜得到,我这本的密码设置的是陌翩然的生日。

拨上熟悉的三个数字,密码打开,第一页上用粉红色的荧光笔写着,孟阑珊爱陌翩然,那个爱字外边用一个大大的心圈上。

打开日记,往日时光如电影按下倒退键一样倒流。

那时还没有廖如雪,那时我们还很青涩,怯场的我站在舞台的帘幕后手指紧抓着布帘瑟瑟发抖,一道温软的男声飘然而至,“同学,你很美,加油哦。”ssrpeach

回眸而视,面前的男孩柔情似水,深邃的凤眸蕴含着鼓励和支持。顷刻间,心里的一角碎裂融化,无法自拔的喜欢上这个薄情的男生。

那日的表演很成功,我也逼着自己蜕化成一朵娇艳的蔷薇,只希望引得这只飞在远远的蝴蝶注目垂怜。

可是我错了,他喜欢的终究是纯白的水仙。而他不知道,这朵水仙为了得到他的爱慕,背地用尽多少手段。

“我爱你,你爱她,她爱他,他爱她……”迷乱的歌词将我的思绪收回,拿起手机,屏幕上赫然写着陌翩然三个字,他的专属铃声已不在,在通讯录中众多的名称中普通的一员。ssrpeach

“喂。”阖上日记,我走近窗前。

“珊珊,我想你。”

心头一阵酸涩滑过,他,好像还是第一次用这么温柔缠绵的语气说想我。

“你怎么样了?”我还是无法不去关心。

“没事,可以正常走路,就是站立的时候腿还是会疼。”

“那你好好休息,多喝点骨头汤,很晚了,你该休息了,晚安。”我掩着心疼只想快点挂机。

那边传来焦急的“等等”,我问还有什么事,沉默几秒后,他小心翼翼的问询,“珊珊,回来,好不好?”

陌翩然是我的魔,他的话是催眠曲是魔咒是蛊惑,我说好,拿着钥匙轻手轻脚的摸出房间,看到那一抹高大的身影,落寞的站在拐角处。

“意珊,你还是要回去的对不对?还是要回到他身边……”

内心一片酸楚,“东彬,我……”

“算了,我送你去吧,伯父伯母那边也好又个交代。”

蒋东彬,为什么我爱的不是你……

我的公寓里,他坐在窗前的摇椅上端着一杯酒,室内一片漆黑,外面的路灯光微微洒进,能看到他的姿态。

“你身体还没好,不要喝酒。”我叹一口气,换下鞋子。

陌翩然低声回应,“一点红酒,没关系。”

我走进,他拉着我坐在他的腿上,摇椅而重量的改变而微微晃动,他将我的头靠在他的肩窝,将杯子中的最后一口酒饮入嘴里,低头将酒哺给我喝。

猛不然的被灌进酒水,呛的我咳咳的咳嗽,他轻拍我的背,手指慢慢探进衣衫。

打赏 评论

第9章

情不知所起 第一卷 情不知所起 水尧儿 1212字

按住他蠢蠢欲动的大掌,我拭去眼角呛出的眼泪,打趣道,“你还没出院,就往我这跑,廖如雪呢,她还能让你偷跑出来?”

“雪儿家里有事,我让她回去了。”MLGB的,又特么拿我当替补。

“珊珊,我错了,你就当我跟你说过的话是废话,我不想分开,不想。”

呵呵,我心底冷笑,不是你不想分开,是你离不开我的身体吧!

他的手推开我的阻拦徐徐前进,我挣扎着不许,“我都承认错误了,你原谅我吧,我想了很久,以后我保证会好好待你,好吗?”

我起身,打算离开他炙热的怀抱,岂料刚起来就被他拉住跌坐在他怀中。

“唔……”听到他的呼痛声,我紧张的要起来查看,“没事的,你乖乖的不动就好。”

“你要做什么?”ssrpeach

“我要做爱。”他动情时的嗓音朦胧沙哑,带着一丝情欲的覆盖。

胸前隔着布料的濡湿,泛着微微凉意,夜深人静,正是午夜情欲旺盛时,我想推脱,却推不开,乳尖在他的嘴巴里绽放,隔着衣物也十分挺立,我清楚的知道,我的身体如此习惯陌翩然,敏感的要死。

他的手指渐渐滑过我平坦的小腹向下探去,我坚信接下来会有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等着我。

在他身前身下,我从来都不是主导者,只能被他的引导发出阵阵的颤栗。

当初买这个摇椅的时候,就是喜欢能把自己的身体窝在里面,像是婴儿在摇篮里,慢慢摇曳。

现在我被他挤在里面,双腿张开分在扶手上,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看到一颗毛茸茸的头伏在腿间,给予自己无上的欢愉。

他很少给我做这样的事,就是偶尔兴致来了,也要抱着我洗了又洗之后才愿意亲上去,而现在,他就这么吻上去,舌尖在花穴间轻咬狠舔,我咬着指尖发出难耐的低吟。ssrpeach

“别扭什么呢,你的身体也离不开我不是吗?小荡妇……”

我气急,去推搡他的头,他却变本加厉,用灵活的舌头在里面大力穿梭。

“唔……不……”一阵无法抑制的潮涌,我窘迫的咬紧手指。

“几天没干,这穴就恢复的极紧,要是连续几个月不操,会不会愈合处女膜?”

他缓缓而入,爽的低吼,“跟开苞那回似的紧。”他低笑,亲吻我的乳尖,“乖,让我再开一次苞。”

陌翩然似乎很兴奋,呼吸变得急促,好像真的跟初夜那次一样,急促而鲁莽。ssrpeach

他一进去就在我里面横冲直撞的狂肆起来,撞的我好疼。

“翩然,疼啊……慢点……”我也好久没做了,被扩充开的小穴又酸又胀。

又想是回到我们告别处子那夜,他毫无章法,腰间似乎加了电动马达,没有技巧毫不停歇的在我体内驰骋,推高我的腿立在耳边,粗长的肉棒凶狠的插在花穴,搅起噗呲噗呲的水声。

这似痛似爽的滋味再次承受依旧痛苦难耐,可那蚀骨的快感在体内流窜,又让人陷入极乐。ssrpeach

我苦笑,他碰上我,从来就不会怜惜。

随心所欲的狂干猛操,下面似乎都要被顶烂,我的腿还被他压着高高直立,花心敞开高高冲着他,嫩肉被磨的生疼。

我不禁在心里怒骂,廖如雪你他妈的就不能满足他吗?!ssrpeach

低吼声终于响起,他全身的力气都沈在下盘的那根粗悍上,强悍的抽出身体往里一捣,生生劈开花心沈进宫内,我哀嚎的哭出来,只能任烫人的精液喷在宫壁。

“珊珊,太舒服了,我爱死你的身体。”他倒在我的胸前,呼哧带喘的说。ssrpeach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