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有其表(校园H)

燥热的午后,季夏拖着酸痛的腿从公交车站台走到路边的树荫下,电话里,闺蜜绵绵还在不停地骂她,“喜欢江词的女生从校门口能排到机场去!你说你,都六年了,暗恋谁不好,偏要在这种绝不可能的人身上浪费感情!暗恋就算了,竟然还在十八岁生日这天一声不响跑去将他的名字纹到身上!我看你是最近读书读傻了!”情趣夢天堂

“我知道错啦。”季夏深呼吸一口气,按下电梯,认错很快且毫无诚意,“家教上课时间快到了,先不说啦,电梯里信号不好,挂了哦!”

“叮咚——”

按下门铃。

等了半天也没人来开门,又按了两下,季夏想到来之前,这家的家长在微信上和她说,“我家孩子不想学习,已经气走五个家教了,老师您多担待一些,如果他故意不给您开门,我留了钥匙在牛奶箱里。”

为了一小时四位数的薪酬,就算那熊孩子动手打她一拳,她也不会被气走的!

刚刚花掉了五位数存款的贫穷少女握紧双拳。

大腿根部,纹身后的那片肌肤又烫又痛,麻药过去后,她连走路都有些腿软。

JC。

想到自己身上刻下的那两个字母,季夏弯了弯嘴角。

打开门,光着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走进去,二楼隐隐传来声响,家教的那孩子果然是在家的。

季夏走上楼梯,寻着声响到了走廊尽头的房间,房门是虚掩的,推开了一些就听到浴室里的水声。

书桌上扔着几支钢笔,辅导资料、试卷乱糟糟地摊着。

旁边凌乱的大床上,丢着一条黑色的子弹内裤。

季夏怔了怔,有些脸红,目不斜视地走向书桌,脑子里已经自动衡量了那条内裤的大小。

这个初中生,尺寸好大啊……

随手拿了一张试卷,打算下楼坐着先给他改改错题,目光落在那龙飞凤舞的签名字迹上,整个人都是一懵。

江词。

刚劲有力的笔锋几乎要划破纸张。

怎么会……是江词?!

不是补习初中的英语吗?中介人根本没跟她说过,这位需要周末家教的人,是个比她还大一岁的同级学生?!

季夏攥着试卷的手指有些发抖,床上的内裤,浴室的水声,突然就变得暧昧晦涩起来。

需要打电话跟家长和中介人确认一下吗?还是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每周末两小时的家教,只有她和他独处的房间。

她喜欢江词六年,从来没跟他说过话,或许,这是她唯一能和他有所交集的机会。

浴室的门突然打开,季夏抬头就看见一双修长笔直的腿迈了出来。

少年穿着卫衣,头发还是湿的,站在浴室门口擦头发。房间里突然多了一个人,他的脸上也没有任何情绪,一双瞳色偏深的眼眸冷淡地盯着她。

季夏视线往下,腿发软,面前这张无数次出现在她梦里的清风霁月高不可攀的俊脸,下身却什么也没穿,粗硬硕大的性器,挺直在他的双腿丛林之中,上面还沾着水珠。

他没有因为她的注视变得尴尬或是惊慌,翘着肉棒慢吞吞地走到床边,拿起了那条子弹内裤。

季夏知道自己应该立刻离开,可双腿却跟灌了铅似的动弹不得。离得近了,呼吸里全是他身上沐浴露的味道和男生陌生又令人脸红的气息。

她呆呆地盯着他身下那东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又胀大了一些。

江词眯着眼,看到女孩的裙底里滑出几滴晶莹的液体,从大腿上滚落。

……

季夏也没想到自己竟然有了反应。身下一阵一阵的缩紧,冒出一股液体。

刚做完纹身,大腿内侧还包裹着保鲜膜,因为太靠近私处,纹身师建议近两天不要穿内裤,以免摩擦碰到还没结痂的伤口。

江词往床边一坐,懒懒地张着双腿,腿间热腾腾的性器朝着她跳了跳。

“自己坐上来。”

少年的嗓音又沉又哑,骨节分明的手指握上腿间肉棒,上下撸动了两下。

目光落在女孩腿上亮晶晶的那点痕迹上,好漂亮的腿,光着的一双小脚紧张地蜷起,细嫩圆润的指头,想将鸡巴夹在中间搓揉。

季夏心跳如擂,连耳朵尖都在发烫。却着了魔似的,发软的脚朝着他挪了一小步。

江词抓着她的手腕往怀里一带,她猝不及防地被拉得往他身上一扑,嘴唇堪堪擦过他的耳际。

这太突然了,她连在梦里都没梦到过这样的场景,以至于头脑一片空白,坚硬又滚烫的棍状物体贴上她的蜜穴,季夏下意识伸手去推,被男生抓着双手按在胸口。

“你好湿啊。”

男生低沉的声音带着磁,盯着被困在怀里的女孩,勾起的嘴角似笑非笑。

季夏被吓坏了,涨红着脸拼命往后缩,下一瞬肩膀便被对方握着,江词的另一只手从她的裙摆边沿摸了进去,手指碰到湿漉漉的一片。

“你……你误会了……”

“误会?连内裤都不穿,跑到陌生男人的家里,不就是想随时随地被干?”

江词才刚刚将中指插进去一节,就感觉包围着他指尖的那层软肉拼命地收缩,挑了挑眉,慢吞吞地将手指抽出来……

“我是因为——啊!”情趣夢天堂

“因为什么?”

男生的手指用力插进肉穴,慢吞吞地拔出来,又再次用力插进去,反反复复,半眯着眼盯着女孩慢慢失神的瞳孔,扯了下嘴角,渐渐地加快了速度,手指的动作也越来越用力,黏湿的水声在安静的书房里格外清晰,格外淫靡。

“因为看到我鸡巴大,想要被操了?是么?水都要流到鞋上了,来之前是不是自己在家自慰过?”

“我没有……你不要这样……别……啊……”

“没有吗?那我帮你好了。”

他说着,又加了一根手指插进去,恶劣地弯起指尖戳了戳肉穴里凸起的小粒,“喜不喜欢被我的手指插,骚逼爽不爽,嗯,小老师?”

季夏无措地抓着他的领口,身下不受控制涌出一阵一阵潮水,肉穴湿淋淋地将江词的手指在身体里咬紧,那声带着电流的“小老师”如同火星酥麻地顺着她的神经迅速蹿上头皮,然后在脑海里炸开了花。

“小老师今天想教我什么?不如教口语怎么样?fuckme,来,念一遍给我听……”

打赏 评论

第2章 喜欢我啊?(h)

虚有其表(校园H) I车 1053字

季夏第一次见到江词,是在初中一年级的某个午后。

新来的转学生一跃空降校草,帅得轰动全校,季夏也有小女生天性的八卦好奇,跟着班上的女同学跑去篮球场看热闹。

正午的阳光很刺眼,篮球场的上的人却空前多,女生们的目光比阳光还热烈,清冽的少年却自带一副‘生人勿近’的冷淡,捏着一罐冰可乐往场边走。

一边走一边扯起衣服下摆擦了下脸上的汗,骨节分明的手指微微一勾,拉开了可乐的拉罐环,碳酸汽水‘滋’的一声,季夏的心也跟着冒了泡。

而此刻,那拉开了她心门的修长的手指正在她体内肆意抽插,穴里的软肉被一下一下戳弄着,少年湿热的舌尖轻舔了下她的耳蜗。

“太紧了,手指都要被你这骚逼夹断了。”

染着情欲的低哑嗓音,季夏的神经和脊椎都被一股微麻的电流爬过,急促的一声呻吟,尾调带着哭腔上扬。

女孩粉嫩紧极的穴口急剧收缩,痉挛着猛地喷出的液体烫得正在她穴内抠磨的手指动作一顿。

江词错愕了一瞬,笑,慢吞吞地将手指抽出来,然后在她唇上抹了一下。

“只是手指而已,有这么爽吗?”

季夏失神地微仰着头,闭着眼,脑内一阵空白的眩晕。

刚刚高潮的瞬间,窒息的快感实在太激烈了,她还没回过神,那两根又硬又热的手指再次插进了她的穴里,夹住穴里某处凸起的肉豆,微微用力捻动。

“干你,要不要?”

他的手指好长,用力往里面又伸了伸,几乎要碰到她穴里的那层阻碍,季夏又急又窘,双手用力抓着他的手臂,手指泛白地发抖。

“你……你不要……我不想……不想第一次是被手指……”

江词一愣,眯了眯眼,漫不经心的目光终于凝了起来。

“第一次?”

季夏窘迫地低下头,微不可见地点了点。

江词笑了笑,搂着她腰的手臂收紧,那根冒着热气的肉棒隔着薄裙硬挺挺地抵在她腿间,江词坐直了身,随着坐起的动作,手指在她的体内插得更深了一点,季夏吓得小脸都白了,想躲,好在他下一瞬就将手指抽了出去。情趣夢天堂

季夏没来得松口气,衣服就被撩起,堆在了胸口之上,江词隔着内衣握住了她的胸,用力地揉。

“骚成这样,还没被男人操过?”

季夏被他揉得又痛又胀,咬着唇,晕晕乎乎。被喜欢的男生按在怀里抓着胸部揉,谁都会腿软头晕。

脑子一热,鬼使神差地小小声冒出一句不合时宜的话,“因为有喜欢的人……”

江词一挑眉,盯着女孩红透的脸,从小到大被无数女孩告白,他几乎立刻就明白了。

“喜欢我啊?”

他的手指从内衣边沿伸进去,季夏被他捏着奶头恶劣一拧的动作搞得忍不住呜咽,下身又涌出了好多水,陌生又难耐的瘙痒从穴的深处泛起,她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双手扶着他的肩,下体往他挺直的肉棍上蹭了蹭。

江词吸了一口冷气,被她磨得差点爽射,他直接站起来将女孩儿推倒在了床上。

打赏 评论

第3章 自己揉给我看(h)

虚有其表(校园H) I车 1024字

“就这么骚,这么想被老子操啊?”

江词逼近过去,挺直的肉棒快要戳上季夏的嘴角。

男人性器的淫靡味道混杂着沐浴露的气息钻进她急促的呼吸里,再往前一点就要碰到她的唇,季夏蜷缩着手指抓着床单动也不敢动。

可他没打算放过她,挺了挺腰,那根硬得烫人的肉棒就在她唇上戳了戳。

哑着声问,“想着我自慰过吗?”

季夏不知道说什么,避开他的目光,下巴又重新被他的手指捏着抬起。

“做么?”

那铁棍抵在她唇上,烧得她喉咙又干又烫,江词一顶一顶地,仿佛下一瞬就要捅进她嘴里。

季夏没忍住,微微地张开嘴,舌尖探出去一点点,就碰到了那根滚烫的肉棒。

江词的马眼猝不及防被那湿软舔了一下,顿时头皮发麻,从脊椎蹿起的电流烧红了眼角,几乎是瞬间,肉棒跳了跳,一抖,便射了出去。

房间里安静极了,只有两人交织在一起的喘息声。

季夏闭着眼躺在床上,胸口起伏,衣服还堆在胸口,脸上,头发上,衣服上,半露的奶上,全是被江词喷射的精液。

江词粗喘,红着眼盯着身下这张又纯又淫的脸,牙根一阵发痒。

只是被她舔了一下,他竟然没忍住射了。

是男人就受不了这奇耻大辱。

他沉了脸,一条腿便压了下去,伸手去拽她的内衣,季夏被拽得疼,“别,扣子在背上……”

手指一顿,摸到背后解开了内衣扣,五指一张就握住了她丰盈滑腻的乳肉。

季夏闷哼一声,她浑身皮肤都很薄,特别是胸口,江词力道重,没两下就将她的胸揉按出五指的红印。

“又大又软,里面装了什么?”指腹狠狠蹭了两下乳尖,然后捏住一颗揉了揉。“奶水?”

“啊……”季夏忍不住小声地叫,他指腹带着薄茧,两三下就蹭得敏感的奶头硬了起来。被他弄得眼里又热又涩,溢满生理泪水,“痒……”

“可能是涨奶了。”江词轻声诱哄,“我吸几口就不痒了。”

说着,他俯身含住一颗奶头,手握着身下依然硬挺的肉棒去戳她的小穴。

乳头被咬住瞬间爽得她受不住地仰头,手指下意识抓住他的头发。

感受到她按着他的头往她奶上摁,江词暗笑了一句骚货,吸吮乳头的舌尖更加用力,声音又响又清晰,带着淫靡的刺激。

“嗯……”说不清的快感,一阵一阵冲上头颅,季夏感觉自己快要被他弄死了。

“自己摸。”

被他捏着手指,按在了自己的奶上,他的手掌覆在她手背上,带着她一起抓揉。

“叫我的名字,玩给我看。”

他的唇贴在她耳边,热气吹拂着她的耳根,季夏觉得浑身又热又痒,缺氧的大脑一片空白,弓着身,手指捏着乳头搓揉,嘴里哼哼唧唧个不停,像是舒服极了又像是快哭了。

“江词……”

“操。”江词咬牙,下身往她阴蒂上狠狠撞了两下,恨不得干脆捅进去算了。

“老子都快被你叫射了。”

打赏 评论

第4章 身下又湿了(h 剧情前奏)

虚有其表(校园H) I车 1204字

季夏发着抖,揉乳头的手指更加用力,另一只手情不自禁往下身摸去,碰到江词又热又烫的东西,没来得及缩手,就被他按在上面,五指弯曲,圈住他硕大的肉棍,用力套弄。情趣夢天堂

江词一边在她的手中撸,一边挺身往她微张的穴口撞,动作又快又狠,季夏被磨得发麻,像被小猫的舌头舔着穴里的软肉,带着刺辣的痒,终于胸往前挺起,猛地一颤,身下喷出一股水淋在他龟头上。

江词也射了,射了她一腿,精液混着她喷的水,黏湿湿地糊了床单一大片。

他覆在她身上喘了一会儿,起身之后扯了几张纸巾,动作优雅地将手指一根根抹干净了,然后拿了包湿纸巾,回身过来便将她又湿又皱的裙子往下扯。

季夏没来得及阻止,裙子便被他扯到了膝盖下,露出大腿根部尚且红肿的纹身。

JC。

上面满是狼藉的精液。

江词一愣。

“这是我的名字?”

手指碰了碰,心里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烦闷,江词往旁边书桌上一坐,摸了根烟点上。

抽了一口,盯着女孩儿看了半晌,终于吐出口烟雾笑了,“你真的喜欢我啊?”

季夏坐起身,红着脸悄悄看他,江词已经整理好自己的衣裤,翘着腿坐在书桌上,隔着烟雾的脸仿佛离她很遥远,他又变回了那清风霁月的少年。

季夏低不可闻的嗯了一声。

“收拾好了就滚吧。”江词懒洋洋地弹了弹烟灰,一边将刚找出来的干净卫衣丢她身上。这卫衣很长,足够她当裙子穿了。

“我从来不搞处女,麻烦。”

季夏心头一颤,抿了抿唇,“我……我不麻烦。”

江词走向浴室的背影一顿。

……

这一晚,季夏闭上眼睛脑海里就全是江词,临走前半眯着眼看着她笑的样子。

“小姑娘,不要喜欢我,我可不是什么好人。”

江词不是什么好人,季夏早从很多人嘴里听过这句话了。

初中二年级,他和隔壁技校一女生谈恋爱轰轰烈烈,季夏见过那女生,也见过他牵着她的手大摇大摆在操场上走。

这事很快就惊动了学校,季夏躲在角落,看见江词的母亲将他和那女生从教导处领出来,江词双手插兜,漫不经心地跟在后面,不知道那位打扮精致的妇人皱眉和他说了几句什么,江词哼笑,扯过身旁女孩的手臂揽进怀里,搂着她便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了。

江词不是什么好人,即便如此,季夏还是喜欢他。

这晚她梦到自己被他压在书桌上,那根磨蹭着她阴蒂的滚烫肉棒狠狠插进了她的身体,又狠又快,每一下都仿佛要将她贯穿。

梦里她叫得很大声,第二天醒来乍然看到她妈坐在书桌前,季夏心虚又紧张。

“妈。”

身下又湿了,黏糊糊的很难受,可她动也不敢动,因为季小曼脸色很难看。

“这是谁的衣服?”一件黑色卫衣劈头盖脸朝着她砸来。

季夏心脏猛地一跳,昨天穿着江词的衣服回来,趁着她妈不在家,洗干净了偷偷晾在衣柜里,打算今天去学校还给他的。

深呼吸一口气,掐着指尖强迫自己镇定,开口的嗓音软软糯糯,“大姨妈突然提前来了,弄脏了裤子,家教的学生借给我的。”

“真的?”

季小曼半信半疑,但季夏向来乖巧听话,学习成绩又好,季小曼脸色缓和了一些,“你可千万不能早恋,别学白苏苏!我听你爸说,她最近在追你们学校一个叫江词的男孩,惹了不少事,班主任打好几次电话告状了。”

打赏 评论

第5章 胸真大啊

虚有其表(校园H) I车 990字

季夏咬着牛奶的吸管,睡眼惺忪地走进教室。

刚坐下,书包都没来得及打开,就听到后桌几个女生凑在一起聊八卦。

“白苏苏真厉害,连江词都能追到手!他竟然会为了她跟二中那帮人干架!”

“他俩其实挺配的,众望所归吧,一个校花一个校草。”

“谁说白苏苏是校花了?我记得今年的校花投票,她和季夏不是还没选出胜负吗?”

季夏突然被Q,脑袋往课本后缩了缩,可惜八卦群体并没有放过她,后桌的秦瑶凑过来压低了声挤眉弄眼,“夏夏,第三节体育课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看江词打篮球?”情趣夢天堂

季夏喝完最后一口奶,将空瓶子扔进垃圾袋,“不去了,我还有一张英语试卷没做完。”

女孩声音软糯,嘴角还有一点残留的牛奶渍,眼睛笑起来弯弯亮亮的,鼓起浅浅的卧蚕。

秦瑶看着她用一根白皙的手指轻轻抹了下嘴唇,看得眼睛都直了。

“夏夏。”秦瑶喃喃道,“求求你别对着我笑了,我觉得自己快要弯了。我要是男生,我就要为你千金散尽,为你精尽人亡。”

“……”季夏无语。

“我要是男的,我也会喜欢季夏这种类型!”

另一女同学愤忿不平,“江词什么都好,但眼光不行。白苏苏也没有很漂亮嘛,就是会化妆打扮而已。”

秦瑶同情地拍了拍她的肩,“算了小如,别难过了,你还是换个人喜欢吧!我看班长就不错,又帅又温柔!”

周小如翻了个白眼,“本班还有人不知道咱们班长喜欢季夏吗?”

刚翻开课本的无辜季夏:“……”

“夏夏,上天很公平,给了你大胸和美貌,却拿走了你的情商。”

秦瑶笑嘻嘻地戳了戳季夏的胸,手感简直像戳在一团软绵绵的水气球上,羡慕不已,“胸真大啊,夏夏以后的男朋友有福了。前提是你这莫得心的木头能交到男朋友!”

季夏的脑子里突然浮现出江词埋头吮吸她乳头的画面,脸颊顿时一红,下身收缩了两下,流出一股液体。

第三节体育课,跑完五百米,老师一宣布解散,众人就蜂涌地往篮球场跑。

季夏回教室取了书包里的袋子,偷偷摸摸地去楼下江词的班上。

他们班这节也是体育课,有篮球赛,大家都跑去看热闹了,班上空无一人。

季夏从后门摸进去,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就是江词的课桌,她原本是想将袋子放下就走,可鬼使神差地在他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课桌上凌乱地扔着几本书,椅背上搭着他的校服,季夏凑过去闻了闻,上面还有洗衣液的香气和他身上的气息,混杂着一丝烟草味。

季夏想了想,从自己校服的兜里摸出便利贴和一支笔,写了一句“吸烟有害健康”,然后将便利贴粘在他的课桌上,正准备起身——

江词叼着烟,抱臂靠在门框上,不知道在那站了多久。

打赏 评论

第6章 内裤今天湿第二次了……

虚有其表(校园H) I车 998字

季夏顿时呆住,一股血气直冲头颅,眼前天旋地转。

江词走近,少年穿着白色的t恤,长腿笔直站在课桌前,皱眉看了眼便利贴。

他的腿真长,即使隔着裤子也能感觉到张弛有力的肌肉,好想伸手捏一捏。

季夏被自己猥琐的念头吓了一跳,赶紧打住。

他怎么会突然回来?!

太尴尬了,她刚刚像个变态一样,去闻他的校服……

“你没去篮球赛吗?”季夏尴尬地问。

江词好像没看到她刚刚在做的猥琐事,并没有问什么,脚尖一伸随意勾了把椅子往上一坐,摸了摸鼻梁,“有点事,没去。”

季夏的目光顺着他的手指,这才看到他鼻梁上有一道划破的伤口。

想起今早班上女同学说的八卦,季夏咬了咬唇,“你去……打架了吗?”

其实她更想直接问,你真的和白苏苏在一起了吗?

“管你什么事。”江词拿了瓶水,拧开瓶盖喝了口。

季夏有些心塞,但更心疼他受伤,从校服口袋里摸了块创可贴,“这个给你。”

江词看向她摊开在自己面前的手心,白白软软的,再看向她,女孩儿皮肤薄,脸红到了脖子根,他想断了她的心思,可又忍不住故意想逗她,手指挑起她的下巴,冷言冷语到了嘴边变成了调笑,“小姑娘,胆子变大了啊。”

季夏脸红得要滴血,她觉得江词总有让人心悸哑言的本事,一面对他,她的脑子就停机,不知道说什么,颤抖的手指无言地往前伸了伸。

江词沉默了几秒,勾了勾嘴角,从她手中拿过了那块卡通创口贴。

“谢了。”

可他并没有贴上,只是随手往裤兜里一塞。江词总是这样,别人将最心爱的东西送给他,他就只会随手一丢,不会在意。

季夏已经习惯了,从初中到高三,她悄悄往他课桌里塞的情书和礼物,被扔过很多次。

江词散漫地伸着长腿,打开手机开始玩游戏,视面前的女孩为空气。

“谢谢你的衣服,我放在课桌里了。”

他没抬头,手指熟练地在屏幕上操作,“我不穿别人穿过的衣服。”情趣夢天堂

季夏盯着他的手指,很不合时宜地想起那两根一起插进自己下体里快速抽动的刺激感,穴内的软肉一阵阵收缩。

内裤今天已经湿第二次了。

“那我先走了——”

刚开口,话还没说完,教室外突然传来脚步声,还有人说说笑笑的声音越来越近。

季夏吓了一跳,想不被人发现地溜出去已经来不及了,江词的目光终于从手机屏幕上挪向了她,好整以暇地看着她手足无措的样子,季夏脑子一热弯腰飞快地钻到了课桌下。

江词:“……”情趣夢天堂

教室门被人推开,一道爽朗的男声喊着“词哥!”脚步声走了过来。

季夏紧张得心脏狂跳,身体拼命往里面躲了躲。

“我给你买了药,赶紧涂一涂,这么帅的脸要是因为帮我打架留了疤,那我只能以身相许了!”

打赏 评论

第7章 想舔

虚有其表(校园H) I车 1022字

江词嫌弃地将桌上那袋药往课桌里一塞,一边穿上校服外套,“滚蛋。”

男生笑嘻嘻,“今天多亏了词哥帮忙教训二中那群王八蛋!一打五看得我真解气!”

季夏一下子开心起来,那些传闻都是假的,他不是为了白苏苏和人打架!

“周大头臭傻逼,干架还带上女朋友,结果装逼失败在女朋友面前丢了脸。”

男生一边说笑,一边走过去想在江词身边坐下,看他玩游戏。

江词将手机一收,横着腿拦住了他的靠近。

“别吵,我困了。”

说着,懒洋洋地伸臂,拉了下椅子坐近了课桌,脸枕着手臂趴下。

季夏抱着膝盖躲在课桌下,头顶的光都被江词挡得严严实实。他突然坐近,双腿伸到课桌下,季夏小小的一团便被圈在了他的双腿之间。

脸刚好面对着他裤裆的位置,呼吸间仿佛都能闻到令她血脉喷张的麝香气息。

一低头就能埋上去。

好想……将脸埋上去……

“行,不打扰你睡觉!”那道男声顿了顿,又道,“对了词哥,下午放学我就不跟你们去网吧开黑了,我得帮我表弟做值日!”

“一班班长?”江词懒洋洋地搭着话,腿在桌下恶劣地蹭了蹭那浑身紧绷的小姑娘。

“是啊就是他,那小子喜欢他们班英语课代表,季夏,你应该听过吧?咱们级花!那姑娘昨天生日,他在医院陪我姑妈做手术,生日礼物没来得及送,放了学想去找她!我那表弟平时清高得很,难得有事求到我头上,我可不得帮忙嘛。”

头顶的人沉默几秒,“级花?”情趣夢天堂

“怎么,词哥你有兴趣啊?”那男声八卦地笑道,“我见过她,真挺漂亮的,又乖又纯!要不我去帮你要微信?”

季夏又尴尬又紧张。

她这个家教老师的名字,他应该知道吧?

这是什么令人窒息的场面,蹲在江词的双腿之间,听着别人和他讨论有人暗恋她——

“没兴趣。”

江词淡淡地说,一边又将椅子往前挪了一些。

少年硕大的一团隔着裤子几乎埋在了她脸上,季夏僵住,动也不敢动,看着他的裤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撑了起来,高高的鼓起一团,隔着布料都能感觉到其凶猛硬烫。

季夏口干舌燥。

想舔。

“得,那当我没说。您没兴趣也好,我就专心帮小表弟追弟妹了!”

江词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拧开瓶盖喝了口水,压下心头莫名的一丁点火气。

教室里稀稀拉拉回来了一两个人,在自己的座位上玩手机或睡觉,那男生一走开,江词就伸手摸到身下女孩儿细腻的后颈,捏了捏,往自己裤裆上压得更贴紧。

季夏不安地挣扎了一下,他像是感觉到她的惊慌,下身故意往她脸上撞了两下。

又乖又纯?

呵。

江词单手拉下了裤子的拉链。

“呲啦”的一声,划破了课桌下昏暗又寂静的空气,季夏瞪大眼睛,呆呆地看着他漂亮的手指掏出一根紫红的棍状硬物,热腾腾地弹跳到她脸上。

打赏 评论

第8章 颜射(h)

虚有其表(校园H) I车 945字

很大的一根,抵在她脸上,顶端分泌着一点湿润的液体。

“给我含一会儿。”

江词挺身戳了戳她的脸。

季夏窘极了,脸上滚烫,将头偏向一边,躲开他性器危险又惑人的味道。

“不愿意?”江词的声音有些哑了,嗤笑了一声,“主动往男人胯下蹲,不就是想吃鸡巴么。”

他倒也没有强迫她,手指握住自己粗热的肉棒,缓缓上下撸动。

凶猛的巨蟒在他手中越来越大,溢出的液体将他的手指沾得发亮。

季夏手足无措地瞪着这根时不时会戳碰到自己鼻尖的肉棍,空气中淫靡的味道重得令她腿软。

黑板上写满的公式还没擦,教室里有人在趴着睡觉,有人在压低地小声交谈,有人发出轻轻走动的声响。

江词穿着校服,倾身,额头抵着桌沿,双手在课桌下握着勃起的性器揉搓套弄。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她能看清那肉棒上每一根喷张的青筋。

低声的粗喘是令空气炸裂的春药,季夏头皮发麻,觉得自己快被江词此刻色情的性感搞疯了!这种禁忌又淫靡的刺激冲垮了她的理智。

白皙纤柔的手指颤抖地伸过去,刚一碰到他的马眼,那根粗大的肉棒就被刺激到在她指尖跳了跳。

江词咬了咬牙,再也不客气地抓住她的手,将自己硬到极致的性器塞进她手中。

“你那班长知道你这么骚吗?”他冷声问,握着她的手套在滑腻的肉棒上上下动作着,手心快速摩擦着棒身发出淫靡的水声。情趣夢天堂

他好粗,一只手有些握不住,烫得她手心冒汗,手里全是水,混着他阴茎顶端分泌的液体,不停往地上滴。

撸得手又酸又麻,他却半点没有软下去的意思,窗外响起下课的钟声,季夏慌了,豁出去地伸出一点舌尖,试探地碰了碰他的性器顶端。

“……操。”江词握拳,肉棒猛地颤了两下。

季夏红着脸,像舔棒棒糖一样,舌尖笨拙地在他的肉棒顶端扫来扫去。

她毫无技巧,根本不会口交,可他还是没忍住爽射了。情趣夢天堂

浓稠的精液足足射了半分钟,季夏睁不开眼,头发脸上都湿透,黏糊糊的,舌尖也沾了不少,又咸又腥,味道有些奇怪,但想到这是江词的东西,她便有些晕晕乎乎。

江词看到她偷偷舔嘴唇的动作,眼神暗了暗。

女孩儿头发凌乱地蹲在他腿间,一脸坨红,眼神迷离,手指用力攥着一点他的裤子,喘息起伏的胸口上全是精斑。

刚刚软下去的性器又开始发硬。

“真想将你拉出来按在桌上插,骚得我受不了。”江词恶狠狠地低声道。

捏着她的下巴抬起她的脸,盯了一会儿,他将手指在她脸上抹了两下,沾满了精液伸进她嘴里,模仿性交的动作搅动抽插。

“舔。”

打赏 评论

第9章 男人事后惯有的温柔

虚有其表(校园H) I车 999字

季夏嘴里发麻,被他搅得合不上,只能被迫地含住他咸湿的手指吸吮,唇肉紧紧包裹着,防止口水流出去。

“骚货,吃手指都能吃得这么骚!”

舌头被他两根手指恶劣地捏了一下,季夏吃痛地“啊”了一声,口水就从嘴角溢了出去。

季夏觉得自己此刻一定狼狈极了。

教室里逐渐喧沸的人声令她窘迫又着急,口水也顾不上擦了,手指攥着江词的裤腿哀求的扯了扯。

她不知道自己此刻的模样多令人想要施暴,他只想将她就地脱光,揉奶抠逼,鸡巴狠狠插进去将她操哭。

不过——

江词冷着脸扫了眼教室,深呼吸一口气。

抓起她的双手重新握上性器,快速地套弄。

“还来……”季夏都快哭了。她感觉自己手心都被磨肿了,火辣辣的很难受。

幸好他这次射得很快。一中的教室,为了防止考试的时候学生在桌下递小纸条,课桌下三面都是封闭式的。

江词蹲下去,拉起她被射满精液的手,将那又细又白的手指一根一根擦干净。

他的脸靠她很近,许是男人事后惯有的温柔,江词格外有耐心,轻轻捏着她的下巴抬起,仔仔细细将她脸上和头发上的精液也简单清理了一下。

清理完,又用手指将她黏在额际的刘海拨开,黑沉的眼眸盯着她的眼睛,眼神异常柔和。

季夏明明看得出他的眼里没有丝毫动情的喜欢,但她依旧心跳如擂。

“你现在的样子真好看。”江词捏了捏她滚烫的脸,坏笑地凑近耳边,轻声吐息,“级花。”

救命。

他只是对着她的耳蜗吹拂了一口气,季夏都觉得自己整个人要立刻融化了。

“这次秋游可能是我们高三最后一次校外活动了吧,太不容易了,竟然有三天!!”

有男生说话聊天的声音越来越近,脚步停到了附近。

季夏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慌乱无措地看着江词。

他扯了扯嘴角,眼中没起丝毫波澜,手指逗弄似的挠了挠她的下巴,“下次给我好好舔鸡巴,我全射给你吃,嗯?”

虽然是很小的声音,季夏仍是吓得伸手捂住了他的嘴。

江词闻到她手指间护手霜的香味,和他精液的味道,呼吸一滞。

想逗逗她而已,反倒是自己又要硬了。

将纸巾揉成一团随手塞进裤兜里,然后将校服往她头上一扔。

“是啊是啊,而且是全年级都去!!那个度假村是白苏苏家的,秋游的费用也是由词哥他爸全部赞助——词哥,你回来了啊?”

正在聊天的两个男生戛然而止,看到江词突然从课桌下站了起来,吓了一跳。

还没回过神,更大的惊吓来了——

江词从桌子底下拉出一个女生,头上盖着很大的校服外套,将她严严实实遮到了腰部,只露出下半身,校服短裙下的腿纤细笔直。情趣夢天堂

俩男生震惊地张大嘴,愣愣地看着江词揽着那女生的肩从旁边的后门走了出去。

打赏 评论

第10章 人家嫌弃你这童子鸡?

虚有其表(校园H) I车 996字

一中教学楼的每层厕所都有一间淋浴室,一班和二班的体育课刚结束,淋浴室里铁定等着很多人,季夏现在这模样,没法去排队。情趣夢天堂

头上盖着校服,手被他牵着,从教室后门外无人的安全通道下了层楼,七拐八拐就走进了一条小路。

季夏不知道他要带她去哪里,也不关心,假装不经意地偷偷反握着他的手,嘴角在校服下面疯狂上扬。

江词和她牵手啦。

“到了。”停在一道门前,江词摸出把钥匙开了门。

季夏被他带着走进去,才发现他将她带进了一家小卖部的内室,靠墙两排货架,墙角堆着几个纸箱,有沙发,茶几,冰箱。

前厅的人听到动静,撩开帘子走进来,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看到季夏,诧异地挑了下眉。

“被楼上丢下来的酸奶砸到了。我带她来洗洗。”江词说。

男人扫了眼心虚得不敢抬头的女孩,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指了下浴室的方向,“壁柜里有新毛巾,请自便。”

季夏道了声谢,仓皇逃了进去。

一关上门,就听到外面没忍住的低笑声。

“小女朋友挺可爱的。”

“不是女朋友。”

“怎么,人家嫌弃你这童子鸡?”

“许枫齐你找死?”

那男人又笑了起来,像是发现什么特别好玩的事情笑得停不下来。

江词语气有些不耐烦,“我出去抽根烟。”

季夏呆站了一会儿,才想起往花洒下走。心不在焉地脱下脏掉的校服外套,满脑子都是那叫许枫齐的男人刚刚的话。

童子鸡是什么意思?

他是说江词和她一样,没有任何性经验?情趣夢天堂

季夏不信,他性欲强得要命,弄起她来完全是个老手,从中学就开始谈恋爱,怎么可能还没跟女朋友做过?

想到他在其他女生身上起伏的画面,季夏就觉得难受。他对别人也那样吗?他也会拉着别人的手给他弄吗?他会……

掐了掐指尖,压下心头沉闷的酸楚。

简单洗漱一番走出浴室,季夏看见许枫齐坐在沙发上,臂弯里圈着一只虎纹的瘦弱小猫,猫爪就在他看上去很贵的休闲西裤上踩来踩去。

“喵……”小猫感觉到陌生人的气息,转头怯怯地冲她叫了一声。情趣夢天堂

“阿词在外面抽烟。”许枫齐看了她一眼,手指懒懒地揉着怀里软乎乎的小东西,“要过来看猫吗?这是阿词的儿子。”

季夏抱着脏的校服外套,局促犹疑。她想过去,又有些胆怯,害怕和陌生人交流。

许枫齐握着小猫的爪子冲她招了招,“灭霸,叫妈妈。”

“……”

好笑地看着女孩儿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无措中又带着丝甜蜜。仿佛跟江词扯上一点关系,都能让她开心。情趣夢天堂

江词真是,从哪找来的稀罕宝贝。

“看到它,我就老想起阿词六年级被他爸打断腿那一次。”许枫齐慢吞吞地道。

季夏终于忍不住好奇,将脏外套放到一边,小心翼翼地挪过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