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骚批都‌‍被‎‎‍‌‍干‎‌‌爹操肿了(与狼共枕)

锦骏别墅群。

已到了夜里十一点半,别墅里灯火辉煌,零星有几个佣人还在大厅打扫,时语蹑手蹑脚的从门缝中挤了进来,她身上还带着外面夜风的凉气。做爱

“管家叔叔,我干爹回来了么?”时语看见旁边的管家,忙压低了声音问道。

“时小姐你吓我一跳,时先生晚上有个局,还没回来呢。”

“干爹要是回来,你就说我睡了。”

时语松了一口气,脚底抹油般的跑上二楼卧室,洗去一身的烟酒臭味。

干爹对她什么都好,就是格外严格,从来不许她晚上在外面瞎玩,更不许超过十点回家,要是被知道她偷偷溜去夜店,肯定屁股开花了。

原本以为能瞒过去,谁知道薄靳川后脚就回来了,他一眼就看见时语房间的灯还亮着,他将大衣脱下丢给管家,边往楼上走边问道:“时语呢?”

“时小姐睡了。”管家低头道。

薄靳川却反问道:“她最近总是溜出去么?”

管家连忙尴尬一笑:“还是先生眼尖,瞒不过您。其实时小姐并不经常溜出去的……”

“看来已经成惯犯了。”薄靳川淡淡道。

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可他周身弥漫着的低气压,就足以证明他此时此刻的心情。

薄靳川直接拧开了时语的房门,她没在床上睡觉,倒是写字桌上的台灯亮着,而时语正咬着笔在做功课,看模样很是认真,就连薄靳川走到身后都没发觉。

薄靳川微微俯身,他闻见少女身上沐浴露的芳香,再凑近些,闻到了她头发上掩盖不住的烟味,他眸光微微一黯,随后,那薄唇凑到了时语的耳垂边,沉声说道:“这么刻苦,是想让干爹夸奖你么?”

那富有磁性的低沉声音在耳边乍响,好像有电流从耳垂处通往全身,时语的小脸蛋瞬间火热起来,她憋着气,往后一缩,说话都是结结巴巴的。

“干……干爹……你怎么进来……一点声音都没有……”

薄靳川却不说话,他转身走到旁边的沙发上坐着。

明明一句话也没有,可时语却莫名害怕起来。

“坐过来,我有话问你。”

他那修长又骨节分明的手拍了拍身旁的位置。

时语艰难的走过去按照吩咐坐下,房间内灯光昏黄,她就套了条单薄的睡裙,觉得舒服,却没意识到真空的睡裙将那底下的两团微微隆起的乳房轮廓展露了出来。

一不注意,当年那在膝下咿呀学语的小丫头,已经成了胸脯饱满的少女。

薄靳川将领带扯下来,一边沉声说道:“把两只手都伸出来。”

时语心里跟打鼓一样,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她撒娇地喊了句干爹,见干爹无动于衷,只好乖乖将手伸出来,没几下就被干爹的领带捆了个结实。

“干爹是怎么教你的?”

“干爹,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瞒着你偷偷跑出去了……”

“我说过,不听话的孩子,是要被打屁股的。”薄靳川的声调冷漠疏离,他并没有在说笑,时语半趴在沙发上,而他一把将她的裙摆掀了上去。

打赏 评论

第2章 屁股都被干爹打肿了

小骚批都‌‍被‎‎‍‌‍干‎‌‌爹操肿了(与狼共枕) 百无禁忌 1104字

少女的臀部挺翘有肉,没有想象中那样干瘪,甚至还带着一点诱人的粉嫩光泽,她跪趴着的姿势甚至让薄靳川看清楚她那腿缝中白色的小熊内裤,还有那纯洁稚嫩的……

时语想要从薄靳川的掌控下逃脱,却不知道屁股扭动的情景,在一个成年男人的视线下是怎样的淫糜。

“干爹……干爹……不要……”时语涨红了脸,可每次她想挣扎,都被薄靳川重重的按住。

薄靳川眸光微沉,一挥手,‘啪’的就拍在了时语富有弹性的屁股上,“不打,不长记性。”

话音刚落,又是啪啪两下,薄靳川并没怎么用力,可是少女皮肤娇嫩,哪里经得起折腾,没几下就又红又肿了。

“我记住了……干爹……疼……”时语带着哭腔说道。“呜呜……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薄靳川听见她吸鼻子,好像哭了,这才收手。

时语长这么大,薄靳川很少真的动手,到底还是心疼的,他摸了摸时语的脑袋,动作轻柔,倒像是在安慰她般,还轻声说道:“好了,别哭了。时语,你父母去世的时候将你交到我的手上,我有义务照顾好你,哪怕是对你严格一些,你不喜欢我也好。今晚你偷溜去了什么地方,干爹也不继续追问了,但以后不要再有这种情况发生,知道了么?”

时语点了点头,却又泪眼朦胧的抬起头,小声的回答道:“干爹,我没有不喜欢你……”

他刚刚说的是这回事么?

薄靳川对上时语那双天真单纯的清澈双眸时,微微一愣。视线往下一扫,她睡裙的领口松松垮垮,露出胸前一大片雪白……

他气息微乱,而后不动声色的移开了目光。

“时语,以后不管在哪里,都必须穿戴整齐。”薄靳川冷声道。

“可是在家里的时候,不能穿得舒服点么?”时语似乎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抬起头懵懵懂懂的问道。

薄靳川伸出手指,勾了一下她的领口,帮她扯正,但指尖有意无意的从时语雪白柔软的乳沟处刮过,“如果家里有客人来,你打算这个样子被看见么?”

时语这才后知后觉,脸颊火热的捂住了领口,她低下头,心里犹如小鹿乱撞,干爹的指尖好似带着电流,轻轻一碰,就让她的身体酥麻了半边。

“不早了,去睡吧。”

见薄靳川打算转身离开,时语连忙指了指脸颊,薄靳川知道她的意思,他无奈的笑了笑,随后俯身在她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个晚安吻。

小时候,父母突逢意外离世,时语又刚搬进了薄家,她总是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白天却又硬撑着,但不过没多久就被薄靳川发现了。

从此以后,不管每天工作多忙,薄靳川都会抽出时间陪她,晚上给她讲故事,哄她睡觉,最后是一个晚安吻。

日复一日,这个晚安吻早就成了时语的习惯。

等到薄靳川从房间走出去,房门哒一下关紧的时候,时语嗷的一声满足的倒在了沙发上,摸摸胸口,完了,她的心跳还是那么快,仿佛还停留在刚才。

怎么办?干爹只是碰了她一下,时语就觉得尾椎骨一阵酥麻,腿缝间有微润的湿意。

想被干爹的大鸡巴操了。

怎么办?

打赏 评论

第3章 奶子被干爹看到了

小骚批都‌‍被‎‎‍‌‍干‎‌‌爹操肿了(与狼共枕) 百无禁忌 928字

薄靳川的身边没有女人,但他从不缺女人。

时语越长大,越是不安,她知道干爹有多撩人,她更害怕有一天干爹会从外面带回来陌生女人,让时语喊干妈。

光只是想到这件事情的可能性,时语就反感得想吐。

她等不及了。

薄靳川手头上还有些文件需要处理,便回了卧室,没想到才刚坐下,就听见了敲门声。

“干爹,是我。”

是时语那娇软的声音。

薄靳川让她进来,“怎么还不睡?”

“我想再洗个头发,但是我浴室的灯坏了,我可不可以在干爹这里洗呀?”

“去吧,洗完早点睡。”

薄靳川微微颌首,随后便又投入到工作中,半点没发现时语心里的小算盘。

浴室的镜子里清晰映出她的身影,时语长相偏甜美,脸上还有未完全褪去的婴儿肥,笑起来单纯可爱,让人看不出她的身材其实很火辣,纤腰长腿,特别是那对丰乳,软绵白嫩,一只手都握不过来,乳尖淡粉诱人,她一动,就晃得撩人。

她开了花洒,也不脱睡裙,就这么直接淋了上来,将头发给打湿了。

裙子又薄又透,打湿后紧贴着身体曲线,将时语那曼妙的身子展露无疑。

过了一会儿,薄靳川看了眼手表,发现时语都进浴室大半个小时了,一点动静都没有。

他阖上文件,快步走到了浴室门口,食指屈起,叩了几下。

“时语?”

浴室里没有半点动静。

薄靳川的语气忍不住挂满担忧,“时语!”

里面传来一声闷哼,却没有任何回应。

薄靳川顾不上其他,直接推开门进去了,只见时语浑身湿漉漉的躺在地上,也不知道是摔到哪了。

“摔到哪儿了?我看看。”薄靳川第一时间就是捏着她的玉足,查看她脚踝的情况,确实是又红又肿。

时语闷哼了一声,她足尖有些凉,被干爹那双温暖宽大的手掌包裹着,有一种奇异的舒适感。

“干爹弄疼你了?”

时语摇了摇头,她的唇色有些苍白,“干爹,我没事的,就是不小心摔了一跤。”

“先别动,我抱着你出去,到外面差点药。”

薄靳川抬手想要将时语抱起来,她却又小声的说道:“干爹,我才洗了一半……”

她这一说,薄靳川才注意到时语身上。

她那单薄的睡裙已经湿透了,紧贴曲线,胸前那丰硕的奶子更是抢眼,饱满挺翘,就连粉嫩的乳尖都清晰可见,时语手臂一动,浑圆的乳房便跟着颤了颤,像是在勾着谁去捕获一般。

裙摆掀上去一角,露出那双修长雪白的大腿,就连腿缝之间的小熊内裤都清晰可见……

明明身上还有着最后一件遮挡物,可当下的情形,却比没有穿衣服,更加的撩人。做爱

打赏 评论

第4章 干爹,你这里好硬啊

小骚批都‌‍被‎‎‍‌‍干‎‌‌爹操肿了(与狼共枕) 百无禁忌 1053字

她脖颈处确实还有残留的白色泡沫。

薄靳川呼吸一窒,瞬间觉得怀里娇软的少女,抱着也不是,丢下也不是。

“干爹,你能帮我冲一下么?这样黏糊糊的,好难受啊。”

时语抬起头,她那眼神就像是无助的小兽一般,让人看了就不忍拒绝。

薄靳川气息微沉,他将时语从地上搀了起来,时语一只脚没法施力,软绵绵的靠在他的怀里。

他的手无处安放,只能半搭在她腰间,但掌心那白嫩柔软的触觉还是传递到了大脑。

薄靳川开了花洒,就往时语的身上胡乱浇着,就连指尖都不敢跟她的肌肤有任何的接触。

他闭着眼睛,视线似乎从来没有往下看过她一眼。

“洗完了,等会儿我去拿衣服给你换上。”薄靳川就连声调都还是一如既往的淡漠,他薄唇紧抿,似乎并没有因为眼前的情形而有丝毫的紊乱。

只有真的把她当成小女孩,才能这样无动于衷吧?

那她如果做得再过火一点呢?

“干爹,你这里好硬啊。”

少女柔弱无骨的小手抚上了他的腰腹,轻轻点点,引起一片涟漪。

薄靳川按住时语在他腰腹部乱摸的小手,他声音有些严肃,“时语,不要没大没小的。”

时语也不怕他,反而看着他缓缓说道,“干爹,这就叫没大没小的话,那这样呢?”

薄靳川闭着眼睛,不知道时语正在打量着他那薄削的唇瓣……

下一秒,时语就踮起脚尖,吻上了薄靳川的嘴角,她怕干爹会生气,可是当薄靳川离她这么近的时候,她又舍不得就这么放弃大好的机会。

柔软的触觉,比想象中的要温暖许多,还带着一丝让人心颤的电流。

只是那样轻描淡写的吻了一下,时语就感觉浑身都酥软了。

薄靳川猛地张开眼睛,但时语已经后退了半步,将两个人过近的距离稍稍拉开,她眨了眨眼睛,眸光清澈,像是并不觉得刚才的举动有什么不妥。

他的喉咙滚了两下,似乎想说什么,但又咽了回去。

薄靳川扯过旁边的浴巾,将时语整个人罩住,气氛骤冷,时语清楚地察觉到了,她没有说话,任由干爹将她抱回房间,他拿了一套干净衣服放在她旁边。

因为时语的身世,他总是尽可能地骄惯着她,很少对她厉声厉色,更别说骂她了。

时语小心翼翼地抬起头,发梢还湿漉漉地往下滴着水。

“干爹,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薄靳川终于开口说道:“知道会惹我生气,以后就不许再这么做了。”

他黑沉的眸子深邃内敛,让人分辨不出内里暗藏的情绪。

时语咬着下唇,没有说话,看上去可怜兮兮的。

薄靳川将语气放软了些,但依旧冷漠:“把头发吹干了再睡。”

等他走出房间,时语便整个人都不管不顾地倒在床上,缩成了一团。

所以只是亲了干爹一下,他就生气了?

肯定是生气了,如果是往常的话,干爹会帮她把头发吹干再离开的。

时语舔了舔嘴唇,似乎是在回味刚才那个吻,她一点也不后悔。

而且……

还想要更多……

打赏 评论

第5章 趁干爹睡着的时候用他的手自慰

小骚批都‌‍被‎‎‍‌‍干‎‌‌爹操肿了(与狼共枕) 百无禁忌 1070字

时语很晚才起床,头发凌乱,脸色苍白,一副肾虚样,照镜子的时候都被自己的脸色给吓到。

但也不能怪她,她做了一晚的春梦,梦见干爹掏出了那根又粗又长的大鸡巴,其实她都记不太清楚是什么样了,只是很兴奋地掰开小逼让干爹插进来,可肉棒抵在小逼口,磨啊蹭啊,怎么也操不进来。

气人,好不容易梦见一回,怎么醒过来连细节都忘记了!

时语刚喝完牛奶,就将杯子砰的一声放回了餐桌上。

管家还以为她是在为薄靳川今早临时到外地出差的事情生气,在旁边劝解了几句。

“干爹出差了?”时语愣了愣。

“是啊,说是要三五天才回来。”

时语从小就没有安全感,也很害怕一个人呆着,偌大的别墅只跟薄靳川亲近些。

薄靳川便常将她带在身边,让她慢慢地卸下防备,也给了她别人不曾有的特殊。

像他办公的时候,不喜有人进出打扰,但对时语从来都不会有限制。

夜里会哄着她睡觉,后来就连到外地出差,去哪里出差这种小事,也会说给时语听,让她不要担心。

可现在,她居然成了最后一个知道的。做爱

直到第二天夜里,早过了饭点,但薄靳川还在处理繁忙的公务,胃已经隐隐作痛,后来还是在助理的提醒下吃了胃药。

突然间,他想起什么,扫见一旁的手机,接起来一看,置顶联系人的消息栏空空如也。

时语既没有给他打过电话,也没有发过信息。

这丫头,平时闲话一箩筐,连早中晚吃了什么都要说,怎么他一出差就连句问候也没有了?

想起那天夜里的事情,大概还是他处理的方式强硬了些,时语说到底还是个孩子,从小没了亲生父母,又没有安全感,所以才会对他产生依赖和情感。

等她再长大些,也许就能明白了。

可少女那丰满的乳房还有纤细的腰肢,却仍旧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她的身子很软,就连喘息的声音也是。

薄靳川按了按眉间,小腹涌起一股沸腾的血气,也许真应了老爷子那句话,男人到了年纪就该成家,不能单身太久,他这种别人眼里的冷血动物居然对干女儿的身体都差点有了反应。

想是这么想,但薄靳川从外地出差回来的时候,还是特地去挑了几件礼物。

时语的爱好很多,而且喜新厌旧,薄靳川拿捏不准她的心思,只记得最近年轻女孩子很喜欢这个牌子,她应该也会喜欢,便让店员都包了起来。

礼盒不觉堆满了酒店房间的角落。

来签合同的王总都被这小山般的奢侈品给惊到,“薄总,大手笔啊,还有您需要花心思才能追到的女人么?”

对于薄靳川的绯闻,可以说是少之又少。

就连王总都按捺不住八卦的心。

“是给我女儿买的。”薄靳川淡淡道。

“哟,更看不出来,薄总年纪轻轻都有家室了。”

薄靳川眯起黑眸:“就是到了青春期,有点叛逆。”

“女孩子吧,那还不好哄,您说上两句,谁听了不得迷糊。”王总打趣道。

薄靳川也跟着抿唇笑了笑。

哄过才知道多不好哄。

打赏 评论

第6章 抚摸

小骚批都‌‍被‎‎‍‌‍干‎‌‌爹操肿了(与狼共枕) 百无禁忌 1019字

处理完这边的应酬,薄靳川就让助理定了张机票飞回来,比原定的日期提前半天。

一路风尘仆仆,刚下飞机就接到了秦贺的电话,说那边在锦华会所有个私人局,问他要不要过来。

两家也算是世交,从小就认识,谈话间不像别人那么弯弯绕绕。

“都是熟人,不用打官腔。”秦贺知道他最不喜酒局里被人寒暄恭维的那套,连忙把话都放在了前头,“这里还有几个妞儿长得很不错,兴许有你感兴趣的……”

“不了。”薄靳川淡声道,任他说得天花乱坠,也还是不感兴趣。

秦贺直叹气:“薄总你真是个大忙人,钱又不是没有,那么拼干什么?”

薄靳川似乎被他逗笑,“钱是不缺,但家里的小孩还在等我回去,就不过去凑热闹了。”

“怎么?堂堂薄总还被小孩拿捏了啊?”

还没等秦贺再说几句,电话就已经被毫不留情地挂断了。

秦贺啧了声,对周围的人摊开手:“没辙,薄总现在有家室的人,跟我们不一样。”

就是可惜了这几个身娇体软的漂亮妞。

不过在薄靳川眼里,倒没有什么可不可惜的,他从来不屑于贪图女色。

从国外留学回来后,就从老爷子手里将公司接了过来,他还年纪,底下有不少人都觉得是个空架子,表面顺从但心里并不服他。

前几年,薄靳川一直将时间扑在工作上,在外人眼里就是个不折不扣地工作狂。

他不缺钱,只是习惯了这种把所有时间都填满的工作节奏。

夜已经深了,但管家知道他要回来,别墅里灯火通明。

带回来的不仅有行李,还有一大车大包小包的礼物,管家忙吩咐了两个人过去提下来。

薄靳川迈开长步往前走,他一言不发,只是目光却若有若无地扫向二楼。

“时小姐刚刚还下楼要了杯水喝,估计这个点还没有睡,先生要上去看看么?”

“还没睡?”

“说是头晕,不大舒服。”管家说着,又推测道,“这几天外头阳光大,也不知道是不是晒着了。”

薄靳川沉吟片刻,还没等管家说完,就已经上了二楼。

时语的房间没有开灯,但房门却是敞着的,薄靳川屈指在房门上轻叩了两下,听见她闷闷地哼了声,这才皱着眉头埋进来。做爱

“干爹……”时语穿着宽松的睡裙,整个人都缩在床尾,小小的一团,她脸色潮红,看上去好像发烧了。

不过才几天没有见面,薄靳川总觉得她的小脸比之前还要瘦些。

“不舒服?”薄靳川在她身侧坐下,伸出手在她的额头上试了试体温。

确实有些烫。

“吃过药了么?”

“吃了。”时语生病的时候,就会很变得很乖,似乎也忘了对他发脾气。

毕竟前几天出差的事情,他原可以不用那么匆忙。

他的指尖微微有些凉,贴上来的时候格外舒服,时语嘤咛了声,浑身战栗,竟惬意地闭上了眼睛,像是小猫一样。

好想再让干爹摸摸她别的地方啊……

打赏 评论

第7章 好像让干爹把大鸡巴插进来

小骚批都‌‍被‎‎‍‌‍干‎‌‌爹操肿了(与狼共枕) 百无禁忌 1066字

时语确实不太舒服,吃了药之后更是昏沉沉的,片刻后,她终于睁开一双蒙着水雾的双眸:“干爹,我好难受啊……”

她声音本来就娇软些,带着一些南方口音,软软糯糯,现在生了病还带着点鼻音,听上去更加委屈可怜。

“哪里不舒服?”薄靳川知道她一生病就爱撒娇,对她也格外耐心些。

“肚子好像也有点疼,”时语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小心翼翼地试探道,“干爹可以帮我揉揉吗?”

薄靳川也不知道有没有看穿她心里的那点小伎俩,但他终究是没有拆穿的,顿了顿,还是将宽大的手掌贴在了她平坦的小腹上,开始缓慢地揉搓起来。

时语就枕在他的大腿上,她只要一侧过头,脸颊就离干爹胯间的性器就格外近。

她看着薄靳川紧绷的下颌线,睡裙很轻薄,男人掌心的温度直接透过衣料传了过去。

虽然动作里并没有夹带上一丝的情欲,可时语还是能够不知羞耻地联想到性爱。

干爹在摸她……

乳头也被刺激得硬硬的,因为没穿胸衣,直接在睡裙底下凸显出来,甚至还带着一点朦胧的粉色。

干爹有没有注意她骚成了这样呢……

好像让干爹用大鸡巴插进来……

“啊……”时语几乎是没忍住,小逼口就涌出一股温热的骚水,整个湿得不行。

“弄疼你了?”薄靳川停了手,他嗓音低哑,格外富有磁性。

这句话更像是带着电流一样,从时语的耳朵里钻了进去,让身体都变得酥酥麻麻。

“干爹,你晚上能陪我睡会儿么?”时语眼睫轻颤,像个没有安全感的小孩,连要求都提得格外小心。

小时候她一生病,就不敢一个人睡,格外粘薄靳川,哪怕他办公到深夜,她在一旁的小沙发上睡着都好。

薄靳川也不觉得她烦人,还依着她来,到后面更是先陪着她,把她哄睡了才会去忙工作。

见薄靳川没有开口,时语的声音里带上了几分哭腔,又问她:“是不是我一长大,干爹就不要我了?”

薄靳川抬手捏了捏她的脸颊:“你啊,越来越得寸进尺了。”

干爹看出了她的小心机,但依旧选择纵容她。

等薄靳川走出房间后,时语忍不住埋在被子里窃喜。

薄靳川洗漱完才过来陪她,他也换上了一身睡衣,在她身侧躺了下来,他睡眠不好,晚上经常需要药物助眠,这个点倒还不困,他先拿了份财经晚报看着。

时语往他边上挪了挪,没多会儿就睡着了,只是手还拽着他衣角,死死的,生怕他离开一般。

看她的睡颜很是可爱,薄靳川忍不住抬手拨了拨她的碎发。

时间不早了,薄靳川吃完药关了灯也躺下来。

他不知道时语又偷偷睁开了眼睛。

“干爹?”时语轻唤了声。

身侧的男人双眸紧闭,似乎已经在药物的作用下睡沉了。

时语突然心跳加快,原本混沌的神智清醒过来,她撑起身,将小手探向了干爹那紧实的腰腹。

薄靳川有健身的习惯,平时穿着衣服看不出来,但她知道底下都是流畅的肌肉线条。

哎呀,摸到了,腹肌好硬啊。

打赏 评论

第8章 趁干爹睡着的时候将奶子捧到他嘴边

小骚批都‌‍被‎‎‍‌‍干‎‌‌爹操肿了(与狼共枕) 百无禁忌 956字

时语的小手继续往下探,探向了干爹修长结实的大腿之间,那是她肖想了很久的东西,因为太过激动,甚至手还有点颤。

隔着内裤,她摸到了那被兜着的一大包,隐约能感受到阴茎的形状,鼓鼓囊囊的,还有底下两个存在感极强的囊袋,也不知道算不算大,时语也没见过别人的,只觉得她一只手根本罩不住。

她仔细地从上摸到下,竟明显感觉到那根大鸡巴紧绷了起来,似乎胀大了些许。

时语吓了一跳,连忙去看薄靳川,见他并没有醒,便稍稍放心一些。

如果真的勃起了会是什么样子?做爱

时语缩回手,心都快跳出了嗓子眼,腿缝间黏黏腻腻的,让她很难受,但看着干爹紧闭的双眸,她又开始肆无忌惮起来,睡裙的衣领非常宽松,一低头就能看见里头那雪白的乳肉,浑身上下都痒得不行,想找到什么方法纾解一下。

她萌生了一个非常大胆的想法,又是紧张,又是刺激。

肉唇收缩了两下,被刺激得将底裤都濡湿了。

时语将衣领往下拉,两团雪白的乳肉就这么蹦了出来,沉甸甸的,很有分量,此时此刻被握在她的手心,软软的,让人忍不住揉了几把,她的乳尖很敏感,刚一碰到就忍不住哼叫了声,没一会儿就硬硬的,像个小石子一般。

她咬着下唇,小心翼翼地凑近了薄靳川,似乎怕呼吸声会把他吵醒。

他们之间的距离陡然拉近,让人有些不敢适应,更别说他温热的鼻子还落在她的奶子上,引起阵阵战栗。

那粉嫩的乳尖离他紧抿的薄唇太近了,但她还想再近一些,时语一弓身,将那软绵绵的奶子送了过去,直接贴上了干爹的唇瓣。

从画面上来看,就像是干爹在吃她的奶子。

“啊……”时语忍不住溢出呻吟,又忍不住低下身,那硕大的绵乳几乎有大半都压在了薄靳川的脸上。

好想被干爹吃奶啊……

时语小幅度地前后耸动着,那乳尖就在干爹的脸上磨着蹭着。

好爽,只是这个样子做,小逼那里的骚水都完全泛滥了。

她痒得不行,却又忍不住想要更多。

薄靳川的手就垂在身侧,她摩挲着,略调整好位置,便将睡裙的裙摆撩了起来,主动贴了过去。

男性的手掌格外宽大,手背似乎还隐隐有青筋暴起,看上去充满了极强的性张力,时语不得不佩服自己,对着干爹的手都能够湿得这么彻底。

她的阴户从来没有被别人碰过,更不要说是她日思夜想的干爹。

内裤包裹着两瓣阴唇,露出十分可耻的马蹄状,少女的阴户很小巧,他一只手就能轻松罩住,温度甚至还直接传递过来,烫得她两瓣肉唇一缩一缩的,又是挤出一泡淫水来。

啊啊啊——

干爹在摸她的小骚逼了。

打赏 评论

第9章 趁干爹睡着骑着他磨逼高潮了

小骚批都‌‍被‎‎‍‌‍干‎‌‌爹操肿了(与狼共枕) 百无禁忌 1010字

时语没有咬住呻吟声,直接喘了出来。

薄靳川的手修长又好看,骨节分明,平时看见的时候,她就会忍不住开始浮想联翩,更不要说是现在。

她的身体动了动,那指腹便从阴唇上刮了过去,带着一点撩人的痒,让人根本夹不住。

手指微微屈起,她将身子往下一沉,半坐在上面。

“啊……好爽……”

只是用干爹的手摸逼,就让她觉得无比舒服。

淫水将底裤濡湿了,肉唇一抽一抽的,格外可怜。

时语蹭了蹭,但是还觉得不够,她勾着内裤的边缘,往旁边撩开,将那湿漉漉的小逼露了出来。

她那处的毛发并不多,看上去光洁粉嫩,一旦动情,任何的反应都会被看得一清二楚。

淫水收不住,有一些甚至低落在了薄靳川的掌心,看上去格外淫糜。

时语伸出手将紧合的肉唇微微分开,然后将干爹的手指给含了进去,开始缓缓地上下耸动着,她不敢吃得太深,毕竟也听过第一次的话会很疼,她怕疼,只敢在穴口浅浅戳弄着,那个画面看上去就像是干爹正在用手指抠着她的逼。做爱

她从来没有像这个样子玩弄过小穴,那种陌生又刺激的感觉,酥酥麻麻,浑身像是有电流在乱窜,最后流向了四肢百骸。做爱

“好舒服……”

时语上下耸动了会儿就气喘吁吁,她根本不敢有太大的动作,怕吵醒干爹,还怕真的被他发现。

她趴下来将薄靳川手指上沾染的淫液都舔了个干净,时语屁股撅着,裙摆已经滑落到了腰间,小逼口因为刚刚被戳弄过,现在还痒得直流水,好想有个什么东西止住这种痒啊……做爱

时语咽了咽口水,最终还是没有忍住,拉开了干爹身上的被子,她将手探向了薄靳川双腿之间的大鼓包,摸索了会儿,阴茎下面有着茂密的毛发,充满野性,让人爱不释手,而她连那两个囊袋都没有放过。

时语一边摸着,一边已经在脑海里想象,如果是这根鸡巴插进来她的小逼里是什么样子?

她觉得那处越发的硬,好像还顶起来了,将内裤撑出来一个小帐篷,即使在光线昏暗的房间里也显得格外抢眼。

这是硬了吗?做爱

时语的心扑通乱跳,又再次确认了薄靳川并没有醒,依旧是双眼紧闭还在熟睡中。

她还没有真正见过薄靳川的鸡巴,见也只是在梦里,只记得是又粗又大的,不知道跟现实的比起来怎么样?

时语突然很想看一眼,欲望一旦撕开小口,好像就再也止不住了,她挪到薄靳川的下身,跪趴在旁边,动手小心翼翼地将干爹的裤子脱了起来。做爱

时语离得太近了,那裤子才刚脱下了,一根粗长滚烫的棍状物就直接弹出来拍到了她的脸上。

“呀!”时语惊呼出声,她还没见过这种场面,心神冷静下来后,又觉得很神奇。

刚才摸只是觉得大,但没想到干爹勃起之后的鸡巴能够大成这个样子,好像膨胀了几圈。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