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野情

撞见“小俊,你……你……怕鬼么?”

袁雪迷茫的望着乱坟山,说话声音都发颤了。91视频

“我不怕雪姨,鬼有哪样好怕的?我才不怕呢!就是妖精我都不会怕!”

丁小俊说话总是喜欢连贯着说,听着感觉怪怪的。

袁雪“噗哧”一声笑了,“这孩子,说话就是这么急!”

袁雪一只手在丁小俊头上抚弄着,一只手却捂住肚子,“小俊,雪姨去解手,你看好背篓哦。千万要看好哦,不要走开耶!”

“嗯,知道啦雪姨。”

丁小俊很爽快的答应着,却又有点担心,于是转过脸好奇的看着袁雪,“咦,雪姨不是怕鬼么,你一个人去不怕吗?”

“怕呀。”

袁雪朝旁边的何其武眨了下眼睛,“呵呵,这不让你何叔叔陪我去吗,他也不怕鬼耶。老何,陪我去哈。”

“嗯!”

何其武冲袁雪点了下头,表示愿意去。何其武也是来赶场买东西的,正好和丁小俊、袁雪同路。

“小俊真乖,小俊好懂事耶,都学会体贴雪姨呐!”

袁雪感激的看了丁小俊一眼,然后冲何其武一努嘴,便往乱坟山走去。

见袁雪夸奖,丁小俊嘿嘿的笑着,很是得意。

望着袁雪一扭一扭的和何其武朝乱坟山里走去,丁小俊突然想起大人们说的话——袁雪不是个好东西,袁雪是个妖精,专门勾引男人。

不过不知道为何,丁小俊就是喜欢和袁雪在一起,因为丁小俊并不觉得妖精哪里不好。

丁小俊很听袁雪的话,眼睛都不眨的盯着背篓,生怕一眨眼背篓就飞走了。

背篓可不能丢哩,里面全是丁小俊和袁雪在场坝上买的东西,杂七杂八,吃的穿的都有,那可是好多钱买来的哩。

初秋的太阳很烈,晒在人身上火辣辣的。

丁小俊往背篓旁边的背阴处缩了缩头,却又怕看不见背篓,于是只好坐直身子,聚精会神的盯着。

突然间,坟山里传来嗯嗯呀呀的声音,丁小俊一惊,顿时警觉起来。

这乱坟山里哪来的声音呢?

莫非真是有鬼在叫唤?

丁小俊仔细听着,那声音却有点儿怪,有点让人打不起精神的感觉。

而且还有点儿熟悉。

“好像是雪姨的声音哩!”

丁小俊当即惊得“嗖”的一下站了起来,“啊呀不好啦!莫非是鬼在咬雪姨?”

丁小俊陡然间头发都竖起来了,“我得去救雪姨!”

丁小俊已经顾不了什么背篓了,寻着嗯嗯呀呀的声音,悄悄蹿了过去。

好不容易来到一所大磨坟边,丁小俊当即就吓了一跳,听声音像是从坟里发出来的!

于是忙停住脚。

但仔细一听,却又不是。

“莫非是在另外一所坟?”

丁小俊停下脚步再仔细听,“嗯,应该是在坟的那一边。”

肯定了之后,丁小俊壮了壮胆,正想猛的一下子冲过去,但那声音却越来越怪了,让人感觉骨头都酥了似的,脚步都迈不开了。

丁小俊抬眼看了看坟头,心想,“走不动,那用爬该可以吧!”

丁小俊像猫捉老鼠那样,匍匐着向前挪动,很快便爬上了坟头。

丁小俊低头往坟下面一看,正好看到何其武“啊呀糟啦!他们是在打架,我得帮雪姨。”

丁小俊差点儿就喊出了声,而这时候,直直的躺在地上的袁雪也看见了丁小俊。

袁雪正在哼哼,突然间便停住了,两眼惊恐的看着丁小俊。

不过袁雪很快就镇定住了,并不停的给丁小俊使眼色,意思是让丁小俊走开去。

而这时候,丁小俊似乎也明白过来了,生长在农牧场里的孩子,经常都会看到牛啊,马啊,狗啊这些动物弄那玩意,不说是丁小俊这样的半大小子,就连一些5、6岁的小儿都明白哩。

“啊呀,原来他们是在……”

丁小俊失声喊了出来,不过还好,一阵山风吹过,把丁小俊的话给吹走了一半。

袁雪仍不停的对着丁小俊打飞眼,让他快点离去。

丁小俊也想走,不过脚却不听使唤。

丁小俊歪着头,慢慢的移向袁雪脚的那一头,然后勾着头去看。

袁雪精明得很,知道丁小俊是要看她那里,于是忙把腿收拢。

“啊呀!你把腿夹起做哪样嘛?我都快要到点啦。唉,你看嘛,这下又要重新来啦,多麻烦哩!”

趴在袁雪身上的何其武嘟嚷着,还用手去掰袁雪的因为袁雪把腿夹上了,丁小俊并没看到袁雪的那里,反倒是看清楚了何其武丑陋的样子。

“啊呸!真恶心!大男人,丑死啦!”

丁小俊暗暗的骂了一句,忙背过脸去。

坐在坟头上,正好能看见背篓,这下丁小俊就放心了,“既可以看好背篓,又还能听到雪姨那怪怪的声音哩,多好哇!”

丁小俊小声嘀咕着。不过奇怪的是,袁雪不哼哼了。丁小俊正要扭头去看,却听见袁雪在说话。

“你先走嘛,一起回去,人家会怀疑耶。”

袁雪的声音软绵绵的,而且还有点飘,像是好多天没吃饭了似的。

“那你还不起来?老这么蹲着,嘿嘿,我怕虫子钻进去哩。”

何其武的声音打着颤,都上牙磕下牙了,像是被冻着了似的。但是分明很热嘛,丁小俊抹了一把脖子上汗,不解的看着何其武和袁雪。

打赏 评论

第2章 不要钱

山野情 云上僧 2123字

“去你的。大虫子我都不怕,还怕小虫子。”

袁雪没好气的说道,“都是你嘛,叫你戴,你偏不,硬要说是不舒服。这下好呀,全进去呐。算了,不说啦,你快走吧,我屙完就走。我怕怀孩子耶。”

“怕怀孩子?嘿嘿,我又不是神枪手,一打一个准哩。”

何其武死皮赖脸的站着不肯走,“你还以为,我这东西和丁小俊的弹弓一样哇,说打中就打中?唉,没那个本事喽。”

说到这里,何其武悲哀的低着头。

听到何其武夸奖自己,丁小俊得意得差点就笑出声音。

这倒不是吹,在整个国营轿子山农牧场,从大人到小孩,没一个敢和丁小俊比试弹弓的,10米之外,还真是一打一个准。

说得夸张点,那些麻雀们,只要是一听到丁小俊的声音,全都会立即躲起来,生怕躲慢了挨丁小俊的弹弓哩。

而对于丁小俊的弹弓打得准,大人们却是这样总结的:“丁小俊是遗传哩,他爷爷打小日本那阵子,百米开外,说打小日本的左眼,绝不会打成右眼。而丁小俊的父亲,抗美援朝时,是出了名的神枪手,专打阻击!”

可不是么,有根有据,丁小俊的弹弓打得准,全都是他爷爷和父亲遗传。

丁小俊正暗自得意,没想到被突然抬起头的何其武看到了。

何其武当时就傻眼了,人都变成了呆子。

好到一阵凉风吹来,把何其武给吹回过神来。

何其武看一眼坐的坟头上的丁小俊,又看一眼蹲在地上的袁雪。

“你这死鬼,咋还不走咧?还想弄一回不成?老娘可不陪你哈。”

袁雪说着,蹲在地上甩了甩“你……你快起来嘛,他……他都看见……”91视频

何其武吞吞吐吐的说着,一只手去拉袁雪,一只手指着丁小俊。

“咋哩嘛,莫非你看见鬼呐!”

袁雪说着,便抬起了头,“小俊你?”

袁雪惊得差点一屁股坐到自己屙的尿水里。

“啊呀完喽!”

何其武猛的嚎叫了一声,然后像一滩烂泥似的蹲了下去。

不过很快何其武便有了主意,急中生智嘛。

何其武慢慢站起身来,突然间转过脸对着丁小俊傻笑。

“小,小俊,何,何叔叔拿钱给你,呵呵,何叔叔给你5块钱。真的。”

何其武说着,忙着从裤兜里扯出一张5元的钞票来,“小俊,你看,5块钱哦!快拿上,听话哦,何叔叔喜欢你!”

何其武讨好的看着丁小俊。

5元钱可不少哩,能买好多东西,70年代的人民币5元钱,已经不是个小数目了,1角钱一尺的橡胶带,能买一大捆。

丁小俊的弹弓可是少不了那玩意,换一次弹弓上的橡胶带,一边一尺半,加起来就得3角钱哩。

丁小俊想伸手接,一转脸,正好看见袁雪的下面。

“我不要钱!”

丁小俊很坚决的说道。

“你不要钱?”

何其武百思不得其解,惊得嘴张了老大。

“我懂你的意思何叔叔。”

丁小俊不屑的看着何其武,嘴一撇,嘟嚷着,“你不就是怕我给人家说你们日么!”

听丁小俊这么一说,何其武差点没晕倒,“这孩子,分明就是人小鬼大嘛!”

何其武也嘟嚷了一句,不过却不敢大声。自己把柄捏在人家手里,不低声下气都不行哩。

“你快走吧!小孩子能懂哪样呐,这么大个人,还和小孩子拌嘴,说出去也不怕人笑话!”

袁雪边说就边给何其武递眼色,不过看着却像是递秋波。

“那……那我走了哈。”

何其武怯怯的看着袁雪,又看了看自己手里捏着的5块钱,顿了顿,一把将5块钱塞到袁雪手里,头也不回的走了。

“小俊,来,拿着。5块钱耶,能买好多东西哦。”

袁雪裤子都顾不得穿,忙站起身来,把何其武塞给她的5块钱递给丁小俊。

“我不要钱!”

丁小俊从坟头上跳下来,头都没抬起来看一眼袁雪手里的钱。

“那……呵呵,雪姨扯布给你做条裤子。”

袁雪说话的声音有点飘,一听就知道底气不足。

“我不穿裤子!”

丁小俊有点一根经,头依然埋着。

“不穿裤子?怪啦!小俊,你该不是傻了吧?”

袁雪说着,伸手在丁小俊额头上摸了下,“不发烧呀!小俊……”

袁雪突然间发觉丁小俊的目光有点怪,于是便顺着理了过去,突然间便明白了。

原来丁小俊的眼睛不看别处,单单就死死盯着袁雪的下面看!“这小家伙!难怪钱都不晓得要!嘻嘻,看来女人在男人眼里就是宝贝着哩。”

袁雪在心里嘀咕了一阵,脸却在发烫。

“小俊!”

袁雪喊了一声,便弯下腰,把裤子提了起来。而就在这一瞬间,丁小俊像是丢了魂似的,失望的看着袁雪一点一点装进裤子里。

“小俊,我喊你,都不理我耶!”

袁雪似笑非笑的看着丁小俊,而这样的表情,是最让丁小俊受不了的,每次看到袁雪这样,丁小俊都会猛然间一个激灵,而且还感觉小肚子发胀。

“没有呀雪姨,我哪会不理你哩!”

丁小俊辩解着,脸都憋红了。

“嗯,那就好!雪姨以为你生气了耶。”

袁雪刚把裤子提上,身子便僵住了,“啊呀!不好!”

袁雪像是被什么东西咬到屁股似的,忙一把拉下裤子,“小俊,身上有纸吗?”

“没有雪姨。”

丁小俊觉得袁雪很怪,莫非雪姨拉屎在裤子里了,“雪姨你要纸做哪样呢?哦,明白啦,雪姨你拉……”

“拉哪样拉!傻瓜儿!雪姨是……算啦,不给你说。”91视频

袁雪在自己身上乱摸了一气,不过的的确确找不出半点能擦下面的东西。

袁雪看着翻出来的裤兜,咬了咬牙,看来只好把裤兜撕下来擦呐!

于是用力扯了扯,没想到裤兜却很牢固。

“小俊,我记得你有张好看的小手绢嘛,能借给雪姨用用吗,雪姨买一张新的还你!”

袁雪急中生智,居然打起了丁小俊手绢的主意。

“我不要新的!”

丁小俊又开始了一根经。

“这孩子!”

袁雪有点生气,不过生气也没用啊,下面那东西不停的流出来,不找东西来擦干净了,等下裤子一准全湿透,若是让人看见,还以为她屙尿在裤裆里哩,岂不是拿笑话给别人说去。

打赏 评论

第3章 喜欢看

山野情 云上僧 1616字

“小俊,乖孩子!那,雪姨用过,给你洗干净,好吗?”

袁雪几乎是在哀求丁小俊,“好吗?雪姨晓得,小俊是个乖孩子耶!”

“好嘛。”

丁小俊想了想,从裤兜里掏出手绢,是一张方格子花的小手绢,上面绣得有“丁小俊”三个字。

丁小俊狠了很心,把小手绢递到袁雪手边,袁雪笑呵呵的忙伸手去接,丁小俊却突然把手绢缩了回去,“雪姨,那,你不能给人说哈!哪个都不能说!我爸,还有我姐,都不能说哦。”

“傻孩子!”

袁雪看着丁小俊,心里觉得好笑,“我还担心他回去乱说哩,哪晓得他居然比我还怕。”

袁雪小声嘀咕着,忍不住笑出声来,“嘻嘻,雪姨哪会给人说哩,小俊,雪姨和你说好呐,我们都不把今天的事情说给别人,小俊,雪姨答应你,那你答应雪姨吗?”

“好的雪姨!雪姨不说,小俊保证也不说!”

丁小俊乖乖的把手绢递给袁雪,“雪姨,你说话要算话哦!”

“雪姨说话肯定算话呐!小俊,莫非你还不相信雪姨么?”

袁雪边说就边弯下腰去擦下面,擦好之后,这才慢慢拉上裤子。

“走呀小俊!我的傻儿哟!”

袁雪冲丁小俊嫣然一笑,伸手拉着丁小俊慢慢走出坟山。

背背篓的时候,丁小俊坚持要背多的那个背篓,惹得袁雪心里暗暗发笑,“这小家伙,人不大,心却细得很哩,居然懂得怜香惜玉。不过将来长大了,怕也是个寻花问柳的主吧。”

袁雪仔细的打量着丁小俊,这才突然发现,原来丁小俊已经是个半大小子了!

袁雪用眼睛量了下,感觉丁小俊应该和她差不多高了。

再看丁小俊那张白净而俊朗的脸,以及一头卷曲的黑发,袁雪竟然感觉到自己腿根一阵酸胀,随即一股火气直往小肚子里乱窜。

“啊呀我这是咋呐!”

袁雪心里暗暗叫苦,不过很快便镇定了。眼下什么最重要,那就是先稳住丁小俊的嘴。这小子,居然连钱都不要。

“小俊,走慢点嘛,雪姨都跟不上呐!”

袁雪装着一副娇滴滴的样子,“等等雪姨嘛,雪姨一个人走后面怕耶!”

听袁雪说怕,丁小俊有点想笑,“还怕哩,刚才在乱坟山里,你咋不喊怕啦!”

丁小俊放慢脚步,但却并不回过头去看袁雪。

“小俊,我们走慢点嘛。”

袁雪走到丁小俊身边,“我们边走,边说话,你说好不好?”

“好的雪姨,你说嘛。”

丁小俊让袁雪走在他前面,原本丁小俊就最喜欢走在女人身后的,因为丁小俊有个习惯,那就是喜欢看女人的屁股。

“小俊,等你长大,雪姨帮你说个媳妇哈!”

袁雪分明是无话找话。

“好呀雪姨!”

丁小俊回答的很干脆,不过回答完便脸红了。

“那,小俊,你喜欢那种样子的媳妇哩?嗨,你看我说的这话。雪姨的意思是,你喜欢那种样子的姑娘哩?”

袁雪说着,反过脸来看丁小俊。

“雪姨我就喜欢长得和你一样的哩!”

丁小俊说完,自己都把自己吓了一跳,“雪姨,我的意思是……是……”

“嘻嘻,是哪样嘛小俊?”91视频

袁雪忍不住笑了起来,“小俊,你晓得人家说我哪样吗?妖精耶!他们说雪姨是妖精耶!”

“我就喜欢妖精雪姨!”

丁小俊说着,忙伸手去捂嘴,不过已经来不及了,话都说出去了。

“真的呀小俊!”

袁雪猛的停住了脚步,满脸惊讶的看着丁小俊,“小俊,妖精不好哦!妖精勾引男人!妖精还乱搞男女关系耶!”

袁雪噼里啪啦说了一大长串。

“妖精好雪姨!等我长大,我……我就找个妖精做媳妇!真的雪姨!长大了我也乱搞男女关系!”

丁小俊说得很认真,脸上居然还有憧憬的意思。

袁雪强忍着没敢笑。

不过心里却不住的嘀咕着,“这小子!哪有这么邪门的人哩!人家孩子,即使才几岁,都明白长大了要找个正经女人做媳妇。这家伙倒好,居然要找妖精当媳妇!而且还大言不惭的说,长大了也乱搞男女关系!”

“邪门!真邪门!”

袁雪像是自言自语,但却又是对丁小俊说话,“小俊,你说的是真话吗?雪姨不太信耶!”

“我,我,我说的是真心话雪姨!”

丁小俊显然很激动,“骗的不是人!”

“好!好!小俊!”

袁雪笑笑的看着丁小俊,“雪姨相信你还不行么!小俊,我听人家说,你爱偷看女人屙尿耶。嘻嘻,老实说,你偷看过雪姨屙尿吗?”

“嘿嘿。”

丁小俊只是干笑,并不说话。

“那就是承认看过喽!嘻嘻,小家伙!”

袁雪有意调侃丁小俊,“那,小俊,你说说看,我们牧业队,哪个最白?”

打赏 评论

第4章 神秘的手绢

山野情 云上僧 1361字

国营轿子山农牧场共有3个队,牧业队、农业队和副业队。

3个队在3个点,有点像3足鼎立。

不过牧业队地盘最大,几乎占去农牧场一半。

牧业队以养殖猪、牛、马、羊为主,同时还栽种饲料。

“有好几个雪姨。”

丁小俊忘乎所以的回答道,“不过我还是最喜欢雪姨,又大又白。真的。”

“真的耶!嘻嘻,我不信!”

袁雪笑得有点浪,“小俊,你说嘛,哪个的第一白。”

“我……我……”

丁小俊不停的挠着头皮,“我说不准。”

“哈哈,笑死我呐!”

袁雪嘻嘻哈哈的一阵乱笑,人都站不稳了,“小俊,你就不怕人家发现了,打你屁股吗?”

“不会雪姨。我每次看云姨,云姨发现了都没骂我哦。”

话一出口,丁小俊便感觉后悔了,这不是把自己的秘密都告诉给雪姨了么。不过想想,雪姨这么好,自己也没必要瞒她。

“云姨?你是说郑和平家妈张素云呀!”

袁雪惊讶的看着丁小俊,“唉哟小俊,你胆子也太大呐!你就不怕郑和平晓得了和你打架么?还有,张素云好多岁你晓得吗?唉,你呀,老婆娘一个呐,你也看!真没品味!”

袁雪有点鄙夷的看着丁小俊。

“雪姨,我……我下次不看就是啦。”

丁小俊羞得只差把头埋进胯裆里了。

“嗯,这才乖嘛。”

袁雪偷笑着,“乖娃娃雪姨才喜欢耶。小俊,你还要记住,千万不能去偷看小姑娘哦,一定要记好哦!看了眼睛要生疔哦!”

其实袁雪是担心自己那对宝贝女儿,生怕她们被丁小俊占了便宜。

“晓得啦雪姨。”

丁小俊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眼睛生疔是一种眼病,其实是不卫生,或是炎症引起的。

也不知是谁的馊主意,非要把眼病说成是偷看女人屙尿造成的,因此谁要是眼睛生疔,那这脸可就丢大了。

“雪姨我从来都不看哩,小姑娘有哪样看的嘛,又不白!”

丁小俊都着嘴。

“啊?”91视频

袁雪嘴张了老大,“小俊,莫非你看过?”

“没哩雪姨!我……我是看他们脸不白,猜的。”

丁小俊急得脸都红了,“真的雪姨。再说哩,要是被她们发现,那还不被骂死!”

“唉哟小俊!没想到你还蛮有经验嘛!”

袁雪笑得花枝乱颤,背篓都快从背上滑下来了。

“雪姨你笑话我!”

丁小俊有点生气,“我再不和你说话啦!”

“小东西!还晓得生气!”

袁雪没好气的骂道,“雪姨不是笑你,雪姨是怕你从小就坏了名声!”

“我没生气雪姨。”

丁小俊嘿嘿的笑着,露出两排白白的牙。

说到名声,袁雪便是一脸的哀怨,“唉,小俊,你看雪姨就是名声不好,好多人都不愿意和我说话耶!你可不能像雪姨哦!”

“哦。”

丁小俊抬眼望着袁雪,袁雪哀怨的神情触痛了丁小俊,“雪姨,没人和你说话,我和你说呀!还有,哪个敢说雪姨坏话,我……我就砸他家窗玻璃!真的雪姨,骗的不是人。”

“嗯,小俊真乖!”

袁雪勉强笑了笑,“小俊,雪姨想问你个问题。”

“你问嘛雪姨。”

“小俊,你拿手绢做哪样呢?又不见你擦鼻子擦嘴。”

袁雪从裤兜里掏出丁小俊的方格子手绢,好奇的看着,“你看看,都还是新的耶。还没下过水吧,小俊。咦,上面还有字耶,丁——小——俊,好漂亮哦。小俊,是哪个给你绣的呢?”

“哦,雪姨,那是我姐给我绣的哩。”

丁小俊看着被袁雪用过的小手绢,“我从不擦鼻子,也不擦嘴。我是用来测量风的。”

丁小俊心里有些不太好受,雪姨你都拿我的手绢去擦屁股啦,现在反倒是来说这种话,你这不是分明占我便宜么。

“用来测量风?”

袁雪惊奇的看着丁小俊,“呵呵,小俊,雪姨都被你说糊涂呐!”

“我……我……我,雪姨,你能不问这个好吗?”

丁小俊很难为情的样子,“我不想说雪姨。”

打赏 评论

第5章 长大了给你

山野情 云上僧 1714字

袁雪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的样子。

丁小俊却低着头,一个人往前面走了。

袁雪看了看路,穿过眼前这片树林子,再上一个坡,就到百亩大地了。

百亩大地是整个农牧场最大的一片土地,是牧业队用来栽种饲料的。

眼下秋萝卜已经长到半大了,说不定这个时候正有人在地里扯萝卜茵子哩。

“小俊,雪姨不问就是呐!”

袁雪快步追上丁小俊,自己有把柄,得快点儿让这小家伙封住口哩,再往前走,到了百亩大地,那可就没机会呐。

袁雪小跑着,嘴里却喘着粗气。

“雪姨你不要急嘛,我等你就是。”

丁小俊忙站下来,反脸看着气喘吁吁的袁雪。91视频

“小俊,雪姨还想问你个事耶。”

袁雪说着,见丁小俊满脸慌张,“小俊,雪姨不是问手绢的事。雪姨是想问,小俊,你……你看见雪姨和……和何叔叔……那个了吗?小俊,你……”

“雪姨我晓得啦!你们不就是日么?”

丁小俊看着袁雪紧张的样子,心里就觉得好玩,不过他却不想捉弄袁雪,“雪姨你放一万个心好啦,我不会给人说的,真的,骗的不是人!”

“嗯,这就好,雪姨相信你。”

袁雪无奈的摇了摇头,小声嘀咕道,“这臭小子,‘骗的不是人’,要真被你骗了,还要被你骂哩。”

“雪姨你咋啦?”

丁小俊两眼紧盯着表情奇怪的袁雪,“雪姨难道你不相信我吗?”

“呵呵,不是哩。”

袁雪勉强的笑着,看着倒像是在哭,“小俊,雪姨还是不太明白耶,你为哪样钱都不要呢?所以,小俊,雪姨心里没底耶。”

“雪姨我,我……”

丁小俊像是被噎住了似的,“我”了半天“我”不出个所以然来。不过丁小俊的眼睛却露了馅,因为他的目光根本就没离开过袁雪的。

“嘻嘻,这小东西!”

袁雪忍不住骂了句,原本还想再捉弄丁小俊的,但时间不等人了,再往前走,就出了树林子了。

“小俊,其实……其实雪姨明白……”

袁雪艰难的说着,对于这样的事情,虽然她袁雪已经不是什么正经女人了,但依然还是会感到难为情。

但是不说清楚也不行啊,从丁小俊的眼神里,事情已经明摆着了,不就是想日一回么。

“雪姨你咋啦?一个人自言自语,该不会是鬼上身了吧?”

丁小俊疑惑的看着表情怪怪的袁雪,“雪姨你快说话呀!”

“去你的!傻小子,你才鬼上身哩!”

袁雪没好气的回敬丁小俊,然后一咬牙,“说就说!小俊,你现在还小,还不能日。等你长大……你长大了我给你!真的,骗的不是人!”

最后这句袁雪是学的丁小俊,反正眼下是缓兵之计,先乱许个愿再说。将来要是做不到,自己也不至于骂到自己。

“真的雪姨?你没骗我吗?”

丁小俊有点喜出往外,但一想到何其武压在袁雪身上的情景,丁小俊的脸便红了。

“当然是真的呀!小俊,雪姨肯定说的是真的耶!”

袁雪说得连自己都脸红心跳了,原本只是胡乱说来哄丁小俊的,没想到反倒和这小东西较了真,“难怪人家骂自己妖精哩,原来自己还真是骚!”

袁雪在心里嘀咕着。

“嘿嘿雪姨,其实……其实你不说等我长大拿给,我也不会乱说哦!”

丁小俊满脸坏笑的看着袁雪,“雪姨我们快走吧,再不走天就黑喽!”

树林子这段路比较背阴,因此一到下午,感觉天就像是快黑了似的。

袁雪抬头看了看天,但却看不太清楚,路两边全是大树,树枝、树叶都把天给遮挡住了。

“应该还早吧,小俊。哪会这么快天就黑哩。”

袁雪说着,但心里却没底,一路上和这小东西东拉西扯,人都被扯糊涂了,哪还顾得上时间是早还是晚。

不过还好,眼下没什么好担心了,既然丁小俊都已经被自己稳住了,那就走快点吧,回家去还得忙着煮饭哩。

走出树林子,上到半山坡,便看见了斜挂在西天的橘红色的太阳。太阳离那道山洼起码还有一竹篙高哩,看样子最多也就是下午4点钟的样子。

“小俊,我们休息一会吧。”

袁雪说着,走到路边把背篓放到一个土坎上。其实袁雪并不是累,一句话,心虚。

丁小俊跟着也把背篓放在了土坎上,然后往旁边的草地上一躺。

袁雪也很想和丁小俊那样,拉直身子往地上直直的躺去。

不过感觉那样太放肆,太不文雅,万一被人看见,那不是笑话么。

自己背个妖精的骂名也就够沉重了,哪还经得起再压。

袁雪看了眼脚手都拉直了的丁小俊,心里便是一阵的羡慕。

“小俊,你可不能睡着哦。”

袁雪又在无话找话了。

“不会哩雪姨!我醒着哩。”

丁小俊眯起一只眼睛,“咋啦雪姨,怕鬼么?”

“哪会哩,都出树林子呐,还有哪样好怕的哩。”91视频

袁雪抿着嘴,但眼睛却分明在笑,“小俊,记得我们的约定吗?回家之后记得不要乱说耶!”

打赏 评论

第6章 不好的消息

山野情 云上僧 1868字

“放心吧雪姨!”

丁小俊一个骨碌翻爬起来,“就算是把我打死,我也不说。坚决不说!”

“嗯,好!”

袁雪还想说什么,耳边却隐隐传来了说话声,于是忙寻声望去,果然自己没猜错,原来是几个人正在百亩大土那里扯萝卜茵子。

而且听声音,好像是张素云。

袁雪像是被什么东西蜇了一样,突然从地上弹起来,然后把丁小俊背的背篓换来。

“雪姨我背重的嘛,我能背哩!”

丁小俊满脸惊疑的看着袁雪。

“小声点,小俊。”

袁雪伸手指了指坡顶上的百亩大土,“你没听出来么,张素云的声音耶!”

说到张素云,丁小俊马上就明白过来,为什么袁雪会忌惮了。

其实张素云也是牧业队出了名的妖精,不过她不光是妖精,而且嘴还不饶人,因此一般人都畏惧她。

“那,雪姨我们走吧。”

丁小俊听话的背着自己的背篓,“其实雪姨你也不用怕她。她敢骂你,我会想办法整她哩。”

“小俊,你千万不要惹祸哩!”

袁雪说话的声音很小,显然是怕被人听见,“快走吧小俊。我在前面,你跟着哈。”

爬完坡,一眼便看见张素云和几个婆娘正弯着腰在地里扯萝卜茵子。看样子是刚到地里没多久,堆在地上的萝卜茵子都还是新鲜的哩。

“嘻嘻,袁雪,你个骚婆娘,快让老娘看看,有哪样好吃的。”

张素云嬉皮笑脸的冲袁雪和丁小俊奔了过来,“哟,小俊,都能背这么大一背呐!快让云姨看看,有哪样好吃的嘛。”

其实张素云也只是说说而已,嘴巴倒还不是很馋。袁雪和丁小俊站在萝卜地边,等着张素云过来。

“慢点跑哈,等下那东西跑掉可不许怨人哦!”

袁雪打趣着张素云。

“嘻嘻,掉不着,我夹紧哩!不信你喊小俊摸摸看。”

张素云嘻嘻哈哈的乱笑着,人已经奔到了袁雪和丁小俊身边。

“你呀!就没个正经哩!”

袁雪说着,伸手在张素云额头上点了下,“也不怕把人家小孩子教坏耶!小俊,不要理她,你云姨不正经!”

张素云在袁雪和丁小俊的背篓里乱翻了一气,边翻就边不停的咂嘴,“哦哟哟!了不得哈,买这么多好东西哩!小俊,等下云姨去你家吃晚饭哈。”

“好呀云姨!”

丁小俊答应得很爽快,“我回家叫我爸多炒几个鸡蛋哈,云姨,你一定来哦。”

“这孩子,一口一个爸。”

张素云轻轻叹了口气,“唉,这个方家华,小俊要是他亲生,那该多好哩。”

“是呀,这孩子,一点也没拿方家华当后父哩。”

袁雪抬手把丁小俊头上的一根草拣了下来,“小俊,我们走吧,雪姨还要回家做饭哩。”

“袁雪,我给你说个事。”

张素云一把拉住袁雪,“我听说,今天晚上要开批斗会哩。”

“听说要批斗哪个了么?”袁雪很敏感的问道。

“听说啦。”

张素云看了眼丁小俊,“小俊,快回去给你老后爹说,要他作好准备,我听说要批斗的就是他耶。袁雪,等下你们从队部门前过时,一看就明白啦。”

“真不是东西!吃饱了没事干,一天就想整人。”

袁雪骂道,“人家好多地方早就不乱批斗人啦。就他们事多!”

“你晓得是哪个砍脑壳的出的坏点子么?赵文革。还不是想当场长想疯了嘛!”

张素云恨恨的骂着,“我看他将来一定不得好死!”

赵文革原本叫赵德才,文化大革命开始之后,赵德才便改名赵文革了。

也不知是因为改名,还是什么别的原因,自从赵德才变成赵文革之后,牧业队的队长就变成了赵文革了。

不过也有人说不是因为他赵文革改名,而是因为赵文革的老婆吴玉珍和军管会的头头有一腿。

说起来吴玉珍也是个妖精,只是碍于她老公赵文革,因此没人敢明着说什么。91视频

当然了,别人是怕,不敢说,但丁小俊却不怕,不过丁小俊不乱说,却敢乱看,这不是么,丁小俊就经常偷看个吴玉珍屙尿。

丁小俊听着张素云说赵文革要批斗自己后老爹的事,恨得牙都咬得“咯咯吱吱”的乱响了。

袁雪看了看丁小俊,忙对张素云使了个眼神,意思是叫她不要再说了。

“小俊我们走吧。”

袁雪拉了下丁小俊的背篓,然后对着张素云笑了笑,“云姐,我们走了哈。晚上来我家吃饭嘛。”

“嘻嘻,我哪有时间哩。家里那么多张嘴等着哩。你们快走吧,我也要忙去喽。”

张素云朝袁雪和丁小俊挥了挥手,然后转身回地里去了。

袁雪带着丁小俊,一路上默默的走着,谁也不说话。

看看来到队部了,果然不错,大队会议室门前的黑板上分明写着:“通知:今晚7点半在大队会议室开批斗大资本家方家华的大会。全队所有人务必参加。”

“原来是真的!”

丁小俊傻眼了,“不行,我得想个办法,要不然我爸这几天就苦了。”

丁小俊挠了挠头皮,突然灵机一动。

“雪姨,你把手绢还给我嘛。”

“咋啦小俊?你反悔啦?”

袁雪惊恐的看着丁小俊。

“没哩雪姨。我从不反悔哩。”

“那你要手绢干啥哩?雪姨都还没洗过耶!”

袁雪看着一脸严肃的丁小俊,心里感到发虚,“那,好吧。不过,小俊,这手绢脏耶!”

“没事雪姨,我又不是拿来擦嘴和鼻子哩。”

丁小俊一把抓过袁雪手里的手绢,“雪姨,我求你个事好吗?”

打赏 评论

第7章 32块窗玻璃

山野情 云上僧 1837字

“求我?啊呀小俊,有哪样话快说,雪姨答应你就是呐。还说哪样求不求哩。”

袁雪急迫的看着丁小俊,“快说呀,小俊,雪姨一定答应你!”

“雪姨,开会的时候,你不要跟着他们骂我爸好吗?”

丁小俊可怜巴巴的看着袁雪。

“傻小俊!”

袁雪心痛的在丁小俊头上抚弄着,“雪姨哪会骂你爸哩!放心小俊,雪姨不是那种人!好呐,小俊,快回家去吧,叫你爸晚上多穿点衣服哩。唉,作孽哟!”

和袁雪分手之后,丁小俊闷头闷脑的往自己家走去,走到门边了,丁小俊还没回过神来,没想到头“咚”的一下撞在了门框上。

屋子里,丁小俊的姐姐方蕾正在看小说《第二次握手》是一个手抄本。

听得门响,知道是她弟弟回来了,于是忙拉开门。

“我的兄弟呀!你咋总是毛手毛脚的嘛!”

方蕾一眼就看到了丁小俊头上的胞,“快把背篓给我吧。”

方蕾一边接过弟弟身上的背篓,一边心痛的问道:“疼吗弟?”

“我没事。”

丁小俊让方蕾卸下背上的背篓,“姐,我爸呢?”

“放羊还没回来哩。饿了吧,锅里有馒头哩。”

方蕾把背篓里的东西一样一样的拣出来,“哟,还买梨呐!”

“爸老咳嗽哩,雪姨说吃梨润肺,所以我就买了。”

丁小俊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姐你吃嘛,我买了好多哩。”

方蕾把梨全部拿出来,整整30个哩,“呵呵,弟弟你是算好的吧,刚好一人10个耶。”

丁小俊没答话,走到自己床边,从枕头底下掏出弹弓来,然后往裤兜里一塞,便要开门出去。正好方蕾洗好了梨,于是一把拉住丁小俊。

“弟弟,你就不会累么?就晓得玩。”

方蕾说着,便要伸手去丁小俊裤兜里掏弹弓。

“姐我不是去玩哩,我是去数下赵文革家窗子有几块玻璃。”

丁小俊用力摔开方蕾的手,“姐你快煮饭吧,晚上人家要批斗爸哩。”

听丁小俊这么一说,方蕾当即就愣住了。

要说起来都到了1976年的初秋了,此时全国几乎没什么地方还在批斗人。

不过这国营轿子山农牧场却有点儿特殊,文攻武卫的气息依然很浓。

军管会的人走了,农牧场的造反派们又在兴风作浪了。

丁小俊边走就边在地上拣石子,走着拣着,便来到了赵文革家门前。91视频

赵文革因为是队长,住的是那栋队部的独立房子,共是8间,其中4间做仓库,4间给赵文革家住。

“一、二、三……”

丁小俊认真的数着赵文革家窗户上的玻璃,赵文革却从屋里走了出来。

“小俊,你数我家窗玻璃干啥?别处玩去,不要在这里胡闹哈。”

赵文革朝丁小俊嚷嚷,“你这孩子,这还用数么,一个窗户是8块玻璃,我家一共是4个窗户,4乘以8,你说说看是好多块嘛!我看你是读书读傻喽!”

丁小俊没去理赵文革,不过也没再去数了,还数哪样数呢,人家都告诉你啦,不就是32块玻璃么。

32块玻璃,得用32颗石子,这工作量可是不小哩,要磨好这32颗石子,不弄到天黑才怪。

赵文革见丁小俊不理他,却不好当面发火,丁小俊那个后老爹倒是不怎么样,软柿子一个,任人捏哩。

不过丁小俊的生父就不同了,那可是个为保护毛主席塑像和小学生而牺牲的烈士哩。

对于这种人物的后代,他赵文革就是吃了豹子胆也不敢去惹呀。

丁小俊回到家的时候,两个裤兜已经装满了石子,不多不少,刚好32颗。而这些石子必须打磨过才能用,否则便没了准头。

方蕾知道她这弟弟顽皮,因此也就没去管,更何况自己忙着弄饭菜,那有闲工夫哩。

因此姐弟俩便各忙各的。

待丁小俊打磨好32颗石子,方蕾的饭菜也弄好了,方家华正好也放羊回来了。

“蕾蕾,你快带弟弟吃饭吧,晚上开会哩。”

方家华脸色很难看,“我累啦,先躺一会去。”

“爸,一起吃吧。”

丁小俊忙收好打磨好的石子,“我和姐都晓得啦,晚上他们要批斗你哩。”

“是呀老方。你不吃饭,等下饿着被人家批斗,那你才更苦耶。”

方蕾也跟着劝方家华。

方家华共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叫方芳,离婚的时候判给了她妈。

方蕾是小的一个,因为跟着父亲受罪,心里便有了怨恨,所以连爸都不叫了,干脆就喊方家华老方。

倒是这个继子丁小俊乖巧,一口一个爸,亲热着哩。

姐弟俩左哄右劝,总算把方家华拖到桌子上吃了顿饭。

方蕾把碗收去洗了,丁小俊却一溜烟跑了出去。

方家华很自觉,看看快到7点半了,知道很快就会有人来拖他去开批斗会,于是索性自己走了去。

丁小俊先去队部会议室,见横幅已经挂好了,确实是要批斗方家华,而陪斗的是两个女人,李莉媛和周洁茹。

“嘿嘿,还真会配哦,两个资本家的小姐,陪一个资本家的少爷,蛮有意思的嘛!”

“方家华有福气哩,批斗都有漂亮女人作陪!”

丁小俊扫了一眼嘟嘟嚷嚷的人群,只见一个个幸灾乐祸的样子。不过还好,那些被人骂做妖精的女人一个都没说话,全都坐在汽灯下做针线活。

“小俊哥。”

赵文革的一对宝贝儿子赵红卫、赵红兵怯怯的看着丁小俊。

打赏 评论

第8章 小俊的诡计

山野情 云上僧 2199字

“嗯。”

丁小俊爱理不理的答应着。说起来赵文革和吴玉珍都是那种精明人,没想到却生了对傻乎乎的宝贝儿。

“小俊哥,我们来玩捉迷藏嘛!”

赵红兵人小,看不出丁小俊脸色不好看。

“小兵!”

赵红卫悄悄拉了下赵红兵的衣领,“小俊哥不高兴哩,你不要去惹他!”

赵红卫只比赵红兵大一岁,今年整11岁了,这大一岁是一岁的事,人也就要懂事一些,不说能分得清楚五阴六阳,看人的脸色总会吧。

不过还是傻,自己也不想想,你们爹揪人家爹去批斗,要说起来两家就算是仇家了。

可惜的是这俩傻头傻脑的家伙,似乎不太明白这些。

丁小俊原本并不想理他们的,自己都13岁了,已经是个半大小子了,怎么能和小孩子玩哩。

何况赵文革还那么坏,老是拖自己后老爹去批斗。

不过丁小俊眼下却不能不理这对活宝。

原本丁小俊和这小哥俩玩是有交易的,赵红卫、赵红兵喜欢丁小俊做的铁丝枪;而丁小俊却是想看他们的妈吴玉珍屙尿。

“小卫!”

丁小俊叫住正要带弟弟走开去的赵红卫。

“小俊哥,你喊我们哇!”

赵红兵抢先回答道。

“意思是不想来喽?”

丁小俊不屑的看着小哥俩,“不想过来就离我远点哈。”

“小俊哥!我们哪会不想来哩,我们想!”

赵红卫有些急,甩开赵红兵便奔向丁小俊。

“哥哥,等等我嘛!”

赵红兵像个小鸭子似的,笨头笨脑的跟着赵红卫的屁股追。

几个小孩子正闹着,会议开始了。赵文革站在主席台前,大喝一声:“把资本家的少爷和小姐们押上来!”

副队长朱卫星、民兵连长黄跃进一干人等便押着头戴高帽的方家华和两个陪斗的女人进来了。

丁小俊拿眼睛在会议室里扫了一圈,见方蕾就在门边坐着,忙奔了过去。而赵红卫、赵红兵哥俩就像是丁小俊的影子,在后面紧跟着。

“姐!”

丁小俊手里捏着一张纸和一支笔,“姐!你把骂我们爸的人记下!”

“不要说我们两个字哈,是你爸!”

方蕾气乎乎的抓过丁小俊手里的纸和笔,“一天就晓得玩!读书不晓得用心!哼,写个名字都不会!笨死啦你!”

“哎呀姐!”

丁小俊返过脸去看了眼赵红卫哥俩,“我和他们去玩捉迷藏哩。”

“你再说一遍!”

方蕾拿眼睛瞪着赵红卫哥俩,“人家批斗你爸,你居然还他儿子玩!小俊呀!我真被你气死呐!”

丁小俊没去理会方蕾,因为丁小俊总是觉得他这个既不同父,也不同母的姐姐真是不可理喻,“不就是比我大两岁么,大就了不起么,一天就是会教训人!你又不是我妈!”

丁小俊小声的嘀咕着,带着赵红卫、赵红兵来到了门外。

一般开这种严肃的会议,的确没几个人敢跑出会场的。

不过丁小俊和赵文革的两个宝贝儿却是个列外,丁小俊是烈士的儿子,赵红卫、赵红兵是队长的儿子。

这样的招牌,在当时来说,算是响当当的了。

“小俊哥,你说嘛,是你先去躲哩,还是我们。”赵红卫试探性的问道。

“先哪样先,来划剪刀石头布吧。”

丁小俊说着,把哥俩拉到门前的灯光里。91视频

“也行。不过,小俊哥,你可不能耍赖哦。”

赵红卫申明道,“还有,我和小兵一边,小俊哥你一个人一边。”

“为哪样呢?”

赵红兵狐疑的看着赵红卫。

“说你傻吧,你又不同意。”

赵红卫白了赵红兵一眼,“你不怕鬼呀!你不怕我怕哈!”

见这小哥俩傻乎乎的样子,丁小俊想笑,但却忍住了。

“好吧好吧,都依你们。”

丁小俊说着,伸出了手,“来划呀,一拳过哈,同意不?”

“好呀!就一拳过!”

赵红卫哥俩兴奋得一蹦一跳。以往和丁小俊划剪刀石头布,丁小俊输了,总是说要三回定输赢。这下好呀,是你自己说的,看你还怎么赖。

正式划拳开始,赵红卫哥俩就像是商量好了似的,同时出了个剪刀,正好丁小俊出的是石头。

石头砸剪刀,肯定是丁小俊赢。

不过没想到的是,丁小俊把握紧的手摊开了,变成了布。

“剪刀剪布!好哇!好哇!我们赢喽!”

赵红卫哥俩兴奋得乱嚷乱叫,“小俊哥输喽!小俊哥输喽!”

按照规矩,赢了的一方去躲着,输了的就去找。不过丁小俊总是喜欢加一些附带条件。

“我们再加点东西进去嘛,你们说好不好?”

丁小俊征求性的看着赵红卫哥俩。

“咋加嘛小俊哥?”

赵红卫哥俩异口同声。

“这样吧,如果我找不到你们,那我就一人给你们做一把铁丝枪,三连发的。但是哦,如果我找到你们呢?”

丁小俊说到这里就不说了,两眼紧盯住赵红卫哥俩。

“呵呵,太好啦!我们有铁丝枪喽!”

赵红卫似乎很有把握,觉得丁小俊肯定是输定了。

“你们还没回答我哦,如果我找到你们呢?”

丁小俊一脸严肃的看着赵红卫哥俩。

“还是老规矩嘛,小俊哥。”

赵红卫哥俩所说的老规矩,当然带丁小俊去他们的妈吴玉珍屙尿了。

“嗯,好吧,就按你们说的哈。不过,还有哦,打瞌睡也算输哦!同意不?”

丁小俊说着,便背过身去。

“同意!咋不同意哩!”

赵红卫哥俩同时说道,“那,小俊哥,我们躲去了哈。你可不许偷看哦!不许偷看哦!”

小哥俩边说边跑,瞬间便没了人影。

其实不用看,丁小俊都知道这傻哥俩会躲哪些地方。

远了他们不敢去,怕找不到路回来。

猪房和羊圈那边他们也不会去,怕不小心掉进粪池里。

而他们家附近就更不敢去了,那地方据说是闹过鬼,哥俩怕鬼怕得要命。

唯一会去的地方就是火草坡了。

丁小俊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便开始去找赵红卫、赵红兵。

火草坡正好就在赵文革家对面,中间不过就隔着个猪房而已。

丁小俊知道赵红卫、赵红兵肯定是走的大路。

从大路进入火草坡,费的时间肯定比从猪房这边过去要远得多。

因此丁小俊一回过身,便朝猪房奔去,翻过猪房那道墙,便是火草坡了。

丁小俊奔到坡顶,一眼便看到两个黑影往火草坡摸来,于是忙先躲好了。

赵红卫、赵红兵哥俩显然还是怕,哥俩边走就边往后看,而且还互相牵着手。看着来到半坡,哥俩便在一株矮树下躲着了。

打赏 评论

第9章 全成了碎片

山野情 云上僧 1841字

火草坡这地方对于丁小俊来说,最熟悉不过了。

丁小俊一看就知道,赵红卫、赵红兵躲着的那珠矮树是一株毛栗树,而此时正是秋季,满地都是绵软的树叶子和杂草,人坐上去,要不了多久,便会昏昏入睡。

丁小俊悄悄来到赵红卫、赵红兵躲着的毛栗树对面,那里是一些半大的漆树,一般人是不会去漆树旁边的,怕生漆疮哩。

“哎呀!这小卫、小兵还蛮会躲嘛!”

丁小俊故意一个人在那里乱嚷嚷,“哼!我就在这里坐着,看你们能憋多久!”

赵红卫、赵红兵当然看到丁小俊了,哥俩得意的搂在一起,一动也不敢动,因为他们不能输哩,一旦输了,铁丝枪没得玩不说,还要带人家去偷看自己老妈屙尿。

吃亏的事情总是没人愿意去做的,赵红卫、赵红兵就算再傻,但也不至于傻到亏都吃呀。

丁小俊看看时机已到,于是忙把衣服脱了下来,然后在身边拣了根漆树枝,把衣服支着。

丁小俊返过脸看了看身后,几个翻滚,人便滚出了赵红卫哥俩的视线。

顺着原来的路,丁小俊很快便奔到了赵文革家门前了。

确定附近肯定不会有人之后,丁小俊这才掏出弹弓来。

丁小俊先检查了一回,弹弓没什么问题,然后又摸出手绢,轻轻抖开,还好,风不算太大,而且也不乱,手绢是顺着一个方向飘的,而且只飘到一半的位置。

“嗯!哪样怪味嘛!”

丁小俊使劲嗅了嗅,原来怪味是从手绢里发出来的。不过这时候的丁小俊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办正事要紧哩。

“啪!”

的一声,不偏不倚,丁小俊射出的第一颗石子正中赵文革卧室窗户的一块玻璃。

丁小俊咧嘴笑了笑,紧接着,又是一阵“啪!啪!”91视频

的声响,只一会儿工夫,32颗石子射完,而赵文革家窗户上的32块玻璃没一块是好的,全都成了碎片。

既然大功已经告成,还等什么呢,赶快离开吧。

丁小俊奔向猪房,从窗户翻了进去,然后摸黑来到值班室,找到袁雪的手推车,那是专门用来运送猪饲料的,丁小俊清楚,袁雪的袖套、工作服一般就挂在手推车的车把上。

丁小俊掏出手绢,包好弹弓,然后放到袁雪工作服的口袋里,这才越窗而出,再翻过那道墙,便到了火草坡。91视频

丁小俊猫着腰,悄悄来到漆树边。

而此时的赵红卫、赵红兵已经睡着了,地上那么软,夜又那么静,不要说是小孩子,就算是大人也会睡着的。

丁小俊穿好衣服之后,算了算时间,估计批斗会那边也差不多要散了,于是忙站起身来。

“哎呀!小卫、小兵,你们躲得太好啦!”

丁小俊故意大声的喊着,“小卫、小兵,我认输啦!快出来吧!”

听到丁小俊喊,赵红卫先醒了过来,见弟弟赵红兵睡得正香,于是忙摇醒起来。

可不能让丁小俊知道他们哥俩睡着了哩,因为事先说好了的,无论哪一方,一旦有人睡着了,那也算是输。

“小兵,千万不要说我们睡着了哈!记好哦,说了就输喽!”

赵红卫小声的警告着弟弟。

“嗯,哥我不会说!”

赵红兵揉了揉眼睛,却听见丁小俊在乱嚷嚷,说他认输了。

“小俊哥!呵呵,小俊哥输喽!”

赵红卫、赵红兵猛的从毛栗树下蹿出来。

“啊呀!我咋这么笨呢?”

丁小俊装着很懊恼的样子,“原来你们就躲毛栗树脚呀?”

“小俊哥你该不会是反悔了吧?”

赵红卫、赵红兵齐声说道,“你是哥哥,不许耍赖哦!”

“哪个说我耍赖呐?”

丁小俊反驳道,“我都说认输了呀!走吧,回去吧。等下散会我回家取给你们就是呐!”

“呦!呦!太好喽!”

赵红卫、赵红兵一阵欢呼雀跃,这才跟着丁小俊回会议室去了。

正好批斗会开到了,戴着高帽子的方家华和两个陪斗的女人,在一片“打倒!”和“砸烂!”声中,东倒西歪的,显得有点滑稽。

“嘿嘿,有点好玩哦!”

丁小俊忍不住冒出一句,跟在身边的赵红卫、赵红兵忙扯丁小俊的衣服。

“小俊哥,那是你爸哦!”赵红卫小声说道。

“这傻小子!”

袁雪伸手在丁小俊头上拍了下,“看你,还没人家小红卫懂事耶!”

袁雪话音刚落,赵文革便宣布散会了。丁小俊正要往门外冲,赵红卫却一把拉住不放。

“小俊哥,我们和你爸一道走嘛。”

“好嘛。”

丁小俊和赵红卫哥俩躲到门外的墙角,不多一会儿,赵文革出来之后,方家华和两个陪斗的女人也跟着出来了。

丁小俊没说话,带着赵红卫、赵红兵跟在方家华身后。方家华头也不回的走着,刚回到家,赵文革和他老婆吴玉珍便气呼呼的跑了来。

“丁小俊!你家丁小俊呢?快给我把你家丁小俊喊出来哈!”

赵文革在门外穷凶极恶的叫喊着。

“怎么啦赵队长?是谁惹你生这么大的气嘛?”

方家华全身乱颤的看着气咻咻的赵文革。

“谁?”

赵文革学着方家华的普通话,“问丁小俊哇!丁小俊!谁砸我家窗玻璃!”

丁小俊刚从床底下掏出铁丝枪,便听到赵文革在门外乱嚷乱叫。

赵红卫、赵红兵一见到铁丝枪,就像小狗狗见到一块没多少肉的骨头一样,一把便夺在手里捏着。

“哎呀!不好啦!”

丁小俊一声惊呼。

打赏 评论

第10章 不愿意输

山野情 云上僧 1981字

“咋啦小俊哥?你想反悔哇?”

赵红卫、赵红兵忙把铁丝枪藏到身后。

“嗨!我说你们也是。”

丁小俊有点哭笑不得的看着傻哥俩,“我哪是反悔嘛,我是说你们爸找你们来啦!”

“哦。”91视频

赵红卫、赵红兵忙从屋里奔出来,“爸爸爸爸!我们在小俊哥哥家!”

丁小俊紧跟着也出来了,一脸无辜的看着气势汹汹的赵文革。

“丁小俊!你给老子说说看,为哪样砸我家窗玻璃?说不清楚,看老子不劈了你!”

赵文革气得脸都绿了,“还有你们两个!还不给老子滚出来!”

听到赵文革咋咋呼呼,邻居们全都跑了过来。

“啊呀完喽!这下老方家彻底完喽!”

“可不是么,你看赵队长那么凶!”

“哎呀!去劝劝吧,可不要出事哦!”

一时间,只听邻居们七嘴八舌,嘟嘟嚷嚷,大呼小叫。不过却没一个人敢上前劝赵文革一句的。大伙心想,这下老方家肯定是玩完了。

“砸窗玻璃?”

丁小俊壮胆往前走了两步,“我为哪样要砸你家窗玻璃呢?再说呐,我和你家小卫小兵捉迷藏玩哩,哪有闲工夫砸你家窗玻璃!”

丁小俊说着,眼睛便瞪着赵红卫、赵红兵。

“就是嘛!小俊哥哥和我们玩捉迷藏哩!哪个没事干去砸你家窗玻璃嘛!”

赵红卫、赵红兵撅着小嘴,“无聊嘛!小俊哥,不要理他!疯子!”

小哥俩话音一落,在场的人顿时笑晕了。不过一个个都只敢用手捂住嘴笑。

“老子疯子?”

赵文革一把抓住两个儿子,“有胆子给老子再说一遍!”

“放开!”

吴玉珍哪见得赵文革这样对她的宝贝儿子,“你不是疯子哪个是疯子?儿子都说得明明白白呐,人家小俊一晚上都在和你家儿子玩捉迷藏!走,小卫,小兵!真像条疯狗!一天就会乱咬!小俊,没你事呐,快回去睡觉去!”

吴玉珍说完,正要拉着两个儿子走,却一眼看到方家华、方蕾父女。方家华是低垂着头的,方蕾却拿眼睛瞪着赵文革。

“老方,蕾蕾,对不起哈。赵文革!还在这里丢人现眼哇!你不走是吧?那你就不用回家啦!今晚你去和猪睡去!”

吴玉珍真的说走就走。

其实吴玉珍之所以这样做,那可是给赵文革台阶下哩。

自己儿子都出来作证了,你赵文革再一口咬着是丁小俊砸了你家窗玻璃,那不是明摆着自讨没趣么。

“等等!”

赵文革的语气显然不像先前那么凶了,“赵红卫,赵红兵,你们要说老实话哈!”

一般说正经话的时候,赵文革都喜欢叫人的大名,对于这一点,就连他自己的儿子也毫不含糊。

“小卫,小兵,你们再给这个疯子说一遍!”

吴玉珍白了赵文革一眼,“刚才莫非你耳朵日聋呐!这回你给老娘听好哈!说嘛,儿子。”

赵红卫、赵红兵一字一句的把自己是怎样和丁小俊玩捉迷藏的,说了个清清楚楚。

“真的?”

赵文革尴尬的看着他的宝贝儿子们,“你们真的一直都看着他的哇?赵红兵,你说嘛,爸爸相信你哈!”

“是呀!爸爸,你是想我们输哇?”

赵红兵满脸惊奇的看着赵文革,“我们输了,我们输了,就要带……就要带小俊哥哥偷看我们家妈妈爸爸你愿意,我们不愿意哦!妈妈,你也不愿意哈!”

赵红兵这里话没说完,只听得人群里“哗”的一声笑开了。

对于这样好笑的话,谁还能忍得住。

吴玉珍一时间脸就搁不住了,两眼直瞪着赵文革。

“丢死人呀!你这个砍脑壳的疯狗!”

吴玉珍又气又羞,一把扯过两个儿子,骂骂咧咧的走了。

赵文革却是傻子一般的站在方家华家门口,仿佛是被谁施了定身法似的,动弹不得。直到方蕾“嘭”的一声把门关了,赵文革这才回过神来。

“哎呀完喽!丢人不说,这回那死婆娘还会让我哇?”

赵文革突然慌张起来,嘟嘟嚷嚷一阵,然后像条被人一顿乱棍的野狗,夹着尾巴,一歪一歪的朝黑夜走去。

赵文革边走就边分析,“会是哪个缺德鬼呢?”

丁小俊就不说了。

难道会是李莉媛家?91视频

不可能呀,李莉媛的女儿才7岁,要到9月1号才上小学,那么小的孩子,哪会有什么本事砸人窗玻璃。

周洁茹呢?

那就更不可能了,周洁茹家也是个女儿,才两岁哩,路都还不太走得稳。

那是她们两家的老公吗?

更不是,因为两家老公都被他赵文革派去“出差”了。91视频

说是出差,其实是去后山小煤窑挖煤炭去了。

赵文革一个人自言自语,直把头都快想破了,也没理出个所以然来。

原本就累了一天的方家华,晚上又被批斗了一阵,此时早已经困得睁不开眼睛了。

见赵文革灰溜溜的走了,也没去理会丁小俊,自己回屋里便往床上倒去。91视频

说来并不是方家华不想教训丁小俊两句,而且方家华还知道,赵文革家窗玻璃多半是丁小俊砸的。

不过方家华却是这么想的,人家赵文革队长都没把你家丁小俊镇住,你算老几呀!

你一个资本家的少爷,配吗你?

于是眼睛一闭,没多久居然打起了呼噜来。91视频

丁小俊见老后爹都睡去了,自己还等什么呢?莫非是想讨方蕾一顿臭骂么。丁小俊缩手缩脚的往里屋挪去,刚到门边,只听得一声断喝。

“你给我站住!”

方蕾柳眉倒竖,“你个小流氓!好人不学,学人家偷看女人屙尿!你咋不去把吴玉珍屙的尿端来喝了呢?”

“姐,我……我……错呐!”91视频

丁小俊畏惧的看着方蕾,整个国营轿子山农牧场,除了方蕾,他丁小俊可是从没怕过谁。

“错?你哪里错?”

方蕾不依不饶,“你根本就没错!兄弟,错的是我!你说说看,丢不丢人嘛你?”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