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天

在河北某一不知名山区中住着几十户人家,这仿佛得到老天爷的特别眷顾,那是一个风景如画!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往山外的路非常的难走,虽如此,村里的人也时不时出趟山,村里的生活虽落后些,还算是跟的上时代的步伐,没有升级到“世外桃源”的地步。無碼流出

我们的主人公就生活在这,成小天,一九九二年六月六日生,本来和所有的孩子一样,只是一个普通的山里孩子,也许老天爷不愿他的一生如此平凡。

在小天十二岁时,时值一月,快过年了,他爹娘出山采购年货,不幸双双坠崖身亡,小天成了孤儿!

在乡亲的帮忙下,小天把爹娘下了葬,也许是年龄小,也或许是天生乐观吧,小天很快从悲痛中走了出来,从此一人住在他家的三间破房里,乡亲们都是看着他长大的,可怜他这么小就没了爹娘,今李家叫他吃顿饭,明王家叫他吃顿饭,凑合着过,可“屋漏偏逢连阴雨,船破偏逢顶头风”,在小天爹娘下葬不到三个月,家里的破房由于年旧失修,塌了,万幸的是那天小天正在张家奶奶家吃饭,逃过了一劫,可怜的天天连唯一的容身之地都没了。

村长吴仁看着小天家破房的“尸体”,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心想这孩子的命真苦。

“小天,你要不嫌弃,就到你大伯家住。”

“大伯,俺吴二哥上个月才娶了老婆,家里本来就挺挤,俺又去凑什么热闹,不用为俺操心,前年俺和爹去后山砍柴时发现一个山洞,那洞不深,里面挺干燥的,我就在那住吧。”别看小天年纪小,可拿定了主意,谁也别想改,最后,大伙只得帮着他把一些没坏的家具,铺盖给弄到洞中。

吴仁和其他村民看那山洞也还可以,那是一天然的山洞,坐北朝南,入口是一米宽,二米高的洞口,有二米深,洞内也十分宽敞,宽四米,长六米,地势不是很平,有地方高三米,有地方高四米,除去房顶还真像一房子,可因离村太远,不能通上电。

村民又分别送了些锅碗瓢盆,铺盖给小天,帮他安置了安置,吴仁还特地让村里人把吴二结婚前用的单人床给抬了过来,张家奶奶给了小天一盏油灯,一切算安定了!

四月天了,在山洞里盖两床被子也不是很冷,自家的那八分地吴大哥也帮忙给种上了,自己虽然只有十二岁,可也不能老在别人家吃,自从搬到山洞中后,小天也就自己学着做饭。

做饭的水不用愁,在山洞东五米远处有一二米宽的山缝内有一地下泉,不大,只在地面形成一米宽的水池子,不用担心用完,你舀一桶水后池里的水还是那么多,且水质非常好,入口清冽。

做饭的水不用愁了,米、面家里也有些,可就是菜需要时不时向村里的人讨一些。

春天是播种的季节,也是种菜的季节,小天的心眼就动了起来,跑到村里向张家奶奶讨了一些黄瓜、茄子秧,胡乱的种到了山洞东三米离山缝不远一约五平方米的空地上,每日时不时用泉水浇浇。

就这样,日复一日,小天已能独立生活了,空闲时不时去村里帮些忙。

两个月后,黄瓜,茄子已丰收了,菜的问题解决了。

奇怪的是除了黄瓜,茄子还有一些不知名的东东,像胡罗卜,地上是叶子,地下是果实,果实呈灰黑色。

小天毕竟还小,也不管是啥,就当是“黑”萝卜吃,那东西兴许是泉水浇灌,特别甘甜,但就是透着一股中药味,吃完后浑身暖洋洋的,腹中还时不时一阵阵发热,不过有次小天吃完后喝了几口泉水,腹中的热感没了,有时小天懒得做饭时就生吃“黑”萝卜,喝泉水。

那东西生命力挺强的,长了好多,不用担心吃完。

小日子就这么过着!

打赏 评论

第2章 免费大片

色小天 第一卷 山村生活 程红旗 1443字

一年前,村里破天荒来了一户人家,三口人,小天从吴大伯那得知,那搬来的老头姓陈,好象叫陈升,是什么大学的教瘦,反正他也不懂,其余两人是陈升的女儿和女婿,那女婿比村里的小伙子帅多了,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都喜欢看他,小天见过他好几回,不知怎的就是看不惯他,尤其是好好的,脸上挂俩瓶底,洋什么洋。

那女的村里人说也非常漂亮,像天上仙女,不知怎的就是不大出门,虽住在村里一年多了,小天竟没见过。

为此,小天心里没少埋怨吴大伯,为啥?

吴二哥结婚前在山外他大姨家住,上到初中毕业才回到山里,小天九岁时,吴大伯不知从哪上来股斜劲,非让吴二哥教小天文化,一得闲就教,吴二哥没空时,吴大伯就教些自己会的,反正不让小天闲,说没有文化将来就没有出息。

也不知是吴大伯,吴二哥水平有限,还是别的原因,两年下来,小天把他俩的东西就学的差不多了,到了十三岁时,已达到初中生的水平,吴大伯,吴二哥只夸他是天才,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可教他了,小天遂恢复了自由之身。

一直听村里人说一年前新搬来的那小媳妇多么多摸么好看,小天虽年纪小,可俗话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今吴二哥家又添了一个小壮丁,白天小天怕人看见,晚上遂偷偷的想去看一下。

新搬来的那家住在村前头,要到那得横穿过村。

刚走到李胜家,听到屋里有男人粗重的喘息声,中间还夹杂着女人的恩哼声,因是六月天,天气已是很暖,窗门关的都不是很严。

“李胜上个月刚刚结婚,这摸晚了,还在干啥活,难不成在打他老婆。”,小天终按不住好奇心,翻过墙,爬在窗外往里偷看。

天,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小天眼都圆了,只见那李胜和他媳妇浑身都赤条条的,李胜爬在他媳妇身上一上一下,口里吐着粗气,李胜媳妇在李胜下面左摇右摆,时不时的向上挺,嘴里不时说些啥……

不知过了多久,小天浑浑噩噩的不知怎的回到了山洞里,一夜无眠,临天亮时才迷糊过去,梦中梦见自己骑在李胜媳妇身上喘着粗气,正要动,不知李胜从哪钻了出来,一把把小天推了下来,自己骑了上去。

小天那个气呀,李胜真不是东西,你他娘的让我动两下呀,看看啥滋味,老子还没动你就把我推下来了,真太不是东西了,一气之下醒了过来。

醒了后发现自己尿裤子了,那尿还是白色的,自己的小弟弟还直直的。

一想那梦还是生气,不禁又把李胜骂了一遍。

没办法,遂把裤子脱了,到泉水那洗了洗身子。

吃完早饭后,拔了两根“黑”萝卜吃了,脑中不禁又浮现出李胜媳妇那赤条条的身子。

女人身子原来那么好看,女人咋长成那样,女人,女人……想着,想着,软下去的小弟弟又硬了,小天看了看,呀,自己的小弟弟怎么越看越像刚吃的“黑”萝卜,不是,像大“黑”萝卜。

也没多想,找了两小裤,又找了一条干净的裤子穿上,可不能让人看见自己“一柱擎天”的样子,今还得到村里帮李奶奶挑水。

村里虽然五年前就通上了电,可全村这水还是一直吃村东头那口古井的水,听吴大伯说,山外的人吃的都是自来水,用铁管把水直接接到自家炕头,说的小天羡慕不已,并说等自己长大了,有能耐了,一定给村里人人都接上自来水。

小天十岁时就开始帮李奶奶挑水,你可别小看他,这小子十三岁已长到一米六五,劲也不小,看上去如不告你他的真实年龄,你保准认为他最少也有十五、六,直叫吴大伯问他小子吃了什么肥料,一个劲的向上窜。

帮李奶奶挑完水,已近中午,午饭就在李奶奶家吃了,下午又帮着拾掇拾掇了房子,临黑了才回到了自己的山洞里。

躺在床上怎摸也睡不着,往常这小子可是沾床就睡的,要不他的个子也窜不了那么高。

实在睡不着,鬼使神差的这小子又跑到李胜家看免费片了,天亮时免不了又尿了裤子。

打赏 评论

第3章 神仙感觉

色小天 第一卷 山村生活 程红旗 2373字

如此过了一个月,这一个月每晚小天都到李胜家报到,不知是这家伙手轻脚轻啊,还是李胜一家警惕性差,楞没发现他。

今晚白去了,隐约听李胜媳妇说什么倒霉了,俩人在床上抱着不干活,急的小天直想冲进去替李胜干活,一不小心把窗上的一个盆碰翻了。無碼流出

“谁?”,李胜道,喊完就冲了出来,小天三魂去了两魄,忙不及翻过墙,蹲在墙角“喵,喵”的学起了猫叫。

“原来是一猫”,李胜小声嘟囔的回了屋。

过了好一会儿,小天才往自己的山洞走去。

来到自己的菜地,一屁股坐在地上,摸到根“黑”萝卜也不洗一洗,放在嘴里吃了起来。

“哗,哗,”,只听一片水声,哪的,好像在泉水那,难不成泉水里有怪物,小天悄悄的移到山缝往里看,“娘呀,仙女下凡了!”只见泉水边有一仙女正在洗澡,从山缝里透过的月光正照在仙女的身上,如瀑的长发散乱的披在肩上,高高的玉乳随着身体的弯曲不时颤抖的,小腹下的黑森林时隐时现。

“比李胜的媳妇好看多了,可她用这水洗澡,俺可咋喝呀!”(地上一片碎片,这种情况下,竟想着吃)

想到此,小天不由大喊,“别在里面洗,俺用桶给你提水。”猛不及的声音在山中响起,月亮也给吓的躲了起来,再看那仙女,不但没有飞走,反到倒在了地上,感情吓过去了。

走到那仙女身边,小天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一女子,不自禁的伸手摸了摸仙女的脸,那光滑的感觉让小天都傻了,忽恍见旁边有一堆衣服,深色牛仔裤,还有一件白色小内裤,缀有一些透明花边,另还有一两碗形状的小带带。

“阿嚏”,小天打了一喷嚏,七月的天虽热,可晚上在这泉水边还是有些凉意。

小天抓起衣服,把仙女抱进了自己的山洞。

进的山洞才转过了弯,世上哪有仙女呀,就是有也不能穿这么时尚的衣服,可这山村就那么几户,最近除了李胜媳妇没听谁家又添新媳妇呀,那她一定是俺一直想看的一年前搬来的“教瘦”的女儿呀,怪不得穿的那么怪,尤其是那两碗状的带带!

想着想着,手不觉的在女人的身上做起了曲线运动,脑中不停的闪过李胜和他媳妇”打架“的情景,小弟弟也竖起了旗子。小腹中顿时火烧火燎的,三两下把自己衣服脱了,扑到那女人身上又啃又咬的,全身都亲遍了,小弟弟此时已涨成了紫色,足足有二十厘米,摸摸这,蹭蹭那,不能怨他,第一次吗,终于到了黑森林外,仿佛旱地逢甘露,一顿也没顿的一插到底,“轰”,小天仿佛觉得自己已不在人间,只觉得自己已在天上,被云暖暖的包着,隐约听见有人尖叫,还似乎有人打自己,谁这么混蛋,破坏俺这神仙感觉,用力的压住那捣乱的手,只知道用力的动着,去追寻那神仙感觉,不知过了多久,美美的睡了过去!陈艳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第一次是这么失去的。

一年前得知父亲患有肝癌晚期,急忙从美国赶了回来,并遵从父亲的意愿与父亲的助手吴浩结了婚。

自己与吴浩之间并没有什摸么感情,可不忍父亲在临死前有什么遗憾,遂于吴浩约定假结婚,仅有夫妻之名而无夫妻之实,可万万没想到父亲在他俩结婚后就辞去了Q大学教授的职务,来到这小山村定居,并说这环境好,对他将出世的外甥有好处。

前几天还追问她到底什么时候要孩子,是不是不准备在他闭眼前让他看外甥。

天呀,让她去那自己生孩子呀,烦心之余,加上天气也不是很好,晚饭后就自己出来走走,来到村后不知怎的的来到一山缝前,惊喜的的发现竟有一池水,瞧瞧四下无人,便在池里洗起了澡,洗好后正准备穿衣服时,忽听到一阵怪叫,(作者语:小天在那种美景下,为了自己的饭的前途,发出声音已不错了,就不要呵责他叫声的难听程度了!),又惊又羞下便晕了过去。

隐约间,觉得有人在自己身上乱摸,正准备反抗时,下身处传来撕裂般的痛,一下子惊醒过来,看见一人在自己身上,惊慌间反抗了起来,可谁想那人力气很大,自己竟动不了,气恼下又晕了过去。

小天醒来,感觉前所未有的舒服,不过奇怪的是咋这次的梦那么像真的,真是舒服,摸起来更是舒服,”娘呀“,梦做完了咋还摸的找呀。睁开眼,映入眼中的是一绝世容颜,弯弯的眉毛,坚挺的鼻子,略微有些红肿的小嘴。眼睛闭着,看不出大小,眼角边还残留着珠泪。“不是梦”,一惊之下猛的动了一下,谁想到两人的下体还连在一起,不禁痛了一下,我们的天天呆了,把自己的小弟弟轻轻的抽了出来,陈艳皱了皱眉,嘴里不知嘟囔些什么,小天吓的一动不动,楞楞的看着床上的一团血迹,昨晚的一切回到了脑中,傻傻的的看着眼前的女子,人家的身上布满了伤痕,尤其是下体的床单上还有一团血。

“娘,俺该咋办,该咋办?”抱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跑了出去。

不知过了多久,陈艳也醒了过来,傻呆呆的在床上坐着好大一会眼中才有那么一点神采,漠然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发现这是一山洞,并无多少家具,慢慢的穿上放在床里面的衣服,临下床时因下身的痛,不禁的皱了皱眉,掀开床边一柜子,里面放着一些男人的衣服,看衣服那人年纪不大,个子不是很高,强奸自己的人应该很好找,村里总共那么几户。

但因自搬来后很少出门,对村里得人不是很熟悉,这就有难度了,可自己不是一个像外表似的柔弱的人,“我一定要让他死的很难看!”,陈艳暗下决心。

远在李奶奶家的小天后背一阵阵发冷,不由想下会出门该多穿些衣服。

整理了下头发,慢慢的回到了家中,刚到家就看见父亲,李浩都在门口。

“艳,你去哪了,让爸和小浩担心死了?”,李浩也用关爱的眼神看着自己。

“没什么,昨太热,我去村后的山上转了转,结果迷了路,就在山上呆了一夜,害你们担心了。”

“那就好,真把我吓死了,饿了吧,小浩,快,给艳弄些吃的。”

“爸,不用了,我不饿,就是太累了,我先回屋歇会。”

一晃过去了三天,这几天小天吃住都在李奶奶家,可躲的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自己也不能老在李奶奶家住,只能硬着头皮回去了。無碼流出

胆战心惊的过了几天,也没什么事,放下心来。

一天,又去李胜那看完免费片后回到山洞,摸到床正准备睡觉,“你回来了”,从山洞深处走出一个女子,一看是陈艳,(这几天小天从村里人那知道了陈艳、李浩的名字),吓的扭头跑了出来。

打赏 评论

第4章 真相大白

色小天 第一卷 山村生活 程红旗 1805字

小天以为这几天没什么事发生,人家陈艳可没闲着,向李浩打听吧,又怕打听出事来,可人家有办法呀,人到人邻居王大妈那去了三天,一仙女到你家你能不欢迎吗?

王大妈这个乐呀,只差把村里人祖宗八代告诉陈艳了,不过这祖宗三代也说的差不多了,本来陈艳以为那位住在山洞里的人,强奸自己的嫌疑最大,可当从王大妈处得知,住在山洞里的小天只有13岁时,不禁茫然了。

不过,就算不是他,估计也脱不了关系。

这天,刚吃完晚饭。

“李浩,我出去走走。”

“等我一会儿,我陪你。”

“不用了,你陪会爸爸吧,我一会就回来。”

一会便到了山洞中,没呆一会儿,听见有人向这走来,边躲入了山洞暗处,只见一人点起了油灯。

“你再跑我也知道你是谁,你能跑到哪去?小天听见后想想也是,躲是躲不过的,人已到了你老窝了,于是硬着头皮转了回来。

“艳姐,你怎么来了?”

陈艳暗暗的打量着小天,寸长的头发,大大的鼻子,厚厚地嘴唇,不大的眼中透着那么一股灵劲,个头约莫有一米六多。

“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是小天,你的名字是村里人告诉我的。”

“你是成小天,你真的是成小天,你真的只有13岁?”

“啊,俺是成小天,俺真是成小天。”

一阵沉默,陈艳走到床边坐了下来,仍一言不发的看着小天。

“娘呀,她这是咋了,不管啥事你得说话呀!”小天暗道。

“小天,你不打算说点什么吗?”

“我,我,说啥?”陈艳原不肯定,这下一看小天吞吞吐吐的,便猜想他一定知道。

“六天前的晚上,你在哪?”

“我,我,我也不知道。”

“你到底打算瞒到什么时候?”

“我,我……”

“你告诉我,我不会告诉别人的,给你一块糖。”说完给了小天一块巧克力,小天傻乎乎的接了过来,把皮剥了,填在嘴里,甜甜的,很好吃!

“还有没有,很好吃。”

“啊!我只带了一块,你告诉我那事是谁做的,改天我给你多带几块。”

“真的?”

“真的!”

“那你先答应我,不打我。”

“我打你干吗,你说吧,我发誓不打你一下。”

“那我说了,我干的。”

“什么!小天,你是好孩子,告诉姐那事到底是谁干的?”

“姐,我不骗你,是我干的。”

“你干的,你才多大,你知道什么事?”小天见陈艳并没有生气,对他还算客气,也就不像先前那么怕了,便也到床边坐了下来。

“不就是在你身上那什么吗!”

陈艳笑了笑,“这么说,真是你了。”语调已不是那么平静,话还没完就扑到小天身边,一巴掌抡了过去。

小天一惊之下推了一把,小天劲本不小,陈艳不防之下一下子倒到了床里面,头碰到了石壁上。

“姐,你没事吧。”小天忙抱起陈艳,用手揉着被石壁碰到的地方。

“姐,我不是故意的,你打我吧,我不还手了,你醒醒呀。”小天已吓的落了泪。

“呀!”小天话没完,陈艳已蹦了起来,看见小天的眼泪,手顿了顿,可还是没有停下,没头没脑的落在小天的脸上、身上,打着,打着,委屈的泪随之落下。

也是,这事遭谁身上谁不委屈呀。

打了好大一会,估计累了吧。

小天这时已变成了胖小天、花小天了。無碼流出

“你说话不算数,你发誓说不打俺的。”陈艳看着眼前的猪头天,不禁气极反笑,“是的,我是发誓不打你一下,我只不过打了你五十下,一百下而已。”又是一阵沉默。

“你知道吗,我现在想杀了你!”陈艳盯着小天恨恨的说到。

“俺,俺又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干吗要杀俺,俺只不过就是让你流了一点血,大不了你也让俺留点血。”

“你竟这样说,你是没办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一点也没有,你是只不过让我……”

“乒乒乓乓”,很不幸,一个笨蛋又被人痛揍了一顿。

“哼!今天就饶了你”,说完,陈艳便走了出去,只留下一笨蛋在山洞中呜呜叫着。

没见到小天前,陈艳对强奸自己的人真是恨之入骨,可当见到小天并知那事是他干的,心中似有一块石头落了地,尤其想起那坏小子的一双贼眼时,不自觉的笑了笑,“那小子还说自己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混蛋,我非杀了他。家里不知还有没有巧克力,那坏小子好像挺爱吃的。

某笨蛋在疼痛中度过了一晚,第二天身上的伤竟好了一大半。

这几天是不能去村里了,万一有人问该怎么答呀,说是摔的,不像,说是被人打的,为啥打的,那不是没事找抽吗。

自己心里虽认为那事没啥了不起,可也不见得的那事有多好。

小天毕竟在年纪上尚轻,父母又去世的早,是非关不是很明确,所以认为那事没啥,不知他自己一失足已成强奸犯了。

不知觉间过了三天,这天小天刚做好晚饭,炒了一个茄子,凉拌了两根黄瓜,热了三个馒头,端到桌上,坐在小板凳上,刚准备吃,“成小天,生活过的不错吗!”“扑通”,只见某人摔在地上,“我有这么可怕吗?”,陈艳阴着脸说。

打赏 评论

第5章 重温旧梦

色小天 第一卷 山村生活 程红旗 2694字

“吃饭了吗?一起吃吧,艳姐。”

“好呀!”

“我去给你拿碗,给你馒头、筷子。”

吃了一会,小天那个难受呀,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真是如坐针毡,打从娘胎里出来,就没想过饭还能这么难吃。

“我真有那么可怕吗?”

“不,不是,那能哪?”

“那我怎么感觉你怕我呀,饭都不好好吃。”陈艳笑着说。

“我不怕你,我怕你打我。”

“好好吃饭,我不打你。”

“你该不会又不打我一下吧!”

“你到底吃不吃,不打你就是不打你,你还非得我打你才甘心哪!”

“不,不是。”小天是傻呀,还是天真,他还真信。

呼呼的吃起了饭,还不知死活的问,“艳姐,你咋来了?”

“怎么,不欢迎吗?”

“不,不是,我怎么会不欢迎哪!我挺高兴的,自我搬这后,开始时吴大伯、李奶奶还来看过我,最近好几个月你是第一个来我这的人。”(最近,有人说“不,不是”的频率特高。唉,好可怜!。小天:“一切还不都是你。我好命苦。”)

“真的?”

“真的!”

“小鬼头,你做菜挺好吃的。”

“是吗?我刚开始做的可难吃了,可我不能亏待自己呀,就到村里做菜最好吃的李大头那学了两个月,总算好点。”

“滑头,小天,你到底多大?”陈艳似不经意问到。

“十三呀,我属羊!”

“啊!”不觉间吃晚了饭,小天把碗筷收拾了一下,和陈艳坐到了床边。

“给你,小混蛋!”说完,陈艳给了小天几块糖。

“什么,是你前两天让我吃的那种糖吗,太好了。”话没完,就忙不及的把糖塞进嘴里,还口齿不清的直嚷着好吃。

陈艳看着他贪吃的样子不由的笑了起来,小天一看之下不由呆了,陈艳本就长的很美,是那种柔美型,个子大约一米六五左右,皮肤白皙,这一笑真如大地回春。

“姐,你真美。”说着,手不禁的伸到陈艳脸上。

陈艳正待发怒,蓦的迎上小天纯真的眼神,竟没有阻止他。

小天最会得了便宜便得寸进尺,见人家没有生气,嘴也不客气的盖到了陈艳嘴上,两人渐渐的抱到了一起,慢慢的倒在了床上。無碼流出

不一会,小天的手便在陈艳的身上攻城掠地起来,陈艳猛的发现自己的圣女峰已失守,着急的想要回防时已来不及了,两人身上多余的衣服不一会已被三振出局,陈艳羞急的闭着双眼,双手抱在胸前,紧闭着双腿。

小天的小弟只得在城门外徘徊,不得其门而入,急的那是一个脑门冒汗。

“姐,姐,求你了,俺快憋死了,姐”,话说着,声音都有些颤了。

陈艳微睁开双眼,只见那冤家头上一层汗珠,眼往下略微一扫,便见那有二十厘米已涨成紫色的小弟弟一个劲的乱抖。

“呀!”一惊之下不由睁大了双眼。

“姐,你就可怜可怜俺吧。”无师自通的向陈艳亲来,手穿过陈艳在胸前的掩护,用力的在圣女峰上摸了两把。

“疼,轻点。”

“姐,求你了。”小天在陈艳耳边轻道。

话完,腿轻轻挤进陈艳紧缩的两腿之间,怕又生变故似的,小弟弟猛的一杆到底的插进黑森林中。

“呀!疼!”吃痛之下,陈艳猛的在小天背上狠抓,小天吃痛下边在陈艳身上纵情弛畅起来。

不一会,洞里奏起了世间最动听的乐曲。

过了好久,云雨初歇。床上的人还紧紧的粘在一起。

“怪物,你真是一个怪物,你才多大,就懂得这些,时间还那么长。”沉默了一会,一股酸酸的味道飘起,“老实说,以前都跟谁玩过。”

“啥,玩过啥?”沉醉在快乐感觉中的某人迷糊的答道。

“装糊涂,还能有啥。”陈艳陈着脸道,虽不愿,但还是想知道他以前的女人是谁。

“你说咱俩刚才玩过的,姐是第一个。”

“骗人,你才多大,我要是第一个,那天你怎么会对我干出那事。”

“真的,我不骗姐,那个是我看李胜和他媳妇打架学会的。”便把他一个月前想去看她时无意经过李胜家,偷看到人家那事,以后天天去的事说了一遍。

“小色狼,你听了人家一个月的窗根便作出这事,真是一天生的色狼。”话完,在小天的肩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知道自己是这个冤家的第一个女人,心里舒服多了。

原来的在心里的一点点阴影也消失了。

“疼,姐,你没事咬俺干什么?”

“咬你干吗,你刚才怎么对我的,叫你轻点、慢点,你跟野马似的一点都不听。”

“姐,不怨我,俺一到你身上俺就管不住自己。”

“小色狼!”雨后的陈艳越发美丽,看着、看着,小天的小弟弟又蠢蠢欲动。

陈艳显然也感觉了出来,无力再受挞伐的她忙不及的把萌芽掐死在摇篮中,紧紧的抓住了小天又不老实的手。

“小天,我的好小天,姐真的不行了,让姐歇会,下次来好不好。”小天听罢,不禁有些失望,可听见还有下次不禁又高兴起来。

陈艳也已回味出自己的语病,又不能解释,着急的穿起衣服来。

“姐,你要走,陪俺睡觉吧。”

“不行,姐得回去,要不爸该担心我了。”

小天猛的想起艳姐有丈夫,是别人媳妇,那艳姐跟他丈夫一定也做那事,心不由隐隐作痛,一时傻楞着没有回话。

“小天,”陈艳穿完衣服察出这家伙有些不对,“你怎么了,别生气,姐不能不回去。”

“姐,”小天的声音有些瓮声瓮气,“你跟那李浩也长干那事吗?”

“什么,什么事?”陈艳一时没有反映过来。

“那事,就是那事,俺不愿意,俺心里难过。”说着,声音竟大哭起来。

陈艳一时傻了,不一会便有些明白过来,感情那小冤家在吃醋,还哭,心中不禁得到安慰,这冤家纯真的行为表现出对自己有情。

“傻瓜!”溺爱的看着小天,双手抱着他,“别哭了,我如果也跟李浩干那事,那天你跟我做那事时姐就不会流血了。”

“啥流血不流血的。”小天呜咽道。

“傻家伙,不知道吗,女人第一次跟男人干那事时都会流血,你这个小色狼是姐的第一个男人。”

“也是最后一个。”陈艳暗道。

陈艳虽在美国上大学,但骨子里是一个很传统的人,虽不至于从一而终,但对自己认定的人绝对至死不渝,这从她在开放的美国生活这么多年,但仍是处女上可见一般。

在清醒的状态下,允许小天在自己身上使坏,代表她已初步认定了小天。

“艳姐,那别人咋说你们是夫妻。”陈艳便把父亲的绝症,自己和李浩假结婚的事跟小天说了一遍。

“小天,姐真该回去了。”

“我送姐。”怕村里人看见,两人饶到村外的路,一路上少不了亲亲热热。

把陈艳送到门口,讨了几记香吻,依依不舍的回到了自己的洞中。無碼流出

自那日后,小天与陈艳便是天天奏曲,更甚者白天陈艳也禁不住来找小天,两人真如那蜜月期的夫妻般如胶似漆。

对此,李浩和陈艳爸也非常奇怪,陈艳咋一个劲的往外跑,还只去一个地方。

当听说对方是一个孤儿时,还道是她同情心泛滥,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不过,要是这两人知道真相的话,得吐血吧!

“姐,你扣的这俩碗有啥用呢?”

“去,别乱摸。”陈艳笑着打掉在其胸部活动的手。

“这叫乳罩,什么碗不碗的,笨蛋。”

“乳罩,啥意思,一点都不好,把姐的奶子罩住了有什么意思。”

“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如果真不戴,在外边要让别人看见你愿不愿意。”

“不愿意,这样,姐还是戴着吧,就只许和俺一起时不许戴。”小天嘻嘻哈哈道。

“美的你!”

“姐,这是我给你采的酸枣,你尝一下。”

“太好了,真好吃!”

不觉间,已有月余。

打赏 评论

第6章 惊变

色小天 第一卷 山村生活 程红旗 1048字

陈艳已有三天没来了,这是以往没发生过的事。

自从两人发生清醒的第一次后,艳姐是天天来,偶有哪次不能来,也会提前跟自己说。

可这次三天没来,初时还以为是临时有事,可三天过去了,小天不由的有些急了。

小天急的跑到了村里。

“好小子,我还以为你失踪了哪,这么长时间没有见到你。”一进村便碰到了吴大伯。

“大伯,俺还有事,停会再跟你唠嗑。”

一溜烟的跑到陈艳家,只见大门紧锁着,忙不及的向她的邻居王大妈打听,王大妈也不知去哪了,猜测可能去城里了。

如此过了半个月,小天实在忍不住便在一天晚上翻到了陈艳家中。

这是小天第一次到陈艳家中,借着月光,小天撬开了东屋门。

陈艳家有堂屋三间、东屋三间,平时从陈燕嘴里得知她和李浩住在东屋里。

径直走到大衣柜前,开开门,衣服都不见了,恍惚间躺在了床上,感受着艳姐的味道,想起最后一次和艳姐在一起时,正在紧要关头,觉得洞外好像有人,完事后找了找没有人,也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以为是错觉。

现在想想,那一次一定有人,不是李浩就是陈艳爸。

艳姐一定被他们管起来带走了。

浑浑噩噩的过了三个月,小天终耐不住对陈艳的刻骨相思,毅然决定去大都市找陈艳。

这一个月相处下来,小天对陈艳产生了一种难以言名的感情,有亲情,有爱情。

自己父母双双去世后,小天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悲痛,其实他的内心有多么的痛,只有他自己知道。

同时,他又是多么的渴望有人像父母似的关心他、爱护他。

陈艳的出现使黑暗中的他看到了光明,给他亲情的同时又加入了人世间最美的爱情。

“吴大伯,俺都十三了,不能老在山里待着,俺想出去看看,长长见识。”小天可不敢把自己出去只为了找他的艳姐的想法说出来,怕别人问,自己可是答应艳姐不把两人的关系告诉别人的。

“天,再待几年吧,你还小呀。”吴大伯还没说,一旁的李奶奶抹着泪道。

小天从十岁就开始给自己挑水、做家务,在自己心里面一直把他当亲孙看待,他要离开山里,自己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不舍得。

“小天虽说只有十三,可看这家伙个头怕已有一米七多了吧,比我家小二还猛,前段时间又学了会子文化,也是时候出去闹闹了,不能老在咱这山窝窝里。”吴大伯虽也不舍,但到底是村长,比李奶奶理智的多,知道要想出息就得走出大山。

小天和村里的几个相熟的人打过招呼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家”,也没什么好带的,简单的收拾了点东西。

看着这个住了将近一年的地方,还真有些不舍,尤其是自己曾和艳姐在这里共同度过了难忘的一个月。

小天走的那天,几乎全村的人都来送他了,虽说已是小小男子汉,泪还是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望着熟悉的人、熟悉的地,一咬牙头也不会的走了。

打赏 评论

第1章 工作

色小天 第二卷 都市生活 程红旗 3355字

茫然的站在大街上,小天不知该身往何处。無碼流出

他已来B城七天了,以前和艳姐在一起时无意中听艳姐说陈爸曾在B城一所大学教学,小天猜测他们一定是回来了,从没出过门的自己简单的认为B城就一所大学,就和他们乡似的只一个乡中。

谁知到了这才知道,何止一所大学,大学多的数不清。

现在自己都记不清这几天都跑过多少大学了,愣是连一点消息都没有。

身上的钱也花的差不多了,非得找一个工作了。

不过,自己一点都不灰心,相信自己一定能找到艳姐!

中午了,胡乱的在街边吃了点东西,你别说,这的东西真是贼贵、贼贵!

问了问饭店老板,看这附近哪有招人的,也许是看小天顺眼吧,老板问他想找什么样的工作,小天说管吃管住就行,工资多少无所谓。

(唉,毕竟还小,钱心不强。不像咱们!)老板便给他说了好几处劳务市场,还特别指点小天当别人问他是否有工作经验时一定要说有,说那容易招上。

小天向老板道谢后便步行去了最近的一个劳务市场,想去碰碰运气。

正在路上走着,忽见两人一前一后追着跑,后边那人边跑边喊,“抓小偷”,正发愣,两人旋风似的跑过身边,“啊!”一老太太闪避不及时被撞到了一边,周围的人似都没看见般,漠然的走着自己的路。

“奶奶,你没事吧?”一别人眼中的傻蛋上前扶起老太太道。

“我没事,好孩子,你扶我到路边歇会。”

唉,怎么说那。

不是有人说过自己是中老年妇女崇拜的偶像吗,人家小天可是中老年妇女杀手呀,这在以后的章节中会有多处证明。

“呀,你才只有十三岁,真是看不出,你不说奶奶还以为你最小也有十七岁。不过要真是十三岁的话就糟了,没人会用童工的,那可是违法的。”

“啥?违法!”小天想破脑袋都想不通自己找活干竟跟违法有关联。

“那咋办,俺一定要找到姐姐,她可是俺现在唯一的亲人了,不找到姐姐,俺说什么也不会回去的。”小天跟老太太说要找姐姐,可也没错,谁敢说“情”姐姐不是姐姐。

“唉,可怜的孩子。放心,奶奶一定会帮你的!”得知小天身世的老太太大发善心,暗下决心一定要帮这个苦命又可爱的孩子。

小天跟老太太回了家。

小天和这老太太真是决配,在这人人大防的年代,这两人也不怕一个是小骗子,一个是老人贩子。

“奶奶,你们家可真大、真漂亮!”小天看着老太太的家惊呼,心里暗道,“俺什么时候才能住上这房子呀,和艳姐一起。”

“什么大不大的,也就那样。来,先坐到那边沙发上,奶奶给你那水果。”老太太这么答,也不是为了显摆,这座房子虽是三室两厅,又座落在高教区,但在老太太眼中真不算什么。

你以为这老太太是谁,先说这老太太的丈夫赵翔,“天翔”图书馆的创始人兼馆长,曾在B大学当了尽二十年校长,桃李满天下,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现任国家主席王胜亦是其学生!

再说说老太太的儿子赵强,胜达集团董事长,那胜达可是在全国排名第六,不说别的,就有这么一儿子谁还能把这房子放在眼里。

小天这别人眼中的傻蛋可是碰到贵人了。

“奶奶,这是葡萄吗?这季节葡萄该没了吧。”小天提着一串牛奶提子问道。

“傻孩子,当然是。这是在温室大棚里种植的,跟季节没关系。快吃吧。”话完摸了摸小天的头,宠溺的看着小天。

心里暗道,“这孩子早早的就没了父母,现在连唯一的姐姐都找不见了,连串普通的葡萄都这么希罕,苦命又可爱的孩子,奶奶一定会帮你的,一定!”

门响,赵翔回来了。

“爷爷好!”小天不及奶奶招呼,便对刚进屋的赵翔喊到。

不知怎的,他就是感觉这人就是奶奶口中的赵翔,对这位爷爷有种熟悉的感觉。

“呀,”反应了一会的赵翔笑着说,“我说老伴,这才半天没见,你从那给我拐了个这么帅的孙子。”

“去你的,死老头子,在孩子面前也没一点正形。”边说边接过赵翔的外套挂在了衣架上。

一米八的个子,一身藏蓝色西服,头发已花白大半,宽额头、高鼻梁,年轻时一定特别好看。

小天打量着这位爷爷作出评价,这家伙还没用熟“帅”字,居然说赵翔好看,这要让赵老爷子知道不知作何感想。

对了,俺说怎么会有熟悉感,原来赵爷爷也有和陈艳爸一样的书卷气。

这书卷气可是艳姐教自己的,那时自己说陈艳爸、李浩身上有娘娘气,艳姐便说自己就是读十年书也不会有那娘娘气,那是书卷气,说自己身上有与身俱来的“痞气”。

“这孩子。”赵奶奶又摸了摸小天的头,遂把小天的身世、来B城的目的跟赵翔说了说,听完,赵翔居然也以宠溺的眼神看着小天,摸了摸小天的头。

怎么说呢,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两口子动作可真一致。無碼流出

“小天,放心,爷爷一定会帮你的。现在你住哪,先把东西搬过来,反正咱家地方大,你就搬过来和爷爷、奶奶住。”同样大发善心的赵翔一锤定音。

当听小天说,他这几天都在火车站候车室凑合,两老人一阵唏嘘,同时用手摸了摸小天的头。

就这样,小天在B城有了落脚的地。

“小天,你歇着,有奶奶呢。”赵奶奶上前夺过小天手中的抹布,把小天按在了沙发上,“小天,你看电视、吃水果。”無碼流出

“奶奶,让俺干点活吧,俺习惯了,不干浑身难受。”小天这几天除了看电视、吃水果,还是看电视、吃水果,刚开始还挺享受,过了没几天,就有些待不住了,这不刚有一个机会,又被奶奶无情的剥夺了。

午饭,赵爷爷、赵奶奶互相看着,赵奶奶朝赵爷爷努了努嘴。

“爷爷,奶奶,你们是不是有话对俺讲,爷爷,是不是俺姐有信了?”“恩,这个。”“爷爷,没关系的,是不是没找到陈教授。”小天盯着赵翔,见他有些为难,便猜着些结果,眼神不禁为之一暗。

“不是,不是,找到了,那陈教授确实在Q大执教,不过他于一年前辞职后就没了消息。放心,爷爷我托人打听着,只要有这么个人,咱就一定能找到。”

“谢谢爷爷,俺一定能找到姐姐的。”

不知不觉,小天在赵家已有月余。

赵爷爷、赵奶奶待他值如亲孙,甚至有过之而不及。

“奶奶,俺衣服够穿了,别在给俺买了。”

“啥够穿不够穿的,来,天,再试试这件。”赵翔退休后有天翔图书馆的工作可忙,赵奶奶自退休后就一直在家,也不喜欢参加什么老年活动,要不也不会那天在街上瞎溜达被人撞倒,然后幸运的拐回一孙子。

最近,终于找到一晚年趣事,给小天买衣服,这老年人逛起街来可一点也不比那少女差,这可苦坏了小天。

“天,再试试这件。”

“阿姨,你孙子可真帅,穿什么衣服都合体,跟给他定做似的。”服务员小姐不失时机的推销到。

“是吗?我也这么觉得,来,再试试这件。”

不过,你别说,小天经过这么一打置,还真有那么几丝帅哥的味道,虽说走大街上不会回头率百分百,但你只要盯着他看几分钟,你就会移不开眼睛,一股说不上什么的感觉,使你特别想亲近他。

以致于整个商场的服务员差不多有一半到这。

赵奶奶更是为自己的成果自豪,越发的上瘾。

赵家。

“爷爷,俺不能老是在家待着,你让俺去图书馆帮忙吧,顺便也学点东西。俺姐姐一时半会也找不到,俺不能老是白吃白住。”

“什么白吃白住,说什么哪。不过是不能这样,你还小,得学习,行,你明就到图书馆吧,得空就看些书。”话完,又低低的说了声,“也让你小子脱离苦海。”

“哈,哈”一大一小在奸笑。

天翔图书馆是赵翔从B大退休后自己牵头,由国家出资兴建,旨在提高首都B城人民素质。

现已有五年历史,是我国规模最大、藏书最丰的图书馆之一。

小天在这学到了许多以后对他大有用处的知识。

第二天,小天便到天翔图书馆工作了。

赵奶奶可真不舍自己的买衣大业刚刚开始就惨遭夭折,可为了小天的光明未来,也只能如此了。

“小天,这是天翔图书馆副馆长张栋,你以后叫他张叔就成,你的具体工作由他按排。我先走了。”

“张叔好!我叫成小天,有什么工作您尽管说。”

张栋约有四十多岁,虽还没赵翔年纪大,兴许是用脑过多吧,已达聪明绝顶的地步,加上一副黑框眼镜,余外的又添了些老气。

张栋见馆长亲自带小天来,小天还叫馆长“爷爷”,虽听说赵馆长只有一个孙女,可也难保这什么“成小天”不是“太子爷”,自己可得悠着点。

“呦,太,不,小天,张叔可不敢当,没人时叫我老张就行,有人时就称我声副馆长吧。

“那,老张,你给我分配什么工作呀。”不懂人情世故的小天认为这没有什么,遂就按张栋说的。

张栋楞了一下,自己客气一下,你小子还真叫老张,不过这更肯定了自己内心的想法,眼前这位必是太子爷无疑了。

“您的工作是‘巡查员’,闲的时候随处走走就可以了。”

“真的,这么简单,那这工作重要吗?”

“重要、重要,职责仅次于馆长、副馆长。”真没想到赵馆长、赵董事长那么聪明的两个人,咋有这么一个傻孙子,傻儿子,难道真是富不过三代。

小天在天翔图书馆工作了,正式开始了他的都市生活。

打赏 评论

第2章 艳遇

色小天 第二卷 都市生活 程红旗 3380字

转眼已是来年四月份,小天在天翔工作已有三个多月了。

新年是和奶奶、爷爷再一起过的,又一次重温家庭氛围,自从爹、娘走后,小天在别人面前并没有流露太多悲伤,可谁又知他内心的苦!

其实,在小天心中特别惧怕过年,怕自己孤孤单单的过年,所幸老天在对小天关上门的同时打开了另一扇窗,又给他送来了爷爷、奶奶。

不过,这年有一点遗憾,赵强一家因为一些特别原因没有回来过年,不过打电话过来了,还特别问候他那,尤其是赵可儿,一直嚷嚷着叫她姐姐,叫了好多声才放过自己。無碼流出

这一天下班后,小天没有像往常一样回家,随意找了处公用电话,和奶奶说今晚点回去。

不知不觉走到了图书馆附近号称“情人天堂”的春水公园,随意找了处地方,看着从身边路过的一对对情人,心忽的抽痛起来。

“艳姐,艳姐,你到底在哪里?你可知天天好想你、好想你!”一阵风吹过,轻拂着小天的脸,像极了艳姐柔柔的手。

泪,一滴滴的流了下来。

天,渐渐的黑了。

猛的有人从背后抱住自己,炙热的感觉是那么的熟悉。

“艳姐,艳姐,你真的来找我了,你”,话没完,余声淹没在滚烫的红唇中。

艳姐的身子好热、好热,小天知道那是艳姐想自己想的,熟练的脱下两人的衣服,不及铺到草地上,两人已相拥的滚到草地上,许是分别太久了,什么前戏也没有的直入正轨。

艳姐瘦了。

远处乱糟糟的似有人在找人,间或有男人的叫骂声、女人的惊叫声。

但这都不关自己的事,自己的耳中仅能听到艳姐“恩、恩”的呻吟声。

不知过了多久,好不容易静下来的两人相拥而眠。

向里靠靠,再向里靠靠,里面真暖和,摸起来也好舒服,好像人的胸膛。

什么?

一惊之下韩冰睁开了双眼。

现在天刚刚蒙蒙亮,楞楞的看着自己八爪章鱼似的抱着眼前的男人,一阵发冷,这才注意到两人什么都没有穿,思绪一下子回到了昨晚。

昨晚自己宿舍的老大朱虹过生日,一向冷漠的自己本不想去,但朱虹平时对自己很照顾,又奈不住王语的说教,想想六个人在一起住了一年了,自己对于宿舍的聚会一次都没有参加,这次朱虹的生日宴会大家又都希望她去,再推辞就有些不好了,遂答应去了。

生日宴会定在学校附近的“大满园”餐厅,除了他们宿舍六个人外,还有朱虹的哥哥朱亮,及朱亮宿舍的五个人。

宴会快结束时,发现自己有些晕了,身上还有些发热,不对劲,自己没喝多少酒呀,况且自己的酒量也没有这么差。

看看同桌的几位,王语已醉的睡在了朱虹身上,其他人也都有些醉意蒙胧的,唯有朱亮没有醉意,双眼盯着自己,像极一匹择物而食的狼,平时怎么没有发现,他长的蛮顺眼的。

“吱”雅间的门开了,原来是服务员问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随着门开吹进来一阵风,吹散了少许韩冰的热意,“糟糕,自己一定是被人下药了,不然一向冷于待人的自己不会有这种表现。”

“不好意思,我去趟洗手间。”随意跟身边的红玉说了声,便跑了出来。

“混蛋,想不到同住一年多,朱虹居然帮着朱亮干出这么下流的事,我就是把自己给了路人,也不会让他们奸计得逞。不知觉间走到了春水公园,以后的什么事情都记不清了。

忽觉得有手在自己胸部活动,痒种带有一点痛,一惊之下推开了抱着自己的他。

“艳姐,你干吗?”小天揉着惺忪的眼,嘴里抱怨着。

“鬼才是你的艳姐。”韩冰手忙脚乱的穿着自己的衣服,身下传来的阵痛不禁使她频频皱眉,心底升起一股怨气。

“你不是俺的艳姐,你。”看着眼前忙着穿衣的美女,弯弯的透着英气的眉毛,适中的眼睛,琼鼻、小嘴,欢娱后透着粉红的肌肤,一米七左右的个子,长长的秀发散乱的披在肩上,正皱着眉往身上穿衣服。

小天残存的三分睡意也没了,傻傻的欣赏着美女穿衣。

韩冰穿好衣服,回头看这家伙还是赤裸的坐在那里发呆,身下的小弟弟还直直的,“天,怎么会那么大。”看了好几秒,忽的反应过来,在看他似乎也没注意自己,要不可就羞死了。

“呸,天都亮了,还不穿好衣服,有毛病呀。”

“噢,忘了。”从痴呆状态恢复过来的某人很快的穿好了衣服。

“姐,姐,俺不是故意的,昨晚,昨晚俺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俺。”小天支支吾吾的不知该从何解释,总不能跟这位姐姐说自己昨晚在这坐的好好的,姐姐从背后抱住了自己,使自己以为是艳姐来找自己了,糊里糊涂的就那什么了,虽然这是事实,可自各不知怎的就是不敢说。

“别解释了,瞧你那点出息。”韩冰打断了小天的话,这时,她已恢复原来的冷漠面孔,脸上足能刮下三层冰来,“我不会让你负责的,你就当这事没有发生。”说完,也不待小天有什么反应,转身走了。

看着韩冰的背影,小天感到她好孤独。

“姐姐,俺叫成小天,在天翔图书馆工作,有事记得找俺。”小天大喊,也不知酣冰听见没。

小天站起来正准备走,正心思这回家怎么对爷爷、奶奶交代,蓦的看见草丛上的一滩血迹,脑中响起艳姐给自己说过的话,不禁低语“这个姐姐也是第一次。”無碼流出

在公园的一个角落,朱亮恼恨的抓着自己的头发,自己怎么会干出这种事哪,但后悔有什么用,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向天祈祷,让那春药失灵吧。

自己和朱虹是孪生兄妹,两人一同考上B大,自从第一次在妹妹宿舍见到韩冰,自己就知道自己这一辈子除了韩冰,是不会在爱上其他人了,随着时间的流逝,自己对韩冰的爱已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就算韩冰要自己去死,自己也不会有丝毫的犹豫。無碼流出

可偏偏“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韩冰对任何人包括自己,一直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让人没有一丝亲近她的机会,除了她的同宿舍好友王语。

为此,同学们私地下都称韩冰为“冰山美人”。

这边热情如火,那边冷如寒冰,渐渐的朱亮便自暴自弃起来,整日里没上过几节课不是喝醉了在宿舍睡觉,就是在网吧玩游戏。

“老大,你就那么点出息。为一个女人值吗?”朱亮宿舍六个人,他排行老大。

宿舍老二实在看不惯他如此糟践自己,又一次的劝道。

“老大,就是,兄弟们都说你几次了,‘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宿舍小六道。

“老大,你要是实在过不了这一关,兄弟给你出个主意,找个机会约冰山美女出来,给她喝的东西里来点药,来个先上车后补票,女人吗,只要她跟你上了床,什么就听你的了。”老五出了个嗖主意,就他本意也就是开开玩笑,他们怎么也都是名牌大学生,怎么也干不出那么没品的事。

已处于绝望状态的朱亮抓住了一丝希望,爱情已折磨的他丧失了最后一丝理智。

“老五,哪有卖这药的?”

“老大,不会吧,我开玩笑的,你不会当真吧。”宿舍的众人为朱亮的行为吓呆了。

“我豁出去了,反正现在我连死的心都有,也不怕落个强奸犯的名。”

沉默。

“娘的,拼了,为了老大的幸福,兄弟我两肋插刀。老大,你等着,我这就上网给你找药。”

“别,别为我的事连累大家,怎么说这也是我自各的事,知道网上有就行。”

基于此,便有了生日宴会上的那一出,不过有一点韩冰想错了,这件事朱虹一点都不知道。

谁知千算、万算,总有失算,在宴会上,朱亮紧张的手心冒汗,眼看韩冰已有了反应,异于以往的看了自己好几眼,眼看着就要美梦成真了,一会只要自己主动送韩冰回校,路上,刚跟服务员说要接帐,韩冰便转眼出去了,问韩冰身边的红玉才知去洗手间了,等了好大一会不见回来,心下担心是不是出去了,便让红玉去看看。

“洗手间没人,兴许是她先回去了。”红玉猜测着说。

王语醉了,宿舍其他人也都知道韩冰这人不怎么喜欢与人交往,这次能来已是破天荒头一遭了,便都以为她先回去了。無碼流出

朱亮可是知道韩冰可是吃了他下的春药的,那可是自己花了五百多块钱从一小流氓手里买的,要真像那小流氓说的贞女喝了也得变淫女,那韩冰,越想越急,遂推说时间不早了,让老二、小五送妹妹她们回校,自己、老三、老四、小六分头找韩冰。

朱亮也不知该往哪找,想韩冰也走不远,就在饭店附近找。

忽恍见一像极韩冰的人进了春水公园。無碼流出

“哎,韩冰!”朱亮抓着树下一女子叫到,“嘿,你小子找揍不是,放开我女朋友。”仔细一看不是,“对不起,对不起!”那小子推了朱亮几下,骂骂咧咧的搂着女朋友走了。

“你小子是不是有病?”無碼流出

“哎,怎么会事?”

那春水公园可是号称“情人天堂”,晚上来这打野战的可不少,朱亮这一找,不知道挨了多少骂。

兴许他和韩冰真的无缘吧,就快要找到正主时他放弃了。

无意中也做了一件好事,给小天和韩冰创造了一个好的环境,要不以小天和韩冰那长战三个小时的剧烈运动,周围要是有人,那不是给人免费表演了吗!無碼流出

傻呆呆的在公园坐了一夜。

“叮,叮”,电话响了。

“老大,我是老三,韩冰回学校了,表面看没事,那小流氓买你的是假药!”“真的,是真的!我太高兴了。”挂断了电话,朱亮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这才发觉有点冷,自己竟在这坐了一夜。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